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IndividualsEraicon-TWCB-02Eraicon-featured

Smallwikipedialogo
“我擁有許多的名字:康蘇斯、普羅米修斯、博學之神……”
―康蘇斯,1692年。[來源]

康蘇斯Consus)是第一文明的一員。[1]他同時也被叫做博學之神Erudite God),普羅米修斯Prometheus)和“聲音”Voices),是著名的伊甸科學家和伊甸碎片的創造者。在古羅馬的神話體系中,他與富饒之神俄普斯保護農民的收成。康蘇斯也是第一文明尋求解決太陽耀斑滅世災難的成員之一。

康蘇斯在他臨死之前出於對死亡的恐懼,將自己的意識轉移到了伊甸裹屍布之中。從這開始,康蘇斯就和人類有着親密的關係,驚訝於第一文明原本打算賦予人類的能力,在歷史上康蘇斯以不同的形式和許多人有過交流。在16世紀初,康蘇斯成為喬瓦尼·博吉亞所謂的“守衛”。喬瓦尼·博吉亞是臭名昭著的博吉亞家族中的一員,而後來他成了一名刺客

當裹屍布被激活時,他就可以交談,[2]康蘇斯也能和具有高純度先行者基因的人進行交談。[3]

生平編輯

第一文明編輯

伊述科學家編輯

“我已經年老。我需要更多的時間。我構築了新的身體,編成了新的思維。我將我的程序上傳到裹屍布里,以此欺騙死亡。我成功了。但我也失敗了。我被困在了我的原型裹屍布中。”
―康蘇斯對格拉瑪提卡說道,2012年[來源]

多峇巨災到來前的幾年裡,康蘇斯是伊述先行者之中一名優秀的科學家。在伊述紀元1923年統一戰爭期間,康蘇斯協助他的導師赫菲斯托斯為他們所在的陣營創造了諸如伊甸寶劍這樣的毀滅性武器。[4]

在赫菲斯托斯被殺後,康蘇斯把精力集中在戰地醫療設備上,創造出了伊甸裹屍布的原型,這是一種設計用來將穿戴者的身體恢復到初始、健康的標準狀態的設備。之後,當康蘇斯發覺自己的自然壽命即將走到盡頭,而即使是裹屍布也無法改善這一狀況。他轉而將自己的意識數字化,然後傳輸到了原型裹屍布上,以此繼續活下去。傳輸很成功,儘管康蘇斯發現自己被困在了裹屍布里,沒有辦法說話或是讓任何人知道自己還活着,因此被遺忘了數百年。[4]

最初的遺產編輯

“朱諾,這個奸詐小人。她在我死去三個世紀之後找到了我。她盜用了我的傑作。她將它用來實現自己的目的。”
―康蘇斯對尤哈尼·奧措·貝格說道,2013年[來源]

儘管康蘇斯已經消失了,但他的研究成為了亞特蘭蒂斯的一個科學領域,並在那裡建立了一個知識庫,即康蘇斯檔案館。 後來,許多科學家試圖複製康蘇斯的設計,但收效甚微;然而,他的一個學生,伊述光照種的一位名叫艾塔的天才成員,能夠利用康蘇斯的在科學上的發展來推進和開拓他自己的醫療技術。[5]

在康蘇斯實體死亡的三個世紀之後,另一位伊述科學家朱諾,找到了康蘇斯廢棄實驗室里遺留下來的原型裹屍布。朱諾發現康蘇斯已經擁有了成熟的意識傳輸技術,並從康蘇斯那裡學會了關於這一技術的全部內容,計劃將這一技術用於實現她自己的目標上。朱諾還告訴康蘇斯,是先行者創造了身為伊述奴僕的人類,康蘇斯則認為這是一項不可能完成的事業。[6]

在伊述紀元2296年人類叛亂爆發之後,朱諾和她的丈夫艾塔加入了一個努力避免迫在眉睫的多峇巨災襲擊的伊述團體,但他們的四次嘗試都失敗了。朱諾隨後提出了第五種解決方案。她計劃使用從康蘇斯那裡獲得的知識,來把先行者的思維與意識傳輸到更為強壯的人造身體之中,但她在她的丈夫上做的實驗失敗了,後者在此之後陷入了昏迷,不久之後便被執行了安樂死。[6]

最終,伊述科學家們找到了可行的解決方案,但為時已晚,他們的文明被毀滅了。為了避免預計將在75000年後襲來的第二次巨災,他們使用了一個名為“眼”的物品,暗中改變了人類的基因,使他們能夠在將來找到大神殿。但自從人類-伊述戰爭爆發以來就一直痛恨人類的朱諾無法容忍讓人類從先行者手中繼承地球,於是她篡改了與大神殿有關的基因。她像康蘇斯先前做的那樣,將自己的意識數字化並上傳到了大神殿的網絡之中,保證大神殿的激活將會將她從監禁之中釋放出來。[6]

幫助人類編輯

已知記錄編輯

“你們是令人詫異的創造品。你們超越了你們原先的規劃。你們實現了無中生有。你們雖有瑕疵卻大膽勇為。我很欣賞你們。”
―康蘇斯在人類中對阿爾瓦羅·格拉瑪提卡說道,2012年[來源]

然而在大神殿被關閉之前,朱諾失去了裹屍布。在接下來的數千年里,裹屍布在不同的所有者之間輾轉交接,康蘇斯則和他能夠產生聯繫的人進行對話,提供幫助。在這些溝通之中,他在某個時間以普羅米修斯之名聞名,而他的故事成為了傳說。[7]

Prometheus brings fire to mankind

普羅米修斯竊火,由海因里希·富格繪製

根據古希臘神話,普羅米修斯是一位泰坦巨神的後代,他和雅典娜一起創造了人類,他還從奧林匹斯山上偷火交給人類,讓他們得以建立起自己的文明。[8] 作為違抗諸神的懲罰,他被鎖鏈永遠縛在一塊岩石上,有一隻每天啄食他的肝臟。[9]

在古希臘,康蘇斯和阿爾戈英雄的首領伊阿宋取得了聯繫。身為一名希臘英雄的他被珀利阿斯國王派去收回一件擁有強大治癒能力的神秘物品金羊毛。實際上,這件物品正是寄宿着康蘇斯意識的原型裹屍布。[10]

在十五世紀初,一名據信是康蘇斯的神明與讓娜·達爾克進行了交流,在她為法蘭西對抗英國人,終結百年戰爭的戰鬥中為她提供指導。康蘇斯假借聖米迦勒、聖凱瑟琳和聖瑪嘉烈的名義對讓娜說話,她將之稱作“聲音”,認為這是他們在向她轉述上帝的意志。這個聲音指引着她前往伊甸寶劍所在之地。但在1431年刺客們偽造讓娜的死亡之後,康蘇斯和讓娜的交流也結束了。[3]

在這個時候,裹屍布本身被安置在蒙特里久尼地下奧迪托雷家族墓穴的一個盒子里。早在一個多世紀之前,它就已經被藏在這裡了。之後在1454年,蒙特里久尼遭到了佛羅倫薩為尋找這件神器而發起的進攻,馬里奧·奧迪托雷隨即派了一隊人去墓穴里回收了這件伊甸碎片。他一不小心出發了一道用於保護裹屍布的機關,失去了一隻眼睛,也因此導致了康蘇斯的現身。出於對伊述能力的恐懼與無知,馬里奧阻止了隨從打開盒子的行為,帶着裹屍布直接逃出了墓穴,全程無視了康蘇斯要他停下並對他進行治療的請求。這件神器成功地為受傷的眼睛止了血,但馬里奧和他的兄弟帶走了裝着裹屍布的盒子,將盒子交給更高一層的刺客組織進行保護。[11]

喬瓦尼的守護者編輯

“康蘇斯站在我身旁,他看着我。他沒有說很多話。爸爸告訴我他是不真實的,但我看見了他。”
―喬瓦尼凝視着康蘇斯。[來源]

1498年,在喬瓦尼·博吉亞出生後不久,他因為自身畸形,不出幾天就瀕臨去世。他的父親刺客佩羅多·卡爾代龍偷到了裹屍布,治好了他。[12]

Entangled

喬瓦尼·博吉亞和康蘇斯

在接下來的童年歲月里,喬瓦尼一直會產生看見康蘇斯的幻覺。只有喬瓦尼能看見康蘇斯,並且他還和康蘇斯成為了朋友。康蘇斯經常在喬瓦尼的腦海里說話,為喬瓦尼提出建議,有一次甚至允許喬瓦尼閱讀一封寄給他的信。儘管年少的喬瓦尼那時還沒有學會該怎麼讀信。[13]

喬瓦尼的祖父會向他詢問關於康蘇斯的事情,並且問他自己能否與康蘇斯進行對話。但喬瓦尼簡單地回答稱康蘇斯不在,他“在爺爺在的時候不出來玩”。[13]

1503年,康蘇斯試圖說服喬瓦尼把伊甸蘋果交給菲奧拉·卡瓦扎,後者在那個時候正為刺客們進行回收蘋果的工作。[14] 隨後,他又建議喬瓦尼追隨刺客弗朗切斯科·韋切利奧加入刺客兄弟會。[13]

因為尼科洛·迪·皮蒂利亞諾在1510年佔有了裹屍布,弗朗切斯科決定以自己的性命為代價在洛尼戈對他進行刺殺。尼科洛為此身受重傷,康蘇斯則勸他治好自己,他照做了。可是由於害怕自己沒有力氣逃到下一個城鎮去,他完全釋放出了裹屍布的“力量”,希望以此救自己一命。他所感受到的只有成千上萬個在他腦海中叫喊的聲音,裹屍布將他由內而外地徹底撕裂了。弗朗切斯科也因此得以回收裹屍布。[15]

與此同時,逐漸長大的喬瓦尼·博吉亞認為他與康蘇斯共處的時間已經到頭了,在此後的人生中他再也沒有在幻覺中見到過康蘇斯。然而1515年,這位年輕的刺客在一場與同為學徒與他相競爭的海勒姆·斯托達德的爭執中被康蘇斯佔據了身體。在從喬瓦尼身上離開之前,康蘇斯向斯托達德以及他的後裔轉達了一條神秘信息。因為斯托達德隨後因為自己愛人在自己接受神諭的時候意外去世而離開了兄弟會,喬瓦尼並不知道在他暈過去的時候發生了什麼事情。[16]

五年後把一枚水晶頭骨帶回給彭巴斯托斯的時候,喬瓦尼遇到了一個名為約翰的瘋子。這個瘋子一見到他就對着他大喊“康蘇斯”。可當喬瓦尼去問他為何這麼喊的時候,這個瘋子卻沒有給他回答,只是含糊地表示自己剛才喊的是“同意(consent)”。[17]

PL-Shrine

喬瓦尼的臉變成了古代人的樣子

十六世紀末,當喬瓦尼和瑪麗亞·埃米爾一起進入畢達哥拉斯神廟的時候,神廟內部隨着喬瓦尼的進入而浮現出了閃爍着的符號與圖像,就像是一位先行者的後代來到了神廟一般。[18]

喬瓦尼突然失去了意識,片刻之後又醒了過來,但臉卻變成了似乎屬於某位古代神明的容貌。他用一種遙遠而陌生的聲音,向瑪麗亞表示自己即是博學之神康蘇斯。[18]

現身塞勒姆編輯

斯托達德: "你對那個女孩做了什麼?"
康蘇斯: "不要害怕。她現在與我同在。"
―康蘇斯佔據多蘿西·奧斯本身體時,1692年[來源]
ACA Consus Dorothy

被康蘇斯附體的多蘿西·奧斯本

1692年,由於某些緣由,康蘇斯能夠藉助一位名為多蘿西·奧斯本的年輕女孩的身體來說話,看起來就像是多蘿西陷入了幻覺一樣。康蘇斯的現身使得刺客與聖殿騎士為了爭奪多蘿西和附身在多蘿西身上的康蘇斯,激化了接下來的塞勒姆審巫案。 最終,多蘿西被聖殿騎士威廉·斯托頓領導的清教徒所抓獲。為了阻止聖殿騎士利用她來和康蘇斯取得聯繫,導致更多無辜的人為此而死,多蘿西自殺了。[7]

事實上,康蘇斯是在嘗試與夏洛特·德·拉·克魯茲進行交流。後者在21世紀重歷祖先托馬斯·斯托達德的基因記憶。他不斷偷偷地向她建議,要她去尋找“擁有淵博知識的人”。隨後,德·拉·克魯茲明白了康蘇斯是在告訴她去找博學者——一個由真相探尋者所組成的組織。[7]

在阿布斯泰戈手中編輯

“我有很多問題,不過我們還是先談和你相關的吧。你的意識究竟是如何被保存在這件神器里的?”
―格拉瑪提卡對康蘇斯說,2012.[來源]

1944年,在上個世紀里為威廉·羅伯特·伍德曼所擁有的原型裹屍布[10]落到了米蘭的巴格提亞尼(Baguttiani)家族手中。在當年的聖誕節當天,聖殿騎士探員基斯·西比奧向這個家族的人購買了裹屍布,隨後將裹屍布送往了阿布斯泰戈的設施。[19]

2011年,聖殿騎士伊莎貝爾·阿爾當在命運多舛的傳承計劃之中發現了裹屍布的存在。她認為這件神器已經損壞,於是將它帶給了阿布斯泰戈科學家阿爾瓦羅·格拉瑪提卡,讓後者進行維修,希望以此取悅艾倫·里金。在徒勞無獲的數月之後,阿爾瓦羅在開槍自殺的時候意外地重新激活了裹屍布。這一行為召喚出了康蘇斯,在阿爾瓦羅被完全治癒之前,他佔據了阿爾瓦羅的身體,並通過阿爾瓦羅的身體進行交談。而這一切,都被驚恐萬分的伊莎貝爾看在了眼裡。[2]

這使得阿爾瓦羅發現裹屍布無論何時,只要在治療致命傷的時候,康蘇斯就會暫時佔據裹屍布的穿戴者,並藉助穿戴者的身體與外界進行交流。阿爾瓦羅於是開始在他的新實驗目標維奧萊特·達科斯塔使用裹屍布,多次朝她頭部開槍,以此和康蘇斯進行交流,了解他的秘密。[4]

2012年12月21日,在康蘇斯藉助維奧萊特的身體與格拉瑪提卡對話的時候,他注意到被囚禁在大神殿之中的朱諾得到了釋放。這是因為戴斯蒙德·邁爾斯為了阻止整個世界被即將襲來的太陽風暴所毀滅而做出了犧牲。為這件事感到懊惱的康蘇斯表示現在他們已經失去了一切。[10]

注意到朱諾及其日漸增加的信徒所帶來的威脅,維奧萊特和尤哈尼·奧措·貝格在2013年11月17日來到了阿爾瓦羅位於巴黎實驗室。他們此行是為了與康蘇斯交流,了解朱諾的動機而來。康蘇斯就朱諾危險而狡詐的本性向他們發出了警告,並且告訴他們身為非物質存在的朱諾已然滲透了全球的網絡。[6]

2014年年末,刺客肖恩·黑斯廷斯加林娜·沃羅寧娜為了阻止阿布斯泰戈的實驗而襲擊了阿爾瓦羅的實驗室。原型裹屍布以及寄宿其中的康蘇斯的意識在襲擊中意外被破壞。雖然意識到阿爾瓦羅身上穿着的是裹屍布,但為時已晚,肖恩沒能阻止加林娜丟出手雷。這枚手雷將整個實驗室連同裹屍布一起炸毀了。在最後的時刻,康蘇斯用裹屍布受損後殘餘的能量治好了在爆炸之中身受重傷的阿爾瓦羅。[20]

遺產編輯

對抗朱諾的最後希望編輯

“你們的敵人看起來不過只是孩童,但山所發出的閃光將會招來許多的敵人。她將在山的頂峰完全蘇醒。你們必須讓狼與羔羊共存……”
―佔據喬瓦尼·博吉亞身體的康蘇斯,1515年[來源]

儘管2014年裹屍布遭到了損壞,康蘇斯仍舊通過夏洛特·德·拉·克魯茲繼續影響人類的歷史事件,籍此在死後參與到這個世界的事務之中。實際上,這位神明制定了引導人類對抗朱諾的計劃,在歷史上通過德·拉·克魯茲的幾位祖先留下了相關訊息。[16]

2016年,按照回溯來自十七世紀塞勒姆的祖先記憶時收到的康蘇斯發來的模糊說明,夏洛特·德·拉·克魯茲和“博學者”取得了聯繫。“博學者”組織已經通過潛入第一文明的僕從之中的間諜得知了朱諾的計劃,她計劃暗中利用聖殿騎士的鳳凰計劃為自己製造一具新的身體。為此,“博學者”決定與德·拉·克魯茲以及刺客結盟,一起阻止朱諾。[21]

“博學者”認為康蘇斯是人類最後的希望,同時也是朱諾的對立面。他們決定讓夏洛特通過Animus與康蘇斯聯繫,進一步了解康蘇斯。在精神受創的海勒姆·斯托達德破碎的記憶之中,夏洛特和康蘇斯取得了聯絡,後者將另外一條神秘消息告訴了她。康蘇斯警告刺客稱朱諾即將復蘇,她將不得不和超越自己認知的盟友一同阻止朱諾。[16]

朱諾的復活編輯

康蘇斯: "你要知道,她必將阻止你。"
朱諾: "誰?德·拉·克魯茲嗎?我很高興看到你的幽默感過了幾千年還沒有消失,老朋友。她很弱小。或許你忘了——我一直在她腦中。"
康蘇斯: "的確是這樣,孩子。但我了解她的內心。"
—康蘇斯和朱諾,2017.[來源]

2017年,第一文明的僕從襲擊了阿爾瓦羅·格拉瑪提卡的秘密實驗室並強迫格拉瑪提卡為他們的女神製造一具先行者的身體。格拉瑪提卡使用了聖殿騎士最近從倫敦回收的裹屍布,為這具新身體製作了一個羊膜腔。在得知這件事之後,朱諾因為“叛逆的”康蘇斯的傑作將成為她復活的關鍵而相當欣慰。[22]

幾個小時之後,朱諾已經轉移到了一個被製造出來的先行者嬰兒身體之中。這具身體在裹屍布的能力之下正飛快地成長着。康蘇斯則突破了死亡的界限,通過裹屍布和朱諾進行了對話。康蘇斯將朱諾的新身體稱作是怪物,警告她說她將被夏洛特所毀滅。朱諾反駁稱她曾在夏洛特的腦海之中存在過,看到了她的弱小之處,而康蘇斯重申了他對夏洛特的信心,表示他了解她的內心。實際上,夏洛特、她的刺客小隊為了阻止第一文明的僕從的陰謀,和暫時結盟的聖殿騎士大師尤哈尼·奧措·貝格正在趕往實驗室的路上。[23]

最終,當朱諾的新身體已經成長到足以脫離裹屍布生存下去的時候,康蘇斯與她溝通的能力徹底喪失了。儘管如此,他還是為夏洛特提供了幫助。在伊利亞的協助之下,夏洛特用光之山基於朱諾的記憶製造出了一個康蘇斯的幻覺。這個幻覺分散了朱諾的注意力,給夏洛特·德·拉·克魯茲留出了足夠多的時間。她用袖劍刺進了朱諾的脖子,殺死了這個復活的神明。[24]

瑣聞編輯

  • 康蘇斯是一位羅馬的穀物保護神。後來,他也以秘密律師(secret counsel)之神著稱。

畫廊編輯

出場編輯

參考編輯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Stream the best stories.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Get Dis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