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aicon-Timeline.png


Smallwikipedialogo.png
“洛伦佐,你的日子到头了!你全家都得死在我剑下!”
―圣母百花大教堂前的冲突中,弗朗切斯科对洛伦佐吼的话。[来源]

帕齐阴谋Pazzi conspiracy)是帕齐家族取代美第奇家族成为佛罗伦萨统治者的一项圣殿阴谋。1478年4月26日,进行了对洛伦佐和他弟弟朱利亚诺·德·美第奇的刺杀行动。虽然朱利亚诺遇刺,洛伦佐挂了彩,但他在这次致命袭击中活了下来。结果阴谋失败反而加强了美第奇家族的地位,帕齐家族被逐出佛罗伦萨。

佛罗伦萨[编辑 | 编辑源代码]

与莱昂纳多重逢[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埃齐奥:“我在这儿得“见”某个人。但我无法公开找他…你知道有方法——”
莱昂纳多:“拉·沃尔佩。”
埃齐奥:“狐狸?”
莱昂纳多:“嘘!”
—埃齐奥餐馆莱昂纳多工作室期间的对话。[来源]

离开两年后,埃齐奥·奥迪托雷·达·佛罗伦萨回到了家乡佛罗伦萨。他很快带着莱昂纳多·达·芬奇十分感兴趣的手札页面来到他的工作室

在莱昂纳多的热情欢迎下,埃齐奥将手札页交给了他。一如所料,他解读了页面,一开始解读出了里面所记载的新的刺杀方式。

莱昂纳多接着建议埃齐奥到工作室旁边的阳台去练习这些新技术然后他继续解读其他的手札页。他指示助手准备三个训练用假人。

莱昂纳多告诉埃齐奥拉·沃尔佩的事情

埃齐奥同意后,开始练习新的刺杀技能,从空中刺杀到干草车这类的隐蔽处刺杀。在练习了这些新的刺杀技能后,埃齐奥回到达芬奇那里,得到了根据手札做出来的双袖剑

在离开前,埃齐奥告诉莱昂纳多他在找寻某人,但他无法公开接触他。接着他问莱昂纳多是否知道接近他的方法,但没等开口就被终止了对话,似乎有人在窃听

莱昂纳多提到了“拉·沃尔佩”这个名字,告诉埃齐奥“狐狸”通常可以在工作室附近的旧集市找到。他让埃齐奥到那去寻找,道别之后,莱昂纳多继续进行研究,而埃齐奥便前往集市。

遇到拉·沃尔佩[编辑 | 编辑源代码]

“他们用很多名称来称呼我:谋杀犯、Tagliagole(割喉者)、盗贼。但是你可以叫我拉·沃尔佩。”
―拉·沃尔佩向埃齐奥自我介绍。[来源]

埃齐奥搜索市场,希望找到拉·沃尔佩。当他在看的时候,钱包被一名盗贼偷走。他在港口附近追上他,要要回他的钱。

突然有另一人叫住他的名字,埃齐奥问那人的身份,回答说自己有很多称呼,但最著名的名字是拉·沃尔佩,正好就是之前在工作室中提到的那人。

埃齐奥问他如何知道自己姓名,回答说他的工作就是了解佛罗伦萨的一切,而这也正是埃齐奥来找他的原因。仍然怀疑此人身份的埃齐奥问他是否知道弗朗切斯科·德·帕齐的位置信息。

埃齐奥与拉·沃尔佩交谈

拉·沃尔佩回答说他从罗马来的车队中打探到有一个秘密会议将在傍晚时分的新圣母大殿中召开。埃齐奥进一步询问他是否知道进入的路,得知有一个穿过大殿下地下墓穴的路线。

埃齐奥要拉·沃尔佩将他带到秘密入口的位置,拉·沃尔佩同意后,让他在港口等他,准备好后就能将刚才手下偷走的前还回来。

会面之后,拉·沃尔佩指示埃齐奥在屋顶上跟着他。他们穿过屋顶,埃齐奥避过了佛罗伦萨人们的视线,追着拉·沃尔佩来到了新圣母大殿。

拉·沃尔佩告诉他入口在大殿的墙上,有一个小型机械装置,如果他向上推动就可以打开秘密通道前往地下墓穴的路。埃齐奥感谢了拉·沃尔佩的帮助,根据指示进入了墓穴。

圣殿骑士会议[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罗德里戈:“先生们,明天佛罗伦萨将会升起一个新的太阳。愿认知之父指引我们。”
所有人:“愿认知之父指引我们。”
―圣殿骑士在会议后互相道别。[来源]

埃齐奥进入墓穴,开始进一步调查。他激活墓穴中的古老机械,并击败了帕齐派来的卫兵,并找到了圣殿骑士的集会地点。埃齐奥躲在外面窃听会议。

大殿下的圣殿骑士会议

他窃听到安东尼奥·马费伊的祷词,祈祷结束的时候,他们问贝尔纳多·巴龙切利装备的问题。贝尔纳多保证说所有的武器和盔甲都准备好了。

斯特凡诺·达·巴尼奥内问他们的计划是否得到了教皇的许可,罗德里戈·博吉亚进入房间回答说教皇默许了他们的行动,前提是不得杀人。

弗朗切斯科接过话头,向罗德里戈以及所有人保证他们做好了在圣母百花大教堂前发动袭击的准备,贝尔纳多同时指出朱利亚诺·德·美第奇一直在改变计划。

罗德里戈注意到雅各布·德·帕齐举止不安,被问到是否担心美第奇会有所察觉,在回答之前,弗朗切斯科就打断了话头,说美第奇家族太愚蠢并且傲慢,不可能注意到不对劲。

他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但雅各布离开训斥了他,声称他们不应低估敌人,弗朗切斯科的儿子维耶里就是因此而死。弗朗切斯科保证这种意外不会再发生。

罗德里戈让他们将所有事情安排妥当,之后他们相互道别,为行动做好准备。埃齐奥继续探索地道,并发现了大流士坟墓中的一枚刺客封印。之后他走出大殿并找到了拉·沃尔佩。

埃齐奥和拉·沃尔佩计划接下来的行动

埃齐奥通过下水道到达港口,见到了拉·沃尔佩,讨论了圣殿骑士的计划。他接着提到该计划涉及到美第奇家族,他们的目标是在星期日的大教堂处实行计划。

他还表示教皇也给予了支持,拉·沃尔佩并不觉得惊讶,认为这是西克斯特的典型行为。突然拉·沃尔佩想起美第奇家族会和佛罗伦萨的其他人于周日在大教堂举行礼拜。

他接着意识到帕齐计划在大弥撒的时候对美第奇发动袭击,怀疑他们意图接手佛罗伦萨。他非常担心埃齐奥的这一发现。

他警告埃齐奥说如果他没能抵挡帕齐的进攻,佛罗伦萨将会落入帕齐的控制之中,从而让大家的生活陷入灾难。埃齐奥保证说绝不让此事发生,并说这是一个接近和结束阴谋者计划的机会。在告别之后,埃齐奥前往大教堂。

大教堂前的袭击[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朱利亚诺:“No! In nome di Dio, vie scongiuro! Pietà! (不!以上帝的名义,求求你饶了我吧!)”
弗朗切斯科:“Nessuna pietà, cane maldetto! Muori! Muori! Muori! (我饶个屁,你个贱狗!死吧!死吧!死吧!)”
―弗朗切斯科拒绝了朱利亚诺的求饶。[来源]

洛伦佐与妻子在大教堂

埃齐奥在大弥撒时到达了大教堂,融入人群中寻找弗朗切斯科·德·帕齐。然后他看到了美第奇一家到达,洛伦佐和妻子一同前往教堂门口,朱利亚诺和情妇紧随其后。

此时,弗朗切斯科和贝尔纳多冲了出来。埃齐奥行动之前,巴龙切利就刺中了朱利亚诺的胸膛。血流不止的朱利亚诺试图逃跑时被弗朗切斯科拦住。

洛伦佐看到弟弟被攻击,意图帮助。然而他后面的两名修士举剑刺下,他们都是圣殿骑士。朱利亚诺被打倒在地,乞求饶恕,但并没得到怜悯。

弗朗切斯科一刀刀反复捅着朱利亚诺,在他死后仍未停手。而这一时间里,洛伦佐击退了即系着,并准备保护自己不受帕齐攻击。弗朗切斯科将匕首插在朱利亚诺尸体上,拔出剑准备对付洛伦佐。

弗朗切斯科与巴龙切利攻击朱利亚诺

埃齐奥为了阻止袭击,上前保护洛伦佐。他挡开了卫兵和弗朗切斯科,成功将他们赶跑。洛伦佐感谢他的帮助,请求他将自己安全护送回家。

在前往美第奇宫的路上,他们看到街上正发生暴乱,帕齐士兵和美第奇卫兵陷入混战。

他们赶路的时候,洛伦佐愤怒地喊到要将帕齐家族从历史上抹去。埃齐奥告诉他要保存体力,不然他会死的更快。

埃齐奥和洛伦佐成功到达了洛伦佐家的门口,在一名美第奇卫兵打开门后,埃齐奥和洛伦佐走了进去。洛伦佐问埃齐奥为何救他,得到回答说他不是唯一一个因为帕齐失去兄弟的人。埃齐奥介绍了自己,洛伦佐就知道了他是乔瓦尼的儿子,称赞他父亲是个好人。

就在此时,另一名美第奇卫兵赶来,报告说城市陷入了混乱。他还说帕齐计划袭击在领主宫的官员来让自己的人掌权。洛伦佐认为这是一个主要威胁,试图恢复力量,以自己掌控局势。埃齐奥敦促他休息,保证说他会处理掉主要的阴谋者。洛伦佐同意后,埃齐奥就离开前往领主宫。

领主宫的暴动[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埃齐奥:“现在佛罗伦萨会根据你的所作所为对你下判决。”
弗朗切斯科:“结束了…都结束了。”
―弗朗切斯科对埃齐奥的遗言。[来源]

埃齐奥刺杀弗朗切斯科·德·帕齐

埃齐奥来到了领主宫,看到了广场一片混乱,美第奇与帕齐的士兵们在展开激烈的战斗。弗朗切斯科站在墙上看到毫发无伤的埃齐奥,接着就命令手下加强领主宫的安保。

埃齐奥最终到达屋顶直面弗朗切斯科,弗朗切斯科绝望地求救,但没人回应。

弗朗切斯科咒骂着埃齐奥,跳下了高墙,跌进了一辆运花车。埃齐奥跟了上去,追上了他然后杀了他。

埃齐奥在弗朗切斯科奄奄一息之时说了尊重的话,然后将尸体带回高塔。此时佛罗伦萨的市民聚集在领主广场高声诉求着自由,雅各布也骑马赶来进一步召集民众,高呼着自由的口号。

然而他这样做的时候,弗朗切斯科近乎赤身的尸体从领主宫塔顶吊下。下面的人们抬头看见领主宫上面一堆美第奇的支持者高唱凯歌。

雅各布看到这一幕被吓坏了,知道计划功亏一篑,立即逃离了这座城市,留下惊恐的民众。埃齐奥在远处看着这一切,之后离开。

家族历史[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埃齐奥和洛伦佐在老桥见面

第二天,埃齐奥在老桥会见了洛伦佐。洛伦佐告诉他多年前发生在桥下的事情,当他还是个小男孩的时候他调入了河中。

湍急的喝水将小洛伦佐推离岸边。就在他确信自己要完了的时候,他失去了意识。然而醒来发现母亲在他身旁哭泣,旁边站的是年轻的乔瓦尼·奥迪托雷,向他微笑着,正是他救下了洛伦佐。

美第奇与奥迪托雷家族的友谊自此开始。洛伦佐为未能救出埃齐奥的父兄而感到抱歉。埃齐奥称这并非他的错,让这发生的另有其人。

埃齐奥接着问雅各布和其他阴谋者的情况。洛伦佐告诉他所有人都在被捕前逃跑了。埃齐奥接着问同谋者的名字,缩小搜索范围。

洛伦佐告诉了他名字:贝尔纳多·巴龙切利、斯特凡诺·达·巴尼奥内、安东尼奥·马费伊以及大主教弗朗切斯科·萨尔维亚蒂。埃齐奥表达感谢,在离开前,洛伦佐给了他从弗朗切斯科的文件中找到的另一页手札,作为礼物。

洛伦佐称乔瓦尼对古物感兴趣,埃齐奥收到手札后,向洛伦佐告别。他将手札交给莱昂纳多解读之后,又得到了一个武器的新改良。接着他返回蒙特里久尼寻求叔叔马里奥的帮助,同时把解密的手札交给他。

托斯卡纳[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搜索共谋者[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埃齐奥:“一位权贵派我从佛罗伦萨来处理一些未完成的事情。我在寻找雅各布·德·帕齐。”
马里奥:“哈…谁不是呢?我们找他好多天了呢。”
埃齐奥:“也许我带来的东西对我俩都有帮助。他的同伙的名单。其中一个人在死前透露来着这些。”
—埃齐奥和马里奥密谋对付雅各布和他的同伙。[来源]

埃齐奥与马里奥讨论雅各布所在

回到蒙特里久尼后,埃齐奥将莱昂纳多破译的手札页面交给了马里奥。他在一行上面看到说“只有先知能打开”。

页面还提到了两个“伊甸碎片”。马里奥认为这些信息还不完整,让埃齐奥去收集更多其他页面。埃齐奥说自己有其他事情要处理,请求叔叔帮助自己到圣吉米尼亚诺完成另一个任务,寻找反对美第奇的阴谋家们。

他同意了,并指示手下去到托斯卡纳另一边去搜索同谋者,并自己在蒙特里久尼对埃齐奥进行进阶战斗训练,教导他躲避敌人进攻。当埃齐奥掌握之后,一名雇佣兵传信来说找到了一名阴谋者。埃齐奥立刻赶往圣吉米尼亚诺。

他在托斯卡纳乡村的旅程历时一年半,他花了数个月的时间寻找帕齐同谋者。于此同时,他得知更多关于目前还下落不明的帕齐族长雅各布的信息。

刺杀城中的布告者[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安东尼奥:“滚开,恶魔!”
埃齐奥:“对死亡给予点尊重吧,我的朋友。”
安东尼奥:“我给你看什么叫尊重!”
埃齐奥:“不,我会的。”
—埃齐奥在圣吉米尼亚诺塔顶上对安东尼奥说。[来源]

埃齐奥刺杀安东尼奥·马费伊

马里奥的手下最先找到了修道士安东尼奥·马费伊,他正站在圣吉米尼亚诺塔顶上对市民布道。他声称洛伦佐·德·美第奇与恶魔无异。

雇佣兵警告埃齐奥周围其他塔楼有弓箭手驻守。埃齐奥认真对待,小心攀爬塔楼。

埃齐奥将弓箭手都放倒时,安东尼奥正在进行圣殿骑士的宣传,告诉市民们他们必须进行忏悔,来摆脱美第奇的影响。

埃齐奥没有继续浪费时间,爬上塔楼面对马费伊。尽管有士兵守护,但埃齐奥还是将他们一起干掉了。

马费伊临死前告诉埃齐奥不要靠近,害怕触碰埃齐奥。埃齐奥让他尊重死亡,在对敌人表示了敬意之后,还没来得及问雅各布的下落他就死了。

埃齐奥从尸体上取出一封发给罗德里戈·博吉亚的信件。马费伊在信中请求宽恕,因为他因为害怕刺客,已无法去参加会议。埃齐奥没能从马费伊那里得到有用的信息,于是开始寻找其他同谋者。

比萨的大主教[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埃齐奥:“雅各布在哪?”
萨尔维亚蒂:“他知道你是来找他的…他只在黑暗中露面与他人接头…”
埃齐奥:“那是说时间…现在告诉我地点。”
—埃齐奥在萨尔维亚蒂别墅对萨尔维亚蒂问话。[来源]

埃齐奥刺杀弗朗切斯科·萨尔维亚蒂

到1479年,埃齐奥得知雇佣兵们找到了另一个同谋者,于是骑马前往乡下。他与一名雇佣兵在附近的村庄接头,他被告知这名比萨大主教在自己的别墅中避难。

这名雇佣兵给埃齐奥几名人手指挥,来对付帕齐卫兵的严密守卫。埃齐奥带着这队人马准备移动。

埃齐奥处理了挡路的卫兵没呢,爬上了别墅外墙,同时也听到了萨尔维亚蒂的警告。埃齐奥跳进院中,看到一个营的卫兵在此处巡逻。

埃齐奥打开了大门,让手下进入对付卫兵们,然后成功刺杀了萨尔维亚蒂。埃齐奥在死前询问雅各布的位置,然后得知雅各布只在暗中露面去见其他圣殿。

埃齐奥询问他的位置,但萨尔维亚蒂已经咽下了最后一口气。他解决了附近其他的卫兵后就离开了别墅区寻找其他同谋者。

惊慌的银行家[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埃齐奥:“雅各布在哪?”
巴龙切利:“然后你要对他做你刚才对我做的事情了?”
埃齐奥:“你还有时间把心肺肠子翻出来拾掇拾掇。”
巴龙切利:“召集会议的时候,我们会在教堂集合。”
—巴龙切利临死之时。[来源]

埃齐奥刺杀贝尔纳多·巴龙切利

回到圣吉米尼亚诺后,埃齐奥从一名马里奥手下处得知他们发现了贝尔纳多·巴龙切利银行家的位置。

这名雇佣兵告诉埃齐奥巴龙切利从君士坦丁堡回来后就被美第奇抓住了,但他逃脱了监禁来到了圣吉米尼亚诺。埃齐奥感谢提供的情报后,很快动身寻找巴龙切利。

他找到了巴龙切利,偏执地让帕齐家族围着保护自己。他听到银行家喃喃自语,试图对危险鼓起勇气。巴龙切利试着思考对自己有利的可能性,但此时埃齐奥已经接近了他。

他从远处看到了埃齐奥,由于恐惧,他很快逃离了集市。埃齐奥予以追击,试图抓住巴龙切利。追踪他迅速追上并杀死了这名银行家。

被问及雅各布所在时,巴龙切利告诉埃齐奥会在召唤开会时在教堂集合。当埃齐奥做了尊重的仪式后,就离开了现场,准备寻找最后一位同谋者。

让假修士闭嘴[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我想没什么好怕的…他们会在罗马众神的阴影下会面…”
―斯特凡诺·达·巴尼奥内的遗言。

埃齐奥刺杀斯特凡诺·达·巴尼奥内

埃齐奥得知了最后一名同谋者,修士斯特凡诺·达·巴尼奥内的位置。他与蒙特奥利韦托大修道院附近的雇佣兵碰头后,被告知斯特凡诺就和修士同伴们在同一个修道院。

雇佣兵给了埃齐奥一些可以帮助逃跑的烟雾弹,埃齐奥带着这些准备进去。接着他得知一些卫兵伪装成修士,于是小心翼翼进入了修道院。当他融入人群之中时,他窃听到了斯特凡诺和修士同伴的对话。

斯特凡诺斥责这名修士,因为这人相信《圣经》中的文字以及“天空中有一个看不见的疯子”的存在。这人听到斯特凡诺如此亵渎神明的话语大感震惊,回答说斯特凡诺只在躲避刺客的时候得到修道院的认同。

埃齐奥看到机会,在僧侣面前刺杀了斯特凡诺。在他死前,埃齐奥问他雅各布的位置。斯特凡诺透露说他们“会在罗马神明的阴影中会面。”埃齐奥接着从尸体中搜出一封信,还没来得及读下去,卫兵们赶来准备决一死战。埃齐奥使用烟雾弹轻松逃走,并离开了乡下回到了圣吉米尼亚诺。

帕齐家族的末日[编辑 | 编辑源代码]

“Vai, amico, libero da fardelli e paure (去吧,朋友,不再有负担和恐惧)。Requiescat in Pace (安息吧)。”
―埃齐奥将雅各布从痛苦中解放出来。[来源]

埃齐奥刺杀了斯特凡诺·达·巴尼奥内之后,得到了他的一封信,写明他们会在城中的教堂碰头。到了1480年,埃齐奥最终在圣吉米尼亚诺城中找到了雅各布·德·帕齐。埃齐奥迅速行动进行跟踪,希望了解更多圣殿的计划。

他跟着出了城,到了圣殿骑士把守的古罗马剧场,埃齐奥偷偷溜了进去,并继续窃听会议。

他看到罗德里戈·博吉亚,他对帕齐家族没能终结美第奇的统治感到愤怒,也得知了埃齐奥设法除掉了他们其他圣殿兄弟的事实。雅各布试图与其讲理,把失败归咎与弗朗切斯科的急于求成,并说自己设法充当理性的声音。

就在此时,一名威尼斯人嘲讽雅各布,说他们的失败是出于他的懦弱。雅各布立刻反击,说是在行动中用的威尼斯武器是垃圾,毫无作用。

罗德里戈不想再听雅各布的任何说辞,愤怒地斥责他的行为,说雅各布除了借口外,没有采取任何行动,而且还敢侮辱圣殿骑士组织的其他成员,还没有证据来证明自己的价值。

罗德里戈问雅各布下一步准备做什么,问懵了他。而罗德里戈嘲讽着他,将匕首刺入了他的胸膛。

Rodrigo Borgia stabbing Jacopo

雅各布虚弱地抽搐着,然后被威尼斯人又捅了一刀,倒在地下。接着他向罗德里戈求饶,声称如果让他活下去,他可以挽回错误。

罗德里戈毫不留情,用剑刺穿了他的脖子。接着他让自己早已察觉的埃齐奥现身,让卫兵们干掉他,然后和威尼斯人一同离开了剧场,留下雅各布等死。

埃齐奥除掉了拦他以及包围的卫兵,用袖剑结束了雅各布的痛苦。举行了仪式之后,他离开了托斯卡纳,回到佛罗伦萨报告洛伦佐·德·美第奇他成功摧毁了阴谋者。

后续[编辑 | 编辑源代码]

“你知道你在猎杀行动结束之后,帕齐家族什么下场吗?你亲爱的洛伦佐夺走一切之后,就把他们扔进监狱,即使是那些没有参与谋反的人也未能幸免。女性被禁止婚嫁,家族墓碑上的铭文被抹除。所有成员从历史上除名。“噗”的一声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1501年,卢克雷齐娅·博吉亚对埃齐奥。[来源]

帕齐家族倒台后,圣吉米尼亚诺的控制权落入了美第奇家族手中,从而使他们获得了更大的权力。埃齐奥告知了洛伦佐他的成功,收到了美第奇披风作为礼物。

埃齐奥告诉他他下一个任务是去威尼斯,他在读了雅各布的信后,得知了圣殿骑士在哪有更多的阴谋成员。洛伦佐祝他好运,然后埃齐奥立刻了美第奇宫。

所有的领袖被消灭后,帕齐家族也受到了审判,除了少数无辜者外,剩下的支持者要么被埃齐奥杀死,要么被美第奇处决。甚至那些对阴谋毫不知情的成员也被会比并且关入监狱。由于所有的指控反对他们,在威尼斯阴谋发生的时候,他们的名字很快从大部分记录中抹去了。

出场[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参考[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社区内容除另有注明外,均在CC-BY-SA许可协议下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