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信条维基
Advertisement
刺客信条维基
Eraicon-Revelations.png


Ezio writing to his sister

埃齐奥·奥迪托雷的信是一些意大利刺客埃齐奥·奥迪托雷写给他的妹妹克劳迪娅的手写稿。通过书信,埃齐奥告诉他妹妹自己打开阿泰尔的图书馆的进展。

书信[]

1510年11月20日

亲爱的妹妹克劳迪娅。我已经在阿卡待了一个礼拜了。虽然目前一切都好,这里的人们很热情,我的食宿完全不需要发愁。但我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他们警告我说,前往马斯亚夫的路上遍布外地的雇佣兵和强盗。至于这意味着什么,我不敢多想。

十个月之前当我从罗马出发时,我的心中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完成父亲未竟的事业。在那封早在我出生之前就已写就的信中,他提及了阿泰尔导师曾在那个城堡中建造了图书馆一事。一个充满了知识的圣地。

但是当我抵达之后我究竟会找到什么呢?谁会在那里等着我?或许是一群残忍的圣殿骑士,那是我最担心的。也或许什么也没有,只有凛冽的寒风?

马斯亚夫已被刺客们抛弃了300多年,我们还能将其据为己有吗?这里还欢迎我们吗?

我已经厌倦了这场战斗,克劳迪娅。不是因为我累了,而是因为我们的奋斗似乎只指向一个方向,混乱。

如今我还有许多问题需要解答,所以我要去那里寻找答案。如果我能获得伟大的阿泰尔的智慧,那么或许我就能真正地懂得我们战斗的意义,以及我在其中的位置。

克劳迪娅,如果我发生了什么事,如果我的技能辜负了我,或者我的雄心让我步入歧途,你一定不要为我寻求报仇,而要继续寻求真理,这样大家才会收益。

我不过是千千万万凡人中的一员,世界并不会因我的离去而受到什么损失。

1511年3月

亲爱的妹妹。马西亚夫被圣殿骑士占领了,他们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想得到深藏于阿泰尔图书馆中的秘密 - 他们认为通过这些秘密可以找到所谓的“大神殿”。不管这个是否属实,但图书馆是确实存在的。我亲眼目睹了它紧闭的大门,密不透风,无人能入。除非找到300年前由尼科洛波罗送往君士坦丁堡五把钥匙,否则根本别想进去。

克劳迪娅,我必须找到这些钥匙。圣殿骑士们已经在托普卡匹宫地下找到了一把,我不知道能否比他们抢先一步找到其他的钥匙。看来只有时间、技巧外加一点运气才能见分晓了。

君士坦丁堡

克劳迪娅。我到了君士坦丁堡 - 这座被土耳其人称为“伊斯坦布尔”的城市,受到了热情的欢迎。这里的刺客组织首领是一位名叫尤瑟夫的人,他是一个谦恭有礼的战士,对于这座风情万种、丰富多彩的城市,他备感自豪。

但城中暗流涌动,一伙拜占庭圣殿骑士反对派仍然蠢蠢欲动地想东山再起,他们最近的袭击阻碍了我寻找马西亚夫之匙的行动。但这种局面不会持续太久,只要我做好了充分准备,就可以开始寻找尼克罗.波罗的旧贸易站,找出有关马西亚夫之匙的下落。

第一把钥匙

克劳迪娅。我现在拿到一把马西亚夫之匙了。更棒的是,我还找到了一个注满了标记和符号的地图,应该可以帮助我找到其他钥匙。到现在为止它的真实意义我还不大清楚,但我幸运地找到了一个威尼斯女性,她愿意帮我解读。

不过还不能太乐观,圣殿骑士手中仍掌握着一把钥匙,如果要把它夺过来,光凭刺客组织的帮助还远远不够。如果我能在奥斯曼宫廷中结交到某个朋友,那我在这座城市中的行动会方便得多...

苏莱曼王子

我结识了一位名叫苏莱曼的奥斯曼王子。他是个聪颖的年轻人,有着与年龄不相称的刚毅精神。按照他的建议,我要对一些与圣殿骑士暗中勾结的近卫队成员展开调查。运气好的话,我可以直捣圣殿骑士的核心领导层。

与此同时,威尼斯人苏菲亚.萨托继续帮助我寻找马西亚夫之匙的下落。她是个勤快的女人、热情洋溢,我喜欢与她在一起。但我不敢告诉她我此行的目的以及我的真实身份。我们不该勉强那些不想自愿卷入我们的斗争的人...

第三把钥匙

有个好消息,克劳迪娅。我找到了一个关键人物,他叫曼纽尔·帕莱奥洛格斯,是被推翻的拜占庭皇帝康斯坦丁的侄子,这人八成就是圣殿骑士的领导者。我现在的任务是去讯问一个名叫塔里克·巴莱蒂的近卫军叛徒,查清楚圣殿骑士军队的所在地。

然后,我和苏菲亚会继续寻找那最后一把钥匙。随着时间流逝,我的机会越来越渺茫,可我还是忍不住想和她多待一会,在她讲述有关她的书、她的家园和她的回忆之时,倾听她的声音,注视着她的笑颜。我甚至自忖着,在找到最后一把钥匙之后,自己会有多难过...

卡帕多西亚

我离开君士坦丁堡,起航前往安纳托利亚的卡帕多西亚 - 那个曼纽尔正是在这里训练他的军队。幸运的话,我不用孤军作战,因为这里有奥斯曼密探在伺机而动。

然而,跟往常一样,还是要靠我自己去解决问题。在此过程中,我心中仍然对苏菲亚念念不忘。克劳迪娅,听到你老哥的这种想法,肯定会笑话我的吧。我发现自己对苏菲亚的感情不由自主地越来越深。自从克里斯蒂娜去世后,我心中不再有涟漪...不过现在那种爱的感觉又回来了。我爱慕苏菲亚,但我不敢把她拖进我的人生...我怕伤害她,或者吓跑她...

阿赫迈特

请原谅我这封信写得这么仓促,克劳迪娅。发生了很多事情,不过都不是好事。我正在一艘开往君士坦丁堡的船上,追赶一个直到最近才被我发现背叛行为的家伙 - 就是苏莱曼的叔父阿赫迈特王子,他就是这里的圣殿骑士组织的头目。马西亚夫遭到袭击也正是他在幕后策划,他不惜一切代价要拿到那些由我们刺客组织掌握的钥匙。

那么我遇到了什么阻碍?为什么没有亲自把这些钥匙带到马西亚夫、跟这些蠢货作个了断?因为我一直太不小心了,因为圣殿骑士得知了苏菲亚的存在,他们在搜捕她。克劳迪娅,如果她有什么意外,我也不能独活。我已经把她拖入一场她一无所知的斗争当中,如果她哪怕是受到一点点的伤害,都是我的过错。

重返马西亚夫

写下这封信之时,我的心情是既平静又轻松。现在“我们” - 我和苏菲亚 - 带着五把马西亚夫之匙抵达阿克里了,而且时间相当充裕。苏菲亚是个经验丰富的旅行者和知心良伴,令远离家乡的我备感欣慰。明天我们要去马西亚夫,到了那里之后就要进入阿泰尔图书馆,完成我们父亲的遗愿。

亲爱的妹妹,请原谅这封信写得很短,因为这当口已经夜深、我们也疲惫不堪了。也许,运气好的话,我会很快回到你身边。

你的哥哥埃齐奥 致上

参考[]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