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TimelineEraicon-featured

PL ArtisanHQ 耐心点,兄弟们。不久我们就会揭开《刺客信条(泰坦漫画)》、《刺客信条:圣殿骑士》、《刺客信条:映像》、《刺客信条:末裔》、《刺客信条:末裔 - 轨迹》、《刺客信条:异端》、《刺客信条(电影)》、《刺客信条:电影官方小说》、《刺客信条:末裔 - 可汗陵》、《刺客信条:起源》、《刺客信条:末裔 - 诸神的命运》、《刺客信条:起义》、《刺客信条:奥德赛》、《希腊的失落传说:记忆继承者》、《亚特兰蒂斯的命运》、《刺客信条:阴谋》、《刺客信条:血石》与《刺客信条:威尼斯兄弟会》的《东京XXI》扩展包的秘密。

这篇文章被确认过时了。请更新这篇文章,以使它符合最新的涵义。完成之后,就移除这个模板吧。

“如果说盖文在环游世界的路途中带来了什么信息的话,那就是:刺客已经不再孤独。”
―起始间谍, 2014。[来源]
Glyph 10 3

巴兹·奥尔德林在月球表面捡起伊甸苹果

现代(Modern times)指的是,从公元20世纪初开始直到21世纪(现在)的这段时间。在这一时期,刺客兄弟会整体上趋于衰弱,圣殿骑士组织进一步把握主导权。重要的事件包括戴斯蒙德·迈尔斯被抓获并被迫参与阿尼穆斯项目,以及基因记忆技术商业化。

圣殿骑士在现代回收了部分伊甸碎片。在搜寻、回收伊甸碎片的过程中,圣殿骑士制造了哈利·胡迪尼圣雄甘地约翰·F·肯尼迪等受害者。[1]尼古拉·特斯拉逃过一劫,但还是被圣殿骑士夺去了手中的伊甸苹果[2]正因如此,特斯拉帮助刺客摧毁了伊甸权杖之一——皇家权杖。[3]此外,阿波罗11号登月任务实际上是圣殿骑士为了回收位于月球表面的伊甸苹果而发动的远征。[4]

事件编辑

俄罗斯帝国编辑

Tungaska Explod v

通古斯大爆炸

在1908年6月前的某个时候,格里高利·拉斯普京从沙皇尼古拉斯二世手中偷走了皇家权杖。失去伊甸权杖后,尼古拉斯无法再控制他的人民,俄国革命最终因此爆发。[5]虽然拉斯普京本人是否是圣殿骑士尚不明确,但是伊甸权杖在1908年6月被运抵到位于通古斯的一个圣殿骑士研究中心。

然而,在圣殿骑士掌握神器的秘密之前,研究中心被尼古拉·奥列洛夫领导的刺客与他们的盟友尼古拉·特斯拉摧毁了。只有尼古拉·奥列洛夫从爆炸中幸存了下来。在爆炸中,他看到了来自第一文明的幻象。[6]

在1917俄国大革命期间,尼古拉被弗拉基米尔·列宁指派暗杀沙皇。尼古拉潜入了宫中但却放过了沙皇,只要权杖被摧毁他就满足了。从沙皇处他得知权杖的一个碎片被拉斯普京做成项链戴在身上。随后,这位刺客前往克拉斯诺雅茨克,并从那里的收容所中释放了拉斯普京的前门徒希奥尼娅·古谢娃。她告诉尼古拉她尝试了去刺杀拉斯普京,但是拉斯普京被他所佩戴的碎片所保护。碎片的力量反而控制希奥尼娅自残。在希奥尼娅的请求下,尼古拉结束了她的生命,将她从痛苦中解脱了出来。不久后,尼古拉从拉斯普京的坟墓中回收了碎片,但却瞒着兄弟会私藏了下来。[7]

1917年12月,兄弟会在苏联政府的帮助下于普罗特维诺建立了一个刺客科学研究社区。刺客谢尔盖与他的妻子居于此处。[8]

1918年7月,尼古拉在离开俄罗斯之前接受了兄弟会的最后一个任务:回收由沙皇一家保管的埃齐奥·奥迪托雷先行者之盒。此时沙皇一家正被布尔什维克所监禁。在叶卡捷琳堡,尼古拉发现圣殿骑士同样正在寻找先行者之盒并且杀害了沙皇全家。只有阿纳斯塔西娅·尼古拉耶芙娜幸存,而盒子正在她手中。当尼古拉找到她时,尼古拉身上的碎片和盒子发生了接触,从而导致阿纳斯塔西娅产生了出血效应。在效应的影响下,阿纳斯塔西娅认为自己是中国刺客邵君,而邵君在16世纪时也拥有先行者之盒。为了治好她,尼古拉决定将她带到莫斯科的刺客处。在旅途中,他们于喀山摆脱了圣殿骑士的追击。但是为了杀死阿纳斯塔西娅以断绝沙皇血脉,列夫·托洛茨基背叛了尼古拉。然而少女却帮助尼古拉再次逃过了圣殿骑士。到达莫斯科后,尼古拉将阿纳斯塔西娅和先行者之盒都托付给了谢尔盖。但在刺客分部,尼古拉明白了刺客将会对阿纳斯塔西娅展开人体试验以求获得邵君的记忆。尼古拉决定背叛兄弟会并将她从实验室中解救出来。在他们逃出设施后,兄弟会派出一辆坦克追杀尼古拉,但还是被这位前刺客给击毁了。晚些时候,尼古拉将为自己妻子准备的假护照交给了阿纳斯塔西娅。她从此后就化名为安娜·安德森。随后安娜与尼古拉道别,动身前往了德国[9]

放弃刺客的身份后,尼古拉带着全家移民到了美国[7]帕尔默大搜捕期间,他的妻子女儿都被遣返回了俄罗斯,但是他自己带着还在襁褓中的儿子因诺肯季逃过了搜捕。随后在一个隐蔽的小屋,他将儿子抚养长大。[10]

刺客谢尔盖最终找到了他们,并以因诺肯季的生命作威胁让尼古拉交出碎片。尼古拉杀死了谢尔盖。为了防范后续刺客的到来,他开始训练自己的儿子如何战斗。最终,一组为联邦调查局工作的刺客找到了尼古拉。他们试图向尼古拉解释只要他将有关幻象的情报告诉刺客兄弟会,他们可以保证他和他的家庭安全的返回俄罗斯。但是尼古拉并不相信他们并与他们发生了争斗。最终只有因诺肯季幸存了下来。[10]

世界大战编辑

随着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开始,刺客被派往欧洲的各处参与到大战的方方面面之中。许多不列颠刺客兄弟会的成员加入了英国陆军。在1914年圣诞节休战期间,一位刺客刺杀了德国陆军将军,圣殿骑士埃里希·阿尔贝特[11] 1916年,圣殿骑士在伦敦建立了一套间谍网络。他们的领导,间谍大师,是一位圣者,也就是伊述成员艾塔的转世。伦敦城中最后一个刺客莉迪娅·弗莱杀死了他和他的追随者们。[12]

通过将一个伊甸苹果交给阿道夫·希特勒,圣殿骑士一手造就了他的崛起。[13] 然而不为人知的是,大战实际的目的是为了将圣殿骑士的资本主义经济系统扩散到被战火摧毁的整个欧洲,从而将广大民众置于企业集团的掌控之下。1937年,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成为了圣殿骑士组织面向大众的门面。虽然帮助圣殿骑士达成了获得霸权的目的,希特勒本人还是在1945年被刺客成功暗杀。当时他已经杀死自己的替身并逃离了位于柏林的地堡。希特勒手中的伊甸苹果从此下落不明。[14]

1943年,阿布斯泰戈公司秘密参与了费城计划。他们从阿尼穆斯计划的12号实验体处收集的数据证实,美国海军埃尔德里奇号被短暂的送往了未来时间线。由于担心产生时间悖论,公司在一个安全的地点封存了相关神器。[15]

1944年,圣殿骑士特工基思·希皮奥内为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取得了第一裹尸布[11] 同一年,雪绒花海盗成员之一同时也是刺客盟友的巴塞尔·申克被盖世太保抓获。在监狱中,他遇到了同为雪绒花海盗成员的蜜里安·克兹并交给她一个任务:去科隆大教堂的尖塔回收一个伊甸碎片并带回到巴黎的刺客兄弟会处。她成功完成了任务,但是碎片最终又被第三帝国抢了回去。[16]

大清洗与先知手札编辑

DanielKillMentor

丹尼尔杀死“导师”

2000年11月,圣殿骑士成功的在刺客内部安插了一位沉睡者特工。他刺杀了兄弟会的“导师”从而使整个兄弟会陷入混乱。[7] 到2012年12月,圣殿骑士成功定位并摧毁了世界范围内几乎所有的刺客营地,这一行动被冠名为大清洗[17]

ACTC-Daniel Codex

丹尼尔阅读先知手札

2002年的某个时候,丹尼尔·克洛斯被正式吸收成为圣殿骑士内殿团的一员并通过电子邮件接受了沃伦·韦迪克博士的一个任务。丹尼尔动身前往俄罗斯的莫斯科,以寻找藏在伊凡雷帝图书馆中的先知手札,而图书馆则隐藏在莫斯科大剧院之下。利用观看演出的机会,丹尼尔秘密的穿过大剧院找到了通往图书馆的隐藏入口。

刚进入图书馆,丹尼尔就被想要和他打招呼的刺客守卫吓了一跳而亮出了自己的袖箭。然而,丹尼尔成功的将自己伪装成刺客守卫的换班。当他向守卫问起手札的时候,守卫立刻就告诉了他手札存放的地方。当守卫离开后,丹尼尔打开了由埃齐奥·奥迪托雷写就的先知手札。他通过耳机将密涅瓦的对话读给了韦迪克,其中提到了“戴斯蒙德”这个名字。之后,丹尼尔杀死了守卫,打电话给了清理小队,带着手札离开了图书馆。[10]

21世纪早期编辑

2006年9月或者10月,非洲爆发了被称为L-11的病毒感染。三个月后,整个大陆死亡了96%的人口。甚至直到六年后,整个非洲都人烟罕见。[18] 不久后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宣称整个故事是一个被称为博学者的黑客集团所捏造的。[16]

2010年12月9日,初级教授肖恩·黑斯廷斯维基解密上发布了有关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的机密信息。阿布斯泰戈很快就发现了肖恩的踪迹,并绑架了他准备进行审问。在第二天他被转移时,瑞贝卡·克瑞恩黑掉了阿布斯泰戈面包车上的车载电脑,从而让车辆显示油量见底。当面包车靠边处理这个问题时,瑞贝卡帮助肖恩逃离并介绍他加入了刺客兄弟会。[19]

2012年3月,墨西哥边境警卫和来自美国的偷渡者之间发生了暴力冲突。尽管上百美国难民被杀,千余人受伤,创纪录数字的美国人仍然在持续越过边境。9月3日,由于北大西洋的飓风出现的越来越频繁且威力巨大,整个美国东海岸城市都持续受到风暴的袭击,因此全球气象协会取消了短语“北美飓风季”。三天后,由于猖獗的电影盗版产业和来自视频游戏产业的竞争,美国电影产业的不景气最终导致最后一个美国电影工作室被永久关闭。同时,尽管抗议者声称违反了《南极条约》,美国和欧盟继续在威德尔海建造共同拥有的钻井平台。[18](以上均为博学者捏造)

克莱·卡茨马雷克编辑

2010年,威廉·迈尔斯命令克莱·卡茨马雷克潜入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他的任务是进入公司首席执行官艾伦·里金的个人电脑,并从中获取有关神秘的“阿尼穆斯项目”的详细信息。克莱的努力换来了有关项目的研究资金,项目的领导成员,以及位于意大利的新设施等重要信息。因此,刺客兄弟会决定让克莱以项目测试对象的身份进一步深入阿布斯泰戈内部。他被告知在阿布斯泰戈内部有一个叫做露西·斯蒂尔曼的卧底,而她将在时机成熟时帮助他逃出公司。[20]

2011年1月1日,克莱被家系研究与获取部抓获并以实验体16号的身份加入了阿尼穆斯项目。他被迫超长时间的体验他祖先的记忆,特别是埃齐奥·奥迪托雷的记忆。虽然韦迪克隐瞒了基因探索的真正目的,克莱还是意识到他们的辛苦都是为了找到神秘的“伊甸苹果”。克莱向韦迪克询问了有关苹果的事情,而后者威胁了克莱,声称如果克莱发现了他们真正寻找的东西,那就永远别指望被释放了。 不久后,威廉联系了克莱并向他保证在时机合适的时候,作为队友的露西一定会救他出来的。[20]

最后,克莱发现了阿尼穆斯项目的真正目的——发射卫星“Abstergo之眼”——认为自己需要赶紧逃走。但是,他因过度暴露在Animus环境下,出现了出血效应的极端症状。此外,在与朱诺对话之后,克莱也发现了露西已经投靠圣殿骑士的事实。[20]

面对这样的情形,克莱被朱诺说服了,为必将到来的后继者(戴斯蒙德·迈尔斯)留下了信息。在准备自杀的同时,克莱彻夜工作,破解了Animus系统,用人工智能在Animus里构筑了另一个自己。给父亲发出最后一封电子邮件之后,克莱用圆珠笔割破了自己的手腕,用流出来的血画下了有待后继者发现的神秘信息[20]

戴斯蒙德·迈尔斯编辑

AC1 Monitoring Desmond

沃伦·韦迪克与露西·斯提尔曼监控着戴斯蒙德·迈尔斯的状态

2012年9月6日,新闻媒体宣布称,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因利用某小镇水源供给测试名为“新氟化物”的合成药物而接受调查。[18]阿布斯泰戈因此不得不将Abstergo之眼卫星——以伊甸碎片为能量源的思维控制设备——的发射计划提前到2012年12月21日。[21]但原本作为卫星能量源的伊甸碎片在丹佛国际机场卫星事故中被毁,阿布斯泰戈不得不着手寻找新的可用碎片。 [18]

为此,阿布斯泰戈派人绑架了戴斯蒙德·迈尔斯,将他带到了位于罗马的研究设施。戴斯蒙德重历了祖先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的基因记忆,阿布斯泰戈则借此获得了记录全球伊甸碎片大致位置的地图。[22]不久之后,戴斯蒙德在自称刺客卧底以博取戴斯蒙德信任的露西帮助下逃出了阿布斯泰戈。但是,戴斯蒙德的逃脱实际上只是塞壬计划的一部分——韦迪克计划以此促进戴斯蒙德重历基因记忆的速度。

露西把戴斯蒙德带到了一处刺客藏身处,与肖恩·黑斯廷斯和瑞贝卡·克瑞恩会合。因为刺客在对抗圣殿骑士的战争暂时处于下风,露西等人认为将戴斯蒙德训练为真正刺客的最快的可行方式便是让他使用借助阿布斯泰戈蓝图制造出来的Animus2.0重历祖先的记忆。严格来说,刺客们是想利用出血效应让戴斯蒙德在重历祖先记忆的时候掌握祖先的能力,而他将要重历的记忆来自于祖先埃齐奥·奥迪托雷·达·佛罗伦萨。在重历埃齐奥记忆的时候,戴斯蒙德遇到了密涅瓦。密涅瓦向戴斯蒙德警告说,有一场自然灾害行将爆发。为使地球免遭灾难,他们必须要将伊甸碎片带到第一文明所修建的神殿里。[23]

Assassin hideout AC II 1

韦迪克与阿布斯泰戈安保人员袭击刺客藏身处

不久之后,戴斯蒙德与同伴们被韦迪克所率领的圣殿骑士成员发现,但再次从他们手上逃脱了。[23]这支刺客小队逃往了蒙特里久尼,戴斯蒙德在新的藏身处里为了寻找埃齐奥手中伊甸苹果的下落而继续重历埃齐奥的记忆。[24]与此同时,露西将戴斯蒙德在Animus里的经历做了秘密备份,将备份内容发给了韦迪克。 [8]

戴斯蒙德等人根据Animus中的经历来到了与天坛圣母堂以密道相连的罗马大竞技场密室。刺客们在密室中找到了伊甸苹果,戴斯蒙德借助自己的自由奔跑能力,来到了苹果跟前。就在戴斯蒙德触碰到苹果的那一刻,朱诺占据了他的身体,迫使他用袖剑刺进露西的腹部。戴斯蒙德随后陷入了休克,失去了意识。[24]

在戴斯蒙德昏厥后,威廉·迈尔斯的小队赶来了,将戴斯蒙德放回了Animus机器里。[24]戴斯蒙德在昏迷期间重历了埃齐奥寻找莱昂纳多·达·芬奇时候的记忆,发现了毕达哥拉斯密室,得知了刺客兄弟会下一步目的地大神殿的位置坐标。但是,戴斯蒙德因为精神虚弱所导致的过度劳累,在短暂的清醒之后再度陷入了昏厥。[25]

Miles van 2

戴斯蒙德清醒过来

戴斯蒙德的昏迷状态注定了他只能回到Animus里,于是他只能在Animus里尝试将破碎的潜意识拼凑回去。刺客们把去世的露西葬在了罗马城外,装作医疗团队搭乘飞机前往美国。戴斯蒙德借助16号实验体人工智能所构筑的虚拟世界完美同步了埃齐奥剩余的记忆,进入了同步核心,在抵达大神殿门前时醒了过来,表示自己已经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事情了。[26]

刺客们进入大神殿,取回一个能量块后,朱诺的声音出现了。她命令戴斯蒙德去找“钥匙”。因此,戴斯蒙德开始重历法国-印第安人战争时期英国圣殿骑士海瑟姆·肯威的记忆。据信,海瑟姆的护身符便是通过第一道屏障之后进入大神殿内部的钥匙。在休息的时候,肖恩告诉戴斯蒙德,他们还需要更多的能量核心来让大神殿恢复到正常运作的状态。于是,这支刺客小队决定着手寻找能量核心。在此期间,戴斯蒙德继续重历祖先们的基因记忆——在海瑟姆之后,他又重历了海瑟姆与莫霍克女子卡涅齐欧两人的儿子,刺客拉通哈给顿的记忆。[27]

AC3 Desmond Parachute

戴斯蒙德操纵滑翔伞向一座摩天大楼飞去

到了11月16日,肖恩找到了第二个能量核心。它位于曼哈顿的阿布斯泰戈办公大楼。刺客小队来到了曼哈顿,戴斯蒙德攀上了尚未完工的自由塔,跳伞进入了阿布斯泰戈办公楼。但他进入安放能量核心的办公室时,遇到了等候多时的丹尼尔·克洛斯。但丹尼尔却被戴斯蒙德用能量核心一下敲晕了过去,戴斯蒙德趁机逃走了。[27]

12月2日,戴斯蒙德潜入了巴西圣保罗的一座运动场。他这次要回收的能量核心被做成了项链,而这条项链的主人——商业大亨的花瓶妻子正身在这座运动场里。但很不巧,阿布斯泰戈的安保人员也在运动场里以及运动场周边出现了,并且正在搜寻戴斯蒙德。因此,戴斯蒙德混入了人群,顺利地潜入到了这名女子所在的VIP看台上。但是,克洛斯已经杀死了这名女子,夺走了能量核心。受事态所迫,戴斯蒙德只能追上克洛斯,放倒了在场的所有安保人员与克洛斯之后,带着能量核心,坐上地铁逃走了。[27]

他们回到大神殿之后,肖恩很快就确认第三块能量核心位于埃及。威廉自告奋勇要去回收能量核心,让戴斯蒙德留在大神殿继续在拉通哈给顿的记忆中寻找钥匙的位置。戴斯蒙德对父亲此行的安危颇为忧虑,而他的担忧化为了现实——奥措·贝格率领的阿布斯泰戈人员抓获了取得能量核心的威廉。[27]

韦迪克向刺客小队发来消息,要求他们用伊甸苹果来交换威廉。于是,戴斯蒙德带上了苹果,只身一人前往位于罗马的阿布斯泰戈研究设施。但是,他拒绝了韦迪克提出的交易,杀死了丹尼尔和所有胆敢拦住他去路的阿布斯泰戈安保人员。戴斯蒙德利用手中的苹果控制安保人员枪毙了韦迪克,随后又让那些安保人员开枪自杀,顺利地救下了威廉,和威廉一同带着能量核心逃离了阿布斯泰戈的研究设施。因为没能得到伊甸苹果,阿布斯泰戈不得不再度推迟Abstergo之眼卫星的发射。[27]

ACIII-GTEnd 5

戴斯蒙德为了拯救世界而牺牲了自己

戴斯蒙德最后终于找到了他所寻找的记忆,发现拉通哈给顿最后把钥匙埋在了达文波特家园康纳·达文波特——拉通哈给顿的英文化名正是由他而来——的墓地附近。挖出钥匙之后,刺客们又回到了大神殿,打开了通往大神殿内部的大门。在大神殿的内部有一个基座,朱诺命令戴斯蒙德触碰基座上的装置,阻止即将降临的灾难。但是,密涅瓦突然现身,坦言表示他们遭到了蒙骗——朱诺因为想要征服世界而遭到了惩罚,被囚禁于此。若是他们启动了这台被称为“”的装置,那么朱诺将会重获自由,戴斯蒙德自己也要付出生命的代价。在朱诺与戴斯蒙德的要求下,密涅瓦展现了戴斯蒙德不启动装置的未来:即使灾难降临,人类最后还是幸存了下来,戴斯蒙德将成为人类文明新的弥赛亚(即救世主)。但是,戴斯蒙德的话语最终难逃扭曲,将会被恶人用作正当化暴行与压迫的借口。[27]

在第二次巨灾降临的数小时之前,戴斯蒙德做出了决断,决定启动装置。他相信这是更好的选择,而刺客将会阻止朱诺。在让所有人离开大神殿之后,他启动了“眼”,牺牲了自己,地球则从太阳风暴的侵袭之中幸免于难。当天下午,阿布斯泰戈找到了大神殿,回收了戴斯蒙德的遗体,但却把他的背包与破损的袖剑留在了那里。[27]

第二巨灾后编辑

2012年年底,阿布斯泰戈通过娱乐分部,开始向公众发售游戏主机板的Animus。同时开始发售的商品还有安杰勒斯植入物、体能环赫恩+[27]他们还踏入了国际市场,通过子公司迈索尔高科技公司印度发售了梵·虚拟现实装置[28]

2013年5月14日,肖恩、瑞贝卡与威廉结束了自戴斯蒙德牺牲后长达六个月的沉默,于一周后抵达秘鲁的一处海岸,等待盖文·班克斯前来接应。前来接应三人的盖文欢迎他们登上阿泰尔II号。但威廉却在这时告诉盖文,他将卸任刺客领袖的职位,将这一职位转交给盖文。威廉还将一本记录了自己对刺客组织所有认识的交给了盖文,委托盖文重建刺客兄弟会。

ACi-TheFirstClue 1

威廉留下的第一条线索

到了5月25日,阿泰尔II号在墨西哥的阿卡普尔科暂作停靠,瑞贝卡帮船上设备安装了赫菲斯托斯电子邮件网络的2.0版。两天后,盖文在威廉的书中发现了一条线索。这条线索是一首诗和几个数字,但诗句同数字的书写方向各有不同。盖文命令肖恩与瑞贝卡回到美国,去做他“在美国的耳目(eyes and ears on America)”。6月10日,瑞贝卡给盖文发了一条消息,告诉他得克萨斯“真棒(is awesome)”——向盖文表示她和盖文已经顺利回到美国投入工作了——并祝盖文好运。同日,一位不明人士向杂志出版社撰文称,通古斯爆炸并非官方所记载的陨石坠落导致,而是刺客制造的事故。文中还提到,尼古拉·特斯拉也与此事有关。[8]

阿布斯泰戈娱乐编辑

2013年9月,阿布斯泰戈娱乐蒙特利尔分部发布招聘广告,产品开发、技术支持、客户联系、办公支持与管理这五个部门各需一名新员工。在广告发布后,瑞贝卡给盖文发了一条文本信息,告诉盖文她将应聘阿布斯泰戈娱乐的职位。三天后,肖恩和瑞贝卡在前往蒙特利尔的路上顺路去了一次“农场”,发现那里已是一片废墟。9月11日,因盖文位于日本大阪的线人进入“缄默”状态,他与苏珊·德雷顿埃里克·库珀三人组成的刺客小队就那里可能发生的事情做了讨论。盖文随后宣布,他将前往菲律宾“购物”。[8]

10月1日,埃曼努埃尔·巴拉萨检查了盖文从菲律宾军火商处购买的枪支,为大阪之行做好了战斗上的准备。10月11日,阿布斯泰戈娱乐庆祝蒙特利尔分部建立一周年。瑞贝卡给盖文发去消息,询问阿布斯泰戈娱乐创意总监奥利佛·加奈尔的情况,想知道奥利佛对圣殿骑士与刺客之间的事情有多少了解。[8]随后,瑞贝卡与肖恩于10月24日抵达蒙特利尔,很快就听说了蒙特利尔分部办公楼里存放着血瓶的传闻。瑞贝卡于10月28日告知盖文,他们已经在阿布斯泰戈内部得到了一名卧底,会尽早找到血瓶。与此同时,阿布斯泰戈娱乐的两名员工——珍妮弗·塔姆菲利普·查特兰德互发邮件,讨论了新来的员工以及新员工参与17号样本项目的事情。[8]

11月2日。一位身份不明的起始成员获得了阿布斯泰戈的血瓶。珍妮弗和菲利普继续互通邮件,谈及了伯纳德·肯威爱德华·肯威的记忆。珍妮弗提到说,她很喜欢大厅里新来的咖啡服务员。几天之后,他们继续讨论那个咖啡服务员和“菜鸟(Noob)”,但对话话题最后却转到阿布斯泰戈娱乐服务器遭到的连续入侵上去了。[8]

对服务器的入侵是新来的研究分析员在IT专家约翰·斯坦迪什的指示下进行的,最初只是收集有关戴斯蒙德的信息;收集到的信息数据随后会转交给担任大厅咖啡服务员的肖恩和假扮快递员的瑞贝卡。入侵服务器的目的不久便转向了阿布斯泰戈内部工作的数据,这些数据以在芝加哥举行的董事会会议告终。奥利佛在参加会议时失踪,阿布斯泰戈因而进入了高度警戒状态。[16]

由于对服务器的入侵愈演愈烈,包括新来的研究分析员在内,数名员工被转移到了大楼地下的收容房间里。约翰把离开房间的权限交给了研究分析员,要他进入阿布斯泰戈的主服务器,清除所有的入侵记录。但是,约翰计划的最终目的是为了那时存在于数字网络中的朱诺,他要让朱诺的意识侵占研究分析员的身体,重新拥有实体。但是,朱诺太过虚弱,无法显现,再度消失。约翰为此而勃然大怒。[16]

为了让研究分析员的身体能成为更合适的宿主,约翰溜进了研究分析员的房间,用注射器向研究分析员的体内注射毒物。但是,阿布斯泰戈的安保人员破门而入,在约翰得逞之前击毙了约翰。之后,由研究分析员进行的服务器入侵的罪名因约翰·斯坦迪什的可疑行为而安到了约翰·斯坦迪什的头上,研究分析员本人未遭到追责。12月2日,瑞贝卡告知盖文,他们的线人去世了,她和肖恩即将离开蒙特利尔。[8]但是,两人联系了研究分析员,表示他们欢迎研究分析员继续入侵阿布斯泰戈娱乐的服务器,为他们继续获取情报。[16]

寻找光之山编辑

Jot Soora bureau

正在使用梵·虚拟现实装置的乔特

2013年下半年,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在印度启动了梵·虚拟现实装置项目,着力于获得阿尔巴兹·米尔普娅拉·考尔二人的基因记忆。他们认为,这两人曾拥有名为“光之山”的伊甸碎片。他们发现,迈索尔高科技公司职员乔特·索勒是阿尔巴兹·米尔那与他一同参与众多冒险的仆人——拉扎·索勒的后代。[28]

一天,乔特将一台设备带回了家里。他的未婚妻莫妮玛·达斯在用过梵·虚拟现实装置之后,发现自己是阿尔巴兹·米尔与普娅拉·考尔两人的后代。乔特随后发现,这台设备会从用户的DNA中提取记忆并上传至阿布斯泰戈云服务器。他用梵·虚拟现实装置重历了一部分阿尔巴兹·米尔的记忆。之后,乔特和他的同事西沃恩·达米讲了有关设备的事情,但是在谈及自己的血统时却因害怕尴尬而谎称自己是阿尔巴兹·米尔的后代。后来,他去未婚妻在孟买的电影摄影棚与未婚妻见面,但却被西沃恩与她的哥哥扎斯迪普尾随、绑架了。[28]

西沃恩与扎斯迪普两人向乔特亮明了自己刺客的身份,强迫乔特进入梵·虚拟现实装置,认为他的基因记忆可以帮他们找到光之山。但是,把他放进设备之后,他们才发现他在血统的事情上撒了谎。就在那时,圣殿骑士特勤干员尤哈尼·奥措·贝格为了带走乔特而闯入了刺客的藏身处,西沃恩死在了他的手上。混乱之中,乔特取回了梵装置,一头冲出了藏身处,跑进了外面的棚屋区。他随后逃往摄影棚,却在那里与莫妮玛一起被圣殿骑士的特勤干员抓住,被关在了一辆黑色的面包车里。[28]

扎斯迪普试图在面包车沿着高速公路前行的时候救出两人,却让司机失去了对车辆的控制。失控的面包车一头冲进了孟买海湾的海水里。扎斯迪普救出了乔特,莫妮玛却在孟买湾的海水中失去了生命。扎斯迪普将乔特护送到了位于乔尔集市的刺客藏身处,交给了一个名为迪奈什的刺客。因未婚妻亡故而大受打击的乔特决定用梵·虚拟现实装置重历莫妮玛的记忆,即便面临着被圣殿骑士抓获的风险也没有动摇。他发现莫妮玛的祖先是普娅拉·考尔,迪奈什认为这是他们找到光之山下落的大好机会。迪奈什随后从阿布斯泰戈的服务器上将莫妮玛的祖先数据下载到了乔特的手机上。[28]

圣殿骑士很快就赶到了这个藏身处,发动了突袭,迪奈什在突袭中中弹身亡。在扎斯迪普对抗圣殿骑士突袭人员时,乔特带着手机逃到了人群熙熙攘攘的街道上,最后却回到了事故现场。他在手机上播放了视频,画面中是他与莫妮玛求婚时莫妮玛眼中所见的场景。[28]

日本大阪编辑

ACi-OsakaHeYoukoso

遭到袭击之后的大阪刺客基地

12月3日,阿泰尔II号船上的起始组织间谍在顺利破解赫菲斯托斯2.0系统后,更新了他们的数据库,报告称他们现在可以将完整的报告上传到组织数据库里了。第二天,这些间谍报告称盖文与埃曼努埃尔发现大阪刺客兄弟会根据地被毁。盖文用鹰眼视觉发现,袭击了大阪刺客兄弟会的不是阿布斯泰戈,而是当地的黑帮。然后,他们两人发现了盖文的一部分线人与大阪刺客兄弟会导师望月见一的遗体;盖文下令让小队成员仔细侦察周围地区,着手搜寻袭击了兄弟会的黑帮成员。[8]

12月6日,起始组织间谍报告称,埃米特·利里发现,黑帮一个名叫“阴摩罗鬼组”的作风残忍的分支近日在帮派斗争中被消灭了。六天后,间谍们又报告称即便阴摩罗鬼组理应已经消失,但是它的门面公司不知为何还运行着。苏珊试着找到阴摩罗鬼组在黑帮手下赌窝里建立的新的总部,但是没能成功。埃曼努埃尔则顺利一些,在赌窝里赢到了钱,又找到了有关他们新总部位置的线索。[8]

第二天,起始间谍报告称,阴摩罗鬼组新任头目的身份不明,刺客小队成员开始推测这位头目的外貌。盖文表示,要再进一步就只能直接和黑帮组织对质了。与此同时,12月16日,一名身在费城的起始间谍上传了一份有关米尔顿·琼斯祖先的阿布斯泰戈文件。文件表明,米尔顿·琼斯与刺客阿德瓦莱有着某种联系。[8]

GOG NoHarm M

埃曼努埃尔的手被袖剑刺穿

12月17日,阿泰尔II号船上的起始间谍报告称,盖文与埃曼努埃尔到访了阴摩罗鬼组的总部,要求与他们的头目见面。阴摩罗鬼组的哨兵高仓清志一开始断然拒绝了他们的要求,还和盖文打了起来。可是,在埃曼努埃尔偷听到另一个黑帮成员提到兄弟会,看到高仓清志佩戴着袖剑之后,连忙上前阻止两人继续打斗,手掌因此被高仓的袖剑刺穿。然后他让高仓背诵信条中的第一要义。高仓背出来了。埃曼努埃尔于是亮出了他狗牌上的刺客徽记。高仓向两人真挚道歉后,带着两人进了屋里。[8]

间谍报告称,大阪刺客兄弟会的新任导师是一位78岁的年长女性——望月纱子,又叫“恐怖婆婆”。她在黑帮袭击兄弟会根据地,杀害她丈夫之后接管了兄弟会。作为报复,她带领刺客袭击并摧毁了那个黑帮组织,直接接管了黑帮。她还告诉盖文,阴摩罗鬼组现在被她用来作为刺客在大阪活动时的掩护,刺客和黑帮在行于黑暗侍奉光明这方面上还颇有几分相似。[8]

望月纱子很高兴能和盖文见面,但也警告盖文说,大阪兄弟会还未从与阿布斯泰戈及黑帮之间的战斗中完全恢复过来。她还表示,日本严格的控枪法律也让他们在对抗阿布斯泰戈几乎无穷无尽的资源时力不从心。作为对新生的大阪兄弟会的赠礼,盖文将小队在菲律宾购买的部分枪支赠送给了他们,还把那位军火商的联系方式交给了望月纱子。作为谢礼,望月纱子将大阪兄弟会最近从阿布斯泰戈在日本的生产设施里得到的新型Animus头戴式设备交给了盖文,认为刺客与圣殿骑士之间的战争即将步入新的纪元。[8]

2013年新年前夕,间谍们报告了刺客们在望月纱子要求下打扫阿泰尔II号,共享跨年荞麦面等假期活动。与此同时,高仓和埃曼努埃尔两人空了三小时时间,去了卡拉OK房唱歌。史蒂芬妮·赵用手机录制了埃曼努埃尔唱歌时的样子。埃曼努埃尔说,要是她把视频给别人看的话,他可能要重新考虑一下杀不杀人的问题了。[8]

到了2014年1月15日,盖文对于刺客在日本的状况十分满意,决定继续前进。刺客小队再一次从威廉的书中找到了前进的目标。埃米特问盖文,他们为什么不直接联系威廉得到答案。盖文回答说,寻找答案正是他们自己的任务。他还告诉埃米特,即使威廉还在组织里,他也不知道他在哪里,也不知道要怎么联系到他。[8]

俄罗斯普罗特维诺编辑

2月19日,阿泰尔II号船上的刺客小队解开了威廉书上的下一个谜题,根据答案的指引前往俄罗斯的首都——莫斯科。起始间谍提到说,新的谜题能够帮助他们进一步精确对市内目标的定位。[8]埃曼努埃尔和埃米特搭乘火车,从西伯利亚大铁路一路来到莫斯科,而阿泰尔II号则一路北上,来到了圣彼得堡。埃米特不在的时候,间谍们打开了他的电脑,发现了一个通过阿布斯泰戈旧服务器连接到普罗特维诺刺客实验室的后门连接。普罗特维诺正好就在莫斯科城外。阿布斯泰戈很明显没有在监控这个实验室,甚至可能不知道这个实验室的存在。[8]

ACi-TheLastScienceCity

加林娜与盖文的小队见面

3月16日,盖文率领的刺客小队与在莫斯科的一个名为加林娜·沃罗宁娜的刺客取得了联系。在双方会面时,加林娜请求盖文等人帮助她刺杀她的母亲——一个因为出血效应而精神失常的刺客科学家。加林娜还另外补充说,她的母亲制造出了她自己的Animus,强迫分部的其他成员对机器进行测试,结果就是加林娜等人的小队为了重回实验室而不得不同一群发疯的幸存者战斗。最后,加林娜告诉他们,她的母亲自称在Animus中与夏娃进行了对话。埃米特解释说,尽管有少数记录说明有人曾使用Animus与来自第一文明的成员对话,但基本来说与他人在Animus中对话是不可能的,Animus所提供的是单向的经历体验。不过加林娜根本没有听他的解释。她最后同意协助并相信埃米特能够使用言语而非暴力来解决问题。[8]

3月20日,盖文等人与加林娜来到了普罗特维诺的刺客实验室,加林娜单枪匹马地放倒了发疯的刺客。盖文等人一路推进,进入实验室之后,看到加林娜的母亲正躺在Animus里含混不清地呼喊着自己“逝去的丈夫”以及灰色这个颜色。埃米特看了看固定在墙上的显示器,在一片闪烁之中看到了朱诺的面孔;加林娜杀死母亲之后,埃米特听到朱诺尖叫了一声,随后便消失了。[8]

ACi-ANewDawnInMoscow

加林娜加入阿泰尔II号小队

六天之后,盖文等人回到了圣彼得堡的阿泰尔II号上,加林娜也和他们一起来了。因为加林娜是俄罗斯刺客兄弟会的最后一员,盖文请她加入他的小队,担任他麾下的执行者。与此同时,阿卡基·尼尼兹诺达尔·尼尼兹兄弟给他们在格鲁吉亚的联系人发去消息,请装备了望月纱子转交的菲律宾武器的格鲁吉亚兄弟会成员前往俄罗斯。[8]

寻找威廉·迈尔斯编辑

ACi-HereWeAre

停泊在威廉秘密堡垒门外的阿泰尔II号

4月10日,起始间谍提到,盖文自从离开俄罗斯之后,因为刺客在布里斯班、惠斯勒、佛罗伦萨、丹佛、莫斯科与圣保罗等地的损失而一直情绪低落。即便威廉从去年开始不再躲藏,他也没有联系过阿泰尔II号的船员们。认为这份沉默不应延续的盖文召集了小队成员,命令他们找到威廉。他们的努力经过了一周便获得了成果,在挪威的一座秘密碉堡中找到了威廉、肖恩与瑞贝卡。瑞贝卡和肖恩二人为大家的重逢而兴奋不已,威廉和盖文却与他们不同。盖文要求与这位前领袖当即进行谈话。[8]

ACi-YourHumbledSpy

身份曝光之后护住史蒂芬妮的埃里克

几天之后,盖文和威廉就后者近日的行为发生了争论。盖文断言威廉就是在把他当工具人用,用破解书上的谜题来迷惑他;而威廉则反复重申,是戴斯蒙德的死让他不再适合担任刺客的领袖。瑞贝卡打断了他们的争论,告诉他们,她发现有加密信息从船上的电脑系统发出,收信人则是起始组织的数据库。瑞贝卡的发现让所有人紧张起来,投入到寻找间谍的自查活动中去了。[8]

威廉在“白房间”里一个个问过盖文和加林娜之外的所有船员之后,发现赵博士就是间谍,命令加林娜杀了她。但是,埃里克跳了出来,将赵博士护在了身后,声称是他撰写的报告,史蒂芬妮·赵所做的只是上传报告罢了。但是,威廉却在这时放了他们一命,表示起始组织看起来也是个还算明智的组织,他们的那些记录对于了解阿泰尔II号船上的各位也是颇有好处。[8]

贝格的差事编辑

2014年2月,刺客哈兰·康宁汉姆阿伦德·舒特从阿布斯泰戈位于鹿特丹的研究设施里偷走了七年战争时期叛变刺客谢伊·帕特里克·科马克为圣殿骑士夺得的先行者之盒。贝格随即率领西格玛小队夺回了先行者之盒,但两名刺客却逃走了。5月,贝格受任寻找伊西斯伊甸十字架,为此来到了德国的埃森。在同事维奥莱特·达科斯塔提出伊甸十字架只是刺客为了浪费圣殿骑士时间而捏造的传说之后,贝格当即放弃了对伊甸十字架的进一步搜寻。之后,贝格前往长湾寻找应在那里的观测所,却发现刺客早在两个世纪前便已掩埋此地。他决定之后带着挖掘团队再来这里。[29]

与起始合作编辑

发现起始组织的间谍之后,肖恩顺利地和起始组织取得了联系,将他们招募到了刺客兄弟会里,统一接受威廉的指挥。威廉计划利用起始组织的外联网与人手来为刺客的行动与训练提供支持。代号“主教”的刺客与肖恩一起成为了起始组织与刺客兄弟会之间的协调人。10月,肖恩与加林娜潜入了阿布斯泰戈位于巴黎凤凰计划实验室,将实验室连同里面有关先行者DNA的研究一同炸掉了。他们还从服务器上偷走了有关数据,而服务器最后没能幸免于难,被他们融毁了。[30]在行动当中,加林娜用手雷对凤凰计划项目主管阿尔瓦罗·格拉玛提卡博士造成了致命伤,但阿尔瓦罗随后用裹尸布捡回了一条命,侥幸活了下来。[12]西格玛小队成员贝格与索金试图抓住加林娜与肖恩,但加林娜连刺索金数刀,和肖恩一起逃走了。此后,利蒂希娅·英格兰授权重组西格玛小队,贝格则前往蒙特利尔协助维奥莱特对付刺客方由博学者组织发起的袭击,以及在暗中制造问题的第一文明的仆从。[29]

11月,主教开始通过Helix服务器招募新人。新人中的一员受任重历刺客亚诺·多里安的基因记忆,这位刺客曾对抗过法国大革命时期的圣者弗朗索瓦-托马·日耳曼[30]亚诺的记忆则是由罗伯特·弗雷泽维多利亚·毕博两人销毁阿布斯泰戈方面有关存档的同时发送给刺客组织的。[31]刺客们为了延缓圣殿骑士凤凰计划的进度而想抢在圣殿骑士之前找到日耳曼的遗骸。新人发现,亚诺最后将圣者的遗体藏在了巴黎地下陵墓中,刺客们认为,阿布斯泰戈已经不可能取得DNA样本,因而结束了对亚诺记忆的研究。[30]

但是,新人继续重历亚诺的记忆,发现这位法国刺客曾在圣但尼找到了一颗伊甸苹果,并托人将这颗苹果送去了埃及[32]

同月,朱诺用隐藏在谢伊·科马克刺客时期记忆中的病毒袭击了阿布斯泰戈娱乐的服务器。因重历谢伊记忆而无意间释放了病毒的研究分析员在圣殿骑士维奥莱特与贝格的委任下修复了服务器,并且继续探究谢伊的过去。贝格利用谢伊记忆中的一些片段给刺客发去了消息,亮出了他们的弱点,警告他们自己即将展开对他们的追杀。但是,他发的视频只是个诱饵,只是想让刺客逃离蒙特利尔,暴露自身位置。此后,这名研究分析员加入了圣殿骑士组织。[29]

寻找裹尸布编辑

圣殿骑士因原本持有的裹尸布被毁,不得不着手寻找另一块裹尸布。2015年11月,阿布斯泰戈在阿尔巴兹·米尔的儿子贾亚德普·米尔的记忆中发现另一块裹尸布出现在了伦敦。但是,刺客早在圣殿骑士之前就已委托起始组织的新人重历了刺客大师伊薇·弗莱雅各布·弗莱这对双胞胎姐弟的记忆。肖恩和瑞贝卡潜入了伊莎贝尔·阿尔当位于伦敦的办公室,前去窃取这对双胞胎的记忆,并准备等阿尔当回来之后刺杀阿尔当。但他们没有料到,贝格和维奥莱特在他们两人出现在阿尔当面前之后,反过来埋伏了他们。两人顺利地逃出了办公室,在伦敦找到了一处藏身处。但因为西格玛小队也出现在了伦敦,主教为他们派去了增援——加林娜正在前去保护他们的路上。[12]

刺客与圣殿骑士都发现裹尸布就在白金汉宫地下。阿布斯泰戈的小队先一步取得了裹尸布,随后赶到的刺客们决定袭击他们。加林娜和贝格展开了徒手搏斗,击败了这位圣殿骑士大师。肖恩则趁乱刺杀了阿尔当。维奥莱特想带着裹尸布直接逃走,而瑞贝卡为了救肖恩而中了一枪。加林娜随后丢了一枚烟雾弹,为肖恩与瑞贝卡提供了掩护,自己则在烟幕中把西格玛小队除了维奥莱特和贝格以外的成员全部解决掉了。随后,他们三人逃出了地下密室。之后,主教提供了一段在格拉玛提卡新的秘密实验室中录制的视频。视频中,维奥莱特将裹尸布交给了格拉玛提卡,格拉玛提卡则打算用裹尸布借助残留组织重造一具伊述成员的身体。视频的下一部分里,维奥莱特和出现在屏幕上的朱诺对话。维奥莱特作为第一文明的仆从的身份暴露无遗,回收裹尸布也只是他们计划的一部分罢了。[12]

新人继续重历弗莱双胞胎在恐怖之秋时期的记忆,发现了开膛手杰克的真实身份。这时,前起始组织成员埃里克·库珀和刺客扎斯迪普·达米等人认为,不应该利用起始组织成员这样的平民来为刺客组织工作。威廉·迈尔斯决定,以后不再寻求起始组织的支持了。[33]

参考与来源编辑

  1. 刺客信条II》- 字形#9
  2. 《刺客信条II》- 字形#11
  3. 《刺客信条II》- 字形#16
  4. 《刺客信条II》- 字形#10
  5. 《刺客信条II》- 字形#8
  6. 刺客信条:陨落》- 第2期
  7. 7.0 7.1 7.2 《刺客信条:陨落》- 第3期
  8. 8.00 8.01 8.02 8.03 8.04 8.05 8.06 8.07 8.08 8.09 8.10 8.11 8.12 8.13 8.14 8.15 8.16 8.17 8.18 8.19 8.20 8.21 8.22 8.23 刺客信条:起始
  9. 刺客信条编年史:俄罗斯
  10. 10.0 10.1 10.2 刺客信条:锁链
  11. 11.0 11.1 刺客信条:传承计划
  12. 12.0 12.1 12.2 12.3 刺客信条:辛迪加
  13. 《刺客信条II》- 字形#12
  14. 《刺客信条II》- 字形#17
  15. 刺客信条》- 会议室电子邮件
  16. 16.0 16.1 16.2 16.3 16.4 刺客信条IV:黑旗
  17. 《刺客信条》- 对话
  18. 18.0 18.1 18.2 18.3 《刺客信条》- 韦迪克的电子邮件
  19. 詹姆斯·莫尔斯的电子邮件
  20. 20.0 20.1 20.2 20.3 刺客信条:启示录》-《失落的档案
  21. 《刺客信条》- 露西的电子邮件
  22. 《刺客信条》
  23. 23.0 23.1 《刺客信条II》
  24. 24.0 24.1 24.2 刺客信条:兄弟会
  25. 《刺客信条:兄弟会》-《达·芬奇的失踪
  26. 《刺客信条:启示录》
  27. 27.0 27.1 27.2 27.3 27.4 27.5 27.6 27.7 刺客信条III
  28. 28.0 28.1 28.2 28.3 28.4 28.5 刺客信条:梵
  29. 29.0 29.1 29.2 刺客信条:叛变
  30. 30.0 30.1 30.2 刺客信条:团结
  31. 刺客信条:团结:阿布斯泰戈娱乐 - 员工手册
  32. 《刺客信条:团结》-《列王陵
  33. 《刺客信条:辛迪加》-《开膛手杰克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