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The FallEraicon-Assassins

沒人見過“導師”。沒人知道他在哪,長什麼樣。有些人認為他不過是被虛構出來的。Oz,偉大而強力。

——漢娜·米勒[來源]

導師”(?-2000),生前是全球刺客導師,真實姓名不詳。他是一名年長的男性,由於常年擔任全球刺客組織的領袖,使他具備勝於常人的智慧、洞察力和統領大局的能力,是整個刺客組織行動方針的制定者。

為了躲避刺客長久以來的敵人,聖殿騎士,“導師”總是在不停地轉移中,出沒於世界各地。這樣一來,“導師”徹底隱藏了自己,也給刺客組織的其他成員留下了“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印象,許多刺客甚至不相信他真的存在。

在他位於迪拜的事務所中會見剛剛嶄露頭角的年輕刺客丹尼爾·克洛斯時,“導師”遭到了這個年輕人的背叛和殺害。丹尼爾事實上是聖殿騎士的“沉睡者”特工,年幼時便被阿布斯泰戈用於研究,植入了“見到導師立刻擊殺之”的條件反射,並因此飽受出血效應之苦,卻毫不知情。

個人簡介編輯

領導組織編輯

我必須總是比敵人要提前知道三步權力的平衡不會被濫用。 [...]我必須同時出現在各地,然而隨時保持警惕。

——導師[來源]

導師”在2000年前的某個時段成為刺客組織的領導人。作為整個組織的領袖,對於保密的需求成為了他的優先目的。因此他和他所領導的組織保持着一定距離。漸漸,他成為了他追隨者口中的一個傳奇。他們,儘管不確定“導師"是否存在,把這位行蹤不定的領袖比為奇妙的奧茲男巫(電影《綠野仙蹤》改編自該書)。

“導師”掌控着世界各地刺客組織的資源,並運用得當的手段和智慧來確保歷史通過自由的意志傳承,而不是外力或某些人的控制。他的辦公室包括一個巨大的圖書館,和許多塊滾動播放着世界各地新聞的屏幕。[1]他被形容為一位“ 戰略天才”,因為他可以預見到歷史的宏觀走向,相應地根據此來領導刺客組織。

隨着世界踏入21世紀和新的千禧年,“導師” 的精力主要集中在美國的總統選舉上。得知聖殿騎士打算將他們控制的傀儡送入白宮,“導師”早在1998年就開始準備相應的對策。[2]

丹尼爾·克洛斯編輯

丹尼爾:“我感覺我生命中的每一步都是為了要將我帶到這當下。
導師:“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存目標,你的正漸漸展露在你面前。我們很高興能擁有你在我們這邊。你很 特別
——丹尼爾見到導師[來源]

在1998年,導師聽說了一個與刺客有着未知聯繫的年輕男子丹尼爾·克洛斯,而後者堅信他聽到了導師對他的呼喚讓他有找到導師的使命。這讓這個年輕的刺客踏上尋找導師的旅程,並得到了一些關於對自己曾祖尼古拉·奧列諾夫基因記憶幻視[1]就丹尼爾所述,“我看到了人類的起源以及未來的可能,但只有才能解放一切。”

在這兩年中,丹尼爾忽視他人對他努力的奚落與困惑,造訪了分散在世界各地的刺客營地。在2000年,導師被丹尼爾的堅持感動,並對他的幻視感興趣。因此讓他的手下去將丹尼爾帶到了他近期在迪拜的住所。

ACF mentor daniel wake

導師在喚起丹尼爾的記憶

儘管丹尼爾詢問導師是否有過對他的呼喚,導師承認說這些聲音是存在於丹尼爾的“內在”之中,而不是他的。他接着告訴丹尼爾他想要多了解他,因為他似乎真的“很特別”。

導師想要看看丹尼爾經歷他的一個幻象,便指示他用語從100倒數。丹尼爾聽從了,而導師對他重溫尼古拉的另一個記憶感到着迷。

在丹尼爾的意識回到現實的時候,導師展示了他的辦公室。兩人討論刺客的性質以及自身在現代所處的角色,導師站在他的立場上闡釋了他的責任。

當導師提到他的責任之一是選擇繼任者時,丹尼爾受寵若驚,聲稱他很榮幸,不會讓他失望。導師為他的想當然感到可笑,並簡單說明他有潛力,但仍有很多需學習。[2]

遇刺編輯

我以為你能比這更好……

——導師對丹尼爾的遺言[來源]

DanielKillMentor

丹尼爾刺殺了導師

在兩人相處的時間中,導師決定親自為丹尼爾舉行入會儀式。然而當他將儀式性的袖劍賜予這位新晉刺客之際,丹尼爾突然彈出袖劍對準導師,並刺穿了他的喉嚨。[2]

而兩人都不知道的是,丹尼爾實際上是一名聖殿騎士的沉睡者特工,被植入了潛入刺客並找到刺客領導人並殺之的條件反射。[3]

導師倒在辦公室的地板上,在困惑和流血中意識到聖殿騎士“比刺客想象的更狡猾”。在感嘆丹尼爾本可以比他想象中更好後,導師死於重傷。[2]

個性和特徵編輯

給予人們靠自我行動獲取榮耀,而不是操縱的機會, 通常他們會願意的。為了人性,我們必須相信這點才行。

——導師[來源]

ACF mentor book

導師在迪拜的辦公室

在2000年,導師已是一位年長的男性,花白的頭髮,布滿皺紋的臉都訴說著他的年歲。他穿着白色的衣服,而這個顏色和刺客有着久遠的淵源。

雖然他並未參與刺客組織的行動,但他仍然保留一柄儀式性的袖劍放在他迪拜的居所的玻璃櫃中。導師同時也養了至少一隻類似於德國牧羊犬的狗。

導師對刺客先輩留下的遺產感到自豪,並以莊嚴和崇敬的態度看待他的職責。因為導師都會訓練和選擇自己的繼任者,並傳授自己擁有的知識。他描述自己是過去歷任導師意志“存活的化身”,“擁有前人全部的知識和經驗”。

他對人性有一種了解,並知道基因記憶,也知道能夠讀取它的理論技術。導師也能很快意識到丹尼爾的幻視本質上是一種出血效應。

導師也是一名狂熱的讀者,在他位於迪拜的居所有大量的藏書,包括康斯坦丁·奇奧爾科夫斯基的《宇宙的意志》。他還在用一些歷史上著名刺客的塑像來裝飾房間,比如埃齊奧·奧迪托雷·達·佛羅倫薩伊爾塔尼以及馬庫斯·尤尼烏斯·布魯圖斯[2]

畫廊編輯

參考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