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OriginsEraicon-OrganizationsEraicon-HiddenOnesEraicon-AssassinsEraicon-featured

我们必须躬耕于黑暗。[…] 当我们动手杀戮时,只消灭那些罪有应得的人,夺走那仅有的几个试图掌控我们的邪恶灵魂…但他们却永远不知道我们的名字。我们是精于谋划的诗人、冷酷无情的刺客。[…] 是的,我们便是无形者。

——艾雅,公元前47年[来源]

无形者刺客兄弟会的先驱在罗马帝国时期的化身。 作为首个拥有组织并在自行统治下得以发展的兄弟会,无形者组织于公元前47年由西瓦的巴耶克及其妻子亚历山大的艾雅创立于埃及。他们怀抱着躬耕于黑暗,并将那些试图控制人类自由意志的人置于死地的明确目标。

公元1050年,在哈桑-伊·萨巴赫的领导下,无形者在黎凡特地区的一派建立了他们自己的独立城邦,在此过程中,他们结成了更为公开的阿萨辛组织:刺客。

历史编辑

建立编辑

巴耶克与艾雅寻求复仇编辑

鲁德杰克:“我们能找到你,在你沉沉入睡的时候,我们会找到你!
巴耶克:“入睡?我永不合眼,只会在阴影里等待,那一天在西瓦呼吸过空气的每个人,我会将你们统统灭亡。
——巴耶克与临死前的鲁德杰克对峙[来源]
在公元前49年的一天,埃及西瓦绿洲的保护人,守护者巴耶克,为了将年幼的儿子卡慕训练为自己可靠的继任者而与其一起外出打猎,却发现卡慕的朋友肯泽拉被后期发展为圣殿骑士团上古维序者所绑架。 巴耶克令儿子跑回家躲藏,而自己则只身与上古维序者的人马发生了冲突。不幸的是,巴耶克落于下风,并被带往了一间藏于阿蒙神庙之下的伊苏密室。在那里,上古维序者们逼问巴耶克将密室开启的方式,他们相信这一过程需要伊甸苹果的协助。为了使巴耶克就范,这些戴着面具的男人们绑架了卡慕,并威胁巴耶克若是不吐露消息就将卡慕杀害。[2]

恰在此时,法老托勒密十三世的驾临使大多数上古维序者离开了密室以免被发现,并继续威胁巴耶克倘若其在他们回来之前还未能打开密室,他们就杀死他的儿子。察觉到机会来临的卡慕自留下来看守他们的人身上偷了一把匕首,并将其交给巴耶克用以切断绑住他双手的绳索。尽管巴耶克成功挣脱束缚并击倒了数名敌人,一名敌人却在巴耶克试图用匕首刺杀他时故意躲闪,致使巴耶克失手刺中了卡慕,而卡慕因此身亡。[2]

卡慕的惨死促使巴耶克和他的妻子艾雅踏上了反抗上古维序者的复仇之路。然而艾雅被其身为克利奥帕特拉七世女王的保护者的身份所束缚,而女王正与她被上古维序者扶持的丈夫兼弟弟托勒密内战不休。次年(即公元前48年),巴耶克追踪了上古维序者的一名成员,“苍鹭”鲁德杰克,并成功将其刺杀于斯尼夫鲁的曲折金字塔内。之后,巴耶克与朋友霍普扎法一道返回了西瓦,并在那里刺杀了祭司“圣鹭”梅度纳曼——他用自梅度纳曼手中取得的先知遗物猛击他的头颅,致其死亡。随后巴耶克启程前往亚历山大去与正在追踪上古维序者其余成员的艾雅汇合。[2]

抵达亚历山大后,巴耶克在亚历山大图书馆与艾雅的表亲小法诺斯见了面。小法诺斯告知巴耶克艾雅正在一个名为杰纳迪欧斯的人的追捕下躲藏,并陪同巴耶克去了艾雅的藏身处。 在他们夫妻团聚之后,巴耶克将自己成功的喜讯告诉了艾雅,而艾雅也告诉巴耶克自己已成功刺杀了“秃鹫”阿克泰翁,以及另一名尾随她回家的上古维序者成员。随后,艾雅还告诉巴耶克,在消息人阿波罗多洛斯的帮助之下,她已发现他们的最终目标“圣蛇”是托勒密宫廷的一名官吏。在将大流士用来刺杀波斯的薛西斯一世袖剑交给巴耶克之后,艾雅指示他去刺杀杰纳迪欧斯和“圣蛇”,以求达成他们的复仇心愿及保证她的安全。[2]

巴耶克前往阿克拉兵营刺杀了杰纳迪欧斯,临死之前,杰纳迪欧斯威胁巴耶克,称亚历山大的卫兵会将他追杀到底。之后,为了查出“圣蛇”的真实身份,巴耶克闯入了欧多拉斯的办公地点皇家书记处。在搜索室内的一个柜子后,巴耶克在夹层中找到了一封欧多拉斯写给“圣鹭”的书信,其上盖有“圣蛇”的印章,他随即明白了欧多拉斯便是“圣蛇”。巴耶克随后潜入了艾雅曾告知他的欧多拉斯经常出入的公共浴场,锁定他的位置后用袖剑将其刺杀。在他们短暂的扭打过程中,巴耶克不慎切断了自己的左手无名指,在逃出公共浴场时,他用火盆中的一根木柴灼烧了手指的断口。[2]

与克利奥帕特拉结盟编辑

克利奥帕特拉:“现在你是我的守护者了!埃及真正法老的守护者!
巴耶克:“正应如此!今夜就让我们纵情畅饮、庆祝、做爱!明日…
——巴耶克向克利奥帕特拉宣誓效忠[来源]

在回到艾雅身边度过一段亲密的时光后,艾雅令巴耶克去寻找阿波罗多洛斯,以确保欧多拉斯就是无形者中的最后一人。而她则前往小法诺斯处去告知他杰纳迪欧斯的死讯,并与巴耶克约定日后见面。在于克诺珀斯与阿波罗多洛斯会面之后,巴耶克救出了他的消息人达玛斯忒斯,并夺回了他所携带的卷轴,此举是为了确保将军庞培能成为使罗马方面向克利奥帕特拉一方倾斜的势力。之后,巴耶克与阿波罗多洛斯前往了后者的寓所,克利奥帕特拉和她的宫廷官吏正驻扎在此处。在与克利奥帕特拉和一名来自孟斐斯的祭司帕塞拉普塔会面之后,巴耶克与艾雅得知他们所铲除的其实只是一个被称为上古维序者的庞大组织的一小部分,欧多拉斯是“河马”而非“圣蛇”。当克利奥帕特拉提出让巴耶克成为其守护者的要求时,巴耶克欣然受命,并摘掉了他象征托勒密守护者的旧徽记,换上了克利奥帕特拉所赐予的新徽章。[2]

随后,为了追踪刺杀一名上古维序者成员“圣甲虫”,巴耶克在阿波罗多洛斯的指引下前往了塞易斯,“圣甲虫”在当地欺压民众,并正召集士兵前往古城列托波利斯。最终,在自掠夺者铁蹄下挽救列托波利斯后,巴耶克发现列托波利斯的领导者塔哈尔卡便是“圣甲虫”,随即将其刺杀。与此同时,由弗西达斯和达玛斯忒斯陪同着的艾雅被克利奥帕特拉派往爱琴海以协助海军将领庞培,以此创立与他的同盟。凭借与托勒密派出的数条船只交战并将它们摧毁,艾雅与弗西达斯得以胜利驰援这位罗马将军,使他确信同盟能够成功。此役之后不久,庞培就率领舰队驶往了埃及。[2]

为了找出下一个目标“鬣狗”,巴耶克前往吉萨的市场与阿波罗多洛斯的联络人梅雷德进行了一番交谈。在支付了一笔费用并找回了被偷窃的马匹后,梅雷德告诉巴耶克“鬣狗”的真名叫做卡丽塞特,并向他指明了她的巢穴的所在地。在前往“鬣狗”巢穴的路上,巴耶克找到了一张精细的胡夫金字塔地图,使他能够追踪“鬣狗”前往金字塔。在一间充满古代科技的墓室内,巴耶克发现卡丽塞特正试图举行仪式以复活她死去的女儿伊雪。当他和卡丽塞特正面遭遇时,巴耶克追逐她穿过了几条墓道来到了金字塔外面,并最终将她刺杀。[2]

随后,为了继续寻找并刺杀下一个目标“蜥蜴”,巴耶克来到了孟斐斯。在普塔神殿与帕塞拉普塔交谈之后,巴耶克了解到“蜥蜴”正在孟斐斯城内散布瘟疫,使得包括帕塞拉普塔遭受过三次流产的妻子塔伊姆霍特普在内的市民纷纷染病。在帕塞拉普塔建议下,巴耶克拜访了塔伊姆霍特普的先知询问消息,并参与进了他的仪式,使巴耶克梦见了他的儿子。醒来之后,先知告诉巴耶克孟斐斯的“疫病”实际是“蜥蜴”在神殿的食物内下毒所致。巴耶克在孟斐斯城中与艾雅会合,后者来到此地是为了克利奥帕特拉驾临而做准备。为了找出神牛中毒的原因,二人来到了神殿,随后便查出了投毒人是神殿的双胞胎女祭司,她们在绑架兄长潘卡拉特斯的恶棍逼迫施压下不得已而向神牛投毒。当巴耶克前往哈索尔神庙解救潘卡拉特斯时,艾雅一直陪伴着她们。在将潘卡拉特斯护送回家后,巴耶克从他那里得知一手主导他绑架事件的罪魁祸首是大神殿内阿努比斯的祭司,他佩戴着蓝色领巾,并患有严重的咳嗽。[2]

在让潘卡拉特斯和他的妹妹们团聚后,巴耶克与艾雅赶往皇宫,去向克利奥帕特拉和帕塞拉普塔汇报“蜥蜴”的真实身份实为一名阿努比斯的祭司,而帕塞拉普塔立刻辨出此人是赫特比。巴耶克随即前往普塔神殿刺杀了赫特比,将他的死讯回报给了克利奥帕特拉和帕塞拉普塔。在又一次分离之前,巴耶克和艾雅共同庆祝了圣牛祭典,随后艾雅便陪同克利奥帕特拉前往了北方的赫拉克利翁,巴耶克则只身踏上了追踪下一个目标的道路。[2]

在前往法尤姆的路上,巴耶克听一位说书人叙述了艾雅和弗西达斯在海上击败加比尼亚舰队的功绩,随后他来到了鳄神村寻找他的消息人霍特普赫拉斯,以得到关于他的下一个目标“鳄鱼”的情报。然而巴耶克发现霍特普赫拉斯的据点已经遭到洗劫,并找到一封他留给自己的书信,信中提到霍特普赫拉斯的身份已被“鳄鱼”知晓,他的一名仆人因此遭到逮捕并被带往附近的军营,霍特普赫拉斯本人则匆忙逃离。在潜入军营将这名仆人救出后,巴耶克从他那里得知霍特普赫拉斯搭乘一艘商船逃往了马瑞奥特湖,而“鳄鱼”已经召集佣兵前去搜寻。在登上霍特普赫拉斯的船后,巴耶克向其道明了自己的来历,霍特普赫拉斯则告诉他自己从一名有贪污嫌疑的希腊政务官处偷取了一本账簿,其上写有“鳄鱼”的真实身份,而这本账簿正在他的妻子肯努特手中。霍特普赫拉斯还将一个属于他女儿夏迪雅的布偶给了巴耶克做信物,以便肯努特能辨清敌友并加以信任。[2]

在抵达霍特普赫拉斯家后,巴耶克将布偶交给了夏迪雅,开始在寓所里搜寻账簿的下落。最终,在阅读了夏迪雅的一篇日记后,巴耶克意识到账簿就在夏迪雅的身上。在得知肯努特与夏迪雅已被士兵劫往灯塔时,巴耶克紧随而去,但当他抵达时,夏迪雅已惨遭溺毙,她的双脚被绑上石块,尸身则沉入了河中,巴耶克寻回夏迪雅的尸身,并还给了她的父母。尽管账簿已经遗失,霍特普赫拉斯却指出,肯努特曾断言随那些士兵来的还有一人,根据她的描述,他推测那人是克罗克迪洛波利斯的竞技场角斗士。在向夏迪雅的父母许诺会为她报仇雪恨后,巴耶克前往了克罗克迪洛波利斯展开调查。[2]

当庞培被上古维序者谋害之后,在巴耶克的帮助下,克利奥帕特拉在亚历山大城同庞培的竞争对手盖乌斯·尤利乌斯·凯撒见了面,并与其成功结为同盟。 事后巴耶克与艾雅二人还帮助克利奥帕特拉打开了亚历山大大帝陵墓的大门。[2]

然而,此举给了一手操纵着凯撒的上古维序者领导人,“狮子”弗拉维乌斯·梅特鲁斯获取伊甸碎片的机会。这个碎片可以与他们自克利奥帕特拉追随者阿波罗多洛斯那里取得的,实为伊甸苹果的“先知遗物”相接合,从而为维序者组织打开西瓦密室的大门。公元前47年,在凯撒与克利奥帕特拉免除巴耶克夫妻的职责后,二人返回西瓦去阻止杀害他们儿子的真正凶手弗拉维乌斯·梅特鲁斯的阴谋。抵达西瓦后,巴耶克与艾雅发现密室已被开启,而镇上的所有居民都陷入了麻痹状态。巴耶克最终追杀弗拉维乌斯来到了昔兰尼,他在这里为卡慕报仇雪恨,并重新夺回了伊甸苹果。[2]

与此同时,艾雅在亚历山大将两位凯撒的政治竞争对手,元老院议员马库斯·尤尼乌斯·布鲁图斯盖乌斯·卡西乌斯·隆基努斯招募进了他们的事业之中。为了进一步对抗上古维序者,夫妻二人决定离开埃及前往罗马,并将他们新成立的兄弟会命名为无形者,它是后世的信条及其追随者的雏形。[2]

早期活动编辑

兄弟会扩张至罗马编辑

当巴耶克在孟斐斯建立起据点时,艾雅也在达玛斯忒斯弗西达斯的陪同下乘船越过第勒尼安海前往罗马。 公元前46年,他们的船只遭到了罗马舰队的袭击,但艾雅一行人成功击沉了敌船,并于不久后在安提乌姆下锚。艾雅自那里沿陆路来到了罗马,并成功在罗马建立了据点。[2]

艾雅一手创立了无形者的罗马分部,除了布鲁图斯和卡西乌斯之外,她还成功招募了包括哲学家普布利乌斯·弗路尼阿斯在内的数位元老院成员。[2][3] 这些无形者罗马分册的成员们称自己为解放者[4]

刺杀尤利乌斯·凯撒编辑

[凯撒]将元老院当做私人财产,让那里挤满骗子、投机者,一群对罗马事业毫无热忱的人。我的兄弟们正渴望鲜血,但我尚不确定自己能否让鲜血涌出。

——马库斯·尤尼乌斯·布鲁图斯谈论尤利乌斯·凯撒,公元前44年[来源]

Assassination of Julius Caesar

无形者刺杀尤利乌斯·凯撒

在公元前44年左右,尤利乌斯·凯撒成为了上古维序者组织的新任领导者,他的副手则是卢修斯·塞普提米乌斯。在艾雅的领导下,[2] 布鲁图斯和卡西乌斯秘密召集了三十八位元老院议员,这些人也同样反对凯撒在当选元老院终生独裁官后所展现的称帝野心。在被卡西乌斯指派为刺杀凯撒的计划制定者后,布鲁图斯指定了一所建于被封印的第一文明密室上的神殿作为共谋者的接头地点,此处即为后世天坛圣母堂的所在地。[5][4] 布鲁图斯因在密室内看到了凯撒遇刺的幻象而备受鼓舞,他将刺杀凯撒的行动日期定为三月十五日。[5]

公元前44年三月十五日,艾雅、布鲁图斯和卡西乌斯来到了元老院议员集会的庞培剧场。布鲁图斯与卡西乌斯进入了会场内,而艾雅则在和她的两位兄弟并肩行动前与“胡狼”塞普提米乌斯展开搏斗,并将其击杀。她是第一个向凯撒发起攻击的人,其余元老院成员紧随其后。遭受攻击的凯撒一开始还有所抵抗,但在认出布鲁图斯后,他选择听天由命。[2][5] 此次暗杀事件之后不久,艾雅将自己的名字改为了阿蒙内特。[2]

出于自己所犯下的严重罪行,布鲁图斯在凯撒死后返回了大竞技场,并将刺杀凯撒所用的匕首遗弃在了先行者密室内。一并被弃置的还有他的铠甲卷轴,上面记录着他的梦境和在密室中的发现,还绘有该密室内部及其地基的图纸。[5]

尝试复活布鲁图斯编辑

不管那圣器拥有怎样的力量,它都未能让我们的兄弟重返世间。

——普布利乌斯·弗路尼阿斯谈论复活布鲁图斯的失败[来源]

Philippi, Macedonia

包裹着布鲁图斯遗体的伊甸裹尸布

在凯撒遇刺身亡后,他的友人、元老院的另一执政官马库斯·安东尼乌斯(即马克·安东尼)率领众议员对刺客们施行了特赦。然而民间的流言却迫使布鲁图斯与卡西乌斯逃离了罗马,内战一触即发。[6]

布鲁图斯前往了希腊克里特岛,在那里他建立了无形者的一个分支来对抗那里的暴君。然而,他很快就被卷入了内战之中。[7]

公元前42年,马库斯·安东尼乌斯和奥古斯都(即屋大维)率军队与布鲁图斯和卡西乌斯在马其顿境内的腓立比战役中兵戎相见。卡西乌斯与布鲁图斯一方大败,其间卡西乌斯死于阵中,布鲁图斯仓皇逃离,不久后便自裁身亡。[6]

随着布鲁图斯的身死,他麾下的无形者们纷纷在马其顿和腓立比境内集结起来,并尝试用伊甸裹尸布将其复活。虽然他们之中没有任何一人曾使用过裹尸布,无形者们依旧对它的力量感到恐惧,但他们还是用这件伊甸碎片将布鲁图斯的尸身包裹了起来。尽管布鲁图斯曾片刻睁开双眼并挥动手臂,他还是未能恢复呼吸或是对触碰做出任何反应,最终陷入了“二次死亡”。[6]

伴着部分成员的悲泣,无形者们将布鲁图斯的遗体重新裹入了麻布之中,伊甸裹尸布也被收回了木盒内。[6]

西奈半岛的起义编辑

身在埃及的无形者们很快就将他们的活动范围扩展到了西奈半岛,其间,塔希拉负责管理克里斯玛采石场据点的工作。 公元前38年,无形者们参与了营救纳巴泰起义军领袖盖米拉特的行动,共同抵抗由盖乌斯·尤里乌斯·路菲欧所领导的罗马人的侵占。此人是凯撒麾下的一名官员,同时也是其领导下的上古维序者的成员之一。当两名无形者在屠杀中丧生后,塔希拉请求巴耶克前往西奈半岛协助他们。[8]

巴耶克帮助塔希拉及其率领的无形者们刺杀了路菲欧的三名副官:艾培利欧斯卜塔摩斯塔西托。不料当巴耶克返回据点向塔希拉汇报时,他与包括卡旭塔在内的其余二人一同遭到了路菲欧军队的伏击,并被当场俘虏。现名为阿蒙内特的艾雅将巴耶克从十字架上救了下来,也将卡旭塔和受了重伤的塔希拉一同救出。但塔希拉因伤势过重不幸死去,巴耶克则与阿蒙内特一同前往亚西诺伊了结路菲欧的性命。[8]

抵达亚西诺伊的阿蒙内特与巴耶克先是阻止了罗马人的一场屠杀,之后在路菲欧战船的甲板上将其刺杀身亡,终结了上古维序者在西奈半岛的统治。将路菲欧了结后,阿蒙内特发现盖米拉特便是先前几次屠杀的始作俑者,他的存在将威胁到兄弟会的生死存亡。巴耶克随即在采石场的陷坑中同盖米拉特展开对峙,在他对自己的行为感到悔恨之前便将其刺杀,他的死亡确保了众多无形者的身份免于暴露。[8]

当无形者组织在亚希诺伊城后的群山之间建立起新的据点时,巴耶克与艾雅确立了他们的信条。夫妻二人宣告他们的信仰将传播出埃及的土地,越过佩特拉城,最终向犹地亚而去。[8]

同年晚些时候,阿蒙内特从一名被俘的信使那里得知有一件伊述的神器位于上埃及,于是她派遣巴耶克前往底比斯。在那里,她安排巴耶克在卢克索郊外与她的线人梅提会面。最终,巴耶克发现了这件神器的下落,这件神器现在落到了阿蒙神妻伊西朵拉的手中,并引发了困扰该地区的诅咒。在巴耶克成功刺杀了伊西朵拉后,他将这件神器交给了法老拉美西斯二世的后裔苏特佧保管。[9]

刺杀克利奥帕特拉编辑

在公元前30年八月十二日,已改名为阿蒙内特的艾雅潜入了亚历山大的宫殿,将凯撒里昂击倒,并与她的前朋友和法老克利奥帕特拉对峙。在屋大维围攻这座城市时,阿蒙内特敦促克利奥帕特拉屈服于她的命运,而克利奥帕特拉最终接受了这一要求,条件是阿蒙内特将凯撒里昂带回罗马,并把他训练成一位无形者。阿蒙内特递给了克利奥帕特拉一瓶毒药,随后,克利奥帕特拉在阿蒙内特带着失去知觉的凯撒里昂离开后服用了这瓶毒药自杀了。在一座灯塔的岸边,她与弗西达斯会面,之后,她们与凯撒里昂一起乘坐一艘三桅小帆船前往罗马。[10][11]这是艾雅在刺杀凯撒后选择暂时饶恕她性命的第十三个年头,距无形者组织成立已有十七年之久。[2]

在罗马帝国时期的活动编辑

刺杀卡利古拉编辑

公元前27年,原有的罗马共和国被屋大维开创的罗马帝国所取代。统治这个帝国的第三位皇帝卡利古拉受到上古维序者的影响,这使他成为了无形者莱奥尼乌斯的目标。在公元41年一月二十四日,莱奥尼乌斯在帕拉蒂尼山的一条地下甬道内用匕首将卡利古拉刺杀。[11]

保管永生十字架编辑

这件神器神秘的面纱还未揭开,可它对我们的组织有着沉重无比的价值…

——卢修斯通过安卡为他的儿子阿奎卢斯留下信息,259年[来源]

在公元2世纪的某段时间,卢戈斯前往埃及找回了两件在金字塔中被罗马盗墓贼寻获的伊甸碎片永生十字架阿赛特节杖。然而,在他乘船越过地中海返回罗马时,一场惨烈的风暴使他乘坐的船只沉没。在殒命之前,卢戈斯将一段信息记录在了永生十字架内,详细描述了围绕他发生的灾难,并哀叹他所遭遇的失败。[12]

在三世纪中叶,更名为自由社 (Liberalis Circulum) 的无形者罗马分部已将势力扩展到罗马帝国的各个角落,其治下成员在高卢、日耳曼尼亚和伊比利亚等地均有活动。[12]

AC1D Aquilus Gracchus

在格瑞克斯将军帐篷中遇伏的阿奎卢斯

公元259年,有一小队无形者正以吕迪努姆(今法国里昂)为中心展开活动。这一年,一位名为阿克齐皮特阿拉曼无形者取得了一件在日耳曼尼亚重见天日,被称为“安卡”(即永生十字架)的先行者遗物。阿克齐皮特的表弟,来自高卢的罗马无形者阿奎卢斯,自其父卢修斯处奉命暗杀三名已知与早期圣殿骑士有关系的人:元老院议员凯厄斯提图斯将军格瑞克斯,还奉命要从表兄阿克齐皮特手中取回永生十字架。[13] 然而当他两次得手之后,第三个目标格瑞克斯洞悉了阿奎卢斯的目的,并风闻凯厄斯与提图斯的惨死;所以当阿奎卢斯踏入他的帐篷后,早有防备的格瑞克斯命阿奎卢斯放下武器,在问明他所效忠的势力后刺中了他的胸口,阿奎卢斯随即不省人事。[14] 幸运的是,这位无形者随即便被率军扫荡格瑞克斯营地的表兄阿克齐皮特所救。伤愈之后,阿奎卢斯从阿克齐皮特手中得到了永生十字架,并将它带回吕迪努姆交到父亲手中。[13]

在与父亲会合并结识家族旧友、元老院议员卡尤斯·富尔维乌斯·武尔图尔之后,阿奎卢斯将永生十字架交给了父亲,并告诉了父亲格瑞克斯对他行动路线的准确预测及其刺伤自己的行径,他怀疑自己和父亲已被背叛。在询问父亲对叛徒身份的猜测时,卢修斯道出了吕迪努姆主教福斯坦的名字,此人曾多次拜访他们,是毫无疑问的叛徒人选。在阿奎卢斯前去质问福斯坦之前,卢修斯向他说明了永生十字架的力量,称它拥有使人“暂时复活”的能力。[13]

AC2A - Aquilus Faustin interrogation

阿奎卢斯审问福斯坦

阿奎卢斯于午夜时分潜入了福斯坦的住所,将他惊醒,并威胁要因他的背叛行为而将他杀死。福斯坦则向阿奎卢斯坦白,称加利努斯皇帝逼迫他将所有对帝国不利的消息尽数上报,令他别无选择。阿奎卢斯继续逼问他同伙的身份,福斯坦却回答他一直独自行动。别无方法的阿奎卢斯只得殴打福斯坦,并最终使福斯坦招供其在罗马的联络人正是卡尤斯·武尔图尔。趁着阿奎卢斯惊愕的片刻,福斯坦落荒而逃,但最终被阿奎卢斯用飞刀刺入背部所杀。[13]

自窗户逃出福斯坦的住所后,阿奎卢斯急忙奔回家中去告知父亲武尔图尔的背叛。然而为时已晚,等待他的只有父亲的遗体与父亲那尚能发出濒死呻吟的侍从韦凯。阿奎卢斯连忙询问韦凯发生了什么事,杀死父亲的凶手又是谁,然而艰难呼吸着的韦凯临死前只是意有所指地回答了“猎鹰并不畏惧秃鹫……但他们应该懂得如何提防秃鹫”这句一直困扰阿奎卢斯的话语。一名女佣来到阿奎卢斯身边,告诉他是卡尤斯杀害了卢修斯和韦凯,他还在逃离之前夺走了永生十字架。[13]

阿奎卢斯追踪武尔图尔来到了罗马,他在这里夺走了武尔图尔及其同谋的性命,并成功将伊甸神器追回。随后,阿奎卢斯被吕迪努姆行省长官逮捕并下令处决,但永生十字架却被成功藏匿了起来,即使在阿奎卢斯死后都未被寻获。后来,一位名为奎尔沃的伊比利亚无形者同这名下令处死阿奎卢斯的行省长官展开谈判,以求在日耳曼大军入侵罗马的狂潮中保障自由社在吕迪努姆的利益,阿克齐皮特则力争以对罗马城的手下留情换取对阿拉曼人的高额进贡。[12]

在阿克齐皮特作为阿拉曼人的代表与吕迪努姆的行省长官会面后,他尝试营救即将被处以极刑的阿奎卢斯,但阿奎卢斯却在他率军突袭时不慎被罗马士兵杀死。最终,阿克齐皮特将永生十字架托付给阿奎卢斯的妻子瓦莱里娅保管。[12]

君士坦丁堡的建立编辑

公元4世纪,一位姓名不详的罗马无形者君士坦丁大帝崛起的时期在帝国内活动,他由此得以目睹君士坦丁堡的建立。[15][16]

向刺客兄弟会的转化编辑

1050年,在哈桑-伊·萨巴赫的领导下,无形者的黎凡特分部在他们的都城阿拉穆特建立起了一座自治城邦,在这座号称永不陷落的城堡中进行公开活动的组织最终被称作刺客兄弟会。在哈桑的命令下,众目睽睽中的刺杀事件发生得更为频繁,人民受到鼓舞而起身对他们的压迫者进行反抗,因为他们知晓他们不是孤身一人在奋斗。[17]

然而并不是只有无形者们选择了以更为公开的身份进行活动,上古维序者们也采取相似的手段将他们的组织改造成了圣殿骑士团。在某些时刻,他们会将刺客与圣殿骑士的斗争发展到大庭广众之下。[17]

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成为黎凡特刺客兄弟会的导师后,他再次致力于将兄弟会改造成如同无形者一般的地下组织,并于蒙古人攻陷马斯亚夫之时完成了此项大任。最终,归功于阿泰尔的努力,刺客兄弟会再次变得隐秘而致命。[18]

成员编辑

埃及托勒密王朝/罗马共和国

罗马帝国

朱里亚•克劳狄王朝

公元2世纪

公元3世纪

君士坦丁王朝

中世纪盛期

盟友及傀儡编辑

埃及托勒密王朝/罗马共和国

琐闻趣事编辑

  • 埃及神话的主神阿蒙(后融合为阿蒙拉)的名字可被译为“无形者”,阿蒙的女性化身即为阿蒙内特,她也是阿蒙的妻子。

画廊编辑

登场作品编辑

参考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