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LiberationEraicon-RogueEraicon-AC4Eraicon-IndividualsEraicon-TemplarsEraicon-featured

“我们将一起迎来新世界的曙光。在我们的掌控中,世间万物都将找到自己合适的位置。我的女儿,你现在成为了我们的一员。”
―玛德琳招募艾芙琳加入圣殿骑士组织,1777年[来源]

玛德琳·德·利斯尔Madeleine de L'Isle,1732年 – 1777年)是北美南部殖民地圣殿骑士大师,化名为“公司人”进行活动。她居住在新奥尔良,是法国富商菲利普·德·格朗普雷的第二任妻子,但菲利普的第一任妻子并不被法律所承认。

玛德琳发现有证据表明墨西哥境内埋藏着第一文明神器,她制定了一个挖掘计划,让工人们去执行。随后玛德琳委派自己的得力助手拉斐尔·华金·德·费勒负责。

同时,她又发现了自己的继女艾弗琳·德·格朗普雷的潜力,决定培养她成为圣殿骑士组织成员。在她的操纵下,艾弗琳的生母珍妮离开了新奥尔良,玛德琳得以扮作宠爱孩子的继母。当她的继女后加入了刺客组织后,玛德琳巧妙地购买了许多有关兄弟会的宝贵情报,让她成为了路易斯安那圣殿骑士的领导人。

在1765年,在玛德琳策划下运营的奴隶买卖活动被艾弗琳发现了,后者前往墨西哥,捣毁了贩奴窝点。随着岁月的流逝,圣殿骑士大师看到她的活动举步维艰,自己大部分属下被杀。

1777年,她的“公司人”身份最终暴露,玛德琳邀请艾弗琳加入她的组织,她的继女同意了。她确信艾弗琳已经成为了盟友,然而她的继女只是假意追随玛德琳,为的是从从内部瓦解圣殿骑士。最终,她被艾弗琳刺杀。

生平编辑

早期生活以及与菲利普的婚姻编辑

“你知道的,我与玛德琳的安排只是……生意。她说服了我……如果法律能够改变……”
―菲利普,关于他和玛德琳的婚姻,1776年[来源]

1732年,玛德琳出生于新奥尔良的一个富商家庭,被逢为掌上明珠。[1]在她十几岁的时候,她已经注意到了圣殿骑士对社会的控制,作为回报,她们也已经注意到了她。意识到玛德琳想加入他们,玛格丽娜·莱维斯克在1747年联系了这位年轻的女士并授予她在该组织中的职位,[2]然而玛德琳的家庭对她的圣殿骑士身份一无所知。[3]除此之外,玛格丽娜还让玛德琳去寻找埋藏在尤卡坦半岛玛雅人建筑下的贵重物品。[2]

一年后,玛德琳从太子港的线人那里得知,一位名叫珍妮的妇女从当地的刺客导师弗朗索瓦·麦坎达那里偷走了一件先行者神器。当玛德琳发现珍妮被她在新奥尔良的竞争对手菲利普·德·格朗普雷买下后,她想出了一个计划,以得到这件神器。她联系了最高大师雷金纳德·伯奇,要求他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对德·格朗普雷的生意造成负面影响;[2]而作为德·格朗普雷的一位投资者的女儿,她能够经常拜访德·格朗普雷的家人。[1]

1750年,菲利普·德·格朗普雷——玛德琳父亲的生意伙伴——开始受金融问题所影响,这使玛德琳成为了格朗普雷家的常客。机会出现后,玛德琳在第二年说服了菲利普同她结婚,以便让双方家族的生意都成从中获益。[1]由于她的残忍和狡猾,玛德琳在1751年左右被提升为圣殿骑士大师[2]而在1752年,菲利普终于勉强同意了与玛德琳结婚,这使得他与原配妻子珍妮的关系变得紧张起来。然而,菲利普所不知道的是,玛德琳是在用婚姻来隐藏自己圣殿骑士的目的。[1]

玛德琳随后搬入了格朗普雷家的别墅,虽然珍妮和她的女儿艾芙琳被允许留在庄园,但他们要居住在其他的寓所中。玛德琳承担了对继女的教育工作,还让珍妮作为她个人的女仆,她设法使自己融入了这个家庭。[1]

组织对奇琴伊察的挖掘编辑

“玛德琳,保佑她的灵魂,她发誓爱艾弗琳,将她当作自己的孩子来抚养,教育她,保护她——至少要等到那里安全了,让我能回去。在她的联系下,她为我在奇琴伊察找到了一个地方,在那里,我既安全,又有工作。”
―珍妮,关于离开新奥尔良,1757年[来源]

由于她最值得信赖的特工拉斐尔·华金·德·费勒获得了情报,[2]玛德琳能够确定在墨西哥的古玛雅城市奇琴伊察的某个地方埋葬了一件名为预言碟的珍贵的第一文明神器。她意识到发掘这个遗迹需要大量的人力,于是想出了一个方案,以便从加勒比地区各地招募工人,她委托德·费勒执行这项计划。[3]

当德·费勒开始建立他们贩卖奴隶的据点时,玛德琳开始接近珍妮,在交谈中了解她在圣多明各做奴隶时的生活。她得知了许多有用的信息,其中包括刺客导师弗朗索瓦·麦坎达的偏执与狂热,珍妮的一个旧相识乘来到了路易斯安那等,玛德琳从中判断出珍妮对刺客组织感到恐惧。在她们的谈话中,玛德琳不断努力让珍妮离开新奥尔良,让她能够亲自抚养展现出巨大潜力的艾弗琳。[1]

玛德琳的阴谋被证明是成功的,珍妮最终屈服于她的恐惧。在向玛德琳寻求帮助后,珍妮在1757年离开了新奥尔良,被送到奇琴伊察的工作营地,成为了第一个到达那里的奴隶。在玛德琳的哄骗下,珍妮认为这样的安排只是暂时的,玛德琳逐渐切断了与珍妮的联系,并致力于抚养艾弗琳,准备将她招募进圣殿骑士组织。[1]在1758年,玛德琳公开处决了麦坎达以儆效尤。[4]

南部殖民地圣殿骑士大师编辑

玛德琳: "我们一起为了奴隶而战有多少年了?"
艾弗琳: "你一直在奴役他们,以你自己的方式,远离人们的视线,为的是你那病态的追求!"
―艾弗琳和玛德琳,关于后者的活动,1777年[来源]
在发现艾弗琳于1759年加入了刺客组织后,玛德琳借助与继女的关系,获得了许多有关刺客导师阿加特消息,掌握了不少有关兄弟会活动的情报。这使得她在1764年获得了圣殿骑士的领导地位。[3]为了防止人们发现了她的真实身份,玛德琳在作为路易斯安那圣殿骑士领导人发号施令之时会化名为“公司人。[1]

出了监督转运大量的奴隶和流浪汉之外,玛德琳还亲自找出潜在的工人,她将路易斯安那的许多奴隶从奴役中“拯救”出来,再护送他们到奇琴伊察。因此,她在艾弗琳眼中成为了一名渐进主义废奴者,但艾弗琳并不知道奴隶们被送往了何方。由于她们对奴隶制持有“相似”的观点,玛德琳加强了同艾弗琳的关系。[1]

The Safe House 4

玛德琳安慰艾弗琳

1765年,玛德琳受到艾弗琳的请求去帮助一个名为泰瑞丝奴隶,她已经被玛德琳一名下属所解救。玛德琳让艾弗琳进城去取旅行用的衣服,她自己则瞒着艾弗琳将年轻的奴隶送往奇琴伊察。此后不久,玛德琳仍然装作不知道继女的刺客身份,帮助一个奴隶家庭取得团聚。[1]

虽然玛德琳继续小心地解放工人,将他们运送到奇琴伊察,但以德·费雷尔为首的贩奴贸易网络被艾弗琳发现了,只是她仍然不知道继母参与其中。艾弗琳在多年来持续破坏着玛德琳和圣殿骑士们的工作,让教团的发展严重受挫。1769年,玛德琳即将得到预言碟之时,她的左膀右臂德·费勒被刺杀,奇琴伊察的奴隶营地也被从圣殿控制中解放。[1]

她将精力集中在维持对新奥尔良的控制上,18世纪70年代,迭戈·巴斯克斯来到了城市,玛德琳命令他取得一个重要的贸易航线——路易斯安那州河口的控制权。尽管巴斯克斯设法集结了大量西班牙部队,但他的计划依然遭到了艾弗琳的一再破坏。玛德琳知道继女有能力收集齐预言碟的全部碎片,因而没有干扰艾弗琳的活动。[1]

An Urgent Favor 2

玛德琳要求艾弗琳帮助她释放乔治

1776年,菲利普发现圣殿骑士在干涉他的生意,玛德琳迅速作出反应,开始对他下毒。同年,玛德琳释放了一名叫作乔治的奴隶,作为回报,她要求其成为圣殿骑士组织的奴仆。为了保护这份同盟关系,玛德琳帮助她的新部下逃离,但她的计划出现了偏差,因为乔治被士兵所发现。玛德琳随后请求艾弗琳的帮助,将护送乔治出城,前往北方。[1]

玛德琳继续对自己卧床不起的丈夫使用毛地黄制成的草药,最终致使菲利普丧命。在艾弗琳将巴斯克斯刺杀之后,玛德琳将菲利普的死讯告诉了她,随后玛德琳同艾弗琳,杰拉德·布兰科在圣彼得墓园菲利普的墓前会面。在那里,继承了格朗普雷别墅的玛德琳让艾弗琳放心,她仍然欢迎继女住在家宅内。[1]

死亡编辑

“我需要你加入我的组织来平息那些恐怖行为。我仍然需要你。我不能让刺客浪费你的才华。你对我来说太宝贵了。”
―玛德琳,试图说服艾弗琳加入圣殿骑士,1777年[来源]

1777年,艾弗琳返回新奥尔良,在家中被继母拦住,她终于发现自己一直寻找的“公司人”竟然就是玛德琳。圣殿骑士表现得很风趣,因为艾弗琳一直以来的秘密活动都在她的掌握之中。[1]

Abandoning Pretense 4

玛德琳召唤艾弗琳加入圣殿骑士组织

愤怒的艾弗琳拒绝服从玛德琳留下的命令,跑到外面,但很快被继母的卫兵所包围。随即,玛德琳警告她的继女不要挣扎否则就会死,她的兄弟会也将陪葬;她接着质问艾弗琳的动机。剑拔弩张之中,玛德琳试图说服艾弗琳——自己结束了贩奴的营生,费勒并不代表圣殿骑士,但艾弗琳反驳说,玛德琳只是让奴隶为她服务,以完成她自私的目的。[1]

玛德琳强调自己是真正关心艾弗琳的人,但她的继女愤怒地指责她说谎。对此玛德琳辩解称自己只是想保护艾弗琳,并试图说服她加入圣殿骑士。随后,玛德琳还指出艾弗琳和导师阿加特分道扬镳恰好证明母女两人拥有同样的目标。[1]

Reconciliation 2

玛德琳手持预言碟

最终,艾弗琳同意前往河口与阿加特做最后的了断,并带回了他的项链作为其死亡证明,艾弗琳随后又将预言碟交给了玛德琳。圣殿骑士大师将艾弗琳招入了教团,当玛德琳试图使用预言碟时,却发现神器并不是她期望中那样,这令她很失望。[1]

艾弗琳趁机展开攻击,原来加入圣殿骑士是她的计划,目的就是从内部消灭骑士团。当杀掉了所有在场的圣殿骑士后,艾弗琳直面玛德琳,后者震惊之余开始质问继女为什么要这么做。艾弗琳用指责作为回应——玛德琳毒害了她的父亲菲利普、奴役她的母亲、试图强迫她加入圣殿骑士。[1]

玛德琳坚持认为,她这么做是为了人类的利益,但艾弗琳不为所动并最终将玛德琳刺杀,消灭了路易斯安那的圣殿骑士组织。玛德琳后来被葬在了圣路易大教堂,以表示对其一生的服务于新奥尔良人民的认可。[1]

遗产编辑

“然而,随着艾弗琳的成熟,新的一面随之展现。她成了一位举止周到而体贴的淑女,稳重且富有同情心。艾弗琳逐渐接受了他的新导师:继母玛德琳·德·利斯尔,一个为了奴隶的权利而不断斗争的人。”
―阿布斯泰戈娱乐,一篇关于艾弗琳记忆的偏颇的市场分析[来源]
在21世纪,圣殿骑士旗下商业巨头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中的一个子公司基于艾弗琳·德·格朗普雷遗传记忆出品了一部电子游戏。在游戏中,玛德琳被描绘为一个不受重视的废奴主义者,并刻意隐瞒了她的一些关键活动和圣殿骑士视角。游戏的结局也被篡改——艾弗琳背弃刺客组织,加入了她继母的事业。[1]

阿布斯泰戈娱乐公司总部中悬挂着多幅知名圣殿骑士的肖像,其中就包括玛德琳,对其的描述为“历史中的伟大心灵”,附带的说明中,她被称为历史中“最被忽视的领导者”。另外,他们将艾弗琳描绘为一个被玛德琳从破碎家庭中拯救的孤儿。[5]

遗言编辑

  • 玛德琳: 为什么?
  • 艾弗琳: 你可以在奇琴伊察欺骗德·费勒,但是你骗不了我。
  • 玛德琳: 我的女儿……不要。
  • 艾弗琳: “女儿”。只有两个人能这样称呼我。你驱逐了一个,又牺牲了另一个。毛地黄。你用你的“关心”和毒药杀死了我的父亲。为什么?因为他从未真正爱过你?还有珍妮,我的母亲。你偷了她的孩子,并她流放到了远方。即使在我父亲把她释放出来之后,你仍然奴役着她。而现在你试图让我也接受那种命运。
  • 玛德琳: 我们是为人类服务!我们被创造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工作!这是最高的目的。
  • 艾弗琳: 我,不会,服务于,你。
  • 玛德琳: 不!

性格与特点编辑

“你,非常了解生活在秘密中的痛苦,将力量隐藏在衬裙与蕾丝之下,假装听命于那些人,他们却连你应得的权利都不给。难道我还不够了解你吗?”
―玛德琳指出她与艾弗琳的相似之处,1777年[来源]
Reconciliation 3

玛德琳作为一位圣殿骑士大师

尽管她生活在一个妇女一般很少在政治或经济上发挥影响的时代,但玛德琳凭借敏锐的智慧和敏锐的商业头脑,还是在圣堂武士同袍中取得了一席之地。然而,尽管拥有这些技能,她成为南部殖民地的圣殿骑士大师的旅程还是漫长的。[1]

玛德琳在一位慈爱的妻子的幌子下隐藏她的圣殿骑士身份,她一直谨慎地说话,以免通过她的行动或言语暴露自己。玛德琳把很多任务都交给了她的下属,最明显的是她的得力助手德·费勒,玛德琳自己则设法躲在阴影中,让她避开了敌人的注意,同时也能在面对艾弗琳的时候否认他们的行为。为了进一步将她在圣殿骑士中的地位与她的公众形象分开,她开始使用“公司人”这个假名。[1]

玛德琳是一位才华横溢的女演员,她尤其擅长操纵他人,她会揭露他人的弱点,然后利用他们。这使她成为了一个特别有说服力的演讲者,正如珍妮所指出的那样,她发现自己总是“不得不回答”,而不仅仅是她对于自己的雇主玛德琳所应有的礼貌。事实上,玛德琳通过利用这位置位新娘的偏执狂和她所撒的那些关于刺客的谎言,她设法恐吓珍妮离开了新奥尔良。同样地,如果她愿意的话,她也能把谈话引向一个特定的方向。[1]

Only a Nightmare 9

玛德琳安慰艾弗琳,后者刚从噩梦中醒来

在抚养艾弗琳的过程中,玛德琳完美地扮演了一个溺爱孩子的继母的角色。她的行为变得如此令人信服,在许多方面,她对艾弗琳的关心和爱似乎几乎是真诚的。这就很难确定玛德琳是真心喜欢她的继女,还是只是在扮演她的角色,以便更好地控制艾弗琳。至少,她认为艾弗琳太有价值了,而她不会让刺客们浪费艾弗琳的才华。[1]

尽管为了赢得艾弗琳的信任,玛德琳把自己描绘成一个废奴主义者,但是她似乎对奴役人民没有什么异议,她通过坚持认为工作一直是人类被创造的“神圣目的”来为自己辩护。就像其他圣殿骑士一样,她为自己所认为更伟大的事业而牺牲了自己的生命。[1]

琐闻趣事编辑

  • 玛德琳是刺客信条系列中第一位作为最终反派的女性圣殿骑士。
  • 玛德琳诱导艾弗琳的讲话与海瑟姆·肯维十分相似。
  • 在与艾弗琳最后的交锋中,玛德琳指出,人类被创造的目的就是进行“工作”。所指是,第一文明创造了人类作为自己的奴隶。
  • 刺客信条:叛变的一封信中提到了玛德琳,其中路易-约瑟夫·高缇耶怀疑她的家族航运公司是由圣殿骑士所拥有的,这似乎是真的。她还写了几封信给世界各地的其他圣殿骑士分册,其中最著名的是雷金纳德·伯奇
  • 在玛德琳圣殿骑士大师装束的帽子上,戴有一个毛地黄花样子的配饰,她曾用这种植物杀死了菲利普。
  • Madeleine是“抹大拉(Magdalene)”在法语中的变形,意为“抹大拉的”,最初是一个阿拉米语词,意思是“塔”。l'Isle在古代典籍中的意义与Île相同,为“岛”的意思,在中古法语中指“孤立于沼泽或河流中的区域”。De意思是“的”,表明她的贵族身份。
  • 玛德琳是整个刺客信条III:解放游戏中唯一一个没有在记忆回廊里说出最后一句话的圣殿骑士。

画廊编辑

参考与注释编辑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