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RogueEraicon-CultureEraicon-AssassinsEraicon-Templars

戰時書信War Letters)是18世紀中期刺客和聖殿騎士們寫往世界各地的信件。不過,有些信件由於送信人中途身亡而被謝伊尋獲。

戰時書信編輯

1751年
團長,

我們必須立即停止從戈雷島奴隸交易。我們太過接近南部的兩大貿易中心,塞內加爾聖路易岡比亞

我知道如果缺少人手,在奇琴伊察的行動會很緩慢。但如果我們繼續,我們可能會被敵人發現。目前,戈雷島的奴隸買賣的誇大傳言開始流傳。你確定可以在遺迹附近找到奴隸?在西印度群島法國西班牙殖民地肯定更好找的。

約翰·哈里森
戈雷島

1751年
親愛的阿基里斯

你還記得你的羅娜阿姨嗎?我上次見到你的時候你還不過是個小不點的小男孩,我們根本不敢讓你碰,但現在你在北方的一切都讓我們感到驕傲。

我隔了這麼久寫信給你的原因是,我想我搞砸了一些事情。你可能認為,身為管理哈瓦那刺客大師,我應該沒有時間或精力跟一群迷人帥氣的男人們在哈瓦那漫步調情。然而我覺得我必須把握每次機會好好享受一切,因為天知道我已經不再年輕。最起碼,你可能認為我會知道不該被發現跟一個聖殿騎士上床。

我並不是要讓你感到不舒服,你一直都是個非常認真的孩子。不管怎樣,那傢伙的名字是拉斐爾·華金·德·費勒。他已經帶着阿·塔拜傳承給我的一些東西逃離了哈瓦那,尤卡坦半島的古地圖以及我與西印度群島其他刺客的書信。

這裡的情勢比費勒健壯的背部更緊張。西班牙、法國英國都在試圖掌控我這可愛的城市。我親愛的刺客們迫不期待向找出德·費勒並解決他,但我需要所有人手留在哈瓦那,以保護人民安全不受無聊的帝國鬥爭傷害。我從未如此忙碌過,但一切都讓人感覺如此乏味。那些我們對抗聖殿騎士,爭先取得有強大威力神器的時光都被遺忘了嗎?那些偉大的旅程都消失了?現在只剩下遙遠的政權在這邊爭奪領土了。或許這是另一個我放任我自己被那強壯的惡魔愚弄的原因。他讓我感覺又回到年輕時代。

出自西班牙的預感,如果德·費勒不在墨西哥,他也許會在附近的殖民地,可能是佛羅里達或法屬路易斯安那。如果你找到他,當個好孩子並替你的老阿姨在他脖子上刺上一刀。

羅娜·丁斯莫爾
哈瓦那

1746年
兄弟姊妹們,

我寫這封信以告知你們,新的兄弟會已經在新世界被建立了。我在英國殖民地、法國殖民地與當地原住民都有了同盟。

我已經將同樣的友好信件分送到這已知世界的各處,因為我相信我們每天都正發展得更為緊密。如果我的兄弟會成功了,我會會需要同盟,無論哪個國家、任何年齡或任何種族,只要他/她相信同樣的一件事:信條

我希望我能把你也算進他們其中。

你的朋友
阿基里斯

1748年
伯奇團長,

我在太子港的眼線告訴我,麥坎達分享了你對來自第一文明聖物的興趣。他正在收集他們。據說有個叫做兄弟會之心的大片聖物的碎片,被個叫讓娜的奴隸女人所偷,而她已與她的兄弟會聯絡上。

讓娜去年被賣給了個商人,不過幸運的是,那個商人是菲利普·奧利維耶·德·格朗普雷,他在新奧爾良這裡有個競爭的商業公司。如果你能運用你在世界經濟的影響力,打擊他的財務狀況,我相信我能透過聯姻,並承諾重振他的公司,藉此來維繫一段穩定的關係。

一如既往,我感激你對我的信心。

認知之父指引你。
瑪德琳·德·利斯爾
新奧爾良

1748年
親愛的約翰遜大師,

很高興認識你。

伯奇團長已經安排我與海因里希·馮·鮑諾伯爵接線,並指派為他那宏偉圖書館的秘書,他的圖書館裡面有超過四萬冊細膩知識的書籍。表面上我的工作是協助伯爵撰寫關於神聖羅馬帝國的書,但我會從這四萬冊書籍中找尋任何能協助團長找出先行者遺迹或強大聖物的資訊。

這第一文明的想法真是非常了不起!伯奇團長的假設非常大膽。我一直深信讓我們變更完美的方式就是模仿古人。然而當我第一次聽聞這個想法,我只想到希臘羅馬人。但如果我們能像那些更早到來的人們,那想必沒有什麼能阻擋我們了。我想知道第一文明創造了怎樣的藝術。他們有音樂嗎?他們如何定義美呢?

現在,我這封信的重點是,如果你發現任何關於你身邊原住民歷史或深化的巨作,能否請你將副本寄給我,好讓我進一步研究?我真希望我能出版關於先行者的書。他們是我新的狂熱主題,然而必須保持隱秘。我想我只能出版關於人體藝術的書就是。

願認知之父指引你。
約翰·約阿希姆·溫克爾曼
諾斯尼茨

1747年
瑪德琳·德·利斯爾小姐,

你處理你父親生意的優秀技巧沒逃過我們的眼線。你高升至新奧爾良上層社交階級沒逃過我們的眼線。你發現我們隱藏在世界外觀底下的組織這件事也沒逃離我們的眼線。

你獲得了我們的注意。我們也知道你想加入我們高層的希望。這裡使我們的提議。 我們相信在尤卡坦半島的古老瑪雅石頭下有很有價值的東西。我們的努力會需要很多的原物料,還有許多一次性的勞力。

如果你的狡猾能滿足我們的需求,我們會認同你的能力與影響力不僅限於你那微不足道的出生殖民地。當收到這封信時,你已經同意我們的需求了。準備好後續的指示。

願認知之父指引你。
瑪德萊娜·勒維克

1751年
團長,

很遺憾我沒有找到先行者之盒的跡象。不過,我相信我偶然發現了更好的東西。一個巨大的瑪雅城市。我的拙見是我們應該馬上開始挖掘。我請求將大量資源與人力帶到墨西哥。

拉斐爾·華金·德·費勒
奇琴伊察

1750年
親愛的父親,

我已經來到古巴。從托雷斯團長時候,哈瓦那黑社會就落入了瘋狂的蘇格蘭刺客羅娜·丁斯莫爾掌控中。

丁斯莫爾雖然老,但是警戒森嚴。恐怕要到她的兄弟會小時候,才有可能建立我們的組織。我擔心西印度群島可能不再屬於我們。

我會留在哈瓦那一陣子。我想盡我所能繼續搜尋先行者之盒。我相信我在這的努力,能解決我們家族虧欠那可惡的伯奇的一切。

您忠誠的兒子
拉斐爾·華金·德·費勒
哈瓦那

1746年
哈里森大師,

我不知道你的消息來源是什麼,但是在徹底搜索里斯本跟附近區域後,我還是找不到任何先行者遺迹的跡象。我相信你的情報人員讓你失望了。

如果沒有其他事情,我必須要繼續我的職責。在我們附近的國家不斷鬥嘴爭吵,另外貿易也不斷增加。我還有其他更緊迫的事務要處理。

我很抱歉在這件事上面我沒辦法再協助你。
杜阿爾特·豪爾赫·科雷亞·平托
貝倫聖瑪利亞騎士團教堂

1744年
導師

我跟着約翰·德·拉圖爾到他北邊的家園。這邊的氣候不適合我,我太習慣西印度群島的天氣了。不過我不會讓這個自大的混蛋知道我有多不舒服。

我們到魁北克來找馬修·列維爾,他是來自馬提尼克的奴隸,被法國政府買來當劊子手。據說他知道關於第一文明的事情。不過我們來遲了。嚴寒的天氣讓這個可憐人付出了代價,他去年九月就生病死了。

不過努力並不是全白費。為了治療列維爾的憂鬱症,政府幫他從西印度群島買了個妻子。但既然婚姻已無法繼續,她又被掛牌出售。約翰·德·拉圖爾出於直覺地買下了她。而且他是對的。雖然因為害怕感染,她很少被允許出現,但那劊子手還是把他最深的秘密交給了她,而她也承諾要好好保護它們。

我問了她的名字。她告訴我她才剛受洗被稱為安琪莉-丹尼斯,在那之前,她的另一個主任給了她另外的名字。我告訴她她不再有主人,她可以從選擇自己名字開始享受一切的自由。她笑了-她這輩子最燦爛的笑容!-然後她告訴我她的名字是阿比蓋爾

我改變了我對約翰·德·拉圖爾的想法。

您的弟子,
阿基里斯
魁北克

1751年
你好,父親

太子港的形勢依然危險。仍然沒有星期五的跡象。我開始懷疑麥坎達不懷好意地派他出去。我懷疑他已經死了,但我不認為是地震害死了他。

我們在殖民地北邊的聯繫人表示,勞倫斯·華盛頓和被偷走的神器已經一同回到他的領地。你的老朋友阿基里斯在那兒。我建議你去找他。

我會繼續待在這裡,盡我所能的,但麥坎達越發不穩定。我擔心我們瘋狂的導師將採取非常可怕的行動。我承諾我會盡我所能,密切注意他。

我希望當你的殖民地工作結束後,你能回到這裡,幫我改造我們的兄弟會,讓聖多明戈成為一個真正的家園。

請指引我走向勝利。
巴巴圖德·約瑟夫
太子港

1751年
吉斯特大師,

幸運女神是站在我這邊的,而我不需要找借口把我弟弟留在熱帶地區。喬治得了天花,所以在他回復前我能夠溜去太子港。我感到欣慰的是,他活了下來,雖然可能會留下一些疤痕。他是個聰明的孩子,我希望不需要讓他那顆溫柔的心,知道我們重要工作的醜惡真實的部分。

到了海地,我馬上就開始追查刺客。他們是由一個名為弗朗索瓦·麥坎達的獨臂黑奴領導者所帶領。我從未見過如此冷酷的統治者。我追蹤他的人星期五到某種洞穴的入口。我的計劃是在他出來的時候襲擊他。不過當我正等待時,地震來襲。刺客從裂縫跑了出來,但他的腿被掉落的碎石壓着。我答應他,如果他告訴我麥坎達躲藏在哪裡,我就拯救他。他說了,不過我撕裂了他的喉嚨。我應該自己去探索洞窟的,但入口處被塞住了。

這場災難提供我接近麥坎達陣營很好的掩護。我從他那偷了兩樣伊甸碎片:一個奇怪的先行者之盒和一個神秘的手稿

當你收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已經在回到弗吉尼亞的路上。準備好,我們真正的工作現在要開始了。我回來後,我們就可以跟在倫敦的團長分享這個好消息。或許我最終會被認可成殖民地的領導人。

願認知之父指引你。
勞倫斯·華盛頓
巴巴多斯

1751年
我親愛的授爵騎士

我很遺憾聽到你正煩惱着天鷹號的船長。像那樣的該有最棒的船長,因此我無法替它掌舵。我配不上這麼優秀的船。我只會帶領它朝向毀滅,而若是我造成這樣的結果,我永遠都沒辦法原諒我自己。

然而,我想我能夠勝任大副。我會把這艘船當做自己的骨肉一樣照顧。我也會確認船員們也會同樣善待它。

但是,在我上船之前,我已經看出一些家園附近的障礙。我相信兩間強大的法國運輸公司是聖殿騎士所有的。法國的勒維克家族與在路易斯安那的德·利斯爾家族。他們比其他公司更常運送貨品到海外,但他們的利潤似乎沒有增加。這些惡魔在隱藏什麼?

在我把我的舊生活留在這裡,並完全加入你的活動之前,我們還有些事情要做才能確保我們這裡的行動安全無虞。

在那之前,我會儘力提供協助,而我有種預感,陰暗的日子等在你前面。我感到暴風雨將要來臨,而我很少錯估天候。

祝好
羅伯特·福克納
聖約翰斯

1748年
親愛的阿基里斯,

感謝您慷慨邀請我加入你的兄弟會,但請容我婉拒。我最近娶了我長官的女兒,而我已立誓為荷蘭軍隊服務。

非常感謝你讚揚我的技能與忠誠,也謝謝你關心我的幸福,但實不需要。我不會讓社會規範限制我的責任。像你這樣相信自由的人,我相信你能理解我的決定。

我希望幸運能常伴隨你左右。

你的朋友,
簡·范·安特
布雷達

1746年
吉斯特大師,

我們基本上已經把有着我們機密計劃的信件寄出了,希望它們能平安抵達。我們需要一個門面公司,或者是一系列的公司,以加強溝通網絡。

約翰遜大師最近在紐約被指派為六個民族的戰士的上校。他在當地交易的完善基礎,還有他與莫霍克人的關係,未來同樣都能幫助我們。我建議我們馬上採取友善的姿態。

同時,我試圖影響我妻子的父母建立一家離家園更近的貿易公司

願理解之父指引我們。
勞倫斯·華盛頓
弗吉尼亞

1738年
華盛頓大師,

三年前我獲得了愛德華·肯維日記。他因為被他在觀測所的發現所激勵,他奉獻了人生許多年月找尋其他第一文明的遺址。

他在意大利發現了幾個墓穴,其中有幾個是我們早已注意到的。在阿拉穆特有個空的神殿。不過,他的日記最有趣的部分,是他懷疑有東西被藏在新世界,而且佔地非常廣大,讓觀測所看起來真的就像只是一個廁所。

我想要這個大神殿。我已經要我的人手把他當做最優先事項,我也會用盡我手上一切資源。我要把教團擴展到全世界。不管它有着什麼,可能是科技或知識,我會用它來迎接新的和平紀元。

作為聖殿大師,你的技能已經非常好,也讓你獲得這次機會。你現在是我在新世界的耳目。不要令我失望,勞倫斯。

願認知之父指引你。
雷金納德·伯奇

1748年
阿基里斯先生,

雖然我們已經開始為你的新刺客艦隊初步設計船舶,但我們無法在西班牙這裡興建。

我們擔心在這裡不斷增長的英國勢力。雖然從表面上看,這似乎是霸道的帝國主義在作怪。但我們懷疑最終原因是聖殿騎士團。看來他們的團長越來越痴迷於先行者的傳說。我們選擇把重點放在更多的世俗事務,並正在遊說西班牙皇室協助我們準備任何近在眼前的衝突。

我已經把我們的設計交給巴黎的刺客議會。我相信現階段他們是你最好的盟友希望。

謙恭的,
加斯帕·維拉斯奎
卡塔赫納,西班牙

1750年
華盛頓大師,

我對於殖民的成果不佳感到不滿意。世界上許多成員都在非常努力地尋找伊甸碎片,而你跟你的雜牌軍卻忙着建立郵政服務。

還有,我知道了有個刺客兄弟會在紐約以外的地方生根了。這根本不應該發生。

我已經安排了一個特工去殖民地。他的名字是喬治·門羅。 雖然他的一切都比你優秀,不過畢竟你是那個世界的專家,就讓他當你的下屬吧。不管怎樣,他是去協助解決你的問題。好好利用他。

準備好後續指示。

願認知之父指引你。
雷金納德·伯奇
特魯瓦,法國

1738年
安托,

恕我拒絕你幫忙的提議。我已經召集了我自己的兄弟會,是從種植園那裡解放的人們。我所需要的是忠實的追隨者。他們願意為了我們的志業而死。

我不同意你對和平的期望。如果法國人持續在聖多明戈像瘟疫般四處散布,在軟弱的阿·塔拜導師領導下,你能看到怎樣的和平?如果我找到先行者的聖物,我絕對不會摧毀他!我會像過去早起那樣經常使用它。

我對兄弟會的指示來自於它的起源。“無物為真,諸事皆可。”我對這些字詞的體會是你永遠不明白的。我的教條很單純,沒被幾個世紀的軟弱與妥協給稀釋掉。

如果你所謂的刺客們想阻止我,他們可能會死。如果你所謂的黑奴加入我,他們則一定會死。所有一切終難逃一死。就算是法國人也一樣。

弗朗索瓦·麥坎達
於太子港

1749年
哈里森大師,

我們很遺憾你無法參加我們的誤會。蓬帕杜夫人想要看到大海,因此路易十五國王選擇了我們美麗的城市以滿足她。這次來訪無疑會讓我們的財政狀況更嚴重,不過沒人在乎像我們這樣的人,不是嗎?

我相信你的伯奇團長是正確的。我們兩邊公司的貿易也相當順暢。如他所要求,我們開始擴展我們的殖民行動,以利搜尋先行者的各種元素。我們以與在新奧爾良的瑪德琳·德·利斯爾聯絡上了。

我們也與我們的西班牙友人談過,他們在這區域也非常活躍。他們表示願意透過西印度群島抵達尤卡坦半島是比較危險的,從英國殖民地通過或許會比較安全。

謝謝伯奇團長的貼心禮物,請安心,我們一有發現就會通知他。

願認知之父指引你。
瑪德萊娜·勒維克
勒阿弗爾

1751年
團長,

佛羅里達在阿隆索·費爾南德斯·埃雷迪亞控制下,看起來經營得相當穩定,他已經建立了一個海軍整備產業,而西班牙政府正準備在那集結。我對聖殿騎士掌控這區域的期望不亞於對當年勞雷亞諾·托雷斯的情況。願上帝保佑他的靈魂。

一如指示,他在佐治亞州繼續對英國軍隊發動襲擊,以分散對我們的軍事行動的注意力。當奴隸們被送到佛羅里達州後,他會把它們轉移到墨西哥的費雷爾島。我建議我們儘快讓費爾南德斯成為尤卡坦的首長,畢竟費雷爾島上的工作很快就需要保持低調。

我建議我們離開佛羅里達。雖然刺客已經好幾百年沒踏上佛羅里達,但在比較靠北的殖民地上已有新的兄弟會,距離佛羅里達太近。我建議把路易斯安那當做奇琴伊察挖掘作業的新基地。那個姓德·利斯爾的女人已經證明她是冷酷而有能力的。我相信,理論上她會是下一位晉陞成聖殿大師並監督奇琴伊察行動的 人。

願認知之父指引你。
約翰·哈里森
薩凡納,佐治亞州

1748年
阿巴底閣下,

我能想象你有許多疑問,對於你為何被釋放而不再是大英帝國的囚犯。基於你是如此的愚蠢,讓我向你解釋一切。

正式來說,你是因為第二亞琛和約的附註條約而被釋放。非正式來說,我釋放了你。說好聽點,是因為你最不引人注意。說難聽點,因為你最無關緊要,不僅是對你的國家,對於人類種族的歷史也是如此。不管怎樣,你現在屬於我。

我是某種程度上的生意人,而我需要一些不起眼的人。你很快就會在海軍官僚體系裡面被指派個位置,而我會善加利用你的職務,畢竟那比你作為海軍官僚的職務技能更有用。一開始你會是我的耳目,簡單的工作,稀薄的報酬。假以時日,你會成為我的傳聲筒,而你的報酬也會……更多。

我不指望你現在馬上能了解,你只需要知道這一點:你為了一個偉大的理想和團長服務。

夏爾·加百列·西韋特,希望男爵
巴黎

1747年
阿基里斯,

納迪爾沙死在我手上了,雖然這惡魔也殺了我兩個弟兄。

不管怎樣,因為狡猾的軌跡,光之山鑽石成為了阿富汗酋長艾哈邁德沙·杜蘭尼的財產。如果我們想要取得伊甸碎片,我必須馬上追尋他。

雖然我對在世界另一頭有了同盟很開心,但我很遺憾我無法抽空多了解你或你的成就。

祝好
薩拉貝伊
古昌

1740年
導師,

我已經來到英國殖民地的北側,然而想到我永遠無法再次見到你,或者是從你睿智的思想獲益,就讓我感到難過。我會努力在這邊建立兄弟會,期望能與你在圖盧姆創造的並駕齊驅。

然而,我遇到了些意外的事情:我並不是第一個來這片土地的刺客。我遇到了一個叫約翰·德·拉圖爾的人,說他是來自阿卡迪亞一個強大而壯盛的家族。他聲稱自己是受法國刺客議會的命令而來的。

德·拉圖爾試着建立起通訊網絡,以更容易地辨識任何殖民的潛在危機。他的理論是新世界可能有着先行者的遺址與神器。而我估計聖殿騎士終究會來這邊奪取自然資源,那些先行者的遺迹也一定會顯露出來,然後他們會蜂擁而至殖民地。約翰想要在建立兄弟會的同時,搶先找到那些遺迹,並藉由兄弟會保護它們。

德·拉圖爾頗為自大,他總是只想到自己。雖然有段時間我以為他會與兄弟會妥協,但我錯了。他的魅力會誤導人,他在眾目睽睽之下用微笑隱藏自己。人們早知道他很富有而危險,但他們永遠沒機會詢問為什麼。不管怎樣,他還是一樣令人難以置信得狂妄。我喜歡他,但我不信任他。我懷疑我們是否能一同合作。

您的弟子,
阿基里斯
諾福克,弗吉尼亞州

1749年
阿基里斯,

刺客議會很高興地統治你,你的船艦已經建設完成。它是由布列斯特最棒的船匠製造的。我們已經將它以星座天鷹座命名為天鷹號, 這個星座里最亮的那顆星是天鷹座α/牛郎星/河鼓二/阿泰爾

它正等待着你跟你的船員。

我們祝你好運。
尼古拉斯·德·聖-普利克斯
巴黎

1747年
伯奇團長,

我懇求你們,已經從一位團長到另一位了,借給我你們的特工或是政府的接頭人,讓我對抗法國與奧斯曼帝國,畢竟刺客在背後影響着他們。

我們與奧斯曼的對抗可以追溯到對同情刺客的蘇萊曼一世的圍攻失敗。現在他們不再公開地攻擊,但在背後煽動我的穆斯林奴隸叛變。而在巴黎的刺客議會正用着它的政府和軍隊影響力,阻擋你在英國的進展速度,這已眾所周知。

給出你的價碼吧,伯奇團長,我一定會償清的。

願認知之父指引你。
曼努埃爾·平托·達豐塞卡
馬耳他

1748年
致威廉·約翰遜:

如果邁索爾王國持續強化它的權力,東印度公司很快會面臨激烈的抗爭。

在被佔領的土地上,你與你的公司正在同時追求經濟發展與聖殿騎士的事業,這時一份全新的體驗。而任何你能提供給我們對這裡人民的了解都是相當有用的。

在世界這邊的刺客就像是鬼魂一樣,我們知道他們在這裡,但我們永遠找不到他們。他們早已成為這裡的神話。

願認知之父指引你。
約翰·哈里森
加爾各答

1742年
團長,

我無法在東方找到任何先行者遺迹。不過我相信或許我有件意識好幾世紀的神器的線索。有個叫做邵君的刺客擁有一個先行者之盒,它據說有種奇怪的力量。這個盒子在她死後將近一百年來都留在中國。我相信刺客們秘密地透過開往阿卡普爾科馬尼拉大帆船把這件神器帶離中國。

它可能在西印度群島附近,但那對我們來說可能是世界上最難滲透的部分,因為自托雷斯團長被殺後,那就一直在刺客的掌控之下。

或許我們可以挑起歐洲各帝國之間的征戰,藉此在戰爭的掩飾下搜尋它? 願認知之父指引你。
約翰·哈里森
馬尼拉

1743年,
哈里森大師,

由於葡萄牙選擇與印度和遠東進行貿易,我們受到更多阿曼的阿拉伯人的擺布。我們很快就會被迫撤退到南方。

雖然我同一你跟你團長的想法,在非洲中心可能有許多尚未發現的先行者聖物等着我們,但你沒辦法從這裡直接通往那裡。

如果你跟你的組織沒辦法幫助我們,那麼請不要插手我們的事情。

願認知之父指引你。
洛倫佐·德·諾羅尼亞
莫桑比克

1746年
親愛的烏略亞先生,

我知道你是個科學家,卻在從厄瓜多爾返回西班牙時,變成了國王的囚犯。你在漫長的旅程中被捕是個不幸的巧合。請容許我替我國家逮捕你的行為道歉。

而我不過是個房屋買賣與財經方面的普通商人,我很感謝像你這樣大膽積極的文明人。

我代表一個對於科學進步極為有興趣的組織,它在世界各國都有分支。我猜測你應該早就有遇到它的會員,雖然他們永遠不會表明他們的忠誠。

我想透過我的影響力將你介紹到倫敦皇家學院。這世界上到處都散布着古文物,我希望知道位置並取得它們,而我相信你能夠幫助我。

你的朋友,
雷金納德·伯奇
倫敦

1747
團長:

我想你可能會喜歡我聽到我找到了你的流浪狗。海瑟姆一直在問着他那笨頭笨腦的父親的事情。

不要擔心,雖然這個小頑皮還沒對任何事起疑,但我不得不殺掉那個尖耳朵的煳塗蟲,以掩飾你的參與。

我懷疑你是否在意,你都拿到愛德華‧肯威的日誌,還有他那些在人類以前的人類的神氣“秘密”了。真是一派胡言。

當我遇見你時,你是個有榮譽、紀律與原則的男人。你是我們組織一切最佳的表率。現在看看你,一個悲傷痴迷於童話故事的老人,比起和平你對天方夜譚更感興趣。

如果你不介意的話,團長,我會讓你享受你的書,然後盡我所能為人類傳遞和平。我提醒你,如果我有機會處理海爾森‧肯威,那我就會下手。如果是我做決定,我們早就把他跟他爸都該殺了。

願認知之父指引你。
陸軍中校愛德華·布雷多克
貝亨奧普佐姆

1745年,
導師,

對於得知您健康狀況不佳我很難過,我只希望這封信能及時到達您的手中。

我們來到了尼可拉斯·柯爾特路易斯堡的藏身處,他是安圖恩·柯爾特的遠親,也是胡格諾派的宗教領袖。尼古拉斯是正在學習新世界的原住民神話的赫耳墨斯主義者。約翰·德·拉圖爾相信他有指引我們前往先行者遺迹的訊息。

阿比蓋爾和我假裝是她的奴隸而與他同行。這個伎倆讓我非常生氣,但這又讓德·拉圖爾看起來富有得誇張。這讓我們順利通過了許多本來可能必須用武力強行通過的地方。阿比蓋爾安撫了我的脾氣,而我們經常談論起我們至今為止的各種奇妙旅程。

我們快要沒時間了。歐洲混戰已經蔓延到了新世界,英國軍隊已經來到了路易斯堡。約翰和我試圖前往法國政府,但他們選擇不增強路易斯堡的防禦,因為他們認為透過條約的談判反而可能減少他們的損失,特別是在評價人命的時候。約翰跟我盡己所能之事,而阿比蓋爾則在城市裡面尋找其他藏身處。

最後,沒有時間了。約翰向我展示了他的刺客長袍。他說聖殿騎士一定也開始行動了,如果他們還沒在新世界準備好,那現在就是建立兄弟會的好時機。他握着我的手,叫我“導師”,然後獨自離開要塞,攻擊那些入侵的英國軍隊,以讓我有時間完成我們的任務。

阿比蓋爾找到了藏身處。這裡空無一人,就彷彿尼克拉斯·柯爾特知道我們要來一樣。

唯一留下的是張紙條,寫着“找出天空女神”。

我必須離開阿卡迪亞。天空女神是易洛魁人的神話。阿比蓋爾與我會前往紐約,而我最終一定會開始建立我的兄弟會。

我希望您的餘生都能舒適而無苦痛,阿·塔拜。謝謝您所給予我的一切,我永遠都不會遺忘您。

您的弟子,
阿基里斯
路易斯堡

1750年
阿基里斯大師,

你的天鷹號是我見過最美麗的船艦。它像是如針一樣飛快來回而敏捷的船。它讓我的雄健號看起來就像只只有三條腿的牛,不過多虧你的及時介入,它至少還是艘能漂起來的牛。

你救了我這身老骨頭,更重要的是你拯救了我那些優異的夥伴們。我就算散盡家財也難以回報這份恩情。

我非常樂意幫助你準備船隻,在殖民地與歐洲之間來回載送你的人員。我有機會的話甚至會親自掌舵。當你的手下維綸德里騎士準備好後,讓他聯絡我,我們隨時預備。

我還有一個問題。你一直都這麼認真嗎?感覺你像個老人,真的。

一切平安,
羅伯特·福克納
哈利法克斯

1748年
親愛的阿基里斯,

我們已經知道英國國王喬治二世正在提供資助,幫助瑞典國王弗雷德里克一世建立艦隊,目前正在我們的船廠建設中。不過我們懷疑,英王喬治的王室可能被我們的敵人影響了。

我們從1738年就使用瑞典黎凡特公司作為掩護。然而,作為商業公司,它經營得並不是非常好。隨着聖殿騎士在船廠活動的威脅,以及我們的資源有限,我們很遺憾無法幫助你剛成立的兄弟會建立船艦。我建議你或許可以與在巴黎的刺客議會聯絡。

我們對你正在新世界建立兄弟會非常高興,可惜我們實在沒辦法協助你更多。

你在斯德哥爾摩兄弟

1751年
阿基里斯,

雖然我對於殖民地兄弟會的成長印象非常深刻,但你依舊無視我對於聖殿騎士組織不列顛分冊的警告,這使我感到沮喪並且害怕。

雷金納德·伯奇一直在收集世界上的先行者神器,而我們有情報顯示,他很快就會把注意力轉移到殖民地上。如果真是如此,他一定會派出他最危險的特工,海瑟姆·肯維大師。

新世界可能已經有聖殿騎士出沒。我相信你已經遇到他們了,但大不列顛的聖殿騎士才是真正的狡詐危險。我擔心我必須親自面對肯維。謹慎起見,我懇請你聽我的勸告。

我的下一個任務是要去科西嘉島,所以我必須為我的旅程做好準備。我會儘快與你聯繫。

你的兄弟,
米科
倫敦

參考編輯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Stream the best stories.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Get Dis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