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Project Legacy

意大利战争的第四章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传承计划》中使用数据转储扫描器的一部份。

记忆详情 编辑

项目:佩罗托·卡尔代龙

地点:意大利罗马

时间:公元1498年

简介 编辑

我们准备开始同步,请听一些问题并报告你在回答问题时所遇到的困难。你叫什么?现在在哪里?现在是哪一年?我们将用独特的方式查看恶名昭著的波吉亚家族的秘密及生活。DDS将会恢复他们的信使贝罗特·卡尔德隆的记忆,你的任务是去发现他所注意的任何东西。

条条大路通罗马 编辑

PL Memory AllRoadsLeadToRome

卢克雷齐娅·波吉亚在圣米西斯托女修道院中等待着她的下一场婚姻。他的父亲教皇亚历山大六世在这场婚姻中谋划着什么。他们相信我只是个卑微的信使,然而实际上,我却忠诚于他们的死敌。

耳目 编辑

波吉亚家族是冷酷且爱吹嘘的!尽管偷听他们那施虐狂般的计划并要保持安静是件痛苦的事,但我知道这些情报对我的兄弟们来说十分有用。

All Ears

耳目

  • 亚历山大之子切萨雷·波吉亚献给了他父亲一份死刑犯的名单,他们谈论着并笑了!当我听到了一些认识的人的名字时,胃在剧烈搅动。
  • 他们谈论卢克雷齐娅时就像在说一件他们能随意售卖以来获取更多权力的东西。
  • 当我听到他们的船只被巴巴里海盗打劫时,心中一阵喜悦。然而我的心立即沉下,因为我听到他们说要处理掉敌人的首领。
  • 很多背叛都隐藏在高不可及的神圣教会中!令人恶心!
  • 季罗拉莫·萨沃纳罗纳在佛罗伦萨被处决了!亚历山大听到这条消息显得有些不高兴。似乎这个“妖僧”是有着他们渴望拿到的东西而他们现在因他的死而失去线索。
  • 今天在波吉亚的巢穴度过了幸运的一天。我边走边分析这几个事件,决定欺骗他们。而他们的计划则由兄弟回来阻断!

掩饰 编辑

我将我的大部分时间花在了修道院中,因为我要等候卢克雷齐娅给她的父亲写回信。我认为她不喜欢从她父亲那里所得到的。但她试图用他的政治力量来寻求庇护,我们都明白这会没有结果。

Masquerade projectlegacy

掩饰

  • 我听到她在读她父亲的来信时哭了。那一刻,我觉得自己要承担某种责任。
  • 她在读信时,我一直看着她。在她注意到我正盯着她时,我立刻移开了目光。
  • 我明白信中的内容。信来自她的前夫,他说要把她从修道院中带回。任何东西她都不愿去想。
  • 有时候她在阅读时会咬着嘴唇忍住。我没法帮他,只能投以微笑。
  • 我有时会帮她拆信,但很快就没做了。这些对我们来说一点儿都不重要。
  • 我不喜欢欺骗她,但为了维持我在这里的位置,我必须扮演好一个信使。我希望能将她从这个罪恶的家族中救出,但这不是我的角色。

带来信件 编辑

为了保障亚历山大的信件安全,我被授予封上信件的任务。这给了我极大的机会去随意查看信件的内容。而兄弟们也总是向我索要教皇私人医生及他本人所写的信件,而我也乐意帮忙。

Scrambled Letters

带来信件

  • 我重新与亚历山大商谈,没有其他的办法可以使法国人考虑新的供应。
  • 信开头的恭维话是很虚伪的,我认为大概也是种辱骂,我说!我修改了它!
  • 我将宽恕改为谴责。我们利用一切手段刺杀这个男人。
  • 我支付不起这家具所需的庞大金额!我怀疑亚历山大不会同意。不过,他现在答应了。
  • 我代写了一封亚历山大要寄给她女儿的信。里面充满了一个女儿要服从父亲的话。而实际上我们要的东西他一点都没提到。于是我把它烧了。

女士的青睐 编辑

PL Memory TheLadysFavour

我太蠢了!我竟决定跟随我的心而不是我的使命!但我不允许我眼睁睁的看着卢克雷齐娅的家族毁了她!我不相信我可以没有她!

她拥有一切 编辑

尽管我看见卢克雷齐娅从她的家族政治盟友那里收到了精美的礼物,但我觉得我要找些她所喜爱的有价值的东西给她!毕竟,我是一个拥有许多资源的人。

She Who Has Everything

她拥有一切

  • 我从我的任务中成功拿到了一个昂贵的礼物,只是要把上面粘的血擦干净。
  • 我和我的兄弟们认识很多工匠盟友。这有利于我去取得原本价格惊人的东西。
  • 茱莉亚【注:卢克雷齐娅的女仆】帮我拿到了卢克雷齐娅真心喜欢的。像预期的那样,这很有用!
  • 她是否喜欢我不知道,但她很欣赏为了她而奔波的我。我们本是不同世界的人,却在这里相交了。

第一印象 编辑

我决定离开一段时间。而我察觉到她会等着我回来,但如果我错了......不,我不能去想这个!可我知道我如果试图不这么做就是折磨自己!

First Impressions

第一印象

  • 我拥有一副好口才,不过这让我搞砸了!我想去解释我的感受,却只能让她困惑。在我离开房间时,我听到了咯咯的笑声从房间内传出。
  • 卢克雷齐娅向我敞开心扉,询问我关于她衣柜的看法,向我读她所喜爱的诗,以及问我作为一名信使的“奇遇”。我解释说在拜访他的路上没遇到过什么令人兴奋的经历。
  • 她告诉我关于她首任丈夫乔瓦尼的事。这个话题不令我感兴趣。但我装作很高兴的模样听着她形容他的性无能。她问我是否和他一样,我向她保证不会。她脸红了
  • 我有时会带她在修道院旁三部,刚开始时,她保持着距离,她知道这意味这是在和我这样身份的人消磨时间,在快结束时,她走近了。
  • 我们二人有时会说着冒犯人的低俗笑话。我很惊讶她为人大部分还是倾向宗教,不过想想还是有道理。
  • 我最近都将时间花到了和她在一起而忘了本职工作。我知道我任务的重要性,但我觉得这一天比一天困难了。

红娘 编辑

在几个月后,我与茱莉亚成了好友。我的兄弟们选择我是因为我的伪装与骗术,但她却轻易看破了。她逼得我不得不先离开一段时间。

Matchmaker

红娘

  • 茱莉亚告诉我在我走时,小姐总是在深情的念叨我。
  • 我被邀请参加晚餐。茱莉亚做了几道卢克雷齐娅喜欢吃的,吃完后她问我有什么感想。
  • 茱莉亚提醒我如果我们呆在一起小姐可能会吃醋。我们都笑了。
  • 这位女仆让我很吃惊。她对罗马政局了解颇深以及它们会对她的小姐造成什么影响。她观察到了很多我所忽略的。
  • 茱莉亚给了我一份能改善她小姐生活的人物的名单。她过分关心我的发型,衣扣以及走路的姿势。她说我“偷偷摸摸地像个走在阴影里的杀手。”她很震惊,但我很幸运能有她这个朋友。
  • 在她的帮助下,我知道了许多我没能看到的关于卢克雷齐娅的事。我了解她更多了,爱慕之心也在增长。这是个危险的游戏!

诱人的命运 编辑

Tempting Fate

诱人的命运

最后,我们在一起了!我们都不相信我们能走到最后,能有任何办法能。但现在这没有任何问题,我们必须尽可能的去隐藏实情。

  • 我们一起旅行,小心地保持这个幻想:贵族小姐与卑微信使的爱恋,不过除非是我们单独在一起时。这种欺骗让我们很兴奋。
  • 即使是我这个受过训练的杀手,我还是对卢克蕾齐娅乐意杀人一事感到惊讶。这是她对如何解决我们问题的第一个建议。毫无疑问,这来自她家族的遗传。
  • 我就要把真相暴露给她了!
  • 喂喂,现在阿伯斯泰戈就要为了这段记忆而向你收费了。——博学者。
  • 她相信我们的秘密能够守住,她没有什么主意让我们去反对。
  • 我们不再逃避!尽管我们的爱会受到波吉亚家族和兄弟会的双重挑战,但我们会设法逃脱的!

后果 编辑

PL Memory Consequences

卢克蕾齐娅怀孕了!这位我们增加了一个不必要的复杂因素!与此同时,我们的秘密逐渐暴露了,很快我们将共同为这个“家”而奋斗。我们努力维持漂浮,但我害怕我们很快就会被淹死。

降生 编辑

她的肚子变大了,这令我们更加危险。令人厌恶的谣言扩散。我只希望这对我的小姐没产生多少影响。

PL LayingLow

降生

  • 茱莉亚和我竭力让卢克蕾齐娅呆在修道院中以来躲开探子的眼睛。但她很顽固,总是偷偷溜出去。在很多方面她仍像个孩子,不明白这有多危险!
  • 她相信我们能在这里把孩子生下,远离尘世。有时她热情的讨论几乎令我相信这可能实现。
  • 茱莉亚让我去问问她的小姐,要不要找位母亲来领养这个孩子!她是对的,但我不能这样,这孩子是我们之间不可打破的关系!
  • 在朋友中,茱莉亚就像贴心棉袄一样帮助她的小姐隐藏真相。
  • 对波吉亚的欺骗越来越难以保持了我同时还要照顾卢克蕾齐娅。我强迫自己在这几周内暂时离开,任何时候我都在想当我回来时她是否还在。
  • 我们的儿子出生了,但却是十分艰难。茱莉亚带了她哥哥……一位医生来帮忙。他说我们的孩子畸形且很可能会死。卢克蕾齐娅听了悲痛欲绝。我害怕这会杀了她,我必须找办法救二人!

枪口 编辑

害怕即将变为现实!我们受到了威胁并被要求保持安静。这个男的相信我只是个卑微的信使。他将会发现他犯了个致命的错误!

Muzzle

枪口

  • 我侦察着这个建议中的会面地点,他加入了这场游戏!他选择了一条狭窄的路,没有其他人看见。而我知道所有的路线!
  • 他的两个朋友到了!幸运的是,我能以一顶二。我拔出剑并掷向其中一人的喉咙。
  • 他明白了错误,试图逃跑!我轻松爬上建筑顶部并伏击了他。
  • 他想跟我讲道理,但是这个自作聪明的方法毁了他!他无路可逃!
  • 他试图逃窜躲避我,并向我投掷泥土、垃圾甚至他的鞋子。这不是战斗,而是单纯的追杀!
  • 通常,我都会抄小路以来避开看不见的敌人。这个威胁沉默了,但是会有更多的到来,我必须去调查他认识的人中还有谁知道的!

学徒 编辑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已经有了个孩子。他叫弗朗西斯科,是新加入兄弟会的成员。尽管他还未成年但却非常有前途。他目前的任务是负责递送我的报告,他的时间安排给我造成了些不小的麻烦。

The Understudy

学徒

  • 随着训练的进展及我的记录来看,他在去年取得了巨大的进步。尽管是在这个年纪,他却足以和其他技艺较熟练的兄弟相当了。
  • 今天弗朗西斯科看起来不像平时的他,他有些灰心丧气的样子。当我问他怎么回事时他说他病了。他知道了什么?
  • 卢克蕾齐娅建议用毒杀了他。去他妈的波吉亚手段。
  • 我教导他战术,他却为我的残忍而震惊。他现在还对荣誉充满着不必要的渴望和追求,以及适当的游戏。他将在未来接受艰苦的课程。
  • 他问我关于卢克蕾齐娅的事,这让我很痛苦,但我没有表现出来。我让他送了份报告,内容是卢克蕾齐娅和亚历山大一切正常,无异常。
  • 他将要把报告送回组织了,他会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做吗?我不能让我伤害他因此他离开时带着我的信任。我没有更多能做的事了。

战与逃 编辑

PL Memory FightAndFlight

我被抓了!而在这节骨眼上,同伴来救我的希望渺茫,我也不能再见到她!我的儿子还活着,只是他还能活多久?我无选择了。我接待了一位来客,茱莉亚?

速度是关键 编辑

茱莉亚向我展示了一个卢克蕾西娅用的盒子,里面有各种针和锉刀。聪明!我相信他比我知道的更多。她为缺少合适的工具而道歉,但我保证这些够了。

Speed Is the Key

速度是关键

  • 我从不像今天这样用针棒开锁!这个角度相当不舒服,但是勉强能进行。
  • 茱莉亚不停地说闲话以来控制她的紧张感。我提醒她我需要个安静的环境。
  • 我的针断了!她立刻给了我一根我们听到了士兵讨论我们的喃喃声。
  • 我感觉进展很顺利,但工具太劣质了,这导致我使用起来很困难。
  • 我的伤口使我的工作难上加难!疼痛逼迫我胳膊得伸得笔直才行。
  • 令人满意的咔嗒声,门打开了!没时间佩服我自己了,逃跑行动才刚开始!

牺牲 编辑

旁边牢里那男的用渴望的眼神看着我们,他乞求我们把他一并放了。刚开始时我们选择忽视,但随后他立刻提高了音量,他变成了一个威胁!

Sacrifice

牺牲

  • 我将针按进他的身体并抓住了他!
  • 我用我最大的力气在他尖叫时去捂住他的嘴,但这没用!
  • 我试着用锉刀去刺他的喉咙,但他身体的扭动导致攻击落空了!
  • 我成功地让手臂夹住了他的脖子!
  • 我试着用棒子敲向他,但只是产生了一阵风!
  • 我没有指望这能杀了他,但这家伙身体壮的出奇!
  • 他死了,我不知道他是谁以及一旁有什么陷阱,但这是他逼我的!茱莉亚忍着不让自己吐出来。

计划 编辑

茱莉亚若没有预期出现,我几乎就要放弃了,但我必须要找到办法确保她的安全。还有我的儿子。我们的组织有很多秘密,但我没能保住。如果是真的,大概能保住孩子的命,但代价是什么?

Gameplan

计划

  • 茱莉亚告诉我他的哥哥带着我的儿子在外等候,我将带孩子去阿尼亚德洛,那里有神迹在等候着。
  • 我要偷到一匹马并保持不被波吉亚发现。
  • 我将杀了任何阻拦我的卫兵!
  • 我不能和卢克蕾齐娅联系,这对我们来说太危险了。她可能已经把一切告诉了她的家族,在明白我带走了我们的儿子后!
  • 茱莉亚不该被卷入!她将待在阴影中并在我战斗时保持安全。任何看到她的人都必须死!她和她的哥哥在给我指出安全的路后得回家报告孩子失踪一事。
  • 我们的计划制定好了,十分的详细,我将成功!与我的儿子以及茱莉亚!

隐藏天赋 编辑

茱莉亚注意到有几个卫兵走入了牢房,但他们显得十分放松,注意力分散——他们没看她一眼。对他们而言,我不过是个毫无威胁的犯人,一个普通的信使。开始了,不过我不期望没有挑战地离开。

Hidden Talents

隐藏天赋

  • 我悄悄地接近一个卫兵并猛扑过去!在他明白之前我将他的头扭到一旁,令其发出了咔嗒声。我从他的手中夺过了剑。
  • 我示意茱莉亚停下,并悄悄的靠近一个卫兵。我的左手捂住他的口,右手则将剑刺入他的腹部!他是第二滴血。
  • 不知怎么回事,一个敌人成功地避开了我的攻击!他注意到了茱莉亚并在我撕裂了他的脸时才反应过来!
  • 一个卫兵在经过我们身边时没有察觉我们,这个疏忽救了他的命。
  • 我将一个敌人从楼梯上推下。原本保护他的盔甲在此刻成了杀手。他的身体抽搐着,试图行走。但我怀疑我已经死了,我们最好快点,赶在他明白发生了什么之前。
  • 我们自由了!茱莉亚和他的哥哥在外面会面,他带着我那睡在摇篮中奄奄一息的孩子,我发誓要救活他。我找了一条可以离开城的路。医生给我简单地处理了伤口,保证我能骑马。

疯狂冲刺 编辑

兄弟会在阿尼亚德洛藏了一件圣器,有着我无法解释的力量。如果它能治好孩子,我愿到天涯海角!我要找到一匹马,但我不能去那个女修道院忏悔。我将一个卫兵从马上拉下并与之开战。

PL MadDash

疯狂冲刺

  • 我选择了一个危险的目标,这人是个擅使长剑的高手!
  • 我在他的盔甲上留下砍痕并利用他的弱点,踢击他的裆部破除了防御!
  • 我们的剑交击在一起,但他却把我推倒在地!我躲过了他的一击——用一把尘土迷住了他的眼睛。
  • 我们吸引了人群!我必须尽快了结!
  • 他看着我的攻击并回击刺向我的胸膛。我旋转身体避开。
  • 士兵与我实力相当,但我不顾一切的战术战胜了他!我得到了马并拿到了儿子。总有一日我会报答茱莉亚的善良。但要在结束我这场旅程之后!我必须治好孩子并让他在阿尼亚德洛生活!

亡命之计 编辑

PL Memory DesperateMeasures

真是……令人不安的。我看了其他雇员的进展。为什么当你要进入一个新的记忆片段时他们会让你重看记忆?为什么会普遍出现对记忆的删剪?你必须接近并解决这些看似很小的问题。我知道他们也在盯着我,小心点……——博学者

尾随 编辑

但我知道身后有追兵我希望能争取更多时间!我们正远离佛罗伦萨,但我准备停下来来场伏击,亚历山大的手下将马上就到!我把马藏在房内并把孩子放在树林里。我的弓蓄势待发。

Tag Alongs

尾随

  • 孩子哭了!我将箭对准了背对我的男人,在他头转回前射出!
  • 他们回击了!我听见箭矢射进了我附近的东西,但无一能伤到我!
  • 我的箭飞出去了!准确地击中了目标并来了个连珠射击!
  • 开始时我以为丢失了目标,但我的箭几乎将他们全部埋葬!
  • 亚历山大的狩猎会暂停我想恐吓他们,但时间还有多久?我带着孩子与马回到了路上继续朝目标前进。

无依 编辑

我的兄弟们从阿尼亚德洛赶来问候我了,但却是用剑!他们知道我为什么在这儿。他们不允许我用裹尸布,没人站在我这边!

Alone

无依

  • 文森佐,我们一起训练的时光就像昨日一样,我试图伤害他,他没有阻拦!他暴露了侧部而我做出了回应,晚点再为他哀悼。
  • 为什么他们要在这里与我单挑?如果同时上,他们可以轻易解决我。
  • 我们的一名学徒横扫下方,而我则从高处向下挥击,我给他留下了糟糕的伤疤,不过他还活着。
  • 我听到了袖剑那轻微的出鞘声,并向我面前刺来。我的剑架住了他,一个即将杀人的刺客。
  • 一把飞刀刺入了我的肩头。我拔出时身体因疼痛而抖了一下,随后将其投向它的主人并扎进了他的右眼。
  • 我离开了我的兄弟们,他们非死即残。我不能回到组织,回到罗马,只能朝前面继续,继续……

抛却信仰 编辑

PL Memory Psychosomatic

我的敌人即将到来,他们都是兄弟会中的优秀人才。我把我的生命给了我的儿子,赌上了我的一切。我抛弃了信仰,充斥脑中的只有救活儿子的愿望。

启示 编辑

太……漂亮了!这是无比清晰之物,被小心地叠放在木盒中。但是这其中却包含了更多的东西!话语进入了脑中。我感觉它想治好我的伤口。不!我要救我儿子!我将他的身体包在了裹尸布中。

Revelation

启示

  • “目标未发育完全。”它告诉我。我告诉它没有!但它坚持着。我命令它去救我儿子!“目标已发育完全。”
  • 我感到我的脑袋要爆炸了!这逼我集中精神摆脱黑暗。
  • 孩子尖叫了!我用力把他的衣服脱下。没有任何改变?
  • 我搂着孩子并重新裹上裹尸布,它哼起了怪异的歌谣,这声音同时也在我脑中响起。
  • “你的伤很轻,忽略它。”它在发出要求!它不知道这仅是个孩子吗?
  • 我将孩子从裹尸布中取出。他不再哭泣。他看着我的眼睛是格外清澈与明亮。我想知道他真的被治好了吗?否则我造成的伤痛将毫无价值。
  • 我将裹尸布放回木盒后离开。

生与死 编辑

PL Memory LifeAndDeath

【弗朗西斯科·韦切利奥视角】我尽我所能去减少贝罗特因自己的罪行所带来的对他的惩处,但我害怕这毫无作用。我们将在今晚杀了他,他真够他妈愚蠢的……全是为了一个波吉亚婊子。

仁慈 编辑

我整个人就像要被撕成两半了!我从贝罗特那里学到了很多,他教我如何做事和说话像个男人,尽管我仍比大部分兄弟年轻。他教我如何战斗,如何生存。他的背叛对我来说是多么的痛!我感觉我必须要保护他,但这是真心的吗?

PL Mercy

仁慈

  • 我向兄弟们乞求给予他仁慈,但他们说我们在找到他时他会什么反应都没有!
  • 他们历数罪状,他打破了我们的隐蔽状态!他让兄弟会处于不利的境况!
  • 欺骗向更深层次发展。为了那个孩子,为了那个婊子,他向波吉亚泄露了什么?!
  • 为了保住他的秘密,他杀了人!他给了我们假的报告!
  • 所有的恳求之词被师傅的这些行为给碾了个粉碎!
  • 最终判决已下,贝罗特必须死。

鲁莽 编辑

我们发现了一群亚历山大的手下的尸体,毫无疑问这是贝罗特干的。真是草率!他留下了几个活口,现在正跟踪着他。如果他带着他们到了阿尼亚德洛,我们很可能会失去裹尸布!

PL Reckless

鲁莽

  • 我在这之前从未杀过人!我的兄弟们命令我远离战斗,但我设法加入其中。
  • 我隔断了敌人的腿筋,当他正专注对付他人时?他倒地成了我兄弟的猎物。
  • 我在战团中穿梭,小心的不卷入地同时尽我所能帮忙。
  • 我几乎要被刀刃切到了脸!一名兄弟将我推倒在地躲过攻击。
  • 我看着兄弟们那精准及优雅的战斗,暗暗发誓总有一天我也会像他们一样!
  • 我们侦察了这片区域,确认一下教皇的走狗已死尽,现在阿尼亚德洛安全了。

猎犬 编辑

我们抵达了阿尼亚德洛,但太迟了!贝罗特留下了残忍的足迹,兄弟们的尸体或蜷缩或直挺,躺在了小道或是屋子内凹处。他怎么办到的?

BloodHounds

猎犬

  • 我们搜索了里纳尔罗的家,发现裹尸布还在盒中,但没看到里纳尔罗,他还活着吗?
  • 我们决定分头行动,一组受伤的兄弟留下休息,剩余人等去询问市民。
  • 贝罗特已经不是原来的他了,他竟然留下了踪迹。
  • 都是为了一个孩子,和那个波吉亚婊子所生的,没有其他原因!我无法理解……
  • 我们知道他就在附近,他如果离开是不可能走远的。
  • 市民告诉我贝罗特和他孩子一起在城外扎营。兄弟们士气振奋了,但我十分难过。

噪声渐强 编辑

我们接近了贝罗特的营帐,他已经准备好了。我的兄弟们担忧交战会伤及孩子,而我只担心师傅。有什么办法能救他吗?问题的回答是一支箭矢,射中了我旁边的一个兄弟。

Crescendo

噪声渐强

  • 他的弓术是兄弟会中最强的!我们难以接近他!
  • 一名兄弟抓紧了我向我求助,他的喉咙被刺穿了,我无能为力。
  • 我小心地瞄准了贝罗特并射击,但我的箭仅仅擦伤了他,他不会还击的。 两名兄弟冲入了营帐,其中一个在半途被射死。
  • 他没时间射出第二箭,因而改为投掷飞刀向第二人的腹部。
  • 我们朝他咆哮、劝解。得到的只有箭矢。
  • 我们打开了缺口!包围了他,在他能在杀死我们更多人之前,他死了。

参考 编辑

《刺客信条:传承计划》 记忆序列
意大利战争
巴尔托洛梅奥·德·阿尔维阿诺 - 弗朗切斯科·韦切利奥 - 马里奥·奥迪托雷 - 佩罗托·卡尔代龙
罗马
菲奥拉·卡瓦扎 - 乔瓦尼·博吉亚 - 弗朗切斯科·韦切利奥 - 乔瓦尼·博吉亚
假日
昔日圣诞幽灵 - DATA-DUMP S00.S02
神圣的科学
玛丽亚·埃米尔 - 撒拉克丝的居鲁士 - 伊丽莎白·简·韦斯顿 - 会友 V.O.V.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Stream the best stories.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Get Dis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