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Revelations

怀疑是一段戴斯蒙德·迈尔斯Animus黑屋中探索的记忆。

概述编辑

戴斯蒙德探索Animus,在数据抽象重构的场所回顾他童年开始的经历。

对话编辑

  • 戴斯蒙德:真不可思议。这里一定就是Animus的核心了。没有模拟的事物,没有场景的重现。我甚至感觉不到我的身体!一切都只是……原始数据。我还是我吗……或者只是某种电脑程序?
  • 戴斯蒙德:家,我出生在这里,农场,是的,他们管这里叫农场。我的父母、二十四对夫妇、一些孩子,这就组成了一个社区。我们远离人世,住的小屋被建在黑色的丘陵上。没错。澄澈的天空。烧木头升起的烟,风,吹来汽油的难闻的气味。发电机不分昼夜的运作。我还记得。我们过得很简单,就像流浪者一样。离所有事物都太过遥远。时刻准备着收拾行装然后出发。如果我们被发现了。如果他们找到了我们,这座农场。那根本无所谓不是吗?只是个不太像样的农场而已。我们种了一点作物。我不记得我们有养牲畜。或许就养了几条狗。
  • 戴斯蒙德:刺客,我生来就是他们的一员。我没有选择。这就像……命该如此。你是一名刺客,他们这样告诉我。那到底意味着什么?从我很小开始,他们就一直在跟我说。你是一名刺客。你是一名刺客。这是我们的信条……
  • 威廉:无物为真。
  • 戴斯蒙德:那是什么意思?一个没有目的的世界?
  • 威廉:诸行皆允。
  • 戴斯蒙德:做什么都被允许?
  • 威廉:他们在找我们。在我们所有人死掉之前他们是不会停手的。
  • 戴斯蒙德:是的,我曾相信过那些话,但我从未真正理解过。这就是你生来就处于其中的坏处了。盲信教条。每个人都是那么严肃而害怕。那些关于刺客和圣殿的对话。世界的终结。
  • 威廉:遵从教条,戴斯蒙德。用它武装你自己。
  • 戴斯蒙德:每个人都有他的极限,我是这么认为的。我不记得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再相信他们说的话。当我不再关心这码事之后,天,真蠢,听到“圣殿骑士”这个词都会令我发笑。至于刺客,忘掉它吧……一场旷古的战争,他们说。无尽的争斗。我一点也不关心。难道没人知道战争的故事会让小孩感到无聊吗?我觉得……我是孤独的。众人中,只有我孑然一身。如果我去告诉他们我的想法,也许他们会听。如果我能回去,如果我能告诉他们,对不起……

琐闻编辑

画廊编辑

参考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