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aicon-Individuals.png


PL ArtisanHQ.png 耐心点,兄弟们。不久我们就会揭开《刺客信条:末裔 - 诸神的命运》的秘密。

这篇文章被确认过时了。请更新这篇文章,以使它符合最新的涵义。完成之后,就移除这个模板吧。

PL Broken-heartedHQ.png此条目还是个小作品而且还需要扩充。 你可以帮助刺客信条 维基来扩充这个页面

欧文·迈耶斯(Owen Meyers,2001年出生),一个想要为父亲正名的青少年,祖先之一为阿方索·德·卡斯蒂洛

2016年,欧文在门罗的招徕下,与另外一群同样有着圣殿骑士刺客祖先的青少年一起参加了门罗的项目,寻找伊甸碎片三叉戟的下落。除欧文之外,另外几个人分别是哈维尔肖恩娜塔莉亚格蕾丝大卫姐弟。他们在听门罗讲述完刺客-圣殿骑士战争的事情后同意了门罗的提议。

生平[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早年生活[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在欧文童年的某个时候,他的父亲因抢劫马耳他银行公司的一个分支机构而被捕。欧文认为他是清白的,但他的父亲年轻时曾暴躁不安,后来被判有罪死在了监狱里。[1]

在父亲入狱后,欧文便和母亲搬去与外祖父母同住。他的外祖父认为欧文最后也会走上和他父亲一样的道路,欧文因此和外祖父的关系不是很好。[1]

遇见门罗[编辑 | 编辑源代码]

2016年,欧文向同他关系已经大不如前的朋友哈维尔提出请求,想让他帮自己证明父亲的清白。欧文想用神秘莫测的门罗秘密拥有的Animus重历在他看来父亲从未参与过的银行抢劫案的记忆。但是,两人同门罗见面时,门罗告诉他们他也爱莫能助——欧文所能重历的只有他父亲在他母亲怀上他之前的记忆,而他们手上现在也没有欧文父亲在抢劫案之后的DNA样本。[1]

欧文虽感到幻灭,但出于好奇,还是和哈维尔决定一起使用Animus,体验了他们两人在西班牙征服阿兹特克帝国时期的祖先记忆。欧文的祖先阿方索·德·卡斯蒂洛是一个西班牙征服者。阿方索曾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目睹了埃尔南·科尔特斯使用伊甸碎片洗脑哈维尔祖先——特拉斯卡特族指挥官奇马尔波波卡的情景。[1]

得知此事后,门罗拒绝回答结束重历的欧文与哈维尔提出的问题,开车离开。欧文与哈维尔在不知不觉间被刺客圣殿骑士双方盯上。事实上没过几天,就有一名圣殿骑士特工当街拦住了欧文。但一个刺客在附近的屋顶上解决了这个特工,让欧文有了脱身的机会。欧文最后在门罗的帮助下甩掉了那个刺客。[1]

门罗向他招募来的青少年们告知了刺客-圣殿骑士战争一事,说服他们抢先找到神器并将神器藏到双方都找不到的地方才是正确做法后。欧文和哈维尔加入了门罗的青少年小队。之后,他们共享了彼此的DNA,一同进入了彼此祖先记忆中都经历过的同一场事件:纽约1863年征兵暴动。欧文与哈维尔曾见到的那把“匕首”在此再度现身。[1]

选边站队[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在门罗的指导下,欧文在门罗改装过后支持多人共同重历记忆的Animus里重历了刺客维琉斯的记忆,其他人则分别在他们祖先的记忆里寻找线索。1863年,维琉斯受任去取回被藏起来的“匕首”并将这把“匕首”交给尤利西斯·S·格兰特将军,却在取得神器后被哈维尔的祖先科吉尔·科马克伏击。但是,他们发现,因为维琉斯招募的天赋异禀的新人——格蕾丝的祖先伊莉莎及时出手相助,这把“匕首”最后还是成功地送到了格兰特手上,由格兰特保管终生。[1]

他们使用Animus的行为得到了阿布斯泰戈方面的注意,一支圣殿骑士突击小队袭击了门罗Animus机器的所在处,抓住了正在此地的青少年们。不过欧文和哈维尔依靠自己从祖先身上学会的能力成功逃脱,门罗则是在袭击时下落不明。两人正为该如何抉择而争论时,欧文之前遇到过的那个名叫格里芬的刺客依靠他们骑走的阿布斯泰戈摩托车上的追踪设备找到了他们。[1]

格里芬说服了欧文,而欧文则说服了不情愿的哈维尔与刺客合作,解释称伊甸碎片常常遭到滥用,门罗也可能遭受那样的命运。两人向格里芬告知伊甸匕首就在格兰特故居。随后,格里芬鼓励他们使用鹰眼视觉确认自己是否值得信任,向欧文保证会借助兄弟会的帮助来证明他父亲的清白,带着他们去了自己的安全屋。他发现欧文与哈维尔对安全屋破败不堪的环境感到失望,只能解释称当年的“大清洗”几乎把刺客推到了全军覆没的边缘——在圣殿骑士冷酷无情的打击下,刺客陷入了令人绝望的困境。[1]

在佩戴好装备后,他们接到了盖文·班克斯的来电,得知所谓的伊甸匕首实际上是伊甸三叉戟的戟尖之一。之后,他们搭乘私人飞机来到纽约,由格里芬开车前往格兰特故居。但是,有人捷足先登,取走了神器。藏匿神器的地方已经空空如也。他们正要离开时,三架满载着圣殿骑士特工的直升机飞抵格兰特故居附近。欧文用电磁脉冲手雷击落两架直升机后,三人得以逃脱。[1]

回到安全屋后,格里芬批评欧文违抗他不要与圣殿骑士交战的命令的行为,威胁称如若再犯则之前的承诺作废。之后,他告诉欧文与哈维尔,阿布斯泰戈在发现伊甸三叉戟的其他碎片之前绝不会停下脚步,而欧文等人便是找到这些碎片的关键。面对继续下去的提议,哈维尔打算退出,但欧文为了找到真相,同意继续协助格里芬。[1]

寻找第二把戟尖[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欧文与哈维尔在接下来几周时间里接受了格里芬的训练,学习了基础格斗与自由奔跑的技能。收到刺客线人罗滕堡向盖文·班克斯发出的警告后,他们放弃了已经暴露的仓库安全屋。搭乘出租车甩掉圣殿骑士后,他们来到了新的安全屋。瑞贝卡·克瑞恩已经在此为欧文准备好了Animus,告诉他他在中国的祖先张芷可能有关于第二把戟尖的线索。[2]

在Animus里重历记忆时,欧文发现张芷与自己竟有着相当多的相似之处。但最后,张芷在刺杀蒙哥汗之后被伯颜伏击,膝盖受伤,遭到了导师的拒绝,无法继续作为刺客行动下去,她的记忆也就无法帮助欧文等人确定戟尖的下落。离开Animus后,他得知哈维尔在之前的一段时间里闯入了警方的仓库,偷来了有关他父亲的案件资料。欧文在这些资料中发现了包含了父亲在抢劫案后DNA的唾液样本。但是格里芬表示,要重历这份DNA样本中的记忆,他们要先把这些记忆解码上传到阿布斯泰戈云端服务器,还需要一台Helix机器。尽管如此,欧文还是对于自己最终能够向家人、向整个世界、向他自己证明父亲无罪而满怀希望。[2]

潜入鹰巢[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因为欧文所继承的基因记忆帮助有限,格里芬要确定戟尖的下落便只能依靠欧文在鹰巢里的朋友们。欧文与哈维尔以他们的朋友或许会不信任格里芬而坚持要与格里芬一同行动。哈维尔有关格里芬独自行动未必成功的论断使得格里芬同意了让欧文与哈维尔同行的说法。[2]

潜入鹰巢的时候,欧文与哈维尔在警报响起时与格里芬分开。两人用致痛手雷威胁了圣殿骑士科尔,进入鹰巢之后则直接放倒了科尔。他们来到车库时发现圣殿骑士正朝大卫、娜塔莉亚与门罗开火。在枪火的压制下,欧文选择断后让其他人逃跑。之后,一个名叫以赛亚的圣殿骑士出现。他认为欧文是一个刺客,告诉欧文他不该被格里芬的歪理邪说蒙骗,而他现在也已被团团包围。同样选择断后的门罗决定投降,劝欧文也向圣殿骑士投降。[2]

作客鹰巢[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欧文被带到了以赛亚的办公室,格蕾丝和肖恩也被带来了。以赛亚想告诉欧文他站错了队,宣称把欧文父亲送进监狱的抢劫案是刺客栽赃到他父亲头上的。欧文拒绝相信他的说辞,出示了他随身携带的唾液样本,要求使用Helix验证以赛亚的说法。以赛亚答应后表示先要用一天时间解码他父亲的DNA。[2]

第二天早上,欧文和肖恩关于这场战争哪一边才是对的这件事吵了起来。不久之后,欧文进入了他父亲的记忆,他所看到的景象正验证了以赛亚的说法。从Helix里出来之后,欧文得到以赛亚的保证,可以去和门罗见面对话。[2]

欧文在和维多利亚·毕博博士等人见面时得知以赛亚对他撒了谎,因为毕博声称他对于这回事情毫不知情。得知以赛亚有事要忙后,欧文和格蕾丝推断以赛亚正打算前往蒙古找到第二把戟尖。随后,欧文表示他曾见过那把戟尖,引起了毕博的兴趣,但他又表示自己的DNA对找到戟尖毫无帮助。[2]

在毕博离开房间之后,欧文和格蕾丝一起计划释放门罗,准备前往蒙古。肖恩保证不会出卖他们。在做完假的致痛手雷后,他们被科尔抓了个正着。科尔却把他们直接带到了门罗面前,亮明了自己正帮助他们逃出鹰巢的身份。欧文问她是否是刺客在阿布斯泰戈里的那个线人“罗滕堡”,科尔矢口否认。[2]

在科尔将三人锁进船运集装箱之后,欧文带着怀疑向门罗提问求证。前阿布斯泰戈员工门罗只表示科尔在他先前独自试图救援的时候帮了他潜入鹰巢,建议欧文不要再问可能给科尔带来危险的问题。[2]

旅途中,欧文追问门罗他们之前经历了什么,结果得知门罗并未得到第一把戟尖。门罗又问欧文以赛亚是否提到过优越事件,并应欧文的请求解释了他所了解的优越事件与亚DNA,告诉欧文与格蕾丝他们六个青少年加在一起能提供完整的亚DNA图景。[2]

蒙古之行[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抵达蒙古的三人很快便被以赛亚发现并被抓了起来。随后,圣殿骑士确认他们所击落的刺客飞机上有幸存者,准备派人去抓住他们。格蕾丝担心她的弟弟也在那些幸存者之中,告诉以赛亚发射指定颜色与顺序的灯光可以将大卫引诱到圣殿骑士的营地来,这样他就可以告诉以赛亚蒙哥的陵墓在什么地方。大卫被抓后遭到了以赛亚的询问,声称蒙哥陵在圣殿骑士营地的南面。在以赛亚离开后,门罗问大卫他为何直接泄露了陵墓的位置,欧文反驳称那也好过让刺客先拿到神器。欧文随后告诉门罗自己在父亲的记忆里经历了什么,但门罗回应称以赛亚可以按照他的说法伪造给欧文看的记忆,但欧文固执地拒绝相信门罗的说法。[2]

大卫让一个守卫带他去上移动厕所。这时,欧文和格蕾丝感到彼此之间存在强烈的出血效应,因此得以使用祖先的本领放倒了周围好几个圣殿骑士。然后他们找到了大卫,大卫带着他们去了陵墓真正的所在地,在那里同放倒了格里芬与燕玫后赶来的哈维尔与娜塔莉亚相遇了。他们在挖掘陵墓入口的时候,欧文把门罗告诉他的事告诉了所有人,哈维尔赞同了门罗有关以赛亚骗了欧文的说法。他们找到入口后,以赛亚出现了。他为了跟踪这些青少年,故意装作自己被骗。随着格里芬与燕玫醒来发动攻击,欧文与哈维尔跟着冲进了陵墓,却没能阻止以赛亚得到第二把戟尖,所有人在戟尖制造恐惧的能力面前都陷入了无助的境地。以赛亚在刺伤燕玫之后,宣布自己脱离圣殿骑士阻止,率领听从他号令的圣殿骑士离开了,将欧文等人留在了原地。[2]

格里芬背上燕玫的遗体,一行人回到了圣殿骑士营地。随后,维多利亚赶到,刚刚得知以赛亚背叛了圣殿骑士组织的她告诉所有人第一把戟尖也在以赛亚手里。而维多利亚的保镖因听闻有刺客在场而警觉地举起武器时,青少年据理力争,表示以赛亚才是更大的威胁。因此,维多利亚与格里芬同意暂时休战,一切等他们找到第三把戟尖、阻止以赛亚之后再秋后算账。[2]

个性特征[编辑 | 编辑源代码]

从小开始,欧文最在意的事情就是证明父亲的清白。正是如此,他在第一次遇到圣殿骑士特工和后来遇到以赛亚的时候很容易就遭到了他们的利用。[1]

装备能力[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因为出血效应,欧文掌握了他祖先维琉斯的能力。他还从格里芬处学习了基础格斗与自由奔跑的本领。[1]此外,他和格蕾丝一同行动的时候,彼此之间能感觉到强烈的出血效应作用,能够以此合作击倒敌人。 [2]

在与格里芬一同行动的时候,欧文使用的装备为飞刀以及各式手雷。[1]之后,经过对祖先张芷记忆的同步,欧文还使用了激光列阵与弩枪。[2]

琐闻趣事[编辑 | 编辑源代码]

  • 欧文(Owen)这个名字来自威尔士语,可能源自古威尔士语意为“年轻战士”的单词,也可能源自希腊语名字“Eugenios”的威尔士语变体,意为“出身优渥”。
  • 伊莉莎在完成维琉斯进行的训练之后,与维琉斯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组队行动,关系密切。这份密切与彼此信任的关系在他们各自重历过祖先记忆的后裔——欧文与格蕾丝·科林斯身上还有残留。

登场作品[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参考来源[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社区内容除另有注明外,均在CC-BY-SA许可协议下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