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UnityEraicon-Unity bookEraicon-Templars

“几个世纪以来我们一直着重于对权力的伪装:贵族头衔,教会与政府的职位。通过使群众深陷我们的每个精心制作的谎言以支配群众……在革命爆发后,秩序将会被改写。他们将消失于黑暗中,而我们将会,在最后一刻,按照我们所想的变成所有秘密的掌控者。”
―日耳曼对埃莉斯·德·拉塞尔,对于圣殿骑士的工作,1794年。

弗朗索瓦-托马斯·日耳曼 François-Thomas Germain ,1726年4月17日 - 1794年7月28日)是一名法国银匠,圣者法国大革命时期圣殿骑士团巴黎分册最高大师

在经历了第一文明的幻象和阅读了认知之父圣典之后,他下定决心要改变秩序,他深信几个世纪以来被贵族调整后的秩序已经变得腐败不堪。在受到了最高大师雅克·德·莫莱的启迪后,日耳曼谋求完成”伟业“,并进入圣殿骑士能更容易地控制人民的资本主义社会。

最高大师弗朗索瓦·德·拉塞尔认为他的想法太过于激进,并把他逐出组织。日耳曼最终开始转向德·拉塞尔的顾问,组成一个在圣殿骑士团内的激进派。1789年,他在凡尔赛宫将德·拉塞尔刺杀,取得了组织的大部分控制权。

法国大革命爆发后,日耳曼和他的追随者们利用了对君主制不满的人,并谋求制造尽可能多的混乱。这样,贵族阶级和神职人员将会被摧毁,而人民将会害怕再次起来反抗当权者的念头。圣殿骑士囤积粮食并诬陷皇室,导致国王路易十六在1793年被送上断头台。在圣殿骑士马克西米连·罗伯斯庇尔的一手操办下,雅各宾专政开始,把革命带到暴力,混乱不堪的极点。

随着时间的推移,埃莉斯·德·拉塞尔,已故最高大师的女儿,一直反对着日耳曼。她和她的爱人,刺客阿尔诺·多里安,最终除掉了日耳曼的追随者们,并在1794年跟踪他到了圣殿塔。当这位最高大师用伊甸宝剑杀死了埃莉斯后,他自己被阿尔诺杀死。在临死前,日耳曼触发了幻象,告诉这位刺客他改造社会的目标,并告诉他圣殿骑士早已成功了,尽管他可能活不到看到变革的时候了。[1]

生平 编辑

早年 编辑

“在我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他就被赶出来了,不知是和一些异教的想法还是和雅克·德·莫莱有关。我无法确定”
―埃莉斯·德拉塞尔,关于日耳曼被逐出圣殿骑士组织,1791年[来源]

日耳曼出生于1726年,子承父业成为了一个银匠。然而在1791年,他的状态被记录为死亡,他的大量档案要么被盗,要么遗失或者被销毁。

日耳曼是圣殿骑士法国分支中的一位高阶成员。在生命中的某一时刻,他开始在头脑中经历了第一文明的幻象。起初,他认为陷入了疯狂之中,后来日耳曼在幻象的指引下,于巴黎圣殿塔下的密室中发现了雅克·德·莫莱所著的认知之父圣典,他终于发觉自己认识到了真理。[1]

通过阅读德·莫莱的宝典,日耳曼与传说中的最高大师之间建立了联系,并决心以德·莫莱设想的方式来塑造人类的命运。他认为,剥离贵族的权力,将它转移给中产阶级,可以创建一个更容易受圣殿骑士控制的社会。[1]

然而,由于理想过于激进,他于1778前后被圣殿骑士最高大师弗朗索瓦·德·拉塞尔逐出了组织。感到痛苦的日耳曼认为骑士团已经腐败,忘记了自己最初的目的,他处心积虑地与其他圣殿骑士分享他的理想,玛丽·勒维克首先成为了他的追随者。他还招募了一些对法国现状不满,对法国君主制不满的人。[1]

新任最高大师编辑

西韦特: "成功了。德·拉塞尔死了……最高大师。"
日耳曼: "很好。"
―西韦特将成功的消息报告给日耳曼,1789年[来源]
The Estates General 5

日耳曼走出马车

为了从德·拉塞尔手中夺取圣殿骑士的控制权,日耳曼策划暗杀他。他制作一个涂有毒药的银胸针作为凶器,委派他的两名追随者夏尔·加百列·西韦特乞丐之王前去谋杀拉塞尔。[1]

凶案发生当天,日耳曼曾短暂地遇到了阿尔诺·多里安,但两者并不知道对方的身份。阿尔诺在为一名效忠于德·拉塞尔的追随者(克雷蒂安·拉法叶)送信的时候,误将日耳曼的马车认作弗朗索瓦·德·拉塞尔的。[1]

西韦特和乞丐之王成功地暗杀了德·拉塞尔,并报告给日耳曼。日耳曼成为了新任最高大师,并取得圣殿骑士组织大部分的控制权。不过,他仍然被拉法叶和德·拉塞尔的女儿埃莉斯所反对。[1]

借刀杀人 编辑

“最近,我开始调查拉法叶的背景,然后……你应该……不会相信我所发现的东西。”
―日耳曼用谎言误导阿尔诺,1791年[来源]

1791年,加入了刺客组织的阿尔诺为了寻找杀害德·拉塞尔的真凶,已经连续刺杀了西韦特和乞丐之王,并从萨德侯爵处得知了那枚银质胸针的来历,来到了日耳曼的工作室。日耳曼对阿尔诺谎称自己仅仅是个银匠,被一名叫做克雷蒂安·拉法叶的圣殿骑士软禁。年轻的刺客信以为真,前往圣婴公墓,他误以为拉法叶正在集结人马准备攻击刺客组织的藏身处,鲁莽地将其刺杀,反而帮助日耳曼除掉了一个棘手的敌人。[1]

之后,阿尔诺来到了雅各宾俱乐部,看到了圣殿骑士的高层密会,但没有看到日耳曼的真容。由于刺杀埃莉斯·德·拉塞尔的密谋被阿尔诺窃听,最高大师的除掉组织内保守派的计划没有成功。[1]

1789年到1792年,日耳曼一直秘密委派弗雷德里克·鲁耶玛丽·勒维克将运往巴黎的粮食秘密贮存在卢森堡宫,使物价飞涨,这对本已处在饥饿中的底层人民无异于雪上加霜。之后圣殿骑士再散布消息让巴黎民众误认为是王室在囤积居奇,并将所积粮食的清单作为证据嫁祸于法国国王路易十六身上。国王被逮捕以后,国民议会举行投票商议是否对其进行处决,支持和反对的人数持平之时,曾经支持废除死刑的圣殿骑士路易-米歇尔·勒佩莱蒂耶在日耳曼的授意下选择了处死路易十六。[1]

处决国王编辑

“国王……只不过是个象征。一个可以激发恐惧的象征,而恐惧可以激发控制——但其实我们最终可以让他们失去恐惧的象征。正如你所见。这就是德·莫莱不惜一死的真理:国王的神授权力和闪耀着阳光的黄金比较起来,简直一文不值。当王冠和教会都灰飞烟灭之时,我们这些掌握着黄金的人就可以决定未来(雅克·德·莫莱,你的仇已经报了。)”
―日耳曼,对阿尔诺,在路易十六被处决期间,1793年[来源]

1793年1月21日,日耳曼来到了巴黎协和广场,参加处决路易十六的仪式。最高大师再次面对阿尔诺,并向他宣告了圣殿骑士团的重生。日耳曼对阿尔诺宣称,谋杀德·拉塞尔原因是为了让圣殿骑士摆脱腐败和偏执。日耳曼还指出,弗朗索瓦的死只是重建教团的第一阶段,国王路易的死才标志着骑士团的真正涅槃。[1]

日耳曼还透露是他的计划将路易十六送上了断头台。把从法国上层阶级和贵族剥离出的权力交给下层阶级,圣殿骑士将更容易地控制民众。当国王被枭首后,日耳曼默念雅克·德·莫莱大仇已报,然后他留下卫兵对付阿尔诺,自己乘马车离开。[1]

随着路易十六的死,日耳曼将新成立的法兰西共和国的控制权委托给了一名追随者——马克西米连·罗伯斯庇尔。罗伯斯庇尔将通过恐怖统治帮助圣殿骑士在法国奴役广大民众,数以万计的人受到叛国罪和温和主义的指控被大规模处决。[1]

背水一战编辑

埃莉斯: "你以为这天永远不会到来吗?因为弗朗索瓦·拉塞尔没有儿子可为他报仇,所以你的罪行就会没人管?"
日耳曼: "复仇,是吗?你的眼光和你父亲一样短浅。"
―埃莉斯和圣日耳曼在圣殿塔对峙,1794年[来源]

恐怖统治时期,日耳曼隐藏进了圣殿塔之中,要塞内戒备森严,没有任何薄弱环节。在那里,日耳曼开始向雅克·德·莫莱祷告。

罗伯斯庇尔的政权倒台后,阿尔诺和埃莉斯来到了圣殿塔,企图刺杀最高大师。阿尔诺爬上了圣殿塔顶端,与日耳曼展开对决,但他很快发现,圣殿骑士挥舞起了一把古老而先进的武器——伊甸宝剑[1]

日耳曼借助伊甸碎片的力量退入圣殿塔下方的密室中,准备进行最后的抵抗。埃莉斯不断与日耳曼交谈以分散他的注意力,阿尔诺则趁机连续三次击中了最高大师,终于圣剑被击落,然而其产生了巨大的冲击波,阿尔诺被炸飞,压在了一块碎石下面。[1]

面对帮助阿尔诺推开石块还是防止日耳曼逃跑,埃莉斯最初选择去帮助阿尔诺,但她很快就改变了主意,挥剑与拾起宝剑的圣殿骑士决斗。二人的武器撞击在一起,埃莉斯破坏了伊甸宝剑足使它变得极不稳定,其产生的爆炸重伤了日耳曼和杀死了埃莉斯。爆炸前,阿尔诺推开了石头奔向两人,但晚了一步没能阻止冲击发生。[1]

死亡编辑

“也许指引人类走向正确的道路不会在我手上完成——但一定会有人做到。当你想起她时请好好思考这些话。”
―日耳曼最后的话,1794年[来源]

悲伤的阿尔诺看到的是他爱人的尸体,随后他将袖剑插入了日耳曼的咽喉。然而日耳曼去虽然停止了呼吸,但他将阿尔诺带入了一个幻象之中,并在其中与之交谈,他告诉了刺客有关第一次文明的记忆,以及他净化圣殿骑士组织的动机。日耳曼进一步透露导演法国大革命的真正原因——无政府状态所造成的恐慌,将会使人们渴望臣服和被控制。最后,日耳曼告诉阿尔诺,自己虽死,但他的计划将继续前行,埃莉斯的死就是一个例子。[1]

1808年,阿尔诺在拿破仑·波拿巴的陪伴下再次进入圣殿塔密室。他们发现日耳曼的尸体早已腐烂,并将他的遗骸葬在了巴黎地下墓穴[1]

遗产编辑

作为圣者之一,日耳曼的遗体在21世纪成为了圣殿骑士和刺客的共同目标。现代刺客通过探索阿尔诺的记忆获得了有关他遗体下落的关键信息。虽然他们得知日耳曼的尸体被安葬在巴黎地下墓穴,但回收工作却毫无进展,因为到了近代其尸骨已经遭到了严重腐化。

性格与特点编辑

作为第一文明成员艾塔的转世,日耳曼表现出对人类的蔑视,认为他们应该回到几千年前被奴役的状态,他的信念也受到了另一位圣者雅克·德·莫莱的意识形态的影响。

日耳曼极其冷酷无情,竭尽全力地实现他的野心,并试图让人类回到奴隶的角色,这一点可以在法国大革命时期可以看出,法国各地数百万平民被饿死,还有成千上万的人在恐怖统治中丧生,都是他直接或间接参与的结果。对于圣殿骑士组织内追随者的死忘,他没有表现过任何的哀悼和惋惜,如果他们失去了利用价值,日耳曼甚至会毫不犹豫地抛弃他们,比如罗伯斯庇尔。日耳曼相信这些牺牲可以成就更大的利益。[1]

他为自己的生命也毫不在意,在与阿尔诺的谈话中从容拥抱死亡。因为他相信在未来别人会继承他的理想和知识,作为一个圣者,他将再次重生。[1]

装备和技艺 编辑

作为一个圣者,日耳曼是能够在使用第一文明圣物的时候免受任何不利影响。他能够非常熟练地挥动伊甸宝剑,使用瞬间移动能力,创造幻象和释放能量波。日耳曼使用作为近战武器,与剑术大师弗雷德里克·韦瑟罗尔的高徒埃莉斯的较量中不落下风,足以证明他是一名技法高超的剑客。[1]

作为一名银匠,日耳曼还有着不错的手艺,能够制作带有圣殿骑士组织徽记的胸针,这些胸针可以作为武器使用,甚至可以按需要涂上毒药。[1]

日耳曼还是一个善于操控全局大师,利用对法国腐败的不满,他招募了阿洛伊斯·拉图什,弗雷德里克·鲁耶等人。他还利用阿尔诺急于为德·拉塞尔报仇的心态,借刀杀人除掉了克雷蒂安·拉法叶。[1]

琐闻趣事编辑

  • 主教称,日耳曼是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继雅克·德·莫莱之后,提出的第二个成为圣殿骑士最高大师的圣者。[2]
  • 肖恩·黑斯廷斯提到,他拥有一件日耳曼的古董银器,作为镇纸使用。

画廊编辑

参考与注释编辑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Stream the best stories.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Get Dis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