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LocationsEraicon-good

Smallwikipedialogo
这篇文章是关于法国首都的。也许你要找的是特洛伊王子帕里斯
“等到哪一天,这一切都结束了,我会邀请你去巴黎,和我,还有我的家人同住。康纳,巴黎是这世上最美丽的城市,充满了艺术与文化,有的是女人和美酒。不过,巴黎的内在病了,变得黑暗而又腐败……”
―1778年,拉法耶特侯爵对拉通哈给顿说道。[来源]

巴黎(法语:Ville de Paris,英语:Paris),法国首都,同时也是法国第一大城市。法国大革命时期,巴黎这座城市被分为七个行政区,这七个行政区分别为卢浮宫区西堤岛区玛莱区比耶夫尔区荣军院区拉丁区以及巴黎之腹区

历史编辑

形成编辑

巴黎最早建立于公元前3世纪。当时只是名为“巴黎吉”的凯尔特人部落在西堤岛上修筑的一处有围墙的聚居点。[1]

罗马统治时期编辑

公元前52年,尤利乌斯·凯撒统治的罗马帝国发兵征服了居住于此的巴黎吉这个凯尔特部落,并在塞纳河的河边建起了一座小镇,将其命名为“Lutetia Parisiorum”,意为“巴黎吉的沼泽”。公元3世纪末,巴黎及周边地区改信基督教。根据传说,巴黎的主教圣德尼在公元250年前后被罗马人在蒙马特斩首殉道。随后,这名圣徒的身体带着自己的头颅走向了卡托拉丘斯(Catolacus)村,这座村子后来也被叫作圣但尼[2]

5世纪时,罗马帝国东西分裂;之后,法兰克于486年占领了巴黎。

中世纪编辑

558年,巴黎附近修建了圣日耳曼德佩修道院。这座修道院日后会成为法国最富有的修道院之一。[1]

7世纪中叶,巴黎贵族筹资修建了主宫医院,用作穷人与病人的庇护所。主宫医院因此成为了巴黎历史上的第一家医院。[1]

10世纪时,法国国王在西堤岛上修建了自己的寝宫,这些建筑后来改变了用途,成为了裁判所附属监狱的所在地。[1]

1130年,法国国王路易六世市政厅广场附近后来成为大夏特莱的石制要塞修建了木塔。他还命令修建巴黎大堂和巴黎神圣教会与公墓,后者日后成为了巴黎所有教会的共用墓地。[1]

1160年,巴黎圣母院开始动工,修建工作直到1345年才宣告完成。巴黎圣母院是欧洲历史上第一座使用飞扶壁的建筑。[1]

中世纪时期,巴黎发展迅速,成为了欧洲最大的城市之一。鉴于巴黎的不断发展,12世纪末,国王腓力·奥古斯都修建了卢浮要塞以及环绕巴黎的城墙。在他治下,大量的市场和集市在莱尚波(Les Champeaux)一带兴起,此地日后便被称作“巴黎大堂”。[1]

1240年,自十字军东征中归来的圣殿骑士团在巴黎修建了自己的总部。作为总部的要塞便是巴黎圣殿塔[1]

1242年,法国国王路易九世下令修建圣礼拜堂,以安放耶稣基督的棘冠。圣礼拜堂于1248年完工,成为了法国的皇家礼拜堂。同时,圣礼拜堂也是圣殿骑士的死敌——刺客兄弟会总部的入口所在地。兄弟会总部修建于圣路易岛地下,借助地下通道可以轻松前往巴黎的各个地方。[1]

1246年,法国国王路易九世设立商人教长一职,担任这一职位的人即是巴黎的市长。路易九世的神父罗伯特·德·索邦想要促进平民子女的理论教育。路易九世便给了他一幢在割喉街(the rue Coupe Gueule)上的房子,这幢房子后来便成为了索邦大学。[1]

1296年,法国国王腓力四世在西堤岛皇宫下令修建司法宫,将其用作巴黎高等法院的司法法院。[1]

Tragedy of Jacques de Molay 15

雅克·德·莫莱被处以火刑

1307年,刺客导师纪尧姆·德·诺加雷说服腓力四世,让腓力四世下令解散圣殿骑士团并逮捕其大团长雅克·德·莫莱等成员。10月13日,伪装成佛兰芒雇佣兵的刺客们与法军一起袭击了巴黎的圣殿塔。刺客大师托马·德·卡尔内隆身先士卒,打算夺得威力强大的伊甸宝剑和德·莫莱亲笔撰写的《认知之父圣典》。在战斗中,卡尔内隆与雅克·德·莫莱的顾问进行了一场打斗,但因为伊甸宝剑所释放的冲击波而暂时动弹不得。顾问趁机逃走,将宝剑同圣典一起藏在了雅克·德·莫莱的密室里。但在离开密室的时候,他被卡尔内隆刺杀,密室连同藏在其中的物品也被卡尔内隆所发现。最后,德·莫莱被捕,遭到了囚禁与审问。他将能够释放伊甸宝剑完整力量的圣心藏在了他的牢房里。同样身为圣者——伊述成员艾塔转世的雅克·德·莫莱决定改革圣殿骑士团,令其成为地下秘密组织,并将第一文明的秘密透露给了九名他最重视的并且后来得以脱身的圣殿骑士成员。1314年3月18日,雅克·德·莫莱在腓力四世与教皇克雷芒五世的面前,于西堤岛被处以火刑。临终之际,德·莫莱诅咒了教皇和腓力四世本人及腓力四世家族往后的十三代人。雅克·德·莫莱的死代表着公众视野里的圣殿骑士团正式消解,圣殿骑士组织从此步入了在暗中扩张影响的时代。[3]

1334年,克吕尼修道院院长购买了一处罗马热浴池的遗址,将遗址改建成了一栋住宅。这栋住宅就是后来被称作克吕尼酒店的地方。[1]

14世纪时,历史上法之间著名的百年战争爆发了。英军部队的进攻导致了经济动荡,直接导致了1358年的“扎克雷(Jacquerie)”农民暴动。从此以后,百年战争时期又发生了不少起义事件。法国国王查理五世为此决定加固巴黎城防。他将寝宫迁到了卢浮要塞内,下令用运到巴黎的石料修建巴士底要塞。巴士底要塞将屹立在巴黎东面,抵御英军进攻。[1]

14世纪末,代书人、炼金术师尼可·勒梅在巴黎各处设立实验室,其中一个就位于巴黎圣母院地下。在亚伯拉罕之书的帮助下,他制造出了哲人之石不死灵药,如传说记载的那样,确实得以大富大贵、长生不老。[4]勒梅用他的财产资助了神圣公墓的重建工作。去世之前,他将亚伯拉罕之书一分为二,将其中一半交给了他妻子的侄子帕内尔·勒梅。1418年,勒梅被葬在了圣雅各伯教堂,后被迁到神圣公墓与妻子合葬。[3]

JoanArc

人称圣女贞德的让娜·达尔克

15世纪初,巴黎被英国的盟友,同属法国人的勃艮第人攻陷。王位继承人查理七世遂迁都布尔日。1429年,一位年轻的法国农妇让娜·达尔克毛遂自荐,手持德·莫莱的伊甸宝剑与圣心,率领法军对抗英国与勃艮第。她率军围攻巴黎,却在战斗中被弩箭射伤,围城战也因而不了了之。[5]

百年战争结束之后,法国国王又迁都返回巴黎。

1485年,克吕尼修道院院长与主教雅克·德安布瓦兹对克吕尼酒店进行了修葺,使之成为一座奢华的待客酒店。1475年到1507年间,桑斯大主教(Archbishop of Sens)在塞纳河畔修建了自己的巴蒂库里尔酒店[1]

文艺复兴时期编辑

PL DestructiveCriticism

文艺复兴时期的巴黎

文艺复兴时期,法国的统治者为路易十二。但他实际上把政务都丢给了自己的朝臣处理,但这些朝臣暗地里与圣殿骑士联手,心术不正。意大利刺客兄弟会导师埃齐奥·奥迪托雷·达·佛罗伦萨派遣一批刺客来到法国对抗圣殿骑士的势力。他们从圣殿骑士特务手上保护了身为导师的学者德西德里乌斯·伊拉斯谟,发现有一位刺客兄弟被圣殿骑士抓住了。因此,他们审问了主教若尔日·德·安博瓦兹,得到了一张名单。名单上记录了那些为圣殿骑士组织罗马分册领袖罗德里戈·博吉亚效命的人的名字。刺客刺杀了这些人,并且在巴黎附近的一座庄园里救出了他们的兄弟。这名刺客已经饱受折磨、奄奄一息。弥留之际,他告诉其他刺客,他交代的都是假情报,让他们在对待奥尔西尼时一定要多加小心。[6]

1527年,意大利刺客乔瓦尼·博吉亚赫尔墨斯主义信徒玛丽亚·埃米尔为了找到另一半“亚伯拉罕之书”而来到了卢浮宫。但他们只找到了他人誊写的版本,并未找到原书的那一半。之后,他们又去了神圣公墓里勒梅的墓地,发现墓中既没有尸体,也没有书。[4]

弗朗索瓦一世统治时期,巴黎更具意大利及文艺复兴的风潮。卢浮宫与巴黎市政厅进行了翻修,圣雅各伯塔圣尤斯塔歇教堂以及新通往主宫医院的一座桥梁落成。[1]

ACUDB - The Red Ghost of the Tuileries

约翰内斯·梅茨格的肖像

弗朗索瓦之子,亨利二世与妻子凯瑟琳·德·美第奇一同翻修了卢浮宫,并在巴黎大堂一带修建了另一座宫殿。这座宫殿有一座占星塔,名叫美第奇塔。这位法国皇后是巴黎著名先知诺查丹玛斯的赞助人。诺查丹玛斯曾发现托马·德·卡尔内隆的刺客长袍,并将长袍藏于圣路易岛地下。他将打开长袍储存处锁的钥匙分散开来藏在巴黎各处,并留下了提示钥匙所在位置的谜题。诺查丹玛斯还预言了国王的死——亨利二世于1559年在巴黎参与骑士比武时被长矛刺中了眼睛。几天之后,亨利二世便因伤去世。他的遗孀成为了法国的摄政王。她认为卢浮宫太过空荡,太过冷清而又太过拥挤,于是决定新修皇家住所,名叫杜伊勒里宫。修建杜伊勒里宫征用了大量人手。其中一人名叫约翰内斯·梅茨格,是一名德国屠夫,他拒绝接受征用。因此,他于1561年被逮捕处决。临死之前,他发誓说,他一定会向杜伊勒里宫未来的主人复仇的。他死后不久,杜伊勒里宫周围确实出现了超自然现象,引起了骚乱,这些超自然现象以及骚乱自然而然地被人们归结到梅茨格前来复仇的亡灵身上,将它称作“血色幽灵(Red Ghost)”。[1]

在亨利二世去世之后,王位由他的三个儿子继承,这一情况也导致了一段时间的动荡不安。而法国境内天主教与新教之间的宗教战争更是加深了这份动荡。尽管亨利二世的女儿——信仰天主教的玛戈与信仰新教的纳瓦拉国王亨利三世结婚一度团结了巴黎的新教领袖。但1572年8月24日,在一系列事件的影响下,圣巴托洛缪大屠杀爆发了。巴黎城内歇斯底里的暴徒们进行了对新教领袖以及新教徒的大屠杀。纳瓦拉的亨利三世侥幸逃得一命。1578年,连接西堤岛与塞纳河两岸的桥梁开始修建。这座桥名为新桥,又因法国国王亨利三世在两名男宠的葬礼之后才举行落成仪式而得名泪桥(pont des pleurs)。1589年,亨利三世被天主教狂热信徒雅克·克列孟刺杀。临终之前,他委任自己的妹夫——纳瓦拉的亨利三世担任他的继任者。[1]

在对巴黎的漫长围攻之后,成为法国国王亨利四世的纳瓦拉国王亨利三世于1593年决定改信天主教。据称他表示说“巴黎确实值得举行弥撒(Paris is well worth a mass)”。他在巴黎城内进行了皈依仪式,并与巴黎巴列门的首席院长阿希勒·德·哈雷建立合作关系。这些举动大大稳定了法国国内局势,终结了宗教战争。[1]

在他治下,新的房屋在巴黎城里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他在卢浮宫与杜伊勒里宫连接了起来。1601年,他下令在司法宫后面修建太子广场,并将广场交给了哈雷。1605年,皇家广场开始修建,坐落于当年亨利二世受致命伤的地方。这是一片拥有36座楼阁的广场。同年,亨利四世的前妻玛戈王后在桑斯公馆落脚。1606年,玛戈王后那年轻的情人加布里埃尔·达特·德·圣-儒略在公馆门口被玛戈王后的前情人——前来求婚、满怀嫉妒的佛蒙特伯爵刺杀。1610年5月14日,亨利四世在马车上被天主教狂热信徒弗朗索瓦·拉瓦莱克刺杀。[1]

波旁王朝统治时期编辑

在亨利四世遇刺之后,他年仅八岁的儿子成为了法国的新国王——路易十三。他的母亲玛丽·德·美第奇则成为了当时的摄政王。她下令修建她已故丈夫的骑马像玛丽桥也是在她的命令下开始修建的。1612年,她购买了皮内-卢森堡公爵位于巴黎的葡萄园及公馆,并请建筑师萨罗蒙·德·布洛斯为她修建卢森堡宫及宫殿花园。1622年,黎塞留枢机主教阿尔芒·让·迪普莱西成为了索邦大学的校长。鉴于校园建筑年久失修,他于1629年开始翻修工作。作为这些开销的代价,他许诺死后葬在大学的礼拜堂里。黎塞留还下令修建主教宫作为他的住所。从1624年起直至去世,黎塞留被路易十三任命为国家首相,负责巩固法国的中央政权,增强法国国力。在路易十三统治时期,巴士底要塞开始被用作监狱。1642年黎塞留去世后,他被葬在了索邦大学里,他的住所被交付皇室,改称“皇家宫殿”。[1]

Louis-xiv-lebrun

太阳王路易十四

路易十四坐上王位的时候年近五岁,统治权暂时由他的母亲奥地利的安妮摄政(Regent Anne of Austria)与国家首相儒勒·马扎然主教行使。马扎然去世之后,留下了巨额的遗产。其中,有两百万里弗被用来修建作为巴黎大学的四国学院。之后,科学在巴黎城内兴盛了起来。1648年,布莱士·帕斯卡用圣雅各伯塔进行了实验。1667年,巴黎天文台开始修建。1671年,作为伤残老兵医院的荣军院开始修建。17世纪时,玛莱区因贵族开始修建士绅府邸(hôtels-particuliers)而成为了引领潮流的地区。其中,1676年巴列门首席院长菲耶贝修建的菲耶贝府邸便是很有代表性的例子。路易十四刚即位不久,巴黎便爆发了有“投石党运动”之名的暴乱。这场暴乱导致路易十四不得不从巴黎出走,随后因认为巴黎人民不爱戴皇室而决定将皇家成员安置在凡尔赛,并将父亲的狩猎小屋改建成了宫殿,这座宫殿最后于1682年落成。巴士底也正式成为了监狱,关押造反贵族等政治犯。1686年,西西里厨师普罗科皮奥开办了普罗可布咖啡馆。这家咖啡店后来成为了巴黎城里最著名的咖啡店之一。路易十四下令修建旺多姆广场来纪念他的荣耀,并用他自己的骑马像作为巴黎城内的装饰之一。[1]

18世纪初,神偷路易-多米尼克·卡图什声名鹊起——他将从富人家里偷来的钱分给巴黎周围的贫苦人民。1721年,被捕的卡图什被判处了死刑。他身为法国刺客领袖的爱人米雷耶用磔轮伪造了他的死,救了他一命。随后,拉图什成为了一名刺客,他的名字与他的日记流传了下去,最后为18世纪的另外两名刺客所知。[1]

18世纪,巴黎城内的修建工程仍旧继续进行着。1744年,路易十五患上了重病。他发誓说,要是自己能够康复,就在圣热纳维耶芙修道院的废墟上修建新的教堂。1750年,卢森堡宫成为了巴黎第一座博物馆。1752年,军事学院在路易十五情妇蓬帕杜夫人的监管下开始修建。1755年,路易十五当年许诺的教堂开始修建,并于1790年落成。同样在1755年,谷物交易所开始修建,此地便是日后巴黎谷物交易的所在地。1756年,路易十五的女儿路易斯·弗朗索瓦·德·波旁下令修建波旁宫,费用则由她的父亲支付。同年,因密谋对抗蓬帕杜夫人而被关押在巴士底狱中的让·亨利·拉图德用麻绳和柴火做出了一把临时绳梯,逃出了监狱。1759年,剧院咖啡馆在西堤岛开张,成为了巴黎首屈一指的咖啡店。刺客们买下了这家咖啡店,并将咖啡店用作他们情报收集的重要网点。1772年,杜伊勒里花园附近的路易十五广场落成。两年前的1770年,为庆祝王储路易-奥古斯特玛丽·安托瓦内特的婚礼曾在此举行烟花表演,但表演发生了事故,132人在事故中丧生。[1]

Deconstructed 6

谢伊看到本杰明·富兰克林被罪犯追赶

与此同时,巴黎日渐成为国王权力的争论中心。很多启蒙学派的哲学家在普罗可布或摄政咖啡馆等咖啡馆里聚会,讨论政治与哲学。伏尔泰、狄德罗与让-雅克·卢梭即在此列。这一时期,部分地区出现了相当明显的贫困现象。据形容,圣马赛尔区有着“肮脏发臭的狭窄街道,破破烂烂乌漆墨黑的房屋,空气中弥漫着邋遢和贫困的味道,到处都是乞丐、马车夫、补衣匠、草本饮料贩子和戴着旧式礼貌的老绅士。”在圣但尼区,一个名为“奇迹之殿”的反社会团体组织起了城里的乞丐和边缘群体。这个团体的首领便是乞丐之王。[1]美国革命时期,美国哲学家本杰明·富兰克林代表美国出使法国时也曾参加过这些咖啡馆里的讨论。1776年12月,富兰克林被巴黎的犯罪分子盯上了。但曾为刺客的圣殿骑士谢伊·科马克伸手相助,救下了他。富兰克林为了报答谢伊,答应带谢伊一同前往凡尔赛宫。谢伊找到了在宫里碰头的刺客,刺杀了刺客夏尔·多里安,夺走了先行者之盒[7]1782年,警督蒂鲁·德·夸纳(Thiroux de Crosne)派人将六百万具已经腐烂的尸体从巴黎已经爆满的公墓中迁出,安葬到了巴黎的地下采石场。巴黎地下采石场从此成为巴黎地下陵墓。1783年,第一台热气球飞行器在巴黎进行测试。自路易十六即位到1789年,共有16家新剧院在剧院大道(Boulevard des théâtres)上开张。[1]

法国大革命时期编辑

18世纪80年代,法国参与了美国独立战争。战争带来的开销与皇室成员奢侈无度的生活导致法国来到了经济崩溃的边缘。1784年,围绕巴黎的农民-将军之墙开始修建,意在向出入城市的货物征收通行费。这一时期,路易十六的侄子,奥尔良公爵路易·腓力二世负债累累。住在皇家宫殿里的他在宫殿的拱廊里开办了60家商店,以此来偿还他的债务。赌场、剧院、咖啡馆与妓院涌入皇宫,皇家宫殿一时间成为了知识分子对王权辩论的中心。[1]

1774年前后,身为圣者的银匠弗朗索瓦-托马·日耳曼看到了自己前世的人生。之后,他进入了雅克·德·莫莱的密室,找到了《认知之父圣典》。明白自己与德·莫莱之间存在某种关联之后,身为圣殿骑士组织巴黎分册成员的日耳曼试图改革圣殿骑士组织,让圣殿骑士组织重返阴影并推翻法国国王的统治。但最高大师弗朗索瓦·德·拉塞尔将日耳曼的理念斥为异端,将他逐出了组织。日耳曼与分册组织中数位认同他理念的成员联手,在巴黎的圣殿塔集结。作为日耳曼追随者之一的夏尔·加百列·西韦特招募了本想侍奉德·拉塞尔却遭到无视的乞丐之王1789年三级会议开始后的晚宴上,这两位日耳曼的追随者在凡尔赛宫合作刺杀了弗朗索瓦·德·拉塞尔。成为新任最高大师的日耳曼开始寻求操纵法国大革命的方法,想让革命按照他所准备的计划发展。[3]

7月12日,在财政总监雅克·内克尔遭到免职之后,又有传言称国王要派军队袭击巴黎,记者卡米尔·德穆兰带人在皇家宫殿发动了起义。两天后,无裤党人在部分军队的帮助下,为了夺得火药而进攻了巴士底狱亚诺·多里安此时因为被诬陷为谋害弗朗索瓦·德·拉塞尔的凶手而被关押在巴士底狱里。为了救他,埃莉斯·德·拉塞尔也参与了攻占巴士底狱的行动。但在群众进攻巴士底狱的时候,亚诺和曾为亚诺生父夏尔·多里安导师的刺客大师皮耶尔·贝莱克一起趁乱逃出了牢房。两人用信仰之跃从巴士底狱顶部一跃而下,逃出了监狱。随后,愤怒的群众占领了巴士底狱,杀死了巴士底狱的监狱长贝纳-洛奈侯爵[3]

7月里,新任财政总监约瑟夫·福隆·德·杜耶大量囤积食物,哄抬巴黎食品价格。刺客兄弟会破坏了他的计划,为广大群众打开了杜耶的仓库大门。刺客们还阻止了企图转移食物的杜耶的手下。7月22日,杜耶被愤怒的群众抓住,被绞死在了市政厅广场的路灯上,随后又被砍了头。这一时期,无裤党人组织起了管理城市的巴黎公社,市长由让·西尔万·巴伊担任。[3]

Women's March 6

巴黎的妇女游行

即便在国民议会废除法国贵族及教会的特权之后,巴黎的很多人还是在挨饿。1789年10月5日,戴洛瓦涅·德·梅丽古尔带领巴黎大堂的妇女进行了一场向凡尔赛宫进发的游行。听命于日耳曼的圣殿骑士想在游行过程中煽风点火,盯上了梅丽古尔。刺客们保护了梅丽古尔,并破坏了用来对抗群众的火炮。皇室成员因为这场游行而不得不迁回巴黎,住进了杜伊勒里宫。国民议会的驻地就在离杜伊勒里宫不远的马场厅(Salle du Manège)。[3]10月5日夜里,日耳曼刺杀了巴黎最后一个忠于德·拉塞尔的圣殿骑士。在战斗中,埃莉斯不得不跳进塞纳河里,逃得一条生路。[8]

在巴士底狱被攻占之后,国民议会投票决定拆除巴士底狱,用巴士底狱的石料来修建波旁宫到杜伊勒里花园之间的革命桥。许多政治俱乐部为了向人民群众进行宣传而先后在巴黎开办。日后被圣殿骑士吸纳的雅各宾派也是在这一时期兴起的,总部设于雅各宾修道院。巴士底狱被攻占一年后,为了巩固国王、国民议会与人民群众之间的团结关系,巴黎于战神广场(Le Champs de Mars)举行了联盟节(Fête de la Fédération),有三十万人参加了这场节日庆祝活动。[1]

1791年,剧院咖啡馆几近破败。咖啡馆经理人,刺客夏洛特·高斯看上了成为了刺客的亚诺·多里安,让他来担任咖啡馆的新老板。亚诺在翻修咖啡馆的时候,还击败了盯上咖啡馆的保皇派势力“使徒行传”。亚诺还买下了巴黎其他的咖啡馆,以此构筑刺客兄弟会的情报收集网络。每买下一家咖啡馆,亚诺就会完成一份对抗控制着巴黎各个行政区的流氓与圣殿骑士的契约。与此同时,在佛朗科斯·尤根·维多克的建议下,亚诺还调查了巴黎各地的凶杀案,把真凶捉拿归案。[3]

The Kingdom of Beggars 5

圣迹区

在德·拉塞尔去世之后,圣殿骑士掌控了巴黎,组织了多次对珍贵文物的走私活动。西韦特以保护贵族和牧师不受革命派袭击为借口敲诈他们。刺客议会命令亚诺去巴黎圣母院刺杀西韦特,调查德·拉塞尔被害背后的真相。在杀死西韦特之后,亚诺知道了谋杀德·拉塞尔的另一个真凶的身份——乞丐之王。随后,亚诺潜入了圣迹区,刺杀了乞丐之王。他又在乞丐之王的记忆中发现,这两名杀人凶手听命于一位新的最高大师。在成为新任乞丐之王的萨德侯爵的帮助下,亚诺发现,杀害他养父的武器正是日耳曼制作的。亚诺来到了日耳曼的银匠工作坊,质问日耳曼事情的真相。发觉亚诺并不知道他是圣殿骑士的日耳曼诓骗了亚诺,告诉亚诺,是克雷蒂安·拉法叶要求他打造的别针,而克雷蒂安正计划对刺客发动袭击。亚诺随后根据日耳曼提供的“线索”摧毁了拉法叶在谷物交易所的火药储备。当晚,亚诺又在旧圣婴公墓,忠于德·拉塞尔的圣殿骑士集结时刺杀了拉法叶。亚诺发现拉法叶当初是想帮助德·拉塞尔的,发现自己遭到了欺骗,但为时已晚。[3]

在拉法叶死后,日耳曼及其追随者们筹划了让巴黎百姓挨饿、推翻国王的行动。他们还计划谋害埃莉斯·德·拉塞尔。偷听到这些圣殿骑士会议内容的亚诺救下了遭到袭击的埃莉斯。这对义兄妹决定在兄弟会的帮助下共同调查德·拉塞尔之死背后的真相。埃莉斯告诉亚诺,日耳曼其实是一名圣殿骑士。两人随后发现,日耳曼便是这些阴谋的幕后主使。亚诺正要将这些情报告诉导师米拉波,米拉波却因主张与圣殿骑士和平共处而被皮耶尔·贝莱克刺杀。发现这件事之后,亚诺不得不和自己的导师皮耶尔在圣礼拜堂进行决斗。最后,皮耶尔败给了亚诺,让亚诺杀死了自己。刺客议会方面因两名重要成员先后去世而拒绝与埃莉斯联手,亚诺更是被禁止继续调查德·拉塞尔被害的真相。[3]米拉波被葬在了由圣热纳维耶芙修道院改建而来的先贤祠,同法国的诸多伟人一同长眠于此。[1]

1791年6月,皇室成员试图逃离巴黎前往瓦雷纳发动反革命活动,但在客栈被认出,只能回到巴黎。他们的行为激怒了群众,杜伊勒里宫里爆发了反对国王的示威运动,这场运动随后被拉法耶特侯爵所镇压。[1]1792年,随着法国与奥地利帝国开战,巴黎人民开始怀疑国王的真正意图。此外,巴黎又因为效命于日耳曼的两名圣殿骑士——玛丽·勒维克弗拉维尼夫人的行动而陷入饥荒。戴洛瓦涅·德·梅丽古尔调查了食物供给匮乏背后的真相,并在刺客们的帮助下阻止了一部分囤积食物的行为,并且之后还有刺客奉命前去刺杀了弗拉维尼。 [3]6月,无裤党人冲进了杜伊勒里宫,强迫国王戴上弗吉尼亚无边帽,让国王为整个国家敬上一杯葡萄酒。[1]

The King's Correspondence 4

遭到袭击的杜伊勒里宫

8月9日,巴黎公社在雅各宾派的领导下开始以武装形式反对国王,并于8月10日袭击了杜伊勒里宫。国王在瑞士卫兵抵抗群众武装时逃出了杜伊勒里宫。因为杜伊勒里宫里存放着前导师米拉波与国王之间往来的信件,刺客议会派遣亚诺前往杜伊勒里宫销毁那些随时可能被敌人夺得的信件。亚诺在杜伊勒里宫搜寻信件时遇到了正在寻找国王所持有的圣但尼伊述神殿大门钥匙的军人拿破仑·波拿巴。两人在日耳曼的追随者之一——弗雷德里克·鲁耶闯入杜伊勒里宫之前达成了各自的目标。鲁耶到杜伊勒里宫来的目的则是夺取证明国王与奥地利人之间联手的文件。[3]在国王抵达马场厅的时候,国民制宪议会宣布君主制失去其合法性,皇室成员遭到了逮捕,并被押往巴黎圣殿塔。[1]

在没有国王的情况下,制宪议会成为了法国的最高权力机构,同时深受巴黎公社影响。由冈拜伯爵冈拜子爵组织起来的奥地利间谍网试图联系奥地利军队攻打巴黎。9月2日,身为司法部长的乔治·丹东在制宪议会上发表演说,呼吁人们在奥地利虎视眈眈的紧要关头“勇敢起来(more audacity)”。在演说结束之后,丹东将一名间谍引进了陷阱,却险被间谍所杀。两名刺客救下了丹东,并杀死了间谍网的两名头目。面临着保皇党在巴黎起义的风险,政治领袖让-保尔·马拉呼吁巴黎民众行动起来,消灭那些保皇党分子和巴黎城内的囚犯。随后,九月屠杀在圣日耳曼德佩修道院拉开了序幕。很快,屠杀的暴行便充斥了整个巴黎,沙普提厄医院与图尔内尔酒庄(Château de la Tournelle)等地也不例外。弗雷德里克·鲁耶带人对大夏特莱发动了袭击,杀死了监狱长的兄弟,还将他的头砍了下来。在这场屠杀中,巴黎有数千人被害。数周后,国王的王冠被盗贼偷走,在巴黎城内进行秘密转移。[3]

在共和政体下,巴黎的许多历史遗迹都为了将法国的帝制残留抹去而改了名。皇家广场改名为孚日广场,路易十五广场改名为革命广场,皇家宫殿更是改名成了平等宫(Palais-Égalité)。10月,玛丽·勒维克继续囤积运入巴黎的粮食,将这些粮食存放在卢森堡地下,以此捏造皇室刻意制造饥荒的假象。亚诺和埃莉斯合作摧毁了她的计划。在勒维克在卢森堡宫里参加宴会时,埃莉斯将粮食从卢森堡宫地下运出,而亚诺则潜入了宴会,刺杀了四处招呼客人的勒维克。两人随后搭乘热气球,甩掉了屋顶上的追兵。[3]

ACU The Execution 3

路易十六处刑现场

国民议会对路易十六的审判于12月11日开始。借助鲁耶所取得的证据,圣殿骑士不费吹灰之力就揭露了路易十六敌对革命的立场。1793年1月15日,路易十六被判犯有密谋破坏公众自由的罪名,并因圣殿骑士路易-米歇尔·勒佩莱蒂耶投出同意处决国王的最后一票而将于五天后被处以死刑。投票结束之后,平等宫里为国王将被处死而举行了庆祝宴会,勒佩莱蒂耶也会参加宴会。亚诺潜入了平等宫,刺杀了他。亚诺随后在勒佩莱蒂耶的记忆中发现,日耳曼也会出席国王的处刑现场。1月21日早晨,革命广场上布置好了绞刑架与断头台,夏尔-亨利·桑松负责监督处刑的进行。巴黎的民众在革命广场上聚集起来,准备亲眼目睹国王被处死的场面。亚诺和埃莉斯也来到了革命广场,两人分头在人群中寻找日耳曼。亚诺先找到了日耳曼,但日耳曼告诉亚诺,自己的计划已然成功,国王死后自会有新的秩序建立起来。就在路易十六人头落地,群众高声欢呼之际,日耳曼下令让护卫杀死亚诺,逃离了现场。埃莉斯帮助亚诺杀出了一条血路,要求亚诺去追日耳曼。但亚诺拒绝接受埃莉斯的命令,无法放心让埃莉斯一个人断后。日耳曼逃走之后,埃莉斯决定不再和亚诺合作为父亲报仇。亚诺也因为未经允许杀死圣殿骑士以及在国王的处刑现场制造混乱而遭到了刺客议会的驱逐。被处死的路易十六最后被埋葬在了马德兰教堂[3]

处死国王之后,巴黎也做好了抵御欧洲各国军队进攻的准备。许多教堂被改作火药储存仓库。卢浮宫在这一时期被改造为博物馆,而刺客们偷走了由贵族保管于卢森堡宫中的数件杰作。国民议会方面,希望结束战争的山岳派(Montagnard)与主张继续战争并对革命稍作收束的吉伦特派之间的分歧愈演愈烈。1793年6月2日,身为日耳曼追随者的圣殿骑士——山岳派领袖马克西米连·德·罗伯斯庇尔命令巴黎国民卫队指挥官弗朗索瓦·安利奥与巴黎公社一同逮捕吉伦特派的成员。同情吉伦特派的夏绿蒂·科黛因让-保尔·马拉呼吁消灭吉伦特派,而借机于7月13日在马拉的浴室里刺杀了马拉。亚诺·多里安就这起案件进行了调查,最后逮捕了科黛,科黛则在四天后被处死。马拉在死后被奉为革命烈士,葬在了先贤祠中。同月,身为圣殿骑士的法军将领马考特与其他圣殿骑士合谋,准备发动武装政变推翻国民议会,加速法国大革命的进程。他们为了招募进行政变的士兵而在巴黎城内举行比武大会。但马考特不知道的是,刺客兄弟会的盟友——托马-亚历山大·仲马佯装要一同参与政变,已经获知了他们的阴谋。仲马随后委托一支刺客小队混入比武大会,赢得种种挑战,最后在荣军院里刺杀马考特及其盟友。[3]

9月,罗伯斯庇尔及圣殿骑士建立起了雅各宾专政,巩固了对法国的控制。根据这一时期通过的嫌疑人法案(Law of suspects),被控为反革命分子的人随时都有可能遭到逮捕与判决。主张粮食暴动与增加处刑的激进革命派系忿激派(Enragés)领袖雅克·鲁于9月被圣殿骑士逮捕,成为了圣殿骑士应对罗伯斯庇尔倒台的备用人选。巴黎城内的处刑越来越多。巴黎裁判所附属监狱与大夏特莱等原本就是监狱的地方这时已经人满为患,卢森堡宫与四国学院等不少古迹也被当成了监狱来使用。革命特别法庭设于巴黎的司法宫,雅克·皮埃尔·布里索玛丽-简·菲利普·罗兰(又称罗兰夫人)、奥兰普·德古热以及菲利普·伊加利提(Philippe Egalité,或称菲利普·平等)等著名人物都在特别法庭上被判处了死刑。绝大多数处刑都在市政厅广场或是革命广场进行。就连巴黎的市长巴伊也被人在战神广场上处决。[1]11月,宪兵让·吉尔伯特挫败了刺客救援玛丽·安托瓦内特王后的计划,处死了王后。之后,刺客们为此刺杀了吉尔伯特。 [3]

Danton's Sacrifice 1

丹东等温和派成员被押往断头台

面对圣殿骑士在巴黎不断成长的势力,刺客们终于动手回击了。罗伯斯庇尔的一名密探迪迪尔·帕顿发现法国政府已被圣殿骑士渗透,于是记录了政府中圣殿骑士的人员名单。但他并不知道自己的顶头上司也是一名圣殿骑士,因此被捕,很快就会被处以死刑。刺客们得到了帕顿记录了名单的笔记本,救下了帕顿。帕顿随后加入了刺客兄弟会。1794年2月,圣殿骑士决定释放雅克·鲁,让他协助巩固他们的雅各宾专政。一队被派去沙普提厄医院刺杀雅克·鲁的刺客失败了,第二队前去刺杀雅克·鲁的刺客成功了,并且将第一队遭到囚禁的刺客救了出来。之后,雅克·鲁的一名副官试图在克吕尼酒店制造暴乱,被刺客刺杀。3月,罗伯斯庇尔下令逮捕了以雅克·埃贝尔为首想要加强雅各宾专政的埃贝尔派成员与以丹东、德穆林为首主张结束雅各宾专政的温和派成员。埃贝尔派成员于4月4日被处决,温和派也被押到了刑场上。刺客们尝试救出丹东,但丹东选择牺牲自己,请刺客们去救他还没被逮捕的朋友们。刺客完成了他的委托。同日,刺客刺杀了参与清洗吉伦特派人士的安德烈·德·古兹曼。5月,圣殿骑士公开了米拉波与路易十六秘密通信的事实,想要打开米拉波在先贤祠里的棺椁,揭露他与刺客之间的关系,从而帮助他们消灭刺客兄弟会。但两名刺客抢在圣殿骑士之前取回了导师遗物,挫败了圣殿骑士的计划。[3]

6月8日,罗伯斯庇尔在战神广场举行至高主宰日的庆祝活动。亚诺和埃莉斯再度联手,前来阻止日耳曼及其追随者。埃莉斯在罗伯斯庇尔要喝的水中下了麦角碱,中毒了的罗伯斯庇尔变得疯疯癫癫。而亚诺从圣殿骑士那里偷到了一张人员名单,将名单偷偷塞给了罗伯斯庇尔的政敌们。认为罗伯斯庇尔意图处决他们的国民议会于7月27日下令逮捕罗伯斯庇尔。巴黎公社起兵对抗国民议会的决定,掩护罗伯斯庇尔,让他藏身于市政厅里。亚诺与埃莉斯潜入了市政厅,审问了无处可逃的罗伯斯庇尔。被埃莉斯打穿嘴的罗伯斯庇尔在惊恐之下写出了日耳曼的藏身处——圣殿塔。国民议会所率领的部队随后赶到,抓住了罗伯斯庇尔与其追随者路易·安托万·莱昂·弗罗莱·德·圣茹斯特和弗朗索瓦·昂里奥(François Hanriot)。罗伯斯庇尔等人之后在革命广场被处决。与此同时,德洛瓦涅·德·梅丽古尔对雅各宾派的总部发动了进攻,而圣殿骑士正准备逃跑。一支刺客小队帮助梅丽古尔进入了雅各宾派总部并杀死了雅各宾派的领袖。亚诺则与埃莉斯一起前往圣殿塔,在圣殿塔地下的雅克·德·莫莱密室中与日耳曼展开了对决。日耳曼借助雅克·德·莫莱的顾问藏在这里的伊甸宝剑来对抗亚诺与埃莉斯。在战斗中,宝剑所释放的冲击波杀死了埃莉斯,日耳曼自己也因此身受重伤。亚诺最后了结了日耳曼的性命,但日耳曼临死之前仍旧表示,控制民众的计划终将成功。[3]

ACU. Napoleon cannon

葡月保皇党叛乱中的拿破仑

随着雅各宾专政结束,保皇党人又回到了巴黎,准备发动推翻共和政府的政变。回到刺客兄弟会的亚诺帮助法国陆军挫败了不少保皇党的阴谋。1795年10月5日,两万五千名保皇党人组织了一场对抗国民议会的起义。拿破仑·波拿巴率领五千名士兵在圣罗克教堂门前抵抗保皇党人,毫不犹豫地下令让士兵在巴黎街头向保皇党人开炮,大败保皇党人。保皇党人之一弗朗索瓦-约瑟夫·卡本面部中弹但侥幸活了下来,他决定日后一定要向拿破仑复仇。这场保皇党人在巴黎引起的武装冲突史称“葡月保皇党叛乱”。[3]

根据新宪法,新的立法机构五百人院(Council of Five Hundred)于波旁宫成立,督政府统治时期开始。圣殿骑士试图渗透新的议会,重建之前的恐怖专政。亚诺在圣殿骑士成员当选之前便刺杀了他们。而拿破仑在结束埃及远征回到巴黎时拥有了一枚能够控制他人心智的伊甸苹果。1799年11月9日,拿破仑借助伊甸苹果与手下的部队于杜伊勒里宫发动武装政变,推翻了督政府,自命为法兰西第一执政,建立执政府。法国大革命至此基本结束。[3]

19世纪编辑

很快,夺得权力的拿破仑便成为了巴黎保皇党人的眼中钉。弗朗索瓦-约瑟夫·卡本想要一雪自己在当年葡月保皇党叛乱中被火炮打伤之仇,准备刺杀拿破仑。1800年12月24日,卡本率人在圣-尼凯斯大街上安装了类似于定时炸弹的爆破装置,准备在拿破仑前往剧院时炸死拿破仑。得知了卡本计划的刺客们抢在卡本麾下狙击手用枪引爆爆破装置前消灭了那些狙击手。但是百密一疏,有一个狙击手还是引爆了爆破装置,街上有22人当场毙命,而拿破仑侥幸逃过一劫。在警察前来调查爆炸事件的时候,刺客们追上了卡本及其部下,将他们全部杀死了。[3]

1801年,拿破仑将卢森堡宫交给了法国参议院。1804年,拿破仑加冕为法兰西第一皇帝,在巴黎圣母院被封为拿破仑一世。1808年,拿破仑下令拆毁大夏特莱与圣殿塔。在拆除圣殿塔时,亚诺陪同拿破仑一起回到了德·莫莱的密室,取回了日耳曼的遗骸,将他的遗骸藏在了巴黎地下墓穴里。[3]

随着1815年法兰西第一帝国覆灭,波旁王朝复辟。但1830年的一场革命又将波旁皇室逐出了法国,作为替代,法国国会让奥尔良公爵路易-菲利普一世继承王位,建立了七月王朝。1840年,拿破仑的遗体葬在了荣军院。1848年,另一场革命最终结束了法国的王权统治,建立起了法兰西第二共和国。第二共和国很快也成为了帝国,统治者是自称“拿破仑三世”的拿破仑的侄子。1886年,建筑师维克托·巴尔塔在巴黎大堂修建的巨型金属结构玻璃建筑落成。他所进行的建筑工程成为了欧洲其他各国的一个模仿榜样。1870年,法兰西第二帝国战争中输给了逐渐崛起的普鲁士,拿破仑三世宣布退位,法兰西第三共和国随后成立。但巴黎的民众并不愿接受战败投降的事实,于巴黎城内再次组建巴黎公社,决定保卫巴黎。在巴黎公社和共和派与普鲁士军队交战的过程中,巴黎市政厅与杜伊勒里宫被烧毁,后者的废墟后来根据法国政府的决议,被彻底拆除。[1]

Fin de Siecle 10

Helix所模拟的美好年代的巴黎

19世纪下半叶,巴黎迎来了美好时代,享有灯火之城(City of Light,一说意为启蒙之城)的美名。得益于科技进步,巴黎的占地面积与经济实力都得到了不断发展。前来巴黎欣赏1889年万国博览会与新落成的埃菲尔铁塔的游客络绎不绝。巴黎一时间成为了世界文化之都,可一些无政府主义团体却在巴黎的咖啡馆与餐厅中制造恐怖袭击事件。1898年,巴黎地铁开始修建,并于1900年完工。[1]19世纪末的某个时候,赫尔墨斯主义者塞缪尔·利德尔·马瑟斯与没有身体的威廉·罗伯特·伍德曼一同在巴黎与一名秘密结社领袖会面。这位领袖的手指上带着一枚刻有圣殿骑士徽记的戒指。他告诉马瑟斯,圣殿骑士组织与赫尔墨斯主义金色黎明之间的合作到此为止。[9]

20世纪编辑

ACU WW2 Occupied Paris Kommandatur Nacho Yague

二战时期的巴黎

20世纪,巴黎先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遭到了狂轰滥炸,后又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于1940年到1944年间被德国占领。在一战与二战之间的时代,法国有着现代艺术之都的美称,吸引了全球各地的知识分子、作家以及艺术家前来。在德占时期,埃菲尔铁塔成为了另一片斗争的战场。纳粹德国领袖阿道夫·希特勒下令毁掉埃菲尔铁塔,但埃菲尔铁塔不但没有被拆掉,还挂上了纳粹的旗帜。1944年,美国战斗机飞行员威廉·奥文斯崔(William Overstreet)上尉在巴黎上空独自追击德军战斗机。德军飞行员飞往埃菲尔铁塔,试图甩掉威廉,却因此坠机,威廉却得以全身而退。数个月后,继诺曼底登陆,盟军解放了巴黎,德占时期到此结束。[1]

20世纪70年代,巴尔塔修建的巴黎大堂建筑被拆除,建起了混凝土结构的建筑,21世纪10年代时又在这里加盖了玻璃顶棚。[1]

现代编辑

2013年11月,圣殿骑士获得了约翰·斯坦迪什的遗体。约翰·斯坦迪什是一名圣者,曾于阿布斯泰戈娱乐工作,但因试图将一名阿布斯泰戈娱乐员工变为他的爱人,也就是伊述成员朱诺的容器而被安保人员射杀。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利用从约翰遗体中提取的基因材料,在巴黎建立了一座秘密实验室,由圣殿骑士成员阿尔瓦罗·格拉玛提卡博士领导,进行凤凰计划,意在克隆伊述成员并理解、控制伊甸碎片。在圣殿骑士继续搜寻其他圣者下落的同时,阿布斯泰戈娱乐探索了亚诺·多里安的记忆,想要找到日耳曼遗骸的下落。[3]2014年年底,名为学徒工的圣殿骑士新人被派往巴黎的圣礼拜堂寻找有关圣者下落的秘密。[10]

2014年10月,一支由盖文·班克斯率领的刺客小队突入了巴黎研究设施,摧毁了研究设施里的基因材料与阿布斯泰戈既有的研究成果。[3]在袭击中,刺客加林娜·沃罗宁娜向格拉玛提卡丢了一枚手雷,毁掉了第一裹尸布 ,但格拉玛提卡却因为裹尸布侥幸活了下来。[11]11月,埃里克·库珀在巴黎建立了一个刺客总部,协助组织成员渗透阿布斯泰戈新云端游戏服务Helix的数据中心。[12]

行政区划编辑

法国大革命时期,巴黎被划分为如下七个行政区。

西堤岛区编辑

主要词条: 西堤岛区

坐落在巴黎中心的西堤岛区是巴黎最古老的行政区之一,有中世纪建筑坐落于此。在塞纳河的环绕下,西堤岛区又由两座岛组成。这两座岛分别是西堤岛与圣路易岛。西堤岛区最著名的地标莫过于司法宫与巴黎圣母院。同时,刺客兄弟会的总部也设立于此,隐藏在圣路易岛剧院咖啡馆的地下。[3]

比耶夫尔区编辑

主要词条: 比耶夫尔区

这个行政区因流经此地的比耶夫尔河得名,最为著名的便是不计其数的皮革厂与工作坊。这一地区还出了名的贫困。比耶夫尔区最著名的地标是先贤祠与沙普提厄医院。[3]

卢浮宫区编辑

主要词条: 卢浮宫区

法国大革命时期,卢浮宫区因皇室成员居住的杜伊勒里宫与卢浮宫、国民议会举行会议的马场厅以及政客与知识分子议论法国新闻的皇家宫殿都坐落此地而成为法国的政治中心。卢浮宫区还拥有大名鼎鼎的杜伊勒里花园与作为路易十六、罗伯斯庇尔等名人丧命之地的革命广场。[3]

玛莱区编辑

主要词条: 玛莱区

作为巴黎最富裕的行政区之一,玛莱区拥有众多由法国贵族出资修建的公馆。坐落此地的市政厅便是巴黎的权利中心。风格不同于后来修建的法式传统建筑,于中世纪修建的圣殿塔与巴士底要塞直到18世纪下半叶仍屹立于此,但在法国大革命时期遭到了拆除。[3]

拉丁区编辑

主要词条: 拉丁区

拉丁区(法语名为Le Quartier Latin)是巴黎知识交流与科学研究的中心,四国学院、索邦大学、巴黎天文台与普罗可布咖啡馆都坐落于此。这一行政区还拥有大名鼎鼎的卢森堡宫与卢森堡宫花园。[3]

荣军院区编辑

主要词条: 荣军院区

作为巴黎最像农村的行政区,荣军院区拥有军事学院、荣军医院(即荣军院)等军事建筑,士兵们也用战神广场来进行军事训练。荣军院区还是五百人议会(督政府统治时期法国下议院)驻地波旁宫的所在地。[3]

巴黎之腹编辑

主要词条: 巴黎之腹

这一行政区名为巴黎之腹,人口密集,有着巴黎大堂、谷物交易所等众多市场。在巴黎之腹北面的圣迹区聚集了大量的穷人、乞丐与妓女,由乞丐之王管理。[3]

琐闻趣事编辑

  • 《刺客信条:团结》中的下水道是根据19世纪的下水道设计的,不符合游戏的时代设定。

画廊编辑

登场作品编辑

参考与来源编辑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Stream the best stories.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Get Dis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