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aicon-Individuals.pngEraicon-Assassins.png


“弗朗索瓦·麦坎达是我的导师,也是一名刺客。但他失败了,她背叛了我们而他死了。我可不会犯同样的错,而会延续他的使命。”
―1776年,巴蒂斯特关于他的导师。[来源]

巴蒂斯特Baptiste,1725年 – 1766年)是圣多明各巫毒教领袖,他在路易斯安那州河口地区成立了一个由奴隶组成的邪教。他也是穆萨的祖先。[1]

最初,巴斯蒂特是一名刺客,他和阿加特导师弗朗索瓦·麦坎达训练。当麦坎达在1758年被杀害后,他和阿加特启程前往法属路易斯安那,巴蒂斯特感觉到被出卖了,他将追随者聚集在一起来组建自己的逃亡黑奴秘密团体。

之后,巴蒂斯特与圣殿骑士达成了一项协议——如果将阿加特从他的藏身处逼出,他就可以在骑士团中拥有一席之地。1766年,他和他的追随者们来到了路易斯安那河口,企图控制当地的走私集团并向新奥尔良的贵族投毒。但最终他被刺客艾芙琳·德·格朗普雷刺杀,邪教组织也被瓦解。

2012年他的基因记忆被圣殿骑士公司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娱乐部门用作Animi形象,作为便携式Animus控制台支持其全球工作计划的一部分,冠名“狂信徒”。

生平[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早年[编辑 | 编辑源代码]

“今天A牵了我的手,但在B走近大笑时就放开了 [...] 我不喜欢也不相信B。他很没礼貌。”
―让娜写下她于巴蒂斯特的关系。[来源]

1725年,巴蒂斯特生于圣多明克的一个奴隶种植园中,而他后来于阿加特、让娜以及一名叫做弗朗索瓦·麦坎达的刺客相遇。麦坎达将三人置于自己羽翼下,教导他们读写;巴蒂斯特和阿加特也去学习如何制造毒药和使用武器。巴蒂斯特不像阿加特那样喜欢让娜,让三人之间的关系变得紧张。[2][3]

1738年,巴蒂斯特和阿加特正式加入了刺客兄弟会,并和麦坎达一同逃离了种植园,而让娜拒绝了,选择了留下。多年来,两人一同与导师并肩作战,直到1758年麦坎达试图毒杀圣多明克殖民者失败被捕并被处决。[4] 仍然爱着让娜的阿加特前往路易斯安那去找她,离开了巴蒂斯特。[5]

巴蒂斯特感觉被背叛了,于是退出了兄弟会并从成员中组织了自己的追随者团体。他仍然遵循麦坎达的教义,但也发展出了符合自己行事的原则和核心价值观。[5] 在麦坎达被处决以及阿加特离开后不久,他举行了巫毒仪式,根据幻象故意截断了自己的左臂,以让别人相信他就是麦坎达本人或者是还魂的麦坎达。[6]

与德·费勒结盟[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巴蒂斯特:“新奥尔良的贵族将被毒死,奴隶们的血债将会的以偿还。这样我导师的工作就会完成了。”
德·费勒:“而河的掌控权会落到知道该怎么对待它的人手中。”
―1766年,巴蒂斯特和德·费勒共谋。[来源]

到了1766年,巴蒂斯特开始用它已故导师的名号作为化名,为他的邪教组织招募更多新人。[4] 巴蒂斯特前往新奥尔良,与当地一名叫做拉斐尔·华金·德·费勒的圣殿骑士达成协议,找到阿加特,迫使他离开藏身处,这样他就可以被交给德·费勒处决。而作为回报,巴蒂斯特会被引进圣殿骑士组织。此外,巴蒂斯特准备继续他已故导师未竟的事业,毒杀新奥尔良的贵族,从而为奴隶寻求报复。[7]

巴蒂斯特在河口深处建立了一个基地,命令他的追随者们在沼泽各地安营扎寨,希望能找到阿加特的藏身之所引蛇出洞。巴蒂斯特继续招募奴隶,经常给他的忠实信徒发信函,为这项事业寻找更多人手。因此许多来自逃亡奴隶的河口避难定居点圣丹杰的居民都加入了该邪教。[8]

巴蒂斯特的追随者威胁走私者们

接下来几个月中,巴蒂斯特在沼泽地区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并最终开始侵占埃莉斯·拉弗勒鲁西永领导的走私团伙的地盘,而他试图将他们驱逐出去。然而走私者们无视巴蒂斯特发出的最后通牒,导致了一场战斗爆发。阿加特的弟子艾弗琳·德·格朗普雷随后赶到,从这群追随者手中救下了走私者们。[8]

这名刺客在走私者盟友埃莉斯的帮助下,希望按着导师的命令,清楚一些巴斯蒂特的营地来追踪他,希望能找到更多信息。在这些努力之下,她发现巴蒂斯特准备在圣约翰夜举行“神圣仪式”的证据。艾弗琳随后询问了河口的恩贡,以确定仪式的确切位置。[9]

死亡[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借由你的手,阿加特最后又背叛了我一次。你戴着的这个吊坠—我很熟悉。阿加特第一次背叛我,是为了一个女人,那个窃贼…她就戴着和这个一样的吊坠。”
―1766年,巴蒂斯特对艾弗琳的遗言。[来源]

在圣约翰节前夜,巴蒂斯特与德·费勒会面,讨论他们在新奥尔良的计划,却不知道艾弗琳和埃莉斯在窃听他们。他们的对话结束后,德·费勒就离开了,而巴蒂斯特正式开始了仪式,并加入了节庆。当他欢庆的时候,艾弗琳混入了追随者们,然后用吹箭试图做掉巴蒂斯特。然而她的接近被没有被忽视,巴蒂斯特闪开了她的飞镖,并用自己的毒镖击中了她。[2]

巴蒂斯特即将和艾弗琳进行战斗

让巴蒂斯特吃惊的是,毒药并没杀死艾弗琳,因她事先服下了解药来面对他,让她得以迅速复原。这名巫毒首领随后派出手下下去,但却被她轻松干掉。之后,巴蒂斯特拿着他的大砍刀来到艾弗琳面前,但在战斗中被打败,而他对于阿加特和新奥尔良的计划也随之流产。[2]

在临死之前,巴蒂斯特认出了艾弗琳的吊坠,透露出阿加特和她的母亲彼此认识。这让艾弗琳对一直对她隐瞒这一事情的阿加特减少了信任。[2]

琐闻[编辑 | 编辑源代码]

  • 巴蒂斯特和阿加特都将杀死白人殖民者为奴隶复仇作为他们的人生目标,就算作为刺客也是如此,但这样却等于违背了信条第一戒。
  • 巴蒂斯特声称艾弗琳的吹管曾属于他,而这与阿加特告诉她的故事形成对比,阿加特说这支吹管曾属于麦坎达。[2]
    • 巴蒂斯特这样说的时候仍然是假装麦坎达的身份,这样也能解释为什么两人的说法会有所不同。但巴蒂斯特说的也有可能是真的,因为阿加特对艾弗琳有所隐瞒,所以阿加特说的也可能不尽为实。
  • 巴蒂斯特的头骨状面部彩绘是源于海地巫毒教的神灵巴隆·萨枚地
  • 圣殿骑士大师尤哈尼·奥措·贝格认为,巴蒂斯特的人生道路证明了圣殿骑士意识形态对于“阿萨辛恐怖主义”固有的优越性。[7]

画廊[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出场[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参考[编辑 | 编辑源代码]

  1. 刺客信条电影
  2. 2.0 2.1 2.2 2.3 2.4 刺客信条III:解放》 – 圣约翰之夜
  3. 《刺客信条III:解放》 – 让娜的日记页:第五页
  4. 4.0 4.1 《刺客信条III:解放》 – 假货麦坎达
  5. 5.0 5.1 刺客信条百科全书
  6. 刺客信条:电影官方小说》 – 回溯
  7. 7.0 7.1 刺客信条:叛变》 – 贝格的启示:巴蒂斯特
  8. 8.0 8.1 《刺客信条III:解放》 – 与走私者会面
  9. 《刺客信条III:解放》 – 第二营帐

社区内容除另有注明外,均在CC-BY-SA许可协议下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