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AC1Eraicon-AC2Eraicon-BrotherhoodEraicon-RevelationsEraicon-AC3Eraicon-AC4Eraicon-RogueEraicon-ACIEraicon-The FallEraicon-The ChainEraicon-French ComicEraicon-IndividualsEraicon-TemplarsEraicon-AbstergoEraicon-featured

戴斯蒙德: "你说,我们杀掉韦迪克之后,Abstergo就会回归正道么?"
威廉: "不好说,虽说他是Animus研究方面的领军人物,但是这项技术已经被他们保有了数十年,能够取代他位置的人想来不会少"
―戴斯蒙德与威廉·迈尔斯议论沃伦·韦迪克,2012年[来源]

沃伦·韦迪克(生年不详-2012)生前曾是圣殿骑士团内殿团成员,也是阿布斯泰戈工业名下Animus计划的主导人。而他在Animus计划中的如此地位,最终使他成为了Animus的发明者,并由此成为了世界基因记忆研究领域的领军人物。数十年间,他一直致力于为Animus 计划寻找实验体,以便探索他们的基因记忆,并借此获取有关刺客组织伊甸圣器的重要情报。

从上世纪七十年代起,直至2012年死去之前,韦迪克于基因记忆领域的主要研究进展都是建立在他对自己的竞争对手——代理计划的领头人艾琳·波克工作的破坏行为,以及采用强制手段,在背离他人意愿的前提下将他们作为Animus实验体进行记忆探索的基础之上。虽说韦迪克本人就是Animus计划的2号实验体,但是计划中的其他实验对象大多都是被绑架而来。这些实验体中最为特别的,就是那些拥有刺客血统的个体——比如丹尼尔·克洛斯克莱·卡奇马雷克,以及戴斯蒙德·迈尔斯

沃伦对丹尼尔·克洛斯进行了改造,使其成为了一名“沉睡者”,克洛斯随后对刺客组织领导人“导师”进行的刺杀以及他随后带着世界各地刺客据点情报返回的行为直接引发了2000年对刺客组织进行的“大清洗”,可以说,在这次事件中的首恶就是沃伦本人。

沃伦是圣殿骑士组织的内殿九人团之一,同时,他也全力投身于圣殿骑士希望借由发射Abstergo之眼,以完成阿克夏卫星网络并最终建立世界新秩序,亦即统治世界的计划。而韦迪克也因此接下了一个非常紧要的任务——寻找一件可以用于Abstergo之眼上的伊甸圣器,而在2号苹果湮没于丹佛国际机场事故之后,这个任务变得尤为重要。

2012年九月,在韦迪克的16号实验体,克莱·卡奇马雷克因出血效应自杀后,他绑来了传奇刺客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的后裔戴斯蒙德·迈尔斯补缺,在戴斯蒙德在自己先祖的记忆中找到一幅标示了世界各地伊述神庙位置的地图之前,韦迪克都一直在强迫他进行高强度的记忆探索。这还不算,这之后韦迪克便放任刺客们救走了戴斯蒙德,冀望他安插的双面间谍露西·斯提尔曼能够窃取戴斯蒙德在合作态度下找到的任意一件伊甸圣器。然而,名为“塞壬计划”的这项卧底行动,最终还是以露西的死亡宣告流产——而杀害她的凶手,正是在取得苹果后被伊述遗民朱诺控制了身体的戴斯蒙德。

不过这次失败对韦迪克的信心几乎没有任何打击——在塞壬计划进行的同时,他又开展了Animi训练计划,用以快速训练新兵,其中一人便是尤哈尼·奥措·贝格,此人曾是一名芬兰雇佣兵,而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将成为教团羽翼之下最为致命的外勤特工——而此后的尤哈尼也的确不负上峰所望:借由他的协助,韦迪克终于在2012年12月12日抓到了戴斯蒙德的父亲,威廉·迈尔斯,并打算以他的性命为筹码让刺客们交出戴斯蒙德找到的伊甸苹果。然而他的如意算盘最后还是落了空:两天过后,戴斯蒙德带着苹果单枪匹马杀进了韦迪克所在的Abstergo罗马分部,并当着他的面用苹果控制了周遭的守卫,我们的2号实验体就这么看着自己机关算尽欲图取得的物事,死在了自己人的枪口之下。

生平编辑

早年编辑

沃伦·韦迪克至少从1976年就开始为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工作。他常被人说不擅与人共事,事实上,他更专注于他自己的工作,在他自己的项目和员工上大下功夫。[1]

与此同时,维迪奇的Animus开发项目与他的同事艾琳·波克主导的代理计划之间展开了激烈的竞争。他为了在竞争中能够占取优势,便窃听了艾琳的办公室实验室以及她与同事之间的通话。之后韦迪克将这些难以计数的非法录音输到一套卷式磁带上,保存在自己家中。[2]

Animus是根据他的想法和理论所创造出来的,尽管后来他将研发工作留给了露西·斯蒂尔曼以及其他阿布斯泰戈工程师,沃伦还是从项目一开始就在监督整个Animus项目的执行。[1]在这段时间里,他自己作为实验体2号参与了Animus项目,并在其体验了自己祖先乔佛里·泰拉热作为圣女贞德的行刑者时的记忆。[2]

而在之前的某刻,沃伦将露西招募进阿布斯泰戈。露西本想读完她所在大学的博士学位,但她的教授觉得她研究的神经学科是伪科学。如果她继续自己的项目,会让他们蒙羞。[1]

从那时起,露西联系其他学校和公司,但也收到相同的反应。而最后沃伦寄给她一封信,声称他从露西读大学的时候就在跟踪她的进展,并说他自己和露西都十分有前途。露西受宠若惊,同时也别无选择,便接受了阿布斯泰戈的职位为其工作。但后来露西怀疑阿布斯泰戈是否从一开始就全盘否定了她的那套理论。[1]

沃伦在露西加入Animus计划后边一直对她加以注意,并有一次从三名试图威胁她的同事中救下了她,接着他向露西许诺,这些人不会再来妨碍她了。[1]

早期实验体编辑

“我得承认,看到我们的孩子成长后仍然继续为我们工作这件事,确实让我感到了父亲一般的自豪感。”
―沃伦就丹尼尔·克洛斯给艾伦·里金的邮件。[来源]
ACF vidic surgery

沃伦在20世纪80年代给4号实验体手术

1983年,沃伦开始在实验体4号身上测试,而这名男孩之后被命名为“丹尼尔·克洛斯”。[3]

沃伦把丹尼尔放入Animus中来回溯他祖先的记忆,还用一块复制的伊甸碎片对他做了试验。然而在放他离开之前,沃伦还给他脑海中植入了一种“见到导师便动手击杀”的神经冲动。[3]

2010年,沃伦已经开始在为实验性的Animi训练计划做起了准备,他招募了如尤哈尼·奥措·贝格等有潜力的训练者。一天夜晚,沃伦带着一堆阿布斯泰戈突击队闯入贝格家中,以承诺用阿布斯泰戈的药品治疗贝格生病的女儿艾琳娜为条件,劝服贝格加入这个项目。[4]

沃伦和露西一同研究实验体15号,15号是一名孕妇。来自15号胎儿的父亲的记忆和15号本人的记忆纠缠一处,让Animus实验进展困难。[5]

随着时间推移,沃伦很快就对实验对象在取得与祖先以及更多记忆的足够同步率上需要的时间感到了不耐,再加上来自上级的压力,让沃伦无视露西的警告,让实验体16号克莱·卡茨马雷克连续长时间停留在Animus之中。[6]

结果,克莱开始受到严重出血效应的影响,让他混淆了祖先与自己的生活记忆。这最终让他的精神崩溃,在几名阿布斯泰戈雇员控制住,并被注射帕利哌酮之后,他才镇定下来。[6]

然而一切为时已晚,克莱在幻觉中接触了来自伊述朱诺,而他在Animus中创造了一个自己的虚拟人格后,便用圆珠笔割腕,在他房间的墙上用自己的血涂下了一些神秘信息之后,便因失血过多而死。[1]

之后,沃伦要求露西指派一名语言学家和一名历史学家来研究实验体16号在死前留下的信息。[6]

17号实验体编辑

“我已经准备处理掉你的第17号实验体了。所以要么给我搞出些结果,要么换个人进Animus。”
―艾伦·里金给沃伦的邮件[来源]
AC1 Vidic Animus

沃伦向戴斯蒙德解释Animus的机理

2012年,在沃伦的授权下,Abstergo进行了对实验体17号,一位在纽约的调酒师戴斯蒙德·迈尔斯的捕获。在检查过他的身体之后,沃伦和露西将他放入在意大利罗马阿布斯泰戈实验室的Animus中,以查看他的反应。[1]

起初沃伦发现这名新的实验体没有进行同步的意愿,潜意识中也对探索祖先记忆这件事没有安全感。之后他便威胁戴斯蒙说,他可以“注射药物,让戴斯蒙德昏迷,再把他强制放入Animus中,最后他自己也将被清理”,来让他主动配合。[1]

然而尽管有戴斯蒙德的合作,进展仍然缓慢。露西害怕克莱的命运再一次发生在戴斯蒙德身上,于是她开始关心戴斯蒙德的健康状况,让他在Animus中待上较短的时间,以此来避免出血效应的产生。虽然沃伦对他所有的期限很是恼火,在和露西争吵之后他还是同意了她的请求。[1]

AC1 Desmond Vidic Wakeup

沃伦走向戴斯蒙德

在这一周之中,戴斯蒙德在Animus中取得了进展,沃伦的情绪也逐渐由暴躁转向冷静镇定。在其中的一天之中,他故意将密码笔放在他的外衣口袋里,而这只笔在他眺望窗外的时候被戴斯蒙德在他“不注意的情况下”走。[1]

在每一天开始的时候,经常是沃伦来叫醒戴斯蒙德并让他进入Animus中。而在这些时候,沃伦也会和戴斯蒙德交谈,给他说一些圣殿骑士的成就以及他们对新世界秩序的展望。[1]

到了这周将要结束的时候,戴斯蒙德的祖先记忆之旅也接近尾声,沃伦也变得更加急切并坚持让他迅速完成回溯。在目睹阿尔莫林的死亡后,戴斯蒙德的基因记忆中的苹果投射出了一幅地图时,沃伦得意地说道:“我们得到它了。”[1]

AC1 Monitoring Desmond

沃伦和露西俯察戴斯蒙德

当戴斯蒙德醒来后,他看到在实验室的会议室中有三个穿着西服的人正讨论沃伦的成果,并要停止戴斯蒙德的项目并处理掉他。沃伦同意了这个做法,而露西却打断了他们,说戴斯蒙德可能还有用处。[1]

露西和沃伦了展开争论,尽管沃伦最终同意了露西的说法,但还是说她在挑战他的威权。之后戴斯蒙德回到了他的房间,而沃伦也离开了实验室。[1]

之后不久,露西意识到戴斯蒙德的生命已经处于危险之中,便向他透露说,自己也是刺客的盟友,并会帮助他逃离阿布斯泰戈。但这其实是沃伦的一项名为塞壬计划的阴谋,是让露西将戴斯蒙德带到更合适的环境中,借此来得到他身上记忆信息的圈套。[5]

追杀戴斯蒙德编辑

“我们非常想念你,还有很多工作等着我们一起完成呢。”
―沃伦在试图再次捕获戴斯蒙德的时候如是说道说。[来源]

第二天沃伦收到了戴斯蒙德逃离和露西“背叛”的消息。阿布斯泰戈迅速开始追踪刺客们,而在三天之内沃伦就带人找到了刺客在仓库的藏身处并发动了攻击。[5]

Assassin hideout AC II 2

沃伦在藏身处对峙戴斯蒙德和露西

沃伦在一队阿布斯泰戈安全警卫的协同下,试图抓回露西和戴斯蒙德。而这时的戴斯蒙德已经探索完祖先埃齐奥·奥迪托雷·达·佛罗伦萨梵蒂冈密室传达密涅瓦的信息的记忆。沃伦想要强制带回戴斯蒙德,同时也对露西的背叛行为进行了斥责。[5]

两名刺客都拒绝了他,于是沃伦让警卫们动手,准备强行带走他们,自己回到卡车车厢中观望。而几分钟之后,那些警卫要么已经失去的战斗力,要么已经死去;于是戴斯蒙德和沃伦再一次对上了话。[5]

戴斯蒙德让沃伦直面于他,并接受他的挑战,而沃伦告诉他一切都只是时间问题,他和露西最终都会“回到他们终将属于的地方”。接着他说,刺客只是取得了暂时的胜利,便自己逃离了。[5]

然而这次袭击的真正目的并非抓捕人员,而是取得露西·斯蒂尔曼故意留下的戴斯蒙德·迈尔斯Animus中的会话记录。[7] 在这次袭击之后,沃伦设法通过赫菲斯托斯邮件用“威廉·M”的名字与露西保持联系,并提醒她不要因为她自己因和戴斯蒙德的关系而妨碍到圣殿骑士的计划。[8]

Animi训练计划编辑

“你做的很好,你在Animus中学到的技能在持续进步。”
―沃伦对尤哈尼·奥措·贝格[来源]
ACR Vidic Recruits

沃伦和第二阶Animi训练计划参与者

在沃伦回到Abstergo后,他开始对一些阿布斯泰戈忠实特工进行大规模训练,他用Animi来训练他们,就像刺客们训练戴斯蒙德一样。他刻意使用出血效应来让给他们灌输这些技能,让他们获得追踪甚至击败刺客的能力。[9]

一些新人给沃伦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他也让这些人进入了下一个训练计划中,并奖励他们财富与特权地位,他甚至来到了为尤哈尼·奥措·贝格准备的新宅邸并向他敬酒。而贝格最终不负所望,成为了内殿团成员,也很快就被派去追捕终被发现的刺客领导威廉·迈尔斯。[10]

死亡编辑

韦迪克: "别那么着急,迈尔斯先生。恐怕你没注意到,我才是发号施令的人。现在,把苹果给我。"
戴斯蒙德: "你想要它?很好,给你。"
―韦迪克和戴斯蒙德在2012年他即将死前的对话。

圣殿骑士特工在2012年12月成功捕获了威廉·迈尔斯后,韦迪克给戴斯蒙所在的刺客小组发去一段视频,并在其中提出了他的要求:交出苹果,这样威廉才能平安脱身。尽管威廉说小队的人不会来救他,但他的儿子戴斯蒙德还是觉得,营救父亲要来得更加重要。[11]

AC3 Vidic's Last Moments

沃伦为生命讨饶

当戴斯蒙德到达阿布斯泰戈在意大利的设施后,韦迪克命令他从顺地进到里面。戴斯蒙德拒绝了,并一路屠杀设施里的安全警卫。作为回应,韦迪克派出了丹尼尔·克洛斯,以解决这名刺客。但正当戴斯蒙德被逼得走投无路之际,丹尼尔突然触发出血效应,精神崩溃并试图逃离。[11]

韦迪克对戴斯蒙德感到非常失望,说他已不再是属于阿布斯泰戈的财产,并授权警卫当场杀死他。同时,戴斯蒙德在Animus训练机大厅追上了丹尼尔并杀死了他。沃伦为此怒不可遏,大叫着说圣殿骑士为世界带来了秩序和和平,而刺客只是夺走了它们。[11]

最终戴斯蒙德抵达了韦迪克的办公室,而他的父亲也在此处被警卫和特工包围着。韦迪克要求戴斯蒙德将苹果给他,戴斯蒙德将苹果拿出来,但他没有给韦迪克,而是用苹果的威力控制了房间中的警卫。韦迪克见势不妙,开始慌张起来,戴斯蒙德却不为所动,直接操纵一名警卫开枪,取走了了韦迪克的性命。[11]

阿布斯泰戈在韦迪克死后发现了一套关于代理计划的秘密录音带,这些磁带之后被转移到阿布斯泰戈的主机上。而这些信息后来在2013年被一名阿布斯泰戈娱乐研究分析员骇得。[2]

戴斯蒙德在杀死韦迪克之后问威廉韦迪克的死亡是否会对圣殿骑士造成打击。威廉回答说可能并不会如此,因为阿布斯泰戈还有其他像韦迪克一样有能力的人。[11] 尽管如此,韦迪克之死还是扰乱了内殿团的结构和秩序,他的继任者兼竞争对手阿尔瓦罗·格拉玛提卡无法将圣殿骑士统一到一个目标之下。[12]

人物特征编辑

“有一本书宣称世界是在七天之内被创造出来的,而且还是畅销书呢!”
―沃伦对戴斯蒙德·迈尔斯关于圣经的讨论。[来源]

沃伦·韦迪克是一名坚定的科学家,也是一名狂热的圣殿,他会竭尽所能来在工作中取得进展,甚至不惜破坏他人工作成果,他非法窃听代理计划的例子就是明证。尽管他聪明绝顶,但偶尔也有些心不在焉,比如他常常需要被提醒密码,以及他曾被偷走放在外衣口袋中的密码笔(尽管后来披露是故意的),这能让他的邮件被读取,[6]而戴斯蒙德也能够因韦迪克对露西的“疏忽”而得以逃脱。[1]

沃伦是一名无神论者,对任何神都没有信仰,他断言说,所有神迹和宗教物品,如圣杯、约柜和苹果都是先行者留下的科技产物。他心狠手辣,却又冒进急躁,根本就不关心实验体的状况。[1][6]但沃伦也诡计多端,他制定计划,让露西·斯蒂尔曼将戴斯蒙德从阿布斯泰戈设施中带出,在安全的地方让他主动探索自己的基因记忆,并让她的刺客同伴 瑞贝卡·克瑞恩肖恩·黑斯廷斯帮助找到伊甸苹果的位置,这个计划被称为“塞壬计划”。[7]

虽然沃伦比较冷酷无情,但毕竟他也不是什么恶魔。他向尤哈尼·奥措·贝格提出了一个慷慨的建议,让他为阿布斯泰戈工作以换取女儿得到进一步的治疗;他甚至准许了尤哈尼杀死那名惊吓他女儿的警卫。[4] 沃伦也逐渐对丹尼尔·克洛斯和露西·斯蒂尔曼展现出了关爱,在他说服露西背叛兄弟会之后,他将露西纳入了自己的信任圈中,并向她传授圣殿之道。对她的态度也与对其他多数下属的态度有所区别,[7]如果对任务有帮助的话,他能够尽量满足露西的要求。 [1] 同样他对丹尼尔也抱有极大的自豪感,[13]他视丹尼尔为一个儿子,一个“体弱多病的儿子”。在丹尼尔情绪混乱的时候,韦迪克会好好地安慰他。[8] 露西和丹尼尔的死亡都对沃伦是沉重的打击,而沃伦在大仇得报之前也并不会善罢甘休。[11]

琐闻趣事编辑

  • 沃伦一名与德国以*war-为词根的词warden有联系,意为“保护,防卫”,这个词的“封闭感”来着相同意思的高卢语varenna。
  • 艾伦·里金在一封邮件中证实沃伦拥有一个水晶头骨
  • 刺客信条:兄弟会多人游戏中,沃伦在介绍视频中出现,并解说了训练计划。
  • 集群谜题中的一封信中提到,伊甸碎片用在电视信号中进行局部精神控制,这一计划被署名W.V签署。
  • 刺客信条中,沃伦·韦迪克在他的外衣左侧口袋中有一只笔,上面的标志和罗贝尔·德·萨布莱在耶路撒冷所穿的斗篷扣一样,都是圣殿骑士徽记的变体。
  • 韦迪克是阿布斯泰戈的电视游戏《解放》的制作团队人员之一。

画廊编辑

参考编辑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Stream the best stories.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Get Dis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