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IndividualsEraicon-AbstergoEraicon-Templars

PL ArtisanHQ 耐心點,兄弟們。不久我們就會揭開《刺客信條:起義》與《刺客信條:奧德賽》的秘密。

這篇文章被確認過時了。請更新這篇文章,以使它符合最新的涵義。完成之後,就移除這個模板吧。

“如今的刺客組織軟弱無力,我遲早會找到他們的餘黨,把他們全部剷除。但僅僅處死是不夠的,我要讓他們知道自己到底有多無力,而且還要讓每個人都看到他們受折磨,所以當他們最終遇到我的那天,會很歡迎我給他們帶去死亡。”
―尤哈尼·奧措·貝格,2014年[來源]

尤哈尼·奧措·貝格Juhani Otso Berg,生於1985年)是一名前芬蘭特種部隊成員,他也是阿布斯泰戈工業公司行動部的一名特工,同時也是西格瑪小隊的領導者。

不久後,貝格被介紹加入了聖殿騎士組織內殿團。也成為了阿布斯泰戈醫療中心的董事。2016年,他披上了黑色十字的斗篷,相信這次的選擇是必須的。

生平編輯

早年編輯

尤哈尼生於芬蘭米凱利,但跟着他在一家屬於阿布斯泰戈工業公司的石油公司工作的父親走遍世界。他在阿富汗、庫爾德斯坦和阿曼等地度過童年長大。他在父親的祝福下回到芬蘭參軍。起初他的口音遭到了嘲笑,但當他證明自己是一名傑出的新兵後,這些嘲笑也就逐漸銷聲匿跡,而他也成為了特種部隊烏蒂獵兵團中最年輕的成員之一。[1]

不過在2010年前後,他選擇成為了一名僱傭兵,他認為這樣可以比在部隊賺取更多的錢以便治療女兒艾琳娜的先天性囊腫性纖維化疾病。[2]貝格的妻子赫米反對他成為僱傭兵,最終同他離婚。[1]

一天夜裡,以沃倫·韋迪克博士為首的一隻Abstergo小隊闖入了貝格家中,並將他控制起來,在貝格的注視下,韋迪克為艾琳娜注射了一種藥物,並宣稱其能治好她的病症,只要尤哈尼加入他,韋迪克就會給他提供更多的藥物。[2]

面對女兒的頑疾,貝格同意了,但他有一個條件——要解決掉吵醒艾琳娜並嚇哭她的那個人。韋迪克欣然接受,允許貝格殘酷地殺死了那名Abstergo特工[2]

成長為聖殿騎士編輯

ACR Vidic Recruits

沃倫·韋迪克向尤哈尼及其他進入第二階段測試的人進行講解

2012年10月12日,貝格短暫的與其他數名讓沃倫·韋迪克博士青眼相加的阿布斯泰戈行動者特工開始了他們阿尼米訓練計劃第二階段。沃倫向尤哈尼和其他行動者許諾,如果他們取得成功就可以獲得巨大的權力、財富和關於聖殿騎士的信息,但也警告他們從現在開始他們已經沒有回頭路了。[3]

10月28日,貝格在阿尼穆斯中的訓練表現讓他的阿布斯泰戈上司很感興趣,他的優異表現足以讓他獲得提升,並在聖殿騎士組織的行列中得到了更大的權力和自由。[4][3]

在11月8日進行的一份特工評估報告中,茨季博爾·哈謝克將貝格定為內殿團的一名潛在候選人,報告中將他記述為一名順從、忠誠的特工,致力於為聖殿騎士的事業而奮鬥。不過,哈謝克擔心尤哈尼的女兒會成為他的一個弱點。[4]

11月16日,貝格被利蒂希婭·英格蘭派往紐約,目的是調查一起與阿布斯泰戈追蹤的遺物相關的網絡安全破壞事件,有關一件位於某幢曼哈頓頂層閣樓中的遺物。他在那裡發現了丹尼爾·克洛斯,克洛斯在前一天逃出了費城研究所,隨後在與刺客戴斯蒙德·邁爾斯的對抗中受了傷。儘管貝格受到了丹尼爾的攻擊——顯然丹尼爾又遭受了另一次出血效應的侵襲,他仍然抵消了克洛斯的干擾,並將他送回了阿布斯泰戈。[4]

九天後,在芬蘭赫爾辛基,有人見到尤哈尼花時間和他的女兒在一起。[4]

佛羅倫薩的襲擊編輯

2012年11月28日,刺客哈蘭·T·康寧漢姆在對阿布斯泰戈園地發動的一起攻擊中殺死了四名阿布斯泰戈黑客,並破壞了他們的服務器,而後,貝格在意大利當地的SR2公路上尾隨康寧漢姆。隨後,他呼叫了他的上司,並說服他們讓他跟蹤刺客返回他的基地,而不是殺死哈蘭。[4]

尤哈尼成功地跟蹤康寧漢姆來到了阿德里亞諾·馬埃斯特蘭齊領導的佛羅倫薩刺客基地。而後他呼叫了增援,在他於11月30日領導聖殿騎士發動攻擊之前,還被受命指揮阿布斯泰戈的西格瑪突擊隊[4]

馬埃斯特蘭齊不願放棄基地,他引爆炸彈摧毀了刺客藏身地和所有的文件,殺死了除貝格外西格瑪小隊的所有成員,貝格被燒傷,面部留下了疤痕。儘管結果不盡如人意,但貝格的上司對他的表現感到滿意,他們將三名刺客的死亡歸功於他——雖然康寧漢姆逃走了——也沒有讓他為西格瑪小隊的人員損失負責。[4]

聖殿騎士大師編輯

ACR Berg Injection

丹尼爾·克羅斯對尤哈尼進行注射

12月6日,貝格被帶到阿布斯泰戈費城研究所的一件密室中,他在這裡見到了利蒂希婭·英格蘭。在這兒,她將他晉陞為聖殿騎士大師,並介紹他加入了聖殿騎士組織內殿團,但她同時也讓丹尼爾·克洛斯給貝格注射了一塊追蹤裝置,這樣他們就能監控他的所有行動。[3]

四天後,尤哈尼與韋迪克、英格蘭、克洛斯和其他數名聖殿騎士行動者特工在費城的同一間房間內會面,英格蘭在此揭露他們已經找到了刺客的領導人威廉·邁爾斯的位置,他正在埃及開羅。稍後,貝格與一支小隊被派遣去抓捕這名刺客。[4][3]

12月12日,貝格領導重組的西格瑪小隊在開羅的一間博物館裡將威廉逼入絕境,成功地俘虜並將他帶出了城市。[4]

尋找光之山編輯

維奧萊特:“那顆寶石……是我們記錄在案的最為強大的伊甸碎片里的一件。我們必須搶在刺客之前找到它,是吧?
貝格:“沒錯。但線索一如既往地已然斷掉。值得慶幸的是,像我們聖殿騎士這樣古老的教團有足夠的耐心一直等下去。
——維奧萊特和貝格談及他們針對光之山所進行的研究,2013年。[來源]
ACBM-Brahman Berg

貝格在孟買的刺客安全屋

2013年貝格被派往印度率領一支阿布斯泰戈特工小隊搜索邁索爾高科技公司的僱員,同時也是拉扎·索勒的後裔喬特·索勒。聖殿騎士們的目標是從索勒處提取有關光之山的記憶片段。阿布斯泰戈綁架了索勒和他的未婚妻莫妮瑪·達斯,但被刺客扎斯迪普·達米救出,然而在他們逃亡途中,扎斯迪普所駕駛的跌入河中,索勒扎斯迪普救出,而莫妮瑪·達斯遇難。[5]

由於索勒愚蠢地登陸婆羅門V.R.連接了阿布斯泰戈雲服務器,貝格得以找到刺客們的安全屋。在尤哈尼趕到之前,扎斯迪普和索勒已經逃離,婆羅門V.R.也被毀掉,相比於聖殿騎士,刺客們離光之山只有一步之遙。[5]

在2013年11月,貝格使用阿布斯泰戈娛樂蒙特利爾總部的Helix回溯了已知最後一位黑色十字艾伯特·波登的記憶。他們在印度突襲中獲得的情報顯示艾伯特·波登是最後一名已知擁有光之山的人。貝格和維奧萊特曾希望達列斯·吉福特的盒子中裝着它,但實際上並沒有,這條線索也就斷開了。[6]

貝格擱置了調查,因為聖殿騎士有耐心等待並節省資源的能力直到新的證據出現。貝格表示找到任何一名波登的後裔都需要時間,並應該將這之前的時間投入其他研究中,也許有要復活黑色十字頭銜的可能性。[6]

尋找先行者神器編輯

2013年11月17日,越來越關注朱諾以及第一文明的僕從威脅的貝格和維奧萊特來到了巴黎,試圖用裹屍布引出康蘇斯來獲得關於朱諾的信息並了解她的動機。兩人無視內殿團的指令,滲透入設施,而內殿團對於朱諾的威脅並不在意。格拉瑪提卡被下藥失敗,但他允許了兩人審問康蘇斯的行為,而康蘇斯也警告了他們朱諾的危險性和匿蹤性。[1]

2014年2月,康寧漢姆和他的學徒阿蘭德·舒特鹿特丹的一座工廠里偷走了先行者之盒。貝格率領西格瑪小隊搜尋盒子的下落。貝格親自追蹤康寧漢姆,並命令索爾金帶領小隊對付舒特。在遭遇康寧漢姆後,貝格對他說他本應該死在佛羅倫薩,然而刺客很頑強,最終設法逃離,但被迫放棄了先行者之盒。[2]

5月,奧措·貝格受命去尋找艾西斯永生十字架。來到埃森後,貝格放棄了努力,他讓搭檔維奧萊特·達科斯塔傳輸所有關十字架的官方和非官方記錄。貝格和達科斯塔認為這是刺客們的花招,目的就是讓聖殿騎士們把時間浪費在尋找十字架上,而後者實為一件假的伊甸碎片。貝格將永生十字架的事拋在腦後,繼續尋找其他伊甸碎片。[2]

5月23日,貝格在牙買加的蒙特哥貝開始執行一個偵察任務,為的是找到如今已深埋地下的第一文明站點——觀測所。任務最終失敗,因為觀測所僅剩一片瓦礫,但貝格在報告中指出該站點是在18世紀某個時間被埋沒的。貝格還記錄到他將在未來率領一個多人小組再一次挖掘觀測所的廢墟。[7]

10月,貝格告訴利蒂希婭,蓋文·班克斯發動了一場針對巴黎實驗室的襲擊,以破壞有關對聖者約翰·斯坦迪什的襲擊,該行動以實驗室被摧毀而告終。貝格和索爾金追蹤刺客來到了拉羅謝爾,並登上一艘船守株待兔,但被刺客們逃脫。在逃離前,一名刺客加林娜·沃羅寧娜重傷了索爾金。[2]

貝格向利蒂希婭建議讓西格瑪小隊暫停攻擊。後者同意並承認了自己的失誤,將西格瑪小隊的權限交予貝格。貝格還向利蒂希婭請求將維奧萊特·達科斯塔重新編入西格瑪小隊,但遭到了拒絕,因為達科斯塔正忙於升級Abstergo娛樂的安全系統和防火牆,因為博學者組織,刺客組織以及第一文明的僕從給他們製造了許多麻煩。貝格同意前往蒙特利爾,幫助維奧萊特執行任務,以便使她能夠儘快回歸西格瑪小隊。[2]

阿布斯泰戈娛樂 編輯

“如今的刺客組織軟弱無力,我遲早會找到他們的餘黨,把他們全部剷除。但僅僅處死是不夠的,我要讓他們知道自己到底有多無力,而且還要讓每個人都看到他們受折磨,所以當他們最終遇到我的那天,會很歡迎我給他們帶去死亡。”
―尤哈尼·奧措·貝格,對喜力克斯研究分析員,2014年[來源]
ACRG Violet Berg

維奧萊特和尤哈尼在Abstergo娛樂的辦公室里

2014年,尤哈尼·奧措·貝格以“獨立合同人”的名義接管了位於加拿大蒙特利爾Abstergo娛樂總部的安全部門。他與維奧萊特·達科斯塔合作,暗中監視一名Helix研究分析員謝伊·科馬克遺傳記憶進行探索。分析員無意間觸發了嵌入其中的病毒,導致整幢大樓癱瘓,Abstergo娛樂首席創意官梅蘭妮·勒梅下令疏散大樓中的僱員,只留下分析員,貝格與維奧萊特等人,前者繼續探索謝伊的記憶,後者則開始恢復大廈的服務器與安全系統。[2]

當分析員對謝伊記憶的同步完成後,貝格讓他將謝伊清洗殖民地刺客的片段傳輸到了現代刺客組織的網絡中,在刺客們中間引起了恐慌。之後,分析員來到了大廈頂層的CCO辦公室,在那裡,梅蘭妮、維奧萊特和貝格為他召開了一個小型慶功會,並告訴他三人都是聖殿騎士,貝格掏出手槍對着分析員,給了他一個選擇:加入聖殿騎士,或是死亡。[2]

貝格暗中發布用謝伊記憶製成的視頻一事導致刺客清空了數個藏身處,關閉了若干台服務器,設立起了新的防火牆並第一時間內撤出了部署在蒙特利爾的刺客成員。貝格監視着手下內線與其他“起始”成員之間的聯絡,看着他們逃跑,以及確認他們逃往何處。這些事情最終導致“起始”組織在蒙特利爾的多名成員遇害,並且對這一“事變”的記錄文件也很少。[1]

尋找裹屍布編輯

“多謝你讓我做起事來輕鬆多了。”
―貝格埋伏肖恩和瑞貝卡,2015年[來源]
ACS Templar Meeting 6

貝格用槍口指着瑞貝卡

2015年10月,尤哈尼和維奧萊特被派往伊莎貝爾·阿爾當處協助其搜尋伊甸裹屍布。二人抵達阿貝當的辦公室時,正撞見肖恩·黑斯廷斯瑞貝卡·克萊恩企圖刺殺她,便立即出手制止。兩名聖殿騎士將兩名刺客擒獲,並準備處死他們,但突如其來的一場爆炸,使得肖恩和瑞貝卡趁機施展信仰之躍逃離。[1]

10月25日,尤哈尼、維奧萊特和伊薩貝爾發現了藏於白金漢宮之下的裹屍布。當他們遭到了肖恩,瑞貝卡和加林娜·沃羅寧娜的襲擊後,他同維奧萊特開始保護伊莎貝爾的安全。維奧萊特開槍射向刺客,尤哈尼則與加林娜展開肉搏。在混亂中,肖恩波使用電擊袖劍刺傷並電暈了伊莎貝爾。[1]

ACS Stay With Me 3

對抗加林娜的貝格

貝格在與加林娜的對決中佔據上風,破壞了她的袖劍,使其只有招架之功。緊接着,他命令維奧萊特以完成任務優先;她拿走了裹屍布,並重傷了瑞貝卡,隨後逃離。沃羅寧娜在最後反敗為勝,擊倒了貝格,正當她將一塊岩石舉過頭頂準備將貝格殺死時,西格瑪小隊抵達了。沃羅寧娜不得不轉移目標去消滅特種小隊,以掩護肖恩和瑞貝卡撤離,貝格才大難不死。[1]

同一年,貝格暗中使用的謝伊的記憶導致刺客與“起始”之間的戰略合作關係遭到了衝擊與破壞。他們當中較為富裕的普通公民遭到了阿布斯泰戈的審計或曝光,在高等教育機構中的普通公民則面臨預算削減與來自主管部門及課程的阻力。因此,主教通知她下屬的“起始”成員與世界各地的刺客,威廉·邁爾斯已經決定啟動屋頂花園協議。最後他們有效地關閉了他們網絡中一切無關緊要的通訊。[1]

在倫敦的事件之後,貝格被叫往利蒂西婭·英格蘭的辦公室,接着它被下令將先行者之盒送往阿爾瓦羅·格拉瑪提卡的絕密設施中,該地點的坐標會在之後又格拉瑪提卡發送給他。貝格遵從了指示,而在像博士表達了好奇後,格拉瑪提卡回答說他打算將盒子用在鳳凰計劃之中,希望以此來獲取更多對裹屍布的知識。[8]

招募一名波登後人編輯

ACTemplars Berg meets Bolden

貝格將凱特琳介紹給波登

2016年,貝格和維奧萊特被派去主管一處位於費城的阿布斯泰戈設施,凱特琳·吉福特在此擔任高級技術員,同時也有一名暗中是第一文明的僕從的醫生。那年,聖殿騎士成功地找到了一名艾伯特·波登的後人——一個名為安德烈·波登的72歲越戰老兵,並且以希望治癒他的創傷後應激障礙為借口,把他帶到了費城研究所。貝格和他的隊伍在見過安德烈之後,把他放進了Animus機器,以此讓他重歷祖先在十九世紀早期位於北非海岸的記憶,卻驚訝地發現,安德烈的祖先並非黑十字所羅門·波登,而是拿破崙·波拿巴的佛蘭芒特工揚·范·德·格拉夫[9]

在安德烈醒來之後,驚駭的他放倒了兩個人並逃出了費城研究所,貝格駁回了凱特琳拘捕安德烈的命令,表示安德烈逃不遠的。一路跟着安德烈到了他的住所之後,貝格向安德烈解釋了他身上的出血效應,還解釋稱他們正在尋找一樣和波登家族緊密相關的重要物品。安德烈表示,只有貝格不再騙他,他才同意繼續探索他祖先的記憶。[9]

ACTemplars Berg convince Bolden

貝格試圖說服波登

在答應了安德烈的要求之後,貝格和安德烈兩人回到了費城研究所。貝格向整個團隊解釋說,他們現在所面對的問題不僅僅是面對一條破損的時間線索,還很可能因為安德烈的祖先是讓·德·范·格拉夫而非所羅門·波登而徹底失去黑十字血緣這條線索。維奧萊特問起其他人他們對格拉夫的了解有多少,凱特琳回答說除了格拉夫在塔維斯·奧利爾的事件中露過一面以外對他基本一無所知。然而,維奧萊特表示這不可能,因為塔維斯是所羅門·波登之前一任的黑十字,而到了所羅門·波登那個時候塔維斯早已失蹤,並且估計已經死亡。面對着格拉夫最終在自己記憶中如何與塔維斯出現聯繫的這一問題,貝格提出了唯一的解決方案——正如安德烈所想的一樣,就是將他放進Animus機器里。[9]

在他們監視安德烈重歷記憶的時候,維奧萊特問貝格道,他們讓安德烈了解他們的事情是否是明智之舉。貝格回答道,身為一名士兵的安德烈能明白他們所做的事至關重要,而他也有幫助他們的個人原因。維奧萊特表示她從未發現他能如此信任他人,貝格回應稱他信任維奧萊特。[9]

在見證了所羅門·波登之死以及格拉夫被監禁在塞利姆三世的宮殿地牢里之後,凱特琳將安德烈拉出了Animus機器。在前往Animus室的路上,維奧萊特問貝格,這條線索是否要繼續跟進下去,貝格的回答則是他不知道。她又問現在他是否打算將一切都向已經聽說光之山的安德烈和盤托出,貝格說現在還不是時候。[9]

成為第一文明的僕從的目標編輯

隨後,貝格在酒吧里找到了安德烈,還替安德烈付了錢。安德烈感到非常不爽,他問起貝格,讓自己重歷格拉夫的記憶目的到底是為了什麼,是為了那顆鑽石,是錢還是別的什麼原因。貝格回答說這並不是錢的問題,而是事關生死。然後安德烈要貝格解釋他說事關生死又是什麼意思,而這整件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於是貝格把當下情況的真相都告訴了他,無論是聖殿騎士還是刺客,伊甸碎片還是黑十字,全部和盤托出。然而,安德烈感到十分驚異,並不相信貝格的話。貝格則回應稱在安德烈見證、經歷了這一系列事情之後,這些事對他而言聽起來應該沒有那麼牽強。[9]

ACTemplars Berg Bolden attacked

貝格和波登遭到來路不明的襲擊者的攻擊

安德烈不想繼續談下去,便起身離開酒吧。貝格想挽留一下,便在安德烈離開酒吧之後,貝格跟在了他的身後。然而,與此同時,一輛汽車從他們身邊開過,對他們開槍射擊。幸運的是,貝格及時撲倒了安德烈並迅速跳進汽車裡面,將車裡的人全部殺死了。在車撞進一家餐廳之後,貝格從車裡鑽了出來,告訴安德烈說他們必須要離開了。安德烈問起飯店的後續處理事宜時,貝格回答說沒必要為聖殿騎士名下的財產擔心。貝格給維奧萊特打去了電話,問她她現在在哪裡,維奧萊特回答說她就在附近。貝格建議她前去實驗室,告訴她他和安德烈剛剛遭到了襲擊,他正在把安德烈帶來的路上。[9]

實驗室里,維奧萊特和那名醫生走到了貝格身邊。貝格問維奧萊特他在這裡做什麼,維奧萊特回答說回答說她覺得安德烈可能受了傷需要治療。貝格告訴維奧萊特他身體安然無恙,叫醫生轉去檢查安德烈的狀況,然後告訴維奧萊特,有四個槍手襲擊了他們,而他沒有逼問出是誰派他們來的機會。在凱特琳到達實驗室之後,貝格建議所有人繼續進行安德烈的Animus記憶回溯工作。維奧萊特問為什麼要這麼著急,貝格告訴她,他懷疑聖殿騎士的組織里出現了破綻,有一個神秘的組織知道他們正在逐漸接近某樣東西,儘管他們應該也不知道那是什麼,在什麼地方。[9]

ACTemplars Berg Bolden conversation

與波登對話的貝格

然而,當他們開始安德烈的記憶重歷時,安德烈痛苦地叫出了聲。凱特琳對貝格解釋說在數據流當中存在着大量的暴力因素,貝格猜測安德烈應該是正在體驗格拉夫正身處刑訊室的記憶。貝格問凱特琳是否可以跳過這些刑訊內容,她一開始不太確定,因為刑訊內容實在太多了,但她最後還是成功地將記憶快進到了幾天之後。在安德烈的記憶重歷結束之後,貝格告訴維奧萊特儘管他們手頭所得的信息還是不足,他們也沒法強迫安德烈再進行記憶重歷了。貝格還把曾屬於艾伯特·波登的聖殿騎士胸針交給了維奧萊特,他還得搜查驅車槍擊案子的線索。當伯格正在處理此事的時候,他接到了一通電話,叫他趕緊到實驗室去,實驗室里出事了。[9]

奧措和維奧萊特趕到了實驗室,只看到被殺害的凱特琳·吉福特橫屍在實驗室地板上。儘管維奧萊特告訴奧措,他們在凱特琳的電腦上找到了她私通第三方勢力的證據,奧措還是不太相信,認為凱特琳是因為發現了卧底留下的痕迹而被勒死的。 貝格認為叛變組織已經滲透了聖殿騎士教團內部,並殺害了一名教團成員以此掩蓋他們的活動。於是,他派維奧萊特去追蹤那個實驗室里的“卧底”。與此同時,他說服了安德烈,請他再次進入Animus進一步探索范·德·格拉夫的記憶。[9]

隨後,在安德烈看見刺客在過去取得那顆鑽石之後,離開了Animus。奧措再次和他在酒吧見了面。貝格告訴安德烈說,他們在對光之山的搜索仍舊沒有什麼進展,還失去了一名優秀的聖殿騎士,關於卧底為何殺死了凱特琳他們也毫無頭緒,因為就連那名醫療員隨後也被發現已被殺害。然而,波登道出了真相,他的祖先騙過了刺客,留下了光之山。聽到這些話的貝格驚訝得目瞪口呆。安德烈然後表示說,他不願參與到貝格將要參與的戰爭中來,並且把黑十字的胸針遞給了奧措,認為貝格可能將會為了自己的任務而用到這枚胸針。奧措收下了胸針, 然後回憶着自己與維奧萊特之間關於他無法信任任何人的對話,因為卧底已經潛入了教團。貝格忠實地繼承了黑十字的衣袍。[9]

海瑟威的入職儀式 編輯

2016年10月17日,奧措·貝格在他成為新的黑色十字之前參加了西蒙·海瑟威加入內殿團的入職儀式以及隨後召開的會議。由於在任務當中,貝格無法親身參與會議,便採用了視頻通信的方法參加會議討論。儘管西蒙提出的歷史研究部開展研究的新設想遭到質疑,貝格仍同艾倫·里金阿爾弗雷德·斯特恩斯阿爾瓦羅·格拉瑪提卡利蒂希婭·英格蘭阿格妮塔·賴德大衛·吉勒曼以及中村光子一樣,都同意了給予他一周的時間來證明他讓聖殿騎士重溯記憶來尋找修復聖器知識這一設想的正確性。[10]

十天後,失蹤的西蒙闖入了內殿團就西蒙一事召開的會議。內殿團質詢西蒙關於他竊取伊甸寶劍和阿布斯泰戈的財產、蓄意刪除關於他祖先的記憶並私自與阿娜雅·喬達瑞維多利亞·畢博共享機密信息的作為。貝格和阿爾瓦羅·格拉瑪提卡也處於待命狀態所以又一次參加了會議。海瑟威指控聖殿騎士團現行教義為異端,引起了全體成員的警惕,接着他開始敘述他的研究成果,雅克·德·莫萊視角下的騎士團以及關於聖劍的一切都得到了解釋。貝格、賴德、中村光子和英格蘭都變得更傾向於莫萊的想法。在海瑟威的陳述結束之後,貝格也為他辯護;最終里金和他的支持者成為了少數,而西蒙也恢復了他的職位,沒有因這件事情而受到指控。[10]

新任黑色十字編輯

貝格認為黑色十字很像是聖殿騎士從刺客兄弟會移植來的一個分支,而為了當好黑色十字,他決定研究那些傑出刺客的生活,因此,他研究了阿泰爾·伊本-拉阿哈德及兒子達里姆·伊本·拉阿哈德埃齊奧·奧迪托雷·達·佛羅倫薩愛德華·肯維拉頓哈給頓的記憶。[11]

之後,貝格已經完全適應了黑色十字的角色,白天完成他的公務,而晚上在安德烈·波登的幫助下,化身黑色十字剷除組織中的腐敗勢力。11月,貝格和維奧萊特·達科斯塔被派去香港調查一處已被改造成檔案室的前鳳凰計劃大樓,而一隊刺客之前在此處被屠殺。因工作人員由於過節放假,而值班的警衛被殺死在浴缸中,所以現場並沒有目擊者存在。貝格不知道這些是第一文明的僕從乾的,便疑惑為什麼會有一個小型軍隊在此處對抗刺客。之後他讓維奧萊特賄賂當地警察來讓他們繼續呆在這裡調查直到第二天早上,然後退回酒店房間過夜。[12]

ACUprising Berg in Hong Kong

貝格在香港穿着黑色十字制服

貝格換上了高科技的黑色十字制服,並找到一個阿布斯泰戈高科技護目鏡收為己用,回到了摩天大樓進行自己的調查。在波登的幫助下,他發現了聖殿騎士的高科技產品和刺客武器都被這些打倒刺客的神秘勢力使用的證據。[12]

在貝格回到蒙特利爾之後,他和達科斯塔深入談論了在香港發生的奇怪事件,貝格仍然糾結於為什麼刺客會在那種地方遇到一個強力的組織。突然他們兩人及身邊所有聖殿騎士的手機都被駭進顯示黑色十字的標誌。[12]

貝格知道內殿團要在附近召開一個隱秘的會議,便讓安德烈假扮成黑色十字進場來保他的秘密身份。在會議上這名黑色十字拒絕透露身份,並表明自己受命於最高大師、獨立於內殿團的立場,並告訴內殿團聖殿騎士已經被內奸滲透。貝格佯裝被他的無禮激怒沖向他,但卻被他所打敗。最後黑色十字警告聖殿們說他們都有嫌疑,並說自己之後會再次回來調查後,扔下煙霧彈消失了。[12]

奧措回到公寓後,貝格先與女兒艾琳娜和前妻赫米通了電話。在波登穿着黑色十字的服裝回來之後,便與他交談起來。因這次事件,讓內殿團其他成員相信貝格與黑色十字並非同一人。接着奧措像波登透露說他在香港找到的護目鏡是來自歐洲分公司,於是他決定前往柏林進行深入調查。[12]

ACUprising Berg confronts Hart

貝格打敗哈特

在柏林,貝格找到了製造護目鏡的阿布斯泰戈工程師海因里希·哈特,也目睹了刺客加林娜·沃羅寧娜和阿倫德·舒特·康寧漢姆對他的審訊。在此刻離開之後他跳下來也來詢問香港之戰的內情。然而他透露到自己刻意給黑色十字留下線索,並立刻抽出自己的電擊鞭向貝格發起攻擊。雖然很快被制服,但他最後透露自己實際上是第一文明的僕從的一員,並啟動了一枚烈性炸藥引爆整棟大樓,貝格在爆炸之前跳出大樓掉到了外面的河裡。[12]

貝格從那場在柏林死了170人的大爆炸中倖存下來,回到了自己的公寓,發現安德烈正在等他。貝格對於滲透入的間諜越來越失去耐心,而安德烈建議他如果想要找到內奸,讓他去核查阿布斯泰戈的賬目異常。如果真有其他勢力在挪用阿布斯泰戈的資金的話,那麼錢必定會轉移到本不應該到的地方。[12]

ACUprising Berg threatens Lemair

貝格威脅勒邁爾

貝格遵循了波登的建議,發現錢的確是從阿布斯泰戈在日內瓦的賬戶中進行轉移的,便來到日內瓦會見那裡負責的銀行家。到了那兒他看到了刺客邁歇爾·勒邁爾也在調查刺客的賬戶。當勒邁爾得知貝格也在那兒之後企圖逃離,但被埋伏着的貝格抓住帶到樓梯間,貝格想知道為什麼阿布斯泰戈的資金會轉移到刺客那裡去,而勒邁爾發誓不知道。[12]

在他審問刺客之時,貝格意識到他們正在被監視着,於是他撞昏邁歇爾。一群僕從突然出現追趕貝格,而貝格赤手空拳殺了五人,最終因傷倒下。接着扎斯迪普現身並透露自己的身份。貝格也認出了他是孟買那時的刺客,而扎斯迪普稱道他已經不再關心為妹妹報仇的事情,而只為“她”的目標服務。接着扎斯迪普用他女兒的生命作為威脅,讓他停下自己對僕從們的調查,然後將他摔下護欄。[12]

與刺客共事 編輯

邁歇爾隨後帶着受傷的貝格回到了刺客的藏身處。貝格剛到那裡,就被他2015年在白金漢宮交過手的老對手加林娜給打了。他稍後和刺客們在餐館裡見了面,討論日內瓦遇襲一事的細節。他告訴那支刺客小隊,在目前的情況下,他無法向阿布斯泰戈尋求幫助,而他和邁歇爾都是追蹤着聖殿騎士的資金流向才前往日內瓦的。[12]

貝格提出,他認為在香港襲擊夏洛特的和在日內瓦襲擊他的是同一群人,因為這兩批人都是由達米本人所帶領的。當加林娜問貝格,他為何認為自己可以信任刺客時,他回答說他已經沒有選擇了,當所有的選擇都糟糕透頂時,能夠預計到結果的選擇就是最好的選項。已經見識過第一文明的僕從的實力與手腕的夏洛特接受了貝格的提議,建議說他們從定位光之山開始。[12]

Berg reliving Bolden's memories

重歷艾伯特記憶的貝格

回到藏身處,貝格用聖殿騎士方面的研究與發現為刺客們的研究提供幫助,卻遭到了刺客們的拒絕。刺客們認為他其實什麼都沒有發現。而在雙方為了彼此的理念與陣營發生爭論的時候,阿倫德找到了一張老照片。照片里,西班牙刺客伊格納西奧·卡多納站在一名士兵旁邊。貝格認出了站在士兵另外一邊的那個人,那正是黑十字艾伯特·波登。[12]

在這個時候,夏洛特失去了同步,離開了Animus機器。她還沒有從與朱諾之間的對抗中完全恢復過來。她叫貝格暫時離開她的視線,這樣她才能集中精神,貝格回應說他要去和格爾尼卡·莫尼奧談一談。格爾尼卡·莫尼奧是一名“博學者”的成員,暗地裡還是第一文明的僕從的一分子。[12]

貝格一邊和莫尼奧玩着疊疊樂,一邊交換着彼此對於各自目標與陣營的看法和觀點。莫尼奧在遊戲結束的時候不經意地說出了他們對朱諾效忠的事實,貝格在離開房間之前對他表示了感謝。貝格隨後收到了一份安德烈寄來的血液樣本。通過這份血液樣本,貝格重歷了艾伯特·波登在西班牙內戰時期追尋光之山的經歷,接替了無法繼續重歷卡多納記憶的夏洛特繼續進行研究。[12]

在波登的記憶中找到光之山的位置之後,貝格退出了Animus,要求刺客深入挖掘他們資料中關於格勞西亞·阿科斯塔的信息。他之後聯繫了安德烈,請安德烈繼續監視阿爾瓦羅·格拉瑪提卡的實驗室,如果實驗室里的人準備要用複製出來的身體復活一名古代神明的話就立刻通知他。然後貝格告訴刺客們光之山被埋在西班牙巴塞羅那南部六十英里遠的一處山坡的大片遺迹之下,一旦第一文明的僕從搶先找到了光之山,那麼他們就可以復活朱諾,收集到其餘的伊甸碎片。貝格和刺客們隨即做好了準備,為了奪回光之山而向西班牙出發。[12]

個性特徵編輯

“任務最重要!”
―尤哈尼·奧措·貝格, 2015年[來源]

尤哈尼·奧措·貝格是一個相當強硬的人物,總是致力於確保任務進展有效而且順利。在被沃倫·韋迪克招募之後,他對聖殿騎士的動機與理念產生了堅定不移的信仰,將之視作爭取美好未來的合理理由。見過大量關於來自兩個陣營的特定人物的資料的貝格對刺客與聖殿騎士雙方都保持尊敬的態度。這些人物都在某種程度上啟發了貝格。然而,他在對抗刺客的時候能抱有強烈的決心,甚至有時候會動用殘忍的手段,以此展現他要讓敵人在死在他手上之前思維與精神先一步被徹底摧毀的慾望。[2]

從他讓刺客分心的同時還執行了維奧萊特要求他帶着裹屍布逃跑的命令一事可以看出,他十分重視完成自己的任務。[1] 但是,他並非只按照命令行事,在行動過程中,他還表現出了很強的靈活性。這也導致他遭到了上級的批評。比如在開羅的任務當中,威廉·邁爾斯在貝格出現時扮作一群學生的導遊的時候。[2]

儘管尤哈尼個性十分冷酷,但他打心底里並非是一個殘忍的人。尤哈尼十分關心自己的女兒, 願意拼上一切來保護她的安全,甚至殺死了一個惹哭她的阿布斯泰戈特工。在尤哈尼拒絕執行抓捕威廉·邁爾斯的命令之後,利蒂希婭·英格蘭指責他說他是為了保護孩子而避免衝突,因為這些孩子讓他想起了自己的女兒。尤哈尼為這一指責而憤怒不已,表示製造不必要的混亂只會讓威廉更容易偷偷溜掉。尤哈尼鄙視為了維持自身權力而表現得及其冷酷無情的內殿團。[2] 甚至被聖殿騎士大師的職責佔據生活的絕大部分時,尤哈尼還是會保證自己有時間陪着自己的女兒。[4] 在探索他一位維京祖先的記憶時,他對祖先對一名無助囚犯表現出的野蠻與殘忍表現出了厭惡與羞愧的感情。[2]

為了避免製造爭端,尤哈尼沒有選擇在開羅博物館拘捕試圖回收大神殿第一文明動力來源的威廉·邁爾斯。身為內殿團的一員,尤哈尼了解阿布斯泰戈工業所參與過的所有事。

儘管尤哈尼不信任聖殿騎士內的大多數同伴,他卻相當地信任維奧萊特·達科斯塔,甚至在他女兒這樣的個人事務上也是如此。他似乎和同樣身為退伍老兵的安德烈·波登也有着強有力的搭檔情誼或是友誼,因此,安德烈成為了他所相信的唯一一個能替他保守黑十字身份這一秘密以及在調查中為他提供幫助的人。[2]

裝備和能力編輯

“奧措·貝格很可能是世上最危險的人。他動作迅速,頭腦聰敏而且極為冷酷無情。他從不放棄,而且恐怕從來沒有失敗過。”
維奧萊特·達科斯塔對她的上級如是說道, 2016。[來源]

因為接受過武術、擊技等多方面的訓練,身為前芬蘭特種部隊成員的尤哈尼熟知大量近距離遠距離上戰鬥的有關知識。戰鬥技藝精湛的他可以順利地制服原本接受過刺客訓練的另一位聖殿騎士大師丹尼爾·克洛斯,並且有資格負責執行在開羅抓捕威廉·邁爾斯的任務。[2] 尤哈尼也能夠在徒手格鬥中與加林娜·沃羅寧娜面對面地進行對抗,但最後還是被這位刺客大師所擊敗。尤哈尼能夠跳進行駛中的汽車的車窗,並幹掉三名被派來襲擊他們的襲擊者。他能夠忍受高強度的疼痛。當他的手掌被一把飛刀刺穿的時候,他甚至沒有退縮,只是叫了一聲,然後立刻繼續徒手格鬥。尤哈尼擁有很強的耐久力,儘管最後身受重傷,卻能夠徒手殺死五名接受過高度訓練的第一文明的僕從的成員。[1] 在與加林娜對抗的時候,他有一拳意外地把一塊牆磚打成了碎片。[1]

擔任黑十字的時候,貝格有一套安德烈·波登為他製作的裝備,胸前有一個紅色的聖殿騎士十字,還有一頂帽子和一條厚實的紅圍巾。這套裝備擁有一對裝備了攀爬用抓鉤的拳套。貝格還擁有一副阿布斯泰戈秘密研究分部所研發的原型戰術目鏡。[12]

其他編輯

  • “Juhani”是一個希伯來和芬蘭名字,意思是“上帝是仁慈的(gracious)”。“Otso”同樣也是芬蘭語,意思是“熊”。他的姓氏“Berg”,在多種日耳曼語系的語言中都是“山”的意思。
  • 在音頻文件中,貝格向維奧萊特透露,自己只有一次使用Animus進入祖先的記憶,發現其中一人是一名維京征服者
  • 在《刺客信條:叛變》中,尤哈尼的服裝與謝伊·科馬克時代的聖殿騎士裝束有些相像,也裝飾有世界之樹標誌。
  • 芬蘭語屬於烏拉爾語系兩大語族之一,而非屬於日耳曼語族。而且芬蘭不是維京人的起源之地,也不是斯堪的納維亞半島的一部分,因此,奧措·貝格的祖先很可能是日耳曼人(特別可能是瑞典人或德國人)。
  • 出身芬蘭南部的他也很可能是一位芬蘭-瑞典人,是繼承了維京祖先血統的瑞典人的後代。
  • 貝格的靈感包括 拉希德丁·錫南, 哈拉斯, 海瑟姆·肯維, 鄧肯·沃波爾, 巴蒂斯特, 背叛者瓦利, 謝伊·科馬克, 露西·斯蒂爾曼 以及 丹尼爾·克洛斯, 他們全都是刺客組織的叛徒。
  • 貝格是現在已知的唯一一位同時身為黑十字與內殿團成員的聖殿騎士,以前的黑十字都是獨立於內殿團的內殿團監察者。
  • 雖然貝格是經過專門訓練來追捕刺客的聖殿騎士外勤特工, 但“刺客獵人”是否屬於聖殿騎士的一個階級還未可知。

畫廊編輯

登場作品編輯

參考與注釋編輯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