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Individuals

刺客徽章 兄弟会需要你的帮助!

本条目包含未翻译内容。您可以帮助刺客信条 维基来 翻译这个条目


安德烈“德雷”波登André "Dre" Bolden,出生于1944年)是一名来自巴尔的摩美国越战老兵。

他出身于出过几名黑色十字的波登家族,而他也因此被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招募来探索他先祖的历史以及寻找光之山的踪迹。

生平编辑

早先经历编辑

波登作为一名越战老兵,被授予了紫心勋章,但他也因为战争中的遭遇而患上了创伤后应激障碍。在他回国差不多十年后,他才趋于正常并和一名女性相爱,育有一女。但母女俩还是由于他的问题离开了他。到了2016年,安德烈已经十年左右没有再见过她们。[1]

与阿布斯泰戈接触编辑

Violet convince bolden

维奥莱特与波登交谈

2016年,波登被圣殿骑士维奥莱特·达科斯塔接触,后者欺骗他阿布斯泰戈会治疗他的创伤后应激障碍,但实际上是希望用他的DNA来回溯波登家族的记忆。在他接受提议之后,圣殿骑士带他来到位于费城的阿布斯泰戈设施。安德烈会见了尤哈尼·奥措·贝格和他的团队,包括之前代表贝格的维奥莱特、凯特琳·吉福特还有一名医生。之后他便进入了Animus中。[1]

安德烈的记忆回到了1805年,他目睹了拿破仑·波拿巴的特工扬·范·德·格拉夫和黑色十字所罗门·波登巴巴里海岸上航向利比亚途中的会面。在任务中,安德烈也目睹了两人和被苏丹派遣前来杀死黑色十字的海盗搏斗的情景,而两人之后也因同样的目标达成同盟。所罗门会帮助范·德·格拉夫完成他的任务,而这名特工会帮他进入苏丹的宫殿。[1]

ACTemplars Berg convince Bolden

贝格试图说服波登

安德烈醒过来发现自己被欺骗了,但他却因为出血效应恢复了力量,在逃离前放倒了两人。贝格下令不要阻拦,并在之后亲自来到安德烈的旅馆劝说他继续探索他祖先的记忆。在得到贝格不会再欺骗他的承诺之后,安德烈答应了。[1]

悉知真相编辑

两人之后回到了阿布斯泰戈设施中,和贝格的团队一起分析细节。他们发现安德烈的祖先不是所罗门,而是范·德·格拉夫。为了将线索继续下去,安德烈被放回了Animus中[1]

安德烈回到了Animus中回溯了祖先在利比亚的记忆。他目睹了扬和他在酒馆的联系人阿克巴埃德蒙会面,他们告诉他说在苏丹的宫殿下有一个秘密通道。在隧道中,范·德·格拉夫和所罗门被苏丹的卫士包围,阿克巴也从后面刺中了所罗门杀死了他。而在安德烈被带出来之前,他从阿克巴的话中知道了光之山的存在。[1]

安德烈之后去了一家酒吧,贝格之后感到并加入他与他对话,和他谈论将他放入Animus中的真正目的。安德烈心烦意乱,怀疑他们这样做的原因,并询问是否是为了那个钻石或是为了钱财。贝格回到这与钱无关,而是事关生死。接着他向安德烈告知了刺客圣殿、伊甸碎片以及黑色十字的真相。安德烈一时间无法相信这些,而贝格回应说在他经历了这些事之后这对他来说不应该十分牵强。[1]
ACTemplars Berg Bolden attacked

波登和贝格遭到来路不明的袭击者的攻击

安德烈不想继续谈下去,便起身离开酒吧。贝格想挽留一下,便在安德烈离开酒吧之后,贝格跟在了他的身后。然而,与此同时,一辆汽车从他们身边开过,对他们开枪射击。幸运的是,贝格及时扑倒了安德烈并迅速跳进汽车里面,将车里的人全部杀死了。在车撞进一家餐厅之后,贝格从车里钻了出来,告诉安德烈说他们必须要离开了。安德烈问起饭店的后续处理事宜时,贝格回答说没必要为圣殿骑士名下的财产担心。之后两人回到了阿布斯泰戈,波登表示他还能继续回溯记忆。[1]

在记忆中,安德烈经历了范·德·格拉夫所经历的的刑讯。而凯特琳在贝格的命令下,将这段记忆跳过了。在记忆中,贝格小组得知了范·德·格拉夫此时已经被监禁了,并见到了所罗门·波登之前的黑色十字塔维斯·奥利尔[1]

完成任务编辑

在记忆回溯之后,安德烈再一次来到了酒吧饮酒,而维奥莱特找到了他。维奥莱特问了他被刑讯的感受,又说她和贝格一致认为虽然现在信息还不够,但不会再强迫安德烈进入Animus中了,最后她说她现在觉得贝格告诉他真相的决定是对的。并代表贝格将艾伯特·波登的武器圣殿骑士别针给了他。[1]

两人之后回到了阿布斯泰戈设施中,却得知凯特琳被这里的某个人杀了。贝格问安德烈是否想要留下来,而他回答说他哪儿也不去。他决定帮助贝格完成这一调查来完成任务。在他们的最终任务中,安德烈和贝格得知塔维斯训练了范·德·格拉夫,让他成为了下一任黑色十字。范·德·格拉夫在塔维斯的自我牺牲下逃出了监狱并直面毒杀了苏丹塞利姆三世,拿回了钻石的阿克巴。阿克巴使用钻石制造了幻象,但他还是轻易被看穿了幻象的范·德·格拉夫击败杀死。刺客们之后到达,并包围了他。当他被问及对这一古代遗物的处置后,他回答说他无意为自己或者教团保留这个钻石,并把应该装着钻石的盒子交给了他们。[1]

ACTemplars Bolden Black Cross

安德烈将圣殿骑士别针交给贝格

在完成了最后的任务之后,贝格和安德烈来到酒吧讨论这件事。贝格感到抱歉,他们所有的努力并没有让对光之山下落的探索更进一步,而安德烈也表示了对凯特琳的惋惜。接着他笑看贝格,告诉他范·德·格拉夫欺骗了刺客,而钻石还在他身上,并被自己带离了利比亚。而关于他自己的基因记忆下落,安德烈说他的祖先设法实现了对所罗门的诺言,并遇见了他的妻子,共同延续了波登家族的血脉。他后来告诉贝格,他也有自己的承诺要守,接着把圣殿骑士别针给了贝格,而这最后让他下定决心披上了黑色十字的斗篷。[1]

帮助贝格编辑

2016年11月,安德烈已经开始为贝格工作,帮助他以新的黑色十字的身份行动。当贝格在香港调查一项刺客对一个废弃的阿布斯泰戈凤凰计划大楼的袭击的余波。当贝格识别了当中刺客的武器以及阿布斯泰戈的高科技产品之后,安德烈提出是否会有刺客和圣殿合作的可能性,但贝格无法证实。[2]

之后某个时候,应贝格要求,安德烈装扮成黑色十字闯入了在魁北克夏洛瓦地区进行的内殿团会议,来保护贝格的身份秘密。在会议上,中村光子质疑他的身份,而他就简单回答说自己是黑色十字,并说出在场所有人身份来进行威慑。之后他告诉内殿团成员们,阿布斯泰戈已经被内奸所渗透。利蒂希娅·英格兰要他拿出证据,而他以挑衅回应,拒绝回答。贝格佯装被他的无礼激怒冲向他,并假装被他所打败。接着他重申了黑色十字身份的重要性,并声明了自己持续进行的调查之后,扔下烟雾弹离开了会场。[2]

安德烈之后回到了贝格在蒙特利尔的住所,并开始和他交谈。与贝格攀谈之后,贝格说正是因为安德烈的这一举动,让内殿团其他成员相信贝格与黑色十字并非同一人。接着奥措向波登透露说他在香港的调查现在指向阿布斯泰戈欧洲分部,于是他决定前往德国柏林进行深入调查。[2]

几天后,贝格从柏林负伤归来,安德烈建议他不要再去关注其他人,虽然阿布斯泰戈有自己的愿景,但它却已经被寄生,这些蛀虫们最终会汲取养分并且可能会接管阿布斯泰戈。接着他告诉贝格他将公司的账目呈在了笔记本电脑上,让他进行下一步的探索。[2]

Sometime later, André sent a sample of his blood to Berg so that he could relieve the memories of Albert Bolden during his time in the Spanish Civil War in search of the Koh-i-Noor. After Berg had found the location of the jewel, he contacted André and gave him the address of Álvaro Gramática's laboratory, requesting him to keep a lookout for any signs of them constructing a body for an ancient deity. Unbeknownst to Berg however, André was found by one of the Instruments Jasdip Dhami, who had overheard everything.[2]

琐闻趣事编辑

出场编辑

参见编辑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