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IndividualsEraicon-Templars

Smallwikipedialogo
“因此我們必須戰鬥。我們要戰勝我們的敵人。我們要傳播的我們的話語。到那時,我的弟兄們,到那時我們會迎來一個新世界。”
―查爾斯·李[來源]

查爾斯·李 (Charles Lee,1732 – 1782)是一個英國士兵,在法國與印第安人戰爭中為英軍效力, 並協助聖殿騎士尋找大神殿.在聖殿騎士殖民地分部建立後,海瑟姆·肯威成為聖殿騎士最高大師,而查爾斯·李則坐了第二把交椅, 之後他加入了大陸軍,在美國獨立戰爭中被任命為將軍。

在獨立戰爭中,李與他的上級以及政敵,總指揮喬治·華盛頓競爭,並意圖奪取殖民地愛國者的領導權,好更方便聖殿騎士在殖民地的勢力擴張.

1781年,海瑟姆死後, 查爾斯·李成為了聖殿騎士團的最高大師, 於1782年死在刺客康納的手裡.

個人經歷編輯

早年生活編輯

“伯奇大師說關於你,或許我只應該去了解我看到的那麼多。他給了我一張列有一些姓名的名單並命令我確保你能找到他們.”
―查爾斯·李.[來源]
查爾斯·李為一名傑出的的英國陸軍上校約翰·李和一個保守派政治家的女兒伊莎貝拉·班布里的兒子。在其父親的名聲和鼓勵下,查爾斯在年輕時就在軍隊中追求一份自己的職業生涯。他被送到瑞士的一個軍事學校進行學習並直到1746年才在他父親指揮的兵團中當了一名少尉。五年後的1751年,李回到了英格蘭並被提升至陸軍中尉軍銜。[1]

在1754年,查爾斯被送到在大英帝國北美殖民地中由愛德華·布拉多克所指揮的對法國人和當地土著作戰的部隊中服役。[1]在戰爭中,李認識並加入了與其變得熟悉起來的聖殿騎士組織。作為回應,李由雷金納德·伯奇指示去協助海瑟姆·肯威。某個時間,李得知了聖殿騎士團並為其效力,那個時候布雷多克也是其中一員,熱切希望有所作為。作為回應,李得到了大不列顛聖殿騎士大團長雷金納德·伯奇的指示,被要求協助海瑟姆·肯威在殖民地建立分冊以完成目標:找到第一文明的貯藏所大神殿的位置。[2]

加入聖殿騎士編輯

“如果我一定要聽從別人的命令的話,那麼我找不到除了大師您外更好的人選了.”
―李對海瑟姆說.[來源]
ACIII-WtB 1

李初遇海瑟姆·肯威

海瑟姆很快在李到達北美殖民地後與其在波士頓碼頭碰面。他們倆在一路前行中很快變成了熟人,緊接着在李為海瑟姆安排的在綠龍酒館的停頓中把他介紹給了威廉·強森[2]

在與威廉的談話中,海爾森向他詢問了有關大神廟的信息,但他對大神廟的研究成果卻被一伙人偷走了,而這些研究成果對尋找大神廟的計劃十分重要。於是海爾森和查爾斯·李兩人前往城北尋找盜賊,與在已到達那裡的托馬斯·希基碰面。隨後,三人合力襲擊了盜賊窩點,拿回了威廉的研究成果。[2]

在熟識了威廉和湯馬斯後,李和海爾森踏上了尋找本傑明·丘奇的道路。當海爾森到達丘奇住所時,他卻發現丘奇已經被英軍軍官西拉斯·撒切爾卡特綁架到了北部碼頭。於是他和李迅速趕往了那裡,潛入了丘奇所在的碼頭倉庫,把丘奇救了出去。[2]

不久後,兩人出發尋找最後一個夥伴——約翰·皮特凱恩。此時的約翰正因叛逃罪而被扣押在愛德華·布雷多克手中,但同為聖殿騎士的布雷多克並不待見海爾森一行人,所以他拒絕把約翰放走。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海爾森和李決定跟蹤布雷多克的隊伍,伺機動手救走約翰。在一處路口上,李佯裝成憤怒的市民,向布雷多克等人破口大罵,並把一塊馬糞甩到了布雷多克的制服上。布雷多克勃然大怒,率隊追趕李,李便順水推舟的把他們引到了一處死胡同里,然後拔出武器與布雷多克開戰。緊隨其後的海爾森也加入了戰鬥,迅速消滅掉了布雷多克的手下,救出了約翰。[2]

全員到齊後,海爾森在綠龍酒館召開會議,決定率眾潛入南門堡殺死西拉斯·撒切爾,救出他手中的原住民奴隸。這樣一來,聖殿騎士便能取得卡尼耶可哈卡的信任,大神廟尋找起來會更加容易。[2]

ACIII-InfiltratingSouthgate 5

李和他的聖殿騎士同伴們偽裝成紅衣衛

為了潛入南門堡,海爾森等人先是襲擊了一輛運輸奴隸的馬車,然後又穿上了英軍制服,“護送”這輛馬車進入南門堡。在南門堡里,海爾森負責去救那些奴隸,而李與剩下的幾個人則混在英軍隊伍里,負責分散他們的注意力。在救出了幾個奴隸後,西拉斯察覺到了些許的不對勁,於是他拉響警報,下令封鎖全堡。不得已,海爾森等人只能與堡壘里的英軍開戰。開戰後,李與其他幾人有力的牽制住了英軍的攻勢,讓海爾森能夠專心應對西拉斯,並成功地結果掉他。隨後,眾人放走了剩下的奴隸,回到了綠龍酒館。[2]

幾個星期後,海爾森決定去見一見他救出來的原住民婦女卡尼耶蒂依翁,因為在海爾森眼裡,她可能會是一個極具價值的盟友。於是李代表海爾森去開拓地尋找卡尼耶蒂依翁的行蹤,並最終在列星頓找到了她。隨後,李向海爾森通知了這一好消息,並與趕來的海爾森共同尋找卡尼耶蒂依翁。但在搜尋工作進行到一半時,李突兀的提出了離開。對此,他的解釋是他要繼續在布雷多克那服役。[2]

幾個月後的1755年夏季,李再次回到了列星頓。在列星頓的一個小酒館裡,眾人制定出了刺殺布雷多克的相關事宜。身為布雷多克手下的一名士兵,李參與了布雷多克的遠征計劃,所以他在整個計劃中可以起到作為內應的作用。刺殺行動一直按照計劃進行,但當海爾森快要幹掉布雷多克時,法軍卻發起了偷襲。在一旁的小丘上,法國將軍丹尼爾·雷納德·德·巴耶吉持槍瞄準了海爾森,李見狀趕忙舉起了槍,在丹尼爾扣下扳機前打死了他,救了海爾森一命。於是在隨後的兩軍交火中,海爾森成功地殺掉了布雷多克。[2]

ACIII-BraddockExpedition 18

海瑟姆宣布李加入聖殿騎士

布雷多克之死最終使海爾森取得了卡尼耶蒂依翁的信任。卡尼耶蒂依翁帶海爾森找到了大神廟,但他卻並沒有在這裡找到自己夢寐以求的東西。於是海爾森打算從長計議,也就是在北美建立聖殿騎士的永久據點,順便擴大教團在殖民地的影響力。因為李在這兩年中表現出了絕對的忠誠,所以海爾森在回到波士頓後為李舉辦了入團儀式,並把布雷多克的十字指環送給了李。[2]

法國-印第安人戰爭編輯

“你不過是微不足道的一粒小灰塵,你和你的同類,像動物一樣活在爛泥里,絲毫不覺世界的真實。”
―李對年少的拉通哈給頓說,1760年。[來源]
雖然加入了聖殿騎士,但李仍像往常一樣為英軍服役,並參加了七年戰爭中的幾場比較有名的戰役,比如泰孔德羅加堡戰役、尼亞加拉堡戰役、遠征蒙特利爾等等。[1] 1757年11月,在喬治·門羅上校慘死後,李參加了將前刺客謝伊·科馬克引入聖殿騎士團的儀式。[3]
ACIII-HideandSeek 7

李勒住拉頓哈給頓

1760年,李和丘奇、希基、強森三人前往卡納泰盛頓,希望能與卡尼耶可哈卡族人進行談判。半路上,一行人遇見了一個原住民小孩,李便停下腳步,用嘲弄的語氣向他問路。小孩沒有回答他,而是反過來問李的名字叫什麼,並發誓自己一定會來找他。李笑着回答了這個孩子的問題,並說:“我會期待的。”然後威廉用槍托打暈了這個小孩,與眾人一起笑着離開了。[2]

這個孩子名叫拉頓哈給頓,正是海爾森的親生骨肉。這一點,也是李萬萬沒有想到的。[2]

眾人在尋訪無果後離開了卡納泰盛頓,喬治·華盛頓的軍隊卻恰巧在這時闖了進來。華盛頓懷疑卡尼耶可哈卡部族與法軍有所勾連,便暗中下令放火燒村。所以等到拉頓哈給頓趕回村時,那裡已經變成了一片火海。於是,拉頓哈給頓把這一切全都怪罪給了那個叫“查爾斯·李”的男人,以及他所代表的聖殿騎士。[2]

過了沒多久,李回到了英國,並在那裡榮升為少校。後來他又去葡萄牙和波蘭充當僱傭軍。雖然一直勤勤懇懇的賣力付出,但李並沒有拿到他所期望的報酬,也沒有在軍事和政治上有什麼大的建樹。[2]

加入大陸軍編輯

ACIII-TriptoBoston 13

李煽動波士頓大屠殺

1770年,李回到北美,重新加入了北美聖殿騎士分冊。3月5日傍晚,波士頓爆發了大規模反英遊行,李與海爾森便趕到了示威最激烈的老州議會大廈門前,試圖在這堆火藥桶上添一把火。為了達成這一目的,海爾森悄悄地派出了一名槍手,想用不合時宜的槍聲徹底引爆現場。隨阿基里斯·達文波特進城買東西的拉頓哈給頓碰巧注意到了他,便尾隨並刺殺掉了槍手。[2]

正當康納以為萬事大吉時,查爾斯·李卻在街對面的樓上得意的開了一槍,就此拉開了波士頓大屠殺的序幕。[2]

1773年,當年零散的反英分子已經發展為堅實的同盟,並製造了舉世聞名的波士頓傾茶事件。12月16日夜,拉頓哈給頓與愛國者們聯手襲擊了東印度公司的茶葉運輸船,並把九萬磅茶葉扔到了海里,以此來向英國茶稅法表示抗議。等到事件快要結束時,李才和威廉、約翰兩人趕到現場,眼睜睜地看着拉頓哈給頓和史蒂芬·夏菲爾把最後一箱茶葉扔下海。目睹此景的李一言不發,帶着兩人默默地走了。[2]

波士頓傾茶事件是美國獨立戰爭的導火索之一。而對於拉頓哈給頓來說,這一壯舉成功的切斷了威廉·強森的資金來源,使他不得不為購地計劃另謀出路。

ACIII-Conflictlooms 1

李在華盛頓的就職演講上

1775年,李辭去了他在英國的職務,轉而加入了大陸軍的陣營。他將自己定位為一個堅定的愛國者,一個能與華盛頓相提並論的總司令候選人。然而,他對金錢的渴求與華盛頓對金錢的無私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這使得華盛頓的支持率遠在自己之上。6月15日,大陸會議毫無懸念的將總司令的職務託付給了華盛頓。[2]

願望落空的李只能屈居副司令,不過他還是“賞臉”參加了華盛頓的就職儀式——帶着強烈的鄙視和批評。不巧,拉頓哈給頓也在這間會議廳中。他在聽到仇人的聲音後憤然而起,但李並不知道他是十五年前的那個小孩,只是把他當成一個政治上的反對者,“山繆·亞當斯的‘膝上小狗’”而已。[2]

密謀對華盛頓的暗殺編輯

“你對於革命的干涉已經造成了不少讓我們悲傷的慘劇.但這在也不可能繼續了.我們所做之事遠比你想象的重要得多.”
―李對康納說.[來源]
1776年,聖殿騎士命托馬斯·希基暗殺華盛頓,以幫助李篡奪總司令的職位。拉頓哈給頓事先知道了他們的勾當,便想以製造假幣為由送希基入獄。但在實際操作中他卻被反咬了一口,於是就和希基一起蹲進了大牢。[2]
Bridewell Prison 4

李接受來自海瑟姆的指示

得知這一消息後,李和海爾森趕到了關押兩人的監獄,輕輕鬆鬆的就把希基放了出來。湯瑪斯向兩人表示感謝,並不懷好意的問道該如何處理隔壁的那個刺客。沒有經過任何思索,海爾森隨口一說般的將這件棘手的事交給了李,然後就頭也不回的走了。[2]

李認出了拉頓哈給頓——那隻“山繆·亞當斯的‘膝上小狗’”——於是他想出了一個一石二鳥的計劃,既能除掉這個刺客,又能除掉宿敵華盛頓。[2]

希基輕蔑地一笑,以為自己可以出獄了,但李卻向他潑了一盆冷水——眾議院議員(同時也是刺客盟友)本傑明·塔爾梅齊用自己在政府中的地位揭露了希基的陰謀,所以希基還要留在監獄裡接受調查,所謂的自由不過是換一個牢房而已。[2]

Bridewell Prison 14

李正欲令康納窒息

兩天後,拉頓哈給頓用計偷取了獄卒的鑰匙,潛入了關押希基的牢房。但他找到的並不是真正的希基,而是典獄長冰冷的屍體。正當他為此而驚訝時,李和希基卻出現在了牢房門口,得意地看着這一幕。[2]

憤怒的拉頓哈給頓質問起這兩位聖殿騎士,但李卻反過來把他和華盛頓罵了個狗血淋頭。隨後,希基向他敘述了李的計劃,並告訴他他將會因刺死獄長和謀殺華盛頓未遂而被處以絞刑。[2]

拉頓哈給頓向前一撲,試圖將李制服,但已是回天乏術。李很輕鬆的就把他抵到了牆上,而直到這時,李才認出了這位刺客的真實身份——十六年前森林裡的那個孩子。而拉頓哈給頓也不忘提醒他:“我說了會找到你的。”不過李並不在乎他的威脅,而是繼續扼着他的脖子,直到他暈倒在地上。[2]

第二天,紐約市街頭架起了處死拉頓哈給頓的絞刑台,華盛頓和以色列·普特南等人前來觀刑,阿基里斯和海爾森也悄悄來到了現場。希基護送拉頓哈給頓一路走到絞刑台前,然後由李向眾人宣告他的罪行,併當場宣判其絞刑,立即執行。[2]

然而事與願違,拉頓哈給頓在阿基里斯、刺客新兵、以及海爾森的幫助下成功的逃了出來,並趕在希基動手前用戰斧砍死了他,在千鈞一髮之際救了華盛頓的命。而李則趁亂逃走,企圖與此事撇清關係。事實證明他做到了,華盛頓還是一如既往的信任他,這也給了他更多惡意中傷華盛頓的機會。[2]

ACIII-Publicexecution 7

李正向人們“宣布”康納的絞刑

當年八月,華盛頓在多次敗給英軍後被迫下令從紐約撤退,但李卻故意推遲了撤軍的時間,給大陸軍造成了很多不必要的損失,其本人也在當年年底被英軍俘獲。被俘後的李將很多關於華盛頓的情報告訴了英軍,希望能進一步削弱華盛頓的實力。作為回報,英軍讓他過上了非常豪華的生活。[2]

蒙茅斯戰役編輯

“我只再說最後一次 – 李是你的敵人,在讓你死或身敗名裂之前你是無法阻止他對你的中傷的.”
―康納警告華盛頓要提防李.[來源]
李在1778年出獄。雖然回到了大陸軍,但他仍然像往常那樣仇視華盛頓,並一直對議員們進行遊說,試圖讓他們相信大陸軍無法與英軍匹敵。儘管如此,華盛頓還是執意從福吉谷出兵,以抗擊從紐約遠征費城的英軍。同時,他還下令攻打卡納泰盛頓,只因那些原住民“疑似”與英軍結盟。[2]

得知此事的李暗中造訪了卡納泰盛頓,與嘎納多貢等人見面,並告訴他們:如果要保護自己的領地,那你們就要與大陸軍為敵。另外,他還將拉頓哈給頓與華盛頓私交甚密的事告訴了嘎納多貢,讓他誤以為拉頓哈給頓背叛了族人。[2]

在大陸軍行動的當晚,拉頓哈給頓從海爾森那得知了這一消息,便策馬趕回村莊,成功的阻止族人與大陸軍發生衝突,但這也直接導致了嘎納多貢的死亡。[2]

幾天後,李前往蒙茅斯督戰,拉法耶特侯爵隨行。但在戰役剛開始沒多久,李就突然下令撤退,使大陸軍頓時陷入一片混亂之中。趕往戰場的拉頓哈給頓用大炮掩護大陸軍撤退,在英軍的鐵蹄下救出了不少人。[2]

戰後,拉頓哈給頓和拉法耶特侯爵將李背叛大陸軍的事告訴了華盛頓。雖然華盛頓答應徹查李,並在軍事法庭上判了他個違抗軍令和指揮不當的罪名,但也僅僅只是撤了李的職,並沒有將其正法。[2]

成為聖殿騎士最高大師編輯

“我要讓他親眼看着,看着他畢生都在保護和追求的一切都毀於一旦之時... 直到那個時候我才准他去死.”
―當護衛制服住康納時,李對康納說.[來源]
1781年,李住進了紐約喬治堡。當年秋天,海爾森在喬治堡與李會面,向他闡明了現在形勢的危急。他知道自己和李正處於極大的危險之中,於是他就把大神廟的鑰匙交給了李,請李儘快離開,而自己則代替李留在了堡內,打算徹底了結拉頓哈給頓這個禍患。[2]

不久後,拉頓哈給頓通過紐約地道潛入了喬治堡,並在法國艦隊的幫助下引走了堡壘里的駐軍。他在闖入堡壘後走進了李的住所,但他遇到的並不是自己的仇人,而是早已等候在此的父親。在經過一番激烈的打鬥後,拉頓哈給頓刺死了海爾森,卻並沒有從他口中得知李的去向。[2]

海爾森死後,李被教團提拔為殖民地分部的大師,接下了海爾森手中的工作。[2]

幾個月後,李在紐約的一處公墓主持了海爾森的葬禮,並發表了悼詞。而拉頓哈給頓則聞風趕來,潛在人群中,想趁李不備將其刺殺。正當他要動手時,李的護衛卻沖了上去,三兩下就制服住了他。又一次見到這位“故人”的李憤怒了,他狠狠地盯着拉頓哈給頓,發誓要手刃了他,為自己的盟友及同僚復仇——而且不僅要殺了他,還要摧毀掉他所保護且珍愛着的一切。[2]

ACIII-Rest 3

李正在威脅康納

拉頓哈給頓毫不理會李的威脅,並告訴他他會和教團的計劃一起走向滅亡。對於他的這些話,李所抱着的也是無所謂的態度。於是他命令手下把拉頓哈給頓押走,而自己則前往紐約港港口,與監獄用船HMS傑西號的船長見面。這艘船的船長早已被李買通,聽候李的差遣。他還僱傭了不少僱傭兵,作為自己東山再起的資本。[2]

與此同時,拉頓哈給頓成功的擊敗了李身邊的那些護衛,從墓地逃了出來,並在港口外找到了HMS傑西號。他在那裡竊聽了李與船長的談話,聽到了船長幫助李組建軍隊的事情,並得知李會在波士頓的綠龍酒館與船長接頭。於是他在李走後暗殺掉了那個船長,並隨即動身前往波士頓。[2]

李之死編輯

“為何你要堅持到如此地步...? 你打敗了我們. 我們又會再一次站起來. 你終結了一個密謀 – 我們又會計劃另一個. 你努力的如此艱辛... 卻又總是得到同一個結局. 那些知道你的人認為你瘋了,這就是為什麼... 甚至,那些你費盡心力去保護的人也離開了你.可是直到現在你還在戰鬥,在反抗. 為什麼?”
―李對康納說.[來源]
在得到拉頓哈給頓逃脫的消息後,已是強弩之末的李惶恐萬分。於是他臨時改變了自己的計劃,想先回英國躲一陣,等時機成熟再另作打算。[2]

趕到綠龍酒館的拉頓哈給頓撲了個空,只找到了一個正在喝酒的僱傭兵。憤怒的拉頓哈給頓見狀便沖了上去,把那個僱傭兵抵在了桌子上,向他逼問李的行蹤。拉頓哈給頓的威脅顯然很奏效,這個僱傭兵嚇得不輕,把李的計劃都一五一十的告訴了他。他便急忙趕往波士頓碼頭,終於在那裡攔下了李。[2]

ACIII-Chasinglee 13

康納殺死了李

與前幾次相遇時的強硬對抗不同,這次的李選擇了奪路逃亡。兩人便在一艘着火的船上展開了追逐,而這輪追逐最後以甲板坍塌、兩人摔入船艙告終。一塊木片還刺進了拉頓哈給頓的小腹里。[2]

李並沒有受多大的傷,他在站起來後走到了拉頓哈給頓跟前,用譏諷和不解的語氣質問他的信念,問他為什麼要投入到這無盡的戰鬥中,為什麼要做這些徒勞無功的事。而拉頓哈給頓的回應是“因為沒人會做了!“和一發冰冷的子彈。這發子彈擊穿了李的腹部,但李並沒有死,而是趔趄着逃出了造船廠,乘渡輪沿查爾斯河來到了蒙茅斯,在康內斯托加酒館稍作歇息。[2]

拉頓哈給頓忍痛拔出了插進身體的木片,在經過一番顛簸後再次找到了李。他默默地坐到了李的面前,而李也默默把手中的酒杯推給他,邀他共飲。拉頓哈給頓接受了,兩人像其他酒客那樣對飲了起來。但這裡並沒有宴酣的歡樂,只有一代梟雄走向窮途末路時的沉默。[2]

在小酌了幾口後,李向拉頓哈給頓輕輕地點了下頭,後者便將刀刃刺進了他的胸膛,並取下了掛在他脖子上的大神廟鑰匙。[2]

在了結這段跨越二十餘年的恩怨後,拉頓哈給頓一言不發地離開了。而李則向前輕輕一靠,倒在了酒桌上。[2]

個性與特點編輯

總結查爾斯·李的一生,他是一個經驗豐富的戰士,在軍中擔任指揮官數年之久,參與了法國-印第安人戰爭美國獨立戰爭。在年輕時,李富於獻身精神,熱情飽滿,敏銳而熱心。因此,威廉·約翰遜評價他是“一個好小夥子,如果再真摯一些的話。”

但他在組織中崛起成為海爾森的副手,讓一切都發生了變化。 與他的同伴聖殿騎士(除了希基和丘奇之外人)不同,李的榮譽感和道德並沒有那麼顯著,而是更多表現表現為暴力衝動和輕微的權力慾望。

在追求獲得更多權力的過程中,他也變得無情和殘忍。 他強烈的政治動機和對更多利益報酬的要求就是明證。 此外,他的傲慢表現為暴力和對他人的蔑視; 例如,他對土著人們感到厭惡,稱他們為人類廢物,他還無情地誹謗和批評華盛頓

儘管他在職業生涯和軍事上取得了長期的成功,但他在愛國者中並不受歡迎或青睞。 國會如何看待他這一點很明顯:外表和態度上的粗俗和貪婪。 結果,李不斷與華盛頓競爭並暗中策劃奪取他的指揮權。 不過,海爾森對李的能力,忠誠以及他對聖殿騎士團的新世界秩序的看法的理解的有這很強的信心。

瑣聞趣事編輯

  • 查爾斯·李的早期設計顯示出他本該更蒼老一些。
  • 無論在記憶迴廊中還是臨死之際,查爾斯·李都是第一個沒有留下任何遺言的主要刺殺目標。
  • “滲透南門”任務中,儘管海瑟姆一行人都是聖殿騎士,但李與其他同伴們的頭上依舊被標記為刺客的標記
  • 莫霍克人稱查爾斯·李為Ounewaterika,即“沸水”。
  • 在達文波特家園的地下室里,殺死查爾斯·李的紀念品是大神殿的鑰匙,儘管康納·肯維在李死後就將鑰匙埋在康納·達文波特的墳墓中了。
  • 歷史上,李在那次撤退的多年後才被大陸軍免職:1780年1月10日,他被正式免職,並在餘生中重複向身邊的任何人口頭攻擊華盛頓。最終,那些忠誠於華盛頓的人向他發起決鬥。李在與約翰·勞倫斯上校的決鬥中,李身受重傷,但仍堅持決鬥。他最終退休於賓夕法尼亞州的費城,並在1782年10月2日高燒而死。
  • 2015年,李的名字被聖殿騎士伊莎貝爾·阿爾當列在一個已知大不列顛聖殿騎士的清單上。
  • 李的概念圖作為半身像在遊戲中出現了兩次:一次是在伊莎貝爾的清單上,一次是在“正確的顏色”記憶中可在芬尼根住宅中看到。
  • 在記憶“傷痕”中,李的模型是少年康納時期的年長模型。但是此時是在“捉迷藏”之前,本應該用更年輕的模型。

畫廊編輯

登場作品編輯

參考與注釋編輯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Stream the best stories.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Get Dis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