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IndividualsEraicon-EruditoEraicon-Instruments

PL ArtisanHQ 耐心點,兄弟們。不久我們就會揭開《刺客信條:起義》的秘密。

這篇文章被確認過時了。請更新這篇文章,以使它符合最新的涵義。完成之後,就移除這個模板吧。

格爾尼卡·莫尼奧(Guernica Moneo)博學者的成員,是一名熟練的黑客。 在聖殿騎士襲擊了博學者的總部之後,格爾尼卡與刺客一同行動,在外作為他們的技術員提供援助。

然而這名年輕西班牙人也是信奉朱諾的邪教第一文明的僕從成員。

生平編輯

早年 編輯

格爾尼卡在博學者生涯中,曾在駭客行為中接觸過政客、慈善家以及活躍分子等人的核心圈中,並發現他們的腐敗脆弱、唯利是圖,並開始認為人類需要一個高高在上的指引者。在後來的某一時刻,他成為了一名第一文明的僕從[1]

會見夏洛特編輯

到2016年,格爾尼卡已經成為一名博學者領導人員之一。在博學者領袖弗洛倫西亞的引導下,博學者與刺客夏洛特·德·拉·克魯茲以及他的同伴加林娜·沃羅寧娜以及科迪·亞當斯共同召開了一場會議。會上弗洛倫西亞告訴大家她準備利用外孫女夏洛特與康蘇斯的聯繫來獲得更多關於伊述的信息來阻止聖殿騎士的鳳凰計劃。夏洛特詢問鳳凰計劃是什麼,格爾尼卡告訴她說鳳凰計劃的最終目的已經變成讓朱諾復活。德沃特認為弗洛倫西亞的方針違背了博學者組織的一貫路線,要求召集全體成員舉行視頻會議,針對弗洛倫西亞的不信任投票,弗洛倫西亞勉強同意,並給了一個小時時間準備。[2]

會議等待期間,夏洛特詢問弗洛倫西亞他的任務到底是什麼,她只知道自己需要找到康蘇斯。弗洛倫西亞解釋說他們在之前已經知道康蘇斯只喝一位名叫喬瓦尼·博吉亞的年輕刺客溝通過,而且還是在他很小的時候。不過現在他們認為康蘇斯在喬瓦尼的人生中出現過不止一次,認為他隱藏了一些信息。夏洛特認為聖殿騎士也會通過他們的資源找到這一記憶,格爾尼卡向她展示喬瓦尼的記憶序列圖,但夏洛特並未看出什麼。[2]

格爾尼卡解釋說這可能是一段錯誤的記憶,聖殿騎士很可能也不知道康蘇斯第二次出現,因為喬瓦尼自己都不記得當時發生過什麼。夏洛特接着推斷,她的一名祖先曾經目睹了這一刻,而格爾尼卡也證實了這一推測。弗洛倫西亞告訴夏洛特她的祖先和喬瓦尼有兩次接觸,分別是1515年和1516年,而他們認為夏洛特的鷹眼視覺可以讓她發現真相。[2]

當夏洛特和格爾尼卡在果園散步時,格爾尼卡告訴她弗洛倫西亞的領導讓博學者變成一個更加有效率的組織,讓他們在過去半年取得的成效比之前兩年都還要顯著。他相信弗洛倫西亞在每個大洲建立永久性據點,他覺得這是博學者未來前進的方向,不過雖然弗洛倫西亞表示了成功的概率,但事實上投票結果也難以預測。夏洛特聽後得出結論,他需要找個方法來說服他們。[2]

之後。刺客小組參加了弗洛倫西亞和德沃特與所有博學者成員的視頻會議。在德沃特開始號召大家反對弗洛倫西亞的計劃以及搜尋康蘇斯的計劃時,夏洛特試圖讓加林娜開展說辭。加林娜再一次拒絕,重申她的話語在此處起不到作用,此時夏洛特只好站出來並發表演說。她說她理解弗洛倫西亞改革的原因,也明白他們抵觸改革的原因,但聖殿清除異己勢力的威脅仍然存在;而她繼續說這樣的改革力度還不夠大,刺客組織曾在世界範圍內遍地開花,但還是遭到了大清洗,幾乎被根除。[2]

夏洛特最後說刺客和博學者雙方都無法單獨打敗聖殿騎士,所以博學者與刺客兄弟會應當合并。加林娜首先反對,夏洛特陳述說與博學者合作可以讓刺客組織的重建進度大大加快,同時加林娜也可以訓練出博學者從來未曾有過的優秀特工。而格爾尼卡透露到他們找到了約瑟夫的蹤跡,夏洛特也因此提出了一個建議:她會為博學者找到康蘇斯並且分享她的一切所得,以便尋找阻止鳳凰計劃的最佳方式;而反過來,他們也要告知約瑟夫的藏身處,讓加林娜帶着博學者特工去對付他,這樣也能證明弗洛倫西亞觀點的價值。不久之後投票結果出來,弗洛倫西亞獲勝。[2]

尋找康蘇斯編輯

當夏洛特在Animus室準備好去進入祖先的記憶時, 問格爾尼卡她要回溯哪個祖先的記憶,而格爾尼卡選擇隱瞞讓她自己去找到答案。這時弗洛倫西亞進來,要求得知夏洛特壓力測試的結果。格爾尼卡回答說除了有一個刺傷的痕迹,她的結果很不錯。當被問及那個傷口的時候,夏洛特說這是在墨西哥,一位名叫奧爾特加·桑切斯的聖殿騎士在她腳上刺的作為恐嚇,之後一天都沒發生什麼於是她就不以為意了。[2]

弗洛倫西亞便開始讓夏洛特進行全面掃描,但這在他們離開後被科迪中斷。幾個小時後,夏洛特退出了第一次回溯,沒有在海勒姆的記憶當中找到任何與康蘇斯有關的信息,弗洛倫西亞告訴她博學者的算法計算出康蘇斯在1516年出現過,並督促她用心發掘,她們的對話被格爾尼卡·莫尼奧打斷,他說他的手下正在逐漸倒向德沃特那邊。[2]

最終夏洛特找出了需要尋找的康蘇斯的話語,但當她從animus中出來時,他們被告知聖殿已經找到了他們的總部。格爾尼卡、德沃特以及其他幾名博學者特工趕到,說他們需要保證所有人安全之後遠程抹去服務器上的數據。但弗洛倫西亞認為他們必須在前去將數據在落入聖殿手中之前銷毀掉。在科迪和格爾尼卡在數據庫上放置炸藥的時候,弗洛倫西亞下載了所有鳳凰計劃有關的資料。弗洛倫西亞在逃跑途中不小心掉落了裝有數據的平板,而科迪見後連忙跑回去取回,雖說數據之後被成功救出,但科迪也因傷勢過重而死在夏洛特懷中。格爾尼卡是見證科迪死亡的數名博學者之一。 [2]

逃離小島編輯

眾人朝着小島南端的船隻行進,但夏洛特感覺到這是一個陷阱,在格爾尼卡和德沃特的幫助下,弗洛倫西亞被成功說服準備返回等待刺客的幫助。夏洛特意識到奧爾特加在墨西哥的時候給她安下了追蹤器,才讓聖殿騎士找到島嶼,並將此事告訴了外祖母。弗洛倫西亞聽聞便知曉她沒有完成掃描,暴怒之下斥責自己為有她這樣的外孫女為恥,格爾尼卡連忙攔住她。

在小隊到達沃羅寧娜和邁歇爾·勒邁爾收到警報從索馬里乘飛機返回的墜機地點後,博學者小隊和兩人會合,並在之後遇到了刺客援軍高倉清志阿倫德·舒特·康寧漢姆,他們將眾人帶上了一架直升機。在離開島之前,眾人還救下了被聖殿包圍的夏洛特,格爾尼卡和加琳娜共同幫助夏洛特登上直升機。[2]

幫助刺客編輯

2016年11月,香港,格爾尼卡和夏洛特·德·拉·克魯茲一起前往一處位於摩天大樓里的廢棄阿布斯泰戈工業公司研究所,一同行動的還有巴因德拉·米特拉刺客。在研究所里,他們遭到了一伙人的襲擊。除了夏洛特,所有的刺客都死在了這場襲擊當中。[2]

夏洛特從窗戶邊上一躍而下,摔到了下面一輛小貨車車頂上,身上受了傷。一個疑似刺客的人亮出高溫刀刃向她跳來,差點刺中了她。刀刃刺穿了小貨車的車頂,格爾尼卡就躲在車裡。在夏洛特擋住從背後襲來的叛變刺客時,格爾尼卡開着小貨車全速離去。一枚飛來的飛鏢打碎了擋風玻璃,割斷了格爾尼卡的兩根手指並刺中了他的臉。隨後,格爾尼卡失去了對貨車的控制,貨車翻倒在了路邊。他們兩人都活了下來,但夏洛特放棄了審問那個被打敗了的刺客,決定救受傷的格爾尼卡一命,帶着他逃離了現場,前往安全屋。經過修整過後,他們被接應回到了倫敦[2]

身份暴露編輯

格爾尼卡實際上是一名由第一文明的僕從派來的間諜。當夏洛特的思維被困在灰白之境當中時,加林娜·沃羅寧娜發現他試圖謀殺夏洛特。他因此暴露了自己的真實身份。[1]

登場作品編輯

參考與來源編輯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