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信条维基
Advertisement
刺客信条维基
Eraicon-Culture.pngEraicon-Assassins.png


玛加斯手稿

玛加斯手稿(The Magas Codex)是一份流传于无形者英格兰地区各分部之间的秘密手稿。这份手稿以埃及无形者成员玛加斯的名字命名,主要内容记录了公元前30年由阿蒙内特主持的最后一次无形者集会。在会上,阿蒙内特与当时的无形者成员讨论了无形者的信条与信条的讽刺之处,她随后宣布无形者将隐藏在黑暗之中,继续他们的任务[1]

9世纪时,维京人艾沃尔·瓦林斯多蒂尔黎凡特无形者海什木委托,收集了分散遗失于英格兰无形者各废弃分部内的玛加斯手稿。[2]

手稿的内容[]

平常专注学习与训练的一天,却发生了一些不大符合常规的事。哈科尔大师带来了一位来自亚历山大据点的客人。这是一位看起来十分利落的女性,面带严肃,年龄大概不到六十岁。她用悄无声息的脚步走进大厅,坐在了房间前方,而哈科尔大师则大致介绍了一下这位神秘人物的来历。在他介绍时,这位女士并没有看他一眼,而是用目光扫视着自己眼前的诸位信徒,其中也包括我。

哈科尔大师终于站到了一边,这位女士站起身,用一句十分富有冲击力的话开场:

“如果万物皆虚,那这句话本身自然也无真实可言……”

她的话在众人之间回荡良久。在漫长而困惑的寂静后,一位名叫玛加斯的热情信徒做出了回应:

“这信条本身就是一种讽刺。它是在说,世界无法明确地分为真相与谎言,事实与编造。”

“没错,”这位女士回答道,“世界不过是存在而已。它就这样存在着,而我们只是它整体之中渺小的一部分。”

“但存在即是真实,不是吗?如果一件事物存在,那么它就是一个事实。”

“存在就是存在。”她反驳道,“真相与事实不过是我们的估测。是主观行为,并非客观存在。”

玛加斯没有再出声,而这位女士则继续说道:

“如果万事皆允,那么又是谁给出的允许呢?”

又是一阵沉默。玛加斯张开嘴吸了口气,却没出一点声音,又把嘴闭上了。

“这允许,是我们赠与自己的礼物。”这位女士说,“我们人生目标的来源,是我们自己。”

没有人作答。这位女士环视着我们,不知对我们的沉默是满意还是不满。然后,她开始在房间里缓缓迈步,转身环视我们隐秘的大堂,脸上似乎还带着一种怀旧或满足的神情。

“知道了这一点,”她继续说道,“理解了这一点,我们便获得了伟大又恐怖的自由。崛起与沉沦的自由,生存与灭亡的自由,全部要靠我们自己来决断。因此,我们的信条有如双刃剑,割起自己来也是毫不留情。你们必须将这个悖论牢记在心。大家能否在这如地狱一般黑暗空虚的世界中,孤独无望地活着,心中却保留‘有朝一日,一扇门将会打开,光芒将会驱散黑暗’的希望,我们兄弟会的成败便维系于此。那时你将走出这黑暗,你将不再孤独,身边将陪伴着你所有的兄弟姐妹。”

女士稍停片刻,用手在破旧的石柱上抚摸着,似乎是在回想什么几乎忘却了的古老记忆。不久,她回过神,走开几步继续说道:

“因为他们始终和你站在一起。你的兄弟姐妹,就站在阴影之中,站在你的身边。你在寂静与黑暗中前进,但从来不是独行。”

“看到最后的光芒之前,你注定会先感到怅然若失、空虚不已、痛苦不堪。而无论你做什么,心中都要相信,你已经失败,你将再次失败,你会永远失败。这便是无形者之道。每次失败都比前一次做得更好。我们在黑暗中游荡,不断寻找光明。”

她停顿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

“但我不得不说一些自相矛盾的话了。虽然现实的本性便是空虚而不可知,我们工作的本性却并非如此。要让我们的兄弟会获得成功,就必须立下衡量我们是否成功的教条。硬梆梆、冷冰冰的规则。我们立誓效忠的真相。”

聚集的信徒们似乎意识到了眼前的情况,隐隐的低语声此起彼伏。“长久以来,一直有‘最终约法’的传闻。而今天,它终于到来了。”这位女士又开口说道,语气中增添了不少凝重。

“自从托勒密王朝衰败以来,无形者便致力于打破人类给人类施加的非自然枷锁。我们的手法一直遵照着我们的信条,但也经常陷入迷惑与混沌的困局。因此,我们严格按照实际施用之法,订立了三个教条,为的是引领兄弟会走向更伟大的成功。”

“第一条,”她继续说道,“不暴露影踪。你的成功可以受所有人目睹,但一定要疾劲迅捷,不能有任何预兆。”

“第二条,不危及同袍。言语行动中多加留意。只有这样,才能保护我们免遭外界影响,保持我们刚直不阿的动机不受腐化。”

“第三条,不滥杀无辜。只有心中带有熊熊恶意之人,才需要为自己的残忍付出代价。被邪恶利用而不自知的人,以及卷入其中的无辜者,不应被我们的利刃所伤。”

“这便是无形者的教条。三个教条与我们的信条相结合。它们,也只有它们,将为我们指明前进的道路。若为自己加上更多规矩的束缚,只会动摇我们的决心。

此时,玛加斯又热情地开口:“可是,如果万物皆虚,我们又该如何证明这些规则的正当呢?我们难道不应该按照自己认为合适的办法,自由地追寻我们的目标吗?”

“你认为,这讽刺便会破坏一切吗?”那女士问道。

“我只是想不通其中的矛盾而已。”玛加斯说,“这些教条的权威又从何而来呢?”

“我们是无形者,这头衔是我们赋予自己的。我们给自己订立了一个目标——为人类带来身体与灵魂上的解放。这些雄心壮志也是自己制定的。因此,为了实现这些目标,就需要法则来指导我们。这些言语之中并没什么魔法,也不假更高权威之手。我们之所以追随它们,只因它们会帮我们实现我们自己定下的目标。这些法则让我们存续。教条是否有效,也要根据其施行结果来判断。”

她沉吟片刻,看了看哈科尔大师,又把目光移回了我们身上。

“那就如此记录,广传消息:这便是无形者最后一次集会得出的结论。从今以后,再不会有这样的集会。今天,暗影沉坠,永不再起,为我们遮蔽身形。愿我们的一切行动,仅在黑暗之中进行。”

“从今以后,我们便在寂静之中行动。既不要道出你们的名字,也不要道出你们亲朋好友的名字。因为这种行径不仅毫无意义,还会造成致命的后果。不要追求认同,不要追求荣耀,更不要以自己的职责索取报偿。我们追求的只有光明,无论它在地平线上闪烁得多么昏暗。”

她停顿了一下,首次露出了近乎愉快的表情。

“我们是无形者。我们所有人,都将永远在孤独中并肩作战。愿长长久久,世代如此。”她讲到这里,微微点了点头,走向了大堂后的出口,脚步依然悄无声息。整个房间又陷入了寂静,直至哈科尔大师要求大家开始下午的课程,沉默才终于被打破。当日的研究内容是欧几里得,信徒们纷纷整理卷轴,开始了学习。

几个小时后,我来到了亚历山大大帝陵墓外的花园,一边吃着椰枣,一边回想着今天的课程与那位给我们无限启迪的女士。我忙着出神,完全没有发现玛加斯已经来到了我的身边。他拍了拍我的肩膀,把我吓得回过神来。

“今天真是了不得啊,你说呢?”他激动地说,“居然会有这样的大人物出现!”

玛加斯把我疑惑的表情当成了斥责,摆了摆双手。

“我知道,我知道,”他开口说,“荣耀与认可并不是什么好事。隐匿是我们的武器。可是,就让我享受这片刻的喜悦吧。能见到我们的创始者,终结托勒密王朝的女性……这可是终生难遇的机会啊。”

“创始者?”我重复道,“无形者的创始者?就是她?”

“没错,就是这样。”玛加斯说,“她的真名已和其他初代无形者的真名一样,被生者彻底遗忘。这大概也证明了他们的精诚奉献吧!但如此浓墨重彩、带有历史痕迹的女性,绝不可能在她自己的时代也默默无闻。她可是亲眼见过凯撒鲜血克丽奥佩特拉的眼泪,还有奥古斯都皇帝的怒火啊!”

玛加斯靠了过来,用只有我和身边蜂蝶能听到的声音低语:

“要是说出她的名字,她会杀了我的。不过我还是要说!很久以前人们都叫她阿蒙内特。而今日,她从世人的记忆中走出,以鲜活血肉现身。虽然只是短短一瞬。而她的其他同袍,都已经消失了……我想,他们也是乐得如此吧。”

琐闻趣事[]

登场作品[]

参考与来源[]

  1. 刺客信条:英灵殿》- 无形者简史
  2. 《刺客信条:英灵殿》- 侍奉光明……
  3. 刺客信条IV:黑旗》- ……万事皆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