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AC3Eraicon-ForsakenEraicon-RogueEraicon-TemplarsEraicon-featured

“秩序。決心。方向。僅此而已。是你的命運混淆於這通關於自由的廢話。過去,刺客還追求着一個比較可信的目標,那就是和平。”
―海瑟姆·肯威對他的兒子拉頓哈給頓(康納)談及聖殿騎士的目標。[來源]

海瑟姆·E·肯威Haytham E. Kenway,1725年12月4日 - 1781年9月16日)是聖殿騎士組織殖民地分冊的第一位最高大師,其統治自1754年直至去世。

作為刺客愛德華·肯威的兒子,海瑟姆幼年時便在雷金納德·伯奇的“引導”下加入了聖殿騎士。在被派往美洲尋找一處疑似第一文明寶藏的遺迹之後, 海瑟姆留在了美洲,為聖殿騎士在英國殖民地的存在奠定了永久性的基礎。後來,他與莫霍克族女性卡涅齊歐在自己不知情的情況下生下了一個兒子,他是在最初尋找寶藏的任務中結識了卡涅齊歐。同樣,他也是戴斯蒙德·邁爾斯的一位祖先。

生平編輯

格言編輯

“對於像我這樣長大的孩子來說,這是必須的。察覺力是組織賴以生存的基礎。當我們奔跑時,當我們攀爬時,它指導我們的行動。他指揮我們的手進行攻擊。但更重要的是,它改變我們的感官。從此我們以不同的眼光看待這個世界。”
―海瑟姆對查爾斯·李描述他所接受的訓練[來源]

童年 編輯

The Young Eagle

海瑟姆出生後

海瑟姆在1725年生於英格蘭,是刺客愛德華·肯維和他的第二任妻子特莎·肯維的第二個孩子。在他自己不知情的情況下, 海瑟姆在幼年就被他的父親訓練為一名刺客。在這段時間, 海瑟姆接受了使用劍的訓練,儘管他才剛6歲。他還被鼓勵要自己獨立思考,並對其他人的意見提出質疑。但漸漸地, 海瑟姆開始懷疑他的家庭有異於一般正常家庭。即使他不論前往何方皆被被照顧得無微不至,但他卻從未曾與其他小孩們交流過。那些鄰居小孩們甚至連想從窗外窺探肯威家的內部都被禁止。很快地, 海瑟姆的八歲生日即將來到,他透過籬笆上的一個小洞與一名叫做湯姆‧巴瑞特的鄰家男孩聊天。湯姆詢問那些關於海瑟姆父親的傳聞是否的確屬實,但在海瑟姆能得知“那些傳聞”究竟為何之前,湯姆就被叫走了。


在八歲生日當天, 海瑟姆的家人帶他來到懷特巧克力屋享用蛋糕及熱巧克力。在那裡, 海瑟姆見到了父親的財產經理人、同時也正追求着他異母姐姐珍妮的雷金納德·伯奇。而在他們一行人離開懷特屋後,一群粗暴的乞討者卻對他們糾纏不止。其中一名乞丐推開了人群並撲向泰莎,而愛德華則躍向前保護她。 海瑟姆驚訝地發現他的父親隨身攜帶的拐杖中竟暗藏着一把劍,然而那把劍並未出鞘。他的父親把那名乞討者推向伯奇,而雷吉那將那名攻擊者扔向地上後拿出刀子抵着他。但愛德華要求伯奇放過那名行乞者,並要脅說如果伯奇不照做的話,兩人間的商業夥伴關係將從此了結。在百般不願意之下,伯奇最終仍放過了那名行乞者。當天海瑟姆回家以後,愛德華問海瑟姆他是否認為應該放走這個小賊,當海瑟姆回答他正是這麼認為時,愛德華送給了他一把鋼短劍,海瑟姆後來在他的聖殿騎士生涯中依然在使用這把劍直到他在與米科的戰鬥中將之遺失。

喪父,並成為聖殿騎士 編輯

Meeting the Bulldog

海瑟姆遇見布雷多克

伯奇的聖殿騎士身份的暴露使得其與愛德華·布雷多克共同策划了在1735年12月3日對愛德華·肯維的謀殺。海瑟姆誤入了父親與殺手的搏鬥現場並被劫持,更目睹了父親被殺的場面。伯奇隨後趕到並假意“拯救”了他,並將謀殺事件嫁禍於肯維家的僕人傑克·迪戈維德,後者於是逃往德國。在此後,伯奇全權接手了肯維家族的事務並成為海瑟姆的監護人,帶着海瑟姆前往法國對其進行聖殿騎士的訓練。海瑟姆最終在1744年正式成為一名聖殿騎士。

尋找大神殿 編輯

尋找傑克·迪戈維德 編輯

Juan's Journal

海瑟姆在看那本日記

Digweed's Fate

海瑟姆和伯奇追殺“尖耳朵”

1747年,伯奇指示海瑟姆前往西班牙刺殺背叛了聖殿騎士組織的胡安·維多米爾,並取回了被後者據為己有的愛德華·肯維的日記。這本日記記載着愛德華·肯維對第一文明的研究。同年,海瑟姆的生母特莎·肯維意外身故,海瑟姆在母親的葬禮上見到了自己曾經的保姆貝蒂,並覺察她和迪戈維德的情人關係,於是一路尾隨至其住處並逼問迪戈維德的下落。稍後貝蒂寄出了一封信警告迪戈維德,但被海瑟姆截獲,使海瑟姆知道了迪戈維德的確切所在。因此海瑟姆與伯奇一起前往德國尋找迪戈維德,而伯奇為了防止事情敗露先行派出殺手謀害迪戈維德。海瑟姆到達迪戈維德住處時目擊到了迪戈維德被殺的現場,他認出刺殺迪戈維德的殺手和當年謀殺愛德華·肯維的兇手恰恰也是同一人(名叫湯姆·史密斯),還發現他是愛德華·布雷多克的下屬,於是一路追擊殺手到黑森林深處。海瑟姆和史密斯打作一團時雙雙被英軍俘獲,兩人被認定為逃兵被處以絞刑。史密斯被絞死,而海瑟姆僥倖逃脫。布雷多克為了打消海瑟姆對他的懷疑,許諾在部隊中調查這名殺手的來龍去脈。由此,海瑟姆錯過了得知父親被殺、姐姐失蹤的真相的機會。

The Black Forest

海瑟姆與史密斯被捕

此後海瑟姆開始了長達數年的與愛德華·布雷多克一同的軍中生涯。海瑟姆對布雷多克抱有戰友的信任,但對其殘暴對待平民和盟友的行徑痛恨至極,由此萌生了對他的反感。

取走先行者遺物 編輯

1753年,海瑟姆前往科西嘉綁架盧西奧·阿爾貝蒂納,一位可以破譯愛德華·肯維的日記的學者。海瑟姆與對盧西奧提供保護的不列顛刺客米科交手,在戰鬥中,海瑟姆丟失了父親贈送的短劍,而搶走了米科的袖劍。米科預言二人再次見面時,必然會有一人被對方所殺。後來,伯奇威脅盧西奧的母親以迫使盧西奧就範,並將其囚禁。
A Deadly Performance 2

海瑟姆與雷金納德·伯奇。

次年,海瑟姆出席了倫敦皇家劇院上演的約翰·蓋伊音樂劇。而他的真正目的是從一位出席的賓客那裡獲取一件先行者遺物,而這位客人正是曾被其奪走袖劍的米科。海瑟姆應驗了米科的預言,用他的袖劍刺殺袖劍的原主人,並帶着戰利品——大神殿鑰匙逃出了歌劇院與他的同僚匯合。

之後,他搭天命號前往波士頓,並且受命前往此區域尋找第一文明的寶藏,隨後他將開始着手為聖殿騎士組織在新世界的存在正式建立基礎。

登上天命號 編輯

“但是你給我聽清楚,你要是再敢侮辱或者威脅我,我會毫不猶豫地親自取你的腦袋。我們講明白了嗎?”
―海瑟姆威脅塞繆爾·斯邁思,在搭乘天命號前往波士頓途中。[來源]
Journey to the New World 8

塞繆爾·斯邁思與海瑟姆談話。

在旅途的第二天,海瑟姆與幾名船員打了一架,這場鬥毆主要的襲擊者是赫克托·格雷夫斯。在擊敗他和一個叫做奎爾的人以後,海瑟姆被領到艦長室與船長塞繆爾·斯邁思談話。在這裡,他得知有一部分船員可能正在策劃一場暴動:斯邁思提醒 海瑟姆 ,這樣一場叛亂可能會讓他永遠都到不了殖民地,因此他同意對此展開調查。

在旅途的第二十八天,由於日益焦慮的船長的請求,海瑟姆加快了調查的速度。在詢問了廚子和醫生關於船上異動的信息至後,他打聽到一個名叫詹姆斯·費爾韋瑟的人。詹姆斯告訴他,船員們曾在上層甲板聚集,低聲談論一些他相信“徵兆不祥”的事情。在聽到一聲濺水聲之後,海瑟姆來到下層甲板,他發現有一些被人畫上標記的桶被扔下了船。

在旅途的第三十三天,海瑟姆告訴船長每天都有畫上標記的桶被扔下船,海瑟姆認定這些桶是留給另一艘船用於跟蹤他們的標誌。幾秒鐘後,他們便看見了一艘攻擊天命號 的船。隨後,船長讓海瑟姆前往下層甲板,他在這裡遇到了路易斯·米爾斯。米爾斯向他透露,正是他將那些畫上記號的桶扔下了船,而他實際上是刺客組織的同夥,他一得知皇家劇院的謀殺事件就開始追蹤肯維了。兩人隨即展開搏鬥,而後肯維打倒了米爾斯。

Journey to the New World 27

天命號抵達美洲。

海瑟姆回到了上層甲板,他強迫斯邁思駕船航向一場逼近的風暴中,以便甩掉追蹤的敵船。風暴中,海瑟姆在天命號揚起前桅帆加速前幫助固定了船上的索具。在一道閃電劈斷了主桅,導致詹姆斯掛在一根繩索上之後,海瑟姆繼續行動,快速地救下了詹姆斯,同時,來襲的船隻也被閃電擊中,這艘船隨即沉沒。

在第七十二天,海瑟姆抵達了波士頓,他在這裡遇到了他的第一位副手和學員——查爾斯·李,查爾斯帶他簡短的遊覽了一下城市。在遊覽途中海瑟姆遇到了本傑明·富蘭克林,富蘭克林發現他年鑒中的部分頁面丟失了。他還在綠龍客棧遇到了他的第一位搭檔:威廉·約翰遜

聚集殖民地聖殿騎士 編輯

“……這張紙上寫的是五個贊同我們事業的人的名字。每個人都非常適合於對你的努力給予協助。有他們在你身邊效力,你就不需要其他人了。”
―伯奇將殖民地聖殿騎士的名單交給海瑟姆。[來源]
ACIII-Surgeon 1

海瑟姆與約翰遜希奇在一起。

作為殖民地的聖殿騎士最高大師,海瑟姆的第一個目標就是聚集他的新夥伴們,從而協力確定寶庫的位置。與約翰遜會面後,海瑟姆得知約翰遜的部分工作成果被搶走了。 海瑟姆和查爾斯隨後離開綠龍客棧,尋找約翰遜的手下托馬斯·希奇,希奇也在海瑟姆的忠誠聖殿騎士名單上。找到希奇並聽了他的情況說明後, 海瑟姆在查爾斯和希奇的幫助下潛入了一座僱傭兵要塞,確定了丟失文件的位置。 海瑟姆和托馬斯殺死了進攻他們的士兵,同時查爾斯帶走了裝有約翰遜所收集信息的箱子。

在獲悉這些研究對改善目前情況用處不大之後, 海瑟姆便動身尋找他的其他搭檔,首先是本傑明·丘奇。造訪丘奇的家後,他和查爾斯發現這裡遭到了襲擊,丘奇也在襲擊中被人綁架。海瑟姆隨後和查爾斯開始在附近展開調查。海瑟姆偷聽到丘奇的鄰居說丘奇被帶到了波士頓東北部,而偷聽巡邏士兵的談話則讓海瑟姆得知丘奇欠了某些人的債,其中一個叫‘切割者’,他們準備折磨或者殺死丘奇。在最後一次偷聽中,海瑟姆從兩個普通市民的談話中得知,丘奇被帶到了一座山丘頂上的要塞里,那裡還有一名醫生。

在獲得了這份情報後,海瑟姆便和查爾斯會和,兩人一起前往位於河邊的要塞。海瑟姆悄悄地從附近的一名士兵處偷來了鑰匙,打開了鎖著的門。進去後,兩人看到丘奇被綁在椅子上,幾名士兵正在拷問他,其中一人叫做塞拉斯·撒切爾,他負責管理南門要塞。塞拉斯離開後,查爾斯和海瑟姆殺死了‘切割者’和周圍的士兵,將丘奇帶回了綠龍客棧。

ACIII-InfiltratingSouthgate 14

海瑟姆和丘奇,準備向塞拉斯開槍

接下來,海瑟姆便出發尋找名單上的下一個人約翰·皮特凱恩。皮特凱恩當時在愛德華·布雷多克將軍手下做事。在查爾斯的幫助下, 海瑟姆潛入了波士頓的考普斯山炮台,看到皮特卡恩正在和布雷多克談話。當海瑟姆想要將皮特卡恩帶走時,布拉多克卻拒絕了,並將海瑟姆和查爾斯驅逐。合計一番後,兩人將布雷多克引到了一個小巷子里,殺死了他身邊的士兵並羞辱他,然後帶走了皮特卡恩,回到了綠龍客棧

在聚集了他的搭檔們之後,海瑟姆開始計劃潛入南門要塞,解救那裡的印第安人奴隸以得知第一文明遺址的地點。幾人劫下了一輛運送奴隸的馬車,扮作護送的士兵,然後潛入了要塞,將要塞中的奴隸救了出來。在戰鬥中,塞拉斯被海瑟姆擊傷,最終被丘奇用槍殺死。

尋找第一文明遺址 編輯

“我拯救了你的人民。這對你來說一點意義都沒有嗎?你看,我不是敵人。”
―海瑟姆試圖獲得卡涅齊歐的信任。[來源]
ACIII-Unconvinced 4

海瑟姆向卡涅齊歐展示護身符

塞拉斯死了六個月後,海瑟姆成功地讓他的夥伴們找到了那次襲擊中他們釋放的一個女人,一個似乎有一定威望的印第安人。在雪中,海瑟姆沿着她立下的腳印在地上穿越邊境,而她則是在樹枝上穿梭。當他終於趕上後,他們討論了關於‘鑰匙’和遺址地點的問題,最後她讓海瑟姆在附近的一個山坡和她會面,然後就走了。

當海瑟姆來到山坡上後,她說附近酒館裡的士兵想要趕走自己的人民,而他們的領導則是‘鬥牛犬’愛德華·布雷多克。他提出要阻止那些士兵並殺死布雷多克。在進入酒館後,他先從一些士兵的口中偷聽到了布雷多克打算參加一次‘遠征’並且已經到了‘先頭駐地’,準備和法國士兵開展。正當他準備離開酒館時卻被捲入了一場鬥毆,打敗他們後,臉上也受了點小傷。那個名為卡涅齊歐的女人快速地幫他處理了一下傷口後就走了,臨走前讓海海瑟姆在駐地附近和她會面。

ACIII-Execution 6

海瑟姆和卡涅齊歐在看地圖

海瑟姆跟了上去,在英軍駐地聖馬修堡外的風雪中與卡涅齊歐會和。他藏在一輛補給車中潛入了堡壘,進去後又悄悄地破壞了兩門大炮,然後開始偷聽喬治·華盛頓和一名英軍軍官的對話。海瑟姆從對話中得知,布雷多克拒絕結束法國-印第安戰爭,準備鼓舞一下士兵們後就去迪尤肯堡。他還得知這份計劃就藏在指揮帳中,於是他便快速地將計劃偷走,離開了堡壘。海瑟姆和卡涅齊歐開始策劃在阿利根尼(莫農加希拉)河旁埋伏,準備伏擊那些士兵。

獵殺布雷多克 編輯

“你的死亡將開啟一扇門。這與你個人無關。好吧,和你個人有點關係。畢竟你一直都很令人討厭。”
―海瑟姆追上布雷多克後對他說[來源]
ACIII-BraddockExpedition 12

海瑟姆殺死布雷多克

幾個月後,海瑟姆召集了他的夥伴,一起在河邊與卡涅齊歐會面。在簡單交流後,他們前往了伏擊地點,等著布雷多克和他的士兵到來。海瑟姆暗殺了一名士兵,換上他的軍服,藉此接近了布雷多克。他看到布雷多克殺死了一名下屬,等了一會兒才跟上去。在一名法國士兵進攻失敗後,布雷多克開始逃跑,海瑟姆也不得不騎上馬向前追去。最終,一顆倒下的大樹攔住了布雷多克,讓海爾森追了上來。正當他要朝布雷多克開槍時,華盛頓卻一槍殺死了海瑟姆的坐騎。尾隨而來的卡涅齊歐則將華盛頓拉下馬並制服,讓海瑟姆繼續步行追擊布雷多克。

ACIII-BraddockExpedition 15

海瑟姆在大神殿的入口

海瑟姆最終追上了布雷多克並殺死了他,取下了他的戒指,然後和卡涅齊歐一起來到第一文明的遺址。海瑟姆試圖用大神殿鑰匙開門,但實際上打開第一道門需要伊甸蘋果,而大神殿鑰匙的用處是開啟大神殿內門。之後,他和卡涅齊歐開始了一段戀情,兩人還有一個名為康納的兒子。在打開大神殿失敗後,海瑟姆便開始為殖民地聖殿騎士的未來謀劃,同時還讓查爾斯·李加入了組織。

與珍妮弗重逢 編輯

在奧斯曼帝國編輯

海瑟姆和伯奇重新團聚,把日記還給了他。然而,當他們的關係變得緊張時,他選擇撒謊說,美國的聖殿武士正在努力尋找這個地點,並且他已經得到了一個線索,在中東地區有一個新的前兆。.

兩年來,海賽姆和霍爾頓跟蹤到了詹妮弗的位置,在君士坦丁堡托普卡帕宮,在那裡她是妃子,然後到了大馬士革Qasr al-Azm州長的宮殿,在那裡她是後宮中的一員。

海瑟姆把自己偽裝成太監,找到了珍妮,讓她離開,但並沒有給衛兵小費。霍爾頓躲在後面擋着他們,而肯路斯逃了出來。

霍爾頓被帶到了位於埃及格埃貝特山的阿布·格爾貝修道院,在那裡他進行了強制手術,成為了一名太監。海瑟姆找到了他,並悲痛欲絕,在縱火燒寺之前殺死了進行手術的牧師。

為父報仇編輯

當霍爾頓在一間小屋裡找到她時,詹妮弗向海瑟姆透露,伯奇已經下令襲擊他們的家,因為她發現他是一個聖殿騎士,並通知了愛德華。她描述了愛德華擁有的一份日記,海瑟姆意識到這是維多米爾所解的密,並解釋說當他告訴伯奇他的劍被保存在哪裡時,他無意中告訴了伯奇。

此外,海瑟姆也意識到伯奇曾用過布拉多克的僱傭兵來確保他不會在攻擊者的戒指上看到聖殿騎士勳章,並且他已經殺死了迪格維德讓他閉嘴。

在霍爾頓的病情得到改善後,三人前往伯奇的城堡,在夜幕降臨時進行襲擊。海瑟姆和霍爾頓帶走了所有的警衛和海薩姆的同夥,其中包括約翰·哈里森。當海瑟姆走進伯奇的辦公室去面對他時,他用劍刺穿了門,警衛在後面等着抓住他。

當霍爾登去解救盧西奧和莫尼卡時,詹妮弗襲擊了伯奇,但他抓住了她,把一把刀放到了她的喉嚨上。她繼續掙扎,最後把他推到門口的劍上,殺死了他。

隨後,海瑟姆給盧西奧和莫妮卡的食物供應和馬匹,為他們的安全着想還留下了他的劍,儘管盧西奧因為海瑟姆之前的罪行迅速用武器刺傷了他。此舉使海瑟姆在床上躺了半年,在這期間,他被珍妮佛和霍爾頓照顧。

然而,當他最終康復後,海瑟姆目睹了霍爾頓的自殺,因為他沒有理由繼續忍受他所承受的傷害。在霍爾頓的葬禮之後,珍妮弗回到安妮女王的廣場,而海瑟姆回到美國。他們倆繼續互相寫信,但很少見面,因為除了痛苦的經歷,他們幾乎沒有什麼共同點,他們沒有什麼理由去回憶。

清剿殖民地刺客組織 編輯

路易斯堡戰役 編輯

Men o' War 1

海瑟姆告訴謝伊他自己關於先行者的研究

1757年,海瑟姆為謝伊·科馬克舉行了加入聖殿騎士的儀式。他從謝伊口中得知殖民地刺客導師阿基里斯·達文波特正在尋找先行者神廟,而其中所藏的神器會引發大地震。海瑟姆將重心轉向了刺客。

Men o' War 5

海瑟姆和其他人與詹姆斯·庫克會面

一年之後,海瑟姆登上了詹姆斯·庫克船長的英國皇家海軍彭布羅克號,這艘風帆戰艦在謝伊的駕駛下,在路易斯堡周圍海域重創了法軍艦船和他們的刺客盟友,幫助英軍佔領了要塞,也逼傳奇刺客阿德瓦萊信者號擱淺至老採石場。在島上的村莊,海瑟姆與阿德瓦萊纏鬥在一起,謝伊趁機將其刺殺,兩人從他口中得知,刺客正在紐約準備從先行者之盒中獲取神廟的信息。

海瑟姆和謝伊來到紐約,他設計讓英軍搗毀了遍布全城的為刺客服務的黑幫組織,並逮住了一個幫派分子,在拷問到刺客組織的藏身處之後,海瑟姆將袖劍插入了他的喉嚨。肯威大師派謝伊潛入刺客的莊園中將霍普·詹森刺殺,但沒能阻止刺客獲得先行者神廟的坐標。

北極的較量 編輯

“謝伊,雖然我們尋找先行者遺迹的工作已接近尾聲,但我想要那個盒子。你要為聖殿騎士團找他它,為我找到它。”
―海瑟姆·肯維,對謝伊科馬克[來源]
The Heist 3

謝伊將信息傳遞給海瑟姆和傑克·威克斯

海瑟姆搭乘謝伊的摩莉甘號在一片漂浮着冰山的海域擊沉了維倫德里騎士海東青號,然而後者的目的只是為阿基里斯和利亞姆·奧布萊恩尋找先行者神廟爭取時間。他和謝伊馬不停蹄地趕到北極,在躲過放哨的刺客後,一座坍塌的冰橋將兩人隔開,海瑟姆只好尋找另一條路前進。進入遺迹之後,他的前方有一名刺客正在研究一個機關,沒有發覺後面有人到來,海瑟姆悄悄地走到他背後,將他推到了光幕機關中,刺客瞬間化為一攤灰燼。和謝伊會和後,海瑟姆一方與阿基里斯兩人展開了對峙,期間利亞姆失手碰倒了基座上的第一文明神器,遺迹所在的山洞開始崩塌。

Non Nobis Domine 16

謝伊說服海瑟姆留下阿基里斯的生命

海瑟姆跟隨阿基里斯逃到了洞外的開闊地,謝伊則追在利亞姆身後從另一條路離開。一番激戰過後,海瑟姆將阿基里斯擊倒,並準備給他最後一擊,但被趕過來的謝伊所阻止——後者已將利亞姆擊殺並帶回了手稿——謝伊的理由是阿基里斯已經知道了神器的危險性,如果他死了,其他刺客依然會盲目地尋找第一文明神廟,那會帶來更大的災難。海瑟姆勉強同意了謝伊的請求,但為了確保阿基里斯不會再對聖殿騎士構成威脅,他開槍打斷了刺客導師的脛骨。

在返航的時候,海瑟姆委派謝伊為聖殿騎士團尋找先行者之盒

殖民地刺客大清洗 編輯

1763年,海瑟姆的帶領下,聖殿騎士對達文波特家園進行了總攻,殺死了除阿基里斯外,其他所有剩餘的刺客,只有少數刺客在清洗中倖存,如躲藏起來的本傑明·塔米吉;在殖民地接受訓練,但已前往法國皮耶爾·貝萊克等。在之後的很多年裡,刺客組織在殖民地一蹶不振。

美國獨立戰爭 編輯

波士頓大屠殺 編輯

主條目:波士頓大屠殺
康納: "那是我的父親?"
阿基里斯: "是的。也就是說麻煩就要來了。你去跟蹤他的同夥。這群人就像火藥桶,不能讓他點燃。"
―阿基里斯與康納看到海瑟姆在波士頓[來源]
ACIII-TriptoBoston 15

海瑟姆指着康納

海瑟姆與一些同夥在1770年來到了波士頓,當時有很多人因賦稅過重而對英國統治感到不滿,正在試圖反叛英國士兵。海瑟姆讓一名手下到屋頂上準備挑起市民和軍隊的衝突,但卻不知道自己的兒子正跟隨着這名手下。最終康納殺死了此人,但查爾斯·李卻在同時朝天開了一槍,導致士兵們朝着平民開槍。海瑟姆向一名軍官指出了康納,然後趁著康納被追,和查爾斯一起離開了。

試圖暗殺喬治‧華盛頓 編輯

“不要再犯任何錯誤了。托馬斯,你了解了嗎?”
―海瑟姆訓斥托馬斯·希奇[來源]
 威廉·約翰遜與約翰·皮特凱恩相繼死亡,而李又被迫從獨立軍的指揮官及領導者的位子上退下,為了因應這種危急的時刻,海瑟姆下令托馬斯·希奇謀殺華盛頓。
Bridewell Prison 4

海瑟姆讓查爾斯解決康納

希奇當時正在紐約有着偽造錢幣的黑道事業,卻被前來調查的康納撞破,並且把事情鬧大,而原本的計劃自然就流產了。在街上公然追逐與鬥毆的兩人自然是被逮捕然後皆被送進布萊德沃監獄,隨後海瑟姆與查爾斯將托馬斯帶到監獄的另一區, 海瑟姆也再次訓斥希基,並吩咐查爾斯在他離開後將這件事情處理好。當康納與托馬斯被囚禁的同時, 海瑟姆與查爾斯說服法官不經過審判而直接處死康納。處刑日那天,雖然刺客組織已經有所準備,但並未將絞繩完全切斷,在康納即將殞命的那一剎那, 海瑟姆卻回心轉意射出飛刀救下康納。

尋找本傑明‧丘奇 編輯

Missing Supplies 3

海瑟姆提出休戰

“聽着!我不想跟你爭論,本傑明‧丘奇既自負又愛說大話,你亟欲得到他偷去的補給,而我要懲處他,我們的利益是共通的。”
―海瑟姆向康納提議休戰[來源]

1777年 海瑟姆正在追捕前聖殿騎士本傑明‧丘奇,因為他背棄了組織,並以通敵及反抗大陸軍被送進監獄。 海瑟姆循跡來到了一座鄰近大陸軍駐地,位於賓夕法尼亞福吉谷堡壘的小教堂,在一番調查後,他認為已太遲了,然而他卻停駐在教堂里,觀察是否會有其他人出現。 讓他驚訝的是,他飛躍而下並用刀刃抵住脖子的人竟不是丘奇的手下而是他的兒子康納,一個他幾乎以為不存在的人;在與刺客一番爭吵後,他告訴康納他正在尋找丘奇,並說他們提議休戰,因為擁有相同的目標。康納無聲的同意了,最後一起離開小教堂。 

不久之後,康納開始在雪中尋找線索,追蹤丘奇僱傭兵營地的所在位置,而海瑟姆則悠然的跟在他身後。不久之後,兩人找到並俘虜一個因為大陸軍補給車破損而掉隊的人,在一番快速的審問後,海瑟姆冷漠的將其射殺,而這個舉動也令康納感到不愉。繼續前行人的兩人跟蹤一個從小路進入營地的,進入後海瑟姆命令不情願的康納滲透營地並竊聽有用的信息,之後海瑟姆故意的“疏忽”導致自己被俘,因為他知道康納就在旁邊。康納果然馬上出現並救了他,但是海瑟姆卻丟下康納,並直接前往紐約 ,制定另一個計劃。 

一個月後,當康納終於抵達紐約時,海瑟姆帶領康納從屋頂上接近他所得知的丘奇所在地。做為交換,海瑟姆告訴康納自己會赦免他是出於好奇心,而且自己與康納所幫助的大陸軍並無差別,他們兩個也各自陳述對於自由的看法,海瑟姆認為那終將導向混亂。在到達丘奇所在的建築物的門口時,他讓康納做了些的偽裝,並讓他等待會合。  

ACIII-Foamandflames 3

海瑟姆姆與康納見到冒名頂替者

當康納偽裝完畢回到會合地點後, 海瑟姆帶着他走向大門,並在得到守衛的允許下進入建築物。在探索釀酒廠的過程中,康納與海瑟姆有了一番對話,而海瑟姆到了此時才知道康納母親已逝去,但是康納卻認為是海瑟姆下令讓查爾斯李摧毀村落。海瑟姆聲稱他下了與此相反的命令——讓聖殿騎士撤出。當他們找到丘奇,海爾森說出對他的控訴並判處死刑,但令人措手不及的是那人卻不是真正的丘奇而是偽裝的,兩人也被埋伏的僱傭兵包圍,在快速的戰鬥後,兩人從對傷者口中迅速拷問出了丘奇的位置,發現他正前往馬提尼克,而海瑟姆對被拷問者毫不留情,直接處死。

沿着殺戮追跡而來的僱傭兵展開第二次的包圍,但在這時有人將火藥引爆,造成整個釀酒廠大火,而海瑟姆與康納也被困在裡面。父親的帶領下,他們從較簡單的路徑,跑到釀酒廠的上層,並打破鎖住的門,飛躍而下跳入釀酒廠下的水中。爬上岸後,他們在短時間內想出計劃,打算搭乘天鷹號(愛奎拉)來追捕比早他們一天出發的丘奇。 

追捕班傑明‧丘奇 編輯

“終於逮到你了終於逮到你了,我的朋友。抓你挺費心力的,我告訴你,你想用骯髒低級的小伎倆和陷阱阻擋我,我承認有些是有點小聰明。但是你破壞了平衡,我們曾共享一個夢,班傑明,但你現在卻想毀了它,為此,我墮落的同志,你將會付出代價。”
―海瑟姆毆打班傑明‧丘奇[來源]
ACIII-Bitterend 8

海瑟姆從康納手中強奪天鷹號掌控權

在紐約的最東區港口與康納會面後,海瑟姆搭上天鷹號(愛奎拉)啟程前往抓捕丘奇,1778年,雖然海瑟姆認為他們可能會因所選的路線而落後幾天,但最後他們於加勒比海的某處追上了丘奇,穿過夾窄的水道,避過暗礁,他們登上丘奇一開始登艦脫逃的歡迎號,卻發現早已被遺棄了,經過一番短暫的察看後,發現一條較小的船隻已航行一段距離,向天鷹號開砲並快速的逃跑。

迅速返回天鷹號(愛奎拉),馬上開始追擊,他們航過充斥礁岩的水道,然而在航行過程中,海瑟姆對康納所犯的小錯誤不甚滿意而出言批評,也宣稱自己會做的比兒子更好,然而當那艘小船穿過一面是峽谷的狹窄水道,體型過大的天鷹號被迫從礁石小島的另一面繞過,然而在另一邊迎接天鷹號(愛奎拉)的卻是以逸待勞、火力充足的艦隊,由一艘英軍主力炮艦及一群小型炮艦組成,迅速的將小型艦解決,康納及海瑟姆命令船員發射絞鏈彈,將大型艦的船桅打斷,並登上船艦。

ACIII-Bitterend 10

海瑟姆打倒本傑明·丘奇

然而正當康納使天鷹號逐漸靠近丘奇的船時,海瑟姆卻撞開康納並急轉舵輪將天鷹號猛烈的撞上去,放下舵輪海爾森箭步一躍、登上船艦,開始尋找到下一層的甲版找到丘奇的方法並將阻攔者放倒,緊接其後康納也帶着手下們登船,在殺掉甲板上的三個軍官後,找到了海瑟姆與丘奇,而此時海瑟姆一邊對他的前同黨輕蔑的訓話,一邊殘虐冷血的毆擊他至瀕死,在海瑟姆停手後,康納逼問出大陸軍的物資所在位置後了結了丘奇的痛苦,而物資正位於附近的小島等待被運送。

海瑟姆毆打班傑明‧丘奇

與康納最後的合作 編輯

“你所對抗的暴政、不平等只是表徵,真正的原因是人性的缺陷,不然我為何一直試圖讓你明白你思想路線上的錯誤。”
―海瑟姆最後一次試圖改變兒子的想法[來源]
ACIII-Brokentrust 1

海瑟姆揭露華盛頓攻擊Kanatahséton的命令.

在合作殺死丘奇後,他們結成了一種不安定的盟友關係,且兩人的互動與衝突也同時證明這關係是多麼的脆弱。

為了確保美洲殖民地可以脫離大英帝國,海瑟姆與兒子準備添上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徹底使其獨立。在一場暗殺行動之後,海瑟姆與康納在鮑靈格林附近碰面,他們想要知道親英黨的計劃,所以他們突襲了一場在紐約大火廢墟附近的軍官會議,準備俘虜並審問他們。爬過一座毀壞的建築,他們爬上了高階軍人頭上的制高點。

俯看着軍官們,卻聽不到任何有用的資訊,兩人在如何收集情報方面有了爭執,多爭無用,海瑟姆空中刺殺了一名士兵並開始與正規軍戰鬥,康納被迫加入戰圈幫助他的父親,在一番近距離廝殺後,海瑟姆與康納抓住了兩個靠在牆上試圖開槍的軍官,但還有一個逃跑了。當康納追捕那名逃跑的軍官時,海瑟姆將剩下兩人帶往他在喬治堡的藏身處並展開審問,在榨乾用處後就過河拆橋將他們殺了,在最後一個高階軍官被康納帶回後,最後的審訊開始了,當然最後海瑟姆手上又多了一條人命,海瑟姆認為如此是理所當然的因為那些軍官會告發自己和康納,卻不被仁慈的康納認同,又開始爭吵。在爭執後,海瑟姆出發前往大陸軍在福吉峽谷的堡壘。 

ACIII-Brokentrust 2

康納警告海瑟姆和華盛頓

深夜,康納也抵達了,與海瑟姆再喬治華盛頓的指揮營的山腳下碰面,在一番關於康納的性情的爭論後,他們見到了大陸軍的總指揮官喬治·華盛頓。而正當康納與之交談並告知華盛頓英軍的計劃時, 海瑟姆趁華盛頓不注意溜到他身後的帳篷里,並發現一道軍令,軍令的內容正是:下令攻擊康納的村落Kanatahséton。海瑟姆自然當康納的面說出了軍令的內容,以及嘲諷華盛頓的虛偽無能及不可靠,同時告訴康納:在七年戰爭中康納村落的大火其實也是華盛頓的命令。是華盛頓殺死了康納的母親,使父子的聯繫與羈絆斷絕。但出海瑟姆的意料之外,康納認為他一直知情卻為了某些目的而有所保留,後嚴詞拒絕海瑟姆同行的提議隻身一人趕回了村子。

海瑟姆之死編輯

“不要以為我會親吻你的臉頰,然後說我錯了。我不會哭泣,亦不會傷心,我想你懂的。 但我仍然以你為榮,你展現出過人的信念、力量和勇氣,那些崇高的特質... 我很多年前就該把你殺掉的....”
―1781年,海瑟姆被康納殺死[來源]
ACIII-Laststand 15

康納和海瑟姆對峙

在康納協助法國艦隊擊敗英軍於乞拉朋吉灣後,他說服上將用五艘炮艦轟擊喬治堡,正當砲火飛越紐約港上空時,康納透過地道潛行穿過這片被砲火籠罩的地區,準備刺殺查爾斯李一了宿怨,戰雲籠罩之前,海瑟姆與查爾斯正於喬治堡的藏身處內完善他們的計劃,海瑟姆擔心自己的同志與計劃的安危,他將李送離喬治堡希望他可以生還,並將計劃持續下去,而自己卻留在堡壘內,準備與兒子來個了斷。

ACIII-Laststand 18

康納刺殺海瑟姆

在穿越交火區時,康納不慎被砲火波及,行走不便的康納千辛萬苦來到警戒森嚴的堡壘時,一陣遠超身體痛苦的掙扎翻騰於內心---等着他的人不是別人正是自己的父親,迫不得已下與他展開搏鬥,但以逸待勞的海爾森明顯佔據上風,舉匕刺向海爾森的手臂,一場激烈的廝殺開始了,康納利用周邊的物品攻擊海爾森,稍稍抵銷海爾森的優勢,酣戰中,一枚砲彈擊中身旁的土地,震波將他們掀翻在地,海爾森反應迅速,敏捷的起身並壓在康納身上,一邊試圖將他勒死,一邊說著不屑刺客們與其信條的話,認為他們追求的東西根本不現實,但危急中的康納卻更加俐落的將袖劍送入父親海瑟姆的咽喉... ...

個性與特質編輯

“我跟你們刺客不一樣之處就是我們從不偽裝自己的企圖。”
―海瑟姆對康納說[來源]
一開始, 海瑟姆對自己的信念毫不動搖,一舉一動皆依聖殿騎士指派的任務行動,但當他知道不可能進入先行者遺迹(大神殿)時,他開始慎重考慮是否要在殖民地建立聖殿騎士分支,構建屬於己方的力量。

年輕時,海瑟姆是一個權威主義者,在某些方面稍帶一些自負,他對低層人民的忽視便是證據。但當他面對他認同與他身分對等或智慧可堪比擬之人時,他卻表現得很知禮且溫和,但這些缺點似乎並未使他對美洲原住民有任何的不敬,即使有許多人認為他們是原始人並智商低下,他反而認為他們十分可敬,並與一位女性原住民有了親密的關係。海瑟姆是一個嚴肅的人,偶爾會開點小玩笑。他對美洲原住民十分友善,助他們脫離囚籠。在劇情一開始時,當他在乞丐的歌劇演出中,穿行於人群中時,會對被他打擾的人說抱歉。

他也有仁慈的一面,在歌劇院時,有一位小男孩(這個小男孩後來成為了一名刺客,而且是康納親自招募的)目擊了他用袖劍暗殺了米科,但他並沒有將其滅口而是迅速的離開,而且在富蘭克林拜託他幫忙找回他的年代鑒的書頁時,海瑟姆表示如果找到任何一張,都會送還給富蘭克林。即使布雷多克變得如此殘暴,海瑟姆也饒他一命,只因他是海瑟姆曾經的兄弟。而且他也在往美國的航行時,於暴風雨中英勇地拯救水手的性命。但他也堅定不疑地幫助查爾斯對抗康納,並未因血緣而有所動搖。在跟蹤丘奇的人馬時,即使被俘虜了,海瑟姆仍然不向敵人屈服。

日居月諸,海瑟姆與年輕的他有着天壤之別,他更加冷酷與無情,甚至會強迫他人做下賤的工作,更甚者將其視為棄子任意丟棄。而在某些方面他顯得殘暴許多,處決俘虜毫不手軟(但他在日記中紀錄他事實上被自己的無情嚇到了)但在與兒子的同行及合作中,他的無情冷酷也軟化了些許,他甚至試圖更加仁慈但避免表現出任何情緒。在他死前那一段短暫的時光中,海瑟姆為了維持這段父子親緣,他表現得更具父愛(became more fatherly)儘管他曾努力過,但聖殿騎士的志業在他心中舉足輕重,縱使血緣亦不能牽絆他保護組織的成就,所以他最終甚至試圖殺死自己的親兒子來保護組織。儘管如此,他亦極為在意康納,在與華盛頓的會面中,兒子與自己切斷父子關係讓他極度煩惱。從他不計任何代價,即使是親人亦可犧牲,只為達到聖殿騎士的目的,一個關乎全人類的利益的願望。海瑟姆的所作所為或許並不是那麼光明正大,但當我們回想起那句刺客的信條——殺所必殺之人,我們可以想見,海瑟姆依舊在心中堅持着做為一個刺客的襟懷。 

儘管這樣,他還是心懷對他兒子(康納)的愛, 縱然他的所作所為必定會將之毀於一旦;海瑟姆試圖與康納合作,他臨死前還在對康納說他為他自豪。海瑟姆的日誌"遺棄"也揭露了他曾在康納的處刑上救了他的命。其實吊繩並未被刺客們完全切斷,所以他用飛刀射斷了它並救了康納的命。海瑟姆同樣對Ziio(卡涅齊歐)的死表示震驚和懊悔,事實上他在Ziio(卡涅齊歐)毫無解釋地切斷了和他之間的聯繫後,他才離開了她。為她的志向而感到榮耀,這也證明了他對於家庭的愛。雖然海瑟姆確實有着自己的理由,但是他也對Lee殺害殖民地土著居民的殺戮感到震驚,他一直堅持:對於無辜之人的屠殺與聖殿騎士的目標相悖。

人物服裝和裝備 編輯

海瑟姆穿着着一件深藍色長禮服,有金色鑲邊。穿着這貴族的雙層披風,內層為藍色,外層為黑色,均有金色鑲邊,外層有這精美的金色畫案,內部穿着紅色的衣服。下半身穿着白色褲子以及棕色皮靴。頭戴和衣服一樣配色的藍金三角帽。辮子使用這一根紅色髮帶。 海瑟姆的左手袖劍護腕的配色也是藍金配色,護腕帶子上綁着一個破碎的刺客標誌。右手的袖劍則藏在袖子內部,外部袖口上有一隻老鷹的圖案。 海瑟姆使用一條棕色的斜肩帶,左腰綁着槍套可以放下一把燧發槍,右腰有劍帶可以放下一把長劍。

裝備和技能編輯

“我在劍術上是個高手,在殺人上也是個行家。沒什麼可自豪的,我只是擅長這些,就這麼簡單。”
―海瑟姆談論自己的刺殺能力[來源]

海瑟姆擁有熟練的自由奔跑能力,曾經悄無聲息地在一所歌劇院內部攀爬,在北美殖民地的房屋間穿行時也毫不費力,但作為倫敦市民長大的他也完全沒有攀爬樹木以及在樹木之間穿梭的能力,因此海瑟姆在開拓地的行動非常明顯地受到了限制。作為一名富有經驗的策劃者,海瑟姆還能夠迅速制定作戰方案,暗中潛入,擊潰敵人。他的一言一行體現出獨特的領導氣質,亦是個隱蔽和欺騙的老手。

正如他對自己的評價,海瑟姆在戰鬥中的確是位劍術高手。海瑟姆早年接受過正統的西洋劍術的訓練,他在戰鬥中始終保持着直立且向右側身的標準戰鬥姿態,而且和兒子康納相對野性而且殘暴的戰鬥方式不同,海瑟姆的劍術很少會有多餘動作,每次都是乾淨利落地直擊要害,痛快地將敵人送上死路,同時他不如康納強壯,在戰鬥中極少利用身體的力量進行對抗。他裝備兩枚袖劍,並且擁有罕見的感知能力——鷹眼視覺

海瑟姆使用過的武器還包括燧發手槍和火槍。此外,他還不惜使用任何手段以在戰鬥中贏取優勢。比如在貝亨奧普佐姆圍攻戰中,海瑟姆曾經將一名行刑者的助手向敵人扔去。

感情生活編輯

“我很好奇你母親是如何描述我的,我常在想和她一起生活會變得如何。”
―海瑟姆對康納談論卡涅齊歐[來源]

海瑟姆幼年時住在安妮女王廣場,由於父親的刺客身份,鄰居們刻意疏遠與肯維家的關係,但仍有幾個鄰家的女孩對他產生了興趣。在與雷金納德同行以及成為聖殿騎士的日子裡,海瑟姆認為組織事業比建立家庭更重要,因此也很少有過感情經歷。

ACIII-BraddockExpedition 16

海瑟姆和卡涅齊歐在大神殿門口接吻

海瑟姆最為認真的一次感情關係是與莫霍克族人卡涅齊歐的相遇。兩人最初次面時,海瑟姆正從西拉斯手下的奴隸主手中解救卡涅齊歐。西拉斯被殺後,卡涅齊歐將海瑟姆解放出來的族人護送出堡壘。

1755年冬季,海瑟姆正式與卡涅齊歐見面。海瑟姆在列剋星頓城外的樹林里追逐齊歐,試圖向她詢問先行者護身符上符號的意義。很快,兩人開始策劃除掉佔領莫霍克族土地的愛德華·布雷多克將軍。卡涅齊歐最初並不相信海瑟姆,儘管海瑟姆費盡心思證明她過於多疑。然而經過在康科德一家酒吧中的鬥毆,卡涅齊歐對海瑟姆的好感有所提升,並且用酒精為海瑟姆臉上的傷口消了毒。

八個月後,卡涅齊歐帶着幾名族人首領與海瑟姆一行人會面,準備打倒布雷多克。海瑟姆險些被喬治·華盛頓殺死,而被卡涅齊歐及時救下。

布雷多克被擊敗後,卡涅齊歐帶領海瑟姆來到她曾見過護身符上符號的地點——一處先行者的遺迹。然而由於缺少埃齊奧的金蘋果,海瑟姆最終沒能打開遺迹大門。卡涅齊歐安慰了海瑟姆,兩人隨後接吻。

這以後,卡涅齊歐懷上了海瑟姆的兒子。後來卡涅齊歐發現了海瑟姆的聖殿騎士身份,要求他離開並不再回來,海瑟姆遵從了她的意願。

海瑟姆多年後發現康納是自己的孩子,感到十分驚訝。與康納見面時,海瑟姆說他時常想象留在卡涅齊歐身邊的生活,他還很好奇卡涅齊歐怎樣說過他的事情。他顯然對卡涅齊歐過世一事感到十分悲痛。

遺言編輯

ACIII-Laststand 19

海瑟姆臨死前

  • 康納:  投降我就饒你一命...
  • 海瑟姆:  將死之人還如此囂張。
  • 康納:  你也好不到那裡!
  • 海瑟姆:  就算你們勝券在握,我們仍能東山再起!你知道為什麼嗎? 因為教團是由現實所催生!我們不需要教條,更不需靠一個老頭。只要世界維持原貌,教團就能存在。所以聖殿騎士能永遠不滅!

康納將袖劍刺進海瑟姆的喉嚨一

  • 海瑟姆: 啊!...不要以為我會親吻你的臉頰,然後說我錯了。我不會哭泣,亦不會傷心,我想你懂的。 但我仍然以你為榮,你展現出過人的信念、力量和勇氣,那些崇高的特質... 我很多年前就該把你殺掉的....
  • 康納: 再見了,父親。

瑣聞趣事編輯

  • 與戴斯蒙的祖先如阿泰爾埃齊奧等人類似, 海爾森的名字與鷹有關。
    • Haytham是阿拉伯名字,意思是‘雛鷹’。
    • Kenway是英國名字,意思是‘勇敢的皇家戰士’。
  • 和他的兒子康納一樣, 海瑟姆的嘴角並沒有類似阿泰爾,埃齊奧的傷疤。

海瑟姆的夾克左袖口上有一個鷹的圖案,他的右護腕上有一個生鏽、破碎的刺客徽章。他的斗篷上部有聖殿十字的裝飾,而中部則綉有共濟會的尺與圓規。

  • 海瑟姆是第一位可以在刺客信條系列單人模式中操控的聖殿騎士。他也是第一位沒有穿着刺客兜帽服而是戴帽子的祖先。第二位是阿弗琳·德·格朗普雷
  • 海瑟姆是左撇子
    • 海瑟姆唯一兩次沒有戴帽子的場景是在皇家劇場時和與康納合作時游泳上岸。
  • 海瑟姆是已知的第一位可以使用鷹眼的聖殿騎士,第二位為謝伊·科馬克(尚無直接證據表明丹尼爾·克羅斯有鷹眼能力)。不過他們本來就有刺客血統。
  • 海瑟姆是戴斯蒙德第二位已知的聖殿騎士祖先,第一位是瑪利亞·索普。與她正相反,海瑟姆最初受過刺客的培訓,但沒有正式加入過刺客,而後加入了聖殿騎士,而瑪利亞·索普最初是聖殿騎士,後來加入了刺客組織。
  • 海瑟姆的左袖劍和此前的其他祖先不同,袖劍更短也更靠近他的手腕。
  • 海瑟姆是已知第四位可以做出信仰之躍動作的聖殿騎士,其他幾人為弗朗切斯科·德·帕齊背叛者瓦利、謝伊·科馬克和丹尼爾·克洛斯
  • 海瑟姆與康納之間的交流同威廉戴斯蒙德之間的交流有些相似,特別是父子間的個性與談話。
  • 諷刺的是,海瑟姆在刺客信條 III 遊戲初期提到過,他與愛德華·布雷多克斷絕來往是由於後者的冷酷無情和濫殺無辜,而他後來在遊戲末期也開始表現出這種跡象。
  • 海瑟姆曾擁有一把他父親送給他的短劍,但這把劍在他與米科的搏鬥中弄丟了,不過他卻得到了米科的袖劍。
  • 令人難以置信的是,戴斯蒙德在體驗海瑟姆的記憶時竟沒有發現他是聖殿騎士。這可能與他擁有袖劍有關。

畫廊 編輯

參考與注釋編輯



如果您認為本詞條還需改進,歡迎參與編輯。任何疑問請閱讀歡迎頁面或這裡留言。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