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aicon-Locations.png


Smallwikipedialogo.png
热拉尔德:“西班牙人现在……对我们的目标表示赞同。新制定的法律可能……能让你在解救奴隶的时候更轻松一点。”
艾弗琳:“这是不是第一次家里比在外更舒服点?”
―1771年,热拉尔德艾弗琳在新奥尔良对话道。[来源]

新奥尔良(英语:New orleans,法语:La Nouvelle-Orléans),是美国路易斯安那州最大的城市,位于路易斯安那州东南部。城南有密西西比河横穿过市。

新奥尔良因在贸易中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很快就成为了经济、政治与文化中心。新奥尔良虽由法国人建立,但在历史上曾多次易手。

历史[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法国之根[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早在17世纪90年代法国探险家与贸易者到来之前,原住民就已定居在后来新奥尔良建立的地方;1718年5月7日,密西西比公司建立了这座城市。早在新奥尔良建立之初,奴隶就已在城市中比比皆是,成为了新奥尔良复杂而多元社会中十分突出的组成部分。[1]

新奥尔良因属于连接密西西比河与墨西哥湾的这一重要贸易路线,很快就发展为地区的首要经济、政治、文化中心。刺客圣殿骑士双方很快都意识到新奥尔良的重要性,先后在新奥尔良建立了分支组织。圣殿骑士组织参与到贸易当中,争夺地区的控制权,试图与当地政府的官员签订秘密协定。[1]

西班牙之治[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易手[编辑 | 编辑源代码]

“ 我会尽可能促成殖民地顺利转交。你的任务会招募到足够多工人的——你只要兑现你的承诺就好。现在劳动力正处于短缺状态,而我还必须保住自己总督的位置。”
―1765年,阿巴底对德·费勒说道。[来源]

自法国在北美爆发的七年战争中战败之后,新奥尔良连同路易斯安那殖民地于1762年根据《枫丹白露条约》被转让给了西班牙,但当地居民对此并不知情。[1]1763年,路易斯安那新任总督让-雅克·布莱斯·阿巴底下令拆除路易斯安那境内的法军据点,准备将路易斯安那交给西班牙政府中的圣殿骑士成员。[2]

西班牙治下仍旧驻扎在新奥尔良的法军士兵

大约一年之后,西班牙获得路易斯安那的消息正式公开。圣殿骑士组织利用路易斯安那的这次转让接触到了政府的最高层,进一步拓展了他们的行动。与此同时,路易斯安那殖民地所有权从法国到西班牙的转让以及西班牙殖民政府所采取的远离原法国行政结构设施的政策导致了当地居民对西班牙羸弱政治权威的不满。[1]

在这种模棱两可而缺乏稳定的政治环境下,圣殿骑士很快便产生了夺取新奥尔良的想法。[1]1765年,总督阿巴底与圣殿骑士拉斐尔·华金·德·费勒达成了一项交易; 阿巴底继续掌权,确保殖民地的转让在自己监督下进行并为德·费勒提供秘密计划所需的工人。但是,刺客艾弗琳·德·格朗普雷发现了这项阴谋,在总督府举办宴会时刺杀了阿巴底。[2]

1766年,来自圣多明戈的叛变刺客巴蒂斯特盯上了新奥尔良的贵族,准备毒杀他们,帮助圣殿骑士进一步掌控新奥尔良。但随着艾弗琳刺杀了巴蒂斯特,结束了他的计划,这场危机也就迎刃而解。[2]

路易斯安那叛乱[编辑 | 编辑源代码]

主要词条: 路易斯安那叛乱
“我们能有一个为和平施展才华的女儿是多么幸运……她的才华没有耗费在新奥尔良街头的骚乱之中。自西班牙人来之后,动荡的日子实在太多了……”
―1768年,菲利普·德·格朗普雷谈到西班牙对路易斯安那的接管时说道。[来源]

同年,圣殿骑士顾问安东尼奥·德·乌略亚来到新奥尔良,就任路易斯安那第一位西班牙总督。但是,他放任法国国旗飘扬在新奥尔良的街头,与家人一同住在远离新奥尔良的拉巴利兹,把殖民地的管理交给法裔克里奥尔官员。[1]德·乌略亚暗地里派人绑架了不少底层居民,把他们送到德·费勒位于墨西哥奇琴伊察的劳动营。[2]

市民反抗德·乌略亚的士兵

1768年,德·乌略亚在路易斯安那实施了严格的贸易限制政策,为圣殿骑士大开便利之门,让他们偷运工人的行动得以继续。因此,法裔克里奥尔人对他的评价一降再降,最终发动了反对总督统治的叛乱。骚乱很快便扩散开来,市民们在街道上堆起了路障,还有人公然挑衅西班牙的士兵。[2]

城市中不断发酵的混乱迫使德·乌略亚离开藏身处为谋求和平而进行协商。他派出的使节在路上被受命刺杀总督的艾弗琳伏击;但艾弗琳最后选择饶过德·乌略亚,要求他离开新奥尔良。在德·乌略亚离开后,新奥尔良迎来了由法裔克里奥尔人管理的短暂时光。[2]

在法国国王的赞同下,西班牙任命了乌略亚的继任者——亚历杭德罗·欧莱利将军,要他镇压这场叛乱,惩治有关人员。为了避免更为严重的暴力行为,当地法裔克里奥尔人的领袖呼吁市民避免武装对抗、接受西班牙政权的统治。1769年夏天,欧莱利在没有受到太多阻挠的情况下来到了新奥尔良,处死了曾在叛乱前线的那些人。他颁布了《欧莱利准则(O'Reilly's Code)》,这部法律结合了卡斯提尔与印度群岛的法律,将路易斯安那的司法系统同西班牙保持一致。[1]在接下来几年时间里,西班牙巩固了对路易斯安那的控制,同时也鼓励了自由贸易,消除了归还奴隶自由的限制。 [2]

圣殿骑士覆灭[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圣殿骑士永远不会让奴隶获得自由!他们甚至让富人也处在自己的奴役之下——可大多数人甚至都不曾怀疑过……”
―1768年。艾弗琳这样评论圣殿骑士对新奥尔良的控制。[来源]

巴斯克斯麾下的一名征兵人员贿赂西班牙士兵

新奥尔良在一段时间内暂时摆脱了圣殿骑士的阴谋。但1771年,一个名叫迭戈·巴斯克斯的圣殿骑士在新奥尔良开始了行动,通过贿赂四处招募西班牙的士兵。鉴于路易斯安那河口对于新奥尔良在经济上的意义与作为走私路线必经之地的地位,巴斯克斯准备夺取此地。同年,艾弗琳暂时挫败了巴斯克斯的计划,但她的离开为巴斯克斯的军队休养生息制造了机会。[2]

路易斯安那的总督判断英国会与西班牙的领地保持距离,于1776年决定通过让走私者运送补给品的方式援助十三殖民地的爱国者。圣殿骑士反对这一决定。巴斯克斯随后命令部下尽快趁机从走私者那里偷走那些补给品,但艾弗琳再次阻挠了他的计划,巴斯克斯的行动又一次以失败告终。[2]

同年,巴斯克斯被艾弗琳刺杀,圣殿骑士在新奥尔良的势力逐渐衰弱,只剩下“合伙人”仍然身份不明。1777年,艾弗琳发现自己的继母玛德琳·德·利斯尔就是路易斯安那圣殿骑士的头目。于是艾弗琳先假意要转投圣殿骑士的行列,信以为真的玛德琳随后在圣路易大教堂举行的加入仪式中被艾弗琳刺杀。此后,圣殿骑士在新奥尔良的势力暂时被彻底摧毁。[2]

路易斯安那购地案[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新奥尔良因数次大火而遭到了严重的损坏,众多法国殖民时期的房屋都在大火中被烧毁。1801年,西班牙对路易斯安那的殖民统治结束,经西班牙人精心管理扩张的新奥尔良也随之回归法国统治。但是,法国的统治只持续了两年。在时任美国总统托马斯·杰斐逊方面的提议下,拿破仑·波拿巴于1803年将路易斯安那卖给了美国。[1]

城市布局[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码头

新奥尔良被栅栏围墙环绕,大致可分为三个区。码头位于最南端的区,居民多为粗野的水手与令人紧张的走私者。作为新奥尔良最重要的收入来源之一,码头有着不计其数的仓库与储藏建筑。奴隶贩子的所有地则位于新奥尔良的西南角。[2]

中央区是新奥尔良最大的一个区,新奥尔良有钱有权的人居住于此。中央区有着引人注目的地标建筑圣路易大教堂,还有着不少富丽堂皇的宅邸、树木与豪华的花园,是新奥尔良在贸易路线中显赫地位的最好证明。凉亭与露台这样的装饰以及以码头附近法国市场为代表的庭院、市场随处可见。在狂欢节(Mardi Gras)期间,处处悬挂的面具、灯笼与五颜六色的布料为整个中央区点染上了节日的氛围。[2]

新奥尔良的贫民区

最北端的区主要居住的是农民与工人。他们同这座城市的荣华富贵无关,大多数人生活在贫困潦倒之中。在这一带的街道上时常会看到动物在四处闲逛,街道也不同于更为富裕的地区,多为没有铺石板的砂石路,也窄得多。新奥尔良的墓地位于贫民区,军营位于贫民区的东北角。[2]

新奥尔良因为社会多元化,常住人口也包括了各种各样各不相同的群体。新奥尔良绝大多数居民来自法国,穿着风格比较相似,就连仆人一般也穿着与主人十分相像的市民装束,只是颜色没有那么鲜艳。[2]

新奥尔良的著名地标有圣路易大教堂、军人广场、圣彼得公墓、刚果广场约翰女士遗产、总督府、格朗普雷宅邸格朗普雷仓库等。[2]

琐闻趣事[编辑 | 编辑源代码]

  • 在历史上,新奥尔良在18世纪的布局遵循网格规划,街道之间多以直角相交。但是关卡设计师因这一布局无法顾及游戏趣味性而在场景设计上没有遵守史实。[3]
  • 在序列1和2中,法军士兵只出现在新奥尔良、路易斯安那河口。在后面的序列中,根据剧情时间,因为西班牙接管了路易斯安那,会有西班牙士兵顶替法军士兵。
  • 在艾弗琳和热拉尔德驾驶装载了火药的马车逃离时,新奥尔良的街道为了方便马车移动而略微变宽了一些。

画廊[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登场作品[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参考与来源[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社区内容除另有注明外,均在CC-BY-SA许可协议下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