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aicon-Individuals.png


Smallwikipedialogo.png
“这种蛋糕再给我们拿些来!”
―玛丽·奥托瓦内特吩咐仆人道。[来源]-[记忆]

玛丽·安托瓦内特(Marie Antoinette,1755年11月2日 - 1793年10月16日),洗礼名:玛丽亚·安托妮亚·约瑟芬·约翰娜(Maria Antonia Josepha Johanna),是路易十六的妻子,法国纳瓦拉1774年到1792年间的皇后。她因自己的所作所为遭到法国人民的愤恨,在法国大革命当中遭到囚禁,最后在1793年被斩首处决

生平[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成为皇后[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玛丽·安托瓦内特1755年出生,是神圣罗马帝国皇后玛丽娅·特蕾莎的女儿。[1]她的家庭教师认为她“比一般人想象的更聪明”,但也“相当懒惰和极其轻浮”。[2]1770年,她嫁给了路易-奥古斯特王储,也就是将来的路易十六。在两人结婚当天的烟花表演上,据官方数据统计,共有132人因踩踏事故去世。[3]而在玛丽于法国首都的第一次演讲时,一群巴黎人前来迎接,大约有30人在兴奋中被踩死。[2]1774年,路易十五过世,路易十六继承了王位,玛丽·安托瓦内特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为了皇后。结婚七年之后,因没有子嗣而遭到民众讥讽的两人终于有了孩子。[3]活泼开朗的玛丽发现与害羞和相当无能的路易结婚是不愉快和乏味的。他选择在午夜前休息,早起,而她喜欢聚会和赌博,一直睡到下午。考虑到他们很少在床上同时醒着,所以他们结婚七年之后玛丽才怀上他们的第一个孩子也就不足为奇了。[2]

成为皇后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聘请自己在1772年时遇到的萝丝·贝尔汀担任她的时尚顾问。贝尔汀很快就以皇后的“时尚大臣”这一名号声名在外,也因此得以改变凡尔赛的着装风格。裙装得到了简化,一大特色便是去掉了两侧累赘般的裙袋,为穿着裙装的女性提供更大的行动自由。在某些场合,她还会用拨弦键琴演奏自己特别喜爱的《Ça Ira》的旋律。[4]

成为皇后的玛丽·安托瓦内特没过多久就成为了全法国最被人记恨的女人。人们说她“小气、愚蠢而蔑视他人”。玛丽时常举办盛大的宴会,大肆挥霍钱财。她的母亲都说,“她(是在)直接奔向自己的毁灭”。群众看待玛丽·安托瓦内特时永远带着怀疑的目光,闲言碎语说她太过影响路易十六的决策。法国经济因参与美国独立战争以及玛丽·安托瓦内特等贵族的铺张浪费而千疮百孔,法国人民因而对于君主制更加不满。[1]

玛丽在凡尔赛有一座名为小特里亚农宫的私人城堡,这座城堡是专门为她建造的。1780年,玛丽开始花更多的时间住在那里,并且几乎总是没有路易的陪伴。她明显喜欢时尚和聚会,并在其中大肆挥霍,这使她明显成为把她当作外国人的平民怨恨的对象。她成了第二阶层(贵族)过度放纵的象征。在公众舆论的眼里,似乎没有什么事情是她做不到的。无情的“那就叫他们吃蛋糕吧!”声明,据说是对穷人买不起面包这一事实的回应,被毫不犹豫地归咎于她,绯闻和丑闻的谣言在她的一生中萦绕。她是漫画和小册子的热门主题,被称为“赤字夫人”。[2]

1785年的"钻石项链事件"给她的名誉带来了可怕的、无法弥补的打击。当时,一名自称叫让娜·德瓦卢瓦-圣雷米小偷冒充皇后,偷走了一条曾经属于路易十五国王的由647颗钻石组成的项链,并将其偷运到伦敦,在那里被分批卖掉。据称,玛丽·安托瓦内特参与了这次盗窃。尽管她是无辜的——事实上,她的丈夫试图把这件项链送给她,但她拒绝了,但她始终无法摆脱同谋的阴影。[2]

革命爆发[编辑 | 编辑源代码]

身在凡尔赛宫的玛丽·安托瓦内特

1789年春,玛丽·安托瓦内特鼓励路易十六采取自相矛盾的骑墙政策。她反对法国的经济改革,力争开除财政大臣雅克·内克尔。而随着法国大革命爆发,玛丽·安托瓦内特认为必须借助外来势力干涉才能保全君主制。这一时期,她的儿子路易·约瑟夫王储因患结核病去世。[5]后来,路易国王和玛丽皇后在纪念佛兰德兵团的聚会上喝多了酒。据说他们在饮酒作乐的时候,用脚踩踏了革命徽章,而聚会的其他参与者则把徽章反转到白色的那一面,代表他们反对革命的态度,革命领袖们随后呼吁向凡尔赛进军。[6]当路易似乎完全无法采取行动时,玛丽反而会见了顾问和大使,向其他欧洲君主乞求援助。[2]拉法耶特侯爵最后说服了国王去和人民谈话,玛丽·安托瓦内特也随后现身,他们勇敢面对的举动似乎让民众的愤怒平息了不少。[6]在这次由戴洛瓦涅·德·梅丽古尔领导的凡尔赛妇女大游行后,路易十六被迫带着家人迁居巴黎杜伊勒里宫。玛丽·安托瓦内特搬进杜伊勒里宫后,请了一名“魔法师”来,保护她不受相传住在宫殿里的幽灵伤害。[5]

她拒绝了拉法耶特侯爵与米拉波伯爵所提供的援助,继续策划逃离巴黎。1791年,她与路易十六,还有其他家人打算趁机出逃,策划反革命行动。但他们很快就被逮捕,并被送回了杜伊勒里。[5]君主制在同年9月被废除。因害怕君主制邻国干涉革命,革命群众在次年8月10日袭击了杜伊勒里宫。随着皇室家庭向立法议会寻求庇护,法国的君主制彻底崩溃,而玛丽·安托瓦内特等人随后被囚禁在了圣殿塔内。[5]

囚禁与死亡[编辑 | 编辑源代码]

1793年1月21日,路易十六以叛国的罪名被处决。玛丽·安托瓦内特却活了下来,在当年8月1日被转移到了巴黎裁判所附属监狱[5]她的儿子路易-夏尔也被关押在那里,具体说就是母亲牢房下面的牢房里,这样,玛丽·安托瓦内特会听到他的哀嚎而经受折磨。[7]在囚禁当中,她与米拉波的朋友策划了“康乃馨阴谋(Carnation Plot)”,计划越狱。收到藏在康乃馨花瓣内的秘密信息后,她将自己的回应写到了一张纸上。[5]

宪兵让·吉尔伯特收到了400路易的巨款,这笔钱相当于他三年的工资。按照约定,他将把玛丽·安托瓦内特的信息捎给她在监狱外的盟友。令公诉人安托万·富基埃-坦维尔颇为恼火的是,不少人像是被玛丽俘获了心一样,对她深感同情,有些甚至还来给她送花。[5]

不过吉尔伯特实际上是一名圣殿骑士特务,揭穿了这起阴谋,扼杀了玛丽活下去的希望。[5]她在10月14日接受了革命特别法庭的审判,在10月16日以严重叛国的罪名被判处死刑,并在当天就被斩首处决。[1]在上断头台之前,玛丽像平常一样束起了长发,并穿上了紫红色的鞋子,然而她的行刑人亨利·桑松(著名刽子手夏尔-亨利·桑松的儿子)却试图通过砍掉她精心打扮的头发来羞辱她。这位皇后在最后一刻仍然保持着尊严,然而激进派记者雅克·赫伯特声称,在皇后被处决的那一刻,他只看到她的双腿从断头台上滑落。[7]在玛丽·安托瓦内特死后,杜莎夫人制作了她头颅的蜡像。[8]玛丽的尸体最初埋在玛德琳教堂附近的一个没有标记的坟墓里,后来路易十八国王挖出了她的尸体,重新埋在圣但尼大教堂里。[2]

琐闻趣事[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玛丽皇后的发型师莱奥纳尔·奥蒂埃(Léonard Autié)为她精心制作的蓬蓬头配备了巨大的模型,如象征海军胜利的法国战舰,以及为庆祝路易接种天花疫苗而制作的棍棒打的立体模型。[2]

画廊[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登场作品[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参考与来源[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社区内容除另有注明外,均在CC-BY-SA许可协议下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