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Culture

刺客徽章 兄弟会需要你的帮助!

本条目包含未翻译内容。您可以帮助刺客信条 维基来 翻译这个条目


尼可罗·马基亚维利的日志是本在文艺復兴时期由尼可罗·马基亚维利亲自撰写的个人日誌。在现代阿布斯泰戈娱乐公司通过身份项目——阿尼穆斯项目的其中一项——发现了这本日誌。[1]

条目编辑

The Corrupted
堕落者

“我对自己承诺;在我辞世之前,我会尽全力将我一生所学到的教训记载于此;让后人得已获得前车之鑑,更臻良善。从下一页开始,我将写下切萨雷·博吉亚招致罗马灭亡的计划;这不仅是为了我,也为了意大利刺客组织。”

虽然大家都认为刺客兄弟会早已放弃了蒙特里久尼,而奥迪托雷庄园也只是遭人弃置的遗迹,但有一位刺客仍守护着这座城市的居民,并保卫城市底下的秘密大厅

某天早上,有三名收税员模样的人进入了这座城市,接着他们开始骚扰居民;不但打伤了女人,也对男人们拳打脚踢。城裡的守卫队长一定收了他们的贿络,因为他下令部下跟随并保护这些收税员。这名刺客很快就采取了行动,将这些人一个接着一个放倒在地。居民们快速地将佣兵们的尸体从街上搬走,而这座城市也因此回到日常的步调。接下来,这名刺客回到了秘密大厅,并发现当他离开这裡保护居民时,有人成功地进入了大厅;还偷走了一样刺客神器:一个曾经属于马里奥·奥迪托雷箱子

“我相信这三名佣兵只是调虎离山的诱饵,有第四个人趁着刺客收拾佣兵时偷走了这个箱子。”

A Healer's Blood
医者之血

“这名刺客知道,马里奥·奥迪托雷曾将许多重要而危险的工艺品藏在这个大厅的最深处。所有箱子都上了锁,那这名窃贼是怎么知道要偷走哪个箱子?”

在屋顶搜寻窃贼下落时,刺客注意到当地医生皮耶特罗·德·加仑西亚的家门前,聚集着一群议论纷纷的民众。刺客向那栋房子前进,但当他抵达时,只看到居民们将一名遭到严刑拷打的老人从房子裡拖出来。我后来才知道,皮耶特罗事实上是博吉亚家族的密探,他的雇主就是切萨雷·博吉亚。他奉命调查刺客们的秘密,且如果情况许可,他必须取回这些秘密。这表示皮耶特罗就是从大厅偷走马利欧箱子的人。

皮耶特罗在几年前搬到蒙特里久尼,一直都自称是个医生;但现在我猜他只是一位非常棒的演员才对。他与居民有良好的互动,而且迅速地取得他们的信任与友谊。在他窃取箱子的前两天,一位断了手的老人跑去拜访皮耶特罗。当彼此分享居住在蒙特里久尼的经验之时,这名老人透露:他的儿子是一名在罗马行动的刺客。皮耶特罗将这名老人打昏,然后将他拖到地窖,在那裡对老人严刑逼供,以取得他想要的情报。这名老人说出了其中一条秘密通道的位置所在;而这也让皮耶特罗有机会窃取那个箱子。

当皮耶特罗准备出城之时,这名老人不知道以什么方式逃出了地窘,警告当地居民皮耶特罗的背叛。皮耶特罗想出其他办法,与自己的亲信约在教堂前面,但已来不及,刺客已经盯上他了。当两人狭路相逢,皮耶特罗试图逃跑,但被刺客追了上去迅速终结了他的性命。

很遗憾,他已经把这个箱子送出去了。刺客很快速地奔回皮耶特罗的房子,但只能找到一堆藏在牆内缝隙的信件。这些信盖有博吉亚的印记,由切萨雷·博吉亚亲笔所写;并有提到皮耶特罗是个“密探”。

Vengeful Eyes
复仇之眼

“在之后几年,探子们经常向我回报,他们发现托斯卡尼到处都是惨遭杀害的人。据村民所言,凶手是一群不知从哪冒出来的人,身穿黑羽装甲;而且毫无理由的杀害农民和一般大众。老实说我没有特别注意这些传言,但之后我才知道,忽视这些报告是很大的错误。”

那几天我的好友莱昂纳多·达·芬奇就住在佛罗伦萨,在一个一如往常的早晨,他想到美丽的圣十字圣殿旁拜访一位朋友。由于他对事物的观察相当敏锐,很快就发现有几位可疑的居民在跟踪他。利用埃齐奥交给他的信号,莱昂纳多召来了一名在城市中执行监视任务的刺客。莱昂纳多请那名刺客护送他到安全的地方;因为他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

在跟着莱昂纳多走了一小段路后,这名刺客利用自己的特殊能力,刺客很快就发现了伪装成居民的可疑人士。此人身穿黑衣,并以黑鸦羽毛为饰,刺客于是决定马上解决他。莱昂纳多与刺客加快脚步前往藏身处,但一路上他们持续遭到美第奇守卫的组饶;这些人应该是要追捕莱昂纳多。

最后,莱昂纳多终于抵达安全的地方,但隔了几周之后,与这些神秘人士有关的报告越来越常出现。

“满是黑色羽毛的制服...说不定代表的是黑鸦羽毛?而且...他们展现的战斗技巧和刺客们一模一样。而最令人害怕的是随之而来;一名探子带回了一把改良过的袖剑。但他们究竟是怎么制造这些武器的?这些人又是何方神圣?”

An Assassin's Requiem
刺客挽歌

“许多人认为没有人能杀死刺客,但在那个晚上...这件事发生了。要是可能的话,就算牺牲自己的生命,我也要拯救这些人。”

任何大师都不可能是完美无缺的。就算是我,也经常做出错误的决定。在一个大雾弥漫的晚上,一名刺客探子跑来找我。这名探子是埃齐奥将莱昂纳多从埃尔科莱·马西莫手中救出后,护送莱昂纳多逃出地下墓穴的人。在埃齐奥离开后,他探索了那个地下墓穴并发现一条隐密的通道,通道口由粗大的铁格栏挡住,其上的铁门是锁住的。在穿过这些格栏后,他看到了很多卷轴和手稿;但有个小箱子引起了他的注意。这个小箱子上印有刺客的标志

我派了这名探子与三名刺客门徒前往那个地下墓穴,希望他们能立刻带回那个箱子。我等了好几个小时,但他们没有成功在午夜前赶回来。因为担心他们发生不测,所以我派了另一名探子去找他们,但他带回来的是个不幸的消息。这些刺客在遗迹中失手被捕,且一群博吉亚的密探及手下将他们全都杀了。

在盛怒之下,我招来了一位资深的刺客,并命令他杀了这些密探,然后将阵亡的弟兄们的遗物带回来。这名刺客不发一语的离开了,并在一个小时后回来;在他的刀刃上,鲜血还不断在滴落。他把门徒们的袖剑和小箱子递给我,离开时依然不发一语。经过进一步检查之后,我认为这就是皮耶特罗多年前从奥迪托雷庄园偷走的东西。

“在察看箱子里的东西时,我发现这个箱子里装有改造袖剑的原始设计图,图中绘有一把奇怪的袖剑,黑鸦头像深刻在铁刃之中。似乎有人已经开始复制这些袖剑,而且也已取得相当的成功。

Broken Chains
断裂的锁链

“有时候最具危险性的武器,往往是藉由最不可能的人之手制作出来的,但迪米崔尔这个人确实十分特别。”

我在罗马以外的地方待了一段时间,最后决定回佛罗伦萨休息一阵子。当时切萨雷·博吉亚就在城里,而且他也害得那里充满了恐惧的气氛。他的手下们几乎控制了希纽利亚前的整座宫殿,而这只是他运用权力来展现其影响力的第一步。他们正打算公开处决几名遭判死刑的囚犯。

后来在那天稍早,我收到了一封信鸽捎来的信。这封信是由一位属名为迪米崔尔的人寄来的,他向兄弟会寻求协助。在这封信中,他提到自己想在当天夜幕低垂时刺杀切萨雷·博吉亚,并恳求我能派遣刺客,在一切陷入混乱时护送他离开。信的内容相当简短,也十分神秘,更不拐弯抹角。

我带着一名刺客爬上了希纽利亚前方住宅的屋顶,打算观察事态发展。随着时间流逝,太阳也开始隐没在远方的山脉之中,但什么事情都没发生。接着,这名刺客指了切萨雷·博吉亚:他正站在希纽利亚的入口;等待守卫将一名男子拖到他的面前。他踹了这名犯人一脚,并下令将这名男子与囚犯们一起处死。看到这幅景象后,刺客告诉我,那个遭到捆绑的男子就是迪米崔尔,他是切萨雷雇用的铁匠,真是令人震惊。看来迪米崔尔的计划失败了,但刺客还是运用了他的技巧企图将他救出来。

“迪米崔尔是个正直的人,也是一位不错的科学家。切萨雷逼他要依照从莱昂纳多偷来的蓝图来复制袖剑。拒绝制作的迪米崔尔被切萨雷割掉舌头,并刑囚了好几天。自此迪米崔尔就企图要杀了切萨雷,但每次都失败。当我将在马里奥箱子里找到的那把原型袖剑交给迪米崔尔时,他承认这是他的作品,并将这种袖剑称为鸦爪刃。”

A Storm of Crows
黑鸦风暴

“我花了许多天阅读迪米崔尔的笔记,他将我想知道的一切毫无保留地分享出来,包含切萨雷的计划。此人似乎很执着于实现他的梦想,尽管有些痴人说梦。迪米崔尔写道,他知道他的手下无法使用鸦爪刃,因此切萨雷决定建立自己的刺客部队。他从孤儿院里找来了一群年轻人,并将他们送到瓦隆布罗萨;那是一座离佛罗伦萨不远的隐密修道院。接着他运用了关系联络西班牙一位名叫拉斐尔·桑切斯的刺客,邀请他来训练新人。拉斐尔以为这是兄弟会的邀请,因此他训练了这些年轻人长达五年以上。夏季某日,切萨雷派了一名光头男子来到瓦隆布罗萨,声称拉斐尔的任务已经结束,而他应该立刻回到西班牙。在拉斐尔狐疑的离开之后,光头男子将鸦爪刃送给这些年轻门徒,并告知他们真正的训练现在才要开始。此人将这些年轻人视为家人,总说他们就如同自己的儿子一般,并将他们命名为:黑鸦部队。”

那天,竞技场发生了一些怪事。探子们回报博吉亚的主营地中有不寻常的活动,我派了一名刺客前往调查。刺客抵达营地后,发现了大量由佛罗伦萨送来的武器。他打开了一箱子,发现里面全都放满了鸦爪刃。进一步调查后,这名刺客潜入了一处营地,里面全都是穿着黑色制服的士兵们,他马上就认出来这些人是黑鸦部队的成员。

接着他爬上了君士坦丁凯旋门,并使用了他的特殊能力;他发现一位博吉亚的前任上尉马特奥正在与一名不知名的光头男子交谈。刺客等待他们交谈结束杀死了马特奥,并将他的尸体踢了下去。

“在黑鸦部队离开营地之后,我的探子跟踪他们来到城郊。在路上他们发现几个小时前和马特奥交谈的那位光头男子,他的名字叫做希鲁斯·法费罗,他声称自己只是一名武器商人,是因为切萨雷下了特殊武器订单才来到这里。希鲁斯向我发誓他根本不知道箱子里装的是鸦爪刃,他也非常想加入我们的志业,因为他似乎对博吉亚家族有一种特别的憎恨,谁知道呢。”

Burning Pages
燃烧的书页

“希鲁斯的确是个很有用的盟友,他对于切萨雷的活动相当了解,并向我提供有价值的情报。在他的信中曾提到,切萨雷会要他的抄写员弄出一种特殊的暗号语言来讨论黑鸦部队及他们的计划。他们利用一种特殊装置来处理这种语言,幸运的是希鲁斯正是这种装置的专家。当我想向他借来一用时,他也很愿意将这种装置借给我。连莱昂纳多对这种装置都惊叹不已,而希鲁斯也成功的複製出这种装置。从此,所有刺客都能轻鬆解读这类讯息。”

我注意到在切萨雷的手下中,有一名会计就住在佛罗伦萨。这个人掌管了一本帐册,据说内有切萨雷计划的详实记载。这本帐册对于指控切萨雷的计划并使之曝光来说,非常的有帮助。我曾要求佛罗伦萨的刺客去跟踪这名会计。这名刺客完成了他的工作:他跟踪会计到了藏身处,并把帐册偷来给我。

我花了好几周来解读这本帐册,但很遗憾的,我能得到的资讯只有一个人的名字“伊寇尔弗”;而此人正是黑鸦部队的队长。我希望能知道更多内情,但无论如何,这名男子就是我们一切麻烦的来源。进一步研究后,我发现罗马有一处黑鸦藏身处,而这些人似乎对大部分的宫廷贵族们有所图谋。

“就这一点来看,我非常确定切萨雷不仅建立黑鸦部队是为了要彻底毁掉兄弟会;更要彻底摧毁任何妨碍他计划的人。切萨雷建立了他自己的刺客部队,这一点真的非常让人不安。”

Under the Red Sea
赤阳之下

“我试着说服希鲁斯回到佛罗伦萨,这样我才能保护他,但他还是坚持留在罗马。他说他正在拦截黑鸦部队的信差,并向我保证不论是切萨雷或黑鸦部队都没有注意到他参加了兄弟会。几个月后希鲁斯寄了封信来,声称他知道伊寇尔弗藏匿的地点,而我应该派一名刺客去协助他取得更多情报,而我也照做了”

刺客抵达罗马后,希鲁斯派他去拦截一位黑鸦信差,并从信差身上取得一封非常重要的信。刺客杀了信差,然后在圣天使城堡的中庭与伊鲁斯碰面。希鲁斯拿走了这封信,然后吩咐刺客在他找到黑鸦部队的藏匿处前不要打草惊蛇。而这名刺客恰巧是当时在竞技场附近,看到希鲁斯和黑鸦队长谈话的那名刺客。出自怀疑,刺客决定跟踪希鲁斯。

希鲁斯可能知道刺客在跟踪他,因此在离开圣天使城堡后,他的行动变得非常谨慎。刺客的怀疑成真了,在一座小凉亭中,他遭到几位黑鸦首领的突袭。希鲁斯看着刺客为了求生而奋战,抵挡黑鸦部队的来袭,当他认为必输无疑之时便大喊:“我的黑鸦部队会把像你们杀了我儿子一样把你们都杀光!你和你的兄弟们都将血债血还!”然后逃离现场。

刺客杀了黑鸦首领并继续追踪希鲁斯,直到他失去踪迹为止。

“希鲁斯就是伊寇尔弗,我怎么没有看穿这一点呢?他让我相信他是我们的同伴,还帮了兄弟会这么多事。他的动机到底是什么?他儿子的死又是怎么回事?又为甚么要怪在兄弟会的头上?问题真多,但没有人能回答。”

A Dangerous Trade
危险交易

“对我来说,从希鲁斯的背叛中振作是一件很难的事。但我的弟兄们需要我全神贯注,而我知道自己必须继续向前。在之后的几个礼拜,我的探子们拦截了许多黑鸦部队的信件,但在解读时没有任何一封是有用的资料。有时候我觉得希鲁斯...或该叫他伊寇尔弗...寄出这些信,只是为了寻我开心而已。但有天晚上,我的好友皮欧牧师来拜访我,并向我抱怨有一群人占据了圣十字圣殿的中庭。他们带着一封盖有博吉亚印记的信,封锁了整片庭院。于是我派出了探子进行确认,并要求一名刺客去调查一番。”

刺客的任务是刺探教堂区是否有任何可疑的活动。他知道佛罗伦萨有一名黑鸦信差,因此决定把他找出来。这并不困难,虽然黑鸦部队有绝佳的匿踪技术,但刺客们现在知道怎么在几秒内分辨他们。然而,他的死期还没到。跟踪了信差一段时间后,他清楚地确定自己正朝着圣十字圣殿的中庭走去。刺客必须拖延这名信差,所以他朝着中庭冲去;他在那裡认出了两名卧底的圣殿骑士密探。接着他在守卫面前杀了其中一人并扬长而去,藉此製造中庭内的混乱。由于信差在中庭的混乱平息之前无法进入,因此刺客利用这段时间来准备下一部所要采取的行动。

每当我们偷走黑鸦部队的信件时,都会再放回另一封伪造的信,藉此扰乱收信者。刺客知道在附近的鸽笼中有一封伪造的暗号信,因此他决定以最快的速度跑去把伪造信拿来。接着他回到原地,并在某个转角找到了那名信差;接着说服他换上伪造信。信差非常害怕,只好赶快同意,完成了这次的调换。

“刺客把那封信带回来给我。在数小时的解读后,我得到了以下的讯息:黑鸦将狩猎雄鹰,而鸽子将被火焚身。这是攻击的暗号,伊寇尔弗要招集所有的黑鸦部队前往罗马,该是去杀鸟的时候了。”

Saviors of Roma
罗马救星

“虽然我一生都为和平奋斗,但我知道和平并不存在。如你所知,战争是永无止尽的。但即使在奋战之前早就知道这个道理,我还是不会却步。即使之后我再也无法作战,一定会有勇敢的男女们接下这份永恆的重担,而我希望他们相信自己走的道路是对的。”

在我抵达罗马时,大部分的联络人都已失联,我得快点做出决定。我发出信号,招来了一位正在圣天使城堡侦查的刺客。藉由他的帮助,我们前去找出伊寇尔弗藏身处。房子找到了,但是黑鸦部队已经佔据街道等着我们。刺客说一定是伊寇尔弗故意要引我们进入他设下的陷阱,因此我们决定先不管藏身处,直接与他们对抗。

由于我年事已高,无法再度承受狂人的攻击,因此刺客要我到附近的上等着,看他如何行动,此时此地我也只能接受他的提议。盛怒之下,刺客杀光了护主了保镖;接着他跳向伊寇尔弗,冷血地终结了他的性命。

刺客回到桥上找我,点了点头,于是我们就去伊寇尔弗的藏身处瞧瞧。就在我们打算破门而入时,我们开始一一巡视每个房间,还可以听到外面的博吉亚守卫在发号施令。从窗户向外看,他们把桥梁附近的尸体都清理乾淨了。我进入了一个大房间;看到牆上画着巨大的刺客记号,而在记号中央,一隻死掉的老鹰被人钉在牆上,一把鸦爪刃从其胸口穿出,尸体还在滴血。鸦爪刃的尖端挂着一张小纸片;纸片上画着几近完美的小方块。我把纸片收起来,继续进行搜索,只有在记号下方找到一个内含小碎片的盒子。

把片放回盒子在收起来之后,我花了一点时间查看成堆的信件,然后我看到一封最近由切萨雷寄来的信。在信裡面多次提及了水晶方块,以及此一物品对圣殿骑士团有多么重要。信中的口气让我相信,切萨雷与伊寇尔弗的想法并不一致;切萨雷在信中满是怨恨。伊寇尔弗失控了,而切萨雷也想取他的性命。

因为博吉亚士兵封锁了街道,所以我们不得不离开藏身处。但当我从后门离开时闻到了烟味,刺客从其中一个房间冲出来,大叫着要我快跑,然后我们朝着出口跑出去,到达河的另一边时,藏身处就陷入了一片火海。

“这就是事情的经过,而这也是我所能记得的一切。我们不但打败了黑鸦部队,也提醒了切萨雷他永远无法阻止我们。后者发现画着方块的小纸条有着弗利的隐藏地图,裡头满是珍宝的记号。我很想把地图和碎片拿给莱昂纳多,不过我得休息一下。但截止至今,每当我看到乌鸦时...就会浑身颤抖。”


An Unexpected Summon
意想不到的召集

"It is said that once something haunts you, it will haunt you forever."

It took me months to recover from the events that occurred in Roma. Sirus' attempt to take down the Borgia was a bold and foolish attempt. The madness of his mind blinded his judgment, power took over his thoughts and pushed many to their deaths. I just wonder why his people were so loyal to him.

As the days passed, the Assassins faced new challenges at every corner. I had spies all over Italy and every time there was a new incident that required our attention, I always had my brothers to rely on. But in some cases, they were more sierous and thus my presence was required.

A letter from Forlì had arrived and in that letter, one of my spies reported that the citizens were exposed to a series of ruthless murders. The victim's corpses were then left abandoned in the muddy fields on the outskirts of the city. According to his report, these corpses were left by The Crows.

It was then when my hands started shaking but I couldn't think about that right now. I had a knock on my door from my good friend Ezio Auditore. Ezio was accompanied by his uncle Mario Auditore and one of the most valued ally of the Assassin Order, Leonardo da Vinci.

They presented me with an ancient artifact that had "magical" powers. It was decided there and then that me and Ezio should take it to Forlì and leave it in the hands of Caterina Sforza. I told Ezio I will leave immediately to prepare for his arrival.

Before I left, I sent a bird with a message to my spy asking him to meet me outside the city at dusk. I also wrote a letter to the Assassins who were assigned to the Brotherhood hideout within the walls of the city. However, I couldn't think about the artifact or Ezio's arrival in Forlì at that moment. I decided that before I meet with Lady Sforza, I would deal with my other problem first – the murders.

I arrived as planned and thankfully my journey was uneventful. The Assassin was waiting for me and together we walked to meet my spy. But the moment I saw his facial expression, I knew that something was wrong. I had the chance to shake his hand and say a few worrisome words before we were ambushed by a couple of Crows.

How did they know I would be here? Regardless of that, their ambush was short lived as my fellow Assassin and I took them out quickly. When the Crows fell to their death, one of them yelled with his last breath and many more came to assault us. My fellow Assassin killed them one by one, but I could see that he was struggling to keep up with their advanced combat skills. But there was no time to waste. The spy told me that Lady Sforza was waiting for me inside the city that was obviously infiltrated by The Crows. But what are they doing here? And what are their intentions?

"I stood in the front of the city, its walls towering above me. It took me only one glace [sic] at the Assassins and we knew what would happen next. The Crows must be found and eliminated before they can go through with their plan, whatever that plan is."

The Nest of the Bird
鸟巢

卡特琳娜欢迎我的到来,然后我们一路长谈。我决定不告诉她我所知道的事,在警告她之前我得亲自进行调查。”

我辞别斯福尔扎夫人,前去找埃齐奥。同时,我的刺客兄弟正在追查一名卧底的黑鸦,并紧紧的跟著他。这名黑鸦疑心病很重,中途多次停下脚步,以确保自己没有被跟踪。当这名黑鸦停下来与一群拉瓦迪诺堡垒前的博吉亚守卫使了一下眼色,就代表麻烦快要出现了。刺客决定继续跟著这名黑鸦,尽管他感觉到这一切似乎有点不太对劲。

这名黑鸦与他的弟兄们碰面,之后就一起往街道的尽头走去,很明显他们发现了刺客。黑鸦部队决定从不同的街道散去以混淆刺客,但他还是巧妙的把对手全都摆平。

“虽然我很为执行任务的刺客担心,但幸好埃齐奥及时赶到,之后我们就和卡特琳娜返回城内。在通往城门的半路上,有好几群市民惊慌的朝我们奔跑而来。卡特琳娜拦住一名女子,问他发生了什么事,她告诉卡特琳娜这座城市正遭受博吉亚的攻击。我十分后悔没有事先警告他们,难道说...错都在我吗?”

A Grey Sky
灰色的天空

弗利正遭受伏击,我们和埃齐奥卡特琳娜一同赶往城门,但此处早已大门紧闭。埃齐奥设法潜入城中为我们打开城门,众人一边战斗一边前往拉瓦迪诺堡垒。等我们都安全了,卡特琳娜便要埃齐奥从攻击者的手中救出她的小孩,接著我的刺客兄弟联系了我,并带来可怕的消息。”

虽然刺客杀死了城中所有的黑鸦部队,他说博吉亚士兵仍掳获不少我的间谍,他们正在接受审讯。我请刺客前去解救他们!刺客尽可能的想办法营救,但每一条街道都有博吉亚的军队在巡逻。不过利用他的智慧和潜行功力,刺客仍从博吉亚手中就走了我许多间谍。

我告诉卡特琳娜,我会爬到要塞最高的塔楼寻找我们的朋友。等到了塔顶,我环视整座城市,还是找不到刺客的身影,只见博吉亚势力正在逮捕市民,四处都陷入混乱。

我想我实在是太不小心了,竟然被城外的弓箭手射中。还好只击中了我的皮甲,但我失去了平衡,掉进了护城河中。

“写到这里让我惭愧不已,总之我因此被博吉亚捕获,守卫开始将我拖往城外的小教堂,还好被我其中一位探子发现,于是跑去通知与我同行的刺客。”

One for All
我为人人

博吉亚的士兵并不知道我是刺客,他以为我是斯福尔扎家族的一员。某个隐藏的宝库显然埋于弗利城的地底下,他似乎对此特别感兴趣。我不断向他解释我不知道这样的地方在哪,于是他一脚往我的脸上踢。真希望刺客能快点找到我...”

我的探子成功找到埃齐奥,他再通知了我的刺客。他们碰头之后,埃齐奥先引开好几名守在城外的博吉亚守卫,让刺客可以冲向城门。接著刺客潜入教堂,把我救出来。我们无法回到城内,不过刺客说埃齐奥正在旧灯塔等著我们。

我们得要一边战斗才能通过博吉亚的层层防御,最终抵达灯塔与埃齐奥会合。我一五一十的他整个经过,而他说他信任我,让我宽慰不少。

“埃齐奥指示刺客护送我回要塞。虽然弗利仍遭受袭击,但至少我们已经成功消灭了黑鸦部队,希望我永远也不会再遇见他们。”

琐闻趣事编辑

  • The Lo Sparviero's memories events occurs in the immediate aftermath of the fall of the Crows in Rome, which itself takes place many years after the Siege of Monteriggioni in 1500. However, these memories' journal describes its events as also occurring shortly after Ezio Auditore da Firenze and Mario Auditore presents the Apple of Eden to Machiavelli with the idea to send it to Forlì, which canonically occurred in 1488. Reinforcing this inconsistency is that the Battle of Forlì happens soon after this in the memory sequence. The game has removed the memories' date.
  • Entries 11 to 14 have to purchased the Forlì - A Crimson Sunset Campaign DLC .
  • Before its eventual name as Niccolò Machiavelli's journal, the Entries were named as Story Summaries.[2]

登场作品编辑

参考与来源编辑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