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ComicEraicon-IndividualsEraicon-Assassins

母亲在咆哮中惊醒,看到了身边燃起的熊熊烈焰,抱起她的儿子逃离,一步不停—比起自己,她更担心孩子的安危。

——1692年,斯托达德引用但丁·阿利吉耶里的《神曲》形容奎莉。[来源]

珍妮弗·奎莉Jennifer Querry ,死于1692年),是一名活跃于塞勒姆审巫案时期的不列颠护士刺客。 她也是21世纪一位忠诚不定的刺客约瑟夫·劳里尔的祖先之一。

珍妮弗作为一名新晋兄弟会成员在塞勒姆协助著名伊甸碎片猎手汤姆·斯托达德执行任务。两人发现一位名叫多萝西·奥斯本的女孩与第一文明成员康苏斯有着一种不可名状的联系。

生平编辑

寻找伊甸碎片编辑

奎莉:“我伪装成一名护士,这样能让我接近那些女孩。
斯托达德:“伪装成是护士?挺聪明啊。
奎莉:“事实上,我的确是个护士。这次是我在兄弟会的第一个任务。
——奎莉与斯托达德的对话,1692年。[来源]

除了在加入兄弟会之前就是一名护士之外,人们对奎莉的背景知之甚少。在1692年,她第一次执行任务被派往塞勒姆侦查并搜集关于伊甸碎片有用的信息。她利用护士的身份帮助掩护行动,很快发觉了圣殿骑士团成员萨缪尔·帕里斯牧师以及威廉·斯托顿法官也在寻找碎片,并将被控为女巫的女人带到未知的地方。[1]

一个月后,更有经验的刺客汤姆·斯托达德加入了奎莉的行动;然而他们的会面出了差错:两名圣殿骑士特工得知了这一会面并伪装成了联系人。斯托达德并没有轻易上当,轻松干掉两名特工,而珍妮弗即使出现解决掉了第三个试图偷袭斯托达德的特工。随后她向斯托达德做了自我介绍,而斯托达德立刻责怪她无意泄露了他们会见的切口让圣殿骑士得以利用并暴露自己在镇上的存在。[1]

接着斯托达德让奎莉清理这些尸体,随后奎莉为斯托达德做引导熟悉塞勒姆镇。之后奎莉带着斯托达德来到疑为关押巫女的仓库外,并提醒里面关着比看上去更多的人。斯托达德觉得这可能是个陷阱,但还是进去了。[1]

ACComic Salem Prisoners

奎莉和斯托达德发现被囚者

奎莉也跟着进入仓库,在汤姆解决一名警卫之后,他们并未发现任何疑点。接着汤姆开始抱怨上当,而奎莉观察四周并决定浇熄壁炉,而这打开了通往秘密地点的暗门。他们来到仓库地下室,发现这里已人满为患;奎莉想要释放她们,但斯托达德提醒她着眼于任务。[1]

他们决定把把一位声称知道伊甸碎片下落的女孩多萝西·奥斯本以及一名实际上是奎莉儿子的哑男孩大卫[2]从囚禁中释放出来。然而多萝西只是带着他们来到一一处空屋,这让斯托达德感到焦躁并开始威胁她。珍妮弗赶紧用信条来约束他作为回应。紧接着在暴民闯入之时,多萝西突然失去意识并开始抽风,重复着斯托达德父亲的遗言。斯托达德断定她才是需要寻找的“碎片”,并准备好保护奎莉和其他人不受接下来一波攻击的侵袭。[1]

与斯托达德争执编辑

我们放她走,是因为你的工作干得很不错,先生。你成功让她相信,你说的那个大义高于一切。 [...]我们只需要跟踪她,就能找到你们的船...和这个女孩了。

——斯托顿解释找到刺客的原因, 1692年。[来源]

在斯托达德与暴民争斗的同时,奎莉也找到了逃走的路。接着斯托达德烧掉了地下基地,阻止了袭击者的前行而与其他人逃走了。当他们抵达室外后,准备向停泊在海岸的刺客船只行进,但很快就精疲力竭了。[3]

奎莉坚持带走大卫,但斯托达德意识到她无法带着他坚持到底。他仍然没有意识到奎莉和大卫的关系,于是决定将男孩送到伊普斯维奇的一个联系人那儿。奎莉拒绝留下大卫的想法,并与斯托达德就任务的重要性再一次起了争执。一声枪响打断了争吵,镇上的人们已经追上来了。[3]

ACComic Querry Shot

奎莉被子弹射中

斯托达德命令奎莉快逃,但她不想抛下大卫并跑到他身边。她试着把他从地上抬起来,但却在这时自己被子弹射中腹部。斯托达德看到奎莉和大卫都已经失去了行动能力,斯托达德选择了带着多萝西逃走;而他不知道的是,尽管奎莉不舍得大卫,她最后也抛下大卫设法逃走了。[3]

在她包扎好自己的伤口之后,奎莉追上了带着多萝西隐蔽在海岸边的斯托达德。她承认自己相信了斯托达德,抛下了大卫,但斯托达德认为她背叛了兄弟会并攻击了她。在她能够为自己辩护之前,圣殿骑士追来并袭击了斯托达德,斯托顿幸灾乐祸地解释他们放走了奎莉,是为了悄悄跟踪她寻找到的同伴位置。刺客们接着都被束缚起来并被带走以获取信息。[3]

殒亡编辑

奎莉:“我明白你是在尽忠职守,但并不妨碍你依然是个杂种,我也有我自己的职责。
斯托达德:“护士...别冲动。
——1692年,奎莉和斯托达德在她死之前。[来源]

斯托顿想要先让斯托达德开口,但这名刺客能够顽强经受折磨,拒绝吐露出所知的信息。奎莉起初也表现出缄默,但当斯托顿威胁伤害大卫的时候,奎莉开始慌乱并答应了要求并被放了下来。然而在她说话之前,多萝西再一次通灵,分散了圣殿骑士们的注意力。[2]

奎莉抓住机会用绑在手上的绳子勒死了一名警卫,并用刀解救了斯托达德,但在她不顾斯托达德跑去救大卫之前,自己被斯托顿射中,而这次她受了致命伤。最终多萝西自杀了,斯托达德和大卫被帕里斯放走;斯托达德在意识到大卫其实就是奎莉的儿子后,发誓将会照顾他。[2]

个性特点编辑

我加入兄弟会只有一个原因:为了全人类—也就是每一个人的自由。我的确不擅打斗,但我仍甘愿为此而战。一个能放任小孩子丧命的人,心里根本就不存在能为之而战的信念。

——奎莉指责斯托达德。[来源]

ACComic Querry and David

奎莉试图带着大卫逃跑

作为一名刺客兄弟会的新成员,奎莉相当的理想主义,这让她与以更加务实、更加注重使命的方式行事的斯托达德产生多次冲突。她公开表示她关心圣殿骑士所囚禁的无辜者并希望释放她们,而她的刺客同伴认为执行任务则能够终止这一残酷行径。当斯托达德的方法与她的愿景过于违背时,她也会利用信条来加以约束。[1]

当斯托达德打算甩下大卫的时候,两人的分歧达到顶点。斯托达德认为这是累赘而奎莉认为这过于残忍。即使在面对危险的时候,她也不愿丢下他,而与斯托达德争论“有比任务更重要的东西”。当她不得不落下大卫来换取自己的存活时,她对斯托达德将她处于那种境地的做法感到厌憎。[3]

奎莉并非少智,只是她经验的缺乏让她有时犯下战术错误。最引人注目的一点便是她没有想到圣殿骑士放走她是为了追踪斯托达德和多萝西的踪迹,而无意让她导致了两人被俘。[3]并且由于她对儿子的关心导致她没能认清威胁最终死在斯托顿的枪下。 [2]

装备和技能编辑

我不需要一个新手的指引,尽管她的确赶得上我的步伐。然而攀爬和生存完全是两码事。

——斯托达德评价奎莉的技巧。[来源]

奎莉将自己磨砺成为一名熟练的自由奔跑者,能够更上更有经验的斯托达德。虽然她并没有展现她真实的战斗力,[3] 她还是十分擅长从背后偷袭,用绳子或者铁丝之类的工具勒死敌人。[1]

遗产 编辑

珍妮弗作为约瑟夫·劳里尔的祖先,她在塞勒姆的经历给约瑟夫留下深刻的印象。让他反出刺客后对刺客产生强烈的反感,并试图以此来劝服夏洛特·德·拉·克鲁兹。而这段接触多萝西的基因记忆以及其子大卫的记忆让约瑟夫能够获得圣殿骑士的信任,并成功引诱了刺客们。

当夏洛特回溯斯托达德的记忆到珍妮弗死后,断定约瑟夫并未背叛刺客,直接导致泽维尔·陈加琳娜掉进约瑟夫和圣殿骑士布下的陷阱中。但在之后她再次回溯记忆,得知大卫是她的儿子后,推翻了约瑟夫未叛变的结论,并决定自行前往拯救他们。

琐闻趣事编辑

  • 珍妮弗是一个威尔士名Gwenhwyfar的康沃尔式, 由意为“公平”的gwen和意为“光滑”的hwyfar组成

画廊编辑

出现编辑

参考编辑

  1. 1.0 1.1 1.2 1.3 1.4 1.5 1.6 Assassin's Creed #02
  2. 2.0 2.1 2.2 2.3 Assassin's Creed #04
  3. 3.0 3.1 3.2 3.3 3.4 3.5 3.6 Assassin's Creed #03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