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IndividualsEraicon-TWCB-02Eraicon-Instruments

Smallwikipedialogo
“朱诺是一个伊述至上主义者,一个天下无双的法西斯主义者。她认为人类对自身的命运连一星半点的发言权都不该有。在她的眼中,我们只不过是一群……牲口罢了。”
―夏洛特·德·拉·克鲁兹, 2017.[来源]

朱诺Juno,约公元前75,111年 – 公元2018年),也叫Uni,是第一文明先行者的一员,一位光照种的伊述科学家,一位伊述至上主义者,与朱庇特密涅瓦并称卡皮托勒三神。同时她还是第一文明的仆从的主要神祗,第一文明的仆从想要将她从监禁当中释放出来,并帮助她控制人类

朱诺曾经有一个名为艾塔的丈夫。艾塔在第一文明阻止大灾难的尝试中成为了实验者,然而实验出现故障,导致他患上了紧张综合征。为了消除丈夫的痛苦,朱诺不得不结束了他的生命。[2]

人物简介编辑

早年生活和在亚特兰蒂斯的时光编辑

朱诺于伊述纪元2195年出生于非延城,[3]是伊述人萨图尔努斯之女。在她人生的某个时间,她遇到了自己的至爱,另一个光照种的伊述人——艾塔。她还成为了卡皮托里尼三神之一,和朱庇特密涅瓦一起工作。[2]

人类创造计划成功将人类作为一个温顺又服从的劳动力创造出来之后,朱诺和艾塔前往亚特兰蒂斯城并开始开始在人类身上进行实验,以创造几种“宠物”生物。然而,这些行为无视了波塞冬禁止人类实验的法律,因此他们被亚特兰蒂斯的判官阿勒忒娅驱逐出了这座城市。[4]

人类-伊述战争编辑

“他们的心灵是仇恨驱动的机器。如果我们不采取任何措施,那么他们最终将会把我们和他们自己一起消灭殆尽。我们必须把他们从自我毁灭之中解救出来。”
―朱诺谈及人类时如是说道。[来源]

康苏斯死后三百年,朱诺进入了他的已经废弃的实验室。康苏斯是个著名的伊述科学家。他发明了一个叫伊甸裹尸布的先进装置,能治愈穿戴者。找到第一裹尸布的同时,朱诺发现康苏斯已经完善了意识转换技术,并被困在裹尸布内。朱诺从他那里了解了一切, 计划用它达到自己的目的。朱诺也告知他人类是创造出来为伊述服务的,而创造人类原本是一项康苏斯认为不会成功的事业。[5]

人类-伊述战争期间,朱诺是反战派中的一员。[6]某时,密涅瓦,朱诺和她的父亲萨图尔努斯正聚在一起讨论日渐壮大的来自伊述创造的奴隶种族的威胁。朱诺看不起人类,呼吁灭绝他们,嘲笑他们妄图自比主人的行为。 密涅瓦反对她的观点,她认为人类的发展已经远远超出了先行者们原先的预期,他们甚至已经能够创造诗词、歌曲等等的艺术作品,或许终有一天,人类能够与先行者们平起平坐。就在萨图尔努斯表示同意密涅瓦的看法时,他的一名人类仆从突然刺穿了他的脑袋。[1]

ACUp Juno & Koh-i-Noor

使用光之山的朱诺

朱诺因为自己父亲的死而怒不可遏,她动用光之山放出蓝色能量流,将试图用他父亲镰刀袭击她的人连同周围所有暴动的人类一同虐杀致死。悲痛欲绝之下,她表示人类将会毁灭一切,无论是伊述还是他们自己。她随即起誓称要阻止人类自我毁灭。[1]

汇集知识编辑

“这些神殿中的知识都汇集到同一地点。对这些知识进行分类、抽样和检查,是我,密涅瓦,和朱诺三人的共同使命。”
朱庇特[来源]

在战争当中,有几名伊述科学家发现一场巨大的太阳耀斑即将横扫地球,并尝试避免先行者文明因此毁灭。朱诺与朱庇特和密涅瓦一起在地下建造了数间远离战火的神殿,在神殿里共同研究如何应对即将到来的大灾难。在这些神殿中的研究发现都被汇总到同一个地点——大神殿[7]

Trio 1

朱诺、密涅瓦和朱庇特

朱诺、朱庇特和密涅瓦留在大神殿中整理可能的解决方案,并且测试它们是否可行。他们先后评估了六个方案,每一个方案都颇有希望,但最终全都失败了。这些方案中有一项是复制康苏斯的发明,将伊述人的意识传送到抵抗能力更强的人工身体当中去,以此在即将大灾难之中存活下来,进行灾后文明的重建。朱诺的丈夫艾塔自愿成为实验测试对象,但最后只是因此患上了紧张综合征,朱诺不得不给他执行了安乐死。[8]

终于,密涅瓦及时发现了第七个很可能足以拯救世界的解决方案,即运用一个叫做“”的装置制造一个足以防护整个行星的磁场盾来抵御太阳耀斑。[7]

与此同时,朱诺开始筹划掌控整个世界,阻止人类从伊述手中继承世界。密涅瓦和朱庇特发现了她的计划,将她的意识囚禁在了大神殿的网络——灰白之境当中,希望世界能因此逃脱她的阴谋。然而,密涅瓦之后发现朱诺已经篡改了眼的运行模式,使自己能够在太阳耀斑被阻止的同时获得自由。密涅瓦宁愿灾难发生,也不愿看到放出朱诺,让世界落入朱诺手中。随后,大灾难来临,第一文明和人类都几乎灭亡。[2]

走向未来编辑

“你必须守护神殿,否则我们将前功尽弃。”
―朱诺对拉顿哈给顿说道[来源]

接下来的数千年里,第一文明的人数日渐缩减,最终灭绝。而在彻底灭绝之前,伊述人掌握了存在的规律,留下了许多指向大神殿的线索。这样,他们的继承者们将可以在七万五千年后太阳耀斑再次袭来的时候保护自己。同时,朱诺脱离肉体存在的意识仍旧在她数字化的监狱里存活着。她虽然在大神殿中,却一直设法联系其他人类,希望能将自己释放出来。[2]

ACIII-Remember 7

朱诺通过核心与拉顿哈给顿取得联系

在被囚禁到灰白之境里之前,朱诺暗中修改了人类的基因代码,植入了会随机触发的隐藏开关。这个开关会使得个体的基因组成发生改变,改变他们的外貌并把艾塔的记忆灌输给他们,在接下来漫长的岁月里一次又一次地以人类的形式一定程度上复活她的丈夫。这些因此诞生的圣者中有一部分忠于艾塔对朱诺的爱,甚至建立了崇拜朱诺的邪教组织,祈求她的归来。[8]

18世纪或更早之前,莫霍克人发现了第一文明的遗物之一——水晶球。族母通过水晶球与第一文明成员的“灵魂”进行了交流。为了说服拉顿哈给顿留在部族守护圣地,族母将水晶球展示给他,拉顿哈给顿在水晶球中见到了朱诺。[2]

朱诺让拉顿哈给顿进入到了同步核心当中。朱诺声称未来的可能性将被预测,正确的道路将被选择。她指引拉顿哈给顿加入刺客,从海瑟姆·肯维处夺回钥匙护符,并阻止圣殿骑士进入大神殿。当拉顿哈给顿最终击败圣殿骑士,取回护符时,朱诺要求他把护符藏在无人能找到的地方。[2]

寻求协助编辑

“这则讯息已等待千年,其承诺即将兑现。前行吧!睁开双眼,除了真相你可知一切。”
―朱诺对克莱说道[来源]

由于长时间在Animus中探索记忆, 克莱·卡茨马雷克开始受到流血效应的影响,无法将基因记忆和现实区分开来。[9]

与此同时,朱诺接近了克莱,告诉他自己的身份,并表示自己是来为他“指明道路”的。不久后,克莱便称自己能够看到“逝去之事”和“将至之事”。[9]

朱诺向克莱揭示了他的使命,要求他帮助戴斯蒙德·迈尔斯。克莱的回应则是愤然拒绝,而朱诺只是说她的讯息已经等待了上千年,其中承诺终将兑现。当克莱看到露西·斯蒂尔曼为圣殿骑士效忠的事实时,他接受了朱诺的请求并最终自杀。临死之前,他把自己的意识储存在了Animus中,并用自己的血在阿布斯泰戈实验室的墙上写下一些神秘信息[9]在戴斯蒙德被困在黑屋中时,克莱的意识出现在他面前并提供了帮助。[7]

守护平衡编辑

“纵使我解释上百年,你依然不会理解我们的存在。你有五感,我们有六感。那第六感我们留给自己,以求安全。如今,你无法理解。只能尝试。”
―朱诺对戴斯蒙德说道[来源]
Miles-Juno

朱诺出现在戴斯蒙德面前

在现代刺客戴斯蒙德穿越天坛圣母堂,寻找隐藏的神殿时,朱诺曾经四次以全息影像的形式出现在他面前。但戴斯蒙德的同伴都没有发觉朱诺的存在。[10]

朱诺对戴斯蒙德谈起第一文明和神殿,并且再次阐释了密涅瓦曾经于1499年给予埃齐奥·奥迪托雷·达·佛罗伦萨的警告,而她的语气明显显得对人类更有敌意。将人类称作无知者的朱诺讲到了第一文明和人类血脉的融合——戴斯蒙德也继承了这融合之后的血脉——并且愤怒地表示他们本应放弃人类,任其自生自灭。[10]

当戴斯蒙德,露西·斯蒂尔曼肖恩·黑斯廷斯,以及瑞贝卡·克瑞恩进入神殿,即将得到伊甸苹果时,朱诺最后一次对戴斯蒙德讲话了。她称“最终的旅程”已经开启,一名女性会与他同行,但在这之前,道路必须被开拓,天平必须得到平衡。随后,朱诺无情地通过苹果控制了戴斯蒙德,让他看到了露西不可避免的背叛,以及Abstergo之眼的失败。然后她强行控制戴斯蒙德用袖箭刺死了露西,保证伊甸苹果留在戴斯蒙德手中。[2][10]

大神殿编辑

“一切都结束了。世界得到了拯救。戴斯蒙德,你做得很好。但现在……现在该到我出场了。”
―被释放的朱诺如此说道。[来源]
ACIII-ShardofEden 3

朱诺讲述一个失败的方案

戴斯蒙德从朱诺造成的昏迷中醒来后,他和瑞贝卡、肖恩以及父亲威廉·迈尔斯一起来到大神殿。进入神殿内部之后,朱诺的声音在戴斯蒙德耳边响起,催促他寻找“钥匙”。[2]

结果,戴斯蒙德随即受到流血效应影响而进入神游状态,为安全起见,戴斯蒙德再次被威廉放回Animus中。在朱诺的讯息引导之下,戴斯蒙德开始探索另外两名祖先的记忆——海瑟姆·肯维和拉顿哈给顿,以寻找朱诺所言的钥匙。[2]

在离开Animus休息期间,戴斯蒙德在大神殿内部探索,并且多次与朱诺面对面。相遇时,朱诺详细阐述了第一文明试图阻止灾难时的六种方案,其中包括用伊甸碎片汇集愿望、驱走威胁,以及将意识转移到新的身体以求保护等。在后一种方案中,朱诺的丈夫艾塔在转移身体时出现了故障,朱诺不得不杀死了他。[2]

戴斯蒙德还收到了数封来自朱诺的邮件,她在邮件中表现得非常焦急,催促他抓紧找到钥匙。其中的几封邮件表达了朱诺对人类的厌恶之情,尽管她后来表示这是因为被关在这里太久的缘故。[2]

ACIII-GTEnd 2

朱诺向戴斯蒙德解释她的方案

刺客们最终找到了钥匙的所在地,并进入了大神殿里的内室。朱诺在内室中再次出现,要求戴斯蒙德触碰一个基座形状的装置以避免太阳耀斑毁灭地球。然而密涅瓦也出现在了内室里,揭露了朱诺的真正目的,解释了朱诺被监禁的原因和经过。她警告戴斯蒙德,一旦他触碰了基座,朱诺就会获得自由,并再次试图征服世界,与此同时,戴斯蒙德也会被“眼”杀死。[2]

朱诺则讨论起世界的命运,她催促戴斯蒙德触碰基座,避免历史再度重演。最终为了地球,戴斯蒙德没有听从密涅瓦的恳求,并表示人类将会找到阻止朱诺的方法。[2]

在其他几名刺客离开后,戴斯蒙德触碰了基座,在拯救地球的同时被太阳耀斑的作用燃烧致死。重获自由的朱诺感谢戴斯蒙德完成了他的使命,并且说现在轮到她登场了。[2]

“灰暗”的生活编辑

“我能感觉到你的存在,凡人。感觉到,而不是触碰到。信号仍旧十分虚弱,而我现在的力量十分分散,没有集中起来。我就像静电或是雾气那样,在这个世界的神经系统——网络与节点之中游荡着。”
―朱诺在阿布斯泰戈娱乐中显现时说道[来源]

大神殿事件后, 朱诺的意识成功转移到前来搜寻戴斯蒙尸体的取证小队带来的设备上。从那时起,她通过网络连接迁居到了一个广阔的网络系统里;身为艾塔转世阿布斯泰戈娱乐IT工程师的约翰·斯坦迪什将这个网络称作“灰白之境”。[8]

AC4 The Bunker 11

朱诺出现在研究分析员面前

约翰之后暗中指使了一名阿布斯泰戈娱乐研究分析师攻破安全系统,试图为朱诺安装一种“程序”以便她占有分析师的身体。在阿布斯泰戈发现设施安全系统遭到入侵之后,这位新入职的分析师发现他和约翰一起被锁在了碉堡里。约翰趁这个机会带着分析师去见了朱诺,后者以不停闪烁的蓝色全息投影的形式出现在了他们面前。[8]

朱诺说她拥有“知觉”,但是她几乎无法“触碰”任何东西,以她目前虚弱的状态要寄宿在有机生物体上为时尚早。她质疑大神殿是否开启得过早,但又为戴斯蒙德拯救世界的行为而感谢他,正是如此她的子女将能够贯彻她的意志。然后,朱诺说明称在她回归之前还要找到更多的样本和圣器。在消失之前,朱诺要求她的子女——她的“工具”——让她重归完整。她随后便消失无踪,原本想让朱诺占据分析师身体的约翰则是勃然大怒。[8]

接下来几年里,朱诺又出现在了俄罗斯普罗特维诺的刺客实验室里,占据了加林娜·沃罗宁娜正在经受出血效应折磨的母亲的身体。加林娜发现她的母亲在去世之前一直东一句西一句地讲述着艾塔的死,而在她死去的时候,朱诺出现在了Animus的显示器上,尖叫了一声,然后消失了。[11][12]

在圣殿骑士梅兰妮·勒梅维奥莱特·达·科斯塔之间的对话里,维奥莱特认为朱诺比起一开始所怀疑的刺客,更可能是把病毒传播到Helix服务器当中的罪魁祸首。圣殿骑士大师尤哈尼·奥措·贝格也编辑了一份关于朱诺及其信徒的档案,交给了他麾下的圣殿骑士进行内部查阅。[13] 在此之上,勒梅和阿尔瓦罗·格拉玛提卡就朱诺对阿布斯泰戈系统进行干涉一事的可能性通过电子邮件进行了交流。[14]

在这段时间里,朱诺继续在灰白之境中笼络信徒,在其中一条通讯中,朱诺要求她的仆从们带领人类进入灰白之境,因为人类“没有未来,没有希望”,将会“自我毁灭”。而在另一条通讯中,朱诺认为刺客们“腐败、短视”,她要求她的仆从们在刺客们找到她的“其他同类”之前消灭所有刺客。[14]她还向阿布斯泰戈娱乐的另一位雇员发送了一条录音信息,在这条录音信息中,她要求这位雇员帮助她,和她一起合作。[13]

建立一支军队编辑

“过去的一切,很快就将重现。来吧,向忠于我的信徒告知这一切。”
―朱诺对维奥莱特说道。[来源]

2015年,朱诺与圣殿骑士联系,试图结盟。因为他们有共同的目标,想要建立新的世界秩序,这样一个盟友关系能够兼顾双方的利益。她开始利用达科斯塔和格拉玛提卡的凤凰计划,为她找到裹尸布创造一个身体逃离灰色之境。[3]

在刺客们对圣裹布进行研究调查的时候,朱诺和新人进行了接触,在后者协同刺客兄弟会和启蒙者组织一起探索雅各布·弗莱和他的孪生姐姐伊薇·弗莱两人的记忆时,替换了正在调查的记忆,将自己和新人一起传送到了另外一个时间的另外一个地方,向新人解释自己的身份,并且向新人展示了另一位弗莱家族的成员的记忆,以此来解释自己的任务和相关人物。在这段记忆中,新人目睹了这位姓弗莱的刺客追寻并击杀一名德国间谍的过程,这名间谍实际上是朱诺转生的丈夫。她表示她的方式才能够拯救这个世界,如果有刺客可以明白她的办法,那么这位新人也可以。[3]

维奥莱特从白金汉宫地下的穴室里取回圣裹布之后和朱诺联系的时候,她担心要是有人发现朱诺已经逃离灰白之境的事,情况会变得非常麻烦。朱诺回应称她会拯救这个世界的。 [3]

Juno.

复活与死去编辑

随着朱诺计划的不断进行,第一文明的仆从着手寻回光之山,一同被带回来的还有戴斯蒙德的儿子伊利亚。身为圣者的伊利亚体内含有第一文明的DNA。第一文明的仆从还袭击了阿尔瓦罗·格拉玛提卡的实验室,并将其占为己有,还把他押作人质。格拉玛提卡从伊利亚的骨髓里提取了第一文明的DNA,并且通过伊甸圣裹布的缠绕加速了伊述胎儿的发育过程,仅用了一天时间就将朱诺变成了一个成年的伊述人。[1]

在朱诺身体成长的时候,康苏斯出现在她的面前,告诉她说,她终将失败。尽管朱诺反驳称自己已经拥有了新的身体,但她和光之山都一直留存在夏洛特的思维当中,康苏斯解释说夏洛特的意志比朱诺更强,而这就是朱诺失败的原因。在逐渐成长的过程中,朱诺和格拉玛提卡进行着交流,表达着对自己以前用声带说话这件事的厌恶之情。不过这种厌恶在失去了声带几千年后,可以从机器里脱身的时刻已经荡然无存。[1]

朱诺离开了培养舱,发现自己拥有了崭新的充沛的力量。她用这股新的力量压制、消灭了她大多数的对手。但突然之间,康苏斯的精神出现在她附近,嘲讽她根本没有成长,仍旧抱着那种顽固不化的幼稚不放。最终,为母亲被害而实施复仇的伊利亚证明了维奥莱特的恐惧,他还用光之山让朱诺以为自己已经赢了,而事实上朱诺此时是在和一个咖啡杯对话。她从幻觉之中挣脱之后,命令伊利亚把光之山交给她。但出乎她意料之外,伊利亚耍了她,给夏洛特制造了用袖剑刺穿朱诺喉咙的空当。朱诺的尸体很可能在奥措·贝格炸毁实验室的时候连同整座设施一起被炸掉了,她高级别的部下被圣殿骑士的部队所杀,剩余的大多数信徒也都被圣殿骑士逮捕了。此时,伊利亚已经带着光之山逃远了。[1]

装备与能力编辑

在朱诺活着的时候,她拥有伊述成员所拥有的一切正常能力,包括他们那种高度发达的智力、相当长的寿命与预知能力。当她以“灰暗之体”存在的时候,她能够占有任何形式的技术产品,并且可以操纵计算机病毒。

在她获得重回物质世界的克隆身体时,阿尔瓦罗·格拉玛提卡暗中将裹尸布的一部分力量灌输到了她的DNA中,给予了她投射、操纵能量的力量。 她甚至可以使用能量来制造心灵感应的奇迹。然而,尽管处在“神明”般的状态之下并拥有DNA中裹尸布的力量,面对伊甸碎片构筑幻象的力量,朱诺仍旧没有抵抗能力,并且也没有获得裹尸布的治愈能力。在伊利亚使用光之山构筑嘲讽朱诺的康苏斯灵魂这一幻象以及她随后被夏洛特刺穿喉咙所刺杀的时候,她的这些弱点表现得淋漓尽致。她的尸骸随后似乎也被奥措·贝格摧毁实验室的举动所炸毁。

琐闻趣事编辑

  • 朱诺也被称为朱诺·莫内塔(警示者),是罗马神诋中诸神之女王,守护者,国家的特别顾问。她和希腊神诋赫拉Hera)在性格和特征上都极为相似。
  • 她的另一个名字是Uni,在来自伊特鲁利亚文明中相当于赫拉(Hera)。
  • 朱诺的名字从未出现在《刺客信条:兄弟会》中,也未在结尾的字幕中出现过。而是纳蒂亚·费鲁奇在她的网站上揭示了朱诺名字。
  • 在《刺客信条:兄弟会》中,露西在赫菲斯托斯电子邮件网络中的登陆密码是 "Juno57"。这一信息是博学者给戴斯蒙德的一封邮件中提供的。
  • 朱诺告诉戴斯蒙德一位女性会与他同行,但从杀死露西到戴斯蒙德死亡,瑞贝卡是与他同行的唯一一名女性,但很难认为朱诺指的就是瑞贝卡。
  • 刺客信条:启示录(小说)》中提到,埃齐奥也见过朱诺,但这个事件在小说和游戏中都未详细描述。
  • 朱诺试图在大神殿里与戴斯蒙德和肖恩联系,但她发现很难用人类可读的方式传递信息。在电子邮件中,她的寄件人信息显示为二进制数行"01001010010101010100111001001111", 解码之后即"JUNO"。
  • 在她发送给戴斯蒙德的电子邮件中,朱诺透露神殿中存放着若干记忆封印,有可能是让戴斯蒙德去观看。
  • 基于她的行为和已经揭露的目的,朱诺可以说是刺客信条系列中的最终反派。她在历史的关键时刻操纵着刺客和圣殿骑士双方,以此达成自己获取自由的目的。
  • 《刺客信条:兄弟会》中,当朱诺在天坛圣母堂地下室里出现在戴斯蒙德面前时,可以听到《刺客信条2》中密涅瓦的音乐的凸显阴暗的改编曲。

画廊编辑

出场编辑

参考编辑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Stream the best stories.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Get Dis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