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aicon-Individuals.png


“平克顿侦探社的人读了你的报道,邀请我加入他们,我同意了。这是我做过最棒的决定了。”
―汤米对霍勒斯·格里利[来源]

汤米·格雷林Tommy Greyling)是一名活跃于19世纪的平克顿侦探。他是21世纪门罗组建以用于寻找伊甸三叉戟的青少年小组中的肖恩·莫洛伊的祖先之一。

生平[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早年[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汤米出生在布鲁克林。他曾经在身处军旅,隶属布鲁克林十四团,参加过第一次布尔河战役。联盟军占领了亨利家族山,在汤米所在的军团挺进亨利坡的时候,他们受到了榴弹的惨重打击。十四团炮兵连少尉里基茨认为山坡上的房屋中有敌人射击,便向房屋中轰炸。但事实上屋子里只有亨利家的遗孀。在炮兵夷平了房屋之后,亨利太太伤得很重,没过多久就去世了,为此汤米感到非常悔恨。[1]

在之后的某一时刻,汤米在战斗中负伤。子弹穿过了他的大腿腿,但没有伤及骨头。之后他回到纽约,在他兄弟置办的豪宅中居住。在此期间,他还在十八警区任职过。[1]

征兵暴动[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在1863年的纽约征兵暴动期间,汤米成为了纽约百老汇精英部队的一名巡警。1863年7月12日晚上,汤米在巡逻结束之后,察觉了街头帮派人员的骚动与异常。他询问了一名爱尔兰人,得知明天将会有暴动发生。[1]

在汤米来到联合广场之后,他发现一群暴徒在袭击阿德丽娜·帕蒂所在的马车。在放倒了暴徒,救下了阿德丽娜之后,提出护送阿德丽娜回到她所居住的第五大道酒店处。之后汤米在和阿德丽娜的交谈之中交换了对征兵计划的意见和自身的想法。在到达酒店后,阿德丽娜邀请汤米到公园散步,之后汤米应阿德丽娜的要求告诉了她他在战争中的经历。阿德丽娜在惊讶和遗憾中,提议将赚得的钱送给汤米,让他去帮助战友。汤米勉强接受了阿德丽娜的善心,同时发现百老汇的暴徒开始行动,于是决定将阿德丽娜送到安全的地方。[1]

汤米在征兵暴动期间守护阿德丽娜与儿童

第二天早上,汤米和阿德丽娜来到了他哥哥所在的豪宅中,看着街上的动静。之后汤米外出侦查街上的情况,发现街上的骚乱已经无法控制,便回到屋子提醒阿德丽娜。几个小时后,汤米察觉到有暴徒要前来入室抢劫,在等待警察未果后,他换下了警服,和阿德丽娜从厨房的地窖逃出。[1]

汤米和阿德丽娜来到前夜所在的公园中,想起他遗忘了阿德丽娜的钱,而阿德丽娜提醒应该注意眼下的安危。汤米觉得酒店并不安全,于是建议她坐渡轮到她亲戚处避难,并带着阿德丽娜来到了百老汇宪兵部的军械库,将阿德丽娜安顿在这里。之后士兵接到命令禁止平民进入军械库,于是汤米和阿德丽娜只好离开。[1]

汤米和阿德丽娜之后在街上发现了被殴打的亚伯拉罕,汤米解决了欺凌老人的暴徒,但也受了伤。两人救下了亚伯拉罕,在亚伯拉罕的要求下,汤米和阿德丽娜将他送往特威德的住宅。在到了特威德的房子之后,他们遇见了前来的伊莉莎维琉斯,并将亚伯拉罕带到了书房。在对特蕾莎简述了情形之后,亚伯拉罕离开了这个世界。在科吉尔和维琉斯发生冲突的时候,伊莉莎也夺路而出。[1]

格里利陪伴格雷林

之后,汤米、阿德丽娜和伊莉莎三人一同将受伤的维琉斯送去了医院。在和阿德丽娜离别的时候,汤米表示他要继续对抗城市的暴徒,无法跟着阿德丽娜一同离开。[1]之后,他在暴乱期间救下了许多妇女和非裔儿童,并为此受了重伤。当他在医院疗养的期间,他遇见了《纽约论坛报》的创始人兼编辑霍勒斯·格里利,两人互相欣赏成为了挚友。格里利被汤米的事迹感动,为他写了一篇报道并将他塑造成一名英雄。尽管这引起了汤米同事的嫉妒并让他被迫辞职,却让汤米得到了成为平克顿侦探的机会的邀请。[2]

会见霍勒斯·格里利[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汤米拜访霍勒斯

1872年,汤米在纽约欢乐小镇见到了被下毒后将近死亡的霍勒斯。两人回忆起在1863年的初次相遇,霍勒斯透露在格兰特总统的幕僚中有人是圣殿骑士的一员,并对他下了毒。他还告诉汤米格兰特拥有可以用来操纵选举的神器,同时也告诉他更多关于先行者之盒密文的信息,透露了在英国伦敦还有更多的密文。引用错误:没有找到与</ref>对应的<ref>标签之后汤米回到了美国,继续开始了他的工作。[2][3]

性格特点[编辑 | 编辑源代码]

“他们会给我的伤口缝针,我要回到前线去。”
―汤米对阿德丽娜,1863[来源]

汤米·格雷林是一个善良勇敢、有责任感的人。在第一次布尔河战役中由于友军的误判而让无辜的寡妇死去,为此他感到自责。他在征兵暴动期间,从一群暴徒手上救下了被困的阿德丽娜·帕蒂,以及救下了被殴打的亚伯拉罕,并应他的要求将他送到威廉·特威德所在。而在此之后,他仍觉得自己有义务阻止这场暴动,为此不惜放弃与阿德丽娜的爱情。而他救下了妇女和儿童,也让自己受了重伤。在和阿德丽娜的对话中,汤米透露他向往着田园生活。[1]

汤米也具有长远眼光和冷静的头脑。在看到暴徒不安分的活动后推测出第二天会有暴动,而在面对暴徒大军时,他并没有让阿德丽娜回到第五大道酒店或者到警局避难,而是前往宪兵部寻求帮助。在追逐爱丽丝的途中,他也提前准备了防弹衣,这也让他免遭死劫。[2]

汤米也是一名腼腆的男士。在和阿德丽娜的互动中,他一直守之以礼,并且在和阿德丽娜相处的时候,他会感到些许不自在甚至紧张,在阿德丽娜吻了他之后,汤米一度不知所措。在他追逐爱丽丝的时候,面对爱丽丝的不断挑逗,他也会感到些许不适。[1]

遗产[编辑 | 编辑源代码]

2016年,为了找到伊甸三叉戟的踪影,肖恩·莫洛伊塞巴斯蒂安·门罗的引导下回溯了格雷林在纽约征兵暴动期间的的记忆。[1]而之后他在以赛亚的监督下回溯格雷林追查爱丽丝的记忆来寻找伏尼契手稿页面的下落,并在朋友们的帮助下最终完成了该案件。[2]而在之后该记忆线被研究人员以没有更多伊甸碎片的信息而被终止。[3]

参考[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社区内容除另有注明外,均在CC-BY-SA许可协议下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