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aicon-Timeline.png


大清洗”指的是一项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行动,旨在确保根除全球范围内的刺客组织圣殿骑士沉睡者特工丹尼尔·克洛斯潜入了刺客组织,在他获准面见刺客导师之后,他脑中被阿布斯泰戈植入的冲动使他杀死了导师。

圣殿骑士设定给他的目的达成后,丹尼尔回到了阿布斯泰戈的费城研究所,并泄露了他在过去两年多来曾接触过的所有刺客营地的位置,之后阿布斯泰戈发动了“大清洗”:对这个全球范围内刺客营地网络的歼灭行动。虽然给丹尼尔的目标基本都已经达成,但有一部分刺客营地他并没有造访过,因而使得这些营地在圣殿骑士的大范围攻击下仍能安然无恙。幸存的少数刺客被迫转入躲藏,自此,他们开始以小单位形式进行活动。

丹尼尔的旅程[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绑架[编辑 | 编辑源代码]

“Я хочу домой.”
(俄语“我想回家”。)”
―年幼的丹尼尔·克洛斯,约1985年。[来源]

1985年9月,[1]一个年幼的美国男孩被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家系研究与获取部绑架,[2]他成为了一名测试对象,被称为实验体4号;而后他又以代号被命名为[丹尼尔·克洛斯]]。[3]利用一件有能力模仿伊甸碎片的有效原型设备,[1]实验体4号的大脑中被植入了一种潜意识冲动,这种冲动迫使他下意识地潜入刺客组织,一旦获得机会就杀死组织导师[3]

阿布斯泰戈的实验一经完成,他们就把仅着内衣的丹尼尔送回了外面的世界。他被一个名叫卢克的男人和他的女伴发现,他们驾驶卡车时注意到了这个年幼的男孩。在女人呼唤丹尼尔之后,他只用俄语做了回答:[4]在被阿布斯泰戈进行实验之后,克洛斯受到了出血效应的影响,开始重新体验他的俄罗斯祖先——刺客尼古拉·奥列洛夫的记忆。[2]

潜入组织[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我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把两个家伙打翻了,我的眼前变得血红,有什么东西控制了我,纯粹的本能[……]它感觉就像某种像蛇一样的东西,盘绕在我脑海深处,等待着从我身体里冒出来……”
―丹尼尔·克洛斯。[来源]

丹尼尔与保尔·贝拉米会面。

多年后,在经历了幻觉并试图杀死一个他认为是圣殿骑士的平民之后,丹尼尔被一个名叫汉娜·米勒的女人绑架了,她误以为丹尼尔像她一样也是个刺客。[2]第二天他在一处刺客营地醒来,汉娜与丹尼尔与营地的主管保尔·贝拉米见了面,贝拉米解释道他们没有任何关于他的记录,他还告诉丹尼尔他手臂上的纹身是刺客的徽记,这让丹尼尔非常惊讶。在被问到一个关于通古斯的问题之后,丹尼尔试图离开,这时他被两名留意着交谈的刺客拦住了。他轻易地击倒了他们,但他最终被贝拉米阻止了,贝拉米将他的袖剑架在了丹尼尔的脖子上。[4]

当晚,由于丹尼尔的暴怒发作,他推翻了附近所有的家具,也吸引了汉娜的注意。丹尼尔向汉娜解释了他的药物治疗情况,并告诉她他需要把药找回来。起初,汉娜并不愿意,但丹尼尔最终说服了她帮助自己。在丹尼尔发现他已经把自己最后的药扔了以后,这个男人一时间陷入了沮丧,对此,汉娜告诉丹尼尔不管在他意志里的是什么,他都应该让它显露出来。[4]

寻找导师[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汉娜……没事的……我看见了一切……我看见了时间的形状。我知道我的目的了,我明白我必须要做什么了……我必须找到导师。”
―丹尼尔·克洛斯,在经历幻觉之后。[来源]

丹尼尔和汉娜在旅途中。

在沮丧时刻过去后,丹尼尔和汉娜谈论了当代刺客组织中刺客的角色,汉娜提到她想更多的了解丹尼尔的幻觉。在此期间,克洛斯出乎意料地在窗户上画了一个标记,看起来非常像一柄伊甸权杖,并问她这是什么意思。

不久后,保尔·贝拉米闯进了丹尼尔的公寓,并宣称1908年在通古斯进行的某次任务中有一名幸存者:尼古拉·奥列洛夫,他最终来到了美国。克洛斯的精神被这个名字引起的幻觉压倒了,当贝拉米要求获知丹尼尔看见了什么的时候,克洛斯殴打了他。[4]

这些影像带来的恐惧使得丹尼尔在屋顶间奔逃,当他被贝拉米和汉娜追赶时幻觉仍在向他袭来。这些幻觉渐渐变强,直到他最终从紧张中崩溃。丹尼尔崩溃后的第一句话就是他知道他的目的了——他注定要找到导师。[4]

大清洗[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导师遇刺[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克洛斯。你的名字将是丹尼尔·克洛斯。在他们之中级级攀升,直到你升至顶点——然后反戈一击。”
―沃伦·韦迪克对丹尼尔·克洛斯说,在向他的大脑中植入神经冲动时。[来源]

导师,在他的迪拜事务所中遇害。

在花费两年时间寻找导师之后,克洛斯寻求世界各地其他刺客的帮助,在2000年11月5日夜里,两个男人进入了丹尼尔的公寓绑架了他。丹尼尔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身处迪拜,他在这里终于见到了导师。导师告诉他,他已经听说了丹尼尔的幻觉,并相信他将有非常独特的价值。[3]

导师随后向丹尼尔解释,刺客是如何变得不再杀死那些成长得太过强大、或过于贪婪,又或兼而有之的人。他还暗示他可能会选择丹尼尔作为自己的继任者,并将他自己的袖剑送给了丹尼尔,告诉丹尼尔他已经“赢得”了它,还正式介绍他加入了刺客组织。丹尼尔一戴上袖剑,他便感觉自己仿佛生来就是要穿戴和使用它的,然而,丹尼尔突然间回想起了他在阿布斯泰戈的一段记忆,他被沃伦·韦迪克用于实验,他的意识里被深深埋入了一股刺杀导师的冲动。在这一瞬间——在这一刻到来前丹尼尔对此毫无知觉——他又回忆起贝拉米和汉娜曾告诉他释放他内心深处的感觉,不管那种感觉是什么,以及他被给予了新名字——丹尼尔·克洛斯的记忆。丹尼尔依照这股冲动刺杀了导师,他惊慌失措地逃离了这个地方。[3]

清剿刺客营地[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利用从克洛斯身上取回的信息,我们现在可以调动战术小组,对全球的刺客围场发动攻击。”
―沃伦·韦迪克在一封给艾伦·里金的邮件中写道。[来源]

一支圣殿骑士小队潜入一处刺客藏身地。

丹尼尔设法回到了阿布斯泰戈在费城的研究所,他在此请求被放入阿尼穆斯中,这样他就可以“和他家人在一起”。[3]稍后,丹尼尔被绑在一张操作椅上,不情愿地被医生下了药,从而泄露了他在旅途中曾拜访过的刺客营地和安全屋的位置,让圣殿骑士能够发动“大清洗”。几乎所有在营地里的刺客,包括儿童,都被军事人员在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的命令下屠杀,[5]只有少量刺客设法撤离,以及少数偏僻的网络外定居点仍未受损伤。[6]

这场行动是圣殿骑士的一次大胜,而刺客们已无力从这场挫败中恢复,他们一直在监测下躲藏,以四人小组的形式活动。[7][8]导师的死也让圣殿骑士能成功的将他们的傀儡:乔治·W·布什送上美利坚合众国总统的宝座。[3][1]

圣殿骑士也组建了几个小队,包括西格玛小队德尔塔小队,来猎捕残余的刺客。[9] 然而到了2012年,刺客能够重整旗鼓继续对圣殿骑士作战。在戴斯蒙德·迈尔斯为先锋的一次行动中,刺客们找到了大竞技场密室中的一枚伊甸苹果,并对阿布斯泰戈造成了沉重打击,[10] 不仅延缓了阿布斯泰戈之眼计划,还杀死了两名内殿团成员,丹尼尔·克洛斯和沃伦·韦迪克。[11] 尽管戴斯蒙德死于2012年,刺客还是披荆斩棘,摧毁了巴黎的阿布斯泰戈实验室,[9] 并胁迫起始加入他们访问基因记忆来破坏阿布斯泰戈在这一领域的努力。[12]

参考与注释[编辑 | 编辑源代码]

  1. 1.0 1.1 1.2 刺客信条:兄弟会》 - 裂缝
  2. 2.0 2.1 2.2 刺客信条:陨落》 - #1
  3. 3.0 3.1 3.2 3.3 3.4 3.5 《刺客信条:陨落》 - #3
  4. 4.0 4.1 4.2 4.3 4.4 《刺客信条:陨落》 - #2
  5. 《刺客信条:陨落》 - 尾声
  6. 刺客信条百科全书
  7. 刺客信条II
  8. 刺客信条:启示录
  9. 9.0 9.1 刺客信条:叛变
  10. 《刺客信条:兄弟会》
  11. 刺客信条III
  12. 刺客信条:起始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需改进,欢迎参与编辑。任何疑问请阅读欢迎页面或这里留言。
社区内容除另有注明外,均在CC-BY-SA许可协议下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