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IndividualsEraicon-Assassins

Smallwikipedialogo

这篇文章是关于一名早期刺客的。关于其他用法,参见大流士

一直以来都有想争权夺利的人,同时也有另一群试图阻止他们的人。

——大流士对卡珊德拉说,约公元前422年。[来源]

大流士Darius),原名阿尔达班Artabanus),[1]是一名波斯精英及刺杀了国王薛西斯一世的刺客。

大流士被认为是最早的早期刺客之一,他活跃于这个兄弟会正式成立的几个世纪之前,他努力地确保波斯永远摆脱暴政。他刺杀薛西斯一世的行动是有记录以来第一次使用袖剑的行动,而袖剑后来成为了刺客兄弟会的标志性武器。

在击败了亚该亚的“风暴女”费拉之后,大流士决定和他的儿子奈塔卡斯定居在这个地区,奈塔卡斯与斯巴达雇佣兵卡珊德拉建立了关系。大流士因此成为了奈塔卡斯和卡珊德拉的儿子艾匹底欧斯的祖父,他因此在后来成为了身为无形者创始人之一的艾雅的祖先。

生平编辑

薛西斯的统治编辑

我们——我们信任他!爱他!我们都是兄弟,但他却拔出剑来攻击我们!你没有考虑过代价吗?他们会活下来的。你的母亲,你的兄弟姐妹......他简直是亲手杀了他们。

——垂死的佩克特阿斯对奈塔卡斯讲述大流士的过去,约公元前422年。[来源]

ACOD Darius assassinate Xerxes

大流士刺杀薛西斯

公元前5世纪,上古维序者支持了阿契美尼德王朝的国王大流士一世和他的儿子薛西斯一世的统治与征服。[2]为了反抗波斯国王对人民的暴政,在公元前465年8月,大流士和他的盟友阿摩基斯佩克特阿斯刺杀了薛西斯一世,而大流士在一支未知的原始刺客组织分散开了薛西斯一世的警卫的注意力时用他的袖剑进行了致命的一击,这将成为有记录以来首次使用这种刺客的标志性武器的行动。[3][4][5]

在薛西斯一世的儿子阿尔塔薛西斯一世继位后,大流士担心他也会受到维序者们的操纵,于是策划了一场刺杀作为先发制人的手段。然而,他的密友阿摩基斯反对他的这一决定,而他后来甚至加入了上古维序者,以防止阿尔塔薛西斯一世被杀。在大流士准备刺杀阿尔塔薛西斯一世时,他遇到了阿摩基斯,而他召唤了卫兵。结果,大流士被打上了叛徒的烙印,和家人一起逃离了波斯,同时被维序者们追捕。[1]

当维序者们没能把阿尔塔薛西斯一世拉拢到他们这边时,他们就设法让他下台并进行刺杀。他们利用了大流士正在逃亡的身份,并使用了他的名字作为来暗杀的幌子,维序者们与阿尔塔薛西斯的兄弟希斯塔斯普合作,他们派来的刺客利用大流士的身份作为伪装[6]毒害了这位年轻的国王,夺走了他的视力,但这场刺杀行动总体而言是失败的。阿尔塔薛西斯后来传播了大流士刺杀成功的故事,这样他就可以安全地逃离波斯。[7]

遇见雇佣兵编辑

在他的一生中,大流士生了几个孩子,包括一个名叫妮玛的女儿和一个名叫奈塔卡斯的儿子。在大约公元前429年,大流士和奈塔卡斯在马其顿的一座坟墓内建立了一个营地,在那里他们遇到了卡珊德拉,当时卡珊德拉自己也卷入了与上古维序者的冲突之中,结果大流士和卡珊德拉不打不相识。[8]

ACOd-LotFB-hideoutDarNattalk

大流士和奈塔卡斯在坟墓里谈话

大流士、奈塔卡斯和卡珊德拉一起努力消灭猎人维序者——这是一个致力于消灭那些被他们称为“污血者”的人的上古维序者的分支——在马其顿的存在。他们成功了,而佩克特阿斯也被他们刺杀了。此后不久,大流士和奈塔卡斯计划离开马其顿。[1]

大流士和奈塔卡斯后来在亚该亚寻求庇护,他们希望乘坐船只从港口城市帕特雷向东航行。在他们抵达后不久,一支海军舰队就开始封锁这座港口城市,中止了他们离开希腊的计划。大流士担心维序者可能社会对此负责,就写信给卡珊德拉,再次寻求她的帮助。[9]

大流士和卡珊德拉联合起来,最终击败了暴风维序者和它的贤者费拉。在决定不再逃亡之后,他和奈塔卡斯在迪默定居下来,奈塔卡斯和卡珊德拉在那里发展了一段恋情,这导致了艾匹底欧斯的诞生,并使大流士成为了一位祖父。[10]

尽管他们做了很多努力,大流士和他的家人还是陷入了被猎杀的状况,这次是由于主宰维序者放火烧毁了他们的村庄。大流士和卡珊德拉回到了被烧毁的村庄,在那里他们受到了阿摩基斯的迎接。在上古维序者的首领意图杀害奈塔卡斯和艾匹底欧斯之后,大流士派卡珊德拉去营救他们,而他自己则充当诱饵让他们得以逃脱。[6]

大流士在最终被击败之前消灭了一些波斯士兵,在他即将被剩下的士兵杀死之前便被卡珊德拉救了出来,卡珊德拉击退了这些士兵并杀死了长生军。然而,这给了维序者杀死奈塔卡斯并带走那个孩子的机会。在失去了他的儿子后,大流士向南来到了麦西尼亚,以追杀维序者,只留下了卡珊德拉。[6]

卡珊德拉后来加入了他在埃匹亚镇的行动,在那里他们制定了一个计划,以清除维序者在该地区的行动,并将阿摩基斯引诱出来。大流士和卡珊德拉招募了一位雅典将军,并消灭了几名维序者成员,他们从麦西尼安达尼亚矿场发动了进攻,然后在矿场上方的宙斯神庙与阿摩基斯对峙。大流士把阿摩基斯推下了悬崖,使他受了致命伤。在屈服于他的伤口之前,阿摩基斯透露了艾匹底欧斯的下落,并与大流士和解,但他仍然声明维序者将永远追捕他们。[6]

大流士和卡珊德拉向南来到了麦西尼亚岛,在那里,一个抱着艾匹底欧斯的年轻人向他们打招呼,证实了阿摩基斯宣称他永远不会伤害婴儿的承诺。那人自称是阿尔塔薛西斯一世国王的儿子大流士二世,而几十年前大流士曾企图暗杀这位国王。大流士相信阿尔塔薛西斯最终并没有被维序者所操纵,并希望大流士二世能像他父亲一样保护波斯的安全。[6]

卡珊德拉相信她作为一名污血者的生活对于艾匹底欧斯来说太危险了,为了保护他的安全,卡珊德拉决定让大流士将他从希腊带走,因为维序者总是在追捕卡珊德拉和像她一样的人。大流士以此身份成为了艾匹底欧斯的监护人并将他带到了埃及,在那里他将以他的方式来成长并接受训练。[6]

传承编辑

大流士的教导将通过艾匹底欧斯代代相传,一直传到他的远缘后代艾雅那里。[6]

到了公元前48年,大流士的袖剑落到了埃及法老克娄巴特拉的手中,克娄巴特拉将这把袖剑交给了她的保护者和代理人艾雅。艾雅最后自己做了一把袖剑,并把大流士的袖剑交给了她的丈夫巴耶克。在这两个人建立了无形者后,袖剑成为了这个组织的标志性武器,[11]即使在几个世纪后,当他们的兄弟会改组为刺客时仍然在使用。[3]

到了文艺复兴时期,大流士被追认是一位著名的刺客,而意大利刺客兄弟会的刺客们在意大利佛罗伦萨新圣玛丽亚大教堂的地下建造了一座献给他的坟墓。后来的意大利刺客埃齐奥·奥迪托雷·达·佛罗伦萨探索了这座坟墓,并从这座坟墓的石棺中取出了隐藏的封印,这个封印后来让他能够获得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铠甲,这个铠甲被封印在位于蒙特里久尼奥迪托雷别墅地下的圣堂之中,而那里有一尊大流士(以及其他著名的刺客)的雕像,这尊雕像是在1476年之前的某个时候被竖立起来的。[3]

琐闻趣事编辑

  • 与大多数刺客不同,大流士将他的的袖剑装配在右臂上。
    • 此外,正如他在一次谈话中透露的那样,他自己创造了世界上第一把袖剑。[12]
  • 在历史上, 阿塔班在杀死薛西斯之前杀死了波斯的太子大流士。然而,拉丁历史学家查士丁提供了另一种说法,即大流士王子在被阿尔达班陷害后,因杀害薛西斯的父亲而被处决。
  • 在与卡珊德拉的谈话中,大流士告诉她,他亲历了发生在马里斯温泉关战役。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到了伯罗奔尼撒战争时期,大流士的年龄将会是六七十岁。
    • 从历史上看,作为阿尔达班,他可能会更老。
  • 第一把袖剑的传承:血脉的结尾,大流士在他与阿摩基斯的战斗中执行了一个动作:他跳上了阿摩基斯的肩膀,然后转身劈向了阿摩基斯的后背。这一招和另一部育碧作品《波斯王子:时之沙》中王子所使用的招式完全相同。

画廊编辑

出现编辑

来源编辑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