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信条维基
Advertisement
刺客信条维基
Eraicon-Revelations


怀疑是一段戴斯蒙德·迈尔斯Animus黑屋中探索的记忆。

概述[]

戴斯蒙德探索Animus,在数据抽象重构的场所回顾他童年开始的经历。

对话[]

  • 戴斯蒙德:真不可思议。这里一定就是Animus的核心了。没有模拟的事物,没有场景的重现。我甚至感觉不到我的身体!一切都只是……原始数据。我还是我吗……或者只是某种电脑程序?
  • 戴斯蒙德:家,我出生在这里,农场,是的,他们管这里叫农场。我的父母、二十四对夫妇、一些孩子,这就组成了一个社区。我们远离人世,住的小屋被建在黑色的丘陵上。没错。澄澈的天空。烧木头升起的烟,风,吹来汽油的难闻的气味。发电机不分昼夜的运作。我还记得。我们过得很简单,就像流浪者一样。离所有事物都太过遥远。时刻准备着收拾行装然后出发。如果我们被发现了。如果他们找到了我们,这座农场。那根本无所谓不是吗?只是个不太像样的农场而已。我们种了一点作物。我不记得我们有养牲畜。或许就养了几条狗。
  • 戴斯蒙德:刺客,我生来就是他们的一员。我没有选择。这就像……命该如此。你是一名刺客,他们这样告诉我。那到底意味着什么?从我很小开始,他们就一直在跟我说。你是一名刺客。你是一名刺客。这是我们的信条……
  • 威廉:无物为真。
  • 戴斯蒙德:那是什么意思?一个没有目的的世界?
  • 威廉:诸行皆允。
  • 戴斯蒙德:做什么都被允许?
  • 威廉:他们在找我们。在我们所有人死掉之前他们是不会停手的。
  • 戴斯蒙德:是的,我曾相信过那些话,但我从未真正理解过。这就是你生来就处于其中的坏处了。盲信教条。每个人都是那么严肃而害怕。那些关于刺客和圣殿的对话。世界的终结。
  • 威廉:遵从教条,戴斯蒙德。用它武装你自己。
  • 戴斯蒙德:每个人都有他的极限,我是这么认为的。我不记得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再相信他们说的话。当我不再关心这码事之后,天,真蠢,听到“圣殿骑士”这个词都会令我发笑。至于刺客,忘掉它吧……一场旷古的战争,他们说。无尽的争斗。我一点也不关心。难道没人知道战争的故事会让小孩感到无聊吗?我觉得……我是孤独的。众人中,只有我孑然一身。如果我去告诉他们我的想法,也许他们会听。如果我能回去,如果我能告诉他们,对不起……

琐闻[]

画廊[]

参考[]

《刺客信条:启示录》记忆
主记忆
序列1:也算是归乡
绞刑人 - 惊险脱逃 - 某种日记 - 艰难旅途 - 受伤的鹰
序列2:世界的十字路口
热烈欢迎 - 升级和探索 - 钩刃 - 加拉达之景 - 高级战术 - 防御 - 出击
序列3:失而复得
囚犯 - 哨兵,第一部分 - 公会契约 - 制作炸弹 - 熟悉的面容 - 地下水宫殿 - 等价交换 - 导师的守护者 - 罗姆人的诅咒 - 哨兵,第二部分
序列4:野蛮之战
王子的宴会 - 令人不快的会议 - 世界的第四部分 - 符号与标记,第一部分 - 加拉达塔 - 导师之死的余波
序列5:帝国继承人
耶尼切里 - 军械库大门 - 潜入军械库 - 女士像 - 符号与标记,第二部分 - 公牛广场 - 新政权
序列6:时运不济
步入暗影 - 荣誉,得失 - 喜忧参半的传信人 - 小小差事 - 符号与标记,第三部分 - 少女塔 - 导师归来 - 起航
序列7:地下团体
隐秘都市 - 间谍躲猫猫 - 变节者 - 军火除役 - 帕里奥洛格斯家的独苗 - 脱逃 - 薪火相传
序列8:一个时代的终焉
发现 - 交换 - 道路尽头
序列9:启示录
归乡 - 失落的传承 - 讯息
秘密地点
圣索菲亚大教堂的秘密 - 穿刺者之墓
平民招募任务
斗殴者 - 门生 - 复仇者 - 杂技演员 - 乞丐 - 扒手
刺客大师任务
执事第一部分 - 第二部分- 骗术师第一部分 - 第二部分- 冠军第一部分 - 第二部分- 守护者第一部分 - 第二部分- 维齐尔第一部分 - 第二部分- 戏剧演员第一部分 - 第二部分
派系总部任务
倒霉的儿子 - 祸从口出
书籍任务
波罗的标记:竞技场 - 波罗的标记:加拉达 - 波罗的标记:军械库 - 波罗的标记:公牛广场 - 波罗的标记:水道桥 - 波罗的标记:教堂I - 波罗的标记:教堂II
雷耶斯皮里任务
雷霆 - 烟幕 - 爆竹 - 曼陀罗 - 铁蒺藜 - 烟雾诱饵 - 烫手山芋 - 一触即发
戴斯蒙德之旅
怀疑 - 训练 - 逃离 - 大都会 - 悔恨
失落的档案
终点只是起点 - 组织 - 阿布斯泰戈 - 间谍 - 出血效应 - 真相 - 穷途末路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