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RevelationsEraicon-The Fall

大清洗”指的是一項阿布斯泰戈工業公司行動,旨在確保根除全球範圍內的刺客組織聖殿騎士沉睡者特工丹尼爾·克洛斯潛入了刺客組織,在他獲准面見刺客導師之後,他腦中被阿布斯泰戈植入的衝動使他殺死了導師。

聖殿騎士設定給他的目的達成後,丹尼爾回到了阿布斯泰戈的費城研究所,並泄露了他在過去兩年多來曾接觸過的所有刺客營地的位置,之後阿布斯泰戈發動了“大清洗”:對這個全球範圍內刺客營地網絡的殲滅行動。雖然給丹尼爾的目標基本都已經達成,但有一部分刺客營地他並沒有造訪過,因而使得這些營地在聖殿騎士的大範圍攻擊下仍能安然無恙。倖存的少數刺客被迫轉入躲藏,自此,他們開始以小單位形式進行活動。

丹尼爾的旅程編輯

綁架編輯

“Я хочу домой.”
(俄語“我想回家”。)”
―年幼的丹尼爾·克洛斯,約1985年。[來源]

1985年9月,[1]一個年幼的美國男孩被阿布斯泰戈工業公司家系研究與獲取部綁架,[2]他成為了一名測試對象,被稱為實驗體4號;而後他又以代號被命名為丹尼爾·克洛斯[3]利用一件有能力模仿伊甸碎片的有效原型設備,[1]實驗體4號的大腦中被植入了一種潛意識衝動,這種衝動迫使他下意識地潛入刺客組織,一旦獲得機會就殺死組織導師[3]

阿布斯泰戈的實驗一經完成,他們就把僅着內衣的丹尼爾送回了外面的世界。他被一個名叫盧克的男人和他的女伴發現,他們駕駛卡車時注意到了這個年幼的男孩。在女人呼喚丹尼爾之後,他只用俄語做了回答:[4]在被阿布斯泰戈進行實驗之後,克洛斯受到了出血效應的影響,開始重新體驗他的俄羅斯祖先——刺客尼古拉·奧列洛夫的記憶。[2]

潛入組織編輯

“我就這麼輕而易舉的把兩個傢伙打翻了,我的眼前變得血紅,有什麼東西控制了我,純粹的本能[……]它感覺就像某種像蛇一樣的東西,盤繞在我腦海深處,等待着從我身體里冒出來……”
―丹尼爾·克洛斯。[來源]
HannahDanielBellamy

丹尼爾與保爾·貝拉米會面。

多年後,在經歷了幻覺並試圖殺死一個他認為是聖殿騎士的平民之後,丹尼爾被一個名叫漢娜·米勒的女人綁架了,她誤以為丹尼爾像她一樣也是個刺客。[2]第二天他在一處刺客營地醒來,漢娜與丹尼爾與營地的主管保爾·貝拉米見了面,貝拉米解釋道他們沒有任何關於他的記錄,他還告訴丹尼爾他手臂上的紋身是刺客的徽記,這讓丹尼爾非常驚訝。在被問到一個關於通古斯的問題之後,丹尼爾試圖離開,這時他被兩名留意着交談的刺客攔住了。他輕易地擊倒了他們,但他最終被貝拉米阻止了,貝拉米將他的袖劍架在了丹尼爾的脖子上。[4]

當晚,由於丹尼爾的暴怒發作,他推翻了附近所有的傢具,也吸引了漢娜的注意。丹尼爾向漢娜解釋了他的藥物治療情況,並告訴她他需要把葯找回來。起初,漢娜並不願意,但丹尼爾最終說服了她幫助自己。在丹尼爾發現他已經把自己最後的葯扔了以後,這個男人一時間陷入了沮喪,對此,漢娜告訴丹尼爾不管在他意志里的是什麼,他都應該讓它顯露出來。[4]

尋找導師編輯

“漢娜……沒事的……我看見了一切……我看見了時間的形狀。我知道我的目的了,我明白我必須要做什麼了……我必須找到導師。”
―丹尼爾·克洛斯,在經歷幻覺之後。[來源]
Fall 3 Daniel Hannah

丹尼爾和漢娜在旅途中。

在沮喪時刻過去後,丹尼爾和漢娜談論了當代刺客組織中刺客的角色,漢娜提到她想更多的了解丹尼爾的幻覺。在此期間,克洛斯出乎意料地在窗戶上畫了一個標記,看起來非常像一柄伊甸權杖,並問她這是什麼意思。

不久後,保爾·貝拉米闖進了丹尼爾的公寓,並宣稱1908年在通古斯進行的某次任務中有一名倖存者:尼古拉·奧列洛夫,他最終來到了美國。克洛斯的精神被這個名字引起的幻覺壓倒了,當貝拉米要求獲知丹尼爾看見了什麼的時候,克洛斯毆打了他。[4]

這些影像帶來的恐懼使得丹尼爾在屋頂間奔逃,當他被貝拉米和漢娜追趕時幻覺仍在向他襲來。這些幻覺漸漸變強,直到他最終從緊張中崩潰。丹尼爾崩潰後的第一句話就是他知道他的目的了——他註定要找到導師。[4]

大清洗編輯

導師遇刺編輯

“克洛斯。你的名字將是丹尼爾·克洛斯。在他們之中級級攀升,直到你升至頂點——然後反戈一擊。”
―沃倫·韋迪克對丹尼爾·克洛斯說,在向他的大腦中植入神經衝動時。[來源]
Fall 3 Mentor

導師,在他的迪拜事務所中遇害。

在花費兩年時間尋找導師之後,克洛斯尋求世界各地其他刺客的幫助,在2000年11月5日夜裡,兩個男人進入了丹尼爾的公寓綁架了他。丹尼爾醒來時發現自己正身處迪拜,他在這裡終於見到了導師。導師告訴他,他已經聽說了丹尼爾的幻覺,並相信他將有非常獨特的價值。[3]

導師隨後向丹尼爾解釋,刺客是如何變得不再殺死那些成長得太過強大、或過於貪婪,又或兼而有之的人。他還暗示他可能會選擇丹尼爾作為自己的繼任者,並將他自己的袖劍送給了丹尼爾,告訴丹尼爾他已經“贏得”了它,還正式介紹他加入了刺客組織。丹尼爾一戴上袖劍,他便感覺自己彷彿生來就是要穿戴和使用它的,然而,丹尼爾突然間回想起了他在阿布斯泰戈的一段記憶,他被沃倫·韋迪克用於實驗,他的意識里被深深埋入了一股刺殺導師的衝動。在這一瞬間——在這一刻到來前丹尼爾對此毫無知覺——他又回憶起貝拉米和漢娜曾告訴他釋放他內心深處的感覺,不管那種感覺是什麼,以及他被給予了新名字——丹尼爾·克洛斯的記憶。丹尼爾依照這股衝動刺殺了導師,他驚慌失措地逃離了這個地方。[3]

清剿刺客營地編輯

“利用從克洛斯身上取回的信息,我們現在可以調動戰術小組,對全球的刺客圍場發動攻擊。”
―沃倫·韋迪克在一封給艾倫·里金的郵件中寫道。[來源]
TemplarTeam

一支聖殿騎士小隊潛入一處刺客藏身地。

丹尼爾設法回到了阿布斯泰戈在費城的研究所,他在此請求被放入阿尼穆斯中,這樣他就可以“和他家人在一起”。[3]稍後,丹尼爾被綁在一張操作椅上,不情願地被醫生下了葯,從而泄露了他在旅途中曾拜訪過的刺客營地和安全屋的位置,讓聖殿騎士能夠發動“大清洗”。幾乎所有在營地里的刺客,包括兒童,都被軍事人員在阿布斯泰戈工業公司的命令下屠殺,[5]只有少量刺客設法撤離,以及少數偏僻的網絡外定居點仍未受損傷。[6]

這場行動是聖殿騎士的一次大勝,而刺客們已無力從這場挫敗中恢復,他們一直在監測下躲藏,以四人小組的形式活動。[7][8]導師的死也讓聖殿騎士能成功的將他們的傀儡:喬治·W·布什送上美利堅合眾國總統的寶座。[3][1]

參考與注釋編輯



如果您認為本詞條還需改進,歡迎參與編輯。任何疑問請閱讀歡迎頁面或這裡留言。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