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LiberationEraicon-RogueEraicon-AC4Eraicon-IndividualsEraicon-TemplarsEraicon-featured

“我們將一起迎來新世界的曙光。在我們的掌控中,世間萬物都將找到自己合適的位置。我的女兒,你現在成為了我們的一員。”
―瑪德琳招募艾芙琳加入聖殿騎士組織,1777年[來源]

瑪德琳·德·利斯爾Madeleine de L'Isle,1732年 – 1777年)是北美南部殖民地聖殿騎士大師,化名為“公司人”進行活動。她居住在新奧爾良,是法國富商菲利普·德·格朗普雷的第二任妻子,但菲利普的第一任妻子並不被法律所承認。

瑪德琳發現有證據表明墨西哥境內埋藏着第一文明神器,她制定了一個挖掘計劃,讓工人們去執行。隨後瑪德琳委派自己的得力助手拉斐爾·華金·德·費勒負責。

同時,她又發現了自己的繼女艾弗琳·德·格朗普雷的潛力,決定培養她成為聖殿騎士組織成員。在她的操縱下,艾弗琳的生母珍妮離開了新奧爾良,瑪德琳得以扮作寵愛孩子的繼母。當她的繼女後加入了刺客組織後,瑪德琳巧妙地購買了許多有關兄弟會的寶貴情報,讓她成為了路易斯安那聖殿騎士的領導人。

在1765年,在瑪德琳策划下運營的奴隸買賣活動被艾弗琳發現了,後者前往墨西哥,搗毀了販奴窩點。隨着歲月的流逝,聖殿騎士大師看到她的活動舉步維艱,自己大部分屬下被殺。

1777年,她的“公司人”身份最終暴露,瑪德琳邀請艾弗琳加入她的組織,她的繼女同意了。她確信艾弗琳已經成為了盟友,然而她的繼女只是假意追隨瑪德琳,為的是從從內部瓦解聖殿騎士。最終,她被艾弗琳刺殺。

生平編輯

早期生活以及與菲利普的婚姻編輯

“你知道的,我與瑪德琳的安排只是……生意。她說服了我……如果法律能夠改變……”
―菲利普,關於他和瑪德琳的婚姻,1776年[來源]

1732年,瑪德琳出生於新奧爾良的一個富商家庭,被逢為掌上明珠。[1]在她十幾歲的時候,她已經注意到了聖殿騎士對社會的控制,作為回報,她們也已經注意到了她。意識到瑪德琳想加入他們,瑪格麗娜·萊維斯克在1747年聯繫了這位年輕的女士並授予她在該組織中的職位,[2]然而瑪德琳的家庭對她的聖殿騎士身份一無所知。[3]除此之外,瑪格麗娜還讓瑪德琳去尋找埋藏在尤卡坦半島瑪雅人建築下的貴重物品。[2]

一年後,瑪德琳從太子港的線人那裡得知,一位名叫珍妮的婦女從當地的刺客導師弗朗索瓦·麥坎達那裡偷走了一件先行者神器。當瑪德琳發現珍妮被她在新奧爾良的競爭對手菲利普·德·格朗普雷買下後,她想出了一個計劃,以得到這件神器。她聯繫了最高大師雷金納德·伯奇,要求他利用自己的影響力對德·格朗普雷的生意造成負面影響;[2]而作為德·格朗普雷的一位投資者的女兒,她能夠經常拜訪德·格朗普雷的家人。[1]

1750年,菲利普·德·格朗普雷——瑪德琳父親的生意夥伴——開始受金融問題所影響,這使瑪德琳成為了格朗普雷家的常客。機會出現後,瑪德琳在第二年說服了菲利普同她結婚,以便讓雙方家族的生意都成從中獲益。[1]由於她的殘忍和狡猾,瑪德琳在1751年左右被提升為聖殿騎士大師[2]而在1752年,菲利普終於勉強同意了與瑪德琳結婚,這使得他與原配妻子珍妮的關係變得緊張起來。然而,菲利普所不知道的是,瑪德琳是在用婚姻來隱藏自己聖殿騎士的目的。[1]

瑪德琳隨後搬入了格朗普雷家的別墅,雖然珍妮和她的女兒艾芙琳被允許留在莊園,但他們要居住在其他的寓所中。瑪德琳承擔了對繼女的教育工作,還讓珍妮作為她個人的女僕,她設法使自己融入了這個家庭。[1]

組織對奇琴伊察的挖掘編輯

“瑪德琳,保佑她的靈魂,她發誓愛艾弗琳,將她當作自己的孩子來撫養,教育她,保護她——至少要等到那裡安全了,讓我能回去。在她的聯繫下,她為我在奇琴伊察找到了一個地方,在那裡,我既安全,又有工作。”
―珍妮,關於離開新奧爾良,1757年[來源]

由於她最值得信賴的特工拉斐爾·華金·德·費勒獲得了情報,[2]瑪德琳能夠確定在墨西哥的古瑪雅城市奇琴伊察的某個地方埋葬了一件名為預言碟的珍貴的第一文明神器。她意識到發掘這個遺迹需要大量的人力,於是想出了一個方案,以便從加勒比地區各地招募工人,她委託德·費勒執行這項計劃。[3]

當德·費勒開始建立他們販賣奴隸的據點時,瑪德琳開始接近珍妮,在交談中了解她在聖多明各做奴隸時的生活。她得知了許多有用的信息,其中包括刺客導師弗朗索瓦·麥坎達的偏執與狂熱,珍妮的一個舊相識乘來到了路易斯安那等,瑪德琳從中判斷出珍妮對刺客組織感到恐懼。在她們的談話中,瑪德琳不斷努力讓珍妮離開新奧爾良,讓她能夠親自撫養展現出巨大潛力的艾弗琳。[1]

瑪德琳的陰謀被證明是成功的,珍妮最終屈服於她的恐懼。在向瑪德琳尋求幫助後,珍妮在1757年離開了新奧爾良,被送到奇琴伊察的工作營地,成為了第一個到達那裡的奴隸。在瑪德琳的哄騙下,珍妮認為這樣的安排只是暫時的,瑪德琳逐漸切斷了與珍妮的聯繫,並致力於撫養艾弗琳,準備將她招募進聖殿騎士組織。[1]在1758年,瑪德琳公開處決了麥坎達以儆效尤。[4]

南部殖民地聖殿騎士大師編輯

瑪德琳: "我們一起為了奴隸而戰有多少年了?"
艾弗琳: "你一直在奴役他們,以你自己的方式,遠離人們的視線,為的是你那病態的追求!"
―艾弗琳和瑪德琳,關於後者的活動,1777年[來源]
在發現艾弗琳於1759年加入了刺客組織後,瑪德琳藉助與繼女的關係,獲得了許多有關刺客導師阿加特消息,掌握了不少有關兄弟會活動的情報。這使得她在1764年獲得了聖殿騎士的領導地位。[3]為了防止人們發現了她的真實身份,瑪德琳在作為路易斯安那聖殿騎士領導人發號施令之時會化名為“公司人。[1]

出了監督轉運大量的奴隸和流浪漢之外,瑪德琳還親自找出潛在的工人,她將路易斯安那的許多奴隸從奴役中“拯救”出來,再護送他們到奇琴伊察。因此,她在艾弗琳眼中成為了一名漸進主義廢奴者,但艾弗琳並不知道奴隸們被送往了何方。由於她們對奴隸制持有“相似”的觀點,瑪德琳加強了同艾弗琳的關係。[1]

The Safe House 4

瑪德琳安慰艾弗琳

1765年,瑪德琳受到艾弗琳的請求去幫助一個名為泰瑞絲奴隸,她已經被瑪德琳一名下屬所解救。瑪德琳讓艾弗琳進城去取旅行用的衣服,她自己則瞞着艾弗琳將年輕的奴隸送往奇琴伊察。此後不久,瑪德琳仍然裝作不知道繼女的刺客身份,幫助一個奴隸家庭取得團聚。[1]

雖然瑪德琳繼續小心地解放工人,將他們運送到奇琴伊察,但以德·費雷爾為首的販奴貿易網絡被艾弗琳發現了,只是她仍然不知道繼母參與其中。艾弗琳在多年來持續破壞着瑪德琳和聖殿騎士們的工作,讓教團的發展嚴重受挫。1769年,瑪德琳即將得到預言碟之時,她的左膀右臂德·費勒被刺殺,奇琴伊察的奴隸營地也被從聖殿控制中解放。[1]

她將精力集中在維持對新奧爾良的控制上,18世紀70年代,迭戈·巴斯克斯來到了城市,瑪德琳命令他取得一個重要的貿易航線——路易斯安那州河口的控制權。儘管巴斯克斯設法集結了大量西班牙部隊,但他的計劃依然遭到了艾弗琳的一再破壞。瑪德琳知道繼女有能力收集齊預言碟的全部碎片,因而沒有干擾艾弗琳的活動。[1]

An Urgent Favor 2

瑪德琳要求艾弗琳幫助她釋放喬治

1776年,菲利普發現聖殿騎士在干涉他的生意,瑪德琳迅速作出反應,開始對他下毒。同年,瑪德琳釋放了一名叫作喬治的奴隸,作為回報,她要求其成為聖殿騎士組織的奴僕。為了保護這份同盟關係,瑪德琳幫助她的新部下逃離,但她的計劃出現了偏差,因為喬治被士兵所發現。瑪德琳隨後請求艾弗琳的幫助,將護送喬治出城,前往北方。[1]

瑪德琳繼續對自己卧床不起的丈夫使用毛地黃製成的草藥,最終致使菲利普喪命。在艾弗琳將巴斯克斯刺殺之後,瑪德琳將菲利普的死訊告訴了她,隨後瑪德琳同艾弗琳,傑拉德·布蘭科在聖彼得墓園菲利普的墓前會面。在那裡,繼承了格朗普雷別墅的瑪德琳讓艾弗琳放心,她仍然歡迎繼女住在家宅內。[1]

死亡編輯

“我需要你加入我的組織來平息那些恐怖行為。我仍然需要你。我不能讓刺客浪費你的才華。你對我來說太寶貴了。”
―瑪德琳,試圖說服艾弗琳加入聖殿騎士,1777年[來源]

1777年,艾弗琳返回新奧爾良,在家中被繼母攔住,她終於發現自己一直尋找的“公司人”竟然就是瑪德琳。聖殿騎士表現得很風趣,因為艾弗琳一直以來的秘密活動都在她的掌握之中。[1]

Abandoning Pretense 4

瑪德琳召喚艾弗琳加入聖殿騎士組織

憤怒的艾弗琳拒絕服從瑪德琳留下的命令,跑到外面,但很快被繼母的衛兵所包圍。隨即,瑪德琳警告她的繼女不要掙扎否則就會死,她的兄弟會也將陪葬;她接着質問艾弗琳的動機。劍拔弩張之中,瑪德琳試圖說服艾弗琳——自己結束了販奴的營生,費勒並不代表聖殿騎士,但艾弗琳反駁說,瑪德琳只是讓奴隸為她服務,以完成她自私的目的。[1]

瑪德琳強調自己是真正關心艾弗琳的人,但她的繼女憤怒地指責她說謊。對此瑪德琳辯解稱自己只是想保護艾弗琳,並試圖說服她加入聖殿騎士。隨後,瑪德琳還指出艾弗琳和導師阿加特分道揚鑣恰好證明母女兩人擁有同樣的目標。[1]

Reconciliation 2

瑪德琳手持預言碟

最終,艾弗琳同意前往河口與阿加特做最後的了斷,並帶回了他的項鏈作為其死亡證明,艾弗琳隨後又將預言碟交給了瑪德琳。聖殿騎士大師將艾弗琳招入了教團,當瑪德琳試圖使用預言碟時,卻發現神器並不是她期望中那樣,這令她很失望。[1]

艾弗琳趁機展開攻擊,原來加入聖殿騎士是她的計劃,目的就是從內部消滅騎士團。當殺掉了所有在場的聖殿騎士後,艾弗琳直面瑪德琳,後者震驚之餘開始質問繼女為什麼要這麼做。艾弗琳用指責作為回應——瑪德琳毒害了她的父親菲利普、奴役她的母親、試圖強迫她加入聖殿騎士。[1]

瑪德琳堅持認為,她這麼做是為了人類的利益,但艾弗琳不為所動並最終將瑪德琳刺殺,消滅了路易斯安那的聖殿騎士組織。瑪德琳後來被葬在了聖路易大教堂,以表示對其一生的服務於新奧爾良人民的認可。[1]

遺產編輯

“然而,隨着艾弗琳的成熟,新的一面隨之展現。她成了一位舉止周到而體貼的淑女,穩重且富有同情心。艾弗琳逐漸接受了他的新導師:繼母瑪德琳·德·利斯爾,一個為了奴隸的權利而不斷鬥爭的人。”
―阿布斯泰戈娛樂,一篇關於艾弗琳記憶的偏頗的市場分析[來源]
在21世紀,聖殿騎士旗下商業巨頭阿布斯泰戈工業公司中的一個子公司基於艾弗琳·德·格朗普雷遺傳記憶出品了一部電子遊戲。在遊戲中,瑪德琳被描繪為一個不受重視的廢奴主義者,並刻意隱瞞了她的一些關鍵活動和聖殿騎士視角。遊戲的結局也被篡改——艾弗琳背棄刺客組織,加入了她繼母的事業。[1]

阿布斯泰戈娛樂公司總部中懸掛着多幅知名聖殿騎士的肖像,其中就包括瑪德琳,對其的描述為“歷史中的偉大心靈”,附帶的說明中,她被稱為歷史中“最被忽視的領導者”。另外,他們將艾弗琳描繪為一個被瑪德琳從破碎家庭中拯救的孤兒。[5]

遺言編輯

  • 瑪德琳: 為什麼?
  • 艾弗琳: 你可以在奇琴伊察欺騙德·費勒,但是你騙不了我。
  • 瑪德琳: 我的女兒……不要。
  • 艾弗琳: “女兒”。只有兩個人能這樣稱呼我。你驅逐了一個,又犧牲了另一個。毛地黃。你用你的“關心”和毒藥殺死了我的父親。為什麼?因為他從未真正愛過你?還有珍妮,我的母親。你偷了她的孩子,並她流放到了遠方。即使在我父親把她釋放出來之後,你仍然奴役着她。而現在你試圖讓我也接受那種命運。
  • 瑪德琳: 我們是為人類服務!我們被創造出來的目的就是為了工作!這是最高的目的。
  • 艾弗琳: 我,不會,服務於,你。
  • 瑪德琳: 不!

性格與特點編輯

“你,非常了解生活在秘密中的痛苦,將力量隱藏在襯裙與蕾絲之下,假裝聽命於那些人,他們卻連你應得的權利都不給。難道我還不夠了解你嗎?”
―瑪德琳指出她與艾弗琳的相似之處,1777年[來源]
Reconciliation 3

瑪德琳作為一位聖殿騎士大師

儘管她生活在一個婦女一般很少在政治或經濟上發揮影響的時代,但瑪德琳憑藉敏銳的智慧和敏銳的商業頭腦,還是在聖堂武士同袍中取得了一席之地。然而,儘管擁有這些技能,她成為南部殖民地的聖殿騎士大師的旅程還是漫長的。[1]

瑪德琳在一位慈愛的妻子的幌子下隱藏她的聖殿騎士身份,她一直謹慎地說話,以免通過她的行動或言語暴露自己。瑪德琳把很多任務都交給了她的下屬,最明顯的是她的得力助手德·費勒,瑪德琳自己則設法躲在陰影中,讓她避開了敵人的注意,同時也能在面對艾弗琳的時候否認他們的行為。為了進一步將她在聖殿騎士中的地位與她的公眾形象分開,她開始使用“公司人”這個假名。[1]

瑪德琳是一位才華橫溢的女演員,她尤其擅長操縱他人,她會揭露他人的弱點,然後利用他們。這使她成為了一個特別有說服力的演講者,正如珍妮所指出的那樣,她發現自己總是“不得不回答”,而不僅僅是她對於自己的僱主瑪德琳所應有的禮貌。事實上,瑪德琳通過利用這位置位新娘的偏執狂和她所撒的那些關於刺客的謊言,她設法恐嚇珍妮離開了新奧爾良。同樣地,如果她願意的話,她也能把談話引向一個特定的方向。[1]

Only a Nightmare 9

瑪德琳安慰艾弗琳,後者剛從噩夢中醒來

在撫養艾弗琳的過程中,瑪德琳完美地扮演了一個溺愛孩子的繼母的角色。她的行為變得如此令人信服,在許多方面,她對艾弗琳的關心和愛似乎幾乎是真誠的。這就很難確定瑪德琳是真心喜歡她的繼女,還是只是在扮演她的角色,以便更好地控制艾弗琳。至少,她認為艾弗琳太有價值了,而她不會讓刺客們浪費艾弗琳的才華。[1]

儘管為了贏得艾弗琳的信任,瑪德琳把自己描繪成一個廢奴主義者,但是她似乎對奴役人民沒有什麼異議,她通過堅持認為工作一直是人類被創造的“神聖目的”來為自己辯護。就像其他聖殿騎士一樣,她為自己所認為更偉大的事業而犧牲了自己的生命。[1]

瑣聞趣事編輯

  • 瑪德琳是刺客信條系列中第一位作為最終反派的女性聖殿騎士。
  • 瑪德琳誘導艾弗琳的講話與海瑟姆·肯維十分相似。
  • 在與艾弗琳最後的交鋒中,瑪德琳指出,人類被創造的目的就是進行“工作”。所指是,第一文明創造了人類作為自己的奴隸。
  • 刺客信條:叛變的一封信中提到了瑪德琳,其中路易-約瑟夫·高緹耶懷疑她的家族航運公司是由聖殿騎士所擁有的,這似乎是真的。她還寫了幾封信給世界各地的其他聖殿騎士分冊,其中最著名的是雷金納德·伯奇
  • 在瑪德琳聖殿騎士大師裝束的帽子上,戴有一個毛地黃花樣子的配飾,她曾用這種植物殺死了菲利普。
  • Madeleine是“抹大拉(Magdalene)”在法語中的變形,意為“抹大拉的”,最初是一個阿拉米語詞,意思是“塔”。l'Isle在古代典籍中的意義與Île相同,為“島”的意思,在中古法語中指“孤立於沼澤或河流中的區域”。De意思是“的”,表明她的貴族身份。
  • 瑪德琳是整個刺客信條III:解放遊戲中唯一一個沒有在記憶迴廊里說出最後一句話的聖殿騎士。

畫廊編輯

參考與注釋編輯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Stream the best stories.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Get Dis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