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IndividualsEraicon-AssassinsEraicon-featured

“管理即支配,支配即统治。这就是问题的本质。”
―1789年,米拉波在一场皇室会议之后如此斥责国民议会。[来源]

奥诺雷·加百列·里克蒂,米拉波伯爵Honoré Gabriel Riqueti, comte de Mirabeau,1749 – 1791),一般被简称为米拉波,是法国政治家、作家,也是法国大革命早期领导人之一。在监狱内外度过的岁月里,他成为了一名实力强劲的演说家,以批判法国独断的司法系统而出名。

1789年,他被选为三级会议当中第三阶级的代表之一,并成为了国民议会的领军人物,为宪法的编写提供了帮助。随着革命爆发,米拉波决心要让革命和平发展下去,希望最终能建立起与英国相似的君主立宪制度。他成为了路易十六的秘密顾问,并在密谋确保君主制不会遭到颠覆的同时偿还清了几笔旧债。

历史学家所不知道的是,米拉波同时还是巴黎刺客兄弟会的导师,他与圣殿骑士组织巴黎分册及其最高大师弗朗索瓦·德·拉塞尔在法国大革命的早期建立起了和平关系。随着圣殿骑士组织内部发生政变,他被迫中止了刺客与圣殿骑士之间的休战协定,直到前最高大师之女埃莉斯·德·拉塞尔在1791年提出要与刺客合作。米拉波与刺客议会的大多数成员不同,很愿意接受这项合作提议。因此,将米拉波视为兄弟会叛徒的议会成员皮耶尔·贝莱克下毒杀死了他。

在米拉波死后,他与国王所进行的交易遭到了曝光,舆论观点转而批判他,导致他的遗体被移出了万神殿。因为米拉波是一个难以轻易理解的复杂人物,历史学家就米拉波究竟是一个阻止了雅各宾派恐怖统治的伟大领导人,一个投机取巧、煽动人心的政客还是一个革命的背叛者这一身份问题莫衷一是。

生平经历编辑

早年编辑

德·拉塞尔: "米拉波是个好人,一个诚实的人。"
拉法叶: "米拉波只是一个膨胀的自我陶醉者罢了。"
―1789年,弗朗索瓦·德·拉塞尔与克雷蒂安·拉法叶对于米拉波其人的讨论。[来源]

米拉波出生在一个勒比尼翁富裕的贵族家庭,是经济学家维克多·德·里克蒂,米拉波侯爵与玛丽-吉纳维芙·德·瓦桑夫妻活下来的最年长的儿子。[1]他出生的时候,就有一只脚扭了,舌头畸形,还有两颗已经长好了的牙齿。当他被抱给自己的父亲时,他的父亲听到抱着他的人的第一句话据说是“别被吓到了”。米拉波在马赛周边长大,在三岁那年得了天花,脸上因此布满了痘痕。[2]尽管军队并不是一个年轻人的好去处,他的父亲还是给他拿到了一份进入法军骑兵部队的志愿书。他后来又被发现和自己长官——一位上校的妻子有绯闻。他的父亲拿到了一纸密信 ,然后让他被关进了雷岛要塞,那时这是一种常见的惩罚措施。[1]

米拉波接下来在监狱内外进进出出,过了好几年,一边躲避着自己的债主,一边四处沾花惹草。1776年被囚禁在茹乌城堡内期间,他勾引了狱卒的妻子索菲。[1]他给她写了好几封下流的信,随后两人私奔去了瑞士[3] 后来在阿姆斯特丹定居下来之后,米拉波开始与各种秘密结社来往,[1]也就在这个时候加入了刺客组织。他成为了刺客同伴夏尔·多里安的可靠熟人。[2]

1777年,米拉波因被控强暴索菲——尽管双方实际上你情我愿——再次被捕入狱,被关进了万森城堡[1] [3]被判死刑之后,他和另一位犯人萨德侯爵成为了熟人,但后来两人却变得极其讨厌彼此。在这期间,米拉波写了大量文章,批判法国司法系统的专断无理,其中就有著名的《拘票与国家监狱》——用实际经历批判了只要国王一纸拘票就可以将一个人在不经过任何审判的情况下在监狱中长时间囚禁的不合理现象。[2]他还写出了《情色圣经》,一本本质上是黄色文学的作品。[1]逐渐成长为出色演说家的米拉波已经能够排除一切反对他的指控。1782年出狱之后,他又回到了荷兰共和国,在那里遇到了受过教育的奈哈夫人。[3]

步入政坛编辑

在荷兰共和国停留一段时间之后,米拉波去了英国。他关于国王拘捕令的文章在英国十分流行。[2]他和几个辉格党政客成为了朋友[3]并且结识了美国革命家本杰明·富兰克林托马斯·杰斐逊。身为亲英派的他受到了英国君主立宪制度的启发,随后产生了为法国建立一套相似体制的想法。[2]

他的人生随着他与一群遭到放逐的日内瓦革命家在纳沙泰尔的相遇而改变了,金融家艾蒂安·克拉维耶也是这些革命家的其中一员。这些遭到放逐的革命家对于米拉波团体与政治论断的建立起了十分关键的作用,还用他的名字写了一些文章。[1] 在为了还清自己的巨额债务而受雇写作小册子和时事檄文之后,米拉波在自己的作品里对很多事情发起了攻击,从经济上的投机倒把到普鲁士王朝的本质,无所不包。[2]有些时候,他还为了报答为他提供资金的银行家而撰文攻击另一家银行。[1]

米拉波由于批评了法国财政大臣夏尔·亚历山大·德·卡洛讷,他又收到了另一张拘票,并被驱逐到了普鲁士。他逐渐相信“中产阶级只有加入更低阶级的力量才能获得自由”。这一革命性的立场很快就使他同贵族阶级分离了开来。 [1]数个圈子里的人都因为米拉波屡次获刑入狱、不计其数的流言蜚语和与见证他多次入狱的父亲之间糟糕得出名的关系而看不起米拉波。尽管如此,百姓大众却逐渐开始敬仰他。他对底层阶级群众展现出了真挚的善意与考虑。 [2]在迁到巴黎之后,他以个人名义,请管家到巴黎来为他工作。他对待管家十分善良,支付管家两倍的薪水。 米拉波还在管家的女儿发瘟热时,替管家支付了医药费。[1]

在这个时期,米拉波成为了刺客兄弟会巴黎根据地的一名导师,并成为了刺客议会的一员。他还和法国皇室建立起了联系,成为了圣殿骑士最高大师弗朗索瓦·德·拉塞尔的知己。米拉波与德·拉塞尔两人开始商议刺客与圣殿骑士之间和平共处一事,[1]两位领导人一致认为,为了法兰西的未来他们是处在同一立场上的。[4]

1789年法国三级会议编辑

“即使你被下了将我们从大厅里驱逐出去的命令,你也必须有动用蛮力的权力,我们无论如何都不会屈服的,除非刺刀刺进我们的身体!”
―1789年,米拉波在三级会议上说道。[来源]

1789年,国王路易十六召开了三级会议,希望以此解决法国所面临的经济危机。[1]已经在政客之间很受欢迎的米拉波试图参与贵族——第二阶级的选举。但是他被拒绝了。取而代之的是,他以第三阶级的代表这一身份顺利地参与了选举,试图通过普鲁士皇室赐给他的书来博取父亲的支持。[2]尽管米拉波是贵族出身,他革命性的言行让他和底层阶级与中产阶级站在了同一战线上,[1]这两个阶级将米拉波接纳为了自己的一分子。而凭借自己的名声和严谨合理的理念,他成为了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2]

The Estates General 10

与最高大师德·拉塞尔会面的米拉波

在会议召开的5月5日当天,米拉波与最高大师德·拉塞尔进行了会面。当谈及法国未来的事宜时,两人同意让刺客与圣殿骑士两大组织暂时休战。当天稍晚时,德·拉塞尔在凡尔赛宫外因圣殿骑士内部的政变而遭到谋杀。尽管如此,米拉波还是认为圣殿骑士将会保持休战的状态。[1]

因为三级会议上没有得到任何解决方案,米拉波和第三阶级在6月17日建立了国民议会,并邀请另外两个阶级加入进来。作为回应,路易十六下令关闭国民议会大厅,第三阶级转而在一片网球场上集会。在集会中,他们许诺,在宪法编写完成之前他们都不会分裂。[1]

当得知路易十六6月23日在皇家会议上的不满情绪之后,国民议会拒绝离开大厅,米拉波宣称他们“无论如何都不会屈服,除非刺刀刺进我们的身体”。被米拉波的演说所打动的卫兵弗雷德里克·鲁耶想要和米拉波握手。米拉波无视了他,而鲁耶不久之后加入了圣殿骑士组织。[1]

尽管米拉波继续在三级会议当中施展自己的演说能力,他主要的想法和文字都来自于他的朋友们,他只是他们的发言人。虽说如此,当第三阶级决心要反抗路易十六之时,法国大革命爆发了。[1]

革命早期编辑

贝莱克: "他是个政客,自视为伟大的和平缔造者。他以为自己可以终结刺客与圣殿骑士之间的战争,为这场革命带来一个美好圆满的结局,说服老死不相往来的双方和和气气地共存下去。"
亚诺: "那样子……不好吗?"
贝莱克: "这只不过是个自卖自夸的白日梦而已。自从雅克·德·莫莱被处以火刑之来,现在的圣殿骑士正处在最为虚弱的时候,可我们还在四处追踪那些第二阶级的走私犯!这都是因为米拉波想要保住自己的功绩罢了。"
—1791年,皮耶尔·贝莱克与亚诺·多里安讨论米拉波时说道。[来源]

1789年7月14日,巴士底狱遭到了武装抗议者的攻打。刺客大师皮耶尔·贝莱克和夏尔之子、圣殿骑士最高大师德·拉塞尔的养子亚诺·多里安一起趁机逃出了监狱。贝莱克随后邀请亚诺像父亲那样加入刺客兄弟会。[1]

Rebirth 29

在亚诺入会仪式上的米拉波

亚诺发现,刺客巴黎根据地的总部位于圣礼拜堂的地下,早在米拉波与刺客议会之前就已经为刺客所有。亚诺表示,他想为自己没能救下德·拉塞尔一事而为自己寻求救赎,而米拉波则要求他在自己的入会仪式上喝下高脚酒杯里的液体。在亚诺经历了一系列人生挫折所构成的幻觉之后,他在米拉波等议会成员的面前醒来。在一起背诵信条之后,米拉波正式接纳亚诺加入了兄弟会。[1]

1789年8月,他协助起草了命名为《人权宣言》的宪章。为了保住国王对议会的否决权,米拉波提议结束连续不断的抗议活动。[4]他还主张废除奴隶制。对于圣多明戈奴隶与殖民者间的紧张事态,米拉波评论说“圣多明戈的白人们就像(安眠)在维苏威火山脚下一般”。[5]他还成为了雅各宾派俱乐部的主席。雅各宾派随后以其激进观点而声名大振,其主要成员之一马克西米连·德·罗伯斯庇尔更是大放光彩。米拉波称他“早晚会走上歧途。他对于自己所说的话太过自信了。”[2]

1789年10月,米拉波开始与路易十六及玛丽·安托瓦内特协商。作为接受用于偿还债务的资金的回报,米拉波向路易十六提出了有关如何管控革命、保住王位的建议,而他本人从个人立场上也想要确保革命保持和平发展。因为希望能在民选议会的统治下保留国王职位,米拉波派遣亚诺及一支刺客的队伍前去保护凡尔赛妇女大游行——这场游行最后迫使路易十六回到了巴黎。[1]

革命派政客与调查圣殿骑士编辑

亚诺: "你看起来很不好。"
米拉波: "数个月来,我在兄弟会、国民议会还有国王之间进行着永无休止的争论。合在一起,他们的政治才干也不过只有愚蠢的农村议会的程度而已。我想那就是我现在看起来很糟糕的原因了,年轻人。"
亚诺: "我无意冒犯您,导师。我只是……有点关心。"
米拉波: "不用在意我,亚诺。把你担忧的泪水与叹息留给法兰西吧。"
—1791年,亚诺与米拉波。[来源]

1791年1月,米拉波派贝莱克与亚诺前去巴黎裁判所附属监狱刺杀圣殿骑士的走私犯艾宾隆,从艾宾隆身上取回一本账本。在返回刺客总部途中,贝莱克向亚诺表达了他对米拉波的不快,认为米拉波同圣殿骑士寻求和平并希望让革命和平发展的想法太过幼稚。[1]

ACU Graduation 13

米拉波派亚诺前去刺杀西韦特

账本表明,艾宾隆从遭到囚禁的贵族身上敲诈了不少钱财。亚诺还发现,杀害最高大师德·拉塞尔的凶手夏尔·加百列·西韦特曾和艾宾隆见过面,请求前去刺杀西韦特。刺客议会其他成员提醒米拉波,新生的圣殿骑士组织似乎不太愿意与刺客组织结盟。因此,米拉波最终答应了亚诺的请求,派他前往巴黎圣母院收集有关西韦特的情报并刺杀他。[1]

顺利完成任务回来后,亚诺告诉米拉波,西韦特还有一个同伙——圣迹区的头领,乞丐之王。米拉波将新的武器幻刃交给了亚诺,派他前去刺杀乞丐之王。[1]

1月30日,深受革命双方尊重并得以展现自己领导人魄力的米拉波当选为国民制宪议会主席。议会召开会议时,米拉波发表了一篇很长的演说,几乎没有向其他政客的立场做一点让步。亚诺顺利回来之后遇到了精疲力竭的米拉波。米拉波解释说,他的健康已经深受刺客议会、国民制宪会议以及国王三方之间连续不断的讨论、协商损害。他声称,即使加在一起,他们的“政治才能也就是个相当愚蠢的乡村议会的程度”。[1]

ACU The Silversmith 2

亚诺向米拉波报告乞丐之王一事

亚诺报告说,西韦特与乞丐之王都是受人雇佣,他们刺杀德·拉塞尔的凶器是一枚由银匠弗朗索瓦-托马·日耳曼打造的银针。米拉波遂派亚诺去找日耳曼,取回尽可能多的情报。亚诺回来时看到米拉波正与刺客议会的其他成员争论匕首之日的事宜。在匕首之日这一天,四百名全副武装的贵族闯入了杜乐丽宫,想要协助路易十六逃离巴黎,却全部被拉法耶特侯爵带兵逮捕。[1]

亚诺报告说,日耳曼是受一位名为克雷蒂安·拉法叶的男子之命才打造这枚银针的。米拉波对于忠于德·拉塞尔的拉法叶竟是下令谋害德·拉塞尔的凶手一事颇为诧异,但还是要求亚诺前去刺杀拉法叶。但是,亚诺却说他回来之前就已经杀死拉法叶了。刺客议会的成员们严厉地呵斥了他,但米拉波却让他们暂时住嘴,冷静地提醒亚诺不要再未经议会允许行事了。[1]

ACU The Jacobin Club 1

亚诺向刺客议会报告日耳曼的情况

亚诺解释说,拉法叶似乎正在准备对兄弟会发动袭击,他不得不立刻行动。但是,在看到拉法叶的记忆之后,亚诺却无法确定拉法叶真正的动机了。拉法叶打算进攻的目标是博韦酒店,而非刺客的藏身处。亚诺随后请求允许他进行进一步调查。由于这场进攻迫在眉睫,米拉波同意了亚诺的请求,再次提醒亚诺不得鲁莽行动。[1]

与埃莉斯·德·拉塞尔结盟编辑

奎马: "我们就非得再次重复这场争论吗?"
米拉波: "我们必须再次辩论,而且我们以后也会的,奎马大师。要是你无法看到弗朗索瓦·德·拉塞尔的女儿欠我们一个人情对我们有什么好处的话,我真的为我们的未来感到担忧。"
―1791年,赫尔维·奎马与米拉波争论道。 [来源]
ACU A Cautious Alliance 2

刺客议会面前的埃莉斯

在调查中,亚诺得知,新的圣殿骑士派系正打算伏击前最高大师之女与亚诺的恋人埃莉斯·德·拉塞尔。他说服了埃莉斯来和刺客会面,并与刺客议会协商结盟对抗新的圣殿骑士组织派系。[1]

亚诺将埃莉斯带到刺客议会处,埃莉斯向刺客议会的成员们提议结盟。以贝莱克为首的刺客议会成员强烈反对结盟提议,但米拉波却坚持称这场争论私下再说。而亚诺与埃莉斯离开之后,得知日耳曼实际上就是圣殿骑士组织新生派系的最高大师。[1]

去世编辑

亚诺: "你下毒谋杀了米拉波!"
贝莱克: "是他毒害了我们!和圣殿骑士和平共处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1791年,亚诺在贝莱克谋杀米拉波之后与贝莱克对质道。[来源]
Mirabeau On Deathbed

米拉波的遗体

在这一时期,夏尔·莫里斯·德塔列朗-佩里戈尔替米拉波发表了的最后一篇演讲。演讲稿虽然署的是米拉波的名字,但实际上却是由日内瓦牧师艾蒂安·沙龙尼昂·黑巴兹(Étienne Salonion Reybaz)所撰写的。[1]

因为米拉波执意要接受埃莉斯的结盟请求,贝莱克只好将米拉波视作刺客的叛徒,决意杀死米拉波。贝莱克和米拉波在后者的庄园里见面后,贝莱克给了米拉波最后一次改变主意的机会。在明白他无法让米拉波回心转意之后,贝莱克在米拉波的酒里挤进了乌头的汁液。米拉波喝下毒酒之后,贝莱克为米拉波举行了临终仪式。他随后把米拉波放回床上,把一枚圣殿骑士胸针放到了枕头底下,希望把杀害米拉波的罪名栽赃到埃莉斯头上。[1]

不久之后,埃莉斯和亚诺前来告知米拉波他们的新发现,却只看到了米拉波的尸体。在一番调查之后,亚诺发现,贝莱克才是真凶,他甚至还计划对刺客议会的其他成员下毒。尽管贝莱克试图为自己下毒的行为辩护,但亚诺还是和他进行了决斗,最后贝莱克败在了亚诺的剑下,要求亚诺尽快杀了他。亚诺百般无奈,只能照做。[1]

影响编辑

米拉波在去世之后,按照刺客的传统进行了火葬。那时,他已成为法国的民族英雄,群众都想要纪念这位革命的领袖。因此,圣热纳维耶芙教堂被改作先贤祠。兄弟会因此将米拉波的骨灰与一些刺客的遗物一起安葬在了先贤祠地下的刺客墓穴里。[1]

Mirabeau's Funeral

米拉波的刺客葬礼

在葬礼进行的过程中,圣殿骑士试图袭击深感悲痛的刺客。但一队刺客混在人群之中,为了避免被人发现引起混乱而用不致命的方式解决了这些袭击者。米拉波的石棺得到了卫兵的看守,但其中一个卫兵被一个名叫皮耶尔·蒂博的盗贼袭击了。蒂博还破开了石棺,搜刮了石棺里的东西。在找到他之后,一队刺客赶去解决掉了他。[6]

在清算米拉波的个人事务时,刺客议会发现了米拉波与路易十六之前的通信。他们知道,圣殿骑士会利用这些通信信件曝光、消灭法国境内的刺客,因此派亚诺潜入杜乐丽宫销毁这些信件。[1]

尽管亚诺完成了任务,装有通信信件和支付账单的铁柜子还是被发现了。暗中身为圣殿骑士的罗伯斯庇尔随即公开了这些证据,米拉波的公众声誉彻底崩塌了。圣殿骑士印刷了揭露米拉波私通皇室的文章与海报,还捏造了米拉波与玛丽·安托瓦内特之间纯属虚构的绯闻。亚诺随后撕掉了这些海报,并摧毁了用来印刷海报和文章的印刷机。[1]

米拉波的朋友们在1793年试图救出将遭到处刑的玛丽·安托瓦内特,但圣殿骑士让·吉尔伯特阻止了他们。吉尔伯特知道此事与米拉波有关,因此被受命于刺客议会的亚诺所刺杀。[1]

很多人想要将米拉波的遗骸移出先贤祠,圣殿骑士也想要获取米拉波的遗物。面临着兄弟会秘密即将暴露的危机,亚诺与一队刺客在1794年5月潜入了先贤祠,抢在别人之前率先取回了刺客遗物加以妥善保管。但是,米拉波的遗骸最后还是被迁到了另一座坟墓去了。[1]

刺客们取回遗物之后,将它们安置到了一个圣殿骑士永远也找不到的神秘地点。在历史上,米拉波的死是因为他一生沉溺酒色而患上了心包炎[1]

性格与特点编辑

“没有什么能比伟大灵魂的沉着冷静更能阻碍邪恶之人的阴谋诡计了。”
―米拉波[来源]

米拉波的一生都充满了叛经离道的色彩。尽管米拉波长得并不俊俏,他还是吸引到了很多女人。而他的冲动则一而再再而三地给自己惹上麻烦。米拉波还是一个好酒之人,每周都会有大量的酒运到他的庄园去。这些特点使得很多人开始质疑米拉波的人品。[1]

尽管米拉波在生活上无拘无束,但他对于祖国以及刺客兄弟会的安然稳定却表现出了真切的关怀之心。学富五车的米拉波还是一个大名鼎鼎、富有魅力的演说家,即便演说稿并非他自己亲笔也难掩他在演说上所表现出的惊人魅力。米拉波坚信自己目标的正当性,即便是国王那样权大位高之人也能毫无畏惧地口诛笔伐。在国民制宪会议召开时,他的演说丝毫没有向其他演说的政客让步的意思。[1]阿布斯泰戈娱乐职员罗伯特·弗雷泽评论说,“他虽然身负人类可能会有的缺点,却也完全地展现了人类伟大之处的可能性。”[2]

但与此同时,米拉波也充满野心、自视过高,要是有人质疑他的真诚与否,他会当即勃然大怒。米拉波还常常与刺客议会、路易十六与国民制宪议会争论,认为他们所有人的智力都不如他,对自己身为政客及协商者的能力高度自信。他还是刺客议会中少有的对亚诺抱有信心的人。在其他刺客议会成员因亚诺擅自刺杀克雷蒂安·拉法叶的行为而怒斥亚诺的时候,米拉波表现得十分冷静,对亚诺的行为提出了建设性的批评。包括刺客亚诺·多里安[2]乃至圣殿骑士最高大师弗朗索瓦·德·拉塞尔在内,很多人都是因为他包容、友好的举止才对他产生信任的。[1]在德·拉塞尔之女埃莉斯见到米拉波之后,埃莉斯在日记里写道“他的双眼传达着值得信赖的信息,我他当时就给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4]

对于政治和兄弟会的有关事务,米拉波是一个精明务实的温和派。作为圣殿骑士最高大师德·拉塞尔的挚友,米拉波希望能在两大阵营之间达成和平,不愿意对圣殿骑士采取冒犯性的行动。他为了偿还自己的债务,确保革命不会向暴力发展而与路易十六达成了交易。同时,米拉波也乐于接受埃莉斯·德·拉塞尔的合作请求。他的行事方式遭到了不少来自刺客议会的质疑。皮耶尔·贝莱克更是难以信任米拉波,最后因米拉波与圣殿骑士协商并将革命结果置于消灭刺客兄弟会历史悠久的死敌之上的行为而将米拉波视作刺客的叛徒。[1]

画廊编辑

登场作品编辑

参考与来源编辑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