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信条维基
Advertisement
刺客信条维基
Eraicon-Individuals.png


“锡瓦绿洲能有你真是幸运,拉比亚。”
―公元前48年,巴耶克对拉比亚说道。[来源]-[记忆]

拉比亚Rabiah)是公元前一世纪时埃及锡瓦治疗者。尽管托勒密十三世统治时在锡瓦的士兵不断对她进行骚扰和威胁,她还是以治疗者的身份承担了治疗锡瓦受害者的责任。

生平[]

公元前70年左右,锡瓦的守护者萨布告知拉比亚他决定离开锡瓦去寻找在猎杀最后的守护者的杀手。而之后塞布的儿子巴耶克与拉比亚以及他的母亲阿赫莫丝讨论了他要跟去寻找父亲的决定。[1]

锡瓦治疗师[]

到的托勒密十三世统治时期的公元前48年,拉比亚已经在锡瓦这个村庄担当了多年的治疗师,也慢慢上了年纪。[2]至于她也是巴耶克的家族之友,此时巴耶克已经继承了父亲的锡瓦守护者衣钵,也有妻子艾雅相助。这对夫妻的训练和任务经常会导致受伤,于是他们便依靠拉比亚进行治疗。而在这对年轻的时候,拉比亚也常常帮他俩打掩护,减轻其父母的忧虑,也让他们不受太多的麻烦。[3]

托勒密十三世的统治[]

公元前49年,巴耶克和艾雅离开锡瓦,追杀导致他们儿子卡慕死亡的凶手——上古维序者。与此同时,随着托勒密十三世的崛起和他任命梅杜阿蒙为锡瓦神谕者的行为,地方当局敲骨吸髓更甚于昨。就算是轻微的冒犯,村民都可能会遭到士兵的任意拘留、拷打、威胁、骚扰、勒索,甚至谋杀。[3] 拉比亚作为村庄治疗者,她的角色比以往都更加重要;她主要负责治疗频繁受伤的村民——有时是重伤。[4]

拉比亚检查巴耶克的伤口

尽管如此,她还是对巴耶克的伴侣塞努的性命进行了救助,虽然当时巴耶克认定塞努已经死去。[3] 为了管理自己的工作,拉比亚在旧神庙的废墟上建立了一个临时的生命之屋作为诊所,并向行省长交钱,让他们允许自己在那经营。然而每隔几周就会有那么几个梅杜阿蒙的士兵跑过来抢生命之屋的药品和食物库存,称这是缴给法老的王家军队的税钱“进贡”。[4]

反抗梅杜阿蒙[]

一年后,拉比亚赶到巴耶克密友霍普扎法的房子,来警告他有更多士兵前来找麻烦时,高兴地发现巴耶克在杀死上古维序者的鲁德杰克后终于归来。她为守护者治好了伤口,并让继续休息的巴耶克沉睡过去。[3]之前拉比亚一直依靠远方的亚姆村提供药品,但梅杜阿蒙的士兵封锁了锡瓦,并开始扣押外面商人带来的所有货物,扰乱了拉比亚的医疗事务。当拉比亚和她的治疗者们试图用船来运送药物时,士兵们让巴耶克干预此事之前的最后一批货物沉到了湖底。[4]

拉比亚,巴耶克以及其他锡瓦人在锡瓦密室前

随着巴耶克的归来,事态也发生了变化;当这名守护者去拉比亚家探望时,她透露了锡瓦的困境,他很快便帮忙找回了绿洲底部丢失的药罐。他按照指示在晚上来到生命之屋与她碰面交送药罐,却发现她和病人全挤在入口外面,而内部完全被当局占领,也正是这群士兵在不断骚扰生命之屋。巴耶克迅速采取行动,单枪匹马杀掉了所有劫掠者。这次胜利再加上之后刺杀梅杜阿蒙的行动,[5]解放了这座神庙,拉比亚和其病人恢复了生命之屋的运作。[4]

个性特征[]

拉比亚是一个富有同情心的女人,她真正地致力于她作为锡瓦治疗师的角色。即使面对地方当局的虐待,她也不会气馁,而是坚持寻找任何她能最好地履行职责的方法。她很清楚她的朋友守护者巴耶克复仇的渴望,所以她没有因此而严厉地评判他。相反,她对此持耐心和关注的态度,同时提醒他不要被复仇所吞噬。[4]

画廊[]

登场作品[]

参考[]

  1. 刺客信条:沙漠誓言
  2. 刺客信条:起源
  3. 3.0 3.1 3.2 3.3 《刺客信条:起源》 – 绿洲
  4. 4.0 4.1 4.2 4.3 4.4 《刺客信条:起源》 – 治疗者
  5. 《刺客信条:起源》 – 假神谕者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