FANDOM


Eraicon-AC2Eraicon-BrotherhoodEraicon-RevelationsEraicon-French ComicEraicon-AC3Eraicon-BrotherhoodEraicon-SyndicateEraicon-Tomb of the KhanEraicon-IndividualsEraicon-AssassinsEraicon-featured

“圣殿骑士可能比我们有钱,但他们没有野心,没有激情,没有竞争优势!这就是为什么,即使有他们所能拥有的一切资源,无论他们能做什么,我都能做得更好,也更快。”
―丽贝卡炫耀她的创造优势胜过阿布斯泰戈。[来源]

瑞贝卡·克瑞恩Rebecca Crane, 1984年出生)是刺客组织的成员,也是Animus 2.0的创造者,她亲切地将其称之为“宝贝”。

她是露西·斯蒂尔曼的小队的一员,该小队专注于在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之前收回伊甸苹果,并通过使用出血效应来训练戴斯蒙德·迈尔斯。她与刺客同伴肖恩·黑斯廷斯一起为刺客组织的其他成员提供技术支持。

生平编辑

早期生活编辑

“我曾经很喜欢运动,但我在腿骨折之后就开始对计算机感兴趣了。谁能知道编程就和从直升机上一跃而下一样令人兴奋呢。”
―瑞贝卡·克瑞恩[来源]

瑞贝卡是一位普鲁士雇佣兵的后裔,她是刺客兄弟会的一员,然而她并不是生来就属于刺客兄弟会,而是被招募的,她认为她的祖先远不如她的朋友戴斯蒙德有趣。在加入刺客之前,瑞贝卡从事过包括极板滑雪和跳伞在内的体育运动。然而,当她腿部骨折后,她在康复期间开始对电脑感兴趣,并发现编程和她以前的爱好一样有趣。在刺客们联系上她之前,瑞贝卡还和一位电子工程师有过关系。[1]

在她自己加入该组织的一段时间之后,瑞贝卡负责招募肖恩·黑斯廷斯。自从他发现了一些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的秘密之后,肖恩就开始传播他们的计划,从而引起了不必要的关注。瑞贝卡试图阻止他,说他他是在“对错误的人捣乱”。她认为肖恩不相信她,因为他在继续他的工作。肖恩后来承认,如果瑞贝卡没有及时介入以挽救他的生命并将他带入刺客组织中,他将会被沉入河底。[2]

瑞贝卡是克莱·卡茨马雷克的队友,当时他的任务是渗透进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3]

丽贝卡也是露西·斯蒂尔曼的老朋友,尽管这两人在2005年露西开始在阿布斯泰戈做卧底之后的七年时间内都没有见过面。在2012年戴斯蒙德和露西逃离阿布斯泰戈的实验室后,这两人终于重新团聚。[2]

有一次,戴斯蒙德问瑞贝卡,她是否曾用Animus来了解她的祖先。她评论说,与戴斯蒙德的祖先相比,她所过的生活是“蹩脚的”,她抱怨说,作为一个普鲁士雇佣兵,她一整天都在使用枪械,而这实在是太无聊了。[1]

藏身处编辑

“好了,我已经把你完全连上Amimus了,车要开好久才能到,我想你在路上想用一会Amimus。”
―瑞贝卡在离开藏身处后对戴斯蒙德说[来源]
RebeccaII Animus

瑞贝卡向戴斯蒙德介绍她的Animus

在藏身处,瑞贝卡为Animus2.0提供技术支持,确保机器或者戴斯蒙德情况一切正常。当戴斯蒙德在Animus中时,她经常在肖恩创建的资料库中留下注释,特别是在某项内容有关于谜题图形或者刺客陵墓的时候。另外,瑞贝卡从露西那里得到的戴斯蒙德在Abstergo使用的记忆核心,允许戴斯蒙德接触16号实验者留在艾吉奥记忆中的加密文件。[2]

当戴斯蒙德在Animus之外时,他和瑞贝卡、肖恩讨论过刺客组织的话题。据肖恩说,他以前散布关于Abstergo和圣殿骑士的情报,招来了意外的注意。瑞贝卡「救了」肖恩,并把它吸收进组织。当肖恩评论刺客们都是凶手,这些人中并没有「好人」时,瑞贝卡反驳了他的话,向戴斯蒙德打气说生活从来不易,有时候有些东西需要改变。[2]

戴斯蒙德收到密涅瓦的留言后,Abstergo发现了他们并闯入了藏身处。当戴斯蒙德和露西抵御Abstergo的警卫时,瑞贝卡帮助肖恩将Animus装上货车,随后全员逃离了那里。在他们前往北方的第二基地的路上,货车中瑞贝卡重新启动了Animus,以便戴斯蒙德再次进入文艺复兴时代完成剩下的记忆。[2]

蒙特里久尼编辑

戴斯蒙德: "你看起来很专注。"
瑞贝卡: "我正忙着把新程序输入到”宝贝“中,她只会越来越好。"
―戴斯蒙德和瑞贝卡在庇护所的对话[来源]
Retrieval 19

瑞贝卡把戴斯蒙德塞进圣堂里的Animus

在小队抵达蒙特里久尼并进入圣堂之后,瑞贝卡再次负责Animus及其他设备。为了给地下室供电,瑞贝卡给了戴斯蒙德自己制造的几种装置,这些装置在连接到整个城镇的电路箱后会将少量电力重新输送到他们的新基地。[1]

在逗留在奥迪托雷别墅期间,瑞贝卡定期给她的队友发送电子邮件,通常涉及一些小事,比如她的MP3播放器不见了以及肖恩如何偷走了露西的酸奶。她还似乎很担心地告诉露西,戴斯蒙德在睡梦中一直在大喊大叫。[1]

大竞技场之旅编辑

肖恩: "圣母玛利亚在上!看见过道中的这些柱子了吗,它们从罗马遗迹中升起来了!我们可以假设这座教堂就是建在朱诺的圣殿的顶部了。"
瑞贝卡: "我喜欢这天花板"
肖恩: "你喜欢这天花板,哦天哪,你真是个完美的旅行伙伴。"
—刺客们在大竞技场的对话[来源]
Retrieval 16

瑞贝卡、肖恩和露西被冻结在时间里

当戴斯蒙德发现了那枚苹果的位置并和小队一起抵达大竞技场时,露西在肖恩的建议下,带着瑞贝卡和肖恩走了一条穿过卡皮托利山的替代路线;这是由于肖恩和瑞贝卡没有必要的自由奔跑能力来到达那枚苹果的位置。当第一文明的成员朱诺出现并在大竞技场密室中与戴德斯蒙德交谈时,瑞贝卡和肖恩与露西一样无法察觉她。[1]

当戴斯蒙德找回苹果后,他就被朱诺控制了。朱诺向他展示了如果露西还活着就会发生什么,并影响戴斯蒙德用袖剑杀死她。当朱诺放弃她的控制权时,瑞贝卡和肖恩身体上没有受到伤害。[1]

戴斯蒙德昏迷之后编辑

“死亡总是悲剧的”
―瑞贝卡面对露西的死亡[来源]
Miles van 1

瑞贝卡连同威廉和肖恩

露西死亡之后,戴斯蒙德失去知觉,陷入了昏迷状态。为了唤醒他,瑞贝卡和威廉·迈尔斯把戴斯蒙德转移到了纽约市,肖恩留在罗马安排并参加了露西的葬礼。最后,他们四个人乘坐一辆面包车驶往埃齐奥在毕达哥拉斯密室中发现的坐标地点。当戴斯蒙德完成埃齐奥在君士坦丁堡的记忆之后,他醒了过来。并表示,他知道他们该做什么了。[4]

大神殿编辑

“你为了我牺牲了太多,你和肖恩都是。你升级了Animus,训练了我,把我拉出来了昏迷......你把所有的工作纳入数据库。帮我解决克莱的难题...我知道,我并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人......我很抱歉。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由衷的感谢你所做的一切”
―戴斯蒙德感谢瑞贝卡[来源]
AC3 Shaun Rebecca Temple

瑞贝卡和肖恩在大神殿中

当戴斯蒙德在曼哈顿和丹尼尔·克洛斯对峙时,瑞贝卡提到她之前听说过丹尼尔,因为她是汉娜·米勒的朋友—一个曾经试着和帮助丹尼尔却被杀害的刺客。她提到丹尼尔对刺客们曾经很重要,并且因为想到了这些陈年往事而忧虑起来。[5]

瑞贝卡和肖恩一起合作确定了能打开大神殿的能量源,三个能量源分布位于纽约,巴西,和位于义大利的阿布斯泰戈总部。[5]

当小队返回并找到了大神殿的钥匙之后,瑞贝卡同他们一起穿过门进入神殿内室,在看到了密涅瓦和朱诺与戴斯蒙德的谈话后,瑞贝卡,肖恩与威廉在戴斯蒙德的坚持下离开了该区域,他激活了基座上的眼睛,牺牲了自己拯救了世界。[5]

潜伏于阿布斯泰戈编辑

“我们已经讨论过要找到戴斯蒙德的身体了,或至少找出阿布斯泰戈的遗传信息计划,这是我们为了威廉所该做的。但我们要从哪里开始呢?”
―肖恩给盖文发的短信[来源]
AC4 Shaun Rebecca Lobby

瑞贝卡和肖恩在阿伯斯泰戈娱乐公司大厅

六个月后,瑞贝卡和肖恩与威廉·迈尔斯的二把手盖文·班克斯在秘鲁碰面,通知他威廉离开了组织,他留给盖文一封信和一部秘典。[6]

搭乘阿泰尔II号的向北航行的旅程经常让肖恩恶心不适,盖文将肖恩和瑞贝卡留在了加利福尼亚作为刺客在北美的间谍。最终,出于对威廉的敬意,他们决定为他找到戴斯蒙德尸体的下落,事实上,他的身体已经被用于17号样本项目的研究,Abstergo娱乐试图用他祖先的记忆开发娱乐产品。[6]

2013年10月底的时候,瑞贝卡和肖恩潜伏在坐落于蒙特利尔的阿布斯泰戈娱乐中心。瑞贝卡担任信使,收集了一些已经由阿布斯泰戈研究员在IT设施的负责人约翰·斯坦迪什的要求下获得的数据文件。当约翰被Abstergo杀死以后,肖恩和瑞贝卡联系到了研究员,为让他陷于困境致歉,并承诺弥补过失。使用分析员所获取的信息,肖恩和瑞贝卡帮助威廉从戴斯蒙德死亡的阴影中走出,重返兄弟会。[7]

12月2日,瑞贝卡向盖文·班克斯发的邮件提到了约翰的死亡,并提出希望离开蒙特利尔。这样她们就能对现阶段得到的信息进行分析总结。[6]

发现起始组织编辑

“你们船上有一个间谍,我发现一系列加密讯息被发往一个名叫“起始数据库”的地方。过去的几年间,这些数据发送得非常频繁。有什么头绪吗?”
―瑞贝卡发现起始组织的存在,2014年[来源]
ACi-WhatsAnInitiate

瑞贝卡发现信息

2014年年中,肖恩和瑞贝卡与威廉·迈尔斯以及阿泰尔II号船员在挪威的一座地堡中重聚。盖文对威廉很生气,因为后者在回归之后一直没有与他取得联系。但更重要的问题马上出现,瑞贝卡发现船上被安装了窃听器。威廉为了找出间谍,对盖文的每一名船员都进行了甄别。肖恩和瑞贝卡则负责查明间谍的报告发往何方。[6]

最后,威廉确定了间谍为何人,并宣布将按照信条处决他们。肖恩表示抗议,列举了组织历史中赦免的事例,但威廉对此表示沉默,并命令加林娜·沃罗宁娜史蒂芬妮·邱博士杀死。为了表示抗议,埃里克·库珀自称也是间谍。瑞贝卡对这个苏格兰人可能是间谍表示惊讶,邱解释道她将库珀的报告上传到了起始组织。威廉和盖文对真相表示满意,并说明「处决」只是为了找出他们而使用的计谋,他不会杀死任何人。[6]

接下来,威廉任命肖恩和瑞贝卡负责对起始组织的招募工作。[6]

寻找裹尸布编辑

瑞贝卡: "快...快追回裹尸布..."
肖恩: "别管那该死的裹尸布了!"
―中弹的瑞贝卡对肖恩,2015年[来源]
ACS Templar Meeting 3

瑞贝卡和肖恩接触阿尔当

2015年10月底,瑞贝卡和肖恩受主教指派潜入了伊莎贝尔·阿尔当在伦敦的办公室,他们的目标是获取伊甸碎片的信息。没想到的是,伊莎贝尔突然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身后还跟着尤哈尼·奥措·贝格维奥莱特·达科斯塔。肖恩和瑞贝卡通过主教事先安排的爆炸逃过了一劫。[8]

之后,瑞贝卡和肖恩找到了一个藏身处,他们和主教认为,伊甸碎片裹尸布就在伦敦,阿布斯泰戈正在寻找它。主教发现,有人通过同步维多利亚时代的伦敦刺客雅各布和伊薇弗莱的记忆寻找裹尸布。[8]

在成功同步雅各布和伊薇的记忆之后,刺客们发现裹尸布就在白金汉宫的地下仓库。在加林娜·沃罗宁娜的帮助之下,肖恩和瑞贝卡来到了地下仓库。却发现贝格,科斯塔和阿尔当已经得到了裹尸布。当圣殿骑士正要离开的时候,刺客们发动了袭击。加林娜和肖恩分别击败了贝格和阿尔当。[8]

但此时瑞贝卡为了保护肖恩被科斯塔用枪击中。圣殿骑士的西格玛小队也赶到,情况急转直下。肖恩发出了撤退的命令,加林娜一人击溃了西格玛小队,并协助肖恩和瑞贝卡逃离了白金汉宫。[8]

帮助格里芬编辑

2016年,瑞贝卡从伤病中恢复了过来,并作为一名外勤特工重返现役。瑞贝卡在一个废弃的房子用肖恩·黑斯廷斯马德里的一个阿布斯泰戈基金会康复中心中偷出来的一个处理器和设计图中创建了一个新的Animus,尽管她不得不禁用它的顶叶抑制器。[9]

后来,格里芬欧文·迈耶斯哈维尔·蒙德拉贡也加入了她的行列。瑞贝卡帮助欧文重温了他的中国祖先张芷的记忆,在他们急切地寻找伊甸三叉戟的第二戟之前,她就被迫离开并进行一个单独的任务,这让格里芬很失望。[9]

性格和特征编辑

“听着,这可能和你想象的不同。杀人从来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但有的时候我们别无选择。戴斯蒙,有时为了我们的事业,有些人不得不死去”
―瑞贝卡对戴斯蒙讲述刺客的职责[来源]
AC2 Rebecca Hideout 4

瑞贝卡在藏身处的她的电脑旁

瑞贝卡是一个精力充沛、但有点不成熟的年轻女子。此外,尽管她多次救过肖恩的命,肖恩还是很快就会对她小看和嘲笑,尽管她很少被激怒。有一次,当肖恩在解释虚荣之火的历史背景时,她对一部电影发表了评论,肖恩生气地告诉她安静点,因为“大人在说话”。[2]

瑞贝卡是一个宽容和乐观的人,与肖恩更加愤世嫉俗和傲慢的性格形成鲜明对比。作为她的这位同事的对立面,她友善而健谈。而在露西死后,一提到汉娜的去世,她就变得沉默寡言,并更加封闭。[5]她对自己的作品表现出极大的自豪,她称赞她自己对Animus的重新设计具有更加开明和创造性的结构;她曾经将其称之为“竞争优势”。[2]

她也仍然相信,尽管肖恩怀疑他们的方法,但正如戴斯蒙德所说,刺客们是“好人”。[2]

瑞贝卡是一个素食主义者,这最早是在2012年,当她看到戴斯蒙德吃汉堡后称他为“食肉动物”时被表达出来。[1]在2015年肖恩为她提供的数据库条目中,肖恩抱怨说,每当他们执行任务时,就很难找到食物。[8]

琐闻趣事编辑

  • 「瑞贝卡」这个名字来自阿拉伯语名「Rifqah」,意思是「陪伴」。
  • 在Animus2.0里,瑞贝卡添加信息的用户名是REBECCAC84,是由她的名字和姓的开头组成的,暗示了她的出生年份。2012年时她可能是28岁。
  • 当露西和戴斯蒙德第一次进入藏身处时,瑞贝卡高兴的欢迎露西并感叹:「真是很长时间了……七年!」这意味着他们第一次见面至少是2005年前的事了。
  • 她的E-mail密码是Snowmass84,像是和她以前的爱好有关,也是她出生年份的暗示。
  • 在丢了她的Mp3后,瑞贝卡发了一封E-mail给其他人,说「没了它睡不着。」不过后来在她的床头柜找到了。
  • 她发了一封E-mail说,放在微型冰箱里的奶酪被偷吃了。露西告诉她是肖恩偷的,因为肖恩曾问她要不要来一块。
  • 她的一封E-mail 里,瑞贝卡谈到了他的家人,还有她的狗。
  • 刺客信条:兄弟会》的初始设计里,瑞贝卡的头发会更短一些,但是这个设定最终废弃了。
  • 《刺客信条:兄弟会》中,她被肖恩爆料是一个鲁莽的司机。
  • 相当奇怪的是,兄弟会中的一些市民有和她一样的发型。
  • 《刺客信条:兄弟会》中瑞贝卡管吃汉堡的戴斯蒙德叫「肉食动物」,而肖恩则说瑞贝卡是「伪君子」并认为植物也是一种动物,暗示瑞贝卡可能是个素食主义者。讽刺的是,在《刺客信条2》中,肖恩把戴斯蒙德称作「历史上第一个素食刺客」。
  • 在《刺客信条:团结》中,主教提到她曾经和瑞贝卡一起共事过。

Gallery编辑

出现编辑

参考与注释编辑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