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UnityEraicon-Unity bookEraicon-Templars

“幾個世紀以來我們一直着重於對權力的偽裝:貴族頭銜,教會與政府的職位。通過使群眾深陷我們的每個精心製作的謊言以支配群眾……在革命爆發後,秩序將會被改寫。他們將消失於黑暗中,而我們將會,在最後一刻,按照我們所想的變成所有秘密的掌控者。”
―日耳曼對埃莉斯·德·拉塞爾,對於聖殿騎士的工作,1794年。

弗朗索瓦-托馬斯·日耳曼 François-Thomas Germain ,1726年4月17日 - 1794年7月28日)是一名法國銀匠,聖者法國大革命時期聖殿騎士團巴黎分冊最高大師

在經歷了第一文明的幻象和閱讀了認知之父聖典之後,他下定決心要改變秩序,他深信幾個世紀以來被貴族調整後的秩序已經變得腐敗不堪。在受到了最高大師雅克·德·莫萊的啟迪後,日耳曼謀求完成”偉業“,並進入聖殿騎士能更容易地控制人民的資本主義社會。

最高大師弗朗索瓦·德·拉塞爾認為他的想法太過於激進,並把他逐出組織。日耳曼最終開始轉向德·拉塞爾的顧問,組成一個在聖殿騎士團內的激進派。1789年,他在凡爾賽宮將德·拉塞爾刺殺,取得了組織的大部分控制權。

法國大革命爆發後,日耳曼和他的追隨者們利用了對君主制不滿的人,並謀求製造儘可能多的混亂。這樣,貴族階級和神職人員將會被摧毀,而人民將會害怕再次起來反抗當權者的念頭。聖殿騎士囤積糧食並誣陷皇室,導致國王路易十六在1793年被送上斷頭台。在聖殿騎士馬克西米連·羅伯斯庇爾的一手操辦下,雅各賓專政開始,把革命帶到暴力,混亂不堪的極點。

隨着時間的推移,埃莉斯·德·拉塞爾,已故最高大師的女兒,一直反對着日耳曼。她和她的愛人,刺客阿爾諾·多里安,最終除掉了日耳曼的追隨者們,並在1794年跟蹤他到了聖殿塔。當這位最高大師用伊甸寶劍殺死了埃莉斯後,他自己被阿爾諾殺死。在臨死前,日耳曼觸發了幻象,告訴這位刺客他改造社會的目標,並告訴他聖殿騎士早已成功了,儘管他可能活不到看到變革的時候了。[1]

生平 編輯

早年 編輯

“在我還是個小女孩的時候他就被趕出來了,不知是和一些異教的想法還是和雅克·德·莫萊有關。我無法確定”
―埃莉斯·德拉塞爾,關於日耳曼被逐出聖殿騎士組織,1791年[來源]

日耳曼出生於1726年,子承父業成為了一個銀匠。然而在1791年,他的狀態被記錄為死亡,他的大量檔案要麼被盜,要麼遺失或者被銷毀。

日耳曼是聖殿騎士法國分支中的一位高階成員。在生命中的某一時刻,他開始在頭腦中經歷了第一文明的幻象。起初,他認為陷入了瘋狂之中,後來日耳曼在幻象的指引下,於巴黎聖殿塔下的密室中發現了雅克·德·莫萊所著的認知之父聖典,他終於發覺自己認識到了真理。[1]

通過閱讀德·莫萊的寶典,日耳曼與傳說中的最高大師之間建立了聯繫,並決心以德·莫萊設想的方式來塑造人類的命運。他認為,剝離貴族的權力,將它轉移給中產階級,可以創建一個更容易受聖殿騎士控制的社會。[1]

然而,由於理想過於激進,他於1778前後被聖殿騎士最高大師弗朗索瓦·德·拉塞爾逐出了組織。感到痛苦的日耳曼認為騎士團已經腐敗,忘記了自己最初的目的,他處心積慮地與其他聖殿騎士分享他的理想,瑪麗·勒維克首先成為了他的追隨者。他還招募了一些對法國現狀不滿,對法國君主制不滿的人。[1]

新任最高大師編輯

西韋特: "成功了。德·拉塞爾死了……最高大師。"
日耳曼: "很好。"
―西韋特將成功的消息報告給日耳曼,1789年[來源]
The Estates General 5

日耳曼走出馬車

為了從德·拉塞爾手中奪取聖殿騎士的控制權,日耳曼策劃暗殺他。他製作一個塗有毒藥的銀胸針作為兇器,委派他的兩名追隨者夏爾·加百列·西韋特乞丐之王前去謀殺拉塞爾。[1]

兇案發生當天,日耳曼曾短暫地遇到了阿爾諾·多里安,但兩者並不知道對方的身份。阿爾諾在為一名效忠於德·拉塞爾的追隨者(克雷蒂安·拉法葉)送信的時候,誤將日耳曼的馬車認作弗朗索瓦·德·拉塞爾的。[1]

西韋特和乞丐之王成功地暗殺了德·拉塞爾,並報告給日耳曼。日耳曼成為了新任最高大師,並取得聖殿騎士組織大部分的控制權。不過,他仍然被拉法葉和德·拉塞爾的女兒埃莉斯所反對。[1]

借刀殺人 編輯

“最近,我開始調查拉法葉的背景,然後……你應該……不會相信我所發現的東西。”
―日耳曼用謊言誤導阿爾諾,1791年[來源]

1791年,加入了刺客組織的阿爾諾為了尋找殺害德·拉塞爾的真兇,已經連續刺殺了西韋特和乞丐之王,並從薩德侯爵處得知了那枚銀質胸針的來歷,來到了日耳曼的工作室。日耳曼對阿爾諾謊稱自己僅僅是個銀匠,被一名叫做克雷蒂安·拉法葉的聖殿騎士軟禁。年輕的刺客信以為真,前往聖嬰公墓,他誤以為拉法葉正在集結人馬準備攻擊刺客組織的藏身處,魯莽地將其刺殺,反而幫助日耳曼除掉了一個棘手的敵人。[1]

之後,阿爾諾來到了雅各賓俱樂部,看到了聖殿騎士的高層密會,但沒有看到日耳曼的真容。由於刺殺埃莉斯·德·拉塞爾的密謀被阿爾諾竊聽,最高大師的除掉組織內保守派的計劃沒有成功。[1]

1789年到1792年,日耳曼一直秘密委派弗雷德里克·魯耶瑪麗·勒維克將運往巴黎的糧食秘密貯存在盧森堡宮,使物價飛漲,這對本已處在飢餓中的底層人民無異於雪上加霜。之後聖殿騎士再散布消息讓巴黎民眾誤認為是王室在囤積居奇,並將所積糧食的清單作為證據嫁禍於法國國王路易十六身上。國王被逮捕以後,國民議會舉行投票商議是否對其進行處決,支持和反對的人數持平之時,曾經支持廢除死刑的聖殿騎士路易-米歇爾·勒佩萊蒂耶在日耳曼的授意下選擇了處死路易十六。[1]

處決國王編輯

“國王……只不過是個象徵。一個可以激發恐懼的象徵,而恐懼可以激發控制——但其實我們最終可以讓他們失去恐懼的象徵。正如你所見。這就是德·莫萊不惜一死的真理:國王的神授權力和閃耀着陽光的黃金比較起來,簡直一文不值。當王冠和教會都灰飛煙滅之時,我們這些掌握着黃金的人就可以決定未來(雅克·德·莫萊,你的仇已經報了。)”
―日耳曼,對阿爾諾,在路易十六被處決期間,1793年[來源]

1793年1月21日,日耳曼來到了巴黎協和廣場,參加處決路易十六的儀式。最高大師再次面對阿爾諾,並向他宣告了聖殿騎士團的重生。日耳曼對阿爾諾宣稱,謀殺德·拉塞爾原因是為了讓聖殿騎士擺脫腐敗和偏執。日耳曼還指出,弗朗索瓦的死只是重建教團的第一階段,國王路易的死才標誌着騎士團的真正涅槃。[1]

日耳曼還透露是他的計劃將路易十六送上了斷頭台。把從法國上層階級和貴族剝離出的權力交給下層階級,聖殿騎士將更容易地控制民眾。當國王被梟首後,日耳曼默念雅克·德·莫萊大仇已報,然後他留下衛兵對付阿爾諾,自己乘馬車離開。[1]

隨着路易十六的死,日耳曼將新成立的法蘭西共和國的控制權委託給了一名追隨者——馬克西米連·羅伯斯庇爾。羅伯斯庇爾將通過恐怖統治幫助聖殿騎士在法國奴役廣大民眾,數以萬計的人受到叛國罪和溫和主義的指控被大規模處決。[1]

背水一戰編輯

埃莉斯: "你以為這天永遠不會到來嗎?因為弗朗索瓦·拉塞爾沒有兒子可為他報仇,所以你的罪行就會沒人管?"
日耳曼: "復仇,是嗎?你的眼光和你父親一樣短淺。"
―埃莉斯和聖日耳曼在聖殿塔對峙,1794年[來源]

恐怖統治時期,日耳曼隱藏進了聖殿塔之中,要塞內戒備森嚴,沒有任何薄弱環節。在那裡,日耳曼開始向雅克·德·莫萊禱告。

羅伯斯庇爾的政權倒台後,阿爾諾和埃莉斯來到了聖殿塔,企圖刺殺最高大師。阿爾諾爬上了聖殿塔頂端,與日耳曼展開對決,但他很快發現,聖殿騎士揮舞起了一把古老而先進的武器——伊甸寶劍[1]

日耳曼藉助伊甸碎片的力量退入聖殿塔下方的密室中,準備進行最後的抵抗。埃莉斯不斷與日耳曼交談以分散他的注意力,阿爾諾則趁機連續三次擊中了最高大師,終於聖劍被擊落,然而其產生了巨大的衝擊波,阿爾諾被炸飛,壓在了一塊碎石下面。[1]

面對幫助阿爾諾推開石塊還是防止日耳曼逃跑,埃莉斯最初選擇去幫助阿爾諾,但她很快就改變了主意,揮劍與拾起寶劍的聖殿騎士決鬥。二人的武器撞擊在一起,埃莉斯破壞了伊甸寶劍足使它變得極不穩定,其產生的爆炸重傷了日耳曼和殺死了埃莉斯。爆炸前,阿爾諾推開了石頭奔向兩人,但晚了一步沒能阻止衝擊發生。[1]

死亡編輯

“也許指引人類走向正確的道路不會在我手上完成——但一定會有人做到。當你想起她時請好好思考這些話。”
―日耳曼最後的話,1794年[來源]

悲傷的阿爾諾看到的是他愛人的屍體,隨後他將袖劍插入了日耳曼的咽喉。然而日耳曼去雖然停止了呼吸,但他將阿爾諾帶入了一個幻象之中,並在其中與之交談,他告訴了刺客有關第一次文明的記憶,以及他凈化聖殿騎士組織的動機。日耳曼進一步透露導演法國大革命的真正原因——無政府狀態所造成的恐慌,將會使人們渴望臣服和被控制。最後,日耳曼告訴阿爾諾,自己雖死,但他的計劃將繼續前行,埃莉斯的死就是一個例子。[1]

1808年,阿爾諾在拿破崙·波拿巴的陪伴下再次進入聖殿塔密室。他們發現日耳曼的屍體早已腐爛,並將他的遺骸葬在了巴黎地下墓穴[1]

遺產編輯

作為聖者之一,日耳曼的遺體在21世紀成為了聖殿騎士和刺客的共同目標。現代刺客通過探索阿爾諾的記憶獲得了有關他遺體下落的關鍵信息。雖然他們得知日耳曼的屍體被安葬在巴黎地下墓穴,但回收工作卻毫無進展,因為到了近代其屍骨已經遭到了嚴重腐化。

性格與特點編輯

作為第一文明成員艾塔的轉世,日耳曼表現出對人類的蔑視,認為他們應該回到幾千年前被奴役的狀態,他的信念也受到了另一位聖者雅克·德·莫萊的意識形態的影響。

日耳曼極其冷酷無情,竭盡全力地實現他的野心,並試圖讓人類回到奴隸的角色,這一點可以在法國大革命時期可以看出,法國各地數百萬平民被餓死,還有成千上萬的人在恐怖統治中喪生,都是他直接或間接參與的結果。對於聖殿騎士組織內追隨者的死忘,他沒有表現過任何的哀悼和惋惜,如果他們失去了利用價值,日耳曼甚至會毫不猶豫地拋棄他們,比如羅伯斯庇爾。日耳曼相信這些犧牲可以成就更大的利益。[1]

他為自己的生命也毫不在意,在與阿爾諾的談話中從容擁抱死亡。因為他相信在未來別人會繼承他的理想和知識,作為一個聖者,他將再次重生。[1]

裝備和技藝 編輯

作為一個聖者,日耳曼是能夠在使用第一文明聖物的時候免受任何不利影響。他能夠非常熟練地揮動伊甸寶劍,使用瞬間移動能力,創造幻象和釋放能量波。日耳曼使用作為近戰武器,與劍術大師弗雷德里克·韋瑟羅爾的高徒埃莉斯的較量中不落下風,足以證明他是一名技法高超的劍客。[1]

作為一名銀匠,日耳曼還有着不錯的手藝,能夠製作帶有聖殿騎士組織徽記的胸針,這些胸針可以作為武器使用,甚至可以按需要塗上毒藥。[1]

日耳曼還是一個善於操控全局大師,利用對法國腐敗的不滿,他招募了阿洛伊斯·拉圖什,弗雷德里克·魯耶等人。他還利用阿爾諾急於為德·拉塞爾報仇的心態,借刀殺人除掉了克雷蒂安·拉法葉。[1]

瑣聞趣事編輯

  • 主教稱,日耳曼是阿布斯泰戈工業公司繼雅克·德·莫萊之後,提出的第二個成為聖殿騎士最高大師的聖者。[2]
  • 肖恩·黑斯廷斯提到,他擁有一件日耳曼的古董銀器,作為鎮紙使用。

畫廊編輯

參考與注釋編輯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