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AC4Eraicon-Memories gameEraicon-Blackflag book

Smallwikipedialogo
“對,你是一個鬥士。在監獄裡,我聽過惡名昭彰的安妮·伯尼和瑪麗·瑞德聯手擊垮了皇家海軍的故事,就是你們兩個。”
―愛德華對安妮的評價,1721年。[來源]

安妮·伯尼Anne Bonny,née Cormac;1702 – 1743)是一位活躍於西印度洋愛爾蘭海盜。在18世紀初,她成為愛德華·肯維的合作者,兩個人的合作關係後來變得日益密切。

安妮最初是拿騷舊艾弗瑞酒館的一名年輕女招待,她很快與“白衣”傑克·拉克姆和一開始假扮成詹姆斯·奇德的瑪麗·瑞德等人熟識起來。他們三人開始了海盜生涯,召集了一小幫船員並在1720年8月離開了拿騷,試圖快速劫掠到足夠的黃金,然後激流勇退。

然而幾個月後,全體船員都被英國當局逮捕了。安妮和瑪麗頑強抵抗,但她們終究無法擊退守衛,被押至金士頓接受審判。在受審時,她們宣稱自己懷孕了,這使得刑期得以延後。在愛德華和阿·塔拜的幫助下,安妮成功逃獄,瑪麗卻因分娩之後健康惡化而最終死去。

安妮的孩子也沒能保住,她在悲傷中成為了愛德華寒鴉號的軍需官。當愛德華在1722年10月啟程前往英國之際,安妮還是選擇留在了西印度群島。

生平編輯

早年人生 編輯

拉克姆: "親愛的女士,他們怎麼稱呼你的?"
安妮: "他們清醒的時候叫我安妮,喝醉的時候叫我賤人。沒有人叫過我女士。"
―安妮拒絕了拉克姆的初次搭訕,1718年。[來源]

作為一名愛爾蘭律師和他的女僕的私生女,還是年輕少女時,安妮就跟着他的家人離開了科克搬到了南卡羅來納。她的父親在那裡定居並做起了甘蔗種植的產業。在16歲時她就嫁給一名溫和而堅毅的男人詹姆斯·伯尼,並跟着他來到了西印度群島。[2]

1716年4月,夫妻倆到達拿騷並定居下來,不過他們對於未來感到很彷徨。最終詹姆斯在島上找到了一份農場的工作,而安妮則閑在家裡,終日做着白日夢。最終,她的美貌和與世隔絕的疏離感,帶來了遠比她過往所知或所在乎的更多男人的注意。[3]

在抵達拿騷一年後,伯尼夫婦的婚姻變得貌合神離,詹姆斯選擇投入工作,幾乎不回家,安妮則變得更有自信更善於交際,最後她成為了拿騷小酒館的一名女招待。之後她有過幾名情人,而許多未受青睞的人出於妒忌和怨恨,開始將安妮塑造成一個人盡可夫的妓女。但拿騷並不是什麼上流社會,沒有人會因此羞辱安妮,而她的慾望也讓這些謠言繼續甚囂塵上。[3]

Diving for Medicines 11

安妮遇見拉克姆

在舊艾弗瑞酒館工作時,安妮結識了海盜共和國的許多領導者,包括愛德華·薩奇本傑明·霍尼戈爾德、愛德華·肯維、查爾斯·韋恩和傑克·拉克姆。其中,拉克姆自從1718年1月初遇安妮以來就對她抱有想法,儘管安妮起初一直對他保持冷淡。同年7月,拉克姆贈送了安妮一把燧發火槍並藉此求愛,碰巧遇上拿騷新任總督伍茲·羅傑斯的到來。[3]

最終,安妮傾倒於拉克姆那種無賴般的魅力,並答應了他的求愛。也是差不多在這個時候,安妮結識了瑪麗·瑞德,並很快識破了她女扮男裝的身份。兩人成為了密友,這無疑激怒了拉克姆,他並不知曉瑪麗的真正性別,以為她要去勾搭自己的情人。為了避免無謂的爭執,瑪麗只好也將自己的秘密告訴了拉克姆。[3]

羅傑斯總督登島之後,安妮的丈夫詹姆斯在第一時間成為了他的眼線。一段時間後,被安妮刻意冷落的他終於發現了這場婚外戀。他震驚於妻子的不貞,打算拘捕並鞭笞她,安妮隨即申訴離婚。拉克姆提出給詹姆斯一些補償,但後者並沒有因此而收斂。[2][3]

海盜和監禁 編輯

“國王陛下的法庭認為,被告人瑪麗·瑞德和安妮·伯尼,以劫掠為目的,以敵對的態度,兇惡地攻擊並奪下了7艘漁船……”
―一份官方文件列出的對安妮和瑪麗的指控,1720年。[來源]

在山窮水盡之際,安妮和拉克姆決定同瑪麗一起離開拿騷。他們召集了一小幫船員,在1720年8月22日駕駛着一艘偷來的縱帆船威廉號起航了。[4]三人計劃進行一系列快速的劫掠,靠着奪來的黃金安享餘生。然而在幾個月的成功掠奪之後,他們被英國當局盯上了。只有安妮、瑪麗和一個年輕人展開抵抗,拉克姆和其他船員卻躺在甲板底下,因為前一天晚上的痛飲而酩酊大醉。[3]

To Suffer Without Dying 12

安妮和瑪麗在金士頓受審

儘管三人奮力抵抗,最終仍然寡不敵眾,力盡被俘,年輕人不幸戰死。全體船員隨後被逮捕並拘禁在牙買加皇家港等待審判。傑克·拉克姆被判海盜罪,在11月18日處以絞刑。[3]

在受審十天之後[2],安妮和瑪麗也被判處絞刑,但她們宣稱自己懷孕了,因為英國法律不允許“感受到胎動”的女人直接受刑,死刑的日期便得以延後。安妮和瑪麗被送回監獄,直到產下胎兒為止。大約4個月後,瑪麗首先分娩,孩子被立即帶走,而安妮也接近了預產期。[3]

瑪麗的健康狀況不斷惡化,安妮試圖尋求監獄守衛的幫助,卻無功而返。之後,她們倆被阿·塔拜和同在獄中的愛德華·肯維救走。即將臨盆的安妮被阿·塔拜護送到一條小船上,瑪麗和愛德華隨後跟來。但瑪麗的傷口感染嚴重,在距離監獄出口僅幾步路的地方,她最終還是撒手人寰。[3]

安妮被帶到了刺客組織位於圖魯姆的大本營,在那裡,她產下了一個男嬰,但孩子很快就夭折了。在失去了許多夥伴之後又痛失愛子,安妮悲傷不已。愛德華也表示深有同感,並說服安妮成為了寒鴉號的船員,希望她能夠恢復過來。[3]

成為寒鴉號的軍需官 編輯

安妮: "我們駛入漩渦了,船長!"
愛德華: "這比當女招待刺激多了,對吧?"
―安妮和愛德華在追蹤巴塞洛繆·羅伯茨,1722年。[來源]

阿德瓦勒離開寒鴉號、加入刺客組織之後,安妮填補了這一空缺,成為了寒鴉號的軍需官,並幫助愛德華·肯維追蹤巴塞洛繆·羅伯茨。同時,聖殿騎士伍茲·羅傑斯和勞雷亞諾·德·托雷斯-阿亞拉也在尋訪羅伯茨的下落。安妮和愛德華航向金士頓,去尋找第一個目標羅傑斯。途中,安妮談起了自己與瑪麗、拉克姆共度的那段時光。[3]

A Governor No Longer 1

安妮和愛德華與安托討論計劃

到達金士頓後,愛德華和安妮遇到了刺客分部的領導人安托,他說羅傑斯失去了國王的寵幸,即將返回倫敦,此刻他正準備舉行送別宴會。安妮評價說,國王可能是對聖殿騎士至今未能肅清西印度群島的海盜感到不滿。愛德華刺殺並假扮了一名來訪的意大利外交官,藉以混入宴會、刺殺羅傑斯,在此期間,安妮一直留在刺客分部。[3]

愛德華得知羅伯茨位於普林西比,立即起航追趕他的船艦皇家幸運號。安妮建議他們只是擊沉風帆戰艦就好,但愛德華拒絕了,因為羅伯茨擁有一件非常珍貴的寶物,他需要將之奪回。愛德華癱瘓了皇家幸運號,成功登船並刺殺了羅伯茨。[3]

接下來,安妮和愛德華回到哈瓦那去尋找托雷斯。在愛德華追蹤他的最後一個目標期間,安妮依然留在當地的刺客分局等待。然而,愛德華刺殺的托雷斯只是一個替身,他推斷真正的托雷斯已經直奔觀測所而去,當機立斷決定追趕。在航行途中,安妮問愛德華:托雷斯正在尋找水晶頭骨,你為什麼要帶着這東西去找他?愛德華回答:我要當面嘲諷聖殿騎士最高大師[3]

愛德華和安妮在長灣登陸,穿過茂密的叢林,解放了被托雷斯的手下擒獲的當地守衛者,成功抵達觀測所的入口。愛德華讓安妮在外面保護入口,自己則進入觀測所刺殺托雷斯。任務結束後,安妮和阿·塔拜、阿德瓦勒一起進入觀測所內,水晶頭骨終於被放到了它應該在的位置上。[3]

在大伊納瓜 編輯

“英國不是一個愛爾蘭女人該去的地方。”
―安妮拒絕了愛德華共同回到故鄉的邀請,1722年。[來源]
The End 4

愛德華和安妮在大伊納瓜島

在這之後,安妮和愛德華回到了大伊納瓜,等待愛德華的女兒珍妮弗·斯科特的到來——愛德華也是最近才知道他已經有了個女兒。愛德華邀請安妮一起回英國,但安妮婉拒了他,理由是她不屬於那兒。愛德華又問她是否會跟刺客待在一起,安妮說,儘管對刺客們的事業表示欽服,但她覺得自己缺乏必要的信念。[3]

一艘船航入了海灣,安妮對愛德華說,她相信他是個好人,他也可以證明自己是一個好父親。在愛德華起身去港口迎接他女兒之際,安妮開始吟唱《離別酒》("The Parting Glass"),遊戲在此落下帷幕。[3]

性格與特徵編輯

愛德華: "你怎麼能喊得那麼響亮?"
安妮: "我還可以喊得更響,比男人的喊聲響上兩倍。"
―安妮對愛德華說,1721年。[來源]

儘管安妮年輕時終日都在做白日夢,被人認為漫無目的、渾渾噩噩,但從她決心去西印度群島旅行一事可以看出,她對於冒險的渴望已經開始浮現。在拿騷,她成長為一個有決斷力的年輕女性,在當地居民中佔有了一席之地。[3]

A Governor No Longer 9

安妮指揮寒鴉號船員

瑪麗·瑞德的出現,讓這個女招待轉變成一個勇猛的戰士。安妮咒罵和打架的方式像男人一樣野蠻,雖然沒有海上劫掠的經驗,但她還是闖出了名聲。[3] 據說她被英國當局逮捕時,曾經向著自己因醉酒而畏縮發抖的船員開槍。[4] 即便在臨刑之際,安妮依然毫不退讓,聽到自己的刑期被推遲,她甚至還嘲弄了法官。[3]

在粗放的外表下,安妮其實特別在乎她的朋友,他們的相繼辭世對安妮造成了巨大的打擊,孩子的夭折更使她陷入無盡的愧疚與悲傷。安妮甚至一度懷疑,自己的人生是否犯下了太多罪孽,這是老天降下的懲罰。後來,她從消沉中慢慢恢復過來,最終作為寒鴉號的軍需官回到了海上。[3]她說,她十分樂意接受這個職位。[4]

裝備與技巧編輯

“來,準備好下一輪戰鬥。”
―安妮展示她對於打鬥的嫻熟,1722年。[來源]

在瑪麗的訓練下,安妮成為了一個合格的鬥士,擅長使用和槍。她也精通自由奔跑,可以在愛德華穿過長灣的叢林時跟上他。同時,安妮還擁有豐富的航海知識,完全勝任軍需官的職位。[3]

瑣聞編輯

  • 原本愛德華是要見證並參與到安妮和瑪麗對抗英軍的戰鬥中的,並以他們被關進監獄收尾,但這個設想在遊戲開發初期便被棄用。[5]
  • 數據庫顯示,歷史上的安妮·伯尼有可能因為父親賄賂獄方高層而假釋出獄,被帶到北美的英國殖民地,直到1782年才死去。然而,阿伯斯泰戈娛樂的紀錄對這一說法提出了質疑。
  • 安妮的數據庫條目錯誤地把她丈夫的名字寫成了傑克·伯尼。
  • 在《 黑旗 》小說中,愛德華感受到安妮強烈的魅力,雙方甚至擦出了火花,來了一個浪漫的吻別。
  • 刺客信條:記憶 中,安妮顯得更年老一些,並佩戴着至少一把袖劍,儘管我們並不確定她是否加入了刺客組織。
  • 儘管結婚前的姓氏是科馬克,但安妮跟謝伊·科馬克毫無關聯,姓氏相同純屬巧合。[6]

畫廊編輯

參考編輯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