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aicon-Timeline.pngEraicon-featured.png


Smallwikipedialogo.png
这篇文章是关于历史事件的。也许你要找的是同名动画短片
夏尔·多里安:“老……康纳和他的刺客们……美国革命会让你们这些圣殿骑士的事业付之一炬。”
谢伊·科马克:“那样的话,或许我们应该掀起另一场我们的革命了。”
―1776年,谢伊·科马克在凡尔赛宫向夏尔·多里安暗示了法国大革命即将到来。[来源]-[记忆]

法国大革命(法语:La Révolution Française,英语:the French Revolution)指的是法国自1789年到1799年拿破仑·波拿巴担任法兰西第一执政为止长达十年时间里所出现的影响深远的社会及政治动荡。这一时期,法国的公民们将法国的政治体系彻底粉碎又重新建立起来,铲除了绝对君主专制与封建体制等延续了数个世纪的陈旧制度。就和发生在此前的美国革命一样,法国大革命深受启蒙思想,尤其是人权等与生俱来、不可被剥夺的权力等概念的影响。法国大革命虽然没能实现所有的目标,有时甚至会堕落为混乱的屠杀,但还是向世界展示了寄宿于人民意志中的力量,为现代国家的塑造进程做出了重要贡献。

法国大革命在某种程度上是圣殿骑士组织巴黎分册中激进派系的策划结果。这一派系由伊述成员艾塔的转世,也就是所谓的“圣者”,弗朗索瓦-托马·日耳曼领导。他想要实现当年作为圣殿骑士大团长被法国国王腓力四世处决的另一位圣者雅克·德·莫莱所未能实现的伟业。日耳曼利用革命重建了圣殿骑士组织,摧毁了法国的君主制,为雅克·德·莫莱的死报了仇,准备构筑一个由圣殿骑士控制的新社会。

革命前奏[编辑 | 编辑源代码]

革命的概念诞生在18世纪末。一开始的弗朗索瓦-托马·日耳曼还是一名银匠,一名在巴黎圣殿骑士组织普通成员。他被幻觉所困扰,最后在幻觉的指引下来到了雅克·德·莫莱位于圣殿塔地下的密室。日耳曼在密室里找到了《认知之父圣典》,在书中看到了雅克·德·莫莱所记录的有关第一文明的想法以及他对圣殿骑士与人类未来的展望。在雅克·德·莫莱看来,圣殿骑士组织需要变得更为隐秘,利用资本主义和中产阶级躲在暗处统治社会,确保伟大事业的成功。日耳曼明白,他在某种程度上与雅克·德·莫莱相通,而雅克·德·莫莱就是他的先知。实际上,日耳曼和雅克·德·莫莱都是携带有艾塔记忆的人类转世——圣者。艾塔是伊述成员之一,同时是另一名伊述成员朱诺的丈夫,协助朱诺实现她控制人类的阴谋。[1]

日耳曼被逐出圣殿骑士组织

日耳曼来到其他圣殿骑士面前,向他们表示组织需要重建,需要放弃会侵蚀他们真正目标的贵族、教会与国家,鉴于当年雅克·德·莫莱与圣殿骑士团成员被法国国王下令逮捕处决的事件他们还应该终结法国的君主制。圣殿骑士组织巴黎分册的最高大师弗朗索瓦·德·拉塞尔认为日耳曼成为了极端分子,是组织的异端,将他逐出了组织。但是,一部分圣殿骑士被日耳曼的话语打动了。其中一个名为玛丽·勒维克。玛丽·勒维克帮助日耳曼建立了自己领导的圣殿骑士派系。这个新的派系开始执行他们夺取巴黎分册领导权,终结法国君主制的计划。[1]

18世纪末,法国的政治、社会状况为这个激进派系夺取控制创造了完美的机会。法国参与美国独立战争所带来的巨额开销,再加上国王路易十六与妻子玛丽·安托瓦内特和之前几位国王的奢侈无度导致整个国家面临着经济崩溃的危机。此时的法国不但面临着国库枯竭的问题,干旱、牲口瘟疫、持续二十年之久的粮食歉收以及飞速猛涨的面包价格更是让农民与居住在城市的贫困人口深感不安。很多人对向自己施加重税而非救济的统治政权表达了绝望与怨恨,而他们的表达则诉诸于暴动、抢劫与罢工等各种手段。[1]

1786年秋天,路易十六的财政总监夏尔·亚历山大·德·卡洛讷提出了一项经济改革计划,建议征收普遍土地税,原来的特权阶级也不再获得豁免。为了给这些措施争取支持,预先避免贵族骚乱,路易十六召开了由教会、贵族与第三阶级共同参与的三级会议。会议的时间安排在1789年5月5日;届时,来自各地的三个阶级的代表们将会准备好一份问题列表(“Cahiers de doléances”,意为改良请愿书)上交给国王。[1]

法国还面临着政治与社会上的危机。贵族与神职人员在不用交税的同时,还对底层阶级有着封建特权。随着《百科全书》所包含的知识与百科全书派的思想在各个阶级中传播开来,伏尔泰让-雅克·卢梭等启蒙运动哲学家们的政治理念也在人民在政府中应有的地位这一议题上深刻地影响了人民群众。美国革命也对法国产生了影响。美国独立战争时期,本杰明·富兰克林担任美国驻法大使。鉴于美国国情而产生的建立代议制政府的想法也越来越多。1789年1月,身为修士的第三阶级议员埃马纽尔·约瑟夫·西哀士出版了一本名叫“何为第三阶级?”的小册子。在书中,他写道,代表了法国大多数人的第三阶级竟然没有政治权力。[1]

历史[编辑 | 编辑源代码]

1789年三级会议[编辑 | 编辑源代码]

1789年三级会议的开幕集会

1789年5月5日,来自各个阶级的代表齐聚凡尔赛娱乐公馆。三级会议随着路易十六发表的演说正式开始。演讲中,身为贵族代表的圣殿骑士最高大师弗朗索瓦·德·拉塞尔与作为第三阶级代表与会的巴黎刺客兄弟会导师奥诺雷·米拉波秘密会晤。两人一同讨论了法国的未来,决定在刺客与圣殿骑士之间缔结和约。晚上,弗朗索瓦·德·拉塞尔为女儿埃莉斯·德·拉塞尔加入圣殿骑士组织而在凡尔赛宫组织了一场舞会。但加入仪式结束之后,弗朗索瓦·德·拉塞尔被日耳曼麾下派系的两名成员——夏尔·加百列·西韦特乞丐之王谋杀。随着德·拉塞尔被害,圣殿骑士组织内部出现了冲突与对抗,日耳曼获得了激进派系最高大师的头衔,而埃莉斯则接任了父亲在保守派中的位置。[1]

在三级会议当中,最主要的问题便是投票:贵族与神职人员赞成遵循旧例分阶级投票,第三阶级则认为应该当按照代表人数投票表决。有关会议投票的高度公开辩论很快便发展为第一,第二阶级与第三阶级之间的互相敌视,掩盖了三级会议原本的目标,更淡化了召开三级会议的国王的权威。6月17日,因有关事宜的讨论陷入了停顿,第三阶级代表在领袖让·西尔万·巴伊的带领下单独召开了会议。他们邀请了来自另外两个阶级的代表,正式成立了国民议会;三天后,他们在附近的一处室内网球场集会,颁布了《网球厅宣誓》,誓称若不达成宪法改革绝不解散。第三阶级的代表包括了米拉波、巴伊、西哀士、约瑟夫-伊尼亚斯·吉约丹等人,也包括了属于日耳曼麾下激进派系的圣殿骑士马克西米连·德·罗伯斯庇尔。6月23日,国王命令国民议会解散,但米拉波宣称,他们“除非刺刀刺进身体,不然绝不会屈服”。一周之内,绝大多数神职人员代表和47个自由派贵族加入了国民议会。6月27日,路易十六不情愿地接受了三个阶级组建新议会的事实。[1]

民众暴动[编辑 | 编辑源代码]

7月12日,在国民议会继续在凡尔赛召开会议,致力于出台新宪法的工作时,恐惧与暴力席卷了巴黎。巴黎市民尽管对皇权近来遭到重大打击而欢欣鼓舞,却因担任财政总监并更同情第三阶级的雅克·内克尔被更加保守的约瑟夫·福隆·德·杜耶取代的消息而深感恐慌。还有谣言宣称国民议会的成员遭到了逮捕,皇家军队即将在巴黎发动武装政变云云。在皇家宫殿,记者卡米尔·德穆兰呼吁在法国属于底层阶级的无套裤汉们武装起来。群众的叛乱还得到了来自法国卫队的武装支持,在7月13日建立了国民卫队,准备恢复巴黎的秩序。[1]

7月14日,暴动人员在荣军院得到了枪械,但没有火药。因此,他们前往巴士底狱,准备从洛奈侯爵主管的巴士底狱中得到火药。在被洛奈侯爵拒绝之后,无套裤汉们对巴士底狱发起了围攻。埃莉斯·德·拉塞尔也在暴动人员的人群当中,希望能够救出她的恋人——阿尔诺·多里安。此前,阿尔诺因为被当作谋杀弗朗索瓦·德·拉塞尔的凶手而锒铛入狱,被关押在巴士底狱当中。[2]阿尔诺趁着巴士底狱被围攻时的混乱,在曾训练过阿尔诺父亲夏尔·多里安刺客大师皮耶尔·贝莱克的帮助下逃出了牢房。在巴士底狱被攻占之后,巴士底狱里的囚犯被悉数释放,主管洛奈侯爵则被枭首示众。这一天标志着法国大革命的正式爆发。后来,7月14日被定为法国的国庆日。[1]

在巴士底狱被攻占后,路易十六撤走了他的部队,重新将内克尔招入政府。7月15日,曾参与美国独立战争的战争英雄,刺客盟友拉法耶特侯爵当选为国民卫队的司令。拉法耶特向路易十六提议采用三色帽徽,其中红色与蓝色象征巴黎,而白色象征法国君主制。路易十六于7月17日采纳了这项提议。与此同时,约瑟夫·福隆·德·杜耶开始囤积粮食,哄抬粮食价格。刺客们帮助巴黎人民获得了食物,而德·杜耶则在7月22日被群众绞死在了市政广场的路灯上,后来又被砍了头。因巴黎大多数官员已经逃离,无套裤党人成立巴黎公社接管了巴黎的市政,让·西尔万·巴伊成为了巴黎的市长。

革命热情的浪潮与广泛传播的歇斯底里很快席卷了整个法国。贫农们将税吏、地主和名门望族的家里洗劫一空,还将房子放火烧毁。这场土地起义加速了贵族逃离法国的进程,被称为“大恐慌(Great Fear)”。国民制宪议会受此启发,在8月4日晚上宣布废除封建制度,取消神职人员与贵族的特权,结束了旧政权(Ancien Régime)的统治。[1]

8月26日,国民制宪议会在拉法耶特与米拉波的想法之下通过了《人权与公民权宣言》。这份宣言中的民主原则建立于启蒙运动思想家们的哲学、政治理念基础上。这份宣言宣告国民制宪会议将推翻旧政权,建立一个基于机会平等、财产公平、言论自由、人民主权与代议制政府而建立起来的新体制。

戴洛瓦涅在凡尔赛妇女大游行中带队前进

虽然政治上的问题得到了解决,但法国人民仍旧面临着粮食短缺的问题。10月5日,在巴黎市场工作的妇女们开始进行抗议。她们在戴洛瓦涅·德·梅丽古尔的带领下开始向着凡尔赛游行,想要和国王一家进行谈话。游行队伍从市政厅得到了武器装备,还得到了国民卫队的支持。圣殿骑士激进派系成员借此机会混入了游行队伍,想要挑起针对皇室的暴动。一支刺客小队奉命保护了梅丽古尔的安全,消灭了混入游行队伍的圣殿骑士特务。最后,游行群众安然无恙地抵达了凡尔赛宫。在妇女代表的觐见与第二天凡尔赛宫被愤怒的群众突破之后,路易十六向群众发表了讲话,表示自己接受新宪法,将会回到巴黎。[1]

同一天,圣殿骑士组织激进派系成员谋害了所有支持埃莉斯·德·拉塞尔的人。埃莉斯跳进塞纳河里才侥幸逃脱。她决定在自己变强之后再继续复仇。[2]

变革之时[编辑 | 编辑源代码]

自群众暴动之后,法兰西王国又经历了许多变革。政治上,国王一家搬进了巴黎的杜伊勒里宫,国民制宪议会迁到了位于杜伊勒里花园(Jardins des Tuileries)附近的马场厅(Salle du Manège)。国民制宪议会的成员均由群众选举而来,巴黎各个地区也被分别分派给各个部门管理。许多政治俱乐部在大革命时期涌现出来,其中的代表有雅各宾俱乐部和当时著名演说家乔治·丹东领导的科德利埃俱乐部。为了抹消君主专制权力的标志,也为了腾出修建协和桥(Concord bridge)等纪念性建筑所需要的石料,巴士底狱被群众拆除。出版方面的自由随着包括让-保尔·马拉主办的《人民之友(L'Ami du peuple)》与雅克·埃贝尔主办的《杜歇老爹(le Père Duschesne)》等革命报刊和保皇党开办的《使徒行传》等各类报刊的出现得到了极大发展,给人民群众传递有关国内各种事件的消息,同时还用报刊内容来强调支持自己的观点。为了减轻债务,法国发行了新的纸币。这种纸币由国家没收的教会资产作为价值保证。农民-将军之墙被拆毁。而随着特权阶级的消失,交税成为了所有人的义务。[1]

各个领域都在追求人与人之间的平等,就连死也不例外。吉约旦医生就促成了死刑处刑平等的实现,安托万·路易(Antoine Louis)与托比亚斯·施密特合作发明了一台能够大大减轻死刑痛苦的机器。这台机器就是所谓的断头台。它成为了法国死刑处刑所使用的唯一工具。随着教会名下的土地被征收,修会圣愿被废止,法国的教会也开始了改革。1790年7月12日,《神职人员民事组织法案》通过,宣布法国修会组织解散,勒令神职人员向法国而非教皇起誓。拒绝执行这些命令的神父被称为“难治神父(refractory priests)”,教皇则拒绝认可这一法案。巴士底狱被攻占一年后,为保证国王、制宪议会与人民群众三方能团结一致,巴黎举办了联盟节(Fête de la Fédération),大获成功。[1]

阿尔诺与日耳曼见面

这一时期,刺客们试着尽可能将革命维持在和平状态。导师米拉波在国民制宪议会中担任议员,同时还担任国王的顾问。他想维持之前与德·拉塞尔缔结的和约,所以给了圣殿骑士实行计划的可趁之机。1791年1月,随着群众对贵族与教会展开攻击,夏尔·加百列·西韦特组织起了一个偷运网络,向贵族和神职人员收取钱财,然后为他们提供保护。得知刺客议会终结和约后,为弥补没能阻止养父弗朗索瓦·德·拉塞尔被害的过错而成为刺客的阿尔诺·多里安获准调查德·拉塞尔遇害背后的真相。他先是在巴黎圣母院刺杀了西韦特,后又在圣迹区刺杀了乞丐之王,发现这两个人和一个名叫日耳曼的男子有牵连,但认为日耳曼只是打制了用来刺杀德·拉塞尔的圣殿骑士胸针的银匠。在阿尔诺的逼问下,日耳曼利用阿尔诺的无知误导了他,谎称克雷蒂安·拉法叶是雇他打制胸针的圣殿骑士。阿尔诺碰巧发现拉法叶正在准备一场进攻,于是他摧毁了拉法叶位于谷物交易所的火药储备,在圣婴公墓刺杀了与其他分册圣殿骑士碰头的拉法叶。[1]

实际上,拉法叶是对德·拉塞尔最为忠心的圣殿骑士,即使拼上性命也不会背叛他。他正在筹备的进攻针对的不是刺客,而是圣殿骑士激进派系成员作为据点的博瓦酒店。在雅各宾派成员听罗伯斯庇尔演讲的同时,日耳曼偷偷摸摸来到博瓦酒店地下和他麾下玛丽·勒维克、路易-米歇尔·勒佩莱蒂耶阿洛伊斯·拉图什、乞丐之王的副官与国民卫队上尉弗雷德里克·鲁耶这几位顾问碰头。他们策划了计划的下一步:勒维克组织囤积粮食,促使群众暴力行为变本加厉,鲁耶去收集能将路易十六定为反革命分子的证据,作为国民制宪议会议员的勒佩莱蒂耶则确保鲁耶找到的证据在路易十六的审判上发挥作用。日耳曼还宣布,他为杀死埃莉斯·德·拉塞尔而设下了陷阱。不过阿尔诺偷听到了他们碰头时的对话,救下了埃莉斯。[1]

阿尔诺提议由埃莉斯与刺客兄弟会之间建立合作关系,一同追击圣殿骑士组织激进派系。虽然米拉波打算帮助埃莉斯,确保刺客兄弟会和圣殿骑士组织在未来能够共享和平,但很多刺客还是持反对意见。这份合作也随着皮耶尔·贝莱克毒杀米拉波并栽赃给埃莉斯的行为而不了了之。贝莱克还向给所有刺客下毒,将如今作为政治势力活动的刺客兄弟会重建成一支军队。但阿尔诺及时查明了事实,两人在圣礼拜堂展开决斗,最后贝莱克不敌阿尔诺,请求阿尔诺杀死自己,阿尔诺只能同意。因刺客议会连续失去两名刺客大师,刺客方面拒绝与埃莉斯进行合作,而阿尔诺也被剥夺了调查弗朗索瓦·德·拉塞尔遇害真相的资格。米拉波的遗体进行了火化,国民议会则以革命英雄的头衔将他安葬在了先贤祠里。[1]

帝制覆灭[编辑 | 编辑源代码]

随着米拉波去世,路易十六失去了自己在国民议会中最得力的支持者。他愈发感觉自己身在巴黎时更像囚犯而非国王,因此在1791年6月20日带着家人准备乔装逃往瓦雷纳。但他们半路被人认出,又被带回了巴黎。这一事件降低了路易十六的支持率,丹东、罗伯斯庇尔等人更是宣称应当罢黜路易十六,建立法兰西共和国。想要保留国王的雅各宾派成员分离出去,成立了斐扬俱乐部。事态在7月17日又发生了进一步恶化,在战神广场上集会签署罢黜国王的请愿书的群众遭到拉法耶特侯爵率领的国民卫队开枪袭击。8月,法属殖民地圣多明克又在圣多明克刺客兄弟会的领导下爆发了奴隶起义。起义的奴隶只想赢得自由,仍愿意对法兰西的国王表示忠诚。[3]9月,新宪法通过,法国成为君主立宪制国家,国王有权选择自己的政府,拥有对法律的否决权。[1]

1791年底,因皇后玛丽·安托瓦内特的兄长同情反革命分子,准备重新拥立妹夫的王权,针对玛丽所属的哈布斯堡家族的战争威胁与日俱增。吉伦特派——由雅克·皮耶尔·布里索领导的立法议会代表——想要对奥地利宣战,希望通过战争向整个欧洲传播革命理念。另一方面,由罗伯斯庇尔领导的山岳派想要维持与欧洲各国之间的和平状态,巩固法国目前的革命成果。虽然如此,1792年4月立法议会对奥地利宣战,法国军队入侵了奥属尼德兰,掀开了法国革命战争的序幕。普鲁士与奥地利结盟,加入了对抗法国的战争。[1]

1792年夏天,巴黎的群众因玛丽·勒维克与弗拉维尼囤积粮食而再度陷入饥荒。戴洛瓦涅·德·梅丽古尔调查了这起事件,最后在刺客的帮助下夺回了粮食。刺客们则刺杀了弗拉维尼,挫败了这些圣殿骑士激化矛盾的企图。[1]

随着前线不断失利,议会宣布进行征兵,许多部队抵达了巴黎。随着国王同国外反革命军队勾结的消息传来,再加保留国王带来的开销仍旧不容小觑,一部分无套裤党人在受圣殿骑士操纵的雅各宾俱乐部煽动下在1792年8月9日发动了暴动,占领了市政厅,组织起了一个新的公社第二天,这个公社得到了国民卫队的支持,袭击了杜伊勒里宫。在愤怒的人群之中,弗雷德里克·鲁耶带着一群圣殿骑士闯入了宫殿,取得了国王叛国的证据。[1]

遭到袭击的杜伊勒里宫

刺客议会发现米拉波在与国王的通信中提到了有关法国刺客兄弟会的重要信息,于是派遣阿尔诺·多里安潜入杜伊勒里宫,抢在圣殿骑士发现之前销毁那些信件。阿尔诺在国王的办公室里遇到了一名年轻的军人。这个军人名叫拿破仑·波拿巴,正在寻找一把能够打开圣但尼大教堂地下第一文明神殿大门的钥匙[4]于是两人合作,在鲁耶带人破门而入之前找到了东西,逃出了国王的办公室。在这场袭击中,国王一家在瑞士卫队的保护下逃出了杜伊勒里宫,来到马场厅接受立法议会的保护。但暴动者到来时,国王还是被抓住关进了圣殿塔。立法议受公社方面的深刻影响,被国民公会(National Convention)取代。在8月10日的暴力事件后,新一批流亡者逃往法国国外,拉法耶特也被指责为叛徒。[1]

9月,巴黎乃至法国各地的监狱爆发了暴力事件。无套裤党人为避免保皇势力卷土重来,将许多罪犯以反革命的罪名处死。这些罪犯绝大多数为罪不至死的犯罪分子或是拒绝效忠的神职人员。鲁耶带着手下对大夏特雷发动了袭击,开始屠杀监狱里的囚犯。自8月10日起就在追查鲁耶的阿尔诺·多里安潜入了大夏特雷,在未经刺客议会允许的情况下刺杀了鲁耶。9月2日,一个奥地利间谍组织试图向外传递有关巴黎城防的情报,还打算谋杀乔治·丹东。那时,丹东发表了演说,为革命者们重新点亮了希望与信念。刺客们救了丹东,杀死了那些奥地利间谍。丹东在事后成为了刺客兄弟会的盟友之一。9月20日,法军在瓦尔密击败奥地利军队。胜利的消息传来,国民公会在第二天宣布废除君主制,建立法兰西共和国,实行普选。在第一次选举结束后,吉伦特派赢得了国民公会中的多数席位。[1]

10月,圣殿骑士玛丽·勒维克继续囤积运抵巴黎的粮食。她的计划是将囤积粮食,制造饥荒的罪名栽赃到王室头上。勒维克在卢森堡宫组织了一场宴会。这时的卢森堡宫不单被用作监狱,还是勒维克囤积粮食存放的地方。她在此举行宴会是想让客人发现这些“被王室成员囤积于此的”粮食。但是她的计划因埃莉斯·德·拉塞尔运走粮食而落空。阿尔诺·多里安则在宴会上刺杀了她。[1]

12月11日,发现杜伊勒里宫里部分文件能证明前国王私通奥地利君主准备扼杀革命之后,国民公会举行了一场关于路易十六的审判。路易十六被控犯有背叛革命与国家的罪行,议员于1793年1月15日认定他有罪。第二天,公会就是否要对路易十六处以死刑进行了投票表决。面对360票赞成死刑,360票赞同宽大的局面,圣殿骑士路易-米歇尔·勒佩莱蒂耶投出了赞成死刑的第361票。审判结束之后,勒佩莱蒂耶向日耳曼告知了结果,向日耳曼保证他能看到死刑执行。1月20日,勒佩莱蒂耶在平等宫协助举办了一场宴会,被正搜集有关日耳曼下落的阿尔诺刺杀。勒佩莱蒂耶最后被视为革命的烈士。[1]

路易十六处刑现场

第二天早晨,路易十六的公开处刑在革命广场(Place de la Révolution)开始了。广场上建起了一个配有断头台的高台,刽子手夏尔·亨利·桑松负责路易十六的处刑。在远处台上观赏处刑的日耳曼遇到了前来找他的阿尔诺。他向阿尔诺解释道,人民已经不再害怕贵族与教会的势力了,圣殿骑士将会使用黄金操纵人民。随着路易十六的头颅被断头台斩下,日耳曼宣称雅克·德·莫莱冤仇得雪,在阿尔诺能够刺杀他之前就逃走了。正当阿尔诺对付日耳曼心腹的时候,埃莉斯赶来。阿尔诺决定留下来保护埃莉斯,放弃了对日耳曼的追赶。埃莉斯对阿尔诺的这个决定十分愤怒,因阿尔诺不愿牺牲她的生命来给她的父亲复仇而决定停止与阿尔诺合作。之后,阿尔诺因未经允许继续追查日耳曼一事暴露而被刺客议会召回。阿尔诺第三次违背了刺客议会的意思,因此被逐出了兄弟会。[1]

恐怖统治[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在路易十六被处死之后,西班牙葡萄牙也加入了奥地利一侧,一同对法国作战。同时,国民公会对英国荷兰共和国宣战。3月,一股名叫“朱安党(Chouan)”的保皇派武装势力在旺代发动暴动,反抗革命的征兵活动与反教权行动。同月,革命裁判庭成立,负责逮捕革命的敌人。4月,公共安全委员会成为了法兰西共和国的执行政府。[1]

山岳派想要增加额外措施制止暴力行为,促使法国围绕巴黎建立中央集权政权。而吉伦特派更为温和,想要建立联邦政府。两派之间的分歧越来越大。占据公会多数席位的吉伦特派试图逮捕马拉,但马拉得到了释放。出于报复,马拉利用他主办的报刊要求抓捕吉伦特派人士。6月2日,国民卫队在巴黎的总司令弗朗索瓦·安利奥作为圣殿骑士的傀儡,率领无套裤党人带着火炮来到公会,逮捕了吉伦特派的代表。丹东试图阻止他们,却无法同组织这场抓捕行动的罗伯斯庇尔讲理。一支刺客小队救下了没有被抓捕的吉伦特派代表,将他们偷偷护送出了巴黎。在逮捕吉伦特派人士后,法国南部的里昂马赛等城市以及诺曼底等地爆发了联邦主义者起义。[1]

随着吉伦特派倒台,山岳派夺得了公会的控制权,却又面临着来自以雅克·鲁为首的忿激派等无套裤党人的反对。这些忿激派要求进行社会改革,对革命的敌人采取更为激烈的措施。7月13日,马拉因参与抓捕吉伦特派人士而被同情吉伦特派的夏绿蒂·科黛刺杀。她被阿尔诺·多里安抓获,于7月17日被斩首。讽刺的是,她想要救人免遭断头之灾,却只导致针对革命敌人的偏执产生,致使一系列激进措施实施。[1]

7月里,圣殿骑士组织成员马考特将军准备发动针对公会的军事政变,意图加速革命进程。他和其他圣殿骑士一起在荣军院组织了锦标赛,想借此招募骁勇善战之人。托马-亚历山大·仲马将军受马考特邀请参加此次政变,但他实际上是刺客兄弟会的盟友,向刺客兄弟会发出请求,请他们派人混入锦标赛,取得胜利后趁机接近马考特,在荣军院将马考特同马考特的同伙全部杀死。[1]

8月,公会推进了法国的世俗化,下令拆毁圣但尼的皇家陵墓。多姆·波里尔亚历山大·勒努瓦目睹皇家遗物与宗教标志遭到破坏,试着尽可能挽救这些面临毁灭的物品。之后,圣但尼被重新命名为法兰西亚德,公会还建立革命历法取代了格里高利历,并将理性崇拜确立为法国国教。[4]

依靠属于公共安全委员会的罗伯斯庇尔与路易·安托万·德·圣-茹斯特,圣殿骑士继续推进计划,通过施行恐怖统治控制法国。日耳曼想要人民因此对绝对自由产生恐惧。这一时期,疑似革命敌人的人在公共场所被斩首。这一切都是为了展现自由的危险性与服从的必要性。9月,《嫌疑人法案(Law of Suspects)》通过,任何疑似反革命的人都会被逮捕、审判。一些重要的政治人物也被逮捕、处决。9月时,忿激派的领袖雅克·鲁因对圣殿骑士的计划而言无法预测而被罗伯斯庇尔逮捕。他被押往圣-佩拉热监狱,后又被转移到沙普提厄医院。圣殿骑士将雅克·鲁视为万一罗伯斯庇尔倒台之后的备用方案。10月,布里索等6月被抓捕的吉伦特派人士被斩首,玛丽·安托瓦内特在10月16日也迎来了与丈夫一样的末路。11月,支持吉伦特派的女性主义作家玛丽-让娜·菲利普·罗兰奥兰普·德·古热被处决。路易十六的堂兄,投票支持处决路易十六的路易·伊加利提被处决。国民议会的前主席,巴黎市长巴伊因拒绝为指认皇后罪名作证而被处决。[1]

《嫌疑人法案》适用于任何属于政府的特务,迪迪尔·帕顿就是如此。迪迪尔·帕顿是一个告发了许多嫌疑人的爱国间谍,却因发现圣殿骑士组织的存在而被逮捕。刺客在他临刑时救了他,取回了他被圣殿骑士组织取走的笔记,招募他加入了刺客兄弟会。刺客们还刺杀了挫败他们救援玛丽·安托瓦内特计划的圣殿骑士让·吉尔伯特。到了年底,联邦主义者起义在土伦被攻占之后宣告破灭。在土伦战役中,拿破仑·波拿巴凭借战术能力大放光彩。[1]

1794年2月,公会宣布殖民地废除奴隶制度。这一消息改变了海地革命的状况。刺客成员海地将军杜桑·卢维杜尔背叛了西班牙军队,加入了法军。[3]

丹东与他的助手被押往断头台

同月,圣殿骑士想要释放雅克·鲁,扩大巴黎眼下的恐怖态势。一支刺客小队前往沙普提厄医院杀死雅克·鲁,却被抓获。于是刺客兄弟会又派了另一支刺客小队前去营救第一支小队,并想办法刺杀雅克·鲁。第二支刺客小队的行动取得了成功。随着忿激派崩溃,又出现了一个新的激进集团,名叫“埃贝尔派”,由雅克·埃贝尔领导。他们想要进一步扩大眼下的恐怖态势。丹东则是想要阻止恐怖统治的温和派的领袖。3月,这两个集团都被定性为共和国的敌人。罗伯斯庇尔因丹东与朋友将他比作独裁者而不快,极想置丹东于死地。弗朗索瓦·安利奥在丹东的通讯信件中还发现了没被逮捕的丹东支持者的名字。埃贝尔派成员于3月底被处决。4月4日,丹东、德穆兰、法布尔·代格朗汀等人被送上了断头台。刺客们想要救援丹东,但丹东拒绝了刺客的救援。他认为他的死也就意味着罗伯斯庇尔的倒台,请求刺客们去救他的朋友。刺客们遵从了他的遗愿,完成了他的嘱托。此外,刺客们还杀死了促成吉伦特派倒台的安德烈·德·古兹曼[1]

热月政变[编辑 | 编辑源代码]

随着丹东的去世,罗伯斯庇尔的支持率开始下跌。5月,他派自己的手下前去先贤祠回收米拉波的遗物,想要揭露米拉波和刺客之间的关系,借米拉波作为刺客兄弟会导师的身份与米拉波与国王之间有信件往来一事将刺客兄弟会消灭。但有两名刺客抢先一步来到了先贤祠,取走了米拉波的遗物。[1]

至高主宰日时的罗伯斯庇尔

此时对抗罗伯斯庇尔的并非只有刺客兄弟会,阿尔诺·多里安与埃莉斯·德·拉塞尔决定从对抗圣殿骑士组织激进分子开始继续他们的追查。阿尔诺在凡尔赛刺杀了被罗伯斯庇尔指派为当地处决负责人的阿洛伊斯·拉图什。顺着这条线索,两人回到了巴黎,并于6月8日参加了至高主宰日的活动。所谓的“至高主宰”实际上是罗伯斯庇尔创立的用来代替无神论理性崇拜的有神论邪教。埃莉斯在活动现场给罗伯斯庇尔下了麦角碱,中毒之后的罗伯斯庇尔会表现得如同精神失常一般。而阿尔诺则在罗伯斯庇尔演讲的时候把罗伯斯庇尔亲手写下的代表名单交给那些罗伯斯庇尔的政敌,以此证明罗伯斯庇尔正打算处决他们。这天之后,舆论观点如阿尔诺与埃莉斯所期待的那样发生了转变,开始敌视罗伯斯庇尔。罗伯斯庇尔的支持者也随之越来越少。两人决定当面质问罗伯斯庇尔,打探日耳曼的下落。[1]

6月10日,罗伯斯庇尔强化了恐怖统治的态势,要求清洗政府中曾在法国各地参与过屠杀行为的成员。其中,一位名叫让-朗贝·塔连的人就名列阿尔诺找到的名单上。因此,7月27日,塔连率领一群代表在公会上投票决定逮捕罗伯斯庇尔及其党羽。但在前往卢森堡宫监狱的路上,新的巴黎公社的成员忽然拦住了他们的队伍,劫走了罗伯斯庇尔等人。于是,公社与公会之间的战斗在巴黎各处打响了。罗伯斯庇尔等人躲进了市政厅。而保罗·巴拉斯率领的议会部队则将市政厅团团包围。阿尔诺与埃莉斯潜入了市政厅,抓住并审问了罗伯斯庇尔。直到埃莉斯一枪打穿了罗伯斯庇尔的嘴,罗伯斯庇尔才通过写字的方式交代了日耳曼正藏身圣殿塔的事情。之后,两人逃离市政厅,无处可逃的罗伯斯庇尔等人被冲入楼里的议会部队抓获。[1]

被砍下的罗伯斯庇尔的头颅

第二天,阿尔诺与埃莉斯两人来到圣殿塔与日耳曼对峙。日耳曼手持当年被雅克·德·莫莱的顾问藏在此地的伊甸神器——伊甸宝剑。在战斗中,日耳曼用伊甸宝剑释放了猛烈的能量冲击,杀害了埃莉斯,自己也身受重伤。目睹恋人遇害的阿尔诺随后毫不留情地击杀了日耳曼。在临终自白中,日耳曼为自己对阿尔诺所做的一切做了解释。他还告诉阿尔诺,即使他死了,也会有人接管他所缔造的新社会。之后,亚诺带着埃莉斯的遗体与失去力量的伊甸宝剑离开了圣殿塔。同日早晨,罗伯斯庇尔与圣-茹斯特、安利奥等听命于他的手下在革命广场被斩首。他们的死便是热月政变的开端。在热月政变时期,法国人民针对恐怖统治的暴行发起了暴动。诸如纨绔派这样的派系对无套裤党人进行了复仇,将他们杀死。7月29日晚上,戴洛瓦涅·德·梅丽古尔带人对作为忠于日耳曼的圣殿骑士激进派系残党据点的雅各宾派的修道院发动了袭击。刺客们为戴洛瓦涅提供了帮助,杀死了雅各宾派的领袖,终结了他们对法国的控制。[1]

在接下来的几周时间里,对雅各宾派及其同党的追捕仍旧继续着。8月,拿破仑·波拿巴因与罗伯斯庇尔的兄弟奥古斯汀·德·罗伯斯庇尔有关联,以及非法向法兰西亚德派遣部队而被捕。实际上,拿破仑对菲利普·罗斯上尉下了命令,要他用自己在杜伊勒里宫找到的钥匙打开位于圣但尼大教堂地下的神殿。为了同萨德侯爵交换离开法国的通行证而在法兰西亚德寻找孔多塞手稿的阿尔诺在孤儿里昂的劝说下挫败了拿破仑的计划。阿尔诺进入了神殿,杀死了罗斯,得到了能够制造幻象的提灯——圣但尼之头。他在提灯里发现了一颗可以控制人类思维的伊甸苹果。为了阻止拿破仑得到苹果,阿尔诺将苹果寄给了身在开罗埃及刺客兄弟会导师阿尔莫林[4]之后,阿尔诺还是决定留在法国,为重回刺客兄弟会而努力,希望能如埃莉斯所愿,为刺客与圣殿骑士之间带来和平。[2]

革命结束[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拿破仑在巴黎街头命令火炮对保皇党叛军开火

在雅各宾派倒台之后,无套裤党失去了革命的领导权,中产阶级随着经济得到解放而获得了更多权利。随着雅各宾派人士被捕,一些反革命嫌疑人得到了释放,导致反对共和派的保皇党活动死灰复燃。路易十六儿子死于狱中的消息让路易十六的弟弟被立为新的法国国王——路易十八,由他继承波旁王朝的王位。1795年8月22日,以在恐怖统治时期中幸存下来的吉伦特派人士为主体的国民公会通过了新的宪法。根据新宪法,法国建立了由五百人院与元老院组成的两院制立法机构。执政权力由五名督政官(Directeur)掌握,而督政官由议会任命。公会还决定,新议会中三分之二的成员必须为曾担任过议员的人,避免保皇党利用选举夺取多数席位。保皇党与雅各宾派对新宪法提出了抗议,并在葡月13日(即10月5日)发起武装暴乱。在巴拉斯的指挥下,拿破仑·波拿巴与若阿尚·缪拉的部队使用火炮与葡萄弹与叛军作战,叛军很快便遭到了镇压。经过这起事件,拿破仑等人被尊为革命的救世主。之后,名为督政府的新政权成立,巴拉斯与西哀士等人担任督政府的首批督政官。[1]

督政府执政的四年时间里,法国遭遇了经济危机、群众不满、政府效率低下以及情节最为严重的政治腐败问题。到18世纪90年代末,督政官近乎完全依赖军队维持自身权威,将相当一部分权利出让给了在野的军队将领。1795年,法国占领了尼德兰全境,西班牙与普鲁士和法兰西共和国宣告和平。葡萄牙、英国与奥地利仍旧在同法国交战。在巴黎,有奥地利的支持者意图协助奥地利军队实现入侵,但回到刺客兄弟会的阿尔诺·多里安消灭了他们。1796年,拿破仑因自己先前的表现以及与巴拉斯以前的情妇约瑟芬·博阿尔内之间的关系,被委任为意大利方面的法军将领。在与奥地利作战的一年时间里,拿破仑接连取胜,征服了北意大利,消灭了威尼斯共和国。这场战役结束后,奥地利与法国议和,拿破仑也在法国政坛中名声大噪。1798年,拿破仑被派去征服埃及,切断英国与印度之间的贸易线路。在对抗马穆鲁克与英国的战斗中,法军最初取得了胜利,但之后遭遇了困境,只能从埃及撤退。即便征服埃及的战役以失败告终,法国的科学家们还是得到了罗塞塔石碑,拿破仑则得到了阿尔诺四年前寄给埃及刺客兄弟会的伊甸苹果。[1][4]

在法国,政治环境危机四伏,雅各宾派与保皇党谋划着新的政变与叛乱。1798年前后,圣殿骑士试图在五百人院选举中混入议会,再现恐怖统治。阿尔诺在那些圣殿骑士进入波旁宫前便将他们刺杀。1799年11月9日,督政官西哀士与拿破仑·波拿巴率领军队发动武装政变。拿破仑依靠自己的部下与伊甸苹果废除了督政府体制,通过了新的宪法,自任为法兰西第一执政,宣告革命到此结束。这一事件标志着法国大革命的结束与拿破仑时代的开始——法国将在拿破仑的带领下成为欧洲大陆的霸主。[1][5]

后世影响[编辑 | 编辑源代码]

《跨越阿尔卑斯山圣伯纳隘口的拿破仑》

总的来说,法国大革命推翻了法国的旧日政权与君主专制,削减了教会在法国的权力,同时还根据《人权与公民权宣言》确立了人权不可剥夺的原则。建立平等、自由、独立自主的民族国家政府的思想在世界上传播开来。之后,19世纪10年代的南美革命、9世纪中叶欧洲各国的革命乃至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期至战后的俄国革命等,都是受了大革命思想的启发。但法国大革命时期也因为恐怖统治时期,法兰西共和国与反法同盟各国之间的战争以及之后的拿破仑战争而被成为血腥时代,使18世纪末到19世纪的欧洲各国产生了抵制革命理念的恐惧氛围。现在,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政权都拥有代表本国民族的立法机构。

法国大革命在路易十六被处决后经历了一系列动荡,最终为拿破仑·波拿巴建立法兰西帝国奠定了基础。[6]拿破仑则使用伊甸苹果继续开拓这个新生帝国的疆土。[5]政权在君主制、共和制与帝国制之间的变化是法国19世纪政治风云的一大特色。路易十六的弟弟路易十八与波旁王朝的查理十世在拿破仑倒台后又复辟了君主制。君主立宪制持续到1830年7月再度结束,巴黎爆发了革命,将菲利普·伊加利提的儿子路易·菲利普推举为新的国王。路易·菲利普做了18年的国王,最后另一场革命终结了君主制,宣告第二共和国成立。在这一过程中,身为刺客的法国作家苏菲·特蕾内的思想起到了启发作用。拿破仑的侄子路易·拿破仑·波拿巴成为了法兰西第二共和国的第一位总统,后来又自封为拿破仑三世,恢复了帝国制度。随着1870年9月法国在普法战争中战败,法兰西第二帝国覆灭。之后,新的共和国成立,但巴黎公社再次成立,占领巴黎长达两个月之久,最后被共和国军队击败。自那时起,法国除了第二次世界大战被纳粹占领期间,一直保持共和体制。诸如攻占巴士底狱这样的事件,三色旗这样的标志以及“自由、平等、博爱”这句格言时至今日仍旧被视作法国的国家特色。

法国的经济随着贵族与教会在法国失势而发生变革,中产阶级登上了历史的舞台,在法国的经济与社会生活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新的技术与科学发明促进了生产力的发展,为工业革命的到来做好了准备。圣殿骑士组织遵循日耳曼所提出的理念,抛弃了贵族的头衔,放弃了教会与国家所带来的利益,成为了在暗处统治世界的实业家与经济专家。举例来说,在19世纪60年代,圣殿骑士组织不列颠分册最高大师克劳福德·斯塔瑞克伦敦藉由自己的商业帝国斯塔瑞克产业控制着整个大英帝国[7]1937年,圣殿骑士组织成立了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作为组织在现代的前台企业。阿布斯泰戈涉足包括医药、娱乐等在内的多个商业领域。其子公司阿布斯泰戈娱乐便是为涉足娱乐产业而成立的。[8][9]

登场作品[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参考与来源[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社区内容除另有注明外,均在CC-BY-SA许可协议下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