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IndividualsEraicon-featured

这篇文章是关于一名法国走私犯的。也许你要找的是一位法国圣殿骑士


有一个走私犯——一个名叫埃莉斯·拉弗勒的女人。她通晓沼泽里的一切。

——阿加特向艾弗琳描述埃莉斯,1766。[来源]

埃莉斯·拉弗勒(Élise Lafleur,活跃于1766 – 1776)是一名走私犯,与她的合伙人鲁西永路易斯安那河口经营着走私生意。1776年,因为她对沼泽地形的了解无出其右,刺客艾弗琳·德·格朗普雷找到了她,希望获得她的帮助。两人后来成为了亲密的盟友。

由于占据着河口中极富战略价值的一块领地,埃莉斯经常需要面对其他走私团伙的袭击,他们希望能够接管埃莉斯在河口的生意来牟取暴利。但埃莉斯毫不畏惧他们的威胁,经常与艾弗琳联手将入侵者打得落花流水。作为对艾弗琳的回报,埃莉斯不时也会在力所能及之处帮助这位刺客小姐。

2012年,她的基因记忆圣殿骑士经营的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的子公司阿布斯泰戈娱乐获取,被制作为阿尼米的一个虚拟形象,接着被纳入便携式Animus游戏主机的地理模拟运作区间中,代号为“盗贼”。

生平编辑

早年编辑

很久以前,鲁西永救过我的命。我觉得这是我欠他的,所以我帮他做大他的“生意”。这个老混蛋也教了我不少小伎俩,还有他的交易手段——如果你一定要问的话。

——埃莉斯阐述自己成为走私者的经过,1766。[来源]

埃莉斯的身份背景以及遇到鲁西永之前的经历无人知晓,只知道在某个时间点鲁西永救了她一命。埃莉斯认为自己亏欠于鲁西永,于是决定协助他经营走私生意,以此来回报救命之恩。随着时间推移,埃莉斯从鲁西永那里学到了不少把戏,并且越来越擅长她的生意,也逐渐变得对河口的地形了如指掌。最终,她成为了走私犯中被广为认可的非正式领导人。

与麦坎达的冲突编辑

他们把营地建在一艘船的残骸中,那艘船就在离这不远的地方搁浅。剩下的营地离这里稍微有点远。看那里!

——埃莉斯指出麦坎达的营地的位置,1766。[来源]

Meet the Smugglers 4

埃莉斯和鲁西永同意与艾弗琳合作

1766年,新奥尔良总督安东尼奥·德·乌略亚就任的同年,一支新生的邪教组织开始对埃莉斯与其他走私者产生威胁,他们打算驱逐埃莉斯,继而接手河口的走私产业。随着邪教追随者势力的不断壮大,他们的行动也越发地嚣张起来,乃至最终演变为直接的暴力。在一次激烈的交战中,艾弗琳·德·格朗普雷及时赶到,帮助埃莉斯和走私者们成功击退了敌人。

随后艾弗琳招募了埃莉斯,请她帮忙寻找这群暴徒的领袖——一个自称弗朗索瓦·麦坎达的男人。在生意伙伴的劝说下,埃莉斯最终同意带领艾弗琳前去查看几个麦坎达的营地,而艾弗琳则很快将这些营地逐个剿灭。后来,她们得到消息称,麦坎达追随者将在圣约翰节前夕举行祭典。于是二人便前往圣丹杰——河口内的一处居留区——去打探有关祭典位置的情报。

Eve of Saint John 2

埃莉斯引导艾弗琳穿越河口

到了那里,她们与居住在当地的巫毒教恩贡进行了简短的交谈,恩贡说如果她们有能力杀死假冒的麦坎达,他就会帮助她们。埃莉斯和艾弗琳答应了恩贡的条件,恩贡于是为她们预知了祭典的位置,还赠给了艾弗琳一瓶解毒药,用以抵御麦坎达的毒药。 二人随即搭乘独木舟出发,不久后在庞恰特雷恩湖处发现了麦坎达的踪迹。

她们找到假麦坎达时,他正在与圣殿骑士拉斐尔·华金·德·费勒在密谋着什么,她们还发现,这个冒牌货的真实身份是巴蒂斯特——真正的刺客导师麦坎达的前门徒。随后埃莉斯前去分散巴蒂斯特追随者们的注意力,好让艾弗琳混入参与祭典的人群中悄悄接近巴蒂斯特。最终,艾弗琳险胜巴蒂斯特,成功将其刺杀。此次事件后,鲁西永又拜托艾弗琳追剿残余的巴蒂斯特追随者,以确保走私者们的货物能再度在河口安全无忧地通行。

消失的奴隶编辑

前几天,我看到了一些东西,然后对自己说,埃莉斯,老姐,好像有些不太对劲……是车队,车上装满了极为反常的货物:人,好几十个人。

——埃莉斯告知艾弗琳她近来目击的一支车队,1768。[来源]

1768年,埃莉斯与艾弗琳重新取得了联系,她此次前来寻找埃莉斯,是为了调查在新奥尔良发生的一系列失踪案。埃莉斯向她证实,她近来的确目击过运送人的车队,虽然她不知道这些奴隶将被送往哪里,但她知道车队启程自圣-让堡垒——位于河口的一座要塞

Vanishing Slaves 4

埃莉斯和艾弗琳同克里斯芬交谈

埃莉斯最终同意继续协助艾弗琳的调查。第二天,两位女士再度碰头,一起出发追赶刚刚离开要塞的那路车队。赶上车队后,艾弗琳迅速解决了负责押送奴隶的守卫,接着两人为奴隶们松了绑。但就在解放奴隶的同时,她们惊讶地发现,一个名叫克里斯芬的工人竟然对她们释放他的这一行为表示不满。他声称他们将要前往的工作地将会赐予他们工作与自由。然而,在两位女士的追问下,克里斯芬却说不出那工作地的具体位置。

为了获取更多有关奴隶的目的地的信息,埃莉斯提议去车队始发地搜寻线索,然后便出发前往圣-让堡垒侦察情况。第二天,两人再次碰面,一同商议袭击堡垒的作战计划,这样做的目的是找到驻守在这座要塞的指挥官。按照计划,艾弗琳悄悄杀死了入口的守卫,然而两人却在进入堡垒时被立刻发现,导致堡垒的指挥官夺路而逃。

艾弗琳见状立刻上前追赶,埃莉斯则在后面用一把步枪为她提供掩护。最终,那名指挥官在追逐过程中被艾弗琳杀死,无法再从他那里获得情报,二人只好寄希望于从那些奴隶口中问出更多的信息。然而令她们惊讶的是,这些奴隶的表现与克里斯芬如出一辙,都为自己无法登上前往工作地的船只而感到沮丧。为了缓解这尴尬的形势,埃莉斯决定护送这些奴隶工人回到圣丹杰,而艾弗琳则与他们告别,返回了新奥尔良。

挫败巴斯克斯的阴谋编辑

我们发现了大量穿着西班牙军服的人……虽然我很怀疑他们够不够男人以及够不够忠诚。

——鲁西永评价巴斯克斯的部队,1771。[来源]

The Lighthouse 5

走私者们与艾弗琳一同制定计划

接下来的数年里,走私者的地盘里时常发生西班牙军队的暴动。这些部队被圣殿骑士巴斯克斯贿赂,负责帮助他夺取河口的掌控权。1771年,埃莉斯和鲁西永再度与艾弗琳团聚。他们一同制定了一套针对巴斯克斯阴谋的计划:艾弗琳潜入并破坏要塞旁边的灯塔,使得一艘圣殿骑士的补给船失去方向而搁浅,然后走私者们趁机将船上的货物统统劫走。计划顺利进行,埃莉斯和她手下的走私者从船上劫获了大量珍贵的货物,在这些货物之中,她们还意外发现了一些记录有重要情报的文件。看完这些文件,艾弗琳决定立刻出发,再次前往墨西哥奇琴伊察

五年后,路易斯安那总督委托埃莉斯和鲁西永帮忙为在美国革命战争中战斗的爱国者输送物资。然而,受雇于巴斯克斯的西班牙军此时再度开始活跃,屡次试图盗窃走私者的物资,并且动用各种手段阻止他们穿越沼泽,大大阻碍了走私者的行动。就在走私者们为巴斯克斯的部队感到头疼时,艾弗琳找到了埃莉斯,请求她帮忙护送一个名叫乔治·戴维森的逃亡奴隶离开河口。作为回报,艾弗琳则答应帮助埃莉斯消灭妨碍走私者生意的西班牙部队。

随后,埃莉斯和她的手下带着乔治乘运货的木筏出发,沿河流行进;而艾弗琳则穿梭在河岸的树林之间,为埃莉斯指引方向,同时解决所有挡路的西班牙人。成功抵达目的地后,埃莉斯把木筏上的货物交给了霍普敦率领的一队爱国者。艾弗琳请求爱国者允许乔治加入他们的行列,跟随他们一起离开,他们同意了,并且表示将来还会与走私者们合作。

性格与特征编辑

艾弗琳:“我不是你的敌人,如果你因此感到害怕的话。
埃莉斯:“我什么都不怕
——埃莉斯和艾弗琳的初次见面,1766。[来源]
Meet the Smugglers 2

埃莉斯对麦坎达追随者的威胁表示不屑

埃莉斯是个出了名的毒舌,与人交谈时总是在不停地发出嘲讽——尤其是对鲁西永。作为反击,鲁西永则经常用一种夹带怀疑而又阴阳怪气的语调来称她为“淑女”,以反讽她那好挖苦人的天性。尽管两人在言语上你来我往互不相让,但实际上埃莉斯和鲁西永似乎互有好感,埃莉斯甚至曾说她可以“为他摘掉自己的眼睛”。

然而当艾弗琳暗示她与鲁西永进一步发展关系时,埃莉斯却匆忙声她这辈子都不会和鲁西永谈恋爱的。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她对待爱国者霍普敦比对待其他人都要温柔得多,甚至曾说“希望还能再见到他”,这说明她对霍普敦怀有微微的爱慕之情。

起初,埃莉斯对艾弗琳并不友好,说她是“温室里的花朵”,甚至对她能否适应路易斯安那河口的恶劣环境表示怀疑。不过随着二人合作的深入,埃莉斯逐渐开始平等地对待艾弗琳,后来还与她成了朋友。埃莉斯非常乐意帮助这位刺客,即使她有时并不能从中获利分毫,这点与鲁西永不同,鲁西永只在有共同利益的情况下才会与艾弗琳合作。

埃莉斯也有着古灵精怪的一面,虽然这点平常很少表现出来。有一次,她曾宣称她更喜欢被称作“沼泽女王、无辜之人的守护者、独木舟教练以及贸易翘楚”——虽然很可能通缉布告上写不下这么多字。

装备与技能编辑

在河口的多年生活使得埃莉斯可以自由地往返穿梭于其中,她不仅是一个技巧不输于艾弗琳的自由跑者,也是一个操作独木舟的高手。她对沼泽的知识无出其右,甚至阿加特都对她连连称赞,而得到阿加特的认可绝非易事。在战斗中,埃莉斯使用一把砍刀,这点与鲁西永相似。她的枪法奇准,在圣-让堡垒时,她曾用一把滑膛枪轻松击杀了数名守卫。

琐闻趣事编辑

  • 埃莉斯对很看不起巫毒教,声称它仅仅是一种通过吓唬人来取得权力的伎俩。不过即便如此,在圣丹杰的巫毒教恩贡告知她麦坎达祭典的位置时,她却欣然听取,丝毫没有迟疑。
  • 虽然埃莉斯在《解放》中扮演一位重要角色,但Abstergo却并没有为她建立数据库条目。
  • 她的名字“埃莉斯(Élise)”是法文名“伊丽莎白(Élisabeth)”的缩写形式,意为“上帝的应许”;她的姓氏“拉弗勒(Lafleur)”由法文定冠词“la”和名词“fleur”构成,意为“花朵”。

画廊编辑

出场编辑

参考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