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BrotherhoodEraicon-RevelationsEraicon-AC3Eraicon-RogueEraicon-SyndicateEraicon-OriginsEraicon-The FallEraicon-ACIEraicon-IndividualsEraicon-AssassinsEraicon-featured

“小心那些容易的道路。知识只有通过挑战才能增长。”
―威廉·迈尔斯。[来源]

威廉·迈尔斯(昵称比尔)(William 'Bill' Miles)(生于1948年)是刺客组织的一名高层成员,至2012年时他已经成为刺客组织事实上 的领导人。他也是戴斯蒙德·迈尔斯的父亲。

他最初在一个叫做“农场”的偏僻刺客围场中工作,他对刺客组织的的奉献也使他转而担当领导人的角色,监管世界各地刺客小组的活动。

2012年底,威廉和戴斯蒙德、肖恩·黑斯廷斯瑞贝卡·克瑞恩组成的刺客小组汇合,他们已经设法取得了一个伊甸苹果。威廉和他们一同前往纽约,试图寻找第一文明留下的大神殿

生平编辑

早期生活编辑

威廉·迈尔斯出生于1948年,生于刺客兄弟会组织内,同时是包括艾吉奥·奥迪托雷·达·佛罗伦萨爱德华·肯维以及其孙拉顿哈给顿的著名刺客后裔他最终将自己的生活投入了刺客的事业中。[1]

1977年,威廉遇到了一个名叫纳撒莉·查普曼的小女孩,她是鲍里斯·帕什齐尼娅的女儿,从出生起就由沃伦·韦迪克抚养长大。在发现她实际上是圣殿骑士为了确保她父亲在Animus项目期间的合作而扣留的人质后,她偷走了韦迪克的Animus计划的一份副本,并把它交给了威廉。[2]

威廉带着这张蓝图逃往莫斯科,并在一路上遭到圣殿骑士特工的追捕。在被一名同伴救出后,威廉给了她这张蓝图,并要求她在圣殿骑士能够制造出它之前造好它。然后他离开了,去见这个城市的另一个刺客小组。[3]

农场编辑

“有一天你会理解的。所有这种不安都将有其价值,我保证。”
―威廉在戴斯蒙德的训练中说。[来源]

1987年,威廉和他的妻子生活在一处名叫“农场”的刺客围场,位于南达科他州布拉克山地区,拉皮德城外某地。威廉的儿子戴斯蒙德在这个围场里出生、长大,和大约三十名其他刺客一同生活在这里。[4]

他负责训练年轻的新成员,其中最有名的就是他自己的儿子,还有克莱·卡茨马雷克露西·斯蒂尔曼[4]当露西17岁的时候,他决定让她在组织之外继续成长。这是为了确保能切断她与刺客组织的所有联系,从而让她能轻易地潜入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这个计划失败了,随着露西慢慢开始不信任威廉,她最终背叛了刺客组织,因为她确信自己已经被组织抛弃了。[5]

威廉对戴斯蒙德进行了大量的训练,向他强调谨慎小心的重要性,以及在任何时候都要准备好面对他们的敌人发动的攻击。[4]

调查丹尼尔·克洛斯编辑

1998年,保尔·贝拉米联系了威廉,保尔则是负责费城外一处刺客围场的刺客。保尔请威廉帮忙查找关于一个名叫丹尼尔·克洛斯的人的信息,克洛斯被汉娜·米勒带进了刺客围场,她猜测他曾是一名刺客。[6]

威廉找到了关于克洛斯祖先的信息,这些信息指向俄罗斯刺客尼古拉·奥列洛夫,他与通古斯事件关系紧密。威廉将这个消息传给了保尔,克洛斯也被接受进入刺客兄弟会。[6]

2000年11月,丹尼尔被亲自介绍给刺客组织导师,而他在受到刺激后一时冲动刺杀了导师,这个刺激反应是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在他幼年时秘密植入他脑部的。这名圣殿骑士沉睡者特工还泄露了他在旅行期间曾造访过的所有刺客营地的位置,[7]这导致圣殿骑士开始了一场“大清洗”,意图摧毁这些营地,不过农场安然无恙地避过了这次危机。[4]

监管组织编辑

刺客们失去了导师和几乎所有的刺客围场,[7]他们转入躲藏之中,刺客组织通过与世隔绝的偏僻围场[8]和各地的刺客小组进行运作。最后,组织的控制权转入了威廉手中,他开始监管刺客组织的活动。[9]

然而,在2003年,戴斯蒙德逃离了农场,他已经厌倦了他父母关于圣殿骑士的偏执狂想法,他相信自己的父母只是相信阴谋论的怪胎而已。尽管威廉和刺客们努力寻找戴斯蒙德,但他们还是没能把他找回来。[4]

尽管如此,威廉仍在为刺客组织尽忠职守地服务,他通过赫菲斯托斯电子邮件网络和其他刺客单位保持联络,赫菲斯托斯电子邮件网络是刺客们的私人电子邮件网络。[4]

2012年,露西·斯蒂尔曼在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作为沃伦·韦迪克的助理进行着卧底工作,[8]韦迪克则是圣殿骑士组织内殿团的一名成员。[4]在她的队友克莱·卡奇马雷克[4]死后[8],阿布斯泰戈的家系研究与获取部开始设法追踪戴斯蒙德并抓捕他,计划在阿布斯泰戈的阿尼穆斯项目中将他用作“实验体17号”,此前卡奇马雷克也曾被用于阿尼穆斯项目中,他被称为“实验体16号”。

大约在此时,威廉和其他刺客遗弃了农场,他们在阿布斯泰戈的小组抵达农场之前的某时离开了这里。[8]

救回戴斯蒙德编辑

露西最终带领戴斯蒙德逃出了阿布斯泰戈在意大利的研究所,两人与肖恩·黑斯廷斯瑞贝卡·克瑞恩会合,他们继续着戴斯蒙德的阿尼穆斯会话,但这次是为了刺客的利益。[8]威廉与露西的刺客小组保持着联系,偶尔听听戴斯蒙德的进展。 [9]

最后,通过体验埃齐奥·奥迪托雷的记忆,戴斯蒙德获得了他祖先的伊甸苹果所在地的位置,这个苹果数百年来一直藏在大竞技场密室里。刺客小组进入了第一文明的密室,戴斯蒙德回收了苹果:然而,他的身体被朱诺接管了,朱诺是第一文明的一名成员,她强迫戴斯蒙德用袖剑刺中露西,[9]杀死了她。[4]

威廉派遣了几名刺客从密室里找回了这个小组,由于戴斯蒙德在身体被接管后,以及长时间暴露于出血效应中导致意识状态恶化,他们又将他置入了阿尼穆斯中。[9]

戴斯蒙德继续体验埃齐奥的记忆,他找到了一个来自1506年的已恢复记忆序列。戴斯蒙德收到一封来自威廉的电子邮件,威廉在邮件中告诉戴斯蒙德,他找到的这个记忆序列可以引领他们获得刺客们所需要的一些信息。[10]

在记忆的结尾处,莱昂纳多·达芬奇和埃齐奥·奥迪托雷发现了罗马另一处密室,密室位于毕达哥拉斯神庙之下。当埃齐奥的DNA激活了密室里的一个基座后,房间投射出一组坐标:43 39 19 N 75 27 42 W,坐标指向美国纽约州都灵镇:[10]这可能是第一文明留下的大神殿的所在位置。[4]

一旦记忆序列完成,威廉便指示其他人给戴斯蒙德使用镇静剂,然而已经太迟了:戴斯蒙德陷入昏迷状态,[10]并落入了阿尼穆斯的黑色空间中。[4]尽管如此,威廉依然坚信他的儿子能够恢复,他和其他刺客随即离开,前去调查获取的坐标位置。[10]

迁往纽约编辑

威廉: "戴斯蒙德,你能听见我说话吗?孩子?"
戴斯蒙德: "我知道我们要做什么了。"
―威廉与戴斯蒙德在后者苏醒后说道。[来源]
Desmonds Arm

在戴斯蒙德恢复知觉之后,威廉站在他身边。

在戴斯蒙德依然留在阿尼穆斯里这段时间,威廉将瑞贝卡·克瑞恩和戴斯蒙德送到了纽约,同时肖恩留下并参加了露西的葬礼。威廉检查了伊甸苹果,但并不相信他拥有能正确地使用它的基因,虽然戴斯蒙德有。[4]

抵达后,威廉帮助瑞贝卡安定戴斯蒙德,并且监控他的重要器官。在照料戴斯蒙德的时候,威廉曾向瑞贝卡和肖恩询问了一些关于他的事,比如他与露西之间的关系。他还提到在戴斯蒙德的DNA中,第一文明DNA的效能很高,这使他能够使用伊甸苹果。他还与他们讨论了他们下一步的行动,以及如何在昏迷状态下运送戴斯蒙德。[4]

当他的儿子最终从昏迷中醒来时,威廉第一个问候了他,戴斯蒙德见到他似乎有点惊讶,但马上便认出了他。戴斯蒙德看着苹果,告诉他的刺客小组,他已经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了,威廉则动手打开了他们所处货车车厢的门。[4]

与此同时,阿布斯泰戈追踪威廉也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因为他们知道他已经成为刺客组织事实上的领导人。一旦知晓了威廉的位置,沃伦·韦迪克和利蒂希娅·英格兰就会派出他们的圣殿骑士大师去找到并除掉他。[4]

大神殿编辑

进入大神殿以后,当戴斯蒙德再次受到出血效应影响时,威廉下令将他的儿子送回了阿尼穆斯中。在完成了海瑟姆·肯维的记忆以后,戴斯蒙德退出了机器,对此,威廉要求戴斯蒙德再次进入阿尼穆斯,以便能更快找到打开神殿大门的钥匙。

戴斯蒙德终于受够了,他朝威廉吼叫起来,斥责他对他的儿子逼迫得太紧,还指责他的父亲比圣殿骑士好不到哪儿去,威廉为此动手朝他儿子脸上打了一拳。威廉则揭露道,他整个刺客生涯的驱动力,就是要为他的儿子创造一个更好的世界,而眼下迫在眉睫的末日倒计时,根本没法给戴斯蒙德休息的时间来奢侈。不过,他确实承认他是个差劲的父亲,但两人还是互相回避了一段时间。

稍后,戴斯蒙德找他的父亲谈了话,他为自己谩骂威廉道歉,两人将他们的分歧抛到了一边,戴斯蒙德询问了他父亲在他离开农场以后进行的活动。后来,在发现了大神殿所需的两个能量源之后,肖恩发现有另一个能量源在埃及开罗,然而这次威廉决定亲自去取,以便给戴斯蒙德更多的时间去探索他祖先的记忆。[11]

被俘编辑

尽管威廉试图避免让他的儿子分心,但他在尝试取得第一文明遗物时被抓了,阿布斯泰戈俘虏了他。韦迪克随后给刺客小队发送了一封视频信息,要求以戴斯蒙德手中的伊甸苹果交换威廉。作为回应,戴斯蒙德决定答应他的要求,但他选择在与威廉和韦迪克会面之前先对阿布斯泰戈的罗马总部发动攻击。

在抵达威廉和韦迪克所处的房间后,戴斯蒙德使用苹果影响了警卫,让他们杀死了韦迪克而后自杀,随后戴斯蒙德和他的父亲离开了这座圣殿骑士设施。[11]

打开大门编辑

在最终发现了大神殿钥匙的位置,并从阿基里斯·达文波特儿子的墓中取回它之后,戴斯蒙德打开了将刺客们与大神殿内室隔绝开的最后一道屏障。

在内室里,刺客们找到了一个基座,朱诺解释道它将保护地球抵御太阳耀斑的袭击,只要戴斯蒙德触摸这个基座。然而,密涅瓦突然出现阻止戴斯蒙德,她评论道触摸基座同时也会释放仍然存活于世的朱诺,而她将征服地球,将其据为己有。

然而,在决断到人类仍可与朱诺展开斗争,同时也不想让数十亿生命毫无必要地死去之后,戴斯蒙德做出了他的选择,并伸手要触碰基座。威廉最后一次尝试劝阻他,但戴斯蒙德心意已决,他只是告诉他的伙伴们远远的逃离神殿。在威廉、肖恩和瑞贝卡离开后,戴斯蒙德触摸了基座,牺牲自己的生命拯救了地球。[11]

休假编辑

接下来的六个月里,威廉、肖恩和瑞贝卡都躲了起来。最终,由于失去了儿子,威廉离开了刺客组织,把他的职责委托给了他最亲密的盟友盖文·班克斯,并开始了自我放逐。威廉还留给了盖文一本日记,详细说明了他在离开之前学到了什么。[12]

肖恩和瑞贝卡花了一些时间试图找到威廉,但没有成功。他们在秘鲁遇见了盖文之后,他们通过阅读威廉的书,选择继续他的使命。盖文表示希望威廉能够从失利中恢复过来,与此同时,肖恩和瑞贝卡开始寻找戴斯蒙德的尸体,因为他们觉得这是他们欠他的。[12]

一位阿布斯泰戈娱乐的研究分析员给了刺客们一切阿布斯泰戈从戴斯蒙德身上找到的东西,包括戴斯蒙德给他的父亲录制的备忘录之后,威廉就能够继续前进,并向这位分析人员发送了一封感谢信。[13]到2014年1月初,威廉回到了刺客们的身边,尽管他仍然像缺席时那样难以捉摸,难以联系。[12]

威廉的碉堡编辑

5月1日,盖文和阿泰尔II号的船员在他位于挪威藏身之处找到了威廉。在那里,一名起始组织的间谍记录了盖文和威廉对威廉的离开的争论,以及威廉回来之后与盖文的缺乏联系。[12]

当瑞贝卡发现这个间谍就在阿泰尔II号的船员之中时,威廉就在他的地堡中的审讯室“白房间”里审问了每一个船员。由于无法精确地确定间谍,威廉和盖文同意命令加林娜·沃罗宁娜去杀死史蒂芬妮·邱博士,同事埃里克·库珀为她挺身而出,透露他写了间谍报告,而她只是上传了这些报告。威廉把间谍放了出来,解释了他的计划,并解释说他认为起始组织似乎是一个合理的群体。[12]

ACi-ForwardMomentum

威廉和盖文讨论兄弟会的未来

6月6日,威廉和加文就最近发生的事件展开了谈话,关于前者的离开以及加文对他的愤怒。威廉承认在戴斯蒙德死后,他已经不能继续战斗。但是,当知道阿布斯泰戈对他的儿子的身体做了什么之后,这更加激怒了他,但也“重新点燃了”他想再次与圣殿骑士战斗的欲望。盖文让他相信,刺客在已经一段时间内输掉了战斗,但威廉再次向他保证,兄弟会的未来可能会存在于肖恩和瑞贝卡领导的起始组织的支持下。[12]

根据肖恩的说法,在2015年的某个时候,威廉已经成为世界各地刺客组织的新导师。[14]

在圣殿骑士为重建先行者的目的而获得伊甸裹尸布之后,威廉命令全世界所有的刺客们找到阿尔瓦罗·格拉玛提卡的实验室,摧毁它,杀死格拉玛提卡并夺回裹尸布。在实验室没有被成功找到的情况下,威廉又得到了扎斯迪普·达米埃里克·库珀的担忧,他们认为这些起始组织的人是未经训练的平民。然后他颁布了《屋顶花园协议》,指示所有刺客不要在他们的网络上进行不必要的交流,如果他们要找到格拉玛提卡的实验室,他们就不会参与到攻击队伍中来。[15]

拯救蕾拉·哈桑编辑

“你可以和我一起走,或者你可以呆在这里,一遍又一遍地跳着这个死亡之舞,直到你犯了一个错误。他们只需要你犯一个错误。蕾拉,你再也不能回到过去的生活了。”
―威廉·迈尔斯与蕾拉·哈桑相遇,2017年。[来源]
ACOrigins William Miles

威廉被蕾拉·哈桑威胁

在2017年底,迈尔斯前往埃及寻找一位叛变的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员工蕾拉·哈桑,她被派去取回无形者的创始人巴耶克的石棺,之后她决定在未经阿布斯泰戈允许的情况下,自己重温巴耶克的记忆。[16]

西格玛小队袭击了蕾拉在盖塔拉洼地藏身处后,威廉发现了她的下落,坐在蕾拉身边,而蕾拉则在她的Animus中同步着了巴耶克的记忆。当蕾拉醒来,用一把袖剑威胁威廉时,威廉向她提供了一个与能够刺客一起在Animus上工作的地方。尽管她不愿加入兄弟会,但她还是同意了他的提议,因为需要保护自己免受阿布斯泰戈的攻击。然后两人等待直升机将他们送往亚历山大[16]

离开埃及后,蕾拉最终接受了威廉的邀请,加入了刺客的行列。[17]

特征与个性编辑

“集中精神,戴斯蒙德,集中精神!力量、速度、敏捷,没有借口!”
―威廉训练他的儿子。[来源]

威廉是真正的献身于刺客组织,出于组织的缘故而牺牲了他与身边其他人之间的社会关系,包括他与他自己的妻子和他的儿子之间的关系。虽然他的妻子能够处理这种情感上的疏离,但戴斯蒙德却不能,这也成为戴斯蒙德决定逃离他父母的原因之一。对于这个结果,威廉在多年后向戴斯蒙德承认他在抚养戴斯蒙德这件事上做得很糟。[1]

威廉也是个非常骄傲的人,以至于当他的儿子将他比作圣殿骑士时,威廉动手打了他。尽管如此,如果需要他以死来保卫刺客们的话,他对自己的生命也毫不吝惜,他甚至因此责备戴斯蒙德在这种情况下冒险将他从圣殿骑士手中救出来。

在戴斯蒙德从昏迷状态中苏醒后,威廉似乎又继续将精力更多的集中于世界面临的困境而非他的儿子。然而,这并不是说他不在乎,在戴斯蒙德没有进行活动的时候,肖恩在一封电子邮件中透露,威廉从没有离开戴斯蒙德身边,甚至睡觉也要和他呆在同一间屋里,就在阿尼穆斯旁边。在他从阿布斯泰戈获救之后,他对他儿子的情感也表露的更为清晰,他向戴斯蒙德承认,虽然他发现他很难表达自己的感情,但他确实爱他的儿子。[11]

他这种稍有些冷漠的个性偶尔也会令组织内的其他成员不安,包括肖恩·黑斯廷斯和瑞贝卡·克瑞恩,在威廉对露西·斯蒂尔曼之死几乎没有表现出任何怜悯之意后便令两人不安。[4]不过,这可能是因为他已经意识到了露西的背叛,而瑞贝卡和肖恩则没有。[5]

尽管如此,威廉以往在为刺客兄弟会服务时表现出的才智和他奋发努力的个性为他赢得了刺客组织的忠诚,[1]因此在缺少一位导师时,组织允许他成为他们事实上 的领导人。[4]

画廊编辑


参考与注释编辑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需改进,欢迎参与编辑。任何疑问请阅读欢迎页面或这里留言。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Stream the best stories.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Get Dis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