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信条维基
Advertisement
刺客信条维基
Eraicon-Memories-02Eraicon-AC4


拿到应得的(Claiming What's Due)爱德华·肯威基因记忆中其中一个的虚拟表象,由阿布斯泰戈娱乐公司一位研究分析师通过Animus重温。

描述[]

爱德华并不满足从托勒斯总督那里拿到的钱,于是他决定解放圣者,并了解更多关于观测所的消息。

对话[]

爱德华会面了施蒂德·邦尼特

  • 邦尼特:“一个美好的夜晚,你不觉得吗?
    来吧,吃点面包,爱德华。”
  • 爱德华:“我的冒险的代价就只值这点钱?那些地图就只值1000银圆?这些钱顶多可以换到100英镑!如果到处都是向托勒斯这样的吝啬鬼,我们要如何才能变的有钱呢?”
  • 邦尼特:“你曾经,呃...你曾经在农场工作过吗?”
  • 爱德华:“你知道我怎么想的?我打算看看那个总督准备寻找的‘观测所’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说那里有个可以监视这个世界人们的装置。
  • 邦尼特:“这真的有点荒唐!想想如果我老婆拿那玩意来监视我怎么办啊!”
  • 爱德华:“想想看那东西的价值,如果把它卖给对的人,我将成为这世界最有钱的海盗...西印度群岛的走私者。待会见,邦尼特,我必须跟那房子里面的圣者私下谈谈。

爱德华找到了监狱的典狱长,偷走了他的钥匙,并为圣者所在的牢房做了准备。然而,他只有发现空的牢房及散乱的尸体。在调查地点时,他被鲨鱼击倒。

  • 托勒斯:“(好了!)恶棍,你的真实身份是什么?”
  • 爱德华:“我叫做...不爽的船长。”
  • 朱利安:“(他不过是个低贱的农夫!)
  • 托勒斯:“圣者在哪,你是不是把他放走了?”
  • 爱德华:“与我无关,但我希望是我放走的。”
  • 托勒斯:“把他带去港口,把他跟寻宝舰队一起送到(西维尔)。”
  • 爱德华:“等等!我不是帮你运送了你想要的东西吗?”
  • 托勒斯:“没错,但你却藉由邓肯·沃波尔的身份趁火打劫”

结局[]

爱德华被俘虏并被锁在宝藏舰队的其中一艘船上。

画廊[]

参见[]

序列1:序章
爱德华·肯维
序列2:西班牙之海
充满活力的哈瓦那 - ...那我的糖呢? - 沃波尔先生,如果我没记错? - 那位被他们称为圣者的人 - 拿到应得的 - 寻宝舰队
序列3:海盗共和国
新手船长 - 招募中 - 捕获与掠夺 - 升起黑旗 - 甘蔗与收益 - 正当防卫 - 一个疯子
序列4:报应
古老的洞穴 - 无物为真…… - 圣者埋葬的秘密 - 寡不敌众
序列5:错误的动机
要塞 - 旅行的商人 - 不再是男人
序列6:流沙
潜水寻药 - 魔鬼代言人 - 围攻查尔斯顿
序列7:英国入侵
我们要求谈判 - 火药的阴谋 - 驱逐准将 - 火船
序列8:无悔
走也要轰轰烈烈... - 虚荣的浑蛋 - 孤立无援
序列9:一趟浑水
想像一下我有多惊讶 - 信任是需要累积的
序列10:死亡惩罚
黑男爵巴索罗姆的计划 - 谋杀与暴行 - 观测所
序列11:一饮而尽
无尽的折磨 - 精神错乱 - ……诸行皆可
序列12:老鹰与寒鸦
总督之死 - 皇家的不幸 - 腐坏之血 - 永远的一根刺
序列13:后记
……结束 - 干得好,肯威先生!
猎杀圣殿骑士
欧琵雅·阿皮托
泰诺来的刺客 - 圣殿骑士的船只 - 得力左右手 - 露西亚·马奎兹的试炼
罗娜·迪斯摩
据点受到攻击 - 在市场中的小偷 - 军备竞赛 - 弗林特的末日
安东
逃亡的黑奴刺客 - 招募逃亡黑奴 - 遭到攻击 - 指挥官的策略
凡斯·崔佛斯
喔...兄弟 - 兄弟内斗 - 亚普顿的悲伤 - 海盗之后、蠢蛋之王
暗杀契约
农场主人 - 卫哨站 - 奴隶商人 - 法官 - 武器走私商 - 英国船长 - 海边营火 - 装运火药 - 西班牙指挥官 - 无照商人 - 不再缴税 - 笨拙地潜逃 - 海盗船长 - 亡命之徒 - 古墓掠夺者 - 上路前最后一杯酒 - 流浪者 - 卑劣的兄弟 - 入侵者 - 逃兵 - 双重困境 - 可怕的海盗 - 远征队 - 奴隶主人 - 奴隶生意 - 告密者 - 藏宝猎人 - 无法见光的生意 - 走私者的非法据点 - 亡命之徒的洞穴
海军契约
以眼还眼 - 大海中的法则 - 西班牙瘟疫 - 漂流木 - 海上的丝路 - 禁运品 - 走私护航 - 盲目正义 - 战争的真相 - 狩猎者 - 麻烦白纸黑字 - 安度暴风 - 走私者的巢穴 - 一件私事 - 最后的契约
艾弗琳任务
反抗兵营地 - 要塞 - 塔楼
自由呐喊任务
暴风雨前的宁静 - 共同的敌人 - 打好基础 - 属于自己的船 - 揭开面目 - 科学探查 - 埋下种子 - 舰亡人亡 - 德法叶的困兽之斗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