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信条维基
Advertisement
刺客信条维基
Eraicon-Individuals.png


Smallwikipedialogo.png
PL CraftyHQ.png 你无法通晓一切,只能怀疑。你一定以为自己错了,忽略了什么。

这篇文章包含了大量缺乏引用或需要更新的信息。请确保所有内容都按照维基的指导原则进行了适当的来源补充。

“亚历山大·仲马,新共和国军中的英雄。兄弟会之友。仲马是个强硬的人,一人能抵得过一整个营,拿破仑曾把他比作罗马时代的英雄。”
主教,2014年。[来源]

托马-亚历山大·仲马(Thomas-Alexandre Dumas),生名托马-亚历山大·达维·德·拉·巴叶特里(Thomas-Alexandre Davy de la Pailleterie),1762年出生,1806年去世。托马-亚历山大·仲马是法国大革命战争时期法军著名将领,出身于白人贵族世家,他的母亲却是父亲在圣多明戈雇佣的黑奴。尽管是黑白混血,仲马在长大成人的过程中仍旧得到了家族优厚的对待,并随父亲回到法国接受贵族教育。入伍法军部队之后,仲马成为了刺客兄弟会的盟友,协助他们在1793年时挫败了圣殿骑士推翻法兰西共和国的阴谋。他还成为了拿破仑·波拿巴的得力部下,同时也与刺客阿尔诺·多里安私交颇深。

作为欧洲当时军衔等级最高的黑白混血儿,仲马率领法国的革命军队参与了大大小小的军事远征,最后同拿破仑决裂。回到法国后,他与一名女子生下了一个儿子——亚历山大·仲马,也就是流芳百世的著名作家大仲马。托马-亚历山大·仲马最后在1806年时因罹患胃癌而去世。

生平经历[]

早年生活[]

托马-亚历山大·仲马的父亲是一个地位不高的法国贵族,名叫亚历山大·安托万·达维·德·拉·巴叶特里(Alexandre Antoine Davy de la Pailleterie)。他的母亲则是一个圣多明戈的黑奴,名叫玛丽-塞塞特·仲马。1776年,他的父亲为他赎了身,这样一来,他就可以随父亲合法地回到法国,在那里以自由人的身份生活下去。与此同时,他的母亲和姐妹却被卖掉,仍旧没能摆脱奴隶的身份。仲马对她们仅剩的记忆仅限于屈指可数的信件和纪念品。

早期军队生涯[]

“那位来自安的列斯的军官真是太厉害了!托马-亚历山大·仲马,加勒比生人,在法兰西的土地上证明了自己的勇武。他不光是个能力过人的军人,比起他那个不苟言笑的朋友兼同事——拿破仑军官,他的魅力人尽皆知。”
―《爱国者报》如是评价仲马道。[来源]

身高超过六英尺(和约1.83米)的仲马无所畏惧,决定投身法国陆军。在当时的法国陆军中,一个人只要父系家族四代都是贵族就可以直接被正式任命为军官。仲马虽满足这项条件,但他的血统意味着他只能担任列兵。为了不让父亲的家族因他的军衔而蒙受耻辱,他决定改用母亲的姓氏。

法国大革命爆发之后,仲马继续在军队中服役,经历了一段令人叹为观止的军旅生涯,最后升任将军。他接到任命,在由自由有色人种军人组建的“黑人军团(Black Legion)”中担任指挥官圣若尔热骑士的二把手,随后凭着自身的功劳成为了新生的法兰西共和国的战争英雄。他受欢迎的程度甚至超过了他的同僚拿破仑·波拿巴。

挫败政变[]

“看到你们战斗的样子,我就想起了在自由军团的那段时光。很好,卫兵现在就听不到我们讲话了。你们似乎就是我们这项小小计划的合适人选。马考特和他的几位同谋就在这里,他还没有起疑心。为了革命的安全,必须要消灭这些叛徒。”
―1793年,仲马率领刺客们前去寻找身在荣军院的政变主谋时说道。[来源]

在某个时候,仲马成为了刺客兄弟会的盟友。1793年7月,马考特将军联合部分混入革命军队的圣殿骑士合谋,为了促使革命目前的混乱状态进一步加剧,计划发动政变推翻现在的法兰西共和政府。仲马假装有意与他们合谋,了解了他们的计划。这些人准备举行一场竞标赛,通过战斗、杂技等方面的比赛让参赛选手互相比拼,从中选拔出可以参与政变的能干部下。仲马联系了刺客兄弟会,邀请他们前来参加锦标赛,这样他们就可以赢得与马考特等人见面的机会了。

在阿尔诺·多里安等刺客赢得竞标赛后,仲马带着他们前去找身在荣军院内的政变主谋们。刺客们顺利消灭掉了这些人。同年晚些时候,仲马成为了阿尔卑斯军团的总司令。

效命拿破仑[]

1795年,仲马成为了拿破仑的部下。为了能和约瑟芬·德·博阿尔内安全地进行浪漫散步,拿破仑命令仲马想办法排除保皇党人可能制造的威胁。而仲马听命照办,让阿尔诺消灭了计划伏击还未成为情侣的两人的保皇党人。

随着不伦瑞克公爵率领的奥地利军队朝巴黎步步逼近,保皇党人计划通过摆臂式信号塔向他们告知巴黎城防的薄弱之处。为了能让部下有时间深入调查,仲马再次联系了阿尔诺,请他去瘫痪信号塔,切断保皇党人和公爵之间的联系。之后,圣殿骑士偷走了仲马圣多明戈时期的家族信件和纪念品,打算逼他背叛拿破仑。不过,阿尔诺从圣殿骑士的藏身处中取回了这些物品,将它们还给了仲马。

1797年在北意大利与奥地利军队作战时,仲马在埃伊萨克河上的桥梁独自一人击退了奥地利部队整整一个连,因此名声大振。为此,拿破仑根据古罗马战争英雄的典故,将仲马称作“蒂罗尔的豪拉提乌斯·科克莱斯”。

晚年生活[]

后来,仲马与拿破仑决裂。1799年,仲马在那不勒斯王国被俘,还遭到了囚禁,拿破仑起初竟无意前去营救他。1801年获救后,仲马回到了法国,身患疾病,一贫如洗,甚至没有得到军队发放的补恤金。最终,仲马在1806年因胃癌去世。他的儿子亚历山大·仲马后来成为了名扬天下的法国作家,人称“大仲马”。

琐闻趣事[]

  • 托马-亚历山大的儿子大仲马是著名的文学家,以《三个火枪手》和《基督山伯爵》而闻名。有意思的是,他的另一部小说《约瑟·巴尔萨莫》描述了一个秘密的社会团体。
  • 他使用的是队长维泽尔的模型,即E3游戏演示中阿尔诺在1793年雅各宾专政时期的司法宫刺杀的目标。
  • 托马-亚历山大·仲马的服饰和拿破仑的炮兵服装十分相似,但少了一些装饰品,多了一些背上的金色流苏。

画廊[]

登场作品[]

参考来源[]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