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IndividualsEraicon-TemplarsEraicon-featured

这篇文章是关于一位法国圣殿骑士的。也许你要找的是一位法国走私犯
“我担心已经失去了太多,因而你不能忍受失去更多。我认为如果你认为日耳曼能“拯救”我,你会让他统治法国。你真的知道我是否需要被拯救吗?你是否曾有理由认为,如果有机会,我会接受它?我的命运是我自己的。我的选择是我自己的。”
―埃莉斯给阿尔诺·多里安的最后一封信。[来源]

埃莉斯·德拉塞尔Élise De La Serre,1768年 – 1794年7月28日)是一名女贵族,也是一位在法国大革命期间活动的圣殿骑士组织成员,她还是刺客阿尔诺·多里安的爱人。

阿尔诺·多里安的生父查尔斯·多里安谢伊·帕特里克·科马克刺杀于凡尔赛宫之后,埃莉斯的父亲收养了阿尔诺,并抚养他长大成人。充满活力的埃莉斯经常戏弄她的这位义兄,有一次,她说服他翻过篱笆进入果园,结果被护卫犬逮个正著。1778年,她的母亲去世了,埃莉斯离开了阿尔诺,将大把的时间花在了旅行上,期间她在巴黎读了几年书。

整个童年,埃莉斯都在暗暗地为加入圣殿骑士做准备,她经常打着课外活动的幌子,进行着诸如击剑之类的训练。正当埃莉斯与阿尔诺在一场舞会久别重逢之时,她的父亲却在当晚因为圣殿骑士内部的一场政变而被人谋害,政变本身是由权力和核心理念的变迁而导致。

尽管身处对立的两大组织,但找到杀害弗朗索瓦·德·拉塞尔的凶手是两人共同的目标。不同的是,阿尔诺是在寻找自我救赎,埃莉斯则是被复仇所驱使。作为有着老一代圣殿骑士信念的人,埃莉斯同样渴望拯救日趋腐朽的骑士团,她和阿尔诺一起对那抗已经改变了理念的圣殿骑士们,但这种合作也导致阿尔诺常常被刺客们所猜疑。

生平编辑

早年生活编辑

“有时我觉得自己就像我在巴黎看到一个可怜的穷人,被强加给我的期望压得起不了身。我才十岁。”
―1778,幼年的埃莉斯在日记中写道。[来源]

埃莉斯生于1768年的法国,她的父亲是圣殿骑士最高大师弗朗索瓦·德·拉塞尔,她的母亲名为朱莉·德·拉塞尔。由于圣殿骑士的关系,德·拉塞尔家族有着很大的影响力,这使得埃莉斯度过了一个优越的童年。然而,与那些被佣人所包围,沉迷于舞会的千金小姐们所不同,热爱冒险的埃莉斯的从来不曾虚度光阴。[1]

孩童时期的埃莉斯并不在意家庭秩序,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不同于其他贵族子弟去学习历史,而不是规矩,礼仪,仪态等。她没有问她的父母为什么他们与其他家庭不同。她母亲告诉她不要像宫廷里的其他女人一样只知道相貌和地位。这启发了埃莉丝,她开始躲在她母亲身后偷偷观察其他女性。[2]

5岁那年, 她进入女修道院学习, 这里的院长对她的欢声大笑极其厌恶。这个老女人用苔杖鞭打埃莉斯的手掌,而留下的伤疤则引起了朱莉的注意,这位院长也因此遭到了朱莉的威胁。从此,埃莉斯的父母聘用了家庭教师来帮助她完成学业。这件事也在年幼的埃莉斯心中留下了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其他女人的行为举止与母亲的竟有着天壤之别。[2]

一年后,德·拉塞尔一家参加了邻居的生日宴会。埃莉斯发现和她差不多大的女孩子们都在玩着玩偶,让它们“喝下午茶”,而在那时的她看来,这简直是蠢透了;她反而加入了那些玩玩具士兵的男孩子的队伍中。埃莉斯的行为震惊了他们,而她的保姆露丝则将她拉走,并让她和玩偶玩,埃莉斯只能装作很乐意的样子。当她看到别的贵妇人成日闲聊,自己的母亲却安闲恬淡时,埃莉斯意识到自己想成为母亲朱莉这样的人,而不是像宫廷里那些以自我为中心的贵妇人一样。[2]

1775年二月,埃莉斯见到了她的格斗导师弗雷德里克·韦瑟罗尔,一名英国圣殿骑士。埃莉斯的母亲带着她,还有她们的爱尔兰猎狼犬“挠挠”走过庄园的雪地,来到了南部草坪边缘的树林里。在埃莉斯对有其他人的存在毫无察觉时,朱莉教她学习观察周围的一切事物来寻找韦瑟罗尔。但埃莉斯失败了,最终韦瑟罗尔自己走了出来并给她们夸张地鞠了一躬。埃莉斯,这个小女孩开始敬佩这个男人并很快对他产生了好感。[2]

起初,埃莉斯对于教导她的人是韦瑟罗尔却不是她父亲这件事抱有疑惑并询问了她的母亲,但朱莉告诉她韦瑟罗尔是她们的密友和保护人,况且埃莉斯的父亲实在很忙。正当她们寒暄时,挠挠的一声狂吠打断了她们的谈话,埃莉斯看见她的母亲和韦瑟罗尔同时紧张起来,准备拔出武器来对付不远处的一匹狼。但此时朱莉觉得这只狼不会攻击她们,于是便说服了韦瑟罗尔,两人收起武器,若无其事地看着那只狼离开。这件事使得埃莉斯愈发奇怪她的家庭和其他贵族的到底有多么不同。从此与韦瑟罗尔的会面以及对埃莉斯的剑术训练也成为了她们的“绝对机密”(vérité cachée)。[2]

Elise sword training 001

埃莉斯在母亲的监视下接受了弗雷德里克·韦瑟罗尔的训练

1774年春,卡罗尔家族——一个来自英国的圣殿骑士家庭——访问了德·拉塞尔家族。埃莉斯和母亲一起招待了卡罗尔太太和她的女儿梅·卡罗尔并邀请她们到花园里散步。其间梅偶尔会嘲弄埃莉斯,还经常特意强调埃莉斯只有六岁而她却已经十岁了。这使得埃莉斯十分恼怒,因此她决定去偷听大人们关于圣殿骑士团的谈话以及那些令她更加困惑不解的只言片语。梅问她是否知道自己的“宿命”是什么,埃莉斯说她不知道。梅便故作惊讶地告诉她,等她到了十岁就会知道的,就像梅现在一样。[2]

埃莉斯八岁时,她和母亲探访了克里斯蒂安在巴黎开的鞋店。在她们付款之后,却发现先前的马车和车夫早已没了踪影。埃莉斯看见朱莉绷紧神经观察着她们周围的街道。朱莉相信马车夫仅仅是一时疏忽,但克里斯蒂安叮嘱她们要小心周围的陌生人,毕竟天色已经愈渐深沉。朱莉让心惊胆颤的埃莉斯一直朝着能雇到马车的广场走并保持冷静,因为她发现有人正在跟踪她们。就这样,在她们头也没回地走过了一家商店的橱窗后,她们忽然发现跟踪者竟然消失了。[2]

Julie Elise assassination

朱莉保护埃莉斯免受袭击

最终母女二人走进了一条黑暗的小巷,只有挂在小巷两头的提灯能提供照明。她们发现自己已经被尾随者挡住了去路,而提灯也被一位灯夫熄灭了。袭击者们亮出匕首,但朱莉却抢占了先机并在埃莉斯目瞪口呆时攻击了那个有着刺客身份的袭击者。当那位灯夫匆忙地想要挟持埃莉斯以威胁她时,朱莉的靴刃便让他送了命。那个刺客慌忙溜走,母女二人也安全地回到了家,除了一身血迹以外,根本看不出她们有与人搏斗过的迹象。埃莉斯发现她的母亲讲述了一个不一样的故事,甚至连她的父亲和那些被小埃莉斯称作“乌鸦”的圣殿骑士团盟友们也不知道真相。[2]

为成为大团长而接受训练编辑

“相反,她的日记里洋溢着对不公的愤怒,以及她与周围一切的格格不入——页复一页,年复一年,我的挚爱始终没能意识到自己陷入的恶性循环。她始终没有发现,她的所作所为并非叛逆,而是哀悼。”
―1794,阿尔诺反思埃莉斯的日记[来源]
由于那次袭击事件,埃莉斯的父母不得不提前进行他们对埃莉斯的未来计划——准备让她成为圣殿骑士团巴黎分册的大团长,并告诉了埃莉斯关于刺客与圣殿骑士的战争 。带着得到答案的宽慰,埃莉斯找到了引领国家建立秩序和维护和平的原则理念。从此,这个年轻的女孩开始与朱莉和韦瑟罗尔学习搏斗技巧和行事方法,与她的父亲以及那些高层人员学习圣殿骑士的原则和理念。[2]
Memories of Versailles 6

年轻的埃莉斯在凡尔赛宫遇见了阿尔诺

那年晚些时候,由于阿尔诺的父亲死在了谢伊·科马克的手上,[3]弗朗西斯·德·拉塞尔收养了年幼的阿尔诺·多里安。从此,埃莉斯和阿尔诺一起成长,调皮的埃莉斯总是怂恿她的义兄去闯祸。有一次,她说服阿尔诺越过栅栏进入一座有着看门狗巡逻的果园,结果被逮个正着。[1] 他们成为了好朋友,埃莉斯也很喜欢扮演姐姐的角色。两个孩子还会玩跳绳、跳房子、踢毽子,也会在他们平时比赛的地方练习击剑,但无一例外都是埃莉斯获得胜利。她在早晨像个大人一样学习课程,到了下午就会变成和阿尔诺玩耍的小孩子。[2]

不久之后,埃莉斯的父母向她交代了阿尔诺不为人知的刺客血统。弗朗西斯让她引领阿尔诺走向圣殿骑士团,但这个想法遭到了埃莉斯和她母亲的反对,这与她们的理念背道而驰。她们最终说服了弗朗西斯打消这个念头,这令年幼的埃莉斯感到很欣慰。[2]

随着埃莉斯母亲的病情愈加严重,她不再与阿尔诺共度下午的时光,而是陪伴在她母亲的身边。她发现弗朗西斯却似乎更偏向阿尔诺,这让她非常悲伤。当埃莉斯无意中看到韦瑟罗尔为朱莉而哭泣时,她感受到了韦瑟罗尔对她母亲的爱恋。弥留之际,朱莉叮嘱埃莉斯要为了她的父亲和教团坚强地走下去,她会永远永远爱着他们。朱莉的去世带走了这个女孩生命里的幸福与快乐,即使世界依旧,那种悲痛也仍然萦绕在埃莉斯的心头。韦瑟罗尔把朱莉留给埃莉斯的一只盒子交给了她,盒子里面是一把刻有圣殿骑士团格言的短剑,但埃莉斯早已麻木得没有情感波动。那天稍晚,埃莉斯被她的父亲叫去书房,最终她在那里对父亲吐露了心中压抑的痛苦。[2]

埃莉斯被送到圣路易王家学校去完成一个淑女和圣殿骑士应有的教育,她和阿尔诺不得不暂时分开一段时间。埃莉斯厌恶这座学校并在她的信中将其比作“贫瘠之宫(Le Palais de la Misére)”,她认为自己的天性不适合这所学校。埃莉斯痛恨王家学校的规矩和约束,也痛恨学习那些所谓的“技艺”,比如刺绣和音乐。她总是与学生领袖瓦莱丽打架,也总是因此受到女校长列文夫人的的惩罚。她每次都以傲慢回应惩罚,而她的傲慢却只会让事态恶化。在埃莉斯心中由于朱莉去世而带来的空虚感是致使她叛逆的根源,也导致了她对其他学生和老师都抱有轻蔑的态度。[2]

1778年9月8日,为了解决埃莉斯时常闹事的问题,弗朗西斯被列文夫人叫到办公室,在那里列文夫人向弗朗西斯叙述了埃莉斯的造反行径。此时贵族阶级已经开始反抗国王,弗朗西斯告诉埃莉斯动荡和不安已经在巴黎悄然蔓延。在训斥完女儿后,他又提醒埃莉斯要把亚诺纳入圣殿骑士团。碍于女校长的存在,埃莉斯只能勉强答应,但她决不会做这件事。[2]

到了1788年1月,埃莉斯早已把她的承诺忘得一干二净,不仅如此,她在学校的行为也变本加厉。她正面临着被开除的风险以及其它一些关于教育方面的威胁,然而埃莉斯从不去理会这些警告。于是,她的父亲又一次被邀请到学校来,但埃莉斯却发现来到列文夫人办公室的竟然是韦瑟罗尔。韦瑟罗尔告诉埃莉斯写给她父亲的信被他截住了,又让埃莉斯装得好像在接受惩罚——因为列文夫人正在门外偷听他们的谈话。[2]

韦瑟罗尔搜寻到了多年前试图杀死朱莉的人——伯纳德·拉多克——正躲在伦敦。埃莉斯恳求伪造一封信件并参加他的追捕行动,但韦瑟罗尔却将她骂了一顿,并告诉埃莉斯她在学校里的表现已经证明她鲁莽又不可靠。然而,埃莉斯已经策划了一个胁迫列文夫人的阴谋。[2]

1788年1月23日夜晚,在从她的同学朱迪斯那里听到关于列文夫人有一个情人的流言后,埃莉斯开始暗中监视列文夫人。埃莉斯尾随着这位女校长穿过小树林,看到她与一个叫雅克的年轻园艺工人相会。接下来埃莉斯的计划便是偷走宿舍门上的马蹄铁。[2]

很快,埃莉斯被叫到女校长的办公室,这个年轻的女孩很自信地交出了偷走的马蹄铁并准备将她的计划付诸实践。然而,女校长似乎对埃莉斯的一举一动都了如指掌,而且很清楚埃莉斯的意图。列文夫人告诉埃莉斯她仅仅是关爱自己的学生,随后便和埃莉斯达成了一致——埃莉斯会将她看到的事守口如瓶,列文夫人则会伪造一封给她父亲的信。在埃莉斯准备离开时,女校长又告诉她雅各并非是她的情人,而是她的儿子,这使得埃莉斯对自己的行为感到十分羞愧。[2]

与珍妮弗·斯科特会面编辑

“她给了我两个小时。这段时间足够我读完所有的信件,并且形成自己的疑问了。足以让我知道,还有另一条路,第三条路。”
―1788,埃莉斯在阅读海瑟姆·肯维的信后的观念。[来源]
1788年2月7日,埃莉斯抵达了加莱港口。她没有理会车夫的警告,而是自作主张地到酒馆里寻找要去伦敦的船长。埃莉斯自负地认为自己有足够的自卫能力,便丝毫不注意那些盯着她的醉鬼,径直走到中间人那里询问情况。最终埃莉斯决定离开,因为她发现中间人只是在拿她寻开心。然而,埃莉斯遭到了他手下的阻拦,并且由于埃莉斯剑术的生疏,她没能击败这些人。这群人想要拐卖埃莉斯和另一个叫海伦的女孩,但是他们被一个醉醺醺的船长拜伦·约翰逊阻止了。埃莉斯及时救下了海伦并和她一起登上了拜伦去英国的船“青苹果号 ”。[2]

在多弗港口告别了拜伦后,埃莉斯和海伦坐出租马车到了梅费尔区的卡罗尔家。两人的到来令卡罗尔一家与过来请求帮助的韦瑟罗尔感到十分惊讶。韦瑟罗尔和埃莉斯装作对她们的到来感到在意料之中,并设法说服卡罗尔家帮助他们找到拉多克——前提是埃莉斯和海伦要分别假扮“伊芳·艾伯丁“和女佣人渗入珍妮弗·斯科特的的宅邸,帮助她们找到一些东西。[2]

埃莉斯在珍妮弗位于安妮女王广场的宅邸中寻找海瑟姆·肯维写给妹妹的信时,仍在与韦瑟罗尔保持联系——尽管他们只能透过窗子用唇语交流。有一次埃莉斯试图去与她的导师面对面交谈,却撞见管家史密斯并遭到了他的询问,但埃莉斯回答得非常巧妙。1788年4月,埃莉斯与珍妮弗到海德公园游玩,在那里埃莉斯向她了解到了肯维家族的故事。[2]

Jennifer and Elise

埃莉斯收到珍妮弗·斯科特的圣殿骑士吊坠

当她们回到游戏室时,埃莉斯被珍妮弗和她的手下们团团围住。珍妮弗已经调查了埃莉斯的背景并且得知了埃莉斯的真实身份,她告诉埃莉斯根本没有“伊芳·艾伯丁”而且艾伯丁一家人已经被圣殿骑士杀害了。尽管如此,珍妮弗还是唤醒了自己内心中的善良,把信件交给了埃莉斯,并以此提出了两个条件:一是圣殿骑士团不再打搅她的生活;二是要埃莉斯认真读那些信,并尽力让海瑟姆的想法付诸实践。珍妮弗又把海瑟姆送给她的圣殿骑士十字项链送给埃莉斯作为临别礼物。[2]

在抵达卡罗尔家之前,埃莉斯发现卡罗尔家族已经控制了韦瑟罗尔。籍由他们的秘密信号,埃莉斯从韦瑟罗尔那儿得知他们已经找到了拉多克的下落。安排海伦离开后,她紧跟着卡罗尔家的脚步到达了野猪头旅店。埃莉斯成功说服拉多克逃跑,同时准备独自面对卡罗尔家族。在埃莉斯告诉卡罗尔她已经知道艾伯丁一家遭到他们杀害后,这个英国圣殿骑士烧掉了埃莉斯交给他们的“海瑟姆的信”,然而那些只是阿尔诺写给埃莉斯的信。[2]

她的行为引发了冲突,埃莉斯被迫杀死了梅·卡罗尔和一个守卫。在韦瑟罗尔的帮助下,两人跌跌撞撞地逃离了发飙的卡罗尔夫妇,但逃跑途中韦瑟罗尔的腿被铅弹击中。两人与海伦一起回到了凡尔赛,列文夫人接待了她们,又给韦瑟罗尔找了一位医生。埃莉斯继续她的学业,韦瑟罗尔和海伦则暂时和雅各一起居住在凡尔赛 。[2]

1789年1月,埃莉斯继续追铺拉多克。从“已宰之牛”的酒馆里获得了可靠的消息后,埃莉斯在鲁昂郊外的村子里找到了拉多克,他正被送往绞架去受刑。在千钧一发之际,埃莉斯切断了绳子,在目瞪口呆的村民面前带走了拉多克。她拷问拉多克,想让他说处幕后主使,但拉多克无法提供任何信息。最终拉多克承诺他会找出当年雇用他的人,埃莉斯也同意放他离开,并希望他今后能找到正确的信仰和方向。[2]

回到凡尔赛编辑

High Society 10

阿尔诺和埃莉斯在凡尔赛宫里相遇

1789年5月,埃莉斯回到了凡尔赛的家。5月5日,她和父亲一起出席了在凡尔赛的麦努斯-普莱西斯公馆召开的三级会议。[1] 接下来,埃莉斯在凡尔赛宫被正式邀请以新晋圣殿骑士的身份加入教团,弗朗西斯亲自将象征着圣殿骑士团成员的徽章赠予埃莉斯,还为她举办了一场私人宴会来庆祝她的归来和正式入团。她与阿尔诺也在那里重逢。[1]

在一阵柔情蜜意的热吻后,埃莉斯帮助阿尔诺逃离守卫的追捕。她让那些卫兵带她去台球室,借此引开他们。正当埃莉斯走到半路时,她听到人群中传来嘈杂的叫喊声,紧接着她便得知弗朗西斯遭人暗杀,而凶手竟是她的爱人,突如其来的打击让埃莉斯几近崩溃。7月,法国大革命 拉开了序幕,但埃莉斯仍沉浸在悲痛之中,以至无心做任何事,而且在得知父亲被谋杀的当晚,阿尔诺未能及时将警告信送到弗朗西斯手上后,埃莉斯对阿尔诺产生了一丝轻蔑。[1]

韦瑟罗尔来看望埃莉斯,他劝说这个极度悲伤的女孩重新振作起来,不仅是为她自己和阿尔诺,也是为圣殿骑士团着想,因为她已经正式继任大团长,更肩负着实践珍妮弗·斯科特与海瑟姆·肯维信中的理念的重任。7月14日,埃莉斯加入了攻占巴士底狱的队伍,阿尔诺也正被关押在那里。她看到了人民对自由和平等的强烈渴望,但真正吸引她注意的,是阿尔诺和皮耶尔·贝莱克逃出生天的方式——从城垛上的信仰之跃[2]

埃莉斯万念俱灰,她第一时间赶回了德·拉·塞尔宅邸,却发现她的家已经遭到了暴动的革命者们的洗劫,连她自己也陷入混乱之中。埃莉斯让管家和仆人们到安全的地方躲避,而她自己则要去查看一些重要的东西。埃莉斯遇到了卡罗尔家派来解决埃莉斯的两个杀手,一个叫霍克,另一个叫哈维,但埃莉斯趁着他们因看到拉多克而分心的时候杀死了他们。拉多克告诉埃莉斯他已经找出当年雇佣他的人,这个人被称作“乞丐之王 ”。[2]

Imprisoned 14

埃莉斯用她的手枪指着阿尔诺

接下来的这段时间里,埃莉斯悲伤沉郁,以酒度日。直到1789年7月25日,阿尔诺来到她的家里向她解释自己不是杀害弗朗索瓦的凶手,埃莉斯却给他看了那封没有被送到的信并让他离开。在1789年8月20日,韦瑟罗尔和新晋圣殿骑士让·比内尔帮助了埃莉斯重拾信心。埃莉斯又设法从她的导师韦瑟罗尔那儿得知乞丐之王与她父亲的死也有关联。[2]

埃莉斯坚定地想要夺回自己对圣殿骑士的领导力,1789年10月,她在洛森宅邸举行了一次会晤。她自皮莫丹侯爵处得知她的一些圣殿骑士同盟已在肃清中被杀害。皮莫丹侯爵告诉埃莉斯有些杀手正在楼下等着她,她决定用智谋战胜他们。然而她的行动失败了,导致让被绷带勒毙。当埃莉斯准备跳入塞纳河逃命时,她在船壳上撞断了一根肋骨。[2]

ACU Templar Ambush 1

埃莉斯在圣殿骑士的伏击时得到了阿尔诺的援助

在海伦和雅克的照料下,埃莉斯恢复了健康,还得知她的所有同盟均已弃她而去。她在等待和敌人重逢的同时不断训练自己的格斗技巧。[2] 1791年4月1日,埃莉斯决定在沃瑟酒店会见克雷蒂安·拉法叶,在此之前,她已收到一封写明他愿支持自己的信。但她发现这次会面其实是个陷阱。令她惊讶的是,她遇见了戴着兜帽的阿尔诺,阿尔诺告诉她拉法叶已经遇害,并帮助她逃离了攻击者的追捕。[1]

追寻正义编辑

“你不是我通常会与之合作的人,先生,但是我的父亲已经死了,我的盟友也是如此。如果我必须通过和刺客合作来寻求复仇,那就这样吧。”
―埃莉斯向刺客议会发表的评论,1791年。[来源]

尽管拥有对立的信仰,阿尔诺和埃莉斯还是拥有相同的目标,即找出杀害弗朗索瓦的凶手。然而,在阿尔诺试图为自己赎罪时,埃莉斯被复仇的欲望所驱使,想为她父亲的死寻求正义。作为旧守护者的一员,埃莉斯也希望保护她的教团不被分裂,并意图打击那些背叛德拉塞尔家族的圣殿骑士。[1]

ACU A Cautious Alliance 2

阿尔诺和埃莉斯与刺客议会的成员们

1791年4月2日,为了取得帮助埃莉斯追踪圣殿骑士背叛者的许可,阿尔诺和埃莉斯二人来到了刺客议会。当议会进行非公开会议时,他们决定自行调查曾为亚诺提供消息的银匠、前圣殿骑士弗朗索瓦-托马·日耳曼的工作室。然而,埃莉斯和阿尔诺落入了四个圣殿骑士杀手的圈套,但他们与其交战并消灭了杀手们。二人找到了附有日耳曼落款的圣殿骑士计划书和档案,并意识到他就是新任的最高大师。[1]

阿尔诺和埃莉斯被枪声所惊动,并赶往刺客导师米拉波的寓所,在那里他们发现他已遇害,身边落有一枚用来注射毒药的圣殿骑士徽章。他们认为埃莉斯可能会被指控与此事有关,决定深入调查,并找出了凶手皮耶尔·贝莱克[1]

ACU The Escape 3

这对恋人通过热气球逃跑

在杀死贝莱克之后,阿尔诺告诉埃莉斯他已除掉了乞丐之王和背叛者夏尔·加百列·西韦特,引起了她的愤怒。因为她想亲手为杀害她父亲的凶手带去痛苦和死亡,而阿尔诺抢走了她的机会。幸运的是,阿尔诺设法让埃莉斯冷静了下来,并告诉她他们已受到正义的裁决。[1]

二人继续他们的追踪,当阿尔诺最终刺杀玛丽·勒维克时,埃莉斯与他共同进行了一次热气球之旅,这对恋人度过了一小段亲密的时光。[1] 然而她父亲顾问的遇害转移了埃莉斯的精力,并加剧了消耗这位年轻女士生命的怒火。[2]

ACU The Execution 5

埃莉斯和阿尔诺追逐日耳曼

1793年1月20日,埃莉斯回到了凡尔赛,并向韦瑟罗尔汇报了她近期所付出的努力。她的导师注意到了她复仇的欲望并试图给予她警告,但这位年轻女士依旧相当顽固。[2] 第二天,阿尔诺与埃莉斯参加了路易十六处决,他们计划在那里刺杀日耳曼。不幸的是,日耳曼得到了守卫的警告后逃脱,在保护埃莉斯和追杀最高大师之间,阿尔诺选择了前者。但埃莉斯对此感到并不愉快,并切断了和他的所有联络。[1]

埃莉斯从韦瑟罗尔处得知阿尔诺已被驱逐出兄弟会并回到了凡尔赛,终日借酒浇愁。[2] 1793年6月,她前往凡尔赛宫找到了阿尔诺的怀表并交还给他。埃莉斯向阿尔诺请求帮助,但阿尔诺很不情愿。最终她说服他继续追踪日耳曼,当阿尔诺刺杀阿洛伊斯·拉图什后,埃莉斯安全地转移到了巴黎。[1]

ACU The Supreme Being 3

阿尔诺和埃莉斯参加节日

从拉图什的记忆中,阿尔诺得知革命领导者马克西米连·罗伯斯庇尔是日耳曼的共犯之一,他们决定煽动一次针对罗伯斯庇尔的叛乱。如果此事发生,日耳曼将舍弃罗伯斯庇尔,以免他招供出关于他主人的消息。在高主宰日的庆典上,埃莉斯给罗伯斯庇尔下毒,令他在人群面前丧失理智。阿尔诺还找到了罗伯斯庇尔意图除掉的政敌名单,并将名单放入了罗伯斯庇尔的反对者口袋中,罗伯斯庇尔旋即被国民公会免职。[1]

然而,罗伯斯庇尔被判处死刑,几乎没为阿尔诺和埃莉斯留下审讯的时间。在分头行动去搜寻罗伯斯庇尔后,他们在巴黎市政厅将其逼入绝境。当罗伯斯庇尔拒绝招供日耳曼的所在地时,埃莉斯失控并开枪击穿了他的下巴。震悚于阿尔诺和埃莉斯所带来的恐惧,罗伯斯庇尔在纸上写出日耳曼正藏身于圣殿塔[1]

埃莉斯意识到她正逐渐转变为另外一个人,或许不能在接下来与日耳曼的决战中存活下来,她给阿尔诺和拉多克留下了书信以感谢他们的忠诚。[2]

死亡编辑

“...想想我。就像我会想起你,直到我们再次相聚。”
―埃莉斯在给阿尔诺的信中的最后一句话。[来源]
ACU The Temple 6

埃莉斯的最后时刻

在1794年7月28日之前,埃莉斯被恨意所折磨,并决定在前往圣殿塔追踪日耳曼的过程中离开阿尔诺。阿尔诺遭遇了持有伊甸宝剑的日耳曼并被击败,令其再一次逃脱。阿尔诺与埃莉斯在一间圣殿骑士的地下室中找到了他,在那里他们两人决定共同攻击日耳曼。运用先行者之剑的力量,日耳曼将阿尔诺困在了一根石柱下。[1]

埃莉斯决定离开亚诺孤身追赶日耳曼,她用迅猛的剑击将他缠住,日耳曼也正因阿尔诺所造成的创伤而逐渐落于下风。伊甸之剑的能量源开始变得不稳定并最终爆发,艾莉丝被抛向一根石柱,她撞到上面并摔落在地。挣脱束缚的阿尔诺立刻冲向他的恋人,但为时已晚,埃莉斯在他的怀中香消玉殒。[1] 随着她的死去,德·拉塞尔家族的血脉根据推测已全部断绝,她去世时既无兄弟,也无子嗣。

性格与特征 编辑

“你应该为能在你的追随者中激发这样的忠诚而自豪,埃莉斯。也许你可以用这些天赋以其他方式激发你的圣殿骑士朋友。我们能够看到。”
―珍妮弗·斯科特,欣赏海伦对埃莉斯的忠诚,1788年。[来源]
High Society 8

埃莉斯让阿尔诺追她

作为拥有自由灵魂的人,埃莉斯极少虚度光阴,并在少女时期就经常惹上麻烦。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她很容易开怀大笑,这导致女修道院和王家学校的同龄人对她十分恼火。埃莉斯有时会低估她的对手,当自己的观点被驳斥时还会变得顽固和恼怒,这被她的导师韦瑟罗尔定义为过度自信。她与母亲朱莉非常亲密,从不渴望能成为其她贵族妇人的女儿们的一员,除非是对更有男子气概的活动抱有兴趣,比如和别的男孩子们玩打仗游戏。埃莉斯一直相信第三条路的存在,那是从她过世母亲那里获得的观念。成长过程中,她遵循一系列她自我产生的理念而活,并决定为了实现目标不惜一切努力。[2]

在与珍妮弗·斯科特的会面中,她的观点变得更为坚定。埃莉斯支持海瑟姆·肯维的判断,认为刺客与圣殿骑士的争斗必须结束。埃莉斯还对动物充满体贴和爱心,如果它们行为温顺,她很喜欢给它们喂食和梳毛。[2]

埃莉斯下定决心坚持她身为圣殿骑士教团的一员。作为一个独立而行动力强的人,埃莉斯为达复仇目的不惜采取一切手段,行事急进有主见,爱情方面,她寄给阿尔诺的信件语气真诚,情感强烈,表现出他对阿尔诺的爱以及对双方各自价值立场的担忧,这些烦恼不断的困扰她,尽管她深爱阿尔诺,但在复仇和爱人之间,埃莉斯是把复仇排在第一顺位的,这与阿尔诺把爱人排第一,赎罪排第二的想法有所区别,为罗密欧与茱丽叶式的爱情中增添许多张力与矛盾。

知识与技能编辑

得益于她平时受到的大量训练,埃莉斯既得到了优良的教育,身体素质也优于他人,她的剑术甚至超过了阿尔诺,也能使用手枪来进行攻击。在战斗中,她常常依赖于智谋,在对手做出行动之前就布好棋局。作为一名圣殿骑士,埃莉斯也接受过察觉周围环境,以及利用线索来找到隐藏敌人的训练。若是需要的话,她也会利用个人魅力来使别人帮助自己。[2]

感情生活编辑

尽管名义上是家人,幼年时期的埃莉斯和阿尔诺并没有将彼此视为兄妹,而是以朋友的身份互相对待。在成长过程中,他们彼此的感情不断加深,并最终坠入爱河。因为他们各自所受到的不同教育,这对恋人可以共度的时间很少,一年之间只能见面寥寥数次。在埃莉斯赴国外旅行的一年中,她遇见了拜伦·杰克逊,并丧失了她对阿尔诺的信任。然而埃莉斯立刻为自己的决定感到后悔,并在接下来的时光里一直充满负罪感。最终她决定对阿尔诺隐瞒此事,以这次犯错来作为她对阿尔诺深切爱意的证明。埃莉斯对这次事件的极度沮丧证明了她不想与除了阿尔诺之外的任何人共度余生。[2]

当埃莉斯发现阿尔诺并没有将对于背叛者的警告信交到她父亲手上时,他们的关系变得相当不友好。埃莉斯认为阿尔诺对她父亲的死负有责任,直到数年之后,阿尔诺机缘巧合地成为了刺客,他们才开始重修旧好,并迅速回到了从前的浪漫之中。[1]

琐闻趣事编辑

  • Elise这个名字是法语名Élisabeth的简化形式,意思是“上帝的承诺”。另一方面,埃莉斯的姓氏来自于法语Serre,意思是“爪”或“温室”,而de la 的意思是「来自」,表明她是贵族身份。
  • 大革命的结尾动画中,阿尔诺到圣婴公墓Cimetière des Saints-Innocents)探望埃莉斯的坟墓。然而,在游戏中探索该位置时却会发现埃莉斯的墓并不在此。相反地,她的墓碑出现在凡尔赛的德·拉塞尔宅邸的花园里,紧挨着她父母的墓碑。
    • 大革命的小说否定了这个问题,确定埃莉斯被埋葬在圣婴公墓。
  • 2015年在伊莎贝尔·阿尔当伦敦的办公室里有一幅挂在墙上的肖像画,画中的人正是埃莉斯。[4]

画廊编辑

登场作品编辑

参考与来源编辑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Stream the best stories.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Get Disney+