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aicon-Individuals.pngEraicon-Templars.pngEraicon-Assassins.pngEraicon-featured.png


“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圣地,而我现在再也不想干了。我曾放弃了一切加入圣殿骑士…现在我却不知道将它们丢在了哪里,是否应该再去找回来。”
―1193年,玛利亚诉说她断绝与圣殿骑士一刀两断后的生活。[来源]-[记忆]

玛利亚·索普Maria Thorpe ,1161 – 1228)是中世纪的一名英国女贵族,她在第三次十字军东征之前加入了圣殿骑士团。她也是戴斯蒙德·迈尔斯母系祖先之一。 [3]

在她与最高大师罗贝尔·德·萨布莱建立了牢固的关系之后,她最终在教团内取得了一个较高的地位。1191年,刺客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杀死了散布于圣地的八名圣殿骑士特务后,玛利亚被罗伯特指派作为他的诱饵,诱骗刺客攻击错误的目标。计划成功了,而阿泰尔最后饶恕了玛利亚的性命。

罗贝尔最终在不久后被杀,而他的继任者阿尔芒·布沙尔对玛丽亚并无好感。当圣殿骑士迁移到塞浦路斯的时候,并没有为她提供船只,她还没来得及计划自行前往,就被阿泰尔打败并俘虏了。

玛利亚几次不情愿向阿泰尔提供情报并逃脱了监禁,但她开始意识到圣殿骑士的野心并非有益于人类,并且她与阿泰尔也越来越亲近。最终,他和阿泰尔潜入了利马索尔圣殿骑士档案馆,她独自对抗布沙尔却被打败。尽管如此,阿泰尔还是成功刺杀了这名最高大师,并和玛利亚逃离了要塌掉的档案馆。

之后她跟着阿泰尔来到马斯亚夫的城堡定居下来,并和他有了两个孩子。许多年之后,玛利亚、阿泰尔和他们的儿子达里姆前往蒙古刺杀成吉思汗,将幼子赛夫留在马斯亚夫。

1228年,阿巴斯·索菲安在发动对抗她丈夫的政变时,斯瓦米用剑杀死了玛利亚。

生平[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早年[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我就是我们家所谓的不寻常的人。从小到大,我一直喜欢玩男孩的游戏。娃娃根本不适合我,这也没少惹我的父母生气,因为我曾经把它们的头全拧下来过。”
―玛利亚关于自己的童年。[来源]

玛利亚与1161年出生于英格兰的莱斯特。在她小时候,她并不选择遵循时候她这个年龄女性的社会规范,而是行事打扮活脱一个假小子。也正因如此,她小时候常常被父母说教和责罚。[2]

在第三次十字军东征开始之前,她父母逼迫她在她18岁生日后与领主彼得·哈拉顿结婚。玛利亚对主妇的职责毫无兴趣,在婚后四年就离开了,并解除了婚姻关系。这一耻辱,再加上她对自己荣耀和名誉的渴望,让她离开了英国,前往圣地加入十字军[2][1]

加入圣殿骑士团[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玛利亚:“哈拉顿要求退还彩礼,但那些钱早就被我父亲花光了。最后,我决定离开家,这样对谁都好。于是我跑去加入了十字军。”
阿泰尔:“作为一名护士?”
玛利亚:“不,是战士。”
—玛利亚告诉阿泰尔她是如何加入十字军的。[来源]

由于这时代女性很少参与战斗,玛利亚经常把自己伪装成男人。她在十字军当中展现出非常大的潜力,并吸引了十字军军官以及圣殿骑士大教长罗贝尔·德·萨布莱的注意。[2]

尽管后来知道了玛利亚的真实性别,罗贝尔还是很支持她,甚至将玛利亚任命为他的私人管理员。虽然她与大师的信念并非一致,但她还是非常尊敬罗贝尔并愿意为他做任何事,必要时献出生命也在所不惜。[2]

有一次,罗贝尔给了她一枚戒指当做礼物,玛利亚很珍惜,并一直保存着。她后来将其当做与圣殿骑士的唯一联系而保存起来。[4]

罗贝尔的诱饵[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我们知道你会来。罗贝尔得确定他有时间脱身。”
―玛利亚讲述她伪装成诱饵的事。[来源]-[记忆]

伪装成罗贝尔的玛利亚望向人群

1191年,八名极有权势的圣殿骑士死于刺客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之手后,罗贝尔准确地推断出他就是刺客的下一位目标。罗贝尔不打算一对一被打败,便公开宣布打算出席耶路撒冷已故的摄政王马吉德·阿丁的葬礼,将此作为穆斯林和十字军互相尊重的表现。然而,私下里这名圣殿骑士大团长知道这对刺客来说是一个不容错过的刺杀机会。因此,玛利亚被留在葬礼,作为一个诱饵等待着阿泰尔的到来。[5]

不出所料,刺客在葬礼人群中出现,玛利亚仔细观察宾客们认出了他。她急忙向葬礼看守警告了阿泰尔的到来,于是大群圣殿骑士出现,并被下令抓住他。[5]

阿泰尔与玛利亚以及圣殿骑士战斗

虽然有些意外,但阿泰尔还是冷静应对,他一一击倒了士兵们,将玛利亚压在身下,摘下了她的头盔。结果他发现此人并非罗贝尔,非常震惊于与他战斗的是一个女人,质疑这是巫术。玛利亚指正了此事,透露说她代替罗贝尔的位置是为了分散刺客的注意,并提到阿泰尔的兄弟会夺取圣殿骑士宝藏和消灭他们的同伴的成功并没有被忽视掉。[5]

玛利亚继续说着,告诉他罗贝尔已经前往阿尔苏夫去建议在撒拉森人和十字军之间达成休战,以围攻刺客在马斯亚夫的要塞。[5]

虽然玛利亚认为她会成为第九个死在阿泰尔手上的圣殿骑士,但阿泰尔否认,并饶恕了她的性命。他警告玛利亚不要跟着他,而玛丽亚傲慢地回答说没那需要,他想阻止罗贝尔也没有用。[5]

前往塞浦路斯[编辑 | 编辑源代码]

骑士:“请您谅解,但您最好留在阿卡。”
玛利亚:“你这是…威胁我?”
骑士:“一个忠告而已。阿尔芒·布沙尔现在是最高大师了,而他可不太喜欢你。”
玛利亚:“竟敢如此无礼…行,这艘船给你了。我会自己想办法去利马索尔。”
—一名骑士建议玛利亚留在阿卡。[来源]-[记忆]

阿泰尔审问玛丽亚

阿泰尔杀死罗贝尔和阿尔穆林一个月后,玛利亚在教团中的地位急剧恶化。直到直到圣殿骑士舰队离开阿卡前往塞浦路斯的时候,玛利亚才得知罗贝尔的继任者阿尔芒·布沙尔并没有安排她和同伴们一起航行。[6]

在她打发骑士,独自思考失去的机会的时候,阿泰尔突然出现,与其交谈。她直面刺客,与他进行了一场战斗。最终,她被阿泰尔打败,并被审问关于圣殿骑士在塞浦路斯的计划。虽然她透露的很少,阿泰尔还是选择将她囚禁起来,希望将她作为打开圣殿骑士情报缺口的武器。[6]

两人来到利马索尔,阿泰尔与刺客联系人亚历山大接头。玛利亚被护送到抵抗组织的据点,但在据点被圣殿骑士袭击之后逃了出来。[7]

玛利亚急忙提醒布沙尔阿泰尔来到了利马索尔,但布沙尔对玛丽亚第二次“奇迹般”从刺客那里逃出表示怀疑。玛利亚声称自己是无辜的,试图与他讲理。但布沙尔暗示她作为女人是让罗贝尔失败的罪魁祸首时,玛利亚勃然大怒。布沙尔不顾她的恳求,下令将她关进监狱。[8]

玛利亚被两名卫兵带走,却被阿泰尔救下。她对自己目前的处境感到十分恼怒,发誓一有机会就杀了他。阿泰尔与她进行了一番讨论,指出想要重新获得圣殿的青睐,她最好的办法是重新找回伊甸苹果,而不是要了他的小命。了解了这样的逻辑后,玛利亚不情愿地闭嘴,回到了阿泰尔的监禁下。[8]

来到凯里尼亚[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玛利亚和阿泰尔在船上交谈

之后阿泰尔带着玛利亚乘船来到了凯里尼亚。在船上时,他询问了玛利亚的经历和加入十字军的动机。[4] 玛利亚告诉他她在英国的童年以及上一任婚姻,并指出她希望的丈夫应该能接受她的男性性格和兴趣,而她的前夫在这方面并没能让她满意。她还透露说虽然她关心罗贝尔,但她知道他是在利用自己,并相信他的死也是罪有应得。[2]

阿泰尔对他谈到了恩培多克勒的哲学,说“只有自由无待的思想才能把握这世间的混沌之美。”虽然玛利亚质疑他的思考,但也开始对他的想法产生兴趣,反问“混乱之美”是否真的值得庆祝。阿泰尔声称,虽然自由的确会带来挑战,但它值得保留,并坚持认为“圣殿骑士追寻的秩序与和平是建立在奴役与监禁之上的。”,而被俘的玛利亚觉得他说这句话十分讽刺。[4]

当两人准备下船时,阿泰尔割断了绑在玛丽亚手腕上的绳子,这样她就能爬上梯子到达上层甲板。就在这时,这两个人被被运送他们的海盗认出并袭击了。玛利亚利用这个机会把阿泰尔踢下梯子,迫使他独自面对攻击,让她有时间逃跑。[4]

然而玛利亚并没有就此自由下去:她也被许多海盗攻击,在阿泰尔赶上她之前被马科斯带人救下。由于阿泰尔欣赏马科斯的诚实以及他们对圣殿骑士同仇敌忾,便将玛利亚托付给马科斯照顾。[4]

阿泰尔在调查中,得知了自己的目标“公牛”正在花大价钱悬赏他和玛利亚。[9] 他担心玛利亚的安慰,赶回了港口,发现玛丽亚和马科斯都被袭击了。阿泰尔救出他们后,马科斯带着玛利亚来到了抵抗组织据点。[10]

玛利亚嘲笑阿泰尔去刺杀公牛的粗糙的计划,直接告诉了他莫洛奇坎塔拉城堡,觉得他无法成功闯进去刺杀掉他。[11][12] 在阿泰尔成功刺杀了莫洛奇回来后,圣殿骑士袭击了据点,掳走了玛利亚。[13] 之后玛丽亚被莫洛奇的儿子沙利姆带走,而不是留着抵抗组织那里,阿泰尔便试图营救她。[14]

玛利亚打扮成一名交际花潜入圣希拉里翁城堡

然而玛利亚从沙利姆那里逃了出来,伪装成一名交际花,通过轿子溜进了圣希拉里翁城堡[15] 在她到达后,她来到沙哈尔的房间质问他,要求知道圣殿骑士对伊甸苹果的计划。沙哈尔说,圣殿骑士会通过任何手段来实现秩序,就算这种“秩序”会以奴役的形式实现。[16]

沙哈尔抓住玛利亚,想要制服她,但却被找来的阿泰尔打断。玛利亚杀死了两名追来的卫兵,但当沙利姆出现的时候,她抛下阿泰尔自己跑了。[16]

协助阿泰尔[编辑 | 编辑源代码]

阿泰尔独自回到利马索尔,在没有玛利亚的情况下有过了一段时间。然而当他在使用伊甸苹果平息镇民的暴乱时,当时的一名神秘的圣殿骑士密探试图夺取苹果,但被玛利亚从后背一剑穿胸杀死了。[17]

布沙尔打倒玛利亚

尽管她仍对阿泰尔的动机是否正当持怀疑态度,玛利亚还是带着阿泰尔来到了利马索尔城堡下的圣殿骑士档案馆。她在主厅与阿尔芒·布沙尔战斗,然而被技艺高超的布沙尔打败,倒地不起。[18]

阿泰尔击败阿尔芒后,他和玛利亚设法逃离了档案馆。接着玛利亚告诉他不再希望待在圣殿骑士团了,但也不想回到英国。相反,她更想向东旅行,远至印度甚至遥远的天边。阿泰尔声称想用苹果更多了解这个世界时,玛利亚告诫说她这样做相当于冒险。[18] 无论如何,当阿泰尔表示有兴趣陪着她时,她最终在旅程后和他一起前往马斯亚夫。[2]

安顿[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在我说的那些事情结束之后,大约又过了两年,他们在利马索尔结婚了。[...] 那段时间可以说是导师一生中最平静美好的日记。他很少提起,好像因为在心里太过珍贵而不愿与旁人分享一般。”
尼科洛·波罗对兄弟马费奥解释玛利亚和阿泰尔结婚的事情。[来源]

在鱼水之欢后怀上赛夫的玛利亚和阿泰尔

玛利亚后来和阿泰尔相互吸引,最终发展了恋情。1195年,出于对塞浦路斯人的尊重,他们在利马索尔举行了婚礼,因为塞浦路斯人帮助刺客在岛上建立了据点,而马科斯也是婚礼座上宾。同年稍晚,玛利亚生下长子,取名达里姆。两年之后,两人短暂来到阿卡,[19] 而玛丽亚在此期间怀上了次子赛夫。[2]

玛利亚加入了刺客组织,虽然仍然有刺客(如阿巴斯·索菲安)因她外来者和英国女人的身份暗中厌恶玛利亚。他们从未完全接受她,无视阿泰尔将她纳入组织的决定。[2]

从那以后,玛利亚和阿泰尔形影不离。她一直支持阿泰尔,唯一一次长时间分开是1204年,阿泰尔试图将组织扩展到君士坦丁堡[2]

玛利亚最初容忍阿泰尔在这期间使用苹果,有一次问他他对他们家未来有什么看法。然而她最终要求阿泰尔接触从苹果中解脱出来,称那是在控制他,而阿泰尔拒绝了这一要求。[20]

蒙古之行[编辑 | 编辑源代码]

“达里姆在他二十出头的时候可是个技艺娴熟的弓箭手,于是阿泰尔带着他和玛利亚离开了马斯亚夫。”
―尼科洛·波罗向兄弟马费奥解释前往蒙古的旅行。[来源]

1217年左右,因为成吉思汗阻挡了刺客组织的扩展,玛利亚、阿泰尔和达里姆开始前往蒙古刺杀成吉思汗的旅程,让马利克·阿塞夫留下掌管组织。[2] 他们在1227年到达时便联系上了刺客呼兰噶剌,当呼兰和阿泰尔潜入可汗的营帐时,玛利亚和达里姆从附近的山丘上进行掩护。

玛利亚协助蒙古刺客

然而阿泰尔让人发现被一名蒙古士兵攻击,不过呼兰在他发出警报之前就是杀死了士兵。呼兰将阿泰尔带出营帐,同时也救出了一名侦查时被抓获的新手乃里古翼。他们回到了山丘达里姆和玛利亚处,在玛丽亚照料阿泰尔的伤口时,五名刺客开始制定另一个计划。[21]

刺客们用火箭射击,点燃了汗帐,蒙古人意识到自己遇袭了。成吉思汗策马逃离,达里姆和呼兰噶剌也驱马追击,当他们成功刺杀了逃亡的成吉思汗后,这一家人在1228年回到了马斯亚夫。当他们到达时,发现此处已经和离开时全然不同了。[2]

回到马斯亚夫[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玛利亚和阿泰尔在从蒙古回来后

玛利亚、阿泰尔和达里姆回归时,迎接他们的是斯瓦米。他告诉他们瑟夫离开前往阿拉穆特,而马利克被监禁起来了,而刺客组织已经由一个以阿巴斯·索菲安为首的委员会接管。达里姆赶往阿拉穆特去接回他的弟弟,而玛丽亚和阿泰尔被指引到城堡西侧的一个住宅中,而不是导师塔。[2]

第二天,两人见了委员会,发现委员会都是些组织中意志最为薄弱的刺客。阿泰尔向委员会总结了他们的旅程,而阿巴斯透露说马利克是因为谋杀了他们的儿子瑟夫而被监禁。[2]

回到指定的住处后,阿泰尔和玛利亚为爱子的死感到悲伤,并考虑下一步的行动。当悲痛欲绝的阿泰尔由于震惊几乎没有怀疑阿巴斯的说辞时,玛利亚责备了他;说这件事显然是阿巴斯所为,她指出了阿巴斯叙述中的疑点和矛盾,并谴责了阿泰尔对马利克的怀疑。阿泰尔愤怒地回答时,她再次说他应该毁掉苹果,说苹果以及改变了他的心智,让他心智发散开阔以至于荒谬。[2]

现在阿泰尔开始怀疑阿巴斯所述故事的可信性,便将马利克从堡垒监狱救了出来,将他带回了住处。[2]

直面阿巴斯[编辑 | 编辑源代码]

阿泰尔:“我必须要铲除阿巴斯。”
玛利亚:“但不是以复仇的名义,亲爱的。是为了组织,为了兄弟会的利益。你要夺回组织,让它再次辉煌。如果你能做到,如果你能讲这个念头盖过复仇的想法,组织一定会像从前一样爱戴你,因为你像众人的父亲一样为他们指明正确的道路。但倘若你被愤怒和冲动遮蔽了双眼,这样怎么期望他们听从你的教导?你在他们眼中不就是说一套做一套了吗?”
―阿泰尔和玛利亚逃离从阿巴斯那里夺回组织的事情。[来源]

两人回来后,玛利亚照顾着马利克的伤口,而马利克告诉两人是阿巴斯谋杀了赛夫,并将凶器放到他的床上。当马利克睡着后,玛利亚和阿泰尔就策划了新的行动;阿泰尔称,他得铲除掉阿巴斯,玛利亚表示同意,但强调他要夺回民心的话,就得用组织的名义,而非复仇。两人决定采取避免冲突的策略去对抗阿巴斯。[2]

他们进入马斯亚夫在庭院中见到阿巴斯,他和斯瓦米以及其他一队刺客们在一块。阿巴斯告诉他们,会将他们儿子的死因告诉他,但前提是将苹果拿出来。令玛利亚吃惊的是,阿泰尔同意了,将神器往斯瓦米的方向递过去。[22]

玛利亚死在阿泰尔怀中

当斯瓦米前来拿的时候,他告诉他们在赛夫被他处决之前,他告诉瑟夫是阿泰尔下令的处死。阿泰尔十分愤怒,用苹果的力量冻住了斯瓦米的行动,并迫使他自残。[2][22]

玛利亚试图介入让阿泰尔清醒,然而却在阿泰尔分心之时被斯瓦米刺成重伤。阿泰尔杀死了斯瓦米,搂住玛利亚,而玛丽亚在逝世之前告诉阿泰尔要坚强。[2][22]

玛利亚之死一直在阿泰尔脑中挥之不去,随着他年岁渐老,他持续受着玛利亚死亡的噩梦困扰,为她已经在生命中的缺失感到困惑。二十年后,阿泰尔为她和儿子报了仇,他回到了马斯亚夫,用袖枪杀死了阿巴斯。[2][23]

个性特征[编辑 | 编辑源代码]

阿泰尔:“但你是…”
玛利亚:“我很擅长将自己乔装成男人,对吧。那天我在葬礼上不是骗到你了吗?”
阿泰尔:“我知道你不是德·萨布莱,只是…”
玛利亚:“只是没料到我是个女人。你瞧?多年扮假小子的经验终于有了回报。”
—玛利亚谈论她好动的性格。[来源]

阿泰尔问玛利亚罗贝尔的下落

玛利亚早年是一个梦想家,想离开英国到圣地去寻找荣耀和名誉。在这期间,她表现出一定的固执,拒绝表现得想一个淑女,坚持要实现自己离开祖国的流浪想法。[2]

她是一个非常坚定的人,在圣殿骑士队伍中,她被驱使去做更多的事情。当她第一次在耶路撒冷和阿泰尔相遇时,她展现出一种直截了当、毫不留情的指挥风格,并对罗贝尔的事业表示出傲慢与自信。[5]

在塞浦路斯事件过后,玛利亚对阿泰尔的严厉和固执态度转变得更加开放和宽容。随着时间的推移,她选择和他站在刺客一边对抗圣殿骑士。[24]

她也有挑逗性的一面,她曾带着阿泰尔来到阿卡的一座塔楼上,示意他亲自己,然后操自己。[19]

琐闻[编辑 | 编辑源代码]

  • 玛利亚是一个希伯来名מִרְיָם (Miryam,意义不确定;可能包括“苦海”、“希望有个孩子”以及“叛逆”)的派生名,也可能是源于埃及词mry,意思是“被爱的”或者是词语mr,意思是“爱”。
    • 玛利亚的娘家姓索普是一个中世纪英语词,意思是“小村庄”,来源于古英语thorp和古斯堪的纳维亚语þorp,意思是“村庄”。
  • 如果PS3版的《刺客信条II》和PSP上的《刺客信条:血统》联结,血统中的武器就可以出现在奥迪托雷别墅中。玛利亚的武器被标为“玛利亚·索普的长剑”,这也是第一次提到她的姓氏。
  • 玛利亚能熟练地使用剑。[2]
  • 玛利亚不仅是系列中第一个出现的女性圣殿骑士,还是第一个被宽恕并被同化为敌对阵营的圣殿骑士。
  • 《刺客信条》中,玛利亚从未提及她的名字。
  • 玛利亚在《刺客信条:启示录》的数据库条目声称阿泰尔在1192年杀死的罗贝尔·德·萨布莱。
  • 当玛丽亚伪装成诱饵的时候,她戴斗篷的扣子和沃伦·韦迪克的别针很像,上面是一个奥西坦十字架。
  • 玛利亚提到莱斯特的一位主教取消了她的第一次婚姻,这在历史上是不准确的,因为当时莱斯特是林肯教区的一部分。
  • 2015年,她的名字被列入伊莎贝尔·阿尔当所使用的一个已知不列颠圣殿骑士的清单中。

画廊[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出场[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参考[编辑 | 编辑源代码]

  1. 1.0 1.1 刺客信条:起始》 – 数据库:圣殿假小子
  2.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2.12 2.13 2.14 2.15 2.16 2.17 2.18 2.19 2.20 2.21 刺客信条:秘密圣战
  3. 刺客信条IV:黑旗》 – 机密 - 主题 - RE:潜在的时间段落
  4. 4.0 4.1 4.2 4.3 4.4 刺客信条:血统》 – 拦截(凯里尼亚海港)
  5. 5.0 5.1 5.2 5.3 5.4 5.5 刺客信条》 – 刺杀(罗贝尔·德·萨布莱)
  6. 6.0 6.1 《刺客信条:血统》 – 袭击(玛丽亚·索普)
  7. 《刺客信条:血统》 – 调查(塞浦路斯抵抗组织据点)
  8. 8.0 8.1 《刺客信条:血统》 – 拦截(利马索尔大教堂广场)
  9. 刺客信条:血统审问(约纳斯)
  10. 刺客信条:血统袭击(凯里尼亚海港)
  11. 《刺客信条:血统》袭击(凯里尼亚平民区)
  12. 《刺客信条:血统》袭击(莫洛奇)
  13. 《刺客信条:血统》袭击(凯里尼亚集市)
  14. 《刺客信条:血统》 – 袭击II(凯里尼亚海港)
  15. 《刺客信条:血统》 – 护卫(凯里尼亚海港)
  16. 16.0 16.1 《刺客信条:血统》 – 袭击(沙利姆和沙哈尔)
  17. 《刺客信条:血统》 – 调查(利马索尔城堡庭院)
  18. 18.0 18.1 《刺客信条:血统》 – 袭击(阿尔芒·布沙尔)
  19. 19.0 19.1 刺客信条II
  20. 刺客信条:启示录
  21. 刺客信条:映像
  22. 22.0 22.1 22.2 刺客信条:启示录新的政权
  23. 刺客信条:启示录导师归来
  24. 《刺客信条:血统》

社区内容除另有注明外,均在CC-BY-SA许可协议下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