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IndividualsEraicon-AssassinsEraicon-featured

“管理即支配,支配即統治。這就是問題的本質。”
―1789年,米拉波在一場皇室會議之後如此斥責國民議會。[來源]

奧諾雷·加百列·里克蒂,米拉波伯爵Honoré Gabriel Riqueti, comte de Mirabeau,1749 – 1791),一般被簡稱為米拉波,是法國政治家、作家,也是法國大革命早期領導人之一。在監獄內外度過的歲月里,他成為了一名實力強勁的演說家,以批判法國獨斷的司法系統而出名。

1789年,他被選為三級會議當中第三階級的代表之一,並成為了國民議會的領軍人物,為憲法的編寫提供了幫助。隨着革命爆發,米拉波決心要讓革命和平發展下去,希望最終能建立起與英國相似的君主立憲制度。他成為了路易十六的秘密顧問,並在密謀確保君主制不會遭到顛覆的同時償還清了幾筆舊債。

歷史學家所不知道的是,米拉波同時還是巴黎刺客兄弟會的導師,他與聖殿騎士組織巴黎分冊及其最高大師弗朗索瓦·德·拉塞爾在法國大革命的早期建立起了和平關係。隨着聖殿騎士組織內部發生政變,他被迫中止了刺客與聖殿騎士之間的休戰協定,直到前最高大師之女埃莉斯·德·拉塞爾在1791年提出要與刺客合作。米拉波與刺客議會的大多數成員不同,很願意接受這項合作提議。因此,將米拉波視為兄弟會叛徒的議會成員皮耶爾·貝萊克下毒殺死了他。

在米拉波死後,他與國王所進行的交易遭到了曝光,輿論觀點轉而批判他,導致他的遺體被移出了萬神殿。因為米拉波是一個難以輕易理解的複雜人物,歷史學家就米拉波究竟是一個阻止了雅各賓派恐怖統治的偉大領導人,一個投機取巧、煽動人心的政客還是一個革命的背叛者這一身份問題莫衷一是。

生平經歷編輯

早年編輯

德·拉塞爾: "米拉波是個好人,一個誠實的人。"
拉法葉: "米拉波只是一個膨脹的自我陶醉者罷了。"
―1789年,弗朗索瓦·德·拉塞爾與克雷蒂安·拉法葉對於米拉波其人的討論。[來源]

米拉波出生在一個勒比尼翁富裕的貴族家庭,是經濟學家維克多·德·里克蒂,米拉波侯爵與瑪麗-吉納維芙·德·瓦桑夫妻活下來的最年長的兒子。[1]他出生的時候,就有一隻腳扭了,舌頭畸形,還有兩顆已經長好了的牙齒。當他被抱給自己的父親時,他的父親聽到抱着他的人的第一句話據說是“別被嚇到了”。米拉波在馬賽周邊長大,在三歲那年得了天花,臉上因此布滿了痘痕。[2]儘管軍隊並不是一個年輕人的好去處,他的父親還是給他拿到了一份進入法軍騎兵部隊的志願書。他後來又被發現和自己長官——一位上校的妻子有緋聞。他的父親拿到了一紙密信 ,然後讓他被關進了雷島要塞,那時這是一種常見的懲罰措施。[1]

米拉波接下來在監獄內外進進出出,過了好幾年,一邊躲避着自己的債主,一邊四處沾花惹草。1776年被囚禁在茹烏城堡內期間,他勾引了獄卒的妻子索菲。[1]他給她寫了好幾封下流的信,隨後兩人私奔去了瑞士[3] 後來在阿姆斯特丹定居下來之後,米拉波開始與各種秘密結社來往,[1]也就在這個時候加入了刺客組織。他成為了刺客同伴夏爾·多里安的可靠熟人。[2]

1777年,米拉波因被控強暴索菲——儘管雙方實際上你情我願——再次被捕入獄,被關進了萬森城堡[1] [3]被判死刑之後,他和另一位犯人薩德侯爵成為了熟人,但後來兩人卻變得極其討厭彼此。在這期間,米拉波寫了大量文章,批判法國司法系統的專斷無理,其中就有著名的《拘票與國家監獄》——用實際經歷批判了只要國王一紙拘票就可以將一個人在不經過任何審判的情況下在監獄中長時間囚禁的不合理現象。[2]他還寫出了《情色聖經》,一本本質上是黃色文學的作品。[1]逐漸成長為出色演說家的米拉波已經能夠排除一切反對他的指控。1782年出獄之後,他又回到了荷蘭共和國,在那裡遇到了受過教育的奈哈夫人。[3]

步入政壇編輯

在荷蘭共和國停留一段時間之後,米拉波去了英國。他關於國王拘捕令的文章在英國十分流行。[2]他和幾個輝格黨政客成為了朋友[3]並且結識了美國革命家本傑明·富蘭克林托馬斯·傑斐遜。身為親英派的他受到了英國君主立憲制度的啟發,隨後產生了為法國建立一套相似體制的想法。[2]

他的人生隨着他與一群遭到放逐的日內瓦革命家在納沙泰爾的相遇而改變了,金融家艾蒂安·克拉維耶也是這些革命家的其中一員。這些遭到放逐的革命家對於米拉波團體與政治論斷的建立起了十分關鍵的作用,還用他的名字寫了一些文章。[1] 在為了還清自己的巨額債務而受雇寫作小冊子和時事檄文之後,米拉波在自己的作品裡對很多事情發起了攻擊,從經濟上的投機倒把到普魯士王朝的本質,無所不包。[2]有些時候,他還為了報答為他提供資金的銀行家而撰文攻擊另一家銀行。[1]

米拉波由於批評了法國財政大臣夏爾·亞歷山大·德·卡洛訥,他又收到了另一張拘票,並被驅逐到了普魯士。他逐漸相信“中產階級只有加入更低階級的力量才能獲得自由”。這一革命性的立場很快就使他同貴族階級分離了開來。 [1]數個圈子裡的人都因為米拉波屢次獲刑入獄、不計其數的流言蜚語和與見證他多次入獄的父親之間糟糕得出名的關係而看不起米拉波。儘管如此,百姓大眾卻逐漸開始敬仰他。他對底層階級群眾展現出了真摯的善意與考慮。 [2]在遷到巴黎之後,他以個人名義,請管家到巴黎來為他工作。他對待管家十分善良,支付管家兩倍的薪水。 米拉波還在管家的女兒發瘟熱時,替管家支付了醫藥費。[1]

在這個時期,米拉波成為了刺客兄弟會巴黎根據地的一名導師,並成為了刺客議會的一員。他還和法國皇室建立起了聯繫,成為了聖殿騎士最高大師弗朗索瓦·德·拉塞爾的知己。米拉波與德·拉塞爾兩人開始商議刺客與聖殿騎士之間和平共處一事,[1]兩位領導人一致認為,為了法蘭西的未來他們是處在同一立場上的。[4]

1789年法國三級會議編輯

“即使你被下了將我們從大廳里驅逐出去的命令,你也必須有動用蠻力的權力,我們無論如何都不會屈服的,除非刺刀刺進我們的身體!”
―1789年,米拉波在三級會議上說道。[來源]

1789年,國王路易十六召開了三級會議,希望以此解決法國所面臨的經濟危機。[1]已經在政客之間很受歡迎的米拉波試圖參與貴族——第二階級的選舉。但是他被拒絕了。取而代之的是,他以第三階級的代表這一身份順利地參與了選舉,試圖通過普魯士皇室賜給他的書來博取父親的支持。[2]儘管米拉波是貴族出身,他革命性的言行讓他和底層階級與中產階級站在了同一戰線上,[1]這兩個階級將米拉波接納為了自己的一分子。而憑藉自己的名聲和嚴謹合理的理念,他成為了一個舉足輕重的人物。[2]

The Estates General 10

與最高大師德·拉塞爾會面的米拉波

在會議召開的5月5日當天,米拉波與最高大師德·拉塞爾進行了會面。當談及法國未來的事宜時,兩人同意讓刺客與聖殿騎士兩大組織暫時休戰。當天稍晚時,德·拉塞爾在凡爾賽宮外因聖殿騎士內部的政變而遭到謀殺。儘管如此,米拉波還是認為聖殿騎士將會保持休戰的狀態。[1]

因為三級會議上沒有得到任何解決方案,米拉波和第三階級在6月17日建立了國民議會,並邀請另外兩個階級加入進來。作為回應,路易十六下令關閉國民議會大廳,第三階級轉而在一片網球場上集會。在集會中,他們許諾,在憲法編寫完成之前他們都不會分裂。[1]

當得知路易十六6月23日在皇家會議上的不滿情緒之後,國民議會拒絕離開大廳,米拉波宣稱他們“無論如何都不會屈服,除非刺刀刺進我們的身體”。被米拉波的演說所打動的衛兵弗雷德里克·魯耶想要和米拉波握手。米拉波無視了他,而魯耶不久之後加入了聖殿騎士組織。[1]

儘管米拉波繼續在三級會議當中施展自己的演說能力,他主要的想法和文字都來自於他的朋友們,他只是他們的發言人。雖說如此,當第三階級決心要反抗路易十六之時,法國大革命爆發了。[1]

革命早期編輯

貝萊克: "他是個政客,自視為偉大的和平締造者。他以為自己可以終結刺客與聖殿騎士之間的戰爭,為這場革命帶來一個美好圓滿的結局,說服老死不相往來的雙方和和氣氣地共存下去。"
亞諾: "那樣子……不好嗎?"
貝萊克: "這只不過是個自賣自誇的白日夢而已。自從雅克·德·莫萊被處以火刑之來,現在的聖殿騎士正處在最為虛弱的時候,可我們還在四處追蹤那些第二階級的走私犯!這都是因為米拉波想要保住自己的功績罷了。"
—1791年,皮耶爾·貝萊克與亞諾·多里安討論米拉波時說道。[來源]

1789年7月14日,巴士底獄遭到了武裝抗議者的攻打。刺客大師皮耶爾·貝萊克和夏爾之子、聖殿騎士最高大師德·拉塞爾的養子亞諾·多里安一起趁機逃出了監獄。貝萊克隨後邀請亞諾像父親那樣加入刺客兄弟會。[1]

Rebirth 29

在亞諾入會儀式上的米拉波

亞諾發現,刺客巴黎根據地的總部位於聖禮拜堂的地下,早在米拉波與刺客議會之前就已經為刺客所有。亞諾表示,他想為自己沒能救下德·拉塞爾一事而為自己尋求救贖,而米拉波則要求他在自己的入會儀式上喝下高腳酒杯里的液體。在亞諾經歷了一系列人生挫折所構成的幻覺之後,他在米拉波等議會成員的面前醒來。在一起背誦信條之後,米拉波正式接納亞諾加入了兄弟會。[1]

1789年8月,他協助起草了命名為《人權宣言》的憲章。為了保住國王對議會的否決權,米拉波提議結束連續不斷的抗議活動。[4]他還主張廢除奴隸制。對於聖多明戈奴隸與殖民者間的緊張事態,米拉波評論說“聖多明戈的白人們就像(安眠)在維蘇威火山腳下一般”。[5]他還成為了雅各賓派俱樂部的主席。雅各賓派隨後以其激進觀點而聲名大振,其主要成員之一馬克西米連·德·羅伯斯庇爾更是大放光彩。米拉波稱他“早晚會走上歧途。他對於自己所說的話太過自信了。”[2]

1789年10月,米拉波開始與路易十六及瑪麗·安托瓦內特協商。作為接受用於償還債務的資金的回報,米拉波向路易十六提出了有關如何管控革命、保住王位的建議,而他本人從個人立場上也想要確保革命保持和平發展。因為希望能在民選議會的統治下保留國王職位,米拉波派遣亞諾及一支刺客的隊伍前去保護凡爾賽婦女大遊行——這場遊行最後迫使路易十六回到了巴黎。[1]

革命派政客與調查聖殿騎士編輯

亞諾: "你看起來很不好。"
米拉波: "數個月來,我在兄弟會、國民議會還有國王之間進行着永無休止的爭論。合在一起,他們的政治才幹也不過只有愚蠢的農村議會的程度而已。我想那就是我現在看起來很糟糕的原因了,年輕人。"
亞諾: "我無意冒犯您,導師。我只是……有點關心。"
米拉波: "不用在意我,亞諾。把你擔憂的淚水與嘆息留給法蘭西吧。"
—1791年,亞諾與米拉波。[來源]

1791年1月,米拉波派貝萊克與亞諾前去巴黎裁判所附屬監獄刺殺聖殿騎士的走私犯艾賓隆,從艾賓隆身上取回一本賬本。在返回刺客總部途中,貝萊克向亞諾表達了他對米拉波的不快,認為米拉波同聖殿騎士尋求和平並希望讓革命和平發展的想法太過幼稚。[1]

ACU Graduation 13

米拉波派亞諾前去刺殺西韋特

賬本表明,艾賓隆從遭到囚禁的貴族身上敲詐了不少錢財。亞諾還發現,殺害最高大師德·拉塞爾的兇手夏爾·加百列·西韋特曾和艾賓隆見過面,請求前去刺殺西韋特。刺客議會其他成員提醒米拉波,新生的聖殿騎士組織似乎不太願意與刺客組織結盟。因此,米拉波最終答應了亞諾的請求,派他前往巴黎聖母院收集有關西韋特的情報並刺殺他。[1]

順利完成任務回來後,亞諾告訴米拉波,西韋特還有一個同夥——聖跡區的頭領,乞丐之王。米拉波將新的武器幻刃交給了亞諾,派他前去刺殺乞丐之王。[1]

1月30日,深受革命雙方尊重並得以展現自己領導人魄力的米拉波當選為國民制憲議會主席。議會召開會議時,米拉波發表了一篇很長的演說,幾乎沒有向其他政客的立場做一點讓步。亞諾順利回來之後遇到了精疲力竭的米拉波。米拉波解釋說,他的健康已經深受刺客議會、國民制憲會議以及國王三方之間連續不斷的討論、協商損害。他聲稱,即使加在一起,他們的“政治才能也就是個相當愚蠢的鄉村議會的程度”。[1]

ACU The Silversmith 2

亞諾向米拉波報告乞丐之王一事

亞諾報告說,西韋特與乞丐之王都是受人僱傭,他們刺殺德·拉塞爾的兇器是一枚由銀匠弗朗索瓦-托馬·日耳曼打造的銀針。米拉波遂派亞諾去找日耳曼,取回儘可能多的情報。亞諾回來時看到米拉波正與刺客議會的其他成員爭論匕首之日的事宜。在匕首之日這一天,四百名全副武裝的貴族闖入了杜樂麗宮,想要協助路易十六逃離巴黎,卻全部被拉法耶特侯爵帶兵逮捕。[1]

亞諾報告說,日耳曼是受一位名為克雷蒂安·拉法葉的男子之命才打造這枚銀針的。米拉波對於忠於德·拉塞爾的拉法葉竟是下令謀害德·拉塞爾的兇手一事頗為詫異,但還是要求亞諾前去刺殺拉法葉。但是,亞諾卻說他回來之前就已經殺死拉法葉了。刺客議會的成員們嚴厲地呵斥了他,但米拉波卻讓他們暫時住嘴,冷靜地提醒亞諾不要再未經議會允許行事了。[1]

ACU The Jacobin Club 1

亞諾向刺客議會報告日耳曼的情況

亞諾解釋說,拉法葉似乎正在準備對兄弟會發動襲擊,他不得不立刻行動。但是,在看到拉法葉的記憶之後,亞諾卻無法確定拉法葉真正的動機了。拉法葉打算進攻的目標是博韋酒店,而非刺客的藏身處。亞諾隨後請求允許他進行進一步調查。由於這場進攻迫在眉睫,米拉波同意了亞諾的請求,再次提醒亞諾不得魯莽行動。[1]

與埃莉斯·德·拉塞爾結盟編輯

奎馬: "我們就非得再次重複這場爭論嗎?"
米拉波: "我們必須再次辯論,而且我們以後也會的,奎馬大師。要是你無法看到弗朗索瓦·德·拉塞爾的女兒欠我們一個人情對我們有什麼好處的話,我真的為我們的未來感到擔憂。"
―1791年,赫爾維·奎馬與米拉波爭論道。 [來源]
ACU A Cautious Alliance 2

刺客議會面前的埃莉斯

在調查中,亞諾得知,新的聖殿騎士派系正打算伏擊前最高大師之女與亞諾的戀人埃莉斯·德·拉塞爾。他說服了埃莉斯來和刺客會面,並與刺客議會協商結盟對抗新的聖殿騎士組織派系。[1]

亞諾將埃莉斯帶到刺客議會處,埃莉斯向刺客議會的成員們提議結盟。以貝萊克為首的刺客議會成員強烈反對結盟提議,但米拉波卻堅持稱這場爭論私下再說。而亞諾與埃莉斯離開之後,得知日耳曼實際上就是聖殿騎士組織新生派系的最高大師。[1]

去世編輯

亞諾: "你下毒謀殺了米拉波!"
貝萊克: "是他毒害了我們!和聖殿騎士和平共處根本就是天方夜譚!"
―1791年,亞諾在貝萊克謀殺米拉波之後與貝萊克對質道。[來源]
Mirabeau On Deathbed

米拉波的遺體

在這一時期,夏爾·莫里斯·德塔列朗-佩里戈爾替米拉波發表了的最後一篇演講。演講稿雖然署的是米拉波的名字,但實際上卻是由日內瓦牧師艾蒂安·沙龍尼昂·黑巴茲(Étienne Salonion Reybaz)所撰寫的。[1]

因為米拉波執意要接受埃莉斯的結盟請求,貝萊克只好將米拉波視作刺客的叛徒,決意殺死米拉波。貝萊克和米拉波在後者的莊園里見面後,貝萊克給了米拉波最後一次改變主意的機會。在明白他無法讓米拉波回心轉意之後,貝萊克在米拉波的酒里擠進了烏頭的汁液。米拉波喝下毒酒之後,貝萊克為米拉波舉行了臨終儀式。他隨後把米拉波放回床上,把一枚聖殿騎士胸針放到了枕頭底下,希望把殺害米拉波的罪名栽贓到埃莉斯頭上。[1]

不久之後,埃莉斯和亞諾前來告知米拉波他們的新發現,卻只看到了米拉波的屍體。在一番調查之後,亞諾發現,貝萊克才是真兇,他甚至還計劃對刺客議會的其他成員下毒。儘管貝萊克試圖為自己下毒的行為辯護,但亞諾還是和他進行了決鬥,最後貝萊克敗在了亞諾的劍下,要求亞諾儘快殺了他。亞諾百般無奈,只能照做。[1]

影響編輯

米拉波在去世之後,按照刺客的傳統進行了火葬。那時,他已成為法國的民族英雄,群眾都想要紀念這位革命的領袖。因此,聖熱納維耶芙教堂被改作先賢祠。兄弟會因此將米拉波的骨灰與一些刺客的遺物一起安葬在了先賢祠地下的刺客墓穴里。[1]

Mirabeau's Funeral

米拉波的刺客葬禮

在葬禮進行的過程中,聖殿騎士試圖襲擊深感悲痛的刺客。但一隊刺客混在人群之中,為了避免被人發現引起混亂而用不致命的方式解決了這些襲擊者。米拉波的石棺得到了衛兵的看守,但其中一個衛兵被一個名叫皮耶爾·蒂博的盜賊襲擊了。蒂博還破開了石棺,搜颳了石棺里的東西。在找到他之後,一隊刺客趕去解決掉了他。[6]

在清算米拉波的個人事務時,刺客議會發現了米拉波與路易十六之前的通信。他們知道,聖殿騎士會利用這些通信信件曝光、消滅法國境內的刺客,因此派亞諾潛入杜樂麗宮銷毀這些信件。[1]

儘管亞諾完成了任務,裝有通信信件和支付賬單的鐵柜子還是被發現了。暗中身為聖殿騎士的羅伯斯庇爾隨即公開了這些證據,米拉波的公眾聲譽徹底崩塌了。聖殿騎士印刷了揭露米拉波私通皇室的文章與海報,還捏造了米拉波與瑪麗·安托瓦內特之間純屬虛構的緋聞。亞諾隨後撕掉了這些海報,並摧毀了用來印刷海報和文章的印刷機。[1]

米拉波的朋友們在1793年試圖救出將遭到處刑的瑪麗·安托瓦內特,但聖殿騎士讓·吉爾伯特阻止了他們。吉爾伯特知道此事與米拉波有關,因此被受命於刺客議會的亞諾所刺殺。[1]

很多人想要將米拉波的遺骸移出先賢祠,聖殿騎士也想要獲取米拉波的遺物。面臨著兄弟會秘密即將暴露的危機,亞諾與一隊刺客在1794年5月潛入了先賢祠,搶在別人之前率先取回了刺客遺物加以妥善保管。但是,米拉波的遺骸最後還是被遷到了另一座墳墓去了。[1]

刺客們取回遺物之後,將它們安置到了一個聖殿騎士永遠也找不到的神秘地點。在歷史上,米拉波的死是因為他一生沉溺酒色而患上了心包炎[1]

性格與特點編輯

“沒有什麼能比偉大靈魂的沉着冷靜更能阻礙邪惡之人的陰謀詭計了。”
―米拉波[來源]

米拉波的一生都充滿了叛經離道的色彩。儘管米拉波長得並不俊俏,他還是吸引到了很多女人。而他的衝動則一而再再而三地給自己惹上麻煩。米拉波還是一個好酒之人,每周都會有大量的酒運到他的莊園去。這些特點使得很多人開始質疑米拉波的人品。[1]

儘管米拉波在生活上無拘無束,但他對於祖國以及刺客兄弟會的安然穩定卻表現出了真切的關懷之心。學富五車的米拉波還是一個大名鼎鼎、富有魅力的演說家,即便演說稿並非他自己親筆也難掩他在演說上所表現出的驚人魅力。米拉波堅信自己目標的正當性,即便是國王那樣權大位高之人也能毫無畏懼地口誅筆伐。在國民制憲會議召開時,他的演說絲毫沒有向其他演說的政客讓步的意思。[1]阿布斯泰戈娛樂職員羅伯特·弗雷澤評論說,“他雖然身負人類可能會有的缺點,卻也完全地展現了人類偉大之處的可能性。”[2]

但與此同時,米拉波也充滿野心、自視過高,要是有人質疑他的真誠與否,他會當即勃然大怒。米拉波還常常與刺客議會、路易十六與國民制憲議會爭論,認為他們所有人的智力都不如他,對自己身為政客及協商者的能力高度自信。他還是刺客議會中少有的對亞諾抱有信心的人。在其他刺客議會成員因亞諾擅自刺殺克雷蒂安·拉法葉的行為而怒斥亞諾的時候,米拉波表現得十分冷靜,對亞諾的行為提出了建設性的批評。包括刺客亞諾·多里安[2]乃至聖殿騎士最高大師弗朗索瓦·德·拉塞爾在內,很多人都是因為他包容、友好的舉止才對他產生信任的。[1]在德·拉塞爾之女埃莉斯見到米拉波之後,埃莉斯在日記里寫道“他的雙眼傳達着值得信賴的信息,我他當時就給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4]

對於政治和兄弟會的有關事務,米拉波是一個精明務實的溫和派。作為聖殿騎士最高大師德·拉塞爾的摯友,米拉波希望能在兩大陣營之間達成和平,不願意對聖殿騎士採取冒犯性的行動。他為了償還自己的債務,確保革命不會向暴力發展而與路易十六達成了交易。同時,米拉波也樂於接受埃莉斯·德·拉塞爾的合作請求。他的行事方式遭到了不少來自刺客議會的質疑。皮耶爾·貝萊克更是難以信任米拉波,最後因米拉波與聖殿騎士協商並將革命結果置於消滅刺客兄弟會歷史悠久的死敵之上的行為而將米拉波視作刺客的叛徒。[1]

畫廊編輯

登場作品編輯

參考與來源編輯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