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aicon-Individuals.pngEraicon-Assassins.pngEraicon-featured.png


Smallwikipedialogo.png
“总有一天,我会花时间去创作,绘画,但不是现在。现在,我是一名站在前线士兵。”
―弗朗切斯科·韦切利奥,1503年[来源]-[记忆]

弗朗切斯科·韦切利奥Francesco Vecellio,约1475 – 1560)是一名意大利画家,和意大利兄弟会刺客

他是由刺客佩罗托·卡尔代龙──一位暗中假冒博吉亚家族的信使的刺客──抚养和训练。在佩罗托背叛兄弟会并因此而死后,弗朗切斯科被送去接受埃齐奥·奥迪托雷·达·佛罗伦萨的训练,后者曾前往罗马对抗博吉亚家族。

毕业后,弗朗切斯科被选中领导自己的核心刺客小队,后来收了自己的学徒

生平[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早年[编辑 | 编辑源代码]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已经有了个孩子。他叫弗朗切斯科,是新加入兄弟会的成员。尽管他还未成年但却是非常有前途的候补成员。”
―佩罗托评论弗朗切斯科。[来源]-[记忆]

1475年,弗朗切斯科出生于皮耶韦迪卡多雷小镇,他生来就成为了刺客组织的成员。在他很小的时候,他就被佩罗托·卡尔代龙以候补成员的身分开始训练,佩罗托常将弗朗切斯科视如己出,[1]并形容他会“成为兄弟会中优秀成员”。[2]

虽然佩罗托将弗朗切斯科训练得很好,但他也认为“让一个孩子有孩子样”是很重要的,经常带他到附近的村庄和同龄孩童一起玩耍。他会一直在旁看着弗朗切斯科,在他带领其他孩子玩耍时会报以欢呼。[2]

弗朗切斯科从佩罗托处收到报告

1498年,当佩罗托成为博吉亚家族的信使时,弗朗切斯科的任务就是将他的报告带回组织。这段时间弗朗切斯科继续与佩罗托训练、对战,练习战术;不过佩罗托认为他已经是许多年长弟兄们的对手了。[1]

然而在佩罗托爱上博吉亚家族卢克雷齐娅之后,弗朗切斯科来取报告对他们来说有点不合时宜,这让他们有些担心。弗朗切斯科没有承认自己注意到他们的关系,但在某次,他开始表现得沉默寡言,称自己是病了,不过佩罗托并不相信他的说辞。[1]

卢克雷齐娅曾建议佩罗托死他的候补生,以保护他们的秘密,但佩罗托将弗朗切斯科视为己出,拒绝伤害他。[1]

佩罗托的背叛[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我尽我所能去减少贝罗特因自己的罪行所带来的对他的惩处,但恐怕我也无能为力了。我们将在今晚追捕他,他真够他妈愚蠢的……全是为了一个博吉亚婊子。”
―弗朗切斯科,在发现佩罗托的背叛后。[来源]-[记忆]

弗朗切斯科试图为佩罗托求饶

1498年晚些时候,弗朗切斯科就参与了追杀他师父的行动。佩罗托为了拯救他刚出生就被断定将要死亡的孩子,不惜打破信条的所有三条原则。弗朗切斯科对师父的背叛深感痛心,但他大多只是怪那个“博吉亚婊子”诱惑了他。[1]

弗朗切斯科多次尝试说服弟兄们对佩罗托手下留情,但由于他年龄太小并且佩罗托罪行太重,他的反对都被驳回。最终,其余刺客都得出结论,他们有责任杀死佩罗托。[1]

他们跟随博吉亚卫兵或者组织弟兄的尸体踪迹,一路跟到了阿尼亚德洛,并意识到他试图使用裹尸布来拯救自己儿子的生命。他们在路上遇到了一支佩罗托草率没杀死的小部队,被迫与他们交战。[1]

弗朗切斯科和他的队伍被派去追捕佩罗托

弗朗切斯科加入了战斗,不过他之前从未杀过人。他尽己所能进行协助,在战斗边缘游走,大多伤兵都是由其他人干掉的;而他的兄弟们也竭尽所能护他周全。有那么一刻,弗朗切斯科差点被砍到脸颊,但他还没被碰到就被推倒在地。[1]

最终,刺客们到达了里纳尔多·维图里的家,他们知道裹尸布藏于此处。佩罗托不见踪影,而当地人告诉他他在城外扎了营。[1]

刺客们包围了佩罗托的营地,但尽管他们人多势众,但精于术的佩罗托还是杀死了几人。尽管弗朗切斯科仍然想知道师父是否还有讲理的余地,他还是向他射出了箭。虽然他的箭矢擦过了佩罗托,但佩罗托只是悲伤地看着弗朗切斯科而没有朝他还击。最终佩罗托被击溃杀死。[1]

罗马学徒期[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我们为推翻切萨雷·波吉亚而奋斗,他和他那可憎的家族控制了教廷和这座城市。 ”
―弗朗切斯科看待解放罗马[来源]-[记忆]

弗朗切斯科在罗马受埃齐奥训练

1501年,弗朗切斯科在师父死后被送到罗马成为刺客大师埃齐奥·奥迪托雷·达·佛罗伦萨的学徒。除了已经掌握了的技能,埃齐奥还教他更高级的自由奔跑融入扒窃。弗朗切斯科与埃齐奥其他学徒展开了激烈竞争,并在课程中输给了两名同伴,后来这两人成为了他的队友。[3]

在训练中,弗朗切斯科想要更高级的装备,因此埃齐奥让他去找刺客之友莱昂纳多·达·芬奇。这名学徒认为达芬奇“是个怪人,对艺术和发明的兴趣远超政治。”[3]

弗朗切斯科为队伍挑选成员

在完成训练后,弗朗切斯科被安排负责一支刺客小队,他们的目的是破坏切萨雷·博吉亚对意大利的影响力。团队中注明的成员是精于箭术的奇普里亚诺·埃努和善使毒药的泰莎·瓦尔齐。虽然该小队的许多任务都是在罗马进行的,他们也曾去过罗马涅卡梅里诺威尼斯等地。[3]

该小队参与了卡梅里诺防御战、营救切萨雷·博吉亚仅为娱乐就将要处决的囚犯、以及保护天文学家诺瓦拉尼古拉·哥白尼的行动。[3]他们还与交际花兼博吉亚变节者菲奥拉·卡瓦扎联手,除掉了圣殿骑士特务罗科·蒂里波罗卡辛卡哈以及巴尔塔萨·德·席尔瓦[4]

1503年某时,弗朗切斯科找到了佩罗托的儿子乔瓦尼·博吉亚。他通过信鸽给他捎了口信,请他到喷泉旁见面。乔瓦尼按照指示,使用他的天赋找到了弗朗切斯科,并跟着在屋顶上穿行的他穿过街道。然而乔瓦尼装上了两个试图抢劫他的盗贼。弗朗切斯科迅速跳下,用双袖剑杀死了两人,救下了乔瓦尼。[2]

弗朗切斯科就问他是否愿意来 "和他的兄弟们一起生活",在乔瓦尼的爽快同意下,弗朗西斯科把他招进了刺客组织。[2]

酒馆遭伏[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我们被逼到绝境了。我们都快要死了。我倒下的兄弟尸体绊倒了我。死了这么多人!是我犯下了错误!我失败了!”
―弗朗切斯科在酒馆屋顶。[来源]-[记忆]

火焰吞噬酒馆

然而弗朗切斯科他们在1503年破坏了法国圣殿骑士夏尔·德·拉·莫特的比赛后不久,他的队伍便遭遇了一场大祸。切萨雷邀请夏尔的军队来到罗马,而法军在此横行霸道恐吓市民,故意引出刺客。[3]

弗朗切斯科和他的队伍们急忙赶去拦截,埃努指挥他的弓箭手从上方射击,泰莎渗透进敌营,给士兵们递上毒花。然而在切萨雷派出自己的军队后,刺客小队应接不暇,不得不躲在酒馆中。[3]

弗朗切斯科咒骂自己落入了切萨雷的陷阱中,而小队也急忙封锁门窗。就在他们想办法给埃齐奥和骑士团其他成员传递消息的时候,敌人闯了进来。弓箭手向房间里射出几支火箭将建筑点燃。[3]

埃努和弗朗切斯科在酒馆屋顶被逼到绝路

队伍和酒馆老板逃到二楼,但他们脚下的地板碎裂了,几名刺客被拖入了火海当做,泰莎也不幸香消玉殒。此处唯一通往屋顶的出口就是窗户,虽然弗朗切斯科想办法将老板带上,但他还是让他们把他留在此处。[3]

虽然他们到达了屋顶,可是在没有任何掩护的情况下,队伍残余的人都很快被博吉亚的火绳枪兵击倒。尽管弗朗切斯科也受了伤,他还是试图治疗颈部受了枪伤而奄奄一息的埃努。最终他放弃了,两人背靠背坐着,看着博吉亚卫兵们不断逼近。[3]

然而一场大爆打破了平静,弗朗切斯科也不知怎么被救出并活了下来。[3]

之后弗朗切斯科向埃齐奥请命刺杀夏尔,但埃齐奥拒绝了他的请愿,只是劝他控制好愤怒和仇恨,将其转化为动力。埃齐奥提出亲自进行刺杀行动。弗朗切斯科为他指出了夏尔所在之处,而埃齐奥为夏尔的性命画上了句点。之后弗朗切斯科还为埃齐奥指出切萨雷的银行家在举办一场宴会。[5]

洛尼戈猎杀[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我的目标年迈而毫无戒备。他很快就会寿终正寝,但我不会允许这事发生。”
―弗朗切斯科关于尼科洛·迪·皮蒂利亚诺。[来源]-[记忆]

弗朗切斯科在洛尼戈收集情报

到1510年,弗朗切斯科已经有了足够的经验来自己完成任务,甚至还训练了他自己的刺客学徒。那一年他接了一项重要的任务,要求他刺杀尼科洛·迪·皮蒂利亚诺,并将洛尼戈的民众从他的统治下解放出来。[6]

弗朗切斯科首先开始在当地酒馆与妓院和顾客们打交道、同时也拦截尼科洛的信使来获取情报。[6]

随着时间的推移,弗朗切斯科发现了民众不满的原因,并得知尼科洛与罗马的某人保持着联系。接着他开始研究尼科洛本人,选择合适的时机发动袭击。[6]

弗朗切斯科面对尼科洛

在得知尼科洛的例行细节并慢慢瓦解他在洛尼戈的影响力后,弗朗切斯科准备直接突袭尼科洛的宅邸。为此,他召唤了几名自己的学生以及几名刺客同伴协助。[6]

当他的弟兄们分散庄园卫兵的注意力时,弗朗切斯科潜入了建筑中并刺杀了尼科洛。他在重伤目标之后离开了,但尼科洛设法爬到了藏裹尸布的地方,利用它来治愈自己。

然而事与愿违,这件遗物最终撕裂了尼科洛,而弗朗切斯科也回到了此处拿走了此物。[6]

绘画事业[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弗朗切斯科·韦切利奥。自我绽放的画家。我从未怀疑过他。”
―菲奥拉·卡瓦扎发现弗朗切斯科的刺客身份。[来源]-[记忆]

到了16世纪20年代,弗朗切斯科开始在卡多雷追求他的画家生涯,也继续作为刺客生活。然而他从未像他弟弟提香那样成功。

1524年,弗朗切斯科为卡多雷的圣维托签约了一幅祭坛画。在16世纪40年代,他在坎迪德为威尼斯圣萨尔瓦多凤琴百叶窗画了一幅联画。他还为圣尼古拉·迪·巴里画了一幅《报喜图》,这副画现存于该学院中。

个性与特征[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我教导他战术,他却为我的残忍而震惊。他现在还对荣誉和公平竞争有着不必要的渴望和追求。”
―1498年,佩罗托训练弗朗切斯科。[来源]-[记忆]

泰莎与弗朗切斯科正在执行任务

佩罗托在弗朗切斯科小时候就发现他比同龄人更聪明,说他“有时说话像个大人”。[2]然而他还注意到他有“对荣誉和公平竞争有着不必要的追求”,他担心这在某一天会让弗朗切斯科吃到苦头。[1]

当弗朗切斯科在佩罗托手下受训时,他的师父观察到他既渴望又深入,不过也看出他是一个完美主义者。他会重复问问题,并坚持让佩罗托反复演示教导直到他确定自己掌握。这有时会让佩罗托觉得不耐烦。[2]

弗朗切斯科也有点暴躁,他的剑击通常是由他的愤怒和情绪所驱动。佩罗托会经常让他冷静,并坚持说情绪是脆弱的。[2]即使在埃齐奥底下受训时,弗朗切斯科还是会在练习中被击败而感到烦躁。[3]

弗朗切斯科关心他的师父,认为他教导自己“如何战斗,如何生活”,认为自己欠他太多。因此他严厉指责佩罗托因卢克雷齐娅而背叛兄弟会、以及盲目追求裹尸布拯救儿子的行为。[1]弗朗切斯科也很护着他的刺客队友,当1503年许多队友死在酒馆之后,他悲痛得无法自拔。[3]

在近乎失去了整个刺客团队后,1510年的弗朗切斯科变得更加严厉,为了完成任务愿意做任何事情。他毫不犹豫审问或杀死潜在的情报员,但还是会小心对待无辜市民。[6]

此时他自称是“注重细节的人”,他的完美倾向让他在计划刺杀行动的时候一丝不苟。弗朗切斯科很小心地规划了几条逃跑路线,并利用许多方法来研究和预测他的目标或者卫兵的动向。[6]

弗朗切斯科和莱昂纳多·达·芬奇

虽然弗朗切斯科一生都在接受刺客的训练,但他对莱昂纳多·达·芬奇对艺术的兴趣胜于政治一事非常好奇。可能就是这件事激发了他从事类似职业的想法。[3]

就算仍然在为刺客组织做任务的时候,弗朗切斯科还是对艺术品怀有尊重。1510年他和同伴偷走了尼科洛·迪·皮蒂利亚诺的艺术品收藏后没有将它们卖掉,而是坚持将它们放在自己那里,以确保它们得到照顾。[6]

琐事[编辑 | 编辑源代码]

  • 弗朗切斯科的记忆是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从他的一名后代的基因记忆中提取的,并在2012年另一人通过数据转储扫描器所回溯。
  • 弗朗切斯科是唯一已知拥有一把袖的刺客,这种武器可以发射小型弩箭。埃齐奥最初不允许他使用袖枪,于是弗朗切斯科请求莱昂纳多·达·芬奇打造一个更轻便、更无声的替代品。
  • 尽管弗朗切斯科在埃齐奥下面仍然作为学徒进行训练,但他当时已经拥有了双袖剑,而这通常是刺客大师才能使用的。
  • 弗朗切斯科的刺客长袍与乔瓦尼·奥迪托雷·达·佛罗伦萨以及他儿子埃齐奥穿的十分相似。

画廊[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登场[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参见[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社区内容除另有注明外,均在CC-BY-SA许可协议下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