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IndividualsEraicon-AbstergoEraicon-Templars

PL ArtisanHQ 耐心点,兄弟们。不久我们就会揭开《刺客信条:起义》与《刺客信条:奥德赛》的秘密。

这篇文章被确认过时了。请更新这篇文章,以使它符合最新的涵义。完成之后,就移除这个模板吧。

“如今的刺客组织软弱无力,我迟早会找到他们的余党,把他们全部铲除。但仅仅处死是不够的,我要让他们知道自己到底有多无力,而且还要让每个人都看到他们受折磨,所以当他们最终遇到我的那天,会很欢迎我给他们带去死亡。”
―尤哈尼·奥措·贝格,2014年[来源]

尤哈尼·奥措·贝格Juhani Otso Berg,生于1985年)是一名前芬兰特种部队成员,他也是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行动部的一名特工,同时也是西格玛小队的领导者。

不久后,贝格被介绍加入了圣殿骑士组织内殿团。也成为了阿布斯泰戈医疗中心的董事。2016年,他披上了黑色十字的斗篷,相信这次的选择是必须的。

生平编辑

早年编辑

尤哈尼生于芬兰米凯利,但跟着他在一家属于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的石油公司工作的父亲走遍世界。他在阿富汗、库尔德斯坦和阿曼等地度过童年长大。他在父亲的祝福下回到芬兰参军。起初他的口音遭到了嘲笑,但当他证明自己是一名杰出的新兵后,这些嘲笑也就逐渐销声匿迹,而他也成为了特种部队乌蒂猎兵团中最年轻的成员之一。[1]

不过在2010年前后,他选择成为了一名雇佣兵,他认为这样可以比在部队赚取更多的钱以便治疗女儿艾琳娜的先天性囊肿性纤维化疾病。[2]贝格的妻子赫米反对他成为雇佣兵,最终同他离婚。[1]

一天夜里,以沃伦·韦迪克博士为首的一只Abstergo小队闯入了贝格家中,并将他控制起来,在贝格的注视下,韦迪克为艾琳娜注射了一种药物,并宣称其能治好她的病症,只要尤哈尼加入他,韦迪克就会给他提供更多的药物。[2]

面对女儿的顽疾,贝格同意了,但他有一个条件——要解决掉吵醒艾琳娜并吓哭她的那个人。韦迪克欣然接受,允许贝格残酷地杀死了那名Abstergo特工[2]

成长为圣殿骑士编辑

ACR Vidic Recruits

沃伦·韦迪克向尤哈尼及其他进入第二阶段测试的人进行讲解

2012年10月12日,贝格短暂的与其他数名让沃伦·韦迪克博士青眼相加的阿布斯泰戈行动者特工开始了他们阿尼米训练计划第二阶段。沃伦向尤哈尼和其他行动者许诺,如果他们取得成功就可以获得巨大的权力、财富和关于圣殿骑士的信息,但也警告他们从现在开始他们已经没有回头路了。[3]

10月28日,贝格在阿尼穆斯中的训练表现让他的阿布斯泰戈上司很感兴趣,他的优异表现足以让他获得提升,并在圣殿骑士组织的行列中得到了更大的权力和自由。[4][3]

在11月8日进行的一份特工评估报告中,茨季博尔·哈谢克将贝格定为内殿团的一名潜在候选人,报告中将他记述为一名顺从、忠诚的特工,致力于为圣殿骑士的事业而奋斗。不过,哈谢克担心尤哈尼的女儿会成为他的一个弱点。[4]

11月16日,贝格被利蒂希娅·英格兰派往纽约,目的是调查一起与阿布斯泰戈追踪的遗物相关的网络安全破坏事件,有关一件位于某幢曼哈顿顶层阁楼中的遗物。他在那里发现了丹尼尔·克洛斯,克洛斯在前一天逃出了费城研究所,随后在与刺客戴斯蒙德·迈尔斯的对抗中受了伤。尽管贝格受到了丹尼尔的攻击——显然丹尼尔又遭受了另一次出血效应的侵袭,他仍然抵消了克洛斯的干扰,并将他送回了阿布斯泰戈。[4]

九天后,在芬兰赫尔辛基,有人见到尤哈尼花时间和他的女儿在一起。[4]

佛罗伦萨的袭击编辑

2012年11月28日,刺客哈兰·T·康宁汉姆在对阿布斯泰戈园地发动的一起攻击中杀死了四名阿布斯泰戈黑客,并破坏了他们的服务器,而后,贝格在意大利当地的SR2公路上尾随康宁汉姆。随后,他呼叫了他的上司,并说服他们让他跟踪刺客返回他的基地,而不是杀死哈兰。[4]

尤哈尼成功地跟踪康宁汉姆来到了阿德里亚诺·马埃斯特兰齐领导的佛罗伦萨刺客基地。而后他呼叫了增援,在他于11月30日领导圣殿骑士发动攻击之前,还被受命指挥阿布斯泰戈的西格玛突击队[4]

马埃斯特兰齐不愿放弃基地,他引爆炸弹摧毁了刺客藏身地和所有的文件,杀死了除贝格外西格玛小队的所有成员,贝格被烧伤,面部留下了疤痕。尽管结果不尽如人意,但贝格的上司对他的表现感到满意,他们将三名刺客的死亡归功于他——虽然康宁汉姆逃走了——也没有让他为西格玛小队的人员损失负责。[4]

圣殿骑士大师编辑

ACR Berg Injection

丹尼尔·克罗斯对尤哈尼进行注射

12月6日,贝格被带到阿布斯泰戈费城研究所的一件密室中,他在这里见到了利蒂希娅·英格兰。在这儿,她将他晋升为圣殿骑士大师,并介绍他加入了圣殿骑士组织内殿团,但她同时也让丹尼尔·克洛斯给贝格注射了一块追踪装置,这样他们就能监控他的所有行动。[3]

四天后,尤哈尼与韦迪克、英格兰、克洛斯和其他数名圣殿骑士行动者特工在费城的同一间房间内会面,英格兰在此揭露他们已经找到了刺客的领导人威廉·迈尔斯的位置,他正在埃及开罗。稍后,贝格与一支小队被派遣去抓捕这名刺客。[4][3]

12月12日,贝格领导重组的西格玛小队在开罗的一间博物馆里将威廉逼入绝境,成功地俘虏并将他带出了城市。[4]

寻找光之山编辑

维奥莱特:“那颗宝石……是我们记录在案的最为强大的伊甸碎片里的一件。我们必须抢在刺客之前找到它,是吧?
贝格:“没错。但线索一如既往地已然断掉。值得庆幸的是,像我们圣殿骑士这样古老的教团有足够的耐心一直等下去。
——维奥莱特和贝格谈及他们针对光之山所进行的研究,2013年。[来源]
ACBM-Brahman Berg

贝格在孟买的刺客安全屋

2013年贝格被派往印度率领一支阿布斯泰戈特工小队搜索迈索尔高科技公司的雇员,同时也是拉扎·索勒的后裔乔特·索勒。圣殿骑士们的目标是从索勒处提取有关光之山的记忆片段。阿布斯泰戈绑架了索勒和他的未婚妻莫妮玛·达斯,但被刺客扎斯迪普·达米救出,然而在他们逃亡途中,扎斯迪普所驾驶的跌入河中,索勒扎斯迪普救出,而莫妮玛·达斯遇难。[5]

由于索勒愚蠢地登陆婆罗门V.R.连接了阿布斯泰戈云服务器,贝格得以找到刺客们的安全屋。在尤哈尼赶到之前,扎斯迪普和索勒已经逃离,婆罗门V.R.也被毁掉,相比于圣殿骑士,刺客们离光之山只有一步之遥。[5]

在2013年11月,贝格使用阿布斯泰戈娱乐蒙特利尔总部的Helix回溯了已知最后一位黑色十字艾伯特·波登的记忆。他们在印度突袭中获得的情报显示艾伯特·波登是最后一名已知拥有光之山的人。贝格和维奥莱特曾希望达列斯·吉福特的盒子中装着它,但实际上并没有,这条线索也就断开了。[6]

贝格搁置了调查,因为圣殿骑士有耐心等待并节省资源的能力直到新的证据出现。贝格表示找到任何一名波登的后裔都需要时间,并应该将这之前的时间投入其他研究中,也许有要复活黑色十字头衔的可能性。[6]

寻找先行者神器编辑

2013年11月17日,越来越关注朱诺以及第一文明的仆从威胁的贝格和维奥莱特来到了巴黎,试图用裹尸布引出康苏斯来获得关于朱诺的信息并了解她的动机。两人无视内殿团的指令,渗透入设施,而内殿团对于朱诺的威胁并不在意。格拉玛提卡被下药失败,但他允许了两人审问康苏斯的行为,而康苏斯也警告了他们朱诺的危险性和匿踪性。[1]

2014年2月,康宁汉姆和他的学徒阿兰德·舒特鹿特丹的一座工厂里偷走了先行者之盒。贝格率领西格玛小队搜寻盒子的下落。贝格亲自追踪康宁汉姆,并命令索尔金带领小队对付舒特。在遭遇康宁汉姆后,贝格对他说他本应该死在佛罗伦萨,然而刺客很顽强,最终设法逃离,但被迫放弃了先行者之盒。[2]

5月,奥措·贝格受命去寻找艾西斯永生十字架。来到埃森后,贝格放弃了努力,他让搭档维奥莱特·达科斯塔传输所有关十字架的官方和非官方记录。贝格和达科斯塔认为这是刺客们的花招,目的就是让圣殿骑士们把时间浪费在寻找十字架上,而后者实为一件假的伊甸碎片。贝格将永生十字架的事抛在脑后,继续寻找其他伊甸碎片。[2]

5月23日,贝格在牙买加的蒙特哥贝开始执行一个侦察任务,为的是找到如今已深埋地下的第一文明站点——观测所。任务最终失败,因为观测所仅剩一片瓦砾,但贝格在报告中指出该站点是在18世纪某个时间被埋没的。贝格还记录到他将在未来率领一个多人小组再一次挖掘观测所的废墟。[7]

10月,贝格告诉利蒂希娅,盖文·班克斯发动了一场针对巴黎实验室的袭击,以破坏有关对圣者约翰·斯坦迪什的袭击,该行动以实验室被摧毁而告终。贝格和索尔金追踪刺客来到了拉罗谢尔,并登上一艘船守株待兔,但被刺客们逃脱。在逃离前,一名刺客加林娜·沃罗宁娜重伤了索尔金。[2]

贝格向利蒂希娅建议让西格玛小队暂停攻击。后者同意并承认了自己的失误,将西格玛小队的权限交予贝格。贝格还向利蒂希娅请求将维奥莱特·达科斯塔重新编入西格玛小队,但遭到了拒绝,因为达科斯塔正忙于升级Abstergo娱乐的安全系统和防火墙,因为博学者组织,刺客组织以及第一文明的仆从给他们制造了许多麻烦。贝格同意前往蒙特利尔,帮助维奥莱特执行任务,以便使她能够尽快回归西格玛小队。[2]

阿布斯泰戈娱乐 编辑

“如今的刺客组织软弱无力,我迟早会找到他们的余党,把他们全部铲除。但仅仅处死是不够的,我要让他们知道自己到底有多无力,而且还要让每个人都看到他们受折磨,所以当他们最终遇到我的那天,会很欢迎我给他们带去死亡。”
―尤哈尼·奥措·贝格,对喜力克斯研究分析员,2014年[来源]
ACRG Violet Berg

维奥莱特和尤哈尼在Abstergo娱乐的办公室里

2014年,尤哈尼·奥措·贝格以“独立合同人”的名义接管了位于加拿大蒙特利尔Abstergo娱乐总部的安全部门。他与维奥莱特·达科斯塔合作,暗中监视一名Helix研究分析员谢伊·科马克遗传记忆进行探索。分析员无意间触发了嵌入其中的病毒,导致整幢大楼瘫痪,Abstergo娱乐首席创意官梅兰妮·勒梅下令疏散大楼中的雇员,只留下分析员,贝格与维奥莱特等人,前者继续探索谢伊的记忆,后者则开始恢复大厦的服务器与安全系统。[2]

当分析员对谢伊记忆的同步完成后,贝格让他将谢伊清洗殖民地刺客的片段传输到了现代刺客组织的网络中,在刺客们中间引起了恐慌。之后,分析员来到了大厦顶层的CCO办公室,在那里,梅兰妮、维奥莱特和贝格为他召开了一个小型庆功会,并告诉他三人都是圣殿骑士,贝格掏出手枪对着分析员,给了他一个选择:加入圣殿骑士,或是死亡。[2]

贝格暗中发布用谢伊记忆制成的视频一事导致刺客清空了数个藏身处,关闭了若干台服务器,设立起了新的防火墙并第一时间内撤出了部署在蒙特利尔的刺客成员。贝格监视着手下内线与其他“起始”成员之间的联络,看着他们逃跑,以及确认他们逃往何处。这些事情最终导致“起始”组织在蒙特利尔的多名成员遇害,并且对这一“事变”的记录文件也很少。[1]

寻找裹尸布编辑

“多谢你让我做起事来轻松多了。”
―贝格埋伏肖恩和瑞贝卡,2015年[来源]
ACS Templar Meeting 6

贝格用枪口指着瑞贝卡

2015年10月,尤哈尼和维奥莱特被派往伊莎贝尔·阿尔当处协助其搜寻伊甸裹尸布。二人抵达阿贝当的办公室时,正撞见肖恩·黑斯廷斯瑞贝卡·克莱恩企图刺杀她,便立即出手制止。两名圣殿骑士将两名刺客擒获,并准备处死他们,但突如其来的一场爆炸,使得肖恩和瑞贝卡趁机施展信仰之跃逃离。[1]

10月25日,尤哈尼、维奥莱特和伊萨贝尔发现了藏于白金汉宫之下的裹尸布。当他们遭到了肖恩,瑞贝卡和加林娜·沃罗宁娜的袭击后,他同维奥莱特开始保护伊莎贝尔的安全。维奥莱特开枪射向刺客,尤哈尼则与加林娜展开肉搏。在混乱中,肖恩波使用电击袖剑刺伤并电晕了伊莎贝尔。[1]

ACS Stay With Me 3

对抗加林娜的贝格

贝格在与加林娜的对决中占据上风,破坏了她的袖剑,使其只有招架之功。紧接着,他命令维奥莱特以完成任务优先;她拿走了裹尸布,并重伤了瑞贝卡,随后逃离。沃罗宁娜在最后反败为胜,击倒了贝格,正当她将一块岩石举过头顶准备将贝格杀死时,西格玛小队抵达了。沃罗宁娜不得不转移目标去消灭特种小队,以掩护肖恩和瑞贝卡撤离,贝格才大难不死。[1]

同一年,贝格暗中使用的谢伊的记忆导致刺客与“起始”之间的战略合作关系遭到了冲击与破坏。他们当中较为富裕的普通公民遭到了阿布斯泰戈的审计或曝光,在高等教育机构中的普通公民则面临预算削减与来自主管部门及课程的阻力。因此,主教通知她下属的“起始”成员与世界各地的刺客,威廉·迈尔斯已经决定启动屋顶花园协议。最后他们有效地关闭了他们网络中一切无关紧要的通讯。[1]

在伦敦的事件之后,贝格被叫往利蒂西娅·英格兰的办公室,接着它被下令将先行者之盒送往阿尔瓦罗·格拉玛提卡的绝密设施中,该地点的坐标会在之后又格拉玛提卡发送给他。贝格遵从了指示,而在像博士表达了好奇后,格拉玛提卡回答说他打算将盒子用在凤凰计划之中,希望以此来获取更多对裹尸布的知识。[8]

招募一名波登后人编辑

ACTemplars Berg meets Bolden

贝格将凯特琳介绍给波登

2016年,贝格和维奥莱特被派去主管一处位于费城的阿布斯泰戈设施,凯特琳·吉福特在此担任高级技术员,同时也有一名暗中是第一文明的仆从的医生。那年,圣殿骑士成功地找到了一名艾伯特·波登的后人——一个名为安德烈·波登的72岁越战老兵,并且以希望治愈他的创伤后应激障碍为借口,把他带到了费城研究所。贝格和他的队伍在见过安德烈之后,把他放进了Animus机器,以此让他重历祖先在十九世纪早期位于北非海岸的记忆,却惊讶地发现,安德烈的祖先并非黑十字所罗门·波登,而是拿破仑·波拿巴的佛兰芒特工扬·范·德·格拉夫[9]

在安德烈醒来之后,惊骇的他放倒了两个人并逃出了费城研究所,贝格驳回了凯特琳拘捕安德烈的命令,表示安德烈逃不远的。一路跟着安德烈到了他的住所之后,贝格向安德烈解释了他身上的出血效应,还解释称他们正在寻找一样和波登家族紧密相关的重要物品。安德烈表示,只有贝格不再骗他,他才同意继续探索他祖先的记忆。[9]

ACTemplars Berg convince Bolden

贝格试图说服波登

在答应了安德烈的要求之后,贝格和安德烈两人回到了费城研究所。贝格向整个团队解释说,他们现在所面对的问题不仅仅是面对一条破损的时间线索,还很可能因为安德烈的祖先是让·德·范·格拉夫而非所罗门·波登而彻底失去黑十字血缘这条线索。维奥莱特问起其他人他们对格拉夫的了解有多少,凯特琳回答说除了格拉夫在塔维斯·奥利尔的事件中露过一面以外对他基本一无所知。然而,维奥莱特表示这不可能,因为塔维斯是所罗门·波登之前一任的黑十字,而到了所罗门·波登那个时候塔维斯早已失踪,并且估计已经死亡。面对着格拉夫最终在自己记忆中如何与塔维斯出现联系的这一问题,贝格提出了唯一的解决方案——正如安德烈所想的一样,就是将他放进Animus机器里。[9]

在他们监视安德烈重历记忆的时候,维奥莱特问贝格道,他们让安德烈了解他们的事情是否是明智之举。贝格回答道,身为一名士兵的安德烈能明白他们所做的事至关重要,而他也有帮助他们的个人原因。维奥莱特表示她从未发现他能如此信任他人,贝格回应称他信任维奥莱特。[9]

在见证了所罗门·波登之死以及格拉夫被监禁在塞利姆三世的宫殿地牢里之后,凯特琳将安德烈拉出了Animus机器。在前往Animus室的路上,维奥莱特问贝格,这条线索是否要继续跟进下去,贝格的回答则是他不知道。她又问现在他是否打算将一切都向已经听说光之山的安德烈和盘托出,贝格说现在还不是时候。[9]

成为第一文明的仆从的目标编辑

随后,贝格在酒吧里找到了安德烈,还替安德烈付了钱。安德烈感到非常不爽,他问起贝格,让自己重历格拉夫的记忆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是为了那颗钻石,是钱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贝格回答说这并不是钱的问题,而是事关生死。然后安德烈要贝格解释他说事关生死又是什么意思,而这整件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于是贝格把当下情况的真相都告诉了他,无论是圣殿骑士还是刺客,伊甸碎片还是黑十字,全部和盘托出。然而,安德烈感到十分惊异,并不相信贝格的话。贝格则回应称在安德烈见证、经历了这一系列事情之后,这些事对他而言听起来应该没有那么牵强。[9]

ACTemplars Berg Bolden attacked

贝格和波登遭到来路不明的袭击者的攻击

安德烈不想继续谈下去,便起身离开酒吧。贝格想挽留一下,便在安德烈离开酒吧之后,贝格跟在了他的身后。然而,与此同时,一辆汽车从他们身边开过,对他们开枪射击。幸运的是,贝格及时扑倒了安德烈并迅速跳进汽车里面,将车里的人全部杀死了。在车撞进一家餐厅之后,贝格从车里钻了出来,告诉安德烈说他们必须要离开了。安德烈问起饭店的后续处理事宜时,贝格回答说没必要为圣殿骑士名下的财产担心。贝格给维奥莱特打去了电话,问她她现在在哪里,维奥莱特回答说她就在附近。贝格建议她前去实验室,告诉她他和安德烈刚刚遭到了袭击,他正在把安德烈带来的路上。[9]

实验室里,维奥莱特和那名医生走到了贝格身边。贝格问维奥莱特他在这里做什么,维奥莱特回答说回答说她觉得安德烈可能受了伤需要治疗。贝格告诉维奥莱特他身体安然无恙,叫医生转去检查安德烈的状况,然后告诉维奥莱特,有四个枪手袭击了他们,而他没有逼问出是谁派他们来的机会。在凯特琳到达实验室之后,贝格建议所有人继续进行安德烈的Animus记忆回溯工作。维奥莱特问为什么要这么着急,贝格告诉她,他怀疑圣殿骑士的组织里出现了破绽,有一个神秘的组织知道他们正在逐渐接近某样东西,尽管他们应该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在什么地方。[9]

ACTemplars Berg Bolden conversation

与波登对话的贝格

然而,当他们开始安德烈的记忆重历时,安德烈痛苦地叫出了声。凯特琳对贝格解释说在数据流当中存在着大量的暴力因素,贝格猜测安德烈应该是正在体验格拉夫正身处刑讯室的记忆。贝格问凯特琳是否可以跳过这些刑讯内容,她一开始不太确定,因为刑讯内容实在太多了,但她最后还是成功地将记忆快进到了几天之后。在安德烈的记忆重历结束之后,贝格告诉维奥莱特尽管他们手头所得的信息还是不足,他们也没法强迫安德烈再进行记忆重历了。贝格还把曾属于艾伯特·波登的圣殿骑士胸针交给了维奥莱特,他还得搜查驱车枪击案子的线索。当伯格正在处理此事的时候,他接到了一通电话,叫他赶紧到实验室去,实验室里出事了。[9]

奥措和维奥莱特赶到了实验室,只看到被杀害的凯特琳·吉福特横尸在实验室地板上。尽管维奥莱特告诉奥措,他们在凯特琳的电脑上找到了她私通第三方势力的证据,奥措还是不太相信,认为凯特琳是因为发现了卧底留下的痕迹而被勒死的。 贝格认为叛变组织已经渗透了圣殿骑士教团内部,并杀害了一名教团成员以此掩盖他们的活动。于是,他派维奥莱特去追踪那个实验室里的“卧底”。与此同时,他说服了安德烈,请他再次进入Animus进一步探索范·德·格拉夫的记忆。[9]

随后,在安德烈看见刺客在过去取得那颗钻石之后,离开了Animus。奥措再次和他在酒吧见了面。贝格告诉安德烈说,他们在对光之山的搜索仍旧没有什么进展,还失去了一名优秀的圣殿骑士,关于卧底为何杀死了凯特琳他们也毫无头绪,因为就连那名医疗员随后也被发现已被杀害。然而,波登道出了真相,他的祖先骗过了刺客,留下了光之山。听到这些话的贝格惊讶得目瞪口呆。安德烈然后表示说,他不愿参与到贝格将要参与的战争中来,并且把黑十字的胸针递给了奥措,认为贝格可能将会为了自己的任务而用到这枚胸针。奥措收下了胸针, 然后回忆着自己与维奥莱特之间关于他无法信任任何人的对话,因为卧底已经潜入了教团。贝格忠实地继承了黑十字的衣袍。[9]

海瑟威的入职仪式 编辑

2016年10月17日,奥措·贝格在他成为新的黑色十字之前参加了西蒙·海瑟威加入内殿团的入职仪式以及随后召开的会议。由于在任务当中,贝格无法亲身参与会议,便采用了视频通信的方法参加会议讨论。尽管西蒙提出的历史研究部开展研究的新设想遭到质疑,贝格仍同艾伦·里金阿尔弗雷德·斯特恩斯阿尔瓦罗·格拉玛提卡利蒂希娅·英格兰阿格妮塔·赖德大卫·吉勒曼以及中村光子一样,都同意了给予他一周的时间来证明他让圣殿骑士重溯记忆来寻找修复圣器知识这一设想的正确性。[10]

十天后,失踪的西蒙闯入了内殿团就西蒙一事召开的会议。内殿团质询西蒙关于他窃取伊甸宝剑和阿布斯泰戈的财产、蓄意删除关于他祖先的记忆并私自与阿娜雅·乔达瑞维多利亚·毕博共享机密信息的作为。贝格和阿尔瓦罗·格拉玛提卡也处于待命状态所以又一次参加了会议。海瑟威指控圣殿骑士团现行教义为异端,引起了全体成员的警惕,接着他开始叙述他的研究成果,雅克·德·莫莱视角下的骑士团以及关于圣剑的一切都得到了解释。贝格、赖德、中村光子和英格兰都变得更倾向于莫莱的想法。在海瑟威的陈述结束之后,贝格也为他辩护;最终里金和他的支持者成为了少数,而西蒙也恢复了他的职位,没有因这件事情而受到指控。[10]

新任黑色十字编辑

贝格认为黑色十字很像是圣殿骑士从刺客兄弟会移植来的一个分支,而为了当好黑色十字,他决定研究那些杰出刺客的生活,因此,他研究了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及儿子达里姆·伊本·拉阿哈德埃齐奥·奥迪托雷·达·佛罗伦萨爱德华·肯维拉顿哈给顿的记忆。[11]

之后,贝格已经完全适应了黑色十字的角色,白天完成他的公务,而晚上在安德烈·波登的帮助下,化身黑色十字铲除组织中的腐败势力。11月,贝格和维奥莱特·达科斯塔被派去香港调查一处已被改造成档案室的前凤凰计划大楼,而一队刺客之前在此处被屠杀。因工作人员由于过节放假,而值班的警卫被杀死在浴缸中,所以现场并没有目击者存在。贝格不知道这些是第一文明的仆从干的,便疑惑为什么会有一个小型军队在此处对抗刺客。之后他让维奥莱特贿赂当地警察来让他们继续呆在这里调查直到第二天早上,然后退回酒店房间过夜。[12]

ACUprising Berg in Hong Kong

贝格在香港穿着黑色十字制服

贝格换上了高科技的黑色十字制服,并找到一个阿布斯泰戈高科技护目镜收为己用,回到了摩天大楼进行自己的调查。在波登的帮助下,他发现了圣殿骑士的高科技产品和刺客武器都被这些打倒刺客的神秘势力使用的证据。[12]

在贝格回到蒙特利尔之后,他和达科斯塔深入谈论了在香港发生的奇怪事件,贝格仍然纠结于为什么刺客会在那种地方遇到一个强力的组织。突然他们两人及身边所有圣殿骑士的手机都被骇进显示黑色十字的标志。[12]

贝格知道内殿团要在附近召开一个隐秘的会议,便让安德烈假扮成黑色十字进场来保他的秘密身份。在会议上这名黑色十字拒绝透露身份,并表明自己受命于最高大师、独立于内殿团的立场,并告诉内殿团圣殿骑士已经被内奸渗透。贝格佯装被他的无礼激怒冲向他,但却被他所打败。最后黑色十字警告圣殿们说他们都有嫌疑,并说自己之后会再次回来调查后,扔下烟雾弹消失了。[12]

奥措回到公寓后,贝格先与女儿艾琳娜和前妻赫米通了电话。在波登穿着黑色十字的服装回来之后,便与他交谈起来。因这次事件,让内殿团其他成员相信贝格与黑色十字并非同一人。接着奥措像波登透露说他在香港找到的护目镜是来自欧洲分公司,于是他决定前往柏林进行深入调查。[12]

ACUprising Berg confronts Hart

贝格打败哈特

在柏林,贝格找到了制造护目镜的阿布斯泰戈工程师海因里希·哈特,也目睹了刺客加林娜·沃罗宁娜和阿伦德·舒特·康宁汉姆对他的审讯。在此刻离开之后他跳下来也来询问香港之战的内情。然而他透露到自己刻意给黑色十字留下线索,并立刻抽出自己的电击鞭向贝格发起攻击。虽然很快被制服,但他最后透露自己实际上是第一文明的仆从的一员,并启动了一枚烈性炸药引爆整栋大楼,贝格在爆炸之前跳出大楼掉到了外面的河里。[12]

贝格从那场在柏林死了170人的大爆炸中幸存下来,回到了自己的公寓,发现安德烈正在等他。贝格对于渗透入的间谍越来越失去耐心,而安德烈建议他如果想要找到内奸,让他去核查阿布斯泰戈的账目异常。如果真有其他势力在挪用阿布斯泰戈的资金的话,那么钱必定会转移到本不应该到的地方。[12]

ACUprising Berg threatens Lemair

贝格威胁勒迈尔

贝格遵循了波登的建议,发现钱的确是从阿布斯泰戈在日内瓦的账户中进行转移的,便来到日内瓦会见那里负责的银行家。到了那儿他看到了刺客迈歇尔·勒迈尔也在调查刺客的账户。当勒迈尔得知贝格也在那儿之后企图逃离,但被埋伏着的贝格抓住带到楼梯间,贝格想知道为什么阿布斯泰戈的资金会转移到刺客那里去,而勒迈尔发誓不知道。[12]

在他审问刺客之时,贝格意识到他们正在被监视着,于是他撞昏迈歇尔。一群仆从突然出现追赶贝格,而贝格赤手空拳杀了五人,最终因伤倒下。接着扎斯迪普现身并透露自己的身份。贝格也认出了他是孟买那时的刺客,而扎斯迪普称道他已经不再关心为妹妹报仇的事情,而只为“她”的目标服务。接着扎斯迪普用他女儿的生命作为威胁,让他停下自己对仆从们的调查,然后将他摔下护栏。[12]

与刺客共事 编辑

迈歇尔随后带着受伤的贝格回到了刺客的藏身处。贝格刚到那里,就被他2015年在白金汉宫交过手的老对手加林娜给打了。他稍后和刺客们在餐馆里见了面,讨论日内瓦遇袭一事的细节。他告诉那支刺客小队,在目前的情况下,他无法向阿布斯泰戈寻求帮助,而他和迈歇尔都是追踪着圣殿骑士的资金流向才前往日内瓦的。[12]

贝格提出,他认为在香港袭击夏洛特的和在日内瓦袭击他的是同一群人,因为这两批人都是由达米本人所带领的。当加林娜问贝格,他为何认为自己可以信任刺客时,他回答说他已经没有选择了,当所有的选择都糟糕透顶时,能够预计到结果的选择就是最好的选项。已经见识过第一文明的仆从的实力与手腕的夏洛特接受了贝格的提议,建议说他们从定位光之山开始。[12]

Berg reliving Bolden's memories

重历艾伯特记忆的贝格

回到藏身处,贝格用圣殿骑士方面的研究与发现为刺客们的研究提供帮助,却遭到了刺客们的拒绝。刺客们认为他其实什么都没有发现。而在双方为了彼此的理念与阵营发生争论的时候,阿伦德找到了一张老照片。照片里,西班牙刺客伊格纳西奥·卡多纳站在一名士兵旁边。贝格认出了站在士兵另外一边的那个人,那正是黑十字艾伯特·波登。[12]

在这个时候,夏洛特失去了同步,离开了Animus机器。她还没有从与朱诺之间的对抗中完全恢复过来。她叫贝格暂时离开她的视线,这样她才能集中精神,贝格回应说他要去和格尔尼卡·莫尼奥谈一谈。格尔尼卡·莫尼奥是一名“博学者”的成员,暗地里还是第一文明的仆从的一分子。[12]

贝格一边和莫尼奥玩着叠叠乐,一边交换着彼此对于各自目标与阵营的看法和观点。莫尼奥在游戏结束的时候不经意地说出了他们对朱诺效忠的事实,贝格在离开房间之前对他表示了感谢。贝格随后收到了一份安德烈寄来的血液样本。通过这份血液样本,贝格重历了艾伯特·波登在西班牙内战时期追寻光之山的经历,接替了无法继续重历卡多纳记忆的夏洛特继续进行研究。[12]

在波登的记忆中找到光之山的位置之后,贝格退出了Animus,要求刺客深入挖掘他们资料中关于格劳西亚·阿科斯塔的信息。他之后联系了安德烈,请安德烈继续监视阿尔瓦罗·格拉玛提卡的实验室,如果实验室里的人准备要用复制出来的身体复活一名古代神明的话就立刻通知他。然后贝格告诉刺客们光之山被埋在西班牙巴塞罗那南部六十英里远的一处山坡的大片遗迹之下,一旦第一文明的仆从抢先找到了光之山,那么他们就可以复活朱诺,收集到其余的伊甸碎片。贝格和刺客们随即做好了准备,为了夺回光之山而向西班牙出发。[12]

个性特征编辑

“任务最重要!”
―尤哈尼·奥措·贝格, 2015年[来源]

尤哈尼·奥措·贝格是一个相当强硬的人物,总是致力于确保任务进展有效而且顺利。在被沃伦·韦迪克招募之后,他对圣殿骑士的动机与理念产生了坚定不移的信仰,将之视作争取美好未来的合理理由。见过大量关于来自两个阵营的特定人物的资料的贝格对刺客与圣殿骑士双方都保持尊敬的态度。这些人物都在某种程度上启发了贝格。然而,他在对抗刺客的时候能抱有强烈的决心,甚至有时候会动用残忍的手段,以此展现他要让敌人在死在他手上之前思维与精神先一步被彻底摧毁的欲望。[2]

从他让刺客分心的同时还执行了维奥莱特要求他带着裹尸布逃跑的命令一事可以看出,他十分重视完成自己的任务。[1] 但是,他并非只按照命令行事,在行动过程中,他还表现出了很强的灵活性。这也导致他遭到了上级的批评。比如在开罗的任务当中,威廉·迈尔斯在贝格出现时扮作一群学生的导游的时候。[2]

尽管尤哈尼个性十分冷酷,但他打心底里并非是一个残忍的人。尤哈尼十分关心自己的女儿, 愿意拼上一切来保护她的安全,甚至杀死了一个惹哭她的阿布斯泰戈特工。在尤哈尼拒绝执行抓捕威廉·迈尔斯的命令之后,利蒂希娅·英格兰指责他说他是为了保护孩子而避免冲突,因为这些孩子让他想起了自己的女儿。尤哈尼为这一指责而愤怒不已,表示制造不必要的混乱只会让威廉更容易偷偷溜掉。尤哈尼鄙视为了维持自身权力而表现得及其冷酷无情的内殿团。[2] 甚至被圣殿骑士大师的职责占据生活的绝大部分时,尤哈尼还是会保证自己有时间陪着自己的女儿。[4] 在探索他一位维京祖先的记忆时,他对祖先对一名无助囚犯表现出的野蛮与残忍表现出了厌恶与羞愧的感情。[2]

为了避免制造争端,尤哈尼没有选择在开罗博物馆拘捕试图回收大神殿第一文明动力来源的威廉·迈尔斯。身为内殿团的一员,尤哈尼了解阿布斯泰戈工业所参与过的所有事。

尽管尤哈尼不信任圣殿骑士内的大多数同伴,他却相当地信任维奥莱特·达科斯塔,甚至在他女儿这样的个人事务上也是如此。他似乎和同样身为退伍老兵的安德烈·波登也有着强有力的搭档情谊或是友谊,因此,安德烈成为了他所相信的唯一一个能替他保守黑十字身份这一秘密以及在调查中为他提供帮助的人。[2]

装备和能力编辑

“奥措·贝格很可能是世上最危险的人。他动作迅速,头脑聪敏而且极为冷酷无情。他从不放弃,而且恐怕从来没有失败过。”
维奥莱特·达科斯塔对她的上级如是说道, 2016。[来源]

因为接受过武术、击技等多方面的训练,身为前芬兰特种部队成员的尤哈尼熟知大量近距离远距离上战斗的有关知识。战斗技艺精湛的他可以顺利地制服原本接受过刺客训练的另一位圣殿骑士大师丹尼尔·克洛斯,并且有资格负责执行在开罗抓捕威廉·迈尔斯的任务。[2] 尤哈尼也能够在徒手格斗中与加林娜·沃罗宁娜面对面地进行对抗,但最后还是被这位刺客大师所击败。尤哈尼能够跳进行驶中的汽车的车窗,并干掉三名被派来袭击他们的袭击者。他能够忍受高强度的疼痛。当他的手掌被一把飞刀刺穿的时候,他甚至没有退缩,只是叫了一声,然后立刻继续徒手格斗。尤哈尼拥有很强的耐久力,尽管最后身受重伤,却能够徒手杀死五名接受过高度训练的第一文明的仆从的成员。[1] 在与加林娜对抗的时候,他有一拳意外地把一块墙砖打成了碎片。[1]

担任黑十字的时候,贝格有一套安德烈·波登为他制作的装备,胸前有一个红色的圣殿骑士十字,还有一顶帽子和一条厚实的红围巾。这套装备拥有一对装备了攀爬用抓钩的拳套。贝格还拥有一副阿布斯泰戈秘密研究分部所研发的原型战术目镜。[12]

其他编辑

  • “Juhani”是一个希伯来和芬兰名字,意思是“上帝是仁慈的(gracious)”。“Otso”同样也是芬兰语,意思是“熊”。他的姓氏“Berg”,在多种日耳曼语系的语言中都是“山”的意思。
  • 在音频文件中,贝格向维奥莱特透露,自己只有一次使用Animus进入祖先的记忆,发现其中一人是一名维京征服者
  • 在《刺客信条:叛变》中,尤哈尼的服装与谢伊·科马克时代的圣殿骑士装束有些相像,也装饰有世界之树标志。
  • 芬兰语属于乌拉尔语系两大语族之一,而非属于日耳曼语族。而且芬兰不是维京人的起源之地,也不是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一部分,因此,奥措·贝格的祖先很可能是日耳曼人(特别可能是瑞典人或德国人)。
  • 出身芬兰南部的他也很可能是一位芬兰-瑞典人,是继承了维京祖先血统的瑞典人的后代。
  • 贝格的灵感包括 拉希德丁·锡南, 哈拉斯, 海瑟姆·肯维, 邓肯·沃波尔, 巴蒂斯特, 背叛者瓦利, 谢伊·科马克, 露西·斯蒂尔曼 以及 丹尼尔·克洛斯, 他们全都是刺客组织的叛徒。
  • 贝格是现在已知的唯一一位同时身为黑十字与内殿团成员的圣殿骑士,以前的黑十字都是独立于内殿团的内殿团监察者。
  • 虽然贝格是经过专门训练来追捕刺客的圣殿骑士外勤特工, 但“刺客猎人”是否属于圣殿骑士的一个阶级还未可知。

画廊编辑

登场作品编辑

参考与注释编辑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