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LocationsEraicon-Assassins

Auditore Crypt 1

墓穴入口

奥迪托雷家族墓穴(the Auditore Family Crypt)是意大利刺客埃齐奥·奥迪托雷·达·佛罗伦萨的曾曾祖父——第一个起姓奥迪托雷的人——多梅尼科·奥迪托雷的坟墓。奥迪托雷家族墓穴位于蒙特里久尼城镇地下,与奥迪托雷别墅在同一时期建造。墓穴里有几面墙上详细刻着多梅尼科的生平经历与奥迪托雷家族的起源。

多梅尼科至少有三名后人——在年轻时探索了墓穴的乔瓦尼·奥迪托雷[1]在居住在蒙特里久尼时期探索了墓穴的埃齐奥以及2012年穿越墓穴遗迹抵达圣堂戴斯蒙德·迈尔斯——曾到访过这座墓穴。[2]

奥迪托雷的起源编辑

在墓穴中共有七块嵌在墙壁里的石碑,碑上刻着多梅尼科的回忆录。[3]

1296,威尼斯编辑

我在威尼斯潟湖边上的一座小房子里出生长大,可以看见不远处海中卷着厚实泡沫翻滚而来的海浪。而当我刚长到能走路的岁数的时候,我就成为了一名水手。最初我只是个学徒,寻找着前往大西洋的路线。后来,我开始为我父亲的老主顾马可·波罗先生运送货物。那时的生活十分美好。

登陆编辑

“一天,我在港口上岸寻找工作时坠入了爱河。她那时年方二十,但当我直视她双眼之时,我看到她的眼中映着整个世界,比太阳还要清澈、明亮。在那之后,我还是会下海航行,但我的心却一直留在岸上,留在那个女孩身边,留在那个成为了我妻子的女孩身边。同样让我牵肠挂肚的,还有我们那年幼的孩子。”

天生之责编辑

那年夏天的一个午后,波罗先生将我叫到了他的书房里。我的父亲早已在那儿等候。还有一位身穿着古怪兜帽斗篷的更为年长的男子,他正看着我们。

从那一刻起,我的人生彻底改变了。我的父亲告诉我说,他是一名刺客。他摘掉了手上的戒指,向我亮出了他手指上一个奇怪的标记,对我解释说,我们的家族来自于一个古老的组织。这个组织一直致力于保护、捍卫整个人类。

他略作停顿,然后,在我一言不发之时,波罗先生走上前来。他告诉我说,这位身穿斗篷的陌生人将会对我进行教导,作为报酬,我要载他穿过地中海,前往西班牙。我与但丁·阿利吉耶里的师徒关系从此开始,而这段关系将会把我曾拥有的幸福毁灭殆尽。

导师编辑

在为我们的航行做准备时,阿利吉耶里先生和我见了好几次面。一开始,我们的见面仅仅是为了采购补给品。但很快,我们的会面开始涉及生命、爱、荣耀与正义这些远远高出物质层面的事情。

他教导我说,现在的社会建立在控制社会中的成员,阻止我们通过观察来进行思考的基础之上。不久,我能够读懂各种法律与观念了。我明白,人类遭到了统治者们的利用,我们这些人民群众,理当获得自由。

就在那时,但丁开始向我展示一本书的书页内容,这本书是波罗先生从伟大的成吉思汗的宫殿里取回来的。这份手稿,这份手札所记述的内容,正和我们的组织——刺客有关。

意外之别编辑

我们计划好的航行没能进行。回拉韦纳取但丁先生剩余未取走的物品时,但丁先生去世了。我正为导师的去世而悲痛不已,返程将这个噩耗告知我的父亲与波罗先生。在我开口说话之前,我就被带到了书房里。我的父亲面色苍白,将我身后的门锁上了。

在他讲话时,我大受震惊,一言不发。但丁原是要将手札带去理当安全的西班牙的。但他遭到了监视。刺客的敌人圣殿骑士仍然存在着。

我回忆起了但丁先生和我讲过的圣殿骑士的事情,现在这一切都明朗了起来。但丁遭到了谋杀。圣殿骑士得知了手札的存在,也知道了我们的事情。我的父亲一边颤抖着,一边告诉我带上手札,立刻带着妻子与孩子启程前往西班牙。

波罗先生把我送出门外时,把一张小纸条塞到了我的手里。纸条上记录了一些数字。用这些数字,我就可以借用他的账户,在意大利任何一家银行里取到我这辈子都不曾见过的数量巨大的达克特

海上编辑

我们在那天晚上起航,船上满载着要在巴塞罗那市场上出售的货物。一开始,一帆风顺。然后,为了避开即将到来的风暴,我们在奥特兰托港口暂时抛锚停船。海盗借着夜色的掩护来到了港口。直到他们登船之后,我才看到他们。

我将家人藏在了船舱里。取出那本手札,我用手摩挲着手札那已经破损的皮革封面,然后,我拆掉了书脊。手札的书页无声地滑落到船舱地板上,我将它们分散藏到我要带到市场上去的不同的箱子、盒子等容器里。

找到我们的那些人已是酩酊大醉,我闻得到他们嘴里的酒气。但他们问及手札之时,我知道他们是谁派来的了。我收起了自己的怒火,告诉他们我早已将手札扔进了海里。

他们开始放声大笑。两个人一边咧着嘴笑着,一边按住了我。剩余的人用刀割开了我妻子的衣服。她向他们乞求饶恕,但乞求的声音渐渐地小了下去。在他们结束兽行之后,他们将我的妻子丢进了海里。

他们抢走了我的货物,凿沉了我的船,只留下我一个抓着一块木头漂浮在海上。

我最后带着儿子顺利地上了岸。我妻子的尸体则在第二天早晨被浪冲到了岸上。

新的姓氏编辑

我再也没有见过海。

我取道前往佛罗伦萨,租了一个小房间,然后去了银行。我还记得波罗先生的账号号码。

我现在有了一笔可以自由使用的巨款。然后我化装前往威尼斯去找我的父亲。我第二天就回到了佛罗伦萨。波罗先生和我的父亲都已经死了。

从那时起,我收集建筑学的有关著作、研习各类经典、进修声乐课程。我改姓奥迪托雷,假扮成佛罗伦萨法院中的一名贵族。被接纳成为佛罗伦萨贵族阶级的一员之后,我带着这份贵族的伪装,为我和我的儿子修建了这座别墅。

在那之后,我开始追杀他们。我养大了我的儿子,他也成为了一个和我一样能够战斗、能够寻找手札书页、能够杀死圣殿骑士的刺客。我们将会一起证明我妻子的清白,为我被害的父亲复仇——这是两笔圣殿骑士永远不会,也永远不能偿清的血债。

所有读到这些文字的奥迪托雷的后人啊,要记住你们并不是一名贵族。你们不是欺世盗名之人,你们属于人民。去为我们复仇吧!”——多梅尼科·奥迪托雷

琐闻趣事编辑

  • 奥迪托雷家族墓穴在虚拟战斗训练计划的第一阶段中出现在了蒙特里久尼的模拟场景里,但在此这里只不过是一个很短的隧道而已。
  • 刺客信条:兄弟会》中,戴斯蒙德·迈尔斯和露西·斯提尔曼穿过了奥迪托雷家族墓穴的遗迹。这也就是为什么戴斯蒙德会说:“你懂的,我(以埃齐奥的身份)上次来这——”
  • 在《刺客信条:兄弟会》的第一个记忆序列中,墓穴的入口会消失。但是,当戴斯蒙德离开Animus探索蒙特里久尼时,可以看到墓穴的入口是存在的。

画廊编辑

参考与来源编辑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