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AC1Eraicon-AC2Eraicon-BrotherhoodEraicon-RevelationsEraicon-AC3Eraicon-AC4Eraicon-RogueEraicon-ACIEraicon-The FallEraicon-The ChainEraicon-French ComicEraicon-IndividualsEraicon-TemplarsEraicon-AbstergoEraicon-featured

戴斯蒙德: "你說,我們殺掉韋迪克之後,Abstergo就會回歸正道么?"
威廉: "不好說,雖說他是Animus研究方面的領軍人物,但是這項技術已經被他們保有了數十年,能夠取代他位置的人想來不會少"
―戴斯蒙德與威廉·邁爾斯議論沃倫·韋迪克,2012年[來源]

沃倫·韋迪克(生年不詳-2012)生前曾是聖殿騎士團內殿團成員,也是阿布斯泰戈工業名下Animus計劃的主導人。而他在Animus計劃中的如此地位,最終使他成為了Animus的發明者,並由此成為了世界基因記憶研究領域的領軍人物。數十年間,他一直致力於為Animus 計劃尋找實驗體,以便探索他們的基因記憶,並藉此獲取有關刺客組織伊甸聖器的重要情報。

從上世紀七十年代起,直至2012年死去之前,韋迪克於基因記憶領域的主要研究進展都是建立在他對自己的競爭對手——代理計劃的領頭人艾琳·波克工作的破壞行為,以及採用強制手段,在背離他人意願的前提下將他們作為Animus實驗體進行記憶探索的基礎之上。雖說韋迪克本人就是Animus計劃的2號實驗體,但是計劃中的其他實驗對象大多都是被綁架而來。這些實驗體中最為特別的,就是那些擁有刺客血統的個體——比如丹尼爾·克洛斯克萊·卡奇馬雷克,以及戴斯蒙德·邁爾斯

沃倫對丹尼爾·克洛斯進行了改造,使其成為了一名“沉睡者”,克洛斯隨後對刺客組織領導人“導師”進行的刺殺以及他隨後帶着世界各地刺客據點情報返回的行為直接引發了2000年對刺客組織進行的“大清洗”,可以說,在這次事件中的首惡就是沃倫本人。

沃倫是聖殿騎士組織的內殿九人團之一,同時,他也全力投身於聖殿騎士希望藉由發射Abstergo之眼,以完成阿克夏衛星網絡並最終建立世界新秩序,亦即統治世界的計劃。而韋迪克也因此接下了一個非常緊要的任務——尋找一件可以用於Abstergo之眼上的伊甸聖器,而在2號蘋果湮沒於丹佛國際機場事故之後,這個任務變得尤為重要。

2012年九月,在韋迪克的16號實驗體,克萊·卡奇馬雷克因出血效應自殺後,他綁來了傳奇刺客阿泰爾·伊本·拉-阿哈德的後裔戴斯蒙德·邁爾斯補缺,在戴斯蒙德在自己先祖的記憶中找到一幅標示了世界各地伊述神廟位置的地圖之前,韋迪克都一直在強迫他進行高強度的記憶探索。這還不算,這之後韋迪克便放任刺客們救走了戴斯蒙德,冀望他安插的雙面間諜露西·斯提爾曼能夠竊取戴斯蒙德在合作態度下找到的任意一件伊甸聖器。然而,名為“塞壬計劃”的這項卧底行動,最終還是以露西的死亡宣告流產——而殺害她的兇手,正是在取得蘋果後被伊述遺民朱諾控制了身體的戴斯蒙德。

不過這次失敗對韋迪克的信心幾乎沒有任何打擊——在塞壬計劃進行的同時,他又開展了Animi訓練計劃,用以快速訓練新兵,其中一人便是尤哈尼·奧措·貝格,此人曾是一名芬蘭僱傭兵,而在接下來的日子裡,他將成為教團羽翼之下最為致命的外勤特工——而此後的尤哈尼也的確不負上峰所望:藉由他的協助,韋迪克終於在2012年12月12日抓到了戴斯蒙德的父親,威廉·邁爾斯,並打算以他的性命為籌碼讓刺客們交出戴斯蒙德找到的伊甸蘋果。然而他的如意算盤最後還是落了空:兩天過後,戴斯蒙德帶着蘋果單槍匹馬殺進了韋迪克所在的Abstergo羅馬分部,併當着他的面用蘋果控制了周遭的守衛,我們的2號實驗體就這麼看着自己機關算盡欲圖取得的物事,死在了自己人的槍口之下。

生平編輯

早年編輯

沃倫·韋迪克至少從1976年就開始為阿布斯泰戈工業公司工作。他常被人說不擅與人共事,事實上,他更專註於他自己的工作,在他自己的項目和員工上大下功夫。[1]

與此同時,維迪奇的Animus開發項目與他的同事艾琳·波克主導的代理計劃之間展開了激烈的競爭。他為了在競爭中能夠佔取優勢,便竊聽了艾琳的辦公室實驗室以及她與同事之間的通話。之後韋迪克將這些難以計數的非法錄音輸到一套卷式磁帶上,保存在自己家中。[2]

Animus是根據他的想法和理論所創造出來的,儘管後來他將研發工作留給了露西·斯蒂爾曼以及其他阿布斯泰戈工程師,沃倫還是從項目一開始就在監督整個Animus項目的執行。[1]在這段時間裡,他自己作為實驗體2號參與了Animus項目,並在其體驗了自己祖先喬佛里·泰拉熱作為聖女貞德的行刑者時的記憶。[2]

而在之前的某刻,沃倫將露西招募進阿布斯泰戈。露西本想讀完她所在大學的博士學位,但她的教授覺得她研究的神經學科是偽科學。如果她繼續自己的項目,會讓他們蒙羞。[1]

從那時起,露西聯繫其他學校和公司,但也收到相同的反應。而最後沃倫寄給她一封信,聲稱他從露西讀大學的時候就在跟蹤她的進展,並說他自己和露西都十分有前途。露西受寵若驚,同時也別無選擇,便接受了阿布斯泰戈的職位為其工作。但後來露西懷疑阿布斯泰戈是否從一開始就全盤否定了她的那套理論。[1]

沃倫在露西加入Animus計劃後邊一直對她加以注意,並有一次從三名試圖威脅她的同事中救下了她,接着他向露西許諾,這些人不會再來妨礙她了。[1]

早期實驗體編輯

“我得承認,看到我們的孩子成長後仍然繼續為我們工作這件事,確實讓我感到了父親一般的自豪感。”
―沃倫就丹尼爾·克洛斯給艾倫·里金的郵件。[來源]
ACF vidic surgery

沃倫在20世紀80年代給4號實驗體手術

1983年,沃倫開始在實驗體4號身上測試,而這名男孩之後被命名為“丹尼爾·克洛斯”。[3]

沃倫把丹尼爾放入Animus中來回溯他祖先的記憶,還用一塊複製的伊甸碎片對他做了試驗。然而在放他離開之前,沃倫還給他腦海中植入了一種“見到導師便動手擊殺”的神經衝動。[3]

2010年,沃倫已經開始在為實驗性的Animi訓練計劃做起了準備,他招募了如尤哈尼·奧措·貝格等有潛力的訓練者。一天夜晚,沃倫帶着一堆阿布斯泰戈突擊隊闖入貝格家中,以承諾用阿布斯泰戈的藥品治療貝格生病的女兒艾琳娜為條件,勸服貝格加入這個項目。[4]

沃倫和露西一同研究實驗體15號,15號是一名孕婦。來自15號胎兒的父親的記憶和15號本人的記憶糾纏一處,讓Animus實驗進展困難。[5]

隨着時間推移,沃倫很快就對實驗對象在取得與祖先以及更多記憶的足夠同步率上需要的時間感到了不耐,再加上來自上級的壓力,讓沃倫無視露西的警告,讓實驗體16號克萊·卡茨馬雷克連續長時間停留在Animus之中。[6]

結果,克萊開始受到嚴重出血效應的影響,讓他混淆了祖先與自己的生活記憶。這最終讓他的精神崩潰,在幾名阿布斯泰戈僱員控制住,並被注射帕利哌酮之後,他才鎮定下來。[6]

然而一切為時已晚,克萊在幻覺中接觸了來自伊述朱諾,而他在Animus中創造了一個自己的虛擬人格後,便用圓珠筆割腕,在他房間的牆上用自己的血塗下了一些神秘信息之後,便因失血過多而死。[1]

之後,沃倫要求露西指派一名語言學家和一名歷史學家來研究實驗體16號在死前留下的信息。[6]

17號實驗體編輯

“我已經準備處理掉你的第17號實驗體了。所以要麼給我搞出些結果,要麼換個人進Animus。”
―艾倫·里金給沃倫的郵件[來源]
AC1 Vidic Animus

沃倫向戴斯蒙德解釋Animus的機理

2012年,在沃倫的授權下,Abstergo進行了對實驗體17號,一位在紐約的調酒師戴斯蒙德·邁爾斯的捕獲。在檢查過他的身體之後,沃倫和露西將他放入在意大利羅馬阿布斯泰戈實驗室的Animus中,以查看他的反應。[1]

起初沃倫發現這名新的實驗體沒有進行同步的意願,潛意識中也對探索祖先記憶這件事沒有安全感。之後他便威脅戴斯蒙說,他可以“注射藥物,讓戴斯蒙德昏迷,再把他強制放入Animus中,最後他自己也將被清理”,來讓他主動配合。[1]

然而儘管有戴斯蒙德的合作,進展仍然緩慢。露西害怕克萊的命運再一次發生在戴斯蒙德身上,於是她開始關心戴斯蒙德的健康狀況,讓他在Animus中待上較短的時間,以此來避免出血效應的產生。雖然沃倫對他所有的期限很是惱火,在和露西爭吵之後他還是同意了她的請求。[1]

AC1 Desmond Vidic Wakeup

沃倫走向戴斯蒙德

在這一周之中,戴斯蒙德在Animus中取得了進展,沃倫的情緒也逐漸由暴躁轉向冷靜鎮定。在其中的一天之中,他故意將密碼筆放在他的外衣口袋裡,而這隻筆在他眺望窗外的時候被戴斯蒙德在他“不注意的情況下”走。[1]

在每一天開始的時候,經常是沃倫來叫醒戴斯蒙德並讓他進入Animus中。而在這些時候,沃倫也會和戴斯蒙德交談,給他說一些聖殿騎士的成就以及他們對新世界秩序的展望。[1]

到了這周將要結束的時候,戴斯蒙德的祖先記憶之旅也接近尾聲,沃倫也變得更加急切並堅持讓他迅速完成回溯。在目睹阿爾莫林的死亡後,戴斯蒙德的基因記憶中的蘋果投射出了一幅地圖時,沃倫得意地說道:“我們得到它了。”[1]

AC1 Monitoring Desmond

沃倫和露西俯察戴斯蒙德

當戴斯蒙德醒來後,他看到在實驗室的會議室中有三個穿着西服的人正討論沃倫的成果,並要停止戴斯蒙德的項目並處理掉他。沃倫同意了這個做法,而露西卻打斷了他們,說戴斯蒙德可能還有用處。[1]

露西和沃倫了展開爭論,儘管沃倫最終同意了露西的說法,但還是說她在挑戰他的威權。之後戴斯蒙德回到了他的房間,而沃倫也離開了實驗室。[1]

之後不久,露西意識到戴斯蒙德的生命已經處於危險之中,便向他透露說,自己也是刺客的盟友,並會幫助他逃離阿布斯泰戈。但這其實是沃倫的一項名為塞壬計劃的陰謀,是讓露西將戴斯蒙德帶到更合適的環境中,藉此來得到他身上記憶信息的圈套。[5]

追殺戴斯蒙德編輯

“我們非常想念你,還有很多工作等着我們一起完成呢。”
―沃倫在試圖再次捕獲戴斯蒙德的時候如是說道說。[來源]

第二天沃倫收到了戴斯蒙德逃離和露西“背叛”的消息。阿布斯泰戈迅速開始追蹤刺客們,而在三天之內沃倫就帶人找到了刺客在倉庫的藏身處並發動了攻擊。[5]

Assassin hideout AC II 2

沃倫在藏身處對峙戴斯蒙德和露西

沃倫在一隊阿布斯泰戈安全警衛的協同下,試圖抓回露西和戴斯蒙德。而這時的戴斯蒙德已經探索完祖先埃齊奧·奧迪托雷·達·佛羅倫薩梵蒂岡密室傳達密涅瓦的信息的記憶。沃倫想要強制帶回戴斯蒙德,同時也對露西的背叛行為進行了斥責。[5]

兩名刺客都拒絕了他,於是沃倫讓警衛們動手,準備強行帶走他們,自己回到卡車車廂中觀望。而幾分鐘之後,那些警衛要麼已經失去的戰鬥力,要麼已經死去;於是戴斯蒙德和沃倫再一次對上了話。[5]

戴斯蒙德讓沃倫直面於他,並接受他的挑戰,而沃倫告訴他一切都只是時間問題,他和露西最終都會“回到他們終將屬於的地方”。接着他說,刺客只是取得了暫時的勝利,便自己逃離了。[5]

然而這次襲擊的真正目的並非抓捕人員,而是取得露西·斯蒂爾曼故意留下的戴斯蒙德·邁爾斯Animus中的會話記錄。[7] 在這次襲擊之後,沃倫設法通過赫菲斯托斯郵件用“威廉·M”的名字與露西保持聯繫,並提醒她不要因為她自己因和戴斯蒙德的關係而妨礙到聖殿騎士的計劃。[8]

Animi訓練計劃編輯

“你做的很好,你在Animus中學到的技能在持續進步。”
―沃倫對尤哈尼·奧措·貝格[來源]
ACR Vidic Recruits

沃倫和第二階Animi訓練計劃參與者

在沃倫回到Abstergo後,他開始對一些阿布斯泰戈忠實特工進行大規模訓練,他用Animi來訓練他們,就像刺客們訓練戴斯蒙德一樣。他刻意使用出血效應來讓給他們灌輸這些技能,讓他們獲得追蹤甚至擊敗刺客的能力。[9]

一些新人給沃倫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他也讓這些人進入了下一個訓練計劃中,並獎勵他們財富與特權地位,他甚至來到了為尤哈尼·奧措·貝格準備的新宅邸並向他敬酒。而貝格最終不負所望,成為了內殿團成員,也很快就被派去追捕終被發現的刺客領導威廉·邁爾斯。[10]

死亡編輯

韋迪克: "別那麼著急,邁爾斯先生。恐怕你沒注意到,我才是發號施令的人。現在,把蘋果給我。"
戴斯蒙德: "你想要它?很好,給你。"
―韋迪克和戴斯蒙德在2012年他即將死前的對話。

聖殿騎士特工在2012年12月成功捕獲了威廉·邁爾斯後,韋迪克給戴斯蒙所在的刺客小組發去一段視頻,並在其中提出了他的要求:交出蘋果,這樣威廉才能平安脫身。儘管威廉說小隊的人不會來救他,但他的兒子戴斯蒙德還是覺得,營救父親要來得更加重要。[11]

AC3 Vidic's Last Moments

沃倫為生命討饒

當戴斯蒙德到達阿布斯泰戈在意大利的設施後,韋迪克命令他從順地進到裡面。戴斯蒙德拒絕了,並一路屠殺設施里的安全警衛。作為回應,韋迪克派出了丹尼爾·克洛斯,以解決這名刺客。但正當戴斯蒙德被逼得走投無路之際,丹尼爾突然觸發出血效應,精神崩潰並試圖逃離。[11]

韋迪克對戴斯蒙德感到非常失望,說他已不再是屬於阿布斯泰戈的財產,並授權警衛當場殺死他。同時,戴斯蒙德在Animus訓練機大廳追上了丹尼爾並殺死了他。沃倫為此怒不可遏,大叫着說聖殿騎士為世界帶來了秩序和和平,而刺客只是奪走了它們。[11]

最終戴斯蒙德抵達了韋迪克的辦公室,而他的父親也在此處被警衛和特工包圍着。韋迪克要求戴斯蒙德將蘋果給他,戴斯蒙德將蘋果拿出來,但他沒有給韋迪克,而是用蘋果的威力控制了房間中的警衛。韋迪克見勢不妙,開始慌張起來,戴斯蒙德卻不為所動,直接操縱一名警衛開槍,取走了了韋迪克的性命。[11]

阿布斯泰戈在韋迪剋死後發現了一套關於代理計劃的秘密錄音帶,這些磁帶之後被轉移到阿布斯泰戈的主機上。而這些信息後來在2013年被一名阿布斯泰戈娛樂研究分析員駭得。[2]

戴斯蒙德在殺死韋迪克之後問威廉韋迪克的死亡是否會對聖殿騎士造成打擊。威廉回答說可能並不會如此,因為阿布斯泰戈還有其他像韋迪克一樣有能力的人。[11] 儘管如此,韋迪克之死還是擾亂了內殿團的結構和秩序,他的繼任者兼競爭對手阿爾瓦羅·格拉瑪提卡無法將聖殿騎士統一到一個目標之下。[12]

人物特徵編輯

“有一本書宣稱世界是在七天之內被創造出來的,而且還是暢銷書呢!”
―沃倫對戴斯蒙德·邁爾斯關於聖經的討論。[來源]

沃倫·韋迪克是一名堅定的科學家,也是一名狂熱的聖殿,他會竭盡所能來在工作中取得進展,甚至不惜破壞他人工作成果,他非法竊聽代理計劃的例子就是明證。儘管他聰明絕頂,但偶爾也有些心不在焉,比如他常常需要被提醒密碼,以及他曾被偷走放在外衣口袋中的密碼筆(儘管後來披露是故意的),這能讓他的郵件被讀取,[6]而戴斯蒙德也能夠因韋迪克對露西的“疏忽”而得以逃脫。[1]

沃倫是一名無神論者,對任何神都沒有信仰,他斷言說,所有神跡和宗教物品,如聖杯、約櫃和蘋果都是先行者留下的科技產物。他心狠手辣,卻又冒進急躁,根本就不關心實驗體的狀況。[1][6]但沃倫也詭計多端,他制定計劃,讓露西·斯蒂爾曼將戴斯蒙德從阿布斯泰戈設施中帶出,在安全的地方讓他主動探索自己的基因記憶,並讓她的刺客同伴 瑞貝卡·克瑞恩肖恩·黑斯廷斯幫助找到伊甸蘋果的位置,這個計劃被稱為“塞壬計劃”。[7]

雖然沃倫比較冷酷無情,但畢竟他也不是什麼惡魔。他向尤哈尼·奧措·貝格提出了一個慷慨的建議,讓他為阿布斯泰戈工作以換取女兒得到進一步的治療;他甚至准許了尤哈尼殺死那名驚嚇他女兒的警衛。[4] 沃倫也逐漸對丹尼爾·克洛斯和露西·斯蒂爾曼展現出了關愛,在他說服露西背叛兄弟會之後,他將露西納入了自己的信任圈中,並向她傳授聖殿之道。對她的態度也與對其他多數下屬的態度有所區別,[7]如果對任務有幫助的話,他能夠盡量滿足露西的要求。 [1] 同樣他對丹尼爾也抱有極大的自豪感,[13]他視丹尼爾為一個兒子,一個“體弱多病的兒子”。在丹尼爾情緒混亂的時候,韋迪克會好好地安慰他。[8] 露西和丹尼爾的死亡都對沃倫是沉重的打擊,而沃倫在大仇得報之前也並不會善罷甘休。[11]

瑣聞趣事編輯

  • 沃倫一名與德國以*war-為詞根的詞warden有聯繫,意為“保護,防衛”,這個詞的“封閉感”來着相同意思的高盧語varenna。
  • 艾倫·里金在一封郵件中證實沃倫擁有一個水晶頭骨
  • 刺客信條:兄弟會多人遊戲中,沃倫在介紹視頻中出現,並解說了訓練計劃。
  • 集群謎題中的一封信中提到,伊甸碎片用在電視信號中進行局部精神控制,這一計劃被署名W.V簽署。
  • 刺客信條中,沃倫·韋迪克在他的外衣左側口袋中有一隻筆,上面的標誌和羅貝爾·德·薩布萊在耶路撒冷所穿的斗篷扣一樣,都是聖殿騎士徽記的變體。
  • 韋迪克是阿布斯泰戈的電視遊戲《解放》的製作團隊人員之一。

畫廊編輯

參考編輯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Stream the best stories.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Get Dis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