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IndividualsEraicon-Assassins

玛丽亚·奥迪托雷·达·佛罗伦萨Maria Auditore da Firenze ,娘家姓:德·莫齐|de' Mozzi;1432 – 1504)是文艺复兴时期的一名佛罗伦萨贵族,她也是同为贵族的意大利兄弟会刺客乔瓦尼的妻子。她是四个孩子的母亲,其中的埃齐奥最终成为了意大利兄弟会的导师,而她也是克莱·卡茨马雷克以及戴斯蒙德·迈尔斯的共同祖先。

玛丽亚生于名门望族的莫齐家族,但她年少时却喜欢和“真正的市民”混在一起,而这也让他遇到了后来的丈夫。嫁入奥迪托雷家族后,她仍然和下层百姓相处得很好,也和艺术家莱昂纳多·达·芬奇常有生意来往。

生平编辑

早年生活编辑

玛丽亚出生于佛罗伦萨兴盛富庶的莫齐家族,而她的父母极力保护她不受外界侵扰。年轻的玛丽亚对他们的这种控制感到不满与厌烦,于是选择积极与城中下层阶级们友好往来。[1]

最终,她的父母勉强与女儿妥协,并允许她在家中的宫殿庭院中开了一家面包店。一周后,她遇见了乔瓦尼·奥迪托雷。在乔瓦尼的追求下,两人的关系愈加紧密,并最终在1452年成婚。[1]

奥迪托雷家族的生活编辑

婚后,玛丽亚与乔瓦尼同住在奥迪托雷宅邸。时光荏苒,玛丽亚成为了四个孩子的母亲:费代里科,埃齐奥,克劳迪娅以及彼得鲁乔[2]

在他们婚姻的头几年中,乔瓦尼加入了刺客组织,并要玛丽亚对他们的孩子保密。此后不久,玛丽亚自己也加入了组织。[3][4]

1476年,乔瓦尼,费代里科以及彼得鲁乔因莫须有的叛国罪名被佛罗伦萨政府逮捕。当她抗议的时候,她遭到了城市卫兵的攻击,因受惊而陷入了半自闭的状态。[2]

尽管她剩下的儿子试图阻止,他们三人之后还是被审判并且被绞死了。在那之后玛丽亚一直没说话,她和克劳迪娅都被他家的女仆安内塔带到了玛丽亚的刺客同伴保拉那里。她在那里呆了一段时间,直到埃齐奥回来带着他们回到她的大伯哥马里奥·奥迪托雷蒙特里久尼寓所那去。[2]

玛丽亚在此处,常常静静坐在床边祈祷,就这样持续了好几年。直到埃齐奥带回了一百根羽毛,她才开口说话。也是为了感谢埃齐奥对她的照顾,玛丽亚送给了他一件纹有奥迪托雷家族纹章的披风。之后,玛丽亚的情况日益改善。[2][4]

在罗马的晚年生活编辑

EExit 5

玛丽亚,克劳迪娅和埃齐奥在博吉亚攻城战中

1500年1月,埃齐奥在与谋杀家人的仇敌罗德里戈·博吉亚罗马对战并归来之后,蒙特里久尼被罗德里戈的儿子切萨雷·博吉亚以及其率领的教皇卫兵们围攻了。玛丽亚逃到了别墅下的圣堂,并等待克劳迪娅和埃齐奥也赶来此处。她也在此处得知了马里奥被博吉亚家族杀害的消息。[4]

她们从圣堂出发,通过一条秘密通道逃离了小镇,而出口就在小镇外的土丘上。接着埃齐奥邀请玛丽亚和克劳迪娅回到佛罗伦萨寻求庇护,而他自己则动身前往罗马,决意对抗整个博吉亚家族。埃齐奥策马准备离开时,玛丽亚鼓励他要彻底摧毁博吉亚家族。[4]

玛丽亚和女儿回到佛罗伦萨后,发现奥迪托雷宅邸已被烧为灰烬。她们没有别处可安身,便决定跟着埃齐奥也前往罗马,她们觉得自己也能做些什么来帮上一些忙。[4]

Negotiations 7

玛丽亚、克劳迪娅与埃齐奥在盛开蔷薇的阳台上

当玛丽亚和克劳迪娅来到台伯岛上的刺客藏身处后,她们见到了组织的代理领导尼可罗·马基雅维利,后者告诉他们埃齐奥可能在盛开蔷薇[4] 当她们到达之后,却发现他并不在此,于是她们在等待埃齐奥回来的时候和这里的交际花们聊天。不久后,埃齐奥带着妓院鸨母索拉里夫人百眼帮的匪徒们杀死的死讯归来。[4]

埃齐奥对玛丽亚和克劳迪娅前来罗马一事既吃惊又愤怒,而一名交际花提到没有老板娘这里将无法工作,这对埃齐奥来说无疑是火上浇油。克劳迪娅自愿提出担任老板娘的工作,而埃齐奥对此很不满,但还是勉强答应。玛丽亚为女孩们量身定做了一套规则,帮助克劳迪娅管理控制妓院,指示埃齐奥尽可能地帮助姑娘们。当盛开蔷薇被博吉亚士兵袭击的时候,玛丽亚也帮助保卫了妓院,而此处也在一些交际花的努力下成功保住。在克劳迪娅和埃齐奥最终和解之后,玛丽亚表示甚是欣慰。[4]

在这段时间,玛丽亚的健康状况开始慢慢下滑,也是因为她一直收到一种慢性疾病的折磨,他最终在1504年因病去世,让埃齐奥和克劳迪娅都深受打击。[5]

遗产编辑

由于她在1476年丈夫和儿子被处决之前一直保持着记录日记的习惯,玛丽亚成为了奥迪托雷家最成员中最有名的史学家。她的日记后来被进行翻译并且在佛罗伦萨的乌菲齐画廊展出。[2]

个性特征编辑

“她受惊了。他们……当她反抗的时候……”
安内塔告诉埃齐奥玛丽亚如何试图阻止卫兵们抓走乔瓦尼和她的两个儿子。 [来源]

玛丽亚有着慈祥和关怀他人的性格,在蒙特里久尼时就一直为家人祈祷。她早年也是一个叛逆的人物,她在生活中被重重保护,而她对这种过度呵护感到厌倦,可能还因此与父母产生过摩擦。

而这也在她试图阻止卫兵抓走乔瓦尼以及费代里科和彼得鲁乔时得到体现。她竭力反抗,而这也能够说明她对家人爱的深沉,就她对卫兵的报复这一点上可以说明她守护家人的强烈愿望。

她也帮助丈夫乔瓦尼一地对孩子们隐瞒他们身上刺客组织传承的秘密,而这是为了保护他们免受随之而来的潜在危险。除此之外,她还经常与乔瓦尼交流他执行任务期间家中发生的事情。比如她曾告诉乔瓦尼,他们的儿子埃齐奥已经对父亲夜晚出行一事开始抱有疑虑。

琐闻趣事编辑

  • 玛丽亚似乎是个熟练的外科医师,在《刺客信条:血系》中能看到她为乔瓦尼缝合一个几乎致命的伤口。
  • 玛丽亚在《刺客信条II》中只开口说过三次话:埃齐奥出生时,记忆“家族之友”中,已经收集到100个羽毛时。
  • 在游戏《刺客信条II》中玛丽亚看上去祷告了至少12年最多23年,直到记忆序列11开启后所有有羽毛的地图解锁。
  • 根据《刺客信条:文艺复兴》的描述,玛丽亚和克劳迪娅最初在家族被处决之后住在一家修道院中,直到15世纪80年代末才搬到蒙特里久尼。

画廊编辑

出场编辑

参考和注释编辑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