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IndividualsEraicon-Assassins

瑪麗亞·奧迪托雷·達·佛羅倫薩Maria Auditore da Firenze ,娘家姓:德·莫齊|de' Mozzi;1432 – 1504)是文藝復興時期的一名佛羅倫薩貴族,她也是同為貴族的意大利兄弟會刺客喬瓦尼的妻子。她是四個孩子的母親,其中的埃齊奧最終成為了意大利兄弟會的導師,而她也是克萊·卡茨馬雷克以及戴斯蒙德·邁爾斯的共同祖先。

瑪麗亞生於名門望族的莫齊家族,但她年少時卻喜歡和“真正的市民”混在一起,而這也讓他遇到了後來的丈夫。嫁入奧迪托雷家族後,她仍然和下層百姓相處得很好,也和藝術家萊昂納多·達·芬奇常有生意來往。

生平編輯

早年生活編輯

瑪麗亞出生於佛羅倫薩興盛富庶的莫齊家族,而她的父母極力保護她不受外界侵擾。年輕的瑪麗亞對他們的這種控制感到不滿與厭煩,於是選擇積極與城中下層階級們友好往來。[1]

最終,她的父母勉強與女兒妥協,並允許她在家中的宮殿庭院中開了一家麵包店。一周後,她遇見了喬瓦尼·奧迪托雷。在喬瓦尼的追求下,兩人的關係愈加緊密,並最終在1452年成婚。[1]

奧迪托雷家族的生活編輯

婚後,瑪麗亞與喬瓦尼同住在奧迪托雷宅邸。時光荏苒,瑪麗亞成為了四個孩子的母親:費代里科,埃齊奧,克勞迪婭以及彼得魯喬[2]

在他們婚姻的頭幾年中,喬瓦尼加入了刺客組織,並要瑪麗亞對他們的孩子保密。此後不久,瑪麗亞自己也加入了組織。[3][4]

1476年,喬瓦尼,費代里科以及彼得魯喬因莫須有的叛國罪名被佛羅倫薩政府逮捕。當她抗議的時候,她遭到了城市衛兵的攻擊,因受驚而陷入了半自閉的狀態。[2]

儘管她剩下的兒子試圖阻止,他們三人之後還是被審判並且被絞死了。在那之後瑪麗亞一直沒說話,她和克勞迪婭都被他家的女僕安內塔帶到了瑪麗亞的刺客同伴保拉那裡。她在那裡呆了一段時間,直到埃齊奧回來帶着他們回到她的大伯哥馬里奧·奧迪托雷蒙特里久尼寓所那去。[2]

瑪麗亞在此處,常常靜靜坐在床邊祈禱,就這樣持續了好幾年。直到埃齊奧帶回了一百根羽毛,她才開口說話。也是為了感謝埃齊奧對她的照顧,瑪麗亞送給了他一件紋有奧迪托雷家族紋章的披風。之後,瑪麗亞的情況日益改善。[2][4]

在羅馬的晚年生活編輯

EExit 5

瑪麗亞,克勞迪婭和埃齊奧在博吉亞攻城戰中

1500年1月,埃齊奧在與謀殺家人的仇敵羅德里戈·博吉亞羅馬對戰並歸來之後,蒙特里久尼被羅德里戈的兒子切薩雷·博吉亞以及其率領的教皇衛兵們圍攻了。瑪麗亞逃到了別墅下的聖堂,並等待克勞迪婭和埃齊奧也趕來此處。她也在此處得知了馬里奧被博吉亞家族殺害的消息。[4]

她們從聖堂出發,通過一條秘密通道逃離了小鎮,而出口就在小鎮外的土丘上。接着埃齊奧邀請瑪麗亞和克勞迪婭回到佛羅倫薩尋求庇護,而他自己則動身前往羅馬,決意對抗整個博吉亞家族。埃齊奧策馬準備離開時,瑪麗亞鼓勵他要徹底摧毀博吉亞家族。[4]

瑪麗亞和女兒回到佛羅倫薩後,發現奧迪托雷宅邸已被燒為灰燼。她們沒有別處可安身,便決定跟着埃齊奧也前往羅馬,她們覺得自己也能做些什麼來幫上一些忙。[4]

Negotiations 7

瑪麗亞、克勞迪婭與埃齊奧在盛開薔薇的陽台上

當瑪麗亞和克勞迪婭來到台伯島上的刺客藏身處後,她們見到了組織的代理領導尼可羅·馬基雅維利,後者告訴他們埃齊奧可能在盛開薔薇[4] 當她們到達之後,卻發現他並不在此,於是她們在等待埃齊奧回來的時候和這裡的交際花們聊天。不久後,埃齊奧帶着妓院鴇母索拉里夫人百眼幫的匪徒們殺死的死訊歸來。[4]

埃齊奧對瑪麗亞和克勞迪婭前來羅馬一事既吃驚又憤怒,而一名交際花提到沒有老闆娘這裡將無法工作,這對埃齊奧來說無疑是火上澆油。克勞迪婭自願提出擔任老闆娘的工作,而埃齊奧對此很不滿,但還是勉強答應。瑪麗亞為女孩們量身定做了一套規則,幫助克勞迪婭管理控制妓院,指示埃齊奧儘可能地幫助姑娘們。當盛開薔薇被博吉亞士兵襲擊的時候,瑪麗亞也幫助保衛了妓院,而此處也在一些交際花的努力下成功保住。在克勞迪婭和埃齊奧最終和解之後,瑪麗亞表示甚是欣慰。[4]

在這段時間,瑪麗亞的健康狀況開始慢慢下滑,也是因為她一直收到一種慢性疾病的折磨,他最終在1504年因病去世,讓埃齊奧和克勞迪婭都深受打擊。[5]

遺產編輯

由於她在1476年丈夫和兒子被處決之前一直保持着記錄日記的習慣,瑪麗亞成為了奧迪托雷家最成員中最有名的史學家。她的日記後來被進行翻譯並且在佛羅倫薩的烏菲齊畫廊展出。[2]

個性特徵編輯

“她受驚了。他們……當她反抗的時候……”
安內塔告訴埃齊奧瑪麗亞如何試圖阻止衛兵們抓走喬瓦尼和她的兩個兒子。 [來源]

瑪麗亞有着慈祥和關懷他人的性格,在蒙特里久尼時就一直為家人祈禱。她早年也是一個叛逆的人物,她在生活中被重重保護,而她對這種過度呵護感到厭倦,可能還因此與父母產生過摩擦。

而這也在她試圖阻止衛兵抓走喬瓦尼以及費代里科和彼得魯喬時得到體現。她竭力反抗,而這也能夠說明她對家人愛的深沉,就她對衛兵的報復這一點上可以說明她守護家人的強烈願望。

她也幫助丈夫喬瓦尼一地對孩子們隱瞞他們身上刺客組織傳承的秘密,而這是為了保護他們免受隨之而來的潛在危險。除此之外,她還經常與喬瓦尼交流他執行任務期間家中發生的事情。比如她曾告訴喬瓦尼,他們的兒子埃齊奧已經對父親夜晚出行一事開始抱有疑慮。

瑣聞趣事編輯

  • 瑪麗亞似乎是個熟練的外科醫師,在《刺客信條:血系》中能看到她為喬瓦尼縫合一個幾乎致命的傷口。
  • 瑪麗亞在《刺客信條II》中只開口說過三次話:埃齊奧出生時,記憶“家族之友”中,已經收集到100個羽毛時。
  • 在遊戲《刺客信條II》中瑪麗亞看上去禱告了至少12年最多23年,直到記憶序列11開啟後所有有羽毛的地圖解鎖。
  • 根據《刺客信條:文藝復興》的描述,瑪麗亞和克勞迪婭最初在家族被處決之後住在一家修道院中,直到15世紀80年代末才搬到蒙特里久尼。

畫廊編輯

出場編輯

參考和注釋編輯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Stream the best stories.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Get Dis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