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IndividualsEraicon-Templars

Smallwikipedialogo
“幾個世紀以來我們一直着重於對權力的偽裝:貴族頭銜,教會與政府的職位。通過使群眾深陷我們的每個精心製作的謊言以支配群眾……在革命爆發後,秩序將會被改寫。他們將消失於黑暗中,而我們將會,在最後一刻,按照我們所想的變成所有秘密的掌控者。”
―日耳曼對埃莉斯·德·拉塞爾,對於聖殿騎士的工作,1794年。

弗朗索瓦-托馬·日耳曼 François-Thomas Germain ,1726年4月17日 - 1794年7月28日)是一名法國銀匠,聖者法國大革命時期聖殿騎士團巴黎分冊激進派的最高大師

在經歷了第一文明的幻象和閱讀了認知之父聖典之後,他下定決心要改變組織,他深信幾個世紀以來被貴族調整後的組織已經變得腐敗不堪。在受到了最高大師雅克·德·莫萊的啟迪後,日耳曼謀求完成“偉業”,並進入聖殿騎士能更容易地控制人民的資本主義社會。

最高大師弗朗索瓦·德·拉塞爾認為他的想法太過於激進,並把他逐出組織。日耳曼最終開始轉向德·拉塞爾的顧問,組成一個在聖殿騎士團內的激進派。1789年,他在凡爾賽宮將德·拉塞爾刺殺,取得了組織的大部分控制權。

法國大革命爆發後,日耳曼和他的追隨者們利用了對君主制不滿的人,並謀求製造儘可能多的混亂。這樣,貴族階級和神職人員將會被摧毀,而人民將會害怕再次起來反抗當權者的念頭。聖殿騎士囤積糧食並誣陷皇室,導致國王路易十六在1793年被送上斷頭台。在聖殿騎士馬克西米連·羅伯斯庇爾的一手操辦下,雅各賓專政開始,把革命帶到暴力、混亂不堪的極點。

隨着時間的推移,埃莉斯·德·拉塞爾,已故最高大師的女兒,一直反對着日耳曼。她和她的愛人,刺客阿爾諾·多里安,最終除掉了日耳曼的追隨者們,並在1794年跟蹤他到了聖殿塔。當這位最高大師用伊甸寶劍殺死了埃莉斯後,他自己被阿爾諾殺死。在臨死前,日耳曼觸發了幻象,告訴這位刺客他改造社會的目標,並告訴他聖殿騎士早已成功了,儘管他可能活不到看到變革的時候了。

生平 編輯

早年 編輯

“巨大的金塔、閃耀如銀的白色城市,我還以為是我瘋了。直到我發現了這個地方 - 雅克·德·莫萊的地穴。透過他的文字,我終於明白了。 [...] 我和德·莫萊大團長產生了連結。我選擇要去肅清頹廢和腐敗的組織,因為他們已經開始越來越萎靡不振了。然後將這個世界清除乾淨,恢復認知之父原本加諸於我們身上的真理。[...] 先知在他們所處的時代常常不是很受重視。放逐和屈辱逼迫我重新評估自己的策略,為實現目標找到新途徑。”
―1794年,日耳曼在談論幻象和驅逐。[來源]

日耳曼在1726年作為聖者出生,他是托馬·日耳曼和安妮-丹尼絲·戈舍列的兒子。日耳曼家族是一個傑出的銀匠家族,而日耳曼由父親撫養訓練,以繼承家族事業。他成為了皇家銀匠以及法國國王的雕刻家,在盧浮宮區的一個作坊中僱傭了一些工人,生產了數以千計的作品。自他1791年被傳去世後,他的大多數作品不是被偷就是被熔化。[1]

1765年發生了一件說不清且似乎違反了行規的醜聞,之後日耳曼失去了皇家銀匠和雕刻家的顯著地位,並被逐出在盧浮宮區的工作室。[1]

在生命中的某一刻,日耳曼成為了巴黎分冊的聖殿騎士,並晉陞成為大團長弗朗索瓦·德·拉塞爾的副手。他為組織製造銀質別針,[2]還曾向聖殿騎士同伴弗雷德里克·韋瑟羅爾學習劍術。[3] 日耳曼終於經歷了第一文明的幻象。起初他認為自己陷入了精神錯亂,但當他在巴黎聖殿塔地下發現了雅克·德·莫萊所著《認知之父聖典》後,意識到自己的幻象是真實的。[2]

通過閱讀雅克·德·莫萊的著作,日耳曼意識到他們兩人間有種莫名的聯繫,並決心按照德·莫萊設想的方式來塑造人類的命運。他相信,通過剝奪貴族的權力並將其授予中產階級,便能創造一個能輕易被聖殿騎士控制的資本主義社會。[2]

Hoarders 10

日耳曼在驅逐後被帶走

當日耳曼將這些想法告訴組織後,一些聖殿騎士開始支持他。德·莫萊在聖殿中已經成為了一個有爭議的人物,而支持他被打成了異端邪說。德·拉塞爾希望結束爭論,懇求日耳曼放其他的激進思想。但日耳曼拒絕了,這名大團長也不得不決定將它開除出組織。[3]

德·拉塞爾在一次儀式上宣布了驅逐日耳曼,並聲明所有支持幫助他的人也將被驅逐。憤憤不平的日耳曼認為騎士團已經腐敗墮落了,忘卻了初心,向曾抗議過驅逐的大團長顧問瑪麗·勒維克請求幫助。他還招募了一些對法國生活現狀以及君主制不滿的其他人。[2]

到1788年,他被一些人認為已死亡。很可能日耳曼也在這段時間裡接觸了西班牙分冊羅馬分冊和重組後的美國分冊,並說服他們推翻德·拉塞爾家族是必要的。[3]

新任最高大師編輯

日耳曼: "我曾經想讓他了解。但組織已經開始腐化了,為了私利而緊抓權力和特權。"
阿爾諾: "但你可以撥亂反正,是這個意思嗎?只要把所有管事的人殺了就好。"
日耳曼: "不,德·拉塞爾的死只是第一階段。"
—1793年,日耳曼向阿爾諾說明德·拉塞爾之死。[來源]

為了從德·拉塞爾手中奪取聖殿騎士的控制權,日耳曼策劃暗殺他。他製作一個塗有毒藥的銀胸針作為兇器,委派他的兩名追隨者夏爾·加百列·西韋特乞丐之王前去謀殺拉塞爾。[2]

The Estates General 5

日耳曼走出馬車

兇案發生當天,日耳曼曾短暫地遇到了阿爾諾·多里安,但兩者並不知道對方的身份。阿爾諾在為一名效忠於德·拉塞爾的追隨者克雷蒂安·拉法葉送信的時候,誤將日耳曼的馬車認作弗朗索瓦·德·拉塞爾的。[2]

西韋特和乞丐之王成功地暗殺了德·拉塞爾,並報告給日耳曼。日耳曼成為了新任最高大師,並在兩年內取得聖殿騎士組織大部分的控制權。不過,他仍然被拉法葉和德·拉塞爾的女兒埃莉斯所反對。[2]

借刀殺人 編輯

1791年,加入了刺客組織的阿爾諾為了尋找殺害德·拉塞爾的真兇,已經連續刺殺了西韋特和乞丐之王,並從薩德侯爵處得知了那枚銀質胸針的來歷,來到了日耳曼的工作室,詢問他關於殺害德·拉塞爾之人的信息。

由於阿爾諾不認識他,日耳曼便沒提他曾是聖殿騎士的事實,謊稱自己僅僅是名銀漿銀匠,因無意發現了克雷蒂安·拉法葉的秘密而被他軟禁打造武器。他迎合了阿爾諾復仇的願望,誣陷拉法葉下令製造了毒針,也說他在巴黎大堂密謀一些不好的事情。年輕的刺客信以為真,前往聖嬰公墓,他誤以為拉法葉正在集結人馬準備攻擊刺客組織的藏身處,魯莽地將其刺殺,反而幫助日耳曼除掉了一個棘手的敵人。[2]

ACU The Silversmith 1

日耳曼欺騙阿爾諾去刺殺拉法葉

博韋旅館,日耳曼和幾名聖殿下屬會面。勒維克告訴他她們成功將運往巴黎的糧食秘密貯存在盧森堡宮,抬高了糧食價格,這對本已處在飢餓中的底層人民無異於雪上加霜,因此進一步激發了民眾的反抗,但指出這一過程將花費很長時間。而日耳曼說要成功敗壞國王路易十六的名譽,這只是一個很小的代價,因他希望路易十六在死前被唾棄,而不是成為烈士,正是因此他也反對了弗雷德里克·魯耶直接謀殺國王的建議。[2]

阿洛伊斯·拉圖什告訴日耳曼西韋特和乞丐之王的死訊,但日耳曼仍相信他們的死不會妨礙他長久的計劃。魯耶還擔心愛麗絲可能集結組織的溫和派成員反抗他們,但日耳曼透露他已經將她引入了陷阱,拉法葉不再是計劃中的阻礙。[2]

但聖殿騎士們不知道的是,阿爾諾竊聽了他們的陰謀,並轉頭去營救埃莉斯。而當阿爾諾從埃莉斯口中得知了日耳曼的詭計後,日耳曼也早已離開了住所,因他知道事情遲早敗露。[2]

他轉入地下後,又有許多人認為他已經死亡。

處決國王編輯

“國王……只不過是個象徵。一個可以激發恐懼的象徵,而恐懼可以激發控制——但其實我們最終可以讓他們失去恐懼的象徵。正如你所見。這就是德·莫萊不惜一死的真理:國王的神授權力和閃耀着陽光的黃金比較起來,簡直一文不值。當王冠和教會都灰飛煙滅之時,我們這些掌握着黃金的人就可以決定未來(雅克·德·莫萊,你的仇已經報了。)”
―日耳曼,對阿爾諾,在路易十六被處決期間,1793年[來源]
A Dinner Engagement 14

了培拉迪耶告訴日耳曼路易十六的命運

國王被逮捕以後,國民議會舉行投票商議是否對其進行處決,支持和反對的人數持平之時,曾經支持廢除死刑的聖殿騎士路易-米歇爾·勒佩萊蒂耶在日耳曼的授意下選擇了處死路易十六。1793年1月21日,日耳曼來到了巴黎協和廣場,參加處決路易十六的儀式。這名最高大師再次面對阿爾諾,並向他宣告了聖殿騎士團的重生。日耳曼對阿爾諾宣稱,謀殺德·拉塞爾原因是為了讓聖殿騎士擺脫腐敗和偏執。日耳曼還指出,弗朗索瓦的死只是重建教團的第一階段,國王路易的死才標誌着騎士團的真正涅槃。[2]

日耳曼還透露是他的計劃將路易十六送上了斷頭台。把從法國上層階級和貴族剝離出的權力交給下層階級,聖殿騎士將更容易地控制民眾。當國王被梟首後,日耳曼默念雅克·德·莫萊大仇已報,然後他留下衛兵對付阿爾諾,自己乘馬車離開。[2]

隨着路易十六的死,日耳曼將新成立的法蘭西共和國的控制權委託給了一名追隨者——馬克西米連·羅伯斯庇爾。羅伯斯庇爾將通過恐怖統治幫助聖殿騎士在法國奴役廣大民眾,數以萬計的人受到叛國罪和溫和主義的指控被大規模處決。[2]

背水一戰編輯

埃莉斯: "你以為這天永遠不會到來嗎?因為弗朗索瓦·拉塞爾沒有兒子可為他報仇,所以你的罪行就會沒人管?"
日耳曼: "復仇,是嗎?你的眼光和你父親一樣短淺。"
―埃莉斯和聖日耳曼在聖殿塔對峙,1794年[來源]

恐怖統治時期,日耳曼隱藏進了聖殿塔之中,要塞內戒備森嚴,沒有任何薄弱環節。在那裡,日耳曼開始向雅克·德·莫萊禱告,並使用上了伊甸寶劍

羅伯斯庇爾的政權倒台後,阿爾諾和埃莉斯得知了日耳曼總部所在,潛入了聖殿塔,企圖刺殺這名最高大師。阿爾諾爬上了聖殿塔頂端,與日耳曼展開對決,但他很快發現,聖殿騎士揮舞起了一把古老而先進的武器——伊甸寶劍。[2]
ACU The Temple 3

日耳曼揮舞寶劍

日耳曼藉助伊甸碎片的力量退入聖殿塔下方的密室中,準備進行最後的抵抗。應阿爾諾要求,埃莉斯不斷與日耳曼交談以分散他的注意力,在她就聖殿騎士組織的性質與他對峙時,阿爾諾則趁機連續三次擊中了日耳曼,終於聖劍被擊落,然而其產生了巨大的衝擊波,阿爾諾被炸飛,壓在了一塊碎石下面。[2]

面對幫助阿爾諾推開石塊還是防止日耳曼逃跑,埃莉斯最初選擇去幫助阿爾諾,但她很快就改變了主意,揮劍與拾起寶劍的聖殿騎士決鬥。二人的武器撞擊在一起,埃莉斯破壞了伊甸寶劍足使它變得極不穩定,其產生的爆炸重傷了日耳曼且殺死了埃莉斯。爆炸前,阿爾諾推開了石頭奔向兩人,但晚了一步沒能救下埃莉斯。[2]

死亡編輯

“也許指引人類走向正確的道路不會在我手上完成——但一定會有人做到。當你想起她時請好好思考這些話。”
―日耳曼最後的話,1794年[來源]
ACU The Temple 9

日耳曼死前

悲傷的阿爾諾看到的是他愛人的屍體,隨後他將袖劍插入了日耳曼的咽喉。然而日耳曼去雖然停止了呼吸,但他將阿爾諾帶入了一個幻象之中,並在其中與之交談,他告訴了刺客有關第一文明的記憶,以及他凈化聖殿騎士組織的動機。日耳曼進一步透露導演法國大革命的真正原因——無政府狀態所造成的恐慌,將會使人們渴望臣服和被控制。最後,日耳曼告訴阿爾諾,自己雖死,但他的計劃將繼續前行,埃莉斯的死就是一個例子。[2]

1808年,阿爾諾在拿破崙·波拿巴的陪伴下再次進入聖殿塔密室。他們發現日耳曼的屍體早已腐爛,並將他的遺骸葬在了巴黎地下墓穴。[2]

遺產編輯

作為一名聖者,日耳曼的遺體在21世紀成為了聖殿騎士和刺客的共同目標。現代刺客通過探索阿爾諾的記憶獲得了有關他遺體下落的關鍵信息。雖然他們得知日耳曼的屍體被安葬在巴黎地下墓穴,但回收工作卻毫無進展,因為到了現代其屍骨已經遭到了嚴重腐化。[2]

即使在日耳曼死後,他在無政府狀態下的法國恢復秩序的長期目標最終也在某種程度上取得實現。1799年,他策劃的革命讓拿破崙·波拿巴成為了法國新的領袖,並在全國範圍內重建了法律和秩序。[2]

性格與特點編輯

作為第一文明成員艾塔的轉世,日耳曼表現出對人類的蔑視,認為他們應該回到幾千年前被奴役的狀態,他的信念也受到了另一位聖者雅克·德·莫萊的意識形態的影響。[2]

日耳曼極其冷酷無情,竭盡全力地實現他的野心,並試圖讓人類回到奴隸的角色,這一點可以在法國大革命時期可以看出,法國各地數百萬平民被餓死,還有成千上萬的人在恐怖統治中喪生,都是他直接或間接參與的結果。對於聖殿騎士組織內追隨者的死忘,他沒有表現過任何的哀悼和惋惜,如果他們失去了利用價值,日耳曼甚至會毫不猶豫地拋棄他們,比如羅伯斯庇爾。日耳曼相信這些犧牲可以成就更大的利益。[2]

他為自己的生命也毫不在意,在與阿爾諾的談話中從容擁抱死亡。因為他相信在未來別人會繼承他的理想和知識,作為一個聖者,他將再次重生。[2]

裝備和技藝 編輯

作為一個聖者,日耳曼是能夠在使用第一文明聖物的時候免受任何不利影響。他能夠非常熟練地揮動伊甸寶劍,使用瞬間移動能力,創造幻象和釋放能量波。日耳曼使用作為近戰武器,與劍術大師弗雷德里克·韋瑟羅爾的高徒埃莉斯的較量中不落下風,足以證明他是一名技法高超的劍客。[2]

作為一名銀匠,日耳曼還有着不錯的手藝,能夠製作帶有聖殿騎士組織徽記的胸針,這些胸針可以作為武器使用,甚至可以按需要塗上毒藥。[2]

日耳曼還是一個善於操控全局大師,利用對法國腐敗的不滿,他招募了阿洛伊斯·拉圖什,弗雷德里克·魯耶等人。他還利用阿爾諾急於為德·拉塞爾報仇的心態,借刀殺人除掉了克雷蒂安·拉法葉。[2]

瑣聞趣事編輯

  • 根據主教的說法,阿布斯泰戈暗示日耳曼是在雅克·德·莫萊之後第二個已知成為聖殿騎士大團長的聖者。[4]
  • 肖恩·黑斯廷斯稱他有一件日耳曼的銀制古董,他給當作鎮紙。
  • 在處決路易十六的時候,日耳曼說道:“雅克·德·莫萊,你的仇已經報了。”("Jacques de Molay, you are avenged.")而這是一個在現實中出現的聖殿騎士傳說,一名法國共濟會成員將手浸入國王的血中,或者是拿着國王的頭,大喊“雅克·德·莫萊,汝仇得報!”("Jacques de Molay, thou art avenged!")
  • 日耳曼的角色只是部分基於這名法國銀匠。他作為聖者的性格形象和本性是源自聖日爾曼伯爵,這位朝臣的高論和都市傳說讓他在19世紀被認為是所謂的不朽之人而廣受論道,有人說他是傳說中永世流浪的猶太人,也有人說他預言了法國大革命。
  • 日耳曼發動法國大革命以報復皇室、清洗騎士團,通過煽動對教會和王室的仇恨來操縱人民走向混亂和暴力的陰謀,源自奧古斯丁·巴魯埃爾的一本真實書籍。

畫廊編輯

出場編輯

參考與注釋編輯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Stream the best stories.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Get Dis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